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敞开胸怀 迎接未来

晴的光痕 薪的火花 诗的余韵 竹的烙印

 
 
 

日志

 
 

唐纪七十七(一)--军阀 韩建  

2016-12-08 23:15:35|  分类: 古文赏析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韩建,字佐时,许州长社人也。少为蔡州军校,隶忠武军将鹿晏弘。从杨复光攻黄巢于长安,巢已破,复光亦死,晏弘与建等无所属,乃以麾下兵西迎僖宗于蜀,所过攻劫。行至兴元,逐牛丛,据山南。已而不能守,晏弘东走许州,建乃奔于蜀,拜金吾卫将军。僖宗还长安,建为潼关防御使、华州刺史。华州数经大兵,户口流散,建少贱,习农事,乃披荆棘,督民耕植,出入闾里,问其疾苦。建初不知书,乃使人题其所服器皿床榻,为其名目以视之,久乃渐通文字。见《玉篇》,喜曰:“吾以类求之,何所不得也。”因以通音韵声偶,暇则课学书史。是时,天下已乱,诸镇皆武夫,独建抚缉兵民,又好学。荆南成汭时冒姓郭,亦善缉荆楚。当时号为“北韩南郭”。
  大顺元年,以兵属张浚伐晋,浚败,建自含山遁归。河中王重盈死,诸子珂、珙争立,晋人助珂,建与王行瑜、李茂贞助珙。昭宗不许,建等大怒,以三镇兵犯京师。昭宗见建等责之,行瑜、茂贞惶恐战汗不能语,独建前自陈述。乃杀宰相韦昭度、李磎等,谋废昭宗。会晋举兵且至,建等惧,乃还。晋兵问罪三镇,兵傅华州,建登城呼曰:“弊邑未常失礼于大国,何为见攻?”晋人曰:“君以兵犯天子,杀大臣,是以讨也。”已而与晋和。
  乾宁三年,李茂贞复犯京师,昭宗将奔太原,次渭北,建遣子允请幸华州。昭宗又欲如鄜州,建追及昭宗于富平,泣曰:“籓臣倔强,非止茂贞,若舍近畿而巡极塞,乘舆渡河,不可复矣!”昭宗亦泣,遂幸华州。
  是时,天子孤弱,独有殿后军及定州三都将李筠等兵千馀人为卫,以诸王将之。建已得昭宗幸其镇,遂欲制之,因请罢诸王将兵,散去殿后诸军,累表不报。昭宗登齐云楼,西北顾望京师,作《菩萨蛮辞》三章以思归,其卒章曰:“野烟生碧树,陌上行人去。安得有英雄,迎归大内中?”酒酣,与从臣悲歌泣下,建与诸王皆属和之。建心尤不悦,因遣人告诸王谋杀建、劫天子幸佗镇。昭宗召建,将辨之,建称疾不出,乃遣诸王自诣,建不见。请送诸王十六宅,昭宗难之。建乃率精兵数千围行宫,请诛李筠。昭宗大惧,遽诏斩筠,悉散殿后及三都卫兵,幽诸王于十六宅。昭宗益悔幸华,遣延王戒丕使于晋,以谋兴复。戒丕还,建与中尉刘季述诬诸王谋反,以兵围十六宅,诸王皆登屋叫呼,遂见杀。昭宗无如之何,为建立德政碑以慰安之。
  建已杀诸王,乃营南庄,起楼阁,欲邀昭宗游幸,因以废之而立德王裕。其父叔丰谓建曰:“汝陈、许间一田夫尔,遭时之乱,蒙天子厚恩至此,欲以两州百里之地行大事,覆族之祸,吾不忍见,不如先死!”因泣下歔欷。李茂贞、梁太祖皆欲发兵迎天子,建稍恐惧,乃止。光化元年,昭宗还长安,自为建画像,封建颍川郡王,赐以铁券。建辞王爵,乃封建许国公。
  梁太祖以兵向长安,遣张存敬攻同州,建判官司马邺以城降,太祖使邺召建,建乃出降。太祖责建背己,建曰:“判官李巨川之谋也。”太祖怒,即杀巨川,以建从行。
  昭宗东迁,建从至洛,昭宗举酒属太祖与建曰:“迁都之后,国步小康,社稷安危,系卿两人。”次何皇后举觞,建蹑太祖足,太祖乃阳醉去。建出,谓太祖曰:“天子与宫人眼语,幕下有兵仗声,恐公不免也。”太祖以故尤德之,表建平卢军节度使。
  太祖即位,拜司徒同中书门下平章事。太祖性刚暴,臣下莫敢谏诤,惟建时有言,太祖亦优容之。太祖郊于洛,建为大礼使。罢相,出镇许州,太祖崩,许州军乱,见杀,年五十八。

  译文:
  韩建字佐时,是许州长社人。年轻时任蔡州军校,隶属忠武军将领鹿晏弘.跟随杨复光在长安进攻黄巢,黄巢被攻破后,杨复光也死了,鹿晏弘和韩建等人无所归属,于是率领手下的士兵往西从蜀中迎唐僖宗,打劫经过的地方。到达兴元时,驱逐牛丛,占据山南。不久不能守,鹿晏弘束逃到许州,韩建于是逃奔到蜀,拜为金吾卫将军。唐僖宗返回长安,韩建任潼关防御使、华州刺史。华州多次经受大军浩劫,户口流散,韩建小时候低贱,熟习农活,于是披荆斩棘,督促百姓耕田种植,出入乡里,询问百姓疾苦。韩建原来不识字,于是派人在他用的器物床榻上题字,写出它们的名称来看,时间长了逐渐粗通文字。见到《玉篇》,高兴地说:“我按类推求,还有什么学不到呢。”因此而通音韵声律,有空就钻研书史。这时,天下已乱,各镇都由武夫把持,只有韩建安抚军兵百姓,又好学。荆南成油这时改姓郭,也治理荆、楚有方。当时号称“北韩南郭。
  大顺元年,以兵归臈张浚攻伐晋,张浚失败,韩建从含山逃回。河中王重盈死,儿子王珂、王珙争位,晋人支持王珂,韩建和王行瑜、李茂贞支持王珙。唐昭宗不同意,韩建等人大怒,率三镇兵侵犯京师。唐昭宗召见韩建等人责备他们,王行瑜、李茂贞惶恐发抖不能说话,韩建独自上前陈述理由。于是杀掉宰相韦昭度、李蹊等人,策划废除唐昭宗。恰逢晋出兵快要到了,韩建等人害怕,才返回。晋军向三镇兴师问罪,兵临华州,韩建登城呼喊说:“我们国家对你们大国未尝失礼,为什么受到攻打?”晋人说:“你率兵冒犯天子,诛杀大臣,因此讨伐你。”不久与晋言和。
  干宁三年,李茂贞又侵犯京师,唐昭宗准备逃奔到太原,停驻渭北,韩建派儿子韩允请求唐昭宗到华州。唐昭宗又想往墉州,韩建在富平追上唐昭宗,哭泣着说:“藩臣倔强不驯,不止是李茂贞,如果舍弃靠近京师的地方而去偏远的边塞,皇上渡过黄河,就不能回来了!”唐昭宗也哭了,于是到华州。
  这时,天子孤单弱小,只有殿后军和定州三都将李筠等人的士兵一千多人作护卫,以各王统率。韩建已使唐昭宗到他镇守的地方,于是想控制他,就请求罢免各王统率的军兵,解散殿后军,多次上表都没有答复。唐昭宗登上齐云楼。向西北顾望京师,作《菩萨蛮辞》三首表达思归的感情,最后一首写道:“野烟生碧树,陌上行人去。安得有英雄,迎归大内中?”酒酣情尽,和跟随他的臣子悲歌流泪,韩建和诸王都作词与之唱和。韩建心裹尤其不高兴,于是派人诬告各王策划杀掉韩建、劫持天子去别的地方。唐昭宗召韩建,准备辨明是非,韩建声称有病不去,于是派各王亲自前去,韩建不见,请求送各王归十六宅,唐昭宗以此为难。韩建于是率领几千精兵包围行宫,请求杀掉李筠。唐昭宗非常恐惧,急忙下韶杀掉李筠,全部解散殿后和三都卫兵,把各王幽禁在十六宅中。唐昭宗更加后悔到华州,派延王李戒丕出使到晋,以便谋求复兴。李戒丕返回,韩建和中尉刘季述诬告各王谋反,率兵包围十六宅,各王都登上屋顶呼叫,于是被杀。唐昭宗无可奈何,为韩建立下德政碑安慰他。
  韩建杀掉各王后,就营建南庄,修筑楼阁,打算邀请唐昭宗巡游,借机废除他而拥立德王李裕。他的父亲韩叔丰对韩建说:“你不过是陈、许二州间的一个农夫罢了,碰上时代混乱,蒙受天子的大恩才成现在这样,想要靠两个州一百里的地方做大事,被灭族的灾祸,我不忍心看见,不如先死!”于是抽泣泪下。李茂贞、梁太祖都想出兵迎接天子,韩建稍感害怕,才作罢。光化元年,唐昭宗返回长安,亲自为韩建画像,封韩建为颍川郡王,赐给他铁券。韩建推辞郡王的爵位,于是封韩建为许国公。
  梁太祖率兵向长安进军,派张存敬进攻同州,韩建的判官司马邺以城投降,梁太祖派司马邺召降韩建,韩建才出来投降。梁太祖指责韩建背叛自己,韩建说:“这是判官李巨川策划的。”梁太祖发怒,立即杀掉李巨川,让韩建随行。
  唐昭宗束迁,韩建跟随到洛阳,唐昭宗举酒敬梁太祖和韩建说:“迁都之后,国家稍微安定,国家的安危,全靠你们俩人。”其次轮到何皇后举杯,韩建踩梁太祖的脚,梁太祖于是假装喝醉离去。韩建出来,对梁太祖说:“天子和宫人递眼色,帷幕下有兵器的声音,怕你不能幸免。”梁太祖因此很感激他,表奏韩建为平卢军节度使。
  梁太祖登位,拜为司徒、同中书门下平章事。梁太祖性格刚烈暴躁,臣子们不敢进谏,只有韩建不时进谏,梁太祖也宽容他。梁太祖在洛阳郊外祭天,韩建任大礼使。罢宰相任,外任许州节度使,梁太祖死,许州兵变,被杀,五十八岁。
唐纪七十七(一)--军阀   韩建 - zqbxi520 - 敞开胸怀  迎接未来
 
        起强圉大荒落(丁巳),尽屠维协洽(己未),凡三年。

        昭宗圣穆景文孝皇帝中之上

        干宁四年〔(丁巳、八九七)

        春,正月,甲申,韩建奏:「防城将张行思等〔张行思,华州防城将也。〕告睦、济、韶、通、彭、韩、仪、陈八王〔皆嗣王也。睦、韶、韩,代宗之后;彭,肃宗之后;陈,文宗之后;史皆逸其名及其世系。〕谋杀臣,劫车驾幸河中。」建恶诸王典兵,故使行思等告之。上大惊,召建谕之;建称疾不入。令诸王诣建自陈,建表称:「诸王忽诣臣理所,不测事端。〔建言诸王为变,事出不测也。〕臣详酌事体,不应与诸王相见。」又称:「诸王当自避嫌疑,不可轻为举措。陛下若以友爱含容,请依旧制,令归十六宅( [shí liù zhái]唐 末诸王共居的第宅。武宗 、 宣宗 皆由中官从十六宅迎立登位。 昭宗 时, 韩建 围十六宅,尽杀诸王,宅遂废。《资治通鉴·唐昭宗乾宁四年》:“ 建 乃与知枢密 刘季述 矫制发兵围十六宅…… 建 拥 通 、 沂 、 睦 、 济 、 韶 、 彭 、 韩 、 陈 、 覃 、 延 、 丹 十一王至 石隄谷 ,尽杀之。”),妙选师傅,教以诗书,不令典兵预政。」〔援开元、天宝旧制,不令诸王出合。〕且曰:「乞散彼乌合之兵,用光《麟趾》([lín zhǐ]麟足。《汉书·武帝纪》:“詔曰:‘有司议曰,往者朕郊见上帝,西登 陇首 ,获白麟以馈宗庙, 渥洼水 出天马, 泰山 见黄金,宜改故名。今更黄金为麟趾褭蹏以协瑞焉。’” 颜师古 注:“ 应劭 曰:‘获白麟,有马瑞,故改铸黄金如麟趾褭蹏以协嘉祉也……’ 武帝 欲表祥瑞,故普改铸为麟足马蹏之形以易旧法耳。”后以之为金锭的名称。 清 龚自珍 《己亥杂诗》之一一八:“麟趾褭蹄式可寻,何须番舶献其琛?”《诗·周南·麟之趾》:“麟之趾,振振公子。” 郑玄 笺:“喻今公子亦信厚,与礼相应,有似於麟。”后以“麟趾”作喻。(1)比喻有仁德、有才智的贤人。晋 陆云 《答孙显世》诗之七:“志拟龙潜,德配麟趾。” 唐 陆贽 《册杞王妃文》:“克茂鹊巢之规,叶宣麟趾之美。” 清 全祖望 《经史问答·大学中庸孟子问目答卢镐》:“然其成 文 武 之德者大,破斧缺斨之恫,不足以玷其麟趾騶虞之仁也。”(2)比喻子孙昌盛。 南朝 齐 王融 《三月三日曲水诗序》:“族茂麟趾,宗固盘石。” 宋 苏轼 《赐彰化军节度使开府仪同三司判大宗正事宗晟上表乞还职事不允诏》:“朕方庆瓜瓞之茂,而欲观麟趾之应。” 元 无名氏《抱妆盒》第三折:“天祐 宋 室,螽斯麟趾之庆,当必有期。”比喻高贵的行迹。晋 傅咸 《赠何劭王济》诗:“岂不企高踪,麟趾邈难追。”
《诗·周南·麟之趾》的简称。清 钱谦益 《工科给事中方有度授徵仕郎制·母程氏仍前赠》:“《麟趾》之诗,咏公子信厚之德。” 清 张廷玉 《杂兴》诗:“《騶虞》有仁心,《麟趾》中规矩。”同“ 麟止 ”。宋 陈亮 《<三国纪年>序》:“故自麟趾以来,上下千五六百年,其变何可胜道,散诸天地之间,学者自为纷纷矣。”)之化。」〔诗序曰:关雎之化行,虽衰世之公子,皆信厚如《麟趾》之时。〕建虑上不从,引麾下精兵围行宫,〔以兵胁君。〕表疏连上。上不得已,是夕,诏诸王所领军士并纵归田里,诸王勒归十六宅,其甲兵并委韩建收掌。建又奏:「陛下选贤任能,足清祸乱,何必别置殿后四军!〔四军,即安圣、捧宸、保宁、宣化也。〕显有厚薄之恩,乖无偏无党之道。〔书曰:无偏无党,王道荡荡。韩建安识书语,李巨川教之耳,宜其不免于诛也。一本「厚」下更有「有」字。〕且所聚皆坊市无赖奸猾之徒,平居犹思祸变,临难必不为用,而使之张弓挟刃,密迩皇舆,臣窃寒心,乞皆罢。」诏亦从之。于是殿后四军二万余人悉散,天子之亲军尽矣。(真乃得寸进尺,皇帝悲催)捧日都头李筠,石门扈从功第一,建复奏斩于大云桥。(大云桥,在华州大云寺前。武后时令天下诸州各置大云寺以藏大云经,着受命之符也。〕建又奏:「玄宗之末,永王璘暂出江南,遽谋不轨。代宗时吐蕃入寇,光启中朱玫乱常,皆援立宗支以系人望。〔谓吐蕃立广武王承宏、朱玫立襄王熅也,事各见前纪。〕今诸王衔命四方者,乞皆召还。」〔指言延王戒丕等。〕又奏:「诸方士出入禁庭,眩惑圣听,宜皆禁止,无得入宫。」〔指言许岩士等。〕诏悉从之。建既幽诸王于别第,知上意不悦,乃奏请立德王为太子,欲以解之。丁亥,诏立德王佑为皇太子,仍更名裕。(完全听军阀指挥

     庞师古、葛从周并兵攻郓州,朱瑄兵少食尽,不复出战,但引水为深壕以自固。辛卯,师古等营于水西南,命为浮梁。癸巳,潜决濠水。丙申,浮梁成,师古夜以中军先济。瑄闻之,弃城奔中都,〔按九域志,中都县在郓州东南六十里。〕葛从周逐之,野人执瑄及妻子以献。〔僖宗中和二年,朱瑄得郓州,至是而亡。

     己亥,罢孙偓凤翔四面行营节度等使,〔赦李茂贞,故罢凤翔四面行营。〕以副都统李思谏为宁塞节使。〔按方镇表,光化元年,更延州保塞节度为宁塞节度。

     钱镠使行军司马杜棱救婺州。安仁义移兵攻睦州,不克而还。

     朱全忠入郓州,以庞师古为天平留后。

     朱瑾留大将康怀贞守兖州,与河东将史俨、李承嗣掠徐州之境以给军食。〔九域志:兖州南一百一十里,即徐州界。〕全忠闻之,遣葛从周将兵袭兖州。怀贞闻郓州已失守,汴兵奄至,遂降。二月,戈申,从周入兖州,获瑾妻子。朱瑾还,无所归,帅其众趋沂州,刺史尹处宾不纳,走保海州,〔九域志,兖州三百四十五里,东至沂州。沂,古琅邪也。沂州东至海州一百八十里。〕为汴兵所逼,与史俨、李承嗣拥州民渡淮,奔杨行密。〔光启二年,朱瑾取兖州,至是而败。〕行密逆之于高邮,表瑾领武宁节度使。

     全忠纳瑾之妻,引兵还,张夫人逆于封丘,〔九域志:封丘县,在汴州北六十里。〕全忠以得瑾妻告之。夫人请见之,瑾妻拜,夫人答拜,且泣曰:「兖、郓与司空同姓,约为兄弟,以小故恨望,起兵相攻,使吾姒辱于此。他日汴州失守,吾亦如吾姒之今日乎!」〔长妇曰姒,又兄弟之妻相呼曰姒,互相尊称之辞也。〕全忠乃送瑾妻于佛寺为尼,斩朱瑄(朱瑄(?-897年),一作朱宣,宋州下邑人,晚唐割据军阀,天平军节度使。他和堂弟泰宁军节度使朱瑾组成权力联盟,后又与盟友感化军节度使时溥一起陷入与前盟友宣武军节度使朱温的长期战斗中,数次被朱友裕率军击败。乾宁四年,朱温部将庞师古攻陷郓州,朱瑄被俘,被朱温斩于汴桥之下。)于汴桥。于是郓、齐、曹、棣、兖、沂、密、徐、宿、陈、许、郑、滑、濮皆入于全忠。〔郓、齐、曹、棣,天平军;兖、沂、密,泰宁军;徐、宿,感化军;陈、许,忠武军;郑、滑、濮,宣义军。此五镇之地也。〕惟王师范保淄青一道,亦服于全忠。李存信在魏州,闻兖、郓皆陷,引兵还。

     淮南旧善水战,不知骑射,及得河东、兖、郓兵,军声大振。史俨、李承嗣皆河东骁将,李克用深惜之,遣使间道诣杨行密请之;行密许之,亦遣使诣克用修好。

     戊午,王建遣邛州刺史华洪、彭州刺史王宗佑将兵五万攻东川,以戎州刺史王宗谨为凤翔西面行营先锋使,败凤翔将李继徽等于玄武。〔玄武,汉氐道县,晋改曰玄武,唐袑属梓州,宋朝改曰中江,在梓州西九十里。〕继徽本姓杨,名崇本,茂贞之假子也。

     己未,赦天下。

     上飨行庙。〔时驻跸华州,太常礼院请权立行庙以备告飨。

     庚申,王建以决云都知兵马使王宗侃为应援开峡都指挥使,将兵八千趋渝州;决胜都知兵马使王宗阮为开江防送进奉使,将兵七千趋泸州。辛酉,宗侃取渝州,降刺史牟崇厚。癸酉,宗元拔泸州,斩刺史马敬儒,峡路始通。〔渝、泸,皆东川巡属。王建志在广地,假通峡路进奉以为名耳。

     凤翔将李继昭救梓州,留偏将守剑门,西川将王宗播击擒之。

     乙亥,门下侍郎、同平章事孙偓罢守本官,中书侍郎、同平章事朱朴罢为秘书监。朴既秉,所言皆不效,〔朱朴自诡月余可致太平见上卷上年。〕外议沸腾。太子詹事马道殷以天文,将作监许岩士以医得幸于上,韩建诬二人以罪而杀之,且言偓、朴与二人交通,故罢相。〔马道殷、许岩士在上左右,二相因之以白事,此必有之。

     诏以杨行密为江南诸道行营都统,以讨武昌节度使杜洪。〔按新书洪传。洪附朱全忠,绝东南贡献路,命杨行密讨之者以此。

     张售克邵州,擒蒋勋。

     三月,丙子,朱全忠表曹州刺史葛从周为泰宁留后,朱友裕为天平留后,庞师古为武宁留后。〔朱全忠表以三镇授三将以树党。此时盖复改感化为武宁。

     保义节度使王琪攻护国节度使王珂,珂求援于李克用,琪求援于朱全忠。宣武将张存敬、杨师厚败河中兵于猗氏南;河东将李嗣昭败陕兵于猗氏,又败之于张店,遂解河中之围。师厚,斤沟人,〔九域志,颍州万寿县有斤沟镇。万寿,唐汝阴县之百尺镇也,宋朝开宝六年置县。)嗣昭,克用弟克柔之假子也。

     更名感义军曰昭武,治利州,以前静难节度使苏文建为节度使。

     夏,四月,以同州防御使李继瑭为匡国节度使。继瑭,茂贞之养子也。

     以右谏议大夫李洵为两川宣谕使,和解王建及顾彦晖。

     辛亥,钱镠遣顾全武等将兵三千自海道救嘉兴,己未,至城下,击淮南兵,大破之。〔淮南围嘉兴,始上卷二年。

     杜洪为杨行密所攻,求救于朱全忠,全忠遣其将聂金掠泗州,朱友恭攻黄州。行密遣右黑云都指挥使马珣等救黄州。黄州刺史睢章闻友恭至,弃城,拥众南保武昌寨。〔武昌,汉古县,唐属鄂州。九域志:在州东北一百八十里,今置寿昌军。

     癸亥,两浙将顾全武等破淮南十八营,虏淮南将士魏约等三千人。淮南将田頵屯驿亭埭dài,两浙兵乘胜逐之。甲戌,頵自湖州奔还,〔自嘉兴退军,取道湖州,还宣州。〕两浙兵追败之,頵众死者千余人。

     韩建恶刑部尚书张祎等数人,皆诬奏,贬之。

     五月,加奉国节度使崔洪同平章事。

     辛巳,朱友恭为浮梁于樊港,〔武昌西三里有樊山,山下有樊溪,注于江,谓之樊口。朱友恭盖跨江为浮梁,抵樊口,以攻武昌也。〕进攻武昌寨,壬午,拔之,执瞿章,遂取黄州;马珣等皆败走。

     丙戌,王建以节度副使张琳守成都,〔张琳,王建之腹心。建之攻陈敬瑄也,亦使之守邛州。〕自将兵五万攻东川。更华洪姓名曰王宗涤。〔华洪累战有功,王建于是养以为子以收其力用,然杀洪之心盖已萌于此时矣。

     六月,己酉,钱镠如越州,受镇东节钺。

     李茂贞表:「王建攻东州,连兵累岁,不听诏命。」〔王建岂特攻东川哉!李茂贞山南巡属诸州,建取之亦多矣;力不能制,欲挟天子之令以临之。)甲寅,贬建南州刺史。〔新志:武德三年,开黔南蛮,置南州。宋白曰:南州,战国时为巴国界,秦则巴郡之地,汉为江州之境。唐武德三年,割渝州之东界,置南州。〕乙卯,以茂贞为西川节度使。以覃王嗣周为凤翔节度使。

     癸亥,王建克梓州南寨,执其将李继宁。丙寅,宣谕使李洵至梓州,〔四月,李洵受命而使,六月始至。〕己巳,见建于张杷砦,建指执旗者曰:「战士之情,不可也。」

     覃王赴镇,李茂贞不受代,〔李茂贞之狡悍,岂肯以凤翔授人,涉险而争蜀邪!)围覃王于奉天。

     置宁远军于容州,以李克用大将盖寓领节度使。〔李克用之平王行瑜也,盖寓以功领容管观察使,今升领节度使。

     秋,七月,加荆南节度使成汭兼侍中。

     韩建移书李茂贞;茂贞解奉天之围,覃王归华州。

     以天雄节度使李继徽为静难节度使。〔李继徽自秦州徙邠州,邠宁亦为李茂贞有矣。

     庚戌,钱镠还杭州,〔自越还杭。〕遣顾全武取苏州;乙未,拔松江;〔松江,在苏州南四十里,淮南立寨以守之。〕戊戌,拔无锡;〔无锡,汉县,唐属常州。九域志,在州东九十一里。〕辛丑,拔常熟、华亭。〔宋白曰:常熟县,后汉至吴为司盐都尉,晋置南沙县,梁置常熟县,今昆山县东一百三十里,常熟故城是也。九域志,在苏州北七十五里。天宝十载,分嘉兴置华亭县,属苏州,在州西南;今属秀州。

     初,李克用取幽州,表刘仁恭为节度使,留戍兵及腹心将十人典其机要,租赋供军之外,悉输晋阳。及上幸华州,克用征兵于仁恭,又遗成德节度使王镕、义武节度使王书,欲与之共定关中,奉天子还长安。仁恭辞以契丹入寇,〔洪遵曰:契丹之读如吃,惟新唐书有音。〕须兵扞御,请俟虏退,然后承命。克用屡趣之,使者相继,数月,兵不出。克用移书责之,仁恭抵书于地,慢骂,囚其使者,欲杀河东戍将,戍将遁逃获免。〔克用留兵戍幽州,见上卷干宁二年。〕克用大怒,八月,自将击仁恭。〔为克用计者,先举河东之甲勤王,事定之后,然后移兵临燕以问罪,刘仁恭安所逃其死乎!不知出此,遽兴忿兵,其败宜矣。

     上欲幸奉天亲讨李茂贞,令宰相议之;宰相切谏,乃止。〔议者率谓昭宗忿不思难,然亦可悲矣。

     延王戒丕还自晋阳,〔戒丕使晋阳见上卷上年。〕韩建奏:「自陛下即位以来,与近辅交恶,〔近辅,邠、岐、同、华也。〕皆因诸王典兵,凶徒乐祸,致銮舆不安。比者臣奏罢兵权,实虑不测之变。今闻延王、覃王尚苞阴计,愿陛下圣断不疑,制于未乱,〔周书云:制治于未乱。建奏引之,李巨川之辞也。〕则社稷之福。」〔韩建欲杀诸王久矣,惮李克用,故未敢发。延王既还,知克用之兵不能至,故决请杀之。〕上曰:「何至于是!」数日不报。建乃与知枢密刘季述矫制发兵围十六宅,诸王被发,或缘垣,或升屋,呼曰:「宅家救儿!」〔唐末宫中率称天子曰宅家。〕建拥通、沂、睦、济、韶、彭、韩、陈、覃、延、丹十一王至石堤谷,尽杀之,〔石堤谷,在华州西。欧阳修集古录云:殽坑君祠,今谓之五部神庙,其像有石堤西戍树谷五楼先生、东台御史王剪将军,莫晓其义。其碑云:「石堤树谷,南通商、雒。」又云:「前世通利,吏民兴贵,有御史大夫、将军牧伯,故为立祠以报其功。」乃知五部之号,目汉有之。如此,则石堤者,石堤谷之神,五部神之一也。唐韩建杀诸王于石堤谷,盖此谷也。殽坑神祠,在华州郑县。〕以谋反闻。

     贬礼部尚书孙偓为南州司马。秘书监朱朴先贬夔州司马,再贬郴州司户。

     王建与顾彦晖五十余战,九月,癸酉朔,围梓州。蜀州刺史周德权言于建曰:「公与彦晖争东川三年,士卒疲于矢石,百姓困于输挽([shū wǎn]见“ 输輓 ”。亦作“ 输挽 ”。运送物资。《资治通鉴·唐昭宗乾宁四年》:“士卒疲于矢石,百姓困于输輓。” 明 周岐 《官兵行》:“大车槖重小车盈,路捕行人递输挽。” 清 吴伟业 《赠松郡副守济陵陈三石》诗:“廿载兵戈违故里,千村输輓向 长安 。”)。东川群盗多据州县,彦晖懦而无谋,欲为偷安之计,皆陷以厚利,恃其救援,故坚守不下。今若遣人谕贼帅以祸福,来者赏之以官,不服者威之以兵,则彼之所恃,反为我用矣。」建从之,彦晖势益孤。德权,许州人也。

     丁丑,李克用至安塞军,〔安塞军在蔚州之东,妫州之西。新志:幽州丁零川西南有安塞军。〕辛巳,攻之。幽州将单可及引骑兵至,〔单,姓也;元魏孝文帝改代北内入诸渴单氏为单氏。〕克用方饮酒,前锋白:「贼至矣!」克用醉,曰:「仁恭何在﹖」对曰:「但见可及辈。」克用瞋目曰:「可及辈何足为敌!」亟命击之。是日大雾,不辨人物,幽州将杨师侃伏兵于木瓜涧,〔据新书,木瓜涧亦在蔚州界。〕河东兵大败,失亡太半。〔史言李克用轻敌,又不得天时,故败。〕会大风雨震电,幽州兵解去。〔史言克用败而得免者亦天也。〕克用醒而后知败,责大将李存信等曰:「吾以醉废事,汝曹何不力争!」〔邢州之叛,莘县之溃,木瓜涧之败,皆李存信之罪也。克用终亲任之,可谓失刑矣。〕(任人唯亲与兵报私仇而败


  评论这张
 
阅读(1)|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