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敞开胸怀 迎接未来

晴的光痕 薪的火花 诗的余韵 竹的烙印

 
 
 

日志

 
 

唐纪七十八(四)---国都六陷,天子九迁  

2016-12-10 22:52:43|  分类: 古文赏析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1、天宝十五年(750年)七月,安禄山攻陷长安,玄宗李隆基自长安逃亡蜀中。  
 
2、广德元年(763年),吐蕃乘大唐平安史之乱无暇西顾之机,攻占河、陇广大地区。程元振隐情不报,至是年十月,吐蕃攻到奉天(今陕西乾县)、武功,京师震骇,代宗以子仪为关内副元帅,出镇咸阳(今咸阳东北)抵御。未及集兵,吐蕃率吐谷浑、党项、氐、羌等20万众渡渭水逼近长安。李光弼兵10万惧而不敌,代宗李豫弃长安出走陕州(今河南省三门峡市),吐蕃立傀儡皇帝李承宏(金城公主之侄),停留15日,引兵西退。  
 
3、建中三年(782年),节度使李希烈叛乱,建中四年(783年)八月发兵三万,围攻襄城(今河南襄城)。德宗从西北抽调泾原(治所在今甘肃泾川县北)的兵马去救援襄城。十月,泾原节度使姚令言带了五千人马途经京城长安。适逢天降大雨,泾原兵士全身都湿透了,冻得发抖。而唐朝廷派京兆尹王翔犒赏军队。王翔带给军队的尽是粗米咸菜。泾原兵士大怒,产生了哗变,鼓噪攻入长安城。姚令言正要入朝辞行,听说部下哗变后,急忙赶来劝解士兵说:“诸君失计!东征立功,何患不富贵,乃为族灭之计乎!”德宗也急忙派宦官带着二十车钱帛去慰劳兵士,想亡羊补牢,稳定局势。然而,激怒的泾原兵士已经完全失去了理智,不但杀死了宦官,还用兵器胁迫姚令言向西进兵。乱军入城后,立即开始冲击皇宫,皇宫的禁卫军无法抵抗,德宗仓皇逃往奉天,叛军迎朱泚为主,这就是历史上著名的“泾师之变”。  
 
4、广明元年十二月(881年),黄巢起义军攻入长安,僖宗南逃成都。  
 
5、光启元年(885年),僖宗宠信的宦官田令孜因企图从河中节度使王重荣手中夺得池盐之利而与之交恶,田便联合邠宁节度使朱玫和凤翔节度使李昌符向王重荣开战。王重宗则求救于太原李克用,二人联手大败朱玫和李昌符,进逼长安。神策军溃散,僖宗于光启元年十二月逃亡到凤翔(今陕西宝鸡),长安城遭受诸道兵马的抢掠剽剥。  
 
6、景福二年(893),昭宗以藩臣跋扈,天子孤弱,同大臣商议,决定改组禁军,由唐朝宗室诸王充当禁军首领,任用覃王李允为京西招讨使,神策都指挥使李副之。当时凤翔节度使李茂贞干预朝政,昭宗任命宰相杜让能与神策中尉西门重遂等商议出兵讨代之。全军五十四都屯守长安以西的兴平抗击叛军。但这支神策新军毫无战斗力,不战而溃,李茂贞乘胜进犯京师。昭宗不得己,处死神策中尉西门重遂,李茂贞才退回凤翔。乾宁元年(894年),凤翔节度使李茂贞勾结邠宁节度使王行瑜、华州节度使韩建共同出兵攻打长安,逼迫昭宗将宰相韦昭度、李磎处死。当时邠州节度使王行瑜党羽想劫唐昭宗到邠州,凤翔节度使李茂贞党羽想劫唐昭宗到凤翔,长安城内一片混乱,唐昭宗出城逃奔终南山石门。太原节度使李克用闻讯发兵南下,杀了邠宁节度使王行瑜。李茂贞知道打不过李克用的沙陀军队,便杀掉养子李继鹏,向昭宗谢罪,以此来息事宁人。李克用领兵回太原时说:“不杀李茂贞,京师一带便无宁日!”  
 
7、乾宁二年(895年),河中节度使王重盈死后,其子王珙与其兄王重荣之子王珂争夺节度使之位。实力强大的河东节度使李克用支持王珂,昭宗便将节度使给了王珂。李茂贞支持王珙,由此大为不满,乾宁三年发兵攻入长安,昭宗仓促离开长安,打算逃去太原投奔李克用,不料途中被华州节度使韩建劫持。韩建恐吓昭宗说:“车驾渡河,无复还期。”之后,昭宗完全失去了人身自由,被强行滞留在华州两年有余。  
 
8、天复元年冬(901年),朝官与宦官的矛盾尖锐化,宰相崔胤召朱温入关,谋诛宦官;这正中朱温下怀,他立即带兵出发,到河东时,先上书请昭宗去东都洛阳。宦官韩全诲等人闻讯后大惊,干脆先下手为强,劫持昭宗及其家属到凤翔投靠李茂贞。朱温率兵入关中后,首先打败华州节度使韩建,取得华州,随后进入长安城。天复二年(902年),朱温带兵围困凤翔,与凤翔李茂贞为争夺昭宗展开了激战。 
  
9、凤翔孤立无援,城中粮食断绝,又遇严寒大雪,城中军民大量冻饿而死。昭宗也不得不在行宫自磨粮食,每天磨豆麦喝粥,以求生存。凤翔百姓更惨,吃人的现象普遍发生。天复三年(903年)正月,李茂贞实在没法再守下去了,将韩全诲等二十多名宦官斩杀,将他们的首级送给城外的朱温,同时将昭宗也交给了朱温。天复四年正月,朱温将昭宗迁到由他控制的重建的东都洛阳。在途中杀害了所有剩下来的皇帝侍从。八月,朱温密令朱友恭、氏叔琮等人弑杀昭宗。
 
唐纪七十八(四)---国都六陷,天子九迁 - zqbxi520 - 敞开胸怀  迎接未来
 
唐纪七十八(四)---国都六陷,天子九迁 - zqbxi520 - 敞开胸怀  迎接未来
 

        癸丑,李茂貞迎車駕於田家磑wéi,wèi,ái,上下馬慰接之。〔史言昭宗屈體以接李茂貞。〕甲寅,車駕至盩厔;乙卯,留一日。

  朱全忠至零口西,〔宋白曰:昭應縣界有零口,天授二年於此置鴻州,於郭下置鴻門縣,蓋古鴻門之地也。昭應,漢新豐縣地,宋又改昭應為臨潼。九域志:臨潼縣有零口鎮。〕聞車駕西幸,與僚佐議,復引兵還赤水。左僕射致仕張濬說全忠曰:〔張濬時居長水。〕「韓建,茂貞之黨,不先取之,必為後患。」全忠聞建有表勸天子幸鳳翔,乃引兵逼其城。建單騎迎謁,全忠責之,對曰:「建目不知書,凡表章書檄,皆李巨川所為。」全忠以巨川常為建畫策,斬之軍門。〔李巨川之誅晚矣。李巨川字下己,陇右人。生年不详,卒于唐昭宗光化初年。乾符中,举进士。乾符中,举进士。河中王重荣辟为书记。重荣讨黄巢,书檄奏请,皆出巨川手。重荣死,复为节度使杨守亮记室。守亮为韩建所擒,巨川械以从,题木叶遗建祈哀。建释缚置幕府。光化初,朱全忠陷河中,将攻潼关,建遣巨川诣军纳款。因言当世利害,为全忠属官敬翔所忌,说全忠杀之。〕謂建曰:「公許人,可即往衣錦。」〔漢人曰:「富貴不歸故鄉,如衣錦夜行。」韓建,許州長社人也。〕丁巳,以建為忠武節度使,理陳州,〔唐置忠武軍於許州。黃巢之自長安東出也,趙犨,陳人也,守陳州有功,朝廷以忠武節授之,奏徙忠武軍治陳州。按是時天子已西幸,韓建自華徙陳,皆朱全忠為之,未經表授,即以為忠武節度使,何所稟命乎!〕以兵援送之。〔慮韓建中路逸而歸岐;又慮其在華久,其將士有劫奪之者。〕以前商州刺史李存權知華州,徙忠武節度使趙珝為匡國節度使。〔趙珝徙節同州,亦非天子出命。〕車駕之在華州也,〔乾寧三年、四年,車駕在華州。〕商賈輻湊,〔賈,音古。天子行在所,從兵及百司供億浩繁,故商賈輻湊以牟利。輻湊者,蓋以車輻皆內湊於轂為諭。夫三十輻共一轂,轂者眾輻聚湊之所;四方之商賈內嚮而聚湊焉,故曰輻湊。〕韓建重征之,二年,得錢九百萬緡。至是,全忠盡取之。〔史言自古聚財者,率為他人積。

  是時京師無天子,行在無宰相,崔胤使太子太師盧渥等二百餘人列狀請朱全忠西迎車駕,又使王溥至赤水見全忠計事。全忠復書曰:「進則懼脅君之謗,退則懷負國之慚;然不敢不勉。」戊午,全忠發赤水。

  31辛酉,以兵部侍郎盧光啟權句當中書事。〔時無宰相,權使之句當。〕車駕留岐山三日,壬戌,至鳳翔。

  32朱全忠至長安,宰相百官班迎於長樂坡;明日行,復班辭於臨皋驛。〔班迎、班辭,非藩臣所得當。崔胤之奉朱全忠至此,為一身脫死計,非為唐社稷計也。宦官既誅,胤亦死於全忠之手,宜矣。〕全忠賞李繼昭之功,〔以其能保衛崔胤及百官也。〕初令權知匡國留後,復留為兩街制置使,賜與甚厚;繼昭盡獻其兵八千人。〔孫德昭畏朱溫之雄猜也。〕

  全忠使判官李擇、裴鑄入奏事,稱:「奉密詔及得崔胤書,令臣將兵入朝。」韓全誨等矯詔答以:「朕避災至此,非宦官所劫,密詔皆崔胤詐為之,卿宜斂兵歸保土宇。」茂貞遣其將符道昭屯武功以拒全忠,〔九域志:武功縣,在長安西北一百五十里。〕癸亥,全忠將康懷貞擊破之。

  33丁卯,以盧光啟為右諫議大夫,參知機務。〔參知機務,唐久不除授,盧啟自權句當中書為之。

  34戊辰,朱全忠至鳳翔,軍於城東。李茂貞登城謂曰:「天子避災,非臣下無禮;讒人誤公至此。」全忠報 曰:「韓全誨劫遷天子,今來問罪,迎扈還宮。岐王苟不預謀,何煩陳諭!」上屢詔全忠還鎮,全忠乃拜表奉辭。〔屢詔全忠歸鎮,韓全誨、李茂貞挾天子以令之也。全忠拜表奉辭,若不敢逆詔指者,然其意則有在矣。〕辛未,移兵北趣邠州。〔全忠之意在此。茂貞養子繼徽鎮邠;邠、岐,輔車之援 也,若先得邠則岐孤。九域志:鳳翔東北至邠州二百二十二里。)

  甲戌,制:守司空兼門下侍郎、同平章事崔胤責授工部尚書,戶部侍郎、同平章事裴樞罷守本官。〔皆宦官之意也;時宰相皆不扈從。

  乙亥,朱全忠攻邠州,丁丑,靜難節度使李繼徽請降,復姓名楊崇本。全忠質其妻於河中,令崇本仍鎮邠州。〔為朱全忠漁色,邠、岐復連兵張本。〕

  全忠之西入關也,韓全誨、李茂貞以詔命徵兵河東,茂貞仍以書求援於李克用。克用遺李嗣昭將五千騎自沁州趣晉州,與汴兵戰于平陽北,破之。〔漢平陽縣,隋改為臨汾,晉州治焉。唐府兵未廢時有平陽府。

  乙亥,全忠發邠州;戊寅,次三原。〔自邠州東南至三原,一百五十餘里。〕十二月,癸未,崔胤至三原見全忠,趣之迎駕。己丑,全忠遣朱友寧攻盩厔,不下。戊戌,全忠自往督戰,盩厔降,屠之。〔九域志:盩厔縣在鳳翔府東南二百里。〕全忠令崔胤帥百官及京城居民悉遷于華州。

  35清海節度使徐彥若薨,(徐彦若(?-901年),祖籍偃师(今河南偃师) ,唐朝宰相,刑部侍郎徐有功六世孙,吏部尚书徐商之子。徐彦若出身于东海徐氏,进士及第,历任尚书郎、中书舍人、御史中丞、吏部侍郎。后以户部侍郎之职拜相,又任中书侍郎。景福二年(893年),徐彦若出镇凤翔,但因李茂贞兵犯京师,又被召回朝中。乾宁元年(894年),徐彦若再次被拜为宰相。后累进司空、太保,兼任门下侍郎,封齐国公。光化三年(900年),徐彦若以使相出镇广州,担任清海节度使、同平章事,次年病逝于广州。)遺表薦行軍司馬劉隱權留後。〔劉隱始得廣州。

  36李神福知錢鏐定不死,〔或言錢鏐為盜所殺,見上文八月。〕而臨安城堅,久攻不拔,欲歸,恐為鏐所邀,〔自臨安退還宣州,有千秋嶺之險。〕乃遣人守衛鏐祖考丘壟,禁樵采,〔錢鏐,臨安人,其祖父丘壟在焉。〕又使顧全武通家信;鏐遣使謝之。神福於要路多張旗幟為虛寨,鏐以為淮南兵大至,遂請和;神福受其犒賂而還。

  37朱全忠之入關也,〔是年十一月,朱全忠入關。〕戎昭節度使馮行襲遣副使魯崇矩聽命於全忠。〔按光化元年,以馮行襲為昭信軍節度使,天祐二年,始改昭信軍為戎昭軍。〕韓全誨遣中使二十餘人分道徵江、淮兵屯金州,以脅全忠,行襲盡殺中使,收其詔敕送全忠。〔馮行襲以昭信節度使治金州,故得盡殺中使。〕又遣使徵兵於王建,朱全忠亦遣使乞師于建。建外脩好於全忠,罪狀李茂貞,而陰勸茂貞堅守,許之救援;以武信節度使王宗佶、前東川節度使王宗滌等為扈駕指揮使,將兵五萬,聲言迎車駕,其實襲茂貞山南諸州。〔為王建取山南西道張本。

  38江西節度使鍾傳將兵圍撫州刺史危全諷,天火燒其城,士民讙驚。諸將請急攻之,傳曰:「乘人之危,非仁也。」乃祝曰:「全諷之罪,無為害民。」火尋止。全諷聞之,謝罪聽命,以女妻傳子匡時。

  傳少時嘗獵,醉遇虎,與鬬,虎搏其肩,而傳亦持虎腰不置,旁人共殺虎,乃得免。既貴,悔之,常戒諸子曰:「士處世貴智謀,勿效吾暴虎也。」〔詩曰:袒裼暴虎。註云:暴虎,空手以搏之也。虎,昌呂翻。〕(北魏故事

  39武貞節度使雷滿薨,(雷满(?-901年),字秉仁,朗州武陵(今湖南常德市)洞蛮,唐末时期割据军阀。为人凶悍骁勇,文身断发。高骈节镇荆南,隶于麾下。高骈移镇淮南,雷满袭杀广陵刺史崔翥,占据朗州。唐昭宗以澧、朗二州为武贞军,授节度使。光化元年,授同中书门下平章事。光化四年(901年),卒,其子雷彦恭自为留后。)子彥威自稱留後。
  评论这张
 
阅读(44)|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