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敞开胸怀 迎接未来

晴的光痕 薪的火花 诗的余韵 竹的烙印

 
 
 

日志

 
 

唐纪七十七(二)--闽台王姓始祖王潮  

2016-12-09 14:55:16|  分类: 古文赏析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一、王绪军入闽的原因

       王绪起义军南下入闽的原因虽然复杂,但却不是事先有意思的“率从前往统治福建。”

        王绪起义军原只是活动于河南寿州、光州一带。据《旧五代史"王潮别传》载:“黄巢犯阙,江、淮间群盗蜂起,有贼帅王绪者自称将军。”王绪起事是有唐广明元年(880年)十月,“黄巢率农民起义军自岭南返师,流淮西攻长安。江淮间诸种势力乘时蜂起。有寿州屠者王绪与妹婿刘行全亦聚众起事,据霍丘县自为镇使。”(1)中和元年(881年)三月,王绪攻占了寿州,杀寿州刺史颜璋,起义军“有众万余。”同年九月,王绪又攻占了光州。“绪获光州后,于境内召士民以广部伍。”(2)王潮三兄弟就是这个时候加入起义军的。据《王审知德政碑》载:王潮“志尚谦恭,誉蔼乡曲,善于和众,士多归之。”王绪自然不会轻易放过这样一个人才。王绪“闻潮名,乃召徕署为军正,使典赀粮,阅士率,颇信用之。并其二弟亦召置军中。”(3)当时,奉国节度使秦宗权称霸蔡州一带,自  帝号,补署官吏,“恃势侵凌四境。”王绪自知自己的势力还不足以与其分庭对抗,便投靠了秦宗权求一时之平安。秦宗权封王绪为光州刺史。可是,秦宗权必仅是个野心勃勃的人,光启元年(881年),秦宗权突然向王绪发难,迫王绪撤离光州南下。王绪为什么“南奔”,历史上有几种说法:(一)《闽国史事编年》载:“秦宗权召王绪击黄巢,绪迟留不前”;因此,“宗权发兵攻绪。”其实这理由站不住脚。据有关史料载;黄巢起义军“犯阙”是,唐僖宗狼狈逃入四川。尔后,黄巢军自岭南击下湖湘,而江淮,而关东。广明元年(880年),黄巢军已流淮河西行,已越出了淮南道的地界,秦宗权又怎么有可能令王绪发兵击黄巢军呢?(二)《闽王墓志铭》载:“时秦宗权居淮西以利啖四境,而固陵不从。宗权势不可遏,席卷五陵,三龙(指王潮三兄弟)于是奉版而南下。”这有点奉王命,南下“统治福建”的味道。其实仔细一琢磨,也不可信。当时天下大乱,各地封疆大吏拥兵自重,占地为王。李昌符据凤翔,王重荣据蒲陕,诸葛爽据河阳、洛阳,孟方立据邢洛,李克用上党、太原,朱全忠据汴、滑,时溥据徐、泗,朱宣据郓、齐、曹、濮;王敬武据淄、青,高骈据淮南八州,秦彦据宣、歙,刘汉宏据浙东,谁不是独霸一方,擅自兵赋?可怜的唐王朝只能制河西、山南、剑南、岭南西道数十州了,还能令谁去“奉版南下”呢?更不要说秦宗权也只是蔡州一恶霸,势力范围也染指不了远在千里之遥的福建省了。可见,这只是后来的御用文人为王氏美誉的饰词,不足采信。(三)《通鉴》载:光启元年正月,“秦宗权责租赋于光州刺史王绪,绪不能给;宗权怒,发兵击之。”这说法可信。因为王绪占有光、寿两州,而又去依附秦宗权,只不过是势不如人时的权宜之计,岂能长久寄人篱下。秦宗权同样明白这个道理。在强权就是一切的纷乱世道,只有绝对的强大,才能保持自己的绝对权利。再说,卧榻之下,岂容他人酣睡?秦宗权要挤压欺辱王绪的法子,当然是无穷无尽地“责租赋于光州刺史王绪,”“赋不如期,宗权切责。”(4)王绪当时的处境,《重修忠懿王庙碑》里有一段文字说得十分清楚:“及秦宗权窃弄五兵,遍侵四境。绪内乏婴城之计,外无善邻之助,遂率众以作窜,欲辟地而偷安。”

        要“率光、寿兵五千人,并携吏民南奔”,不是一件容易的事。许多光、寿两州的将士或拖儿带女,举家随军,或“违坟墓,捐妻子,羁族外乡为盗。”一点也没“奉版  而南下”的轻松和惬意。

       王绪军离开光州后,进军的方向十分明确,只有尽快摆脱秦宗权的追击,往南寻求发展。因为当时中原一带以及向北方一带都是拥兵自重,势力强大的地方军阀的地盘,很难有立足之地,只有势力比较薄弱的南方一带,才会有一线生机。他们迅速穿过淮南道地境,直抵江南西道地域(今江西省地界)的江州(今九江)、洪州(今南昌)。企图假道洪州继续南下。可是,在洪州受到了洪州节度使时钟传的阻拦。时钟传认为“王绪若得福建,境土相接,必为已患,阴欲除之。”(5 )据说一个叫上兰的老和尚劝说时钟传说:“老僧观王潮与福建有缘,必变彼时作一好世界,今公宜加礼厚待。若必杀之,令公之福去矣。”(6)时钟传打消了杀王绪的念头,“加以援送”。当然这仅仅是后世人的传言,不足为信。不过王绪在洪州逃过一劫,却是事实。王绪军继续南行经吉州(今吉安),一度占领虔州(今赣州)。南康人潭全播聚兵,立卢光稠为主,“所向多捷,兵势渐强,遂破王潮之众,入据虔州。”(7)王绪只好继续“率众南奔,所至剽掠,自南康入临汀(今长汀)”,(8)进入福建,寻求发展。王绪军南奔的路线:光州——江州——洪州——吉州——虔州——南康——临汀——漳浦——潮州——漳浦——泉州——沙县——泉州。(9)

二、王潮军在福建的活动

       王潮军是“光启元年,统兵来闽”的。(10)《新唐书"僖宗纪》也载:光启元年正月,“王绪陷汀、漳二州。”王绪起义军进入福建后,发展很快,“八月,绪率部至漳浦,有众数万。”(11)部队一直活动在漳浦至潮州(今潮阳)一带,因道路崎岖,筹粮困难等原因,王绪下令,军中“无得以老弱自随,犯者斩!”可是,王潮兄弟不忍离弃与自己同甘共苦,千里相随的老母亲,于是,“扶其母董氏崎岖从军。”王绪要军法从事,斩杀董氏。王氏三兄弟抗争说:“潮等事母如事将军,既杀其母,安用其子!请先母死。”(12)后来经过众将士的求情,王绪也只好就此事作罢。但在军中埋下了不安定的因素。随着部队的壮大和发展,王绪忌才多疑的性格也逐渐暴露出来。有江湖术士对王绪说:“军中有王老气。”“于是,绪见将卒有勇略逾已及气质伟岸者皆杀之。”(13)疯狂到连自己的妹婿、前军先锋刘行全也不能幸免,搞得军中人人自己危。结果,行军至南安时,军中发生了政变,王潮联络一些将士在篁竹中设下伏兵,成功擒获王绪。王绪被杀后,“卒奉潮为将军。”(14 )

       王潮领军后,起义军面临着一次何去何从的重大决择。《闽中录"王潮别传》载:“王潮自南安返师,北还光州。”从现有的资料分折,确有其事。义军是从泉州过境后,折向闽北方向进发,所以永安青水留有王审知驻军的遗址,并且发现了王审知母亲的古墓等等都是佐证。至于义军为什么突然向北进发,有种种传说。《新唐书"王潮传》说:“南安之变后,潮欲出交、广,入巴、蜀,以干王室。”显然是有勃情理的。如果王氏兄弟真得心系王室,也就不必造反了。义军长期奔波作战,疲于奔命,很难找到立足之地,是事实。王潮义军中的主要将领皆河南籍人,“与行全拔众南走,略浔阳、赣水、取汀州,自称刺史,入漳州,皆不能有也。”(15)产生思乡之情,是情理之中的事。他们想回到熟山熟水的故土,可能更有发展的机会,这种想法是合符情理的。所以他们决定向北进发,欲杀回河南。可是一件突发的事件,打乱了义军的计划:义军经王潮领军后一改王绪时“所至剽掠”的作风,军行整肃地过境泉州,给泉州的老百姓留下了十分好的印象。那时泉州的百姓正饱受刺史廖彦若贪暴的苦难。于是泉州耆老张延鲁等众奉牛酒赶到沙县请求王潮军回师泉州,解救泉州百姓于水火之中。真是上天有意给了王潮义军一个立足福建的机会。于是,王潮义军顺应了民心,回师围攻泉州。泉州之战打得也够艰苦,城池坚固,守军力量也比较强,王潮军围城整整一年,至“唐僖宗光启二年八月,王潮拔泉州,杀刺史廖彦若。王潮围泉州岁余,州民弃戈不守。潮兵于本月入其城,杀州刺史廖彦若,遂有其地。”(16)可见,王潮军围攻泉州是得到了泉州市民的大力支持的,否则一支四处游动作战的军队拿什么来支撑打了近一年时间的持久战呢。王潮军得泉州后迅速采用一系列行之有效的措施:平定狼山的流寇薛蕴、投顺福州观察使陈岩和“悉心治郡,招怀离散,均赋缮兵,兴贤养士,保境安民,颇著嘉声。”(17)光启四年十一月,唐王朝正式敕授王潮为泉州刺史、加检校右散骑常侍;翌年又晋封为工部尚书,大顺元年(890年)加户部尚书。大顺二年冬,“福建观察使陈岩疾病,遣使以书召泉州刺史王潮,欲授以军政。”(18)王潮便将泉州事务交二弟审邽打理,自己与三弟审知赶赴福州受命。可是,王潮兄弟还没有到福州,陈岩已病逝。陈岩妻弟、兵马使范晖自称留后,拒绝王氏兄弟入城。景福二年(882年)二月,王潮令从弟彦复为都统、王审知为都监共同领兵攻打福州。范晖是一个志大才疏,而又骄侈不逊之徒,“自夺符印以自尊,奉缄题而不逊。恣行诛戮,阙事绥怀。”(19)他持政不久,就已搞得众叛亲离,“岩旧将多归潮,言晖可取。”(20)可以说,王潮攻福州得到了民众的支持,“民自请输米饷军。平湖洞及滨海‘蛮夷’皆以兵船助之。”(21)王潮虽然得人时地利人和,但福州毕竟是一座城池坚固的省城,加之荡晖得到陈岩翁亲、威胜节度使董昌的支援。董昌派五千温、台、婺州兵助守。王审知率军久攻不下,将士又伤亡惨重,一度想“欲罢兵更图后举。”(22)倒是王潮清醒地认识到这是关系到能否立足福建,生死存亡的一战。他亲临前线,对将士们说:“兵尽添兵,将尽添将;兵将俱尽,吾当自来。”全军只好孤注一掷,全力攻城。景福二年五月初二,王潮军攻陷福州。

       王潮、王审知占领福州后,声威大振,“建、汀二州皆举籍听命,潮乃尽有五州地(即福、建、漳、泉、汀)。”(23)同年十月初四,唐王朝任命王潮为福建观察使,王审知为副使。至此,王潮、王审知完成了对福建省的统辖和治理。
唐纪七十七(二)--闽台王姓始祖王潮 - zqbxi520 - 敞开胸怀  迎接未来     

        湖州刺史李彦徽欲以州附于杨行密,〔去年杨行密表彦徽知湖州,故欲附之。〕其众不从;彦徽奔广陵,都指指挥使沈攸以州归钱镠。〔钱镠自此遂有湖州。

     以彰义节度使张琏为凤翔西北行营招讨使,以讨李茂贞。

     复以王建为西川节度使、同平章事。加义武节度使王郜同平章事。削夺新西川节度使李茂贞官爵,复姓名宋文通。〔始以李茂贞之请而讨王建,既而又以茂贞拒命,赦王建而讨茂贞。朝廷号令,朝出而暮改,诸侯其孰尊而信之!皇威不振,自取之也。

     朱全忠既得兖、郓,甲兵益盛,乃大举击杨行密,遣庞师古以徐、宿、宋、滑之兵七万壁清口,〔清口,即今之清河口。〕将趋扬州,葛从周以兖、郓、曹、濮之兵壁安丰,将趋寿州,〔安丰,汉六县,故城在县南;后汉置安丰县;至唐属寿州。九域志曰:安丰县,在州东南六十余里。盖唐之寿州,治寿春县,即六朝寿阳之地。五代之末,周世宗克寿州,徙治下蔡,故宋朝安丰在寿州东南。〕全忠自将屯宿州;淮南震恐。

     匡国节度使李继瑭闻朝廷讨李茂贞而惧,韩建复从而摇之,继瑭奔凤翔。冬十月,以建为镇国、匡国两军节度使。〔韩建始兼有同、华。

     壬子,知遂州侯绍帅众二万,乙卯,知合州王仁威帅众千人,戊午,凤翔李继溥以援兵二千,皆降于王建。建攻梓州益急。庚申,顾彦晖聚其宗族及假子共饮,遣王宗弼自归于建;〔王宗弼为东川兵所擒事见上卷二年。〕酒酣,命其假子瑶杀己及同饮者,然后自杀。〔僖宗光启三年,顾彦朗得东川,传至弟彦晕,至是而灭。〕建入梓州,〔干宁二年,王建始攻东川,盖三年而后克之。〕城中兵尚七万人,建命王宗绾分兵徇昌、普等州,以王宗涤为东川留后。

     刘仁恭奏称:「李克用无故称兵见讨,本道大破其党于木瓜涧,请自为统帅以讨克用。」诏不许。又遗朱全忠书。全忠奏加仁恭同平章事,朝廷从之。仁恭又遣使谢克用,陈去就不自安之意。克用复书略曰:「今公仗钺控兵,理民立法,擢士则欲其报德,选将则望彼酬思;己尚不然,人何足信!〔克用言仁恭背己,人亦将背之也。〕仆料猜防出于骨肉,嫌忌生于屏帷,持千将而不敢授人,捧盟盘([méng pán]亦作“ 盟槃 ”。古代行盟礼时盛牲血的器皿。汉 王充 《论衡·验符》:“金玉神寳,故出诡异。金物色先为酒罇,后为盟盘,动行入渊,岂不怪哉!” 金 元好问 《蛟龙引》:“尚方未入 朱云 请,盟槃合与 毛生 俱。”)而何词着誓!」

     甲子,立皇子秘为景王,祚为辉王,祺为祁王。

     加彰义节度使张琏同平章事。

     杨行密与朱瑾将兵三万拒汴军于楚州,别将张训自涟水引兵会之,〔干宁二年,杨行密取涟水,令张训守之。〕行密以为前锋。庞师古营于清口,或曰:「营志污下,不可久处。」不听。师古恃众轻敌,居常弈镧。朱瑾壅淮上流,欲灌之;或以告师古,师古以为惑众,斩之。十一月,癸酉,瑾与淮南将侯瓒将五千骑潜渡淮,用汴人旗帜,自北来趣其中军,张训踰栅而入;士卒苍黄拒战,淮水大至,汴军骇乱。行密引大军济淮,与瑾等夹攻之,汴军大败,斩师古及将士首万余级,余众皆溃。(庞师古(?-897年),唐朝末年朱温手下将领。初名庞从,曹州南华(今山东菏泽)人。事朱温甚谨,未曾离左右。后为将军,屡从征战,攻滁州,破天长,下高邮,累有战功。复代朱友裕领军,攻下徐州,斩杀时溥,破朱瑾于清河。乾宁四年正月,擒朱瑄于郓州,积功至天平军节度留后、徐州节度使、检校司徒。八月,与葛从周分统大军,渡淮以伐杨行密。十一月,师古寨于清口,卒于阵中。)葛从周营于寿州西北,寿州团练使朱延寿击破之,退屯濠州,闻师古败,奔还。行密、瑾、延寿乘胜追之,及于粋cui水。〔水经注:粋水出庐江潜县西南,霍山东北,又东北过六县东,又西北过安丰县故城西,北入于淮。类篇:粋,水名,在弋阳。按今粋河在来远镇西十里,来远镇即东正阳也,东至寿州二百里。〕从周半济,淮南兵击之,杀溺殆尽,从周走免。遏后都指挥使牛存节弃马步鬬,诸军稍得济淮,凡四日不食,会大雪,汴卒缘道冻馁死,还者不满千人;全忠闻败,亦奔还。行密遗全忠书曰:「庞师古、葛从周,非敌也,公宜自来淮上决战。」〔死伤两员大将,牛。

     行密大会诸将,谓行军副使李承嗣曰:「始吾欲先趣寿州。副使云不如先向清口,师古败,从周自走,今果如所料。」赏之钱万缗,〔赏其胜算先定。〕表承嗣领镇海节度使。行密待承嗣及史俨(史俨,生年不详,卒于后梁贞明二年(916年),五代代州(今山西代县)人。先后事晋王李克用、吴王杨行密两主。俨本为李克用爱将,后转事割据江淮之地的吴王杨行密。杨行密对史俨倍加优待,视为上宾,为他选美妻,建华宅。史俨本为落难将军,有路难归,既受杨行密如此厚爱,自然愿意竭死以报。杨行密能够于清口大挫梁军(唐乾宁四年,897年),攻陷鄂州(今湖北武汉),擒节度使杜洪,并吞江西钟传(唐光化二年,899年),削弱与之抗争的吴越钱镠,最后成吴霸业,都有史俨的一份功劳。)甚厚,第舍、姬妾,咸选其尤者赐之,故二人为行密尽力,屡立功,竟卒于淮南。(李承嗣,生于唐懿宗咸通七年(866年),卒于后梁末帝贞明六年(920年),代州雁门(今山西代县)人,唐末五代时河东镇的著名骁将。清口大捷后.杨行密置酒高会,赏赐李承嗣钱万缗,因嘉其雄才,遂违背前诺,对李承嗣留而不遣,保举授检校太尉,领镇海军节度使,并予以种种优厚待遇。天佑九年(912年),淮南人听到后唐庄宗在柏乡大捷的消息,就以李承嗣为楚州节度使,以成犄角之势予以呼应。天佑十七年(920年)七月,李承嗣卒于楚州,时年55岁。)〔史言杨行密能用人。安仁义亦沙陀也,行密待之非不厚,而终于叛行密,狼子野心,固自有难驯养者。〕行密由是遂保据江、淮之间,全忠不能与之争。(灭了朱温的野心

     戊寅,立淑妃何氏为皇后。后,东川人,生德王、辉王。

     威武节度使王潮弟审知,为观察副使,有过,潮犹加捶挞,审知无怨色。潮寝疾,舍其子延兴、延虹、延丰、延休,命审知知军府事。十二月,丁未,潮薨。(王潮(846年--897年),原名王审潮,字信臣,光州固始(今河南固始)人,王潮生于唐武宗会昌六年(846年),是秦名将王翦的后代,琅琊王氏士族。唐末任固始县史。中和五年(885年)随王绪转战福建,因王绪多疑猜忌,遂发动兵变,囚王绪。次年(886年)攻占泉州(今福建泉州),为福建观察使陈岩任命为泉州刺史。陈岩死后,王潮命堂弟王彦复、弟王审知攻福州(今福建福州),唐昭宗景福二年(893年)攻克。其后逐渐占领今福建省全境,先后受封为福建观察使、威武军节度使。)审知以让其兄泉州刺史审邽,审邽以审知有功,辞不受。审佑自称福建留后,表于朝廷。

     壬戌,王建自梓州还;戊辰,至成都。

     是岁,南诏骠信舜化有上皇帝书函及督爽牒中书木夹,年号中兴。朝廷欲以诏书报之。王建上言:「南诏小夷,不足辱诏书。臣在西南,彼必不敢犯塞。」从之。

     黎、雅间有浅蛮曰刘王、郝王、杨王,各有部落,〔黎、雅西南大山长谷,皆蛮居之,所在深远,而三王部落居近汉界,故曰浅蛮。〕西川岁赐缯帛三千匹,使觇南诏,亦受南诏赂高成都虚实。每节度使到官,三王帅酋长诣府,节度使自谓威德所致,表于朝廷;而三王阴与大将相表里,节度使或失大将心,则教诸蛮纷扰。先是节度使多文臣,不欲生事,故大将常藉此以邀姑息,而南诏亦凭之屡为边患。及王建镇西川,绝其旧赐,斩都押牙山行章以惩之。〔山行章,陈、田旧将,王建因其与浅蛮表里而斩之,既以威示诸蛮,亦除旧务尽。〕卬崃之南,不置鄣候,不戍一卒,〔谓卬唻关以南也。〕蛮亦不敢侵盗。其后遣王宗播击南诏,三王漏泄军事,召而斩之。〔史言安边之术,惟洞知近塞蕃落情伪而折其奸,则外夷不敢有所侮而动。

     右拾遗张道古上疏,称:「国家有五危、二乱。昔汉文帝即位未几,明习国家事。〔见十三卷汉文帝元年。〕今陛下登极已十年,帝文德元年践阼,至此十年;若以即位踰年改元数之,则九年。而曾不知为君驭臣之道。太宗内安中原,外开四夷,海表之国,莫不入臣。今先朝封域日蹙几尽。〔臣虽微贱,窃伤陛下朝廷社稷始为奸臣所弄,终为贼臣所有也!」〔汉、唐之亡,诚如张道古之言。〕上怒,贬道古施州司户。〔宋白曰:施州,汉巫县地;吴大帝分巫县立沙渠县;后周建德三年于此置施州;唐因之。旧志:施州,京师南二千七百九里。〕仍下诏罪状道古,宣示谏官。〔昭宗处艰危之中,犹罪言者,其亡宜矣。〕道古,青州人也。〔张道古见于通鉴者惟此事,着其州里,盖伤之。

     光化元年〔(戊午、八九八)是年八月还京,方改元。

     春,正月,两浙、江西、武昌、淄青各遣使诣阙,请以朱全忠为都统,讨杨行密;〔两浙钱镠,江西锺传,武杜洪,淄青王师范,皆惮杨行密之强,而党附朱全忠者也。〕诏不许。

     加平卢节度使王师范同平章事。〔淄清,平卢军。

     以兵部尚书刘崇望同平章事,充东川节度使;以昭信防御使冯行袭为昭信节度使。

     上下诏罪己息兵,复李茂贞姓名官爵,应诸道讨凤翔兵皆罢之。〔韩建之志也。

     壬辰,河中节度使王珂亲迎于晋阳,李克用遣其将李嗣昭守河中。

     李茂贞、韩建皆致书于李克用,言大驾出幸累年,乞修和好,同奖王室,兼乞丁匠助修宫室;克用许之。

     初,王建攻东川,顾彦晖求救于李茂贞,茂贞命将出兵救之,〔事见上。〕不暇东逼乘舆,诈称改过,与韩建共翼戴天子。及闻朱全忠营洛阳宫,累表迎车驾,茂贞、韩建惧,请修复宫阙,奉上归长安。诏以韩建为修宫阙使。诸道皆助钱及工材;建使都将蔡敬思督其役。既成,二月,建自往视之。

     钱镠请徙镇海军于杭州,从之。〔镇海军本治润州,今徙军额于杭州。

     复以李茂贞为凤翔节度使。

     三月,己丑,以王审知充威武留后。

     朱全忠遣副使万年韦震入奏事,求兼镇天平,朝廷未之许,震力争之;〔穆、敬以后,威令已不振,然藩镇所遣奏事官不敢力争于朝也。〕朝廷不得已,以全忠为宣武、天平三镇节度使。全忠以震为天平留后,以前台州刺史李振为天平节度副使。〔按欧史李振传,振为金吾卫将军,拜台州刺史。盗起浙东,不果行,乃西归过汴,以策干朱全忠;全忠留之,遂为全忠用。〕振,抱真之曾孙也。〔代、德之间,李抱真镇昭义,有大功。

     淮南将周本救苏州,两浙将顾全武击破之。淮南将秦裴以兵三千人拔昆山而戍之。〔昆山,汉娄县地;梁分娄县置信义县,又分信义置昆山县,取县界昆山为名;唐属苏州。九域志,在州东七十里。

     以潭州刺史、判湖南军府事马殷知武安留后。时湖南管内七州,贼帅杨师远据衡州,唐世旻据永州,蔡结据道州,陈彦谦据郴州,鲁景仁据连州,〔路振九国志:唐旻、蔡结皆以郡人聚兵据郡。陈彦谦桂阳人,杀刺史黄岳,据郴州。鲁景仁本从黄巢,以病留连州,遂据之。〕殷所得惟潭、邵而已。〔为马殷尽取诸州张本。

     义昌节度使卢彦威,性残虐,又不礼于邻道;与卢龙节度使刘仁恭争盐利,仁恭遣其子守文将兵袭沧州,彦威弃城,挈家奔魏州;罗弘信不纳,乃奔汴州。〔光启元年,卢彦威得沧、景,至是而亡。〕仁恭遂取沧、景、德三州,以守文为义昌留后。仁恭兵势益盛,〔并幽、沧两镇之兵,故劫益盛。〕自谓得天助,有并吞河朔之志,为守文请旌节,朝廷未许。会中使至范阳,仁恭语之曰:「旌节吾自有之,但欲得长安本色耳,何为累章见拒!为吾言之!」其悖慢如此。

     朱全忠与刘仁恭修好,会魏博兵击李克用。夏,四月,丁未,全忠至巨鹿城下,败河东兵万余人,逐北至青山口。〔五代志:邢州龙冈县,隋文帝开皇十六年置青山县,炀帝大业初省入龙冈。

     以护国节度使王珂兼侍中。

     丁卯,朱全忠遣葛从周分兵攻洺州,戊辰,拔之,斩刺史邢善益。

     五月,己巳朔,赦天下。

     葛从周攻邢州,刺史马师素弃城走。辛未,磁州刺史袁奉滔自刭。全忠以从周为昭义留后,守邢、洺、磁三州而还。〔并、汴自此岁争邢、洺、磁三州。

     以武定节度使李继密为山南西道节度使。〔李继密自洋州徙兴元。

     朝廷闻王建已用王宗涤为东川留后,乃召刘崇望还,为兵部尚书,仍以宗涤为留后。

     湖南将姚彦章言于马殷,请取衡、永、道、连、郴五州,仍荐李琼为将。殷以琼及秦彦晖为岭北七州游弈使,张图英、李唐副之,〔五州,并潭、邵为七。〕将兵攻衡州,斩杨师远,引兵趣永州,围之月余,唐世旻走死。殷以李唐为永州刺史。

     六月,以濠州刺史赵珝为忠武节度使。珝xǔ,犨之弟也。

     秋,七月,加武贞节度使雷满同平章事,〔方镇表:光化元年,置武贞节度,领沣州。〕加镇南节度使锺传兼侍中。

     忠义节度使赵匡凝闻朱全忠有清口之败,〔忠义军,山南东道。清口之败见去年十一月。〕阴附于杨行密。全忠遣宿州刺史尉氏叔琮将兵伐之,丙申,拔唐州,擒随州刺史赵匡璘,败襄州兵于邓城。

     八月,庚戌,改华州为兴德府。〔以车驾驻跸故也。

     戊午,汴将康怀贞袭邓州,克之,擒刺史国湘。赵匡凝惧,遣使请服于朱全忠,全忠许之。〔为朱全忠再攻赵匡凝张本。

     上欲藩镇相与辑睦,以太子宾客张有孚为河东、汴州宣使,赐李克用、朱全忠诏,又令宰相与之书,使之和解。克用欲奉诏,而耻于先自屈,乃致书王镕,使通于全忠;全忠不从。〔朱全忠兵力强,故不从。

     己禾,车驾发华州;壬戌,至长安;甲子,赦天子,改元([gǎi yuán]君主改用新年号纪年。年号以一为元,故称“改元”。改元之制始于 战国 秦惠王 ,历代相承,体制各异:有新君即位于次年改用新年号,如 汉武帝 于即位次年改元 建元 ;有一帝在位屡次更换年号,如 汉宣帝 曾改元 本始 、 地节 、 元康 、 神爵 、 五凤 、 甘露 、 黄龙 诸名;有一年之中改元多次,如 汉 中平 六年 献帝 即位改元 光熹 , 张让 段珪 诛后改元 昭宁 , 董卓 又改元 永汉 ;有新君即位后立即改元,如 三国 蜀 后主 继位未逾月即改元 建兴 ,有新君即位后多年才改元;如 五代 后梁 末帝 公元九一三年即位,至九一五年始改元;有实行一帝一元制,中途皆不改元,如 明 清 两代。参阅 汉 班固 《白虎通·爵》、 宋 高承 《事物纪原·朝廷注措·改元》、 清 赵翼 《陔馀丛考·改元》。)。〔改元光化。〕

     九月,乙亥,加韩建守太傅、兴德尹;〔先是,上驻跸华州,因以华州为兴德府。〕加王镕兼中书令,罗弘信守侍中。


     
  评论这张
 
阅读(1)|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