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敞开胸怀 迎接未来

晴的光痕 薪的火花 诗的余韵 竹的烙印

 
 
 

日志

 
 

唐纪七十六(一)-- 韦昭度  

2016-12-08 14:16:00|  分类: 古文赏析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韦昭度简介上提到韦昭度是中国唐朝时期的一任宰相,史书上没有详细记载韦昭度生于何年,只知道他死于公元895年。韦昭度字正纪,京兆人即今天的陕西西安。
唐纪七十六(一) - zqbxi520 - 敞开胸怀  迎接未来
韦昭度在公元867年的时候考取进士,后来又被任命为尚书郎、中书舍人等。广明元年即公元880年,黄巢起义爆发并攻占了长安,韦昭度便跟着唐僖宗前往蜀地,被任命为户部侍郎。公元881年,韦昭度升任为同中书门下平章事,并兼任吏部尚书,正式成为宰相。公元885年,黄巢起义被镇压下去,唐僖宗开始返回长安,韦昭度又被任命为司空。公元887年李昌符发生叛乱,袭击了唐僖宗的行宫,韦昭度调集军队平定了这场叛乱,事后韦昭度被升为太保,兼任侍中。公元888年,唐僖宗病逝,唐昭宗继位,韦昭度被任命为摄冢宰,负责主持后事,不久后,韦昭度被调任中书令,封岐国公。

不久后,韦昭度成为西川的节度使,因为上一任的节度使陈敬瑄拒绝交出兵权,于是韦昭度便和王建等人围攻成都,不过因为久久没有攻下,韦昭度便回京城,被罢免为东都的留守。景福二年即公元893年韦昭度被召回并被任命为司徒和门下侍郎、同平章事,还被进封为太傅,公元895年,王行瑜、李茂贞等人逼近进程,韦昭度被任朝廷勒令致仕,不久后,韦昭度被王行瑜等人残忍杀害。直到王行瑜被杀后,韦昭度才被平反并被追赠为太尉。
韦昭度,字正纪,出身于京兆韦氏,祖父韦縃、父亲韦逢均未出仕为官。他幼时家境贫困,却勤奋好学,咸通八年考中进士,中和元年担任唐朝宰相。那么,人们对这位充满励志色彩的唐朝宰相韦昭度的评价是怎样的呢?
唐纪七十六(一) - zqbxi520 - 敞开胸怀  迎接未来
景福二年,宰相杜让能遇害。乾宁二年五月,王行瑜、李茂贞联合华商节度使进犯京师,故意说韦昭度伐蜀失谋,请求唐昭宗将其贬黜。唐昭宗并未听从王行瑜、李茂贞等人的挑拨离间,王行瑜无计可施,便将韦昭度杀死在都亭驿。著名演义小说作家、历史学家蔡东藩曾这样评价韦昭度——“三帅犯阙,恃众横行,杜让能之贬死,冤过晁错,韦昭度李谿之被杀,惨过武元衡。”表达了一代史学家对韦昭度不幸遭遇的惋惜之情。

广明元年,唐末农民起义领袖黄巢攻陷长安,韦昭度随唐僖宗逃入蜀地,接着被唐僖宗授为户部侍郎。光启元年,农民起义领袖黄巢被平定,唐僖宗返回长安,韦昭度被授为司空。韦昭度是进士出身,学识渊博,曾撰有《续皇王宝运录》十卷。值得一提的是《全唐文》中也收录了三篇他写的文章:《元中观瑞石贺表》、《又贺瑞石表》、《请复李克用官爵表》等。虽然他出身卑微,不同于其他唐朝宰相出身官宦世家,但是他也曾担任太傅、同平章事等,死后被追赠太尉。韦昭度的儿子韦巽后来为前蜀效力,官至卿监。乐朋龟曾评价他——“吏部尚书平章事韦昭度,宗庙重器,社稷令臣。当昴位以星悬,镇台阶而山立。”



起旃蒙单阏(乙卯),尽柔兆执徐(丙辰),凡二年。

昭宗圣穆景文孝皇帝干宁二年(乙卯、八九五年)

春,正月,辛酉,幽州军民数万以麾盖([huī gài]将帅用的旌旗伞盖。《三国志·蜀志·关羽传》:“ 羽 望见 良 麾盖,策马刺 良 於万众之中,斩其首还。”《梁书·杨公则传》:“城中遥见麾盖,纵神锋弩射之。” 元 关汉卿 《单刀会》第二折:“麾盖下 颜良 剑标了首, 蔡阳 英雄立取头。”泛称仪仗。《晋书·卫瓘传》:“大车、官骑、麾盖、鼓吹诸威仪,一如旧典。” 唐 杨炯 《从弟去盈墓志铭》:“麾盖兵马,人知牧伯之尊。”《资治通鉴·唐昭宗乾宁二年》:“ 幽州 军民数万以麾盖歌鼓迎 李克用 入府舍。”)歌鼓迎李克用入府舍;克用命李存审、刘仁恭将兵略定巡属。(幽、涿、瀛、莫、妫、檀、蓟、顺、营、平、新、武等州,皆卢龙巡属也。

癸未,朱全忠遣其将朱友恭围兖州,朱瑄自郓以兵粮救之,友恭设伏,败之于高梧(春秋鲁国之高鱼。杜预注曰:高鱼在东郡廪丘县东南。续汉志:廪丘有郓城、高鱼城。),尽夺其饷,擒河东将安福顺、安福庆。

己巳,以给事中陆希声为户部侍郎、同平章事。希声,元方五世孙也。

壬申,护国节度使王重盈薨,(王重盈(?-895),唐末将领,太原祁人。 护国节度使王重荣之兄,历汾州刺史,擢陕虢观察使,与弟重荣击败黄巢起义,平京师之乱。887年僖宗光启三年代弟王重荣为护国节度使,891年大顺二年兼中书令,检校尚书右仆射。888年唐昭宗即位,进太傅、兼中书令,封琅邪郡王。黄巢造反,攻破京城长安。王重荣与兄王重盈受命破黄巢,平京师之乱,经过多次战斗,会合李克用终于击败黄巢的农民军,收复了京都长安城。皇帝以其功绩搜检校太尉同中书门下平章事。封琅琊郡王,累加检校太傅中人。后因故与部下牙将常行儒发生矛盾,光启三年,常行儒引兵夜袭重荣府,王重荣被害。重荣兄王重盈历汾州刺史,检校尚书右仆射,拜护国节度使,制诏将杀害兄王重荣的牙将常行儒处死。其从子王蕴任中武节度使。)军中请以重荣子行军司马珂知留后事。珂,重盈兄重简之子也,重荣养以为子。

杨行密表朱全忠罪恶,请会易定、兖、郓、河东兵讨之。

董昌将称帝,集将佐议之。节度副使黄碣曰:“今唐室虽微,天人未厌。齐桓、晋文皆翼戴周室以成霸业。大王兴于畎亩(昌爵陇西郡王,故称之。[quǎn mǔ]亦作“甽亩”。田地;田野。《国语·周语下》:“天所崇之子孙,或在畎亩,由欲乱民也。” 韦昭 注:“下曰畎,高曰亩。亩,垄也。”《荀子·成相》:“举 舜 甽亩,任之天下身休息。” 宋 王安石 《上五事书》:“释天下之农,归於畎亩。” 清 谭嗣同 《仁学》四四:“顾农夫之於畎亩,工役之於机器……於今之衣冠礼范有大不便者,而亦不闻异其制,何耶?”引申指民间。《后汉书·章帝纪》:“每寻前世举人贡士,或起甽亩,不繫阀閲。” 宋 陆游 《五月七日拜致仕敕口号》之二:“白首奉身归畎亩,清宵无梦接鵷鸞。”指农民。唐 张说 《喜雨赋》之一:“寰海浹而康乐,畎亩欣而相顾。”),受朝廷厚恩,位至将相,富贵极矣,柰何一旦忽为族灭之计乎!碣宁死为忠臣,不生为叛逆!”昌怒,以为惑众,斩之,投其首于厕中,骂之曰:“奴贼负我!好圣明时三公不能待,而先求死也!”幷杀其家八十口,同坎([tóng kǎn]同一墓穴。《陈书·文学传·许亨》:“ 僧辩 之诛也,所司收 僧辩 及其子 頠 尸,於 方山 同坎埋瘞。”《新唐书·外戚传序》:“ 杨 氏之诛,噍类不遗,盖数十年之宠,不偿一日之惨;甲第厚貲,无救同坎之悲,寧不哀哉!”)瘗之。又问会稽令吴镣,对曰:“大王不为真诸侯以传子孙,乃欲假天子以取灭亡邪!”昌亦族诛之。又谓山阴令张逊曰:“汝有能政,吾深知之,俟吾为帝,命汝知御史台。”逊曰:“大王起石镜镇,建节浙东,荣贵近二十年,何苦效李锜、刘辟之所为乎!(李锜、刘辟以反诛,宪宗时)浙东僻处海隅,巡属虽有六州,(台、明、温、处、婺、衢,浙东巡属也;时豪杰并起,各自为刺史,昌羁縻而已。)大王若称帝,彼必不从,徒守空城,为天下笑耳!”昌又杀之,谓人曰:“无此三人者,则人莫我违矣!”(纯属梦幻

二月,辛卯,昌被衮冕([gǔn miǎn]衮衣和冕。古代帝王与上公的礼服和礼冠。《周礼·春官·司服》:“王之吉服,祀昊天上帝则大裘而冕;祀五帝亦如之;享先王则衮冕……公之服,自衮冕而下,如王之服。”《国语·周语中》:“弃衮冕而南冠以出,不亦简彝乎。” 韦昭 注:“衮,衮龙之衣也;冕,大冠也。公之盛服也。” 宋 何薳 《春渚纪闻·梦宰相过岭四人》:“ 蔡丞相 持正 为府界提举日,有人梦至一官居,堂宇高邃,上有具衮冕而坐者四人。” 清 戴名世 《曲阜县圣庙塑像议》:“而 唐 开元 中遂出王者衮冕之服以衣矣。” 钱玄 《三礼名物通释·衣服·服制》:“上古礼服服制,大别为冕服、弁服、冠服三等。依经传所述,则冕服分为六,弁服三,冠服二……冕服六:大裘、衮冕、鷩冕、毳冕、希冕、玄冕。其冕则同,其服皆玄衣、纁裳,赤韍纯朱,但各服绣繢之章不同。”历代皇帝、皇太子、郡王、公卿等均服用衮冕,但其形制相异。参阅 周锡保 《中国古代服饰史》第二章。穿衮服时所用的冕。《新唐书·车服志》:“首饰大小华十二树,以象衮冕之旒。”《宋史·舆服志四》:“衮冕十有二旒,其服十有二章,以享先王。”谓登朝入仕。《后汉书·孔僖传》:“﹝ 崔篆 ﹞尝劝 子建 仕。对曰:‘吾有布衣之心,子有衮冕之志,各从所好,不亦善乎!’”)登子城门楼,卽皇帝位。悉陈瑞物于庭以示众。先是,咸通末,吴、越间讹言山中有大鸟,四目三足,声云“罗平天册”,见者有殃,民间多画像以祀之,及昌僭号,曰:“此吾鸑鷟yuè zhuó(鸑鷟是古代汉族民间传说中的五凤之一,身为黑色或紫色,鸑鷟象征着较为坚贞不屈的品质。在《小学绀珠》中指一种水鸟,似凫而大赤目。它们总是雌雄双飞,比鸳鸯更恩爱。当它们中有一只死去时,另一只就会悲鸣三个日夜。最后热血冷了,血液干了,它也就相从于九泉。鸑鷟是五凤之一。凤象者五,五色而赤多者,朱雀;黄多者,鹓鶵;紫多者,鸑鷟;青多者,青鸾;白多者,鸿鹄。人们之所以把鸑鷟与凤凰等同起来,是因为许慎在《说文解字》中把鸑鷟解释为凤凰的一种。更有甚者,陕西的凤县就是由于其境内的鸑鷟山而得名,并且以凤为城标。)也。”乃自称大越罗平国,改元顺天,署城楼曰天册之楼,令羣下谓己曰“圣人”。以前杭州刺史李邈、前婺州刺史蒋瓌、两浙盐铁副使杜郢、前屯田郎中李瑜为相。又以吴瑶等皆为翰林学士、李畅之等皆为大将军。

昌移书钱镠,告以权卽罗平国位,以镠为两浙都指挥使。镠遗昌书曰:“与其闭门作天子,与九族、百姓俱陷涂炭,岂若开门作节度使,终身富贵邪!及今悛悔,尚可及也!”昌不听,镠乃将兵三万诣越州城下,至迎恩门(越州城西门)见昌,再拜言曰:“大王位兼将相,柰何舍安就危!镠将兵此来,以俟大王改过耳。纵大王不自惜,乡里士民何罪,随大王族灭乎!”昌惧,致犒军钱二百万,执首谋者吴瑶及巫觋数人送于镠,且请待罪天子。镠引兵还,以状闻。(何其惶惶不可

王重盈之子保义节度使珙、(王重盈先镇陕虢;王重荣为其下所杀,重盈代镇河中,以其子璜继镇陕虢。陕虢号保义军。)晋州刺史瑶举兵击王珂,表言珂非王氏子。与朱全忠书,言“珂本吾家苍头,不应为嗣。”珂上表自陈,且求援于李克用。上遣中使谕解之。

上重李溪文学,乙未,复以溪为户部侍郎、同平章事。

朱全忠军于单父,为朱友恭声援。

李克用表刘仁恭为卢龙留后,留兵戍之;壬子,还晋阳。

妫州人高思继兄弟,在武干,为燕人所服,克用皆以为都将,分掌幽州兵;部下士卒,皆山北(妫、檀诸州皆在幽州山北,亦谓之山后。)之豪也,仁恭惮之。久之,河东兵戍幽州者暴横,思继兄弟以法裁之,所诛杀甚多。克用怒,以让仁恭,仁恭诉称高氏兄弟所为,克用俱杀之。仁恭欲收燕人心,复引其诸子置帐下,厚抚之。(有二心

崔昭纬与李茂贞、王行瑜深相结,得天子过失,朝廷机事,悉以告之。邠宁节度副使崔鋋,昭纬之族也,李溪再入相,昭纬使鋋告行瑜曰:“向者([xiàng zhě]刚才。《庄子·田子方》:“向者先生形体掘若槁木,似遗物离人而立於独也。”《后汉书·臧宫传》:“将军向者经虏城下,震扬威灵,风行电照。” 唐 谷神子 《博异志·阴隐客》:“门人曰:‘汝已至此,何不求游览毕而返?’工人曰:‘向者未敢,儻赐从容,乞乘便而言之。’”从前;前些时候。南朝 宋 刘义庆 《世说新语·文学》:“ 晏 闻 弼 名,因条向者胜理语 弼 曰:‘此理僕以为极,可得復难不?’” 宋 苏轼 《司马温公行状》:“臣向者进説,陛下欣然无难意,谓即行矣。今寂无所闻。”《西游记》第九七回:“大哥是个了得的,向者那般毒魔狠怪,也能收服,怕这几个毛贼?” 清 陈维崧 《<溉堂前集>序》:“即向者 绵驹 王豹 之徒,所駡为不值一钱矣。”以往;从前。《晏子春秋·谏上二》:“嚮者夫子之教寡人无礼之不可也,寡人出入不起,交举则先饮,礼也?” 汉 司马迁 《报任少卿书》:“嚮者僕常厕下大夫之列,陪外廷末议。” 宋 汪应辰 《<石林燕语>辨》卷九:“嚮者非朝廷不许,由臣请之不坚故也。”刚才,适才。《晏子春秋·杂上二六》:“嚮者 燕 客侍,夫子胡为忧也?”《吕氏春秋·任数》:“嚮者煤炱入甑中,叶食不祥, 回 攫而饮之。”)尚书令之命已行矣,而韦昭度沮之,今又引李溪为同列,相与荧惑([yíng huò]古指火星。因隐现不定,令人迷惑,故名。《吕氏春秋·制乐》:“荧惑在心。” 高诱 注:“荧惑,五星之一,火之精也。”《淮南子·天文训》:“执衡而治夏,其神为荧惑。”《文选·扬雄<羽猎赋>》:“荧惑司命,天弧发射。” 李善 注引 张晏 曰:“荧惑法使,司命不祥。” 清 曹寅 《赠武元朴》诗:“説与寻常推筭子,何曾荧惑在匏瓜。”火神名。古小说中称 火德神君 。唐 张说 《帝在潞州述圣颂》:“荧惑降精,是为天使。”《西游记》第十九回:“ 老君 自己动鈐锤, 荧惑 亲身添炭屑。”炫惑。《逸周书·史记》:“昔者 绩阳 彊力四征, 重丘 遗之美女, 绩阳 之君悦之,荧惑不治。” 汉 桓宽 《盐铁论·论诽》:“夫 苏秦 、 张仪 ,荧惑诸侯,倾覆万乘,使人主失其所恃。” 严复 《原强》:“其有趋时者流,自许豪杰,则徒剽窃外洋之疑似,以荧惑我主上之聪明。”)圣听,恐复有杜太尉之事。”行瑜乃与茂贞表称溪奸邪,昭度无相业,宜罢居散秩([sàn zhì]闲散而无一定职守的官位。唐 白居易 《昨日复今辰》诗:“散秩优游老,闲居浄洁贫。” 宋 王禹偁 《对雪感怀呈翟使君冯中允同年》诗:“山中甘散秩,膝下奉晨羞。”《清史稿·礼志六》:“明年祠成,颁御书额曰‘崇忠念旧’,设位为祭。前殿内大臣或散秩大臣、尚书、都统主之。”)。上报曰:“军旅之事,朕则与藩镇图之;至于命相,当出朕怀。”行瑜等论列不已,三月,溪复罢为太子少师。

王珙、王瑶请朝廷命河中帅,诏以中书侍郎、同平章事崔胤同平章事,充护国节度使;以户部侍郎、判户部王抟为中书侍郎、同平章事。

王珂,李克用之壻也。克用表重荣有功于国,请赐其子珂节钺。王琪厚结王行瑜、李茂贞、韩建三帅,更上表称珂非王氏子,请以珂为陕州、珙为河中。上谕以先已允克用之奏,不许。

加王镕兼侍中。

杨行密浮淮至泗州,防御使台蒙盛饰供帐,行密不悦。旣行,蒙于卧内得补绽衣,驰使归之。行密笑曰:“吾少贫贱,不敢忘本。”蒙甚惭。(保持本色

行密攻濠州,拔之,执刺史张璲。

行密军士掠得徐州人李氏之子,生八年矣,行密养以为子,(南唐世家曰:李升,徐州人,李荣之子。荣遇乱不知所终。升少孤,流寓濠、泗间,杨行密攻濠州得之,养为子。)行密长子渥憎之;行密谓其将徐温曰:“此儿质状性识(质朴聪颖),颇异于人,吾度渥必不能容,今赐汝为子。”温名之曰知诰。知诰事温,勤孝过于诸子。尝得罪于温,温笞而逐之;及归,知诰迎拜于门。温问:“何故犹在此?”知诰泣对曰:“人子舍父母将何之!父怒而归母,人情之常也。”温以是益爱之,使掌家事,家人无违言。及长,喜书善射,识度英伟。行密常谓温曰:“知诰俊杰,诸将子皆不及也。”(来历不凡

丁亥,行密围寿州。

上以郊畿多盗,至有踰垣入宫或侵犯陵寝者,欲令宗室诸王将兵巡警,又欲使之四方抚慰藩镇。南北司用事之臣恐其不利于己,交章论谏。上不得已,夏,四月,下诏悉罢之。

朝廷以董昌有贡输之勤,今日所为,类得心疾,诏释其罪,纵归田里。

户部侍郎、同平章事陆希声罢为太子少师。

杨行密围寿州,不克,将还;庚寅,其将朱延寿请试往更攻,一鼓拔之,〔以行密将还而懈于守备,故一鼓而拔。〕执剌史江从勖。行密以延寿权知寿州团练使。

未几([wèi jǐ]不久。《诗·齐风·甫田》:“未几见兮,突而弁兮。” 朱熹 集传:“未几,未多时也。”《后汉书·马廖传》:“前下制度未几,后稍不行。虽或吏不奉法,良由慢起京师。”《晋书·魏咏之传》:“ 咏之 初在布衣,不以贫贱为耻……始为 殷仲堪 之客,未几竟践其位,论者称之。” 宋 沉括 《梦溪笔谈·象数二》:“ 熙寧 中,予预太史,尝按发其欺,免官者六人。未几,其弊復如故。” 清 钱泳 《履园丛话·笑柄·不准》:“有名进士某者,选得知县,到任未几,有报窃案刃伤事主者,刑席拟批,总嫌不当。” 郭沫若 《海涛集·离沪之前》:“未几, 仿吾 亦来,我把 仿吾 拉了去, 安娜 也同去。”不多。《晋书·阳裕载记》:“吾及 晋 之清平,歷观朝士多矣,忠清简毅,篤信义烈,如 阳士伦 者,实亦未几。”指(年龄)不大。《南齐书·高帝纪上》:“主上春秋未几,诸王竝幼冲。”),汴兵数万攻寿州,州中兵少,吏民忷惧。延寿制,军中每旗二十五骑。命黑云队长李厚将十旗击汴兵,不胜;延寿将斩之,厚称众寡不敌,愿益兵更往,不胜则死。都押牙汝阳柴再用亦为之请,〔路振九国志:柴再用始名存,事孙儒,与一小校结死友。有告小校反,儒斩之。执存至,诘何故反,不对。又问,对曰:「与彼结死友,彼反则某反,公诛之,复何问焉!」儒奇之曰:「汝果不反,吾再用汝。」因改名。〕乃益以五旗。厚殊死战,再用助之,延寿悉众乘之,汴兵败走。厚,蔡州人也。(李厚者,孙儒之遗兵。

行密又遣兵袭涟水,拔之。

钱镠表董昌僭逆,不可赦,请以本道兵讨之。〔钱镠本有并董昌之心,因其僭号,仗大顺而请讨之。

太傅、门下侍郎、同平章事韦昭度以太保致仕。

戊戌,以刘建锋为武安节度使。建锋以马殷为内外马步军都指挥使。

杨行密遣使诣钱镠,言董昌已改过,宜释之;〔杨行密欲存董昌以制钱镠之后,使不得与己争衡耳。〕亦遣诣昌,使趣cu朝贡。

河东遣其将史俨、李承嗣以万骑驰入于郓,〔李克用遣史俨等再往救兖、郓,则不得还矣。劳师远图,自古忌之。国民党远征军也如此〕朱友恭退归于汴。

五月,诏削董昌官爵,委钱镠讨之。

初,王行瑜求尚书令不获,由是怨朝廷。畿内有八镇兵,隶左右军。合阳镇(汉县,唐属同州。)近华州,韩建求之;良原镇近邠州,王行瑜求之。宦官曰:“此天子禁军,何可得也!”王珂、王珙争河中,行瑜、建及李茂贞皆为琪请,不能得,耻之。琪使人语三帅曰:“珂不受代而与河东婚姻,必为诸公不利,请讨之。”行瑜使其弟匡国节度使行约攻河中,珂求救于李克用。行瑜乃与茂贞、建各将精兵数千入朝,甲子,至京师,坊市民皆窜匿。上御安福门以待之,三帅盛陈甲兵,拜伏舞蹈于门下。上临轩,亲诘之曰:“卿等不奏请俟报,辄称兵入厩,其志欲何为乎?若不能事朕,今日请避贤路!”行瑜、茂贞流汗不能言,独韩建粗述入朝之由。上与三帅宴,三帅奏称:“南、北司互有朋党,堕紊朝政。韦昭度讨西川失策,李溪作相,不合众心,请诛之。”上未之许。是日,行瑜等杀昭度(韦昭度(?-895年),字正纪,京兆(今陕西西安)人,唐朝宰相。韦昭度进士出身,历任尚书郎、中书舍人、户部侍郎、同平章事、侍中。唐昭宗继位后,韦昭度又任中书令,封岐国公。文德元年(888年),韦昭度接替陈敬瑄为西川节度使,但陈敬瑄拒绝交出兵权。他便与王建、顾彦朗围攻成都,但久攻不下。大顺二年(891年),韦昭度将兵权交付王建,返回京师,被罢为东都留守。景福二年(893年),韦昭度被起复为门下侍郎、同平章事。乾宁二年(895年),王行瑜、李茂贞进逼京师,韦昭度被勒令致仕,不久惨遭杀害。后追赠太尉。)、溪于都亭驿,〔都亭驿,在朱雀门外西街,含光门北来第二坊。〕又杀枢密使康尚弼及宦官数人。又言:“王珂、王琪嫡庶不分,请除王琪河中,徙王行约于陕,王珂于同州。”上皆许之。始,三帅谋废上,立吉王保;至是,闻李克用已起兵于河东,行瑜、茂贞各留兵二千人宿卫京师,与建皆辞还镇。贬户部尚书杨堪为雅州刺史。堪,虞卿之子,昭度之舅也。(军事政变

初,崔胤除河中节度使,河东进奏官薛志勤扬言曰:“崔公虽重德,以之代王珂,不若光德〔光德,里名,在长安城中。唐末,大臣有时望者,时人率以其所居里称之。光德坊,朱雀街西第三街北来第六坊,京兆府在焉。〕刘公于我公厚也。”光德刘公者,太常卿刘崇望也。及三帅入朝,闻志勤之言,贬崇望昭州司马。李克用闻三镇兵犯阙,卽日遣使十三辈发北部兵,期以来月渡河入关。

六月,庚寅,以钱镠为浙东招讨使;镠复发兵击董昌。

辛卯,以前均州刺史孔纬、绣州司户张浚并为太子宾客。壬辰,以纬为吏部尚书,复其阶爵;癸巳,拜司空,兼门下侍郎、同平章事。以张浚为兵部尚书、诸道租庸使。时纬居华州,浚居长水,上以崔昭纬等外交藩镇,朋党相倾,思得骨鲠之士,故骤用纬、浚。纬以有疾,扶舆至京师,见上,涕泣固辞;上不许。


  评论这张
 
阅读(4)|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