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敞开胸怀 迎接未来

晴的光痕 薪的火花 诗的余韵 竹的烙印

 
 
 

日志

 
 

唐纪七十六(二)--钱王  

2016-12-08 14:12:50|  分类: 古文赏析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钱镠(liú)(852年-932年),字具美(一作巨美),小字婆留,杭州临安人,五代十国时期吴越国创建者。
         钱镠在唐末跟随董昌镇压农民起义军,累迁至镇海节度使,后击败董昌,逐渐占据两浙十三州,先后被中原王朝封为越王、吴王、吴越王。
        由于吴越国力弱小,又与邻近的吴、闽政权不和,只得依靠中原王朝,不断遣使进贡以求庇护。后唐明宗时,钱镠因惹怒枢密使安重诲,被削去官职。后明宗时,钱镠官职恢复。在位四十一年,庙号太祖,谥号武肃王,葬于安国县衣锦乡茅山。
        钱镠在位期间,采取保境安民的政策,经济繁荣,渔盐桑蚕之利甲于江南;文士荟萃,人才济济,文艺也著称于世。曾征用民工,修建钱塘江海塘,由是"钱塘富庶盛于东南"。在太湖流域,普造堰闸,以时蓄洪,不畏旱涝,并建立水网圩区的维修制度,由是田塘众多,土地膏腴,有"近泽知田美"之语。还鼓励扩大垦田,由是"境内无弃田",岁熟丰稔。两浙百姓都称其为海龙王。
         早期事迹
         钱镠出生时,红光满室,伴有兵马之声。父亲钱宽这是不祥之兆,欲将他弃于井中,被祖母拦阻。因此,钱镠得小名"婆留"("阿婆留其命"之义),而这口井后来也被称为"婆留井"。
       钱镠自幼学武,擅长射箭、舞槊,又稍通图谶、纬书。钱镠七岁启蒙,十二岁读《春秋》、《武经》,十九岁因家贫,为生计贩运私盐,铤而走险,肩贩负米以养亲。二十一岁从军枕甲提戈,为将领董昌的偏将。
        跟随董昌
       875年(乾符二年),浙西镇遏使王郢拥兵作乱,石鉴镇将董昌招募乡勇平叛。钱镠应募投军,被董昌任命为偏将,随军平定王郢。
        878年(乾符五年),钱镠平定朱直管、曹师雄、王知新等人的叛乱,因功被授予石镜镇衙内知兵马使、镇海军右职。
        879年(乾符六年),黄巢起义军进犯临安。钱镠以少敌多,巧妙运用伏击和虚张声势等战术,阻吓了黄巢军的进攻,得到淮南节度使高骈的称赞。
        880年(广明元年),董昌联合杭州各县,组建八都兵(即临安县石镜都、余杭县清平都、于潜县于潜都、盐官县盐官都、新城县武安都、唐山县唐山都、富阳县富春都、龙泉县龙泉都),钱镠为临安石镜都副将。不久,高骈召董昌、钱镠前往广陵,并对诸将称赞钱镠道:"这个人将来一定能超越我。"后来,董昌见高骈没有平定起义军的想法,便返回杭州。高骈表奏董昌为杭州刺史,钱镠为都知兵马使、太子宾客。
       882年(中和二年),越州(今浙江绍兴)观察使刘汉宏与董昌矛盾激化,派遣其弟刘汉宥与都虞候辛约,进驻西陵(今萧山西北),欲吞并浙西。钱镠率八都兵渡江,火焚刘汉宥营寨,又攻破诸暨黄圭、萧山何肃的兵马。刘汉宏亲自督战,又被钱镠击溃,何肃、辛约等将战死,刘汉宏扮作屠夫逃走。
        884年(中和四年),唐僖宗以宦官焦居璠为杭越通和使,命董昌与刘汉宏罢兵和解。二人不肯奉诏,仍继续交战。刘汉宏派朱褒、韩公玫、施坚实等率水军屯驻望海。
        886年(光启二年),钱镠兵出平水,进屯丰山,攻破越州。刘汉宏败走台州(今临海),被台州刺史生擒献于钱镠。钱镠将刘汉宏斩首,并族灭其家。
        887年(光启三年),董昌被任命为越州观察使,钱镠为左卫大将军、杭州刺史。
         不久,毕师铎囚禁高骈,淮南道大乱。六合镇将徐约攻取苏州,润州(今镇江)守将周宝为其部属薛朗等驱逐。钱镠乘机迎回周宝,派兵攻占润州,俘杀薛朗,又派堂弟钱球击败徐约,被唐昭宗任命为杭州防御使。后来,杨行密占据淮南,夺取润州,钱镠也夺下苏州、常州。
         890年(龙纪二年),朝廷在越州设置威胜军,在杭州设置武胜军,并任命董昌为威胜军节度使、陇西郡王,钱镠为武胜军都团练使。钱镠占据杭州后,任用杜棱、阮结、顾全武、沈崧、皮光业、林鼎、罗隐等人,势力逐渐壮大。
         893年(景福二年),钱镠升任镇海军节度使、润州刺史。894年(乾宁元年),又加封为同中书门下平章事。
        895年(乾宁二年),董昌在越州自立为帝,国号大越罗平,改元顺天,并任命钱镠为两浙都指挥使。钱镠写信劝董昌道:"与其关起门来当皇帝,不如当一个节度使,能得终身富贵!"董昌不听。钱镠率三千兵马到越州,亲自面见董昌,再次劝说。于是,董昌向朝廷请罪。朝廷念及董昌昔日功劳,欲赦免他的罪责。其实,董昌名义上请罪,实则想继续称帝。钱镠上表劝阻赦免。同年,唐昭宗削除董昌官爵,并封钱镠为浙江东道招讨使、彭城郡王,令其讨伐董昌。董昌向淮南杨行密求救。
       896年(乾宁三年),杨行密派安仁义救援董昌。钱镠派顾全武进攻越州,斩杀崔温,击败徐珣、汤臼、袁邠等。不久,顾全武攻破越州,生擒董昌。董昌在押赴杭州途中,投江自杀。同年,唐昭宗改威胜军为镇东军,并任命钱镠为镇海、镇东节度使、加检校太尉、中书令,赐铁券。
        900年(光化三年),钱镠将镇海军移镇杭州。不久,唐昭宗加钱镠为检校太师,将他的画像挂在凌烟阁上,并将他的家乡改为衣锦城。
       902年(天复二年),钱镠被封为越王。不久,武勇都左右指挥使徐绾、许再思趁钱镠出巡之时,起兵叛乱,攻打杭州内城。钱镠归来后,偷偷潜入城中,派马绰、王荣、杜建徽等人分别防守各城门。顾全武道:"现在我们应该防备淮南,徐绾肯定会向淮南求救。我们若向杨行密求助,他肯定会同意的。"钱镠遂命顾全武前往广陵,又命儿子钱元璙随行。
        徐绾果然向杨行密部将宣州(今安徽宣城市宣州区)田頵求救。顾全武到广陵后,杨行密将女儿嫁给钱元璙,并命田頵回军。田頵将钱镠的儿子钱元瓘留为质子,返回宣州。
        907年(开平元年),朱温废唐称帝,建立后梁,并封钱镠为吴越王兼淮南节度使。吴越官员都劝钱镠不要接受梁朝册封,罗隐更认为应兴兵讨伐朱温。钱镠却认为不应该错过这个做孙权的机会,于是接受梁朝册封。
       908年(开平二年),朱温又加封钱镠为守中书令。909年(开平三年),钱镠又加守太保。
        911年(乾化元年),钱镠又加守尚书令,兼淮南、宣润等道四面行营都统。912年(乾化二年),郢王朱友圭弑父篡位,尊钱镠为尚父。
       915年(贞明元年),均王朱友贞发动政变,夺取帝位。916年(贞明二年),钱镠派安抚判官皮光业入贡中原,被加封为诸道兵马元帅。917年(贞明三年),朱友贞又加封钱镠为天下兵马都元帅,并准其设立元帅府。918年(贞明四年),淮南杨隆演夺取虔州,吴越入贡之路断绝,钱镠只得改由海路入贡。
       此时,西川(前蜀)、淮南(南吴)、岭南(南汉)、福建(闽)等地统治者先后称帝,都劝钱镠据吴越称帝。钱镠笑道:"这些小子自己坐在炉炭中,还想把我也拉到上面。"钱镠虽然拒绝了他们的劝说,但各国君主仍然都像对父兄一样对待他。
        923年(龙德三年),钱镠被册封为吴越国王,设立百官,一切礼制皆按照皇帝的规格。不久,晋王李存勖灭亡后梁,建立后唐,改元同光。钱镠又遣使进贡,并求取玉册。郭崇韬等人都极力反对,认为只有皇帝才可以用玉册。最终,李存勖还是赐予钱镠玉册、金印。
        926年(天成元年),李嗣源即位,中原局势混乱,朝廷诏命难以到达吴越,钱镠改元宝正。
        929年(天成四年),后唐供奉官乌昭遇、韩玫出使吴越。韩玫回国后诬称道:"乌昭遇见到钱镠后,称其为殿下,并私下向钱镠透露国事。"枢密使安重诲上奏朝廷,将乌昭遇斩首,并削除钱镠官爵,命其致仕。钱镠命儿子钱元瓘等人上表诉冤。
        931年(长兴二年),李嗣源诛杀安重诲,重新任命钱镠为天下兵马都元帅、尚父、吴越国王。
       932年(长兴三年),钱镠病重,召集臣下托付后事并道:"我的儿子们都很愚蠢懦弱,只怕难以担当大任。我死后,请你们从中择贤而立。"臣下都推举钱元瓘,钱镠于是立钱元瓘为继承人。不久,钱镠去世,终年八十一岁。朝廷得知后,废朝七日,赐谥号武肃,并命工部侍郎杨凝式为其作神道碑文。934年(应顺元年),钱镠被葬于安国县衣锦乡茅山之原。

        钱镠在内政建设上的主要成就体现在修筑海塘和疏浚内湖上。
       公元910年,钱镠动员大批劳力,修筑钱塘江沿岸捍海石塘。用木桩把装满石块的巨大石笼固定在江边,形成坚固的海堤,保护了江边农田不再受潮水侵蚀。并且由于石塘具有蓄水作用,使得江边农田得获灌溉之利。
        此外,钱镠设撩湖军,开浚钱塘湖,得其游览、灌溉两利,又引湖水为涌金池,与运河相通。钱镠还在太湖地区设"撩水军"四部、七八千人,专门负责浚湖、筑堤、疏浚河浦,使得苏州、嘉兴、长洲等地得享灌溉之利。
        贵人
        钱镠年轻时,常与临安县录事钟起的几个儿子一起喝酒赌博,钟起为此很不高兴。后来豫章有相士发现钱塘地界有王气,于是便到临安暗中查访。钟起与这个相士认识,便宴请县中贤豪之士,请相士观察,可惜都不是。后来相士路过钟起家,恰好钱镠前来,相士看到后道:"此真贵人也!"又对钟起道:"你以后的富贵,就靠此人了。"从此,钟起不但允许儿子与钱镠交往,还时常接济他。
        兵屯八百里
        唐朝末年,黄巢起义,攻掠浙东,打算攻打临安。钱镠分析形势后,率领二十余人伏击起义军的先头部队,然后撤退到八百里(地名)。钱镠告诉路边的老妪:"等会有人来,你就告诉他临安兵屯八百里。"追兵到来后,老妪将钱镠的话告诉他们。黄巢不知道八百里是地名,还以为临安兵马扎下了八百里的营地,说道:"刚才就十几人都打不过,何况现在有八百里的兵马。"于是,退兵而去。
         衣锦还乡
        钱镠被封为吴越王后,衣锦还乡,祭扫坟墓,大宴家乡父老。席间,钱镠拿起酒杯,效学刘邦《大风歌》,作《还乡歌》:"三节还乡兮挂锦衣,吴越一王驷马归。临安道上列旌旗,碧天明明兮爱曰辉。父老远近来相随,家人乡眷兮会时稀。斗牛光起兮天无欺!"可惜,乡民却不懂歌中之意。钱镠于是再用土语高唱:"你辈见侬底欢喜?别是一般滋味子。永在我侬心子里!"歌罢,满座叫好。
       警枕粉盘
        钱镠长期生活在混乱动荡的环境里,养成了一种保持警惕的习惯。他夜里睡觉,为了不让自己睡得太熟,用一段滚圆的木头做枕头,叫做"警枕",倦了就斜靠着它休息;如果睡熟了,头从枕上滑下,人也惊醒过来了。为了防范侍卫夜间贪睡失职,钱镠还常向城墙之外发射弹丸,以期他们提高警惕。此外,钱镠还在卧室里放了一个盛着粉的盘子,夜里想起什么事,就立刻起来在粉盘上记下来,免得白天忘记。
        钱王弭谤
       钱镠被封为吴越国王后,大兴土木,昼夜不停,士兵都有怨言。有人在晚上在大门上写道:"没了期,侵早起,抵暮归。"钱镠看到后,不怒且喜,命小吏在旁边又加了一句:"没了期,春衣才罢又冬衣。"怨言顿时消失。
       钱王射潮
       钱镠治理杭州时,修筑海塘。因为涌潮汹涌,钱塘江海堤修筑不成,部下都认为是潮神作怪。钱镠于是在八月十八在钱塘江前布置一万名弓箭手,并声称"假如潮水再来,那就不要怪我手下无情!"可是潮神并没有理睬告诫。一会儿,但见远远一条白线,飞速滚来,钱镠命万箭齐发,直射潮头。那潮头只好弯弯曲曲地逃走,最后消失得无影无踪了。直到今天,江水还弯弯曲曲地向前流去,象个"之"字,因此人家又叫这个地方为"之江"。
       知我罪我
        钱镠晚年与僚属们谈起杭州城的变化,众人盛赞杭城邑屋繁会,江山雕丽,湖海形胜,为天下稀有,全都是大王数十年精心治理之力也。钱镠却很清醒,他说:"千百年后,知我者以此城,罪我者亦以此城。苟得之于人而损之己者,吾无愧欤!"
        陌上花开
        相传钱镠甚爱自己的王妃,王妃每年寒食节必归临安,钱镠甚为想念。一年春天王妃未归,至春色将老,陌上花已发。钱镠写信说:"陌上花开,可缓缓归矣。"意思是田间阡陌上的花开了,你可以慢慢归来了吗?
        后来苏轼根据这个故事做了三首题为《陌上花》的绝句。

         历史评价
       《吴越备史》对钱镠的评价:  王(指吴越王钱镠)少时,倜傥有大度,志气雄杰,机谋沉远,善用长槊大弩,又能书写,甚得体要。有知人之鉴,及通图纬之学,每处众中,而形神有余。纯孝之道禀于天性,每春秋荐享,必呜咽流涕。  王挺命世之才,属艰难之运,奋臂起义,所向披靡。以寡敌众,黄巢不犯其封;仗顺伐逆,汉宏至于授首。诛逐帅之薛朗,遂申属郡之礼;平作伪之董昌,不违本朝之命。加以御淮戎以耀威,奉梁室而示略,回江山之深险,致都邑之宏丽,七德克备,五福是臻。故八辅地图,三授天册,总四海之戎柄,为一人之父师,威名赫然,霸业隆矣。然后内敦恭俭,外正刑赏,安民和众,保定功勋。文台崛起于江东,玄德雄据于巴右,比之全德,固不足同年而语哉!
        《旧五代史》认为钱镠不是节俭之人,但还是承认钱镠的功绩:镠在杭州垂四十年,穷奢极贵。钱塘江旧日海潮逼州城,镠大庀工徒,凿石填江,又平江中罗刹石,悉起台榭,广郡郭周三十里,邑屋之繁会,江山之雕丽,实江南之胜概也,镠学书,好吟咏。……镠虽季年荒恣,然自唐朝,于梁室,庄宗中兴已来,每来扬帆越海,贡奉无阙,故中朝亦以此善之。
        后世一般对钱氏评价较高,认为他促进了地方经济发展,保障了民众安居乐业的局面。 
      〔宋〕赵抃:时维五纪乱何如?史册闲观亦皱眉。是地却逢钱节度,民间无事看花嬉!          〔明〕朱国桢:钱立国,置营田数千人于松江,辟土而耕,…民老死无他缠累,且完国归朝,不杀一人,则其功德大矣!  
      〔北宋〕苏轼:评价钱镠“晔如神人”、“与五代相终始,天下大乱,豪杰蜂起。方是时,以数州之地,盗名字者不可胜数。既覆其族,延及于无辜之民,罔有孓遗。而吴越地方千里,带甲百万,铸山煮海,象犀珠玉之富,甲于天下。然终不失臣节,贡献相望于道。是以其民至于老死,不识兵革。四时嬉游,歌鼓之声相闻,至于今不废。其有德于斯民甚厚。” (《表忠观记》)  
      〔南宋〕文天祥:“武足以安民定乱,文足以佐理经邦,实有大臣贤者之风。阅其谢表、八训、遗嘱及致董昌之札,并覆邗江杨氏之信:义正词严,凛不可犯。一片忠君爱民之诚,流露于翰墨间。奄有十三州、一军,可谓兵强国富矣!而犹贡献相望于道,四十余年如一日,克守臣节……洵堪为百世之模范。钱王之功德可为大矣!” (文天祥:《武肃王传》)  
        〔宋〕米芾:“一方慈父”  
        〔北宋〕岳飞:“圣贤豪杰”  
      〔清〕乾隆:“三世五王爵,同堂秩有伦,对朝旅故里,白水识其人,子孙仪刑永,春秋俎豆新,苏碑余腕力,亦敌弩千钧”、“钱王 有兴王定霸之才,追溯生平,开门节度,独能缮牧圉,修塘场,大利说农桑,综十四州齐萌,至今受赐; 抱保境安民之志,流传佳话,衣锦故乡,允宜崇庙堂,明飨祀,威灵弥海宇,诵千余年往史,私淑在兹。”
 

唐纪七十六(二)--钱王 - zqbxi520 - 敞开胸怀  迎接未来

 

唐纪七十六(二)--钱王 - zqbxi520 - 敞开胸怀  迎接未来

 

唐纪七十六(二)--钱王 - zqbxi520 - 敞开胸怀  迎接未来

 

唐纪七十六(二)--钱王 - zqbxi520 - 敞开胸怀  迎接未来

 

唐纪七十六(二)--钱王 - zqbxi520 - 敞开胸怀  迎接未来

 

唐纪七十六(二)--钱王 - zqbxi520 - 敞开胸怀  迎接未来

 

唐纪七十六(二)--钱王 - zqbxi520 - 敞开胸怀  迎接未来

 

唐纪七十六(二)--钱王 - zqbxi520 - 敞开胸怀  迎接未来

 

     李克用大举蕃、汉兵南下,上表称王行瑜、李茂贞、韩建称兵犯阙,贼害大臣,请讨之,〔李克用实党王珂,声三帅之罪而表请致讨。〕又移檄三镇,行瑜等大惧。克用军至绛州,刺史王瑶闭城拒之;克用进攻,旬日,拔之,斩瑶于军门,杀城中违拒者千余人。秋,七月,丙辰朔,克用至汀中,王珂迎谒于路。

     匡国节度使王行约败于朝邑,戊午,行约弃同州走,己未,至京师。行约弟行实时为左军指挥使,〔神策左军非此。〕帅众与行约大掠西市。〔朱雀街西,谓之西市。〕行实奏称同华已没,(同州、华州已经沦陷)沙陀将至,请车驾幸邠州。庚申,枢密使骆全瓘奏请车驾幸凤翔。上曰:「朕得克用表,尚驻军河中。就使沙陀至此,朕自有以枝梧,卿等但各抚本军,勿令摇动。」

     右军指挥使李继鹏,茂贞假子也,〔程大昌雍录曰:北军左、右两军,皆在苑内。左三军在内东苑之东,大明宫苑东也。右三军在九仙门之西,九仙在内东苑之西北角。左三军,左神策、左龙武、左羽林军也。右三军,右神策、右龙武、右羽林军也。余按雍录所云左、右六军,代、德以后宿徫者也。僖宗广明幸蜀,此六军溃散,田令孜于成都募新军五十二都,分属左、右神策军;自时厥后,凡所谓左、右军者,皆此军也,分营于京城内外,又不专在苑中。若此时王行实、李继鹏为左、右军指挥使,疑是邠、岐二帅所留兵以宿卫者自分为左、右也。〕本姓名阎珪,与骆全瓘諆劫上幸凤翔;中尉刘景宣与王行实知之,欲劫上幸邠州;孔纬面折景宣,以为不可轻离宫阙。向晚,继鹏连奏请车驾出幸,于是王行约引左军攻右军,鼓噪震地。(演三国故事)上闻乱,登承天楼,欲谕止之,捧日都头李筠将本军,于楼前侍卫。李继鹏以凤翔兵攻筠,〔王行约以李继鹏欲先劫车驾幸岐,故攻右军。李继鹏当与行约战,而乃攻李筠者,以筠卫上,不得而劫幸也。〕矢拂御衣,着于楼桷,〔桷,榱也。椽方曰桷。〕左右扶上下柚;继鹏复纵火焚宫门,烟炎蔽天。时有盐州六都兵屯京师,〔盐州六都兵,孙德昭等所领兵也。〕素为两军所惮,上急召令入卫;既至,两军退走,各归邠州及凤翔。城中大乱,互相剽掠,上与诸王及亲近幸李筠营,护跸都头李居实帅众继至。〔护跸都亦神策五十四都之一,或曰即扈跸都。

     或传王行瑜、李茂贞欲自来迎车驾,上惧为所迫,辛酉,以筠、居实两都兵自卫,出启夏门,〔启夏门,长安城南面东来第一门。〕趣南山,宿莎城镇。〔莎城镇,在长安城南,近郊之地也。〕士民追从车驾者数十万人,比至谷口,暍死者三之一,〔谷口,南山谷口也。暍死者,中热而死。〕夜,复为盗所掠,哭声震山谷。时百官多扈从不及,户部尚书、判度支及盐铁转运使薛王知柔独先至,〔知柔,薛王业之曾孙。〕上命权知中书事及置顿使。

     壬戌,李克用入同州,崔昭纬、徐彦若、王抟至莎城。甲子,上徙幸石门镇,〔路振九国志:昭宗出启夏门,驻华严寺,晡晚,出幸南山之莎城,驻于石门山之佛寺。与此稍异。〕命薛王知柔与知枢密院刘光裕还京城,制置守卫宫禁。丙寅,李克用遣节度判官王緕zī奉表问起居。丁卯,上遣内侍郗廷昱〔新书百官志:内侍在内侍监之下,内常侍之上,员四人,从四品上。〕赍诏诣李克用军,令与王珂各发万骑同赴新平。〔赴新平以讨王行瑜。邠州新平郡。〕又诏彰义节度使张鐇以泾原兵控扼凤翔。

       李克用遣兵攻华州;韩建登城呼曰:「仆于李公未尝失礼,何为见攻﹖」克用使谓之曰:「公为人臣,逼逐天子,公为有礼,孰为无礼者乎!」会郗廷昱至,言李茂贞将兵三万至盩厔,王行瑜将兵至兴平皆欲迎车驾,克用乃释华州之围,移兵营渭桥。〔考异曰:唐太祖纪年录:「王师攻华州,俄而郗廷昱至,且言茂贞领兵三万至兴平,欲往石门迎驾,乃解华围,进营渭桥。」按实录,八月延王戒丕至河中,克用已发前锋至渭北。己丑克用进营渭桥。又纪年录载诏曰:「省表,已部领大军,前月二十七日离河中。」盖克用不亲围华州,但遣别将将兵往,及闻邠、岐谋迎驾,乃遣华兵诣渭桥,即所谓前锋者也。克用既以七月二十七日离河中,则戒丕至彼必在其前,实录云八月至河中,误也。今从纪年录。

     以薛王知柔为清海节度使、〔是年,赐岭南节度使军额曰清海。〕同平章事,仍权知京兆尹、判度支,充盐铁转运使,俟反正日赴镇。

     上在南山旬余,士民从车驾避乱者日相惊曰:「邠、岐兵至矣!」上遣延王戒丕诣河中,趣李克用令进兵。〔张承业,内供奉官也。〕承业,同州人,屡奉使于克用,因留监其军。〔为张承业尽心于李克用父子张本。〕己丑,克用进军渭桥,遣其将李存贞为前锋;辛卯,拔永寿,又遣史俨将三千骑诣石门侍卫。癸已,遣李存信、李存审会保大节度使李思孝攻王行瑜梨园寨,〔梨园寨,在京兆云阳县。九域志:云阳在华州西北九十里。考异曰:庄宗列传曰:「三镇乱,长安李存信从太祖入关,以前军先自夏阳阳渡河,攻同华属邑,下之。时太祖在渭北,伶官群小或劝太祖入朝自握兵柄。太祖亦以全忠图己,朝廷不能断,心微有望,月余不进军。存信与盖寓乘间密启曰:『大王家世效忠,此行讨逆,上为邠、凤不臣,但令臣节为天下所知,即三贼不足平也。而悠悠之徒,不达大体,或以佛询之画苟悦台情,虽俳优庂言,不宜纵其如此。京师咫尺,天听非遥,实无益于英德也。今三凶正蹙,须速图之,事留变生,无宜犹豫。』太祖曰:『公言是也。』即日出师,下梨园砦。」按克用谋大事,固非伶官所豫。又实录,己丑克用进营渭桥,癸已克梨园,中间四日耳,无月余不进事。且既云群小劝入朝,即当诣行在,不当留渭北。此特李存信之人欲归功于存信耳。今不取。〕擒其将王令陶等,献于行在。思孝本姓拓跋,思恭之弟也。李茂贞惧,斩李继鹏,传首行在,〔李茂贞委劫乘舆之罪于继鹏。〕上表请罪,且遣使求和于克用。上复遣延王戒丕、丹王允谕克用,〔丹王逾,代宗子,允其后也。〕令且赦茂贞,并力讨行瑜,俟其殄平,当更与卿议之。且命二王拜克用为兄。

     以前河中节度使崔胤为中书侍郎、同平章事。

     戊戌,削夺王行瑜官爵。癸卯,以李克用为邠宁四面行营都招讨使,保大节度使李思孝为北面招讨使,定难节度使李思谏为东面招讨使,彰义节度使张鐇为西面招讨使。〔命李克用自南临讨之。〕克用遣其子存勖诣行在,〔李存勖始此。考异曰:实录作「存贞」。据后唐实录、薛居正五代史,庄宗未尝名存贞。〕年十一,上奇其状貌,抚之曰:「儿方为国之栋梁,他日宜尽忠于吾家。」克用表请上还京;上许之。令克用遣骑三千驻三桥为备御。辛亥,车驾还京师。(此时皇帝慈祥

     壬子,司空兼门下侍郎、同平章事崔昭纬罢为右仆射。

     以护国留后王珂、卢龙留后刘仁恭各为本镇节度使。〔李克用之志也。〕

     时宫室焚毁,未暇完葺,上寓居尚书省,〔程大昌曰:尚书省,在朱雀门正街之东,自占一坊,六部附丽其旁。〕百官往往无袍笏仆马(长袍期笏和仆役马匹。)。

     以李克用为行营都统。

     九月,癸亥,司空兼门下侍郎、同平章事孔纬薨。(孔纬(约830-895),字化文。曲阜(今属山东)人。孔子第40代孙,唐代僖宗、昭宗两朝宰相。少年丧父,有弟孔缄、孔纁,兄弟三人皆由叔父养大。宣宗大中十三年(859年)己卯科状元,授秘书省校书郎。大弟孔纁为咸通十四年状元;二弟孔缄为干符三年(876年)状元;其子孔崇弼亦进士出身。

     辛未,朱全忠自将击朱瑄,战于梁山;〔新志:郓州寿张县有刀梁山。水经注,梁山在寿张县,济水径其东。〕瑄败走还郓。

     李克用急攻梨园,王行瑜求救于李茂贞,茂贞遣兵万人屯龙泉镇,〔九域志:邠州三水县有龙泉镇,在州东北。〕自将兵三万屯咸阳之旁。克用请诏茂贞归镇,仍削夺其官爵,欲分兵讨之。上以茂贞自诛继鹏,前已赦宥,不可复削夺诛讨,但诏归镇,仍令克用与之和解。以昭义节度使李罕之检校侍中,充邠宁四面行营副都统。史俨败邠宁兵于云阳,擒云阳镇使王令诲等,献之。

     王建遣简州刺史王宗瑶等将兵赴难;甲戌,军于绵州。〔春秋之法,书救而书次者,以次为贬。贬者,以其顿兵观望不进,无救难解急之意也。王建遣兵赴难而军于绵州,何日至长安邪!

     董昌求救于杨行密,行密遣泗州防御使台蒙攻苏州以救之,〔苏州时属钱镠,攻之,所以牵制镠兵不得专攻董昌。〕且表昌引咎,愿修职贡,请复官爵。又遗钱镠书,称:「昌疾自立,已畏兵谏,〔春秋左氏传,鬻拳强谏,楚子不从,临之以兵。〕执送同恶,〔谓董昌执首谋者吴瑶及巫觋数人送于镠也。〕不当复伐之。」

     冬,十月,丙戌,河东将李存贞败邠宁军于朵园北,杀千余人。自是梨园闭壁不敢出。

     贬右仆射崔昭纬为梧州司马。〔以党附邠、岐也。

     魏国夫人陈氏,才色冠后宫;戊子,上以赐李克用。〔薛史曰:后克用薨,陈氏为尼,至晋天福中乃卒。

     克用令李罕之、李存信等急攻梨园;城中食尽,弃城走。罕之等邀击之,所杀万余人,克梨园等三寨,获王行瑜子知进及大将李元福等;克用进屯梨园。庚寅,王行约、王行实烧宁州遁去。〔九域志:宁州南至邠州一百二十五里。〕克用奏请以匡国节度使苏文建为静难节度使,趣令赴镇,且理宁州,招抚降人。〔以苏文建代王行瑜也;时邠州未下,故令且治宁州。

     上迁居大内。〔葺理稍完,自尚书省还居大内。

     朱全忠遣都将葛从周击兖州,自以大军继之。癸卯,围兖州。〔是年春,汴兵围兖州,以河东救至而退,今复围之。

     杨行密遣宁国节度使田頵、〔景福元年,升宣歙团练使为宁国节度使。〕润州团练使安仁义攻杭州镇戍以救董昌,昌使湖州将徐淑会淮南将魏约共围嘉兴。钱镠遣武勇都指挥使顾全武救嘉兴,破乌墩、光福二寨。〔九域志:湖州乌程县有乌墩镇。〕淮南将柯厚破苏州水栅。全武,余姚人也。

     义武节度使王处存薨,(王处存(831-895),唐末大将,京兆万年(今陕西西安)人,世籍神策军。)军中推其子节度副仗郜为留后。

     以京兆尹武邑孙偓为兵部侍郎、同平章事。

     王行瑜以精甲五千守龙泉寨,李克用攻之;李茂贞以兵五千救之,营于镇西。〔镇西,龙泉镇之西也。〕李罕之击凤翔兵,走之,十一月,丁已,拔龙泉寨。行瑜走入邠州,遣使请降于李克用。

     齐州刺史朱琼举州降于朱全忠。〔为朱瑾诱斩琼张本。考异曰:薛居正五代史梁纪,琼降及死皆在十月。按编遗录:「十一月丁已,琼遗军将王自新奉檄归义。壬申,琼自来,辛已,死。」〕琼,瑾之从父兄也。

     衢州刺史陈儒卒,弟岌代之。

     李克用引兵逼邠州,王行瑜登城,号哭,谓克用曰:「行瑜无罪,迫胁乘舆,皆李茂贞及李继鹏所为,请移兵问凤翔,行瑜愿束身归朝。」克用曰:「王尚父何恭之甚!〔王行瑜赐号尚父,时已削夺,克用称之以戏之。〕仆受诏讨三贼臣,〔谓王行瑜、李茂贞、韩建也。〕公预其一,束身归朝,非仆所得专也。」丁卯,行瑜挈族弃城走。克用入邠州,封府库,抚居人,命指挥使高爽权巡抚军城,奏趣苏文建赴镇。行瑜走至庆州境,部下斩行瑜,(王行瑜,唐末将领。邠州(今陕西省彬县,位淳化县西北)人。最早是邠宁节度使朱玫的部将,提为列校。唐僖宗光启二年(886年)朱玫立李煴为帝,改元建贞,令他带兵五万追击外逃凤翔(治今陕西风县东北)的唐僖宗。同年十二月,王行瑜倒戈杀朱玫、李符,又纵兵大掠,时值寒冬,冻死的百姓横尸蔽地。僖宗命行瑜为邠宁节度使。唐昭宗景福元年(892年)与凤翔节度使李茂贞联合擅自攻取汉中(今陕西省汉中市)。次年,迫使昭宗李晔杀死宦官西门君遂及宰相杜让能等。昭宗赐行瑜铁券。乾宁二年(895年)侍中兼中书令王行瑜擅权,要求担任尚书令,韦昭度密奏:"太宗以尚书令执政,遂登大位,自是不以授人臣。惟郭子仪以大功拜尚书令,终身避让。行瑜安可轻议!"。于是帝命李溪(一作李溪)为相。王行瑜大恨,联合李茂贞及镇国节度使韩建攻入长安,杀韦昭度、李溪,并谋废昭宗,另立李保为帝。李克用率军南下勤王,十一月,李罕之克龙泉镇。王行瑜逃往梨园寨(今淳化县城),再逃回邠州,向李克用请降被拒。行瑜弃城逃往庆阳,为其部下所杀。传首京师。)传首。〔光启三年,王行瑜得静难节,至是而诛。

     朱瑄遣其将贺緕、柳存及河东将薛怀宝将兵万余人袭曹州,以解兖州之围。緕,濮阳人也。丁卯,全忠自中都引兵夜追之,比明,至巨野南,及之,〔中都,汉平陆县,天宝元年改曰中都;巨野,汉古县:唐并属郓州。九域志:中都县在州东南六十里;巨野县在州南百八十里。〕屠杀殆尽,生擒緕、存、怀宝,俘士卒三千余人。是日晡后,大风沙尘晦冥,全忠曰:「此杀人未足耳!」下令所得之俘尽杀之。庚午,缚緕等徇于兖州城下,谓朱瑾曰:「卿兄已败,何不早降!」

     丁丑,雅州刺史王宗侃攻拔利州,执刺史李继颙,斩之。〔王宗侃,西川将。李继颙,凤翔将。

     朱瑾伪遣使请降于朱全忠,〔因其诱降而行诈。〕全忠自就延寿门下与瑾语。〔延寿门,盖兖州城门也。〕瑾曰:「欲送符印,愿使兄琼来领之。」

     辛已,全忠使琼往,瑾立马桥上,伏骁果董怀进于桥下,琼至,怀进突出,擒之以入,须臾,掷首城外。全忠乃引兵还,〔全忠知瑾无降心,攻之未易猝下,故还。〕以琼弟玭为齐州防御使,杀柳存、怀宝;闻贺緕名,释而用之。〔贺緕自此遂为朱氏用。

     李克用旋军渭北。

     加静难节度苏文建同平章事。

     蒋勋求为邵州刺史,刘建锋不许,〔干宁二年,蒋勋弃回龙关,以开刘建锋之取长沙,故邀之以求邵州。〕勋乃与邓继崇起兵,连飞山、梅山蛮寇湘潭,〔飞山蛮,在邵州西北界,今其山在靖州北十五里,比诸山为最高峻,四面绝壁千仞。梅山蛮,在潭州界,宋朝开为安化县,在州西三百二十里。湘潭,后汉湘南县地,吴分湘南置衡阳县,天宝八年,移治洛口,因改名湘潭县,属潭州。九域志:在州南一百六十里。〕据邵州,使其将申德昌屯定胜镇〔定胜镇,在邵州东北界。〕以扼潭人。

     十二月,甲申,阆州防御使李继雍、蓬州刺史费存、渠州刺史陈璠各帅所部兵奔王建。〔三人皆凤翔将。

     乙酉,李克用军于云阳。

     王建奏:「东川节度使顾彦晖不发兵赴难,而掠夺辎重,遣泸州刺史马敬儒断峡路,请兴兵讨之。」〔观此,则去年王宗瑶赴难之军,非真有勤王之心.特借此以开东川兵端耳。〕戊子,华洪大破东川兵于楸林,俘斩数万,拔楸林寨。

     乙未,进李克用爵晋王,〔自陇西郡王进爵晋王。〕加李罕之兼侍中,以河东大将盖寓领容管观察使;〔领,遥领也。〕自余克用将佐、子孙并进官爵。克用性严急,左右小有过辄死,无敢违忤;惟盖寓敏慧,能揣其意,婉辞裨益,无不从者。克用或以非罪怒将吏,寓必阳助之怒,克用常释之;有所谏诤,必征近事为喻;由是克用爱信之,境内无不依附,权与克用侔。朝廷及邻道遣使至河东,其赏赐赂遗,先入克用,次及寓家。朱全忠数遣人间之,及扬言云盖寓已代克用,而克用待之益厚。〔自古英雄之争天下,必倚勇智之士以为用;而出入左右,伺候颜色者,亦有敏慧软媚之人,若盖寓之于李克用是也。


     
  评论这张
 
阅读(5)|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