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敞开胸怀 迎接未来

晴的光痕 薪的火花 诗的余韵 竹的烙印

 
 
 

日志

 
 

汉纪五十(1)--黄巾起义  

2016-02-21 22:41:11|  分类: 古文赏析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爆发时间:184年-192年,爆发地点:中国全境。张角得仙人所赠《太平要术》,学会道法后率众起义,为汉末各诸侯所镇压。

        中国东汉末年,张角领导的一次有组织、有准备的全国性农民起义。因起义军头戴黄巾为标帜,史称黄巾起义。东汉末年,社会危机日益深重,广大农民与豪强地主及封建国家的矛盾激化。黄巾起义正是在农民斗争蓬勃开展的基础上爆发的。   黄巾起义的领袖张角,冀州巨鹿(今河北平乡西南)人,太平道的首领,自称“大贤良师”,以传道和治病为名,在农民中宣扬教义,进行秘密活动。10余年间,徒众达10万 ,遍布青、徐、幽、冀、荆、扬、兖、豫八州,分为36方,大方万余人,小方六七千人,每方设一渠帅,由他统一指挥 。张角广泛传播“苍天已死,黄天当立,岁在甲子,天下大吉”的谶语。又在各处府署门上用白土涂写“甲子”字样,作为发动起义的信号 。中平元年(184,甲子年)初 ,张角命于三月五日同时起义。但预定起事前一月,因叛徒告密,张角派人飞告各方提前起义。于是36方“一时俱起”,众达数十万人。张角自称“天公将军”,弟张宝称“地公将军”,张梁称“人公将军”。旬日之间,天下响应,京师震动。灵帝慌忙调集各地精兵,进剿黄巾军。各地豪强地主也纷纷起兵,配合官军镇压起义,其中著名的有袁绍、袁术、公孙瓒、曹操、孙坚、刘备等。

    起义初期,黄巾军的主力分散在巨鹿、颍川、南阳等地,他们各自为战,攻城夺邑,焚烧官府,取得了很大胜利。与此同时,各地还出现了许多独立的农民武装。但黄巾军各自为战,缺乏战斗经验,以致东汉王朝能集中兵力各个击破 。颍川、陈国、汝南、东郡和南阳的黄巾军相继失败。冀州黄巾军在张角病死后,由张梁统率固守广宗。当年十月,皇甫嵩率官军偷袭黄巾军营 ,张梁阵亡 。3万多黄巾军惨遭杀害,5万多人投河而死 ,张角被剖棺戮尸 。张宝也随即于下曲阳兵败阵亡,10余万黄巾军被杀害。之后,黄巾余部和各地的农民武装,仍然坚持斗争。青州黄巾一度发展到拥众百万 。后来因作战失利,被迫接受曹操的收编。曹操平定冀州时 ,张燕领导的黑山军也投降。

   黄巾起义和在它影响下的各族人民起义,持续了二十多年。由于起义农民本身的弱点,起义被残酷镇压,但在农民起义的打击下,腐朽的东汉王朝已名存实亡。

        重要参战人物:太平道方---张角(病死)  张梁(被杀)  张宝(被杀)  张曼成(被杀)  波才(被杀)  彭脱(被杀)  马元义(被杀)  赵弘(被杀)  韩忠(被杀)  孙夏(被杀)  卜己(被擒)。东汉方:皇甫嵩(左中郎将) 徐璆(荆州刺史) 陶谦(徐州刺史) 郭典(钜鹿太守) 何进(大将军、京师守将) 朱儁(镇贼中郎将) 秦颉(南阳郡长) 孙坚(佐军司马) 郭勋(幽州刺史(被杀) 王允(汝南太守) 曹操(骑都尉) 卢植(被朝廷撤换) 董卓(被朝廷撤换後代替卢植) 邹靖 刘备 关羽 张飞  五斗米道 张修 张鲁等。

 

汉纪五十(1) - zqbxi520 - 敞开胸怀  迎接未来

 

汉纪五十(1) - zqbxi520 - 敞开胸怀  迎接未来

 

汉纪五十(1) - zqbxi520 - 敞开胸怀  迎接未来 

 

         光和四年(辛酉,公元181年)[1]春正月,初置骥厩丞,领受郡国调马。豪右辜榷(各地豪强垄断马匹交易),马一匹至二百万。
 
  [2]夏,四月,庚子,赦天下。
 

  [3]交趾乌浒蛮久为乱,牧守不能禁。交趾人梁龙等复反,攻破郡县,诏拜兰陵令会稽朱俊为交趾刺史,击斩梁龙,降者数万人,旬月尽定;以功封都亭侯,征为谏议大夫。
 

  [4]六月,庚辰,雨雹如鸡子。
 

  [5]秋,九月,庚寅朔,日有食之。
  
  [6]太尉刘宽免;卫尉许为太尉。
 

  [7]闰月,辛酉,北宫东掖庭永巷署灾。
 

  [8]司徒杨赐罢;冬,十月,太常陈耽为司徒。
 

  [9]鲜卑寇幽、并二州。檀石槐死,子和连代立。和连才力不及父而贪婬,后出攻北地,北地人射杀之。其子骞曼尚幼,兄子魁头立。后骞曼长大,与魁头争国,众遂离散。魁头死,弟步度根立。
 

  [10]是岁,帝作列肆于后宫,使诸采女贩卖,更相盗窃争斗;帝著商贾服,从之饮宴为乐。又于西园弄狗,著进贤冠,带绶。又驾四驴,帝躬自操辔,驱驰周旋;京师转相仿效,驴价遂与马齐。
  

  帝好为私蓄,收天下之珍货,每郡国贡献,先输中署,名为“导行费”。中常侍吕强上疏谏曰:“天下之财,莫不生之陰陽,归之陛下,岂有公私!而今中尚方敛诸郡之宝,中御府积天下之缯,西园引司农之藏,中厩聚太仆之马,而所输之府,辄有导行之财,调广民困,费多献少,奸吏因其利,百姓受其敝。又,阿媚之臣,好献其私,容谄姑息,自此而进。旧典:选举委任三府,尚书受奏御而已;受试任用,责以成功,功无可察,然后付之尚书举劾,请下廷尉覆按虚实,行其罪罚;于是三公每有所选,参议掾属,咨其行状,度其器能;然犹有旷职废宫,荒秽不治。今担任尚书,或有诏用,如是,三公得免选举之负,尚书亦复不坐,责赏无归,岂肯空自劳苦乎!”书奏,不省。(一面建立纷繁的制度,一面有破坏行之有效的制度。
  

  [11]何皇后性强忌,后宫王美人生皇子协,后鸩杀美人。帝大怒,欲废后;诸中官固请,得止。
 

  [12]大长秋华容侯曹节卒;(?―181年),字汉丰,南阳新野(今河南新野)人,东汉宦官。本籍魏郡,家族世代担任俸禄二千石的官职。汉顺帝初年,曹节以西园骑之职,升任小黄门汉桓帝时,升任中常侍奉车都尉。建宁元年(168年),因迎奉汉灵帝之功,封为长安乡侯。同年与长乐五官史朱瑀等诛杀窦武、陈蕃等人,升任长乐卫尉,改封育阳侯。建宁二年(169年),曹节病重,汉灵帝任他为车骑将军。不久病愈,免去车骑将军之职,仍任中常侍,官位特进,不久调任大长秋光和二年(179年),担任尚书令。光和四年(181年),曹节去世,追赠车骑将军可恨乱臣贼子,寿终正寝。)中常侍赵忠代领大长秋。

  五年(壬戌、182)[1]春,正月,辛未,赦天下。
 

  [2]诏公卿以谣言举刺史、二千石为民蠹害者。太尉许、司空张济承望内官,受取货赂,其宦者子弟、宾客,虽贪污秽浊,皆不敢问,而虚纠边远小郡清修有惠化者二十六人,吏民诣阙陈诉。司徒陈耽上言:“公卿所举,率党其私,所谓放鸱枭而囚鸾凤。”帝以让、济,由是诸坐谣言徵者,悉拜议郎。
 

  [3]二月,大疫。
 

  [4]三月,司徒陈耽免。
 

  [5]夏,四月,旱。
 

  [6]以太常袁隗为司徒。
 

  [7]五月,庚申,永乐宫署灾。

  [8]秋,七月,有星孛于太微。
 

  [9]板蛮(板楯蛮是古代分布于川东,在四川阆中一带。主要有罗、朴、督、鄂、度、夕、龚七姓。善弩射,长于狩猎。沿今嘉陵江居住。因使用木板为楯,冲锋陷阵,被称为"板楯蛮"。相传秦昭襄王时,族人曾为秦除虎患有功,昭襄王赐以土地,免征赋税。汉初曾助刘邦定关中。其俗喜歌舞,创《巴渝舞》,得刘邦赞赏,并被收为庙堂舞的一部分。最终被曹操所灭。)寇乱巴郡,连年讨之,不能克。帝欲大发兵,以问益州计吏汉中程包,对曰:“板七姓,自秦世立功,复其租赋。其人勇猛善战。昔永初中,羌入汉川,郡县破坏,得板救之,羌死败殆尽,羌人号为神兵,传语种辈,勿复南行。至建和二年,羌复大入,实赖板连摧破之。前车骑将军冯绲南征武陵,亦倚板以成其功。近益州郡乱,太守李亦以板讨而平之。忠功如此,本无恶心。长吏乡亭更赋至重,仆役棰楚,过于奴虏,亦有嫁妻卖子,或乃至自刭割,虽陈冤州郡,而牧守不为通理,阙庭悠远,不能自闻,含怨呼天,天所叩诉,故邑落相聚以叛戾,非有谋主偕号以图不轨。今但选明能牧守,自然安集,不烦征伐也!”帝从其言,选用太守曹谦,宣诏赦之,即时皆降。(可怜民族歧视和压迫。)
 

  [10]八月,起四百尺观于阿亭道。
 

  [11]冬,十月,太尉许罢;以太常杨赐为太尉。

  [12]帝校猎上林苑,历函谷关,遂狩于广成苑。十二月,还,幸太学。
 

  [13]桓典为侍马御史,宦官畏之。典常乘骢cōng马(青白杂色的马),京师为之语曰:“行行且止,避骢御史!”典,焉之孙也。
 

  六年(癸亥、183)[1]春,三月,辛未,赦天下。
 

  [2]夏,大旱。
 

  [3]爵号皇后母为舞陽君。

  [4]秋,金城河水溢出二十余里。
 

  [5]五原山岸崩。
 

  [6]初,钜鹿(古湖泽名。在今河北省巨鹿县北。又称广阿泽。)张角奉事黄、老,以妖术教授,号“太平道”。咒府水以疗病,令病者跪拜首过,或时病愈,众共神而信之。角分遣弟子周行四方,转相诳诱,十余年间,徒众数十万,自青、徐、幽、冀、荆、扬、兖、豫八州之人,莫不毕应。或弃卖财产,流移奔赴,填塞道路,未至病死者亦以万数。郡县不解其意,反言角以善道教化,为民所归。
 

  太尉杨赐时为司徒,上书言:“角诳曜百姓,遭赦不悔,稍益滋蔓。今若下州郡捕讨,恐更騷拢,速成其患。宜切敕剌史、二千石,简别流民,各护归本郡,以孤弱其党,然后诛其渠帅,可不劳而定。”会赐去位,事遂留中。司徒掾刘陶复上疏申赐前议,言:“角等陰谋益甚,四方私言,云角等窃入京师,觇chān视朝政。鸟声兽心,私共鸣呼;州郡忌讳,不欲闻之,但更相告语(私下相互间通知),莫肯公文。宜下明诏,重募角等(悬重赏捉拿张角等人),赏以国土,有敢回避,与之同罪。”帝殊不为意,方诏陶次第(整理)《春秋条例》。
  

  角遂置三十六方;方,犹将军也,大方万余人,小方六七千,各立渠帅;讹言“苍天已死,黄天当立,岁在甲子,天下大吉。”以白土书京城寺门及州郡官府,皆作“甲子”字。大方马元义等先收荆、扬数万人,期会发于邺(位于河北省邯郸市临漳县境内的漳河岸畔)。元义数往来京师,以中常侍封、徐奉等为内应,约以三月五日内外俱起。
 

  中平元年(甲子、184)[1]春,角弟子济南唐周上书告之。于是收马元义,车裂于雒陽。诏三公、司隶按验宫省直卫及百姓有事角道者,诛杀千余人;下冀州逐捕角等。角等知事已露,晨夜驰敕诸方,一时俱起,皆著黄巾以为标帜,故时人谓之“黄巾贼”。二月,角自称天公将军,角弟宝称地公将军,宝弟梁称人公将军,所在燔烧官府,劫略聚邑,州郡失据,长吏多逃亡;旬月之间,天下响应,京师震动。安平、甘陵人各执其王应贼。(黄巾起义。)
 

  三月,戊申,以河南尹何进为大将军,封慎侯,率左右羽林、五营营士屯都亭,修理器械,以镇京师;置函谷、太谷、广成、伊阙、辕、旋门、孟津、小平津八关都尉。
  

  帝召群臣会议。北地太守皇甫嵩以为宜解党禁,益出中藏钱、西园厩马以班军士。嵩,规之兄子也。上问计于中常侍吕强,对曰:“党锢久积,人情怨愤,若不赦宥,轻与张角合谋,为变滋大,悔之无救。今请先诛左右贪浊者,大赦党人,料简刺史、二千石能否,则盗无不平矣。”帝惧而从之。壬子,赦天下党人,还诸徙者;唯张角不赦。发天下精兵,遣北中郎将卢植讨张角,左中郎将皇甫嵩、右中郎将朱俊讨颍川黄巾。
  

  是时中常侍赵忠、张让、夏恽、郭胜、段、宋典等皆封侯贵宠,上常言:“张常侍是我公,赵常侍是我母。”由是宦官无所惮畏,并起第宅,拟则宫室。上尝欲登永安候台,宦官恐望见其居处,乃使中大人尚但谏曰:“天子不当登高,登高则百姓虚散。”上自是不敢复升台榭。及封、徐奉事发,上诘责诸常侍曰:“汝曹常言党人欲为不轨,皆令禁锢,或有伏诛者。今党人更为国用,汝曹反与张角通,为可斩未?”皆叩头曰:“此王甫、侯览所为也!”于是诸常侍人人求退,各自征还宗亲、子弟在州郡者。
  
  赵忠、夏恽等遂共谮吕强,云与党人共议朝廷,数读《霍光传》。强兄弟所在并皆贪秽。帝使中黄门持兵召强。强闻帝召,怒曰:“吾死,乱起矣!丈夫欲尽忠国家,岂能对狱吏乎!”遂自杀。(东汉宦官。字汉盛,成皋(今荥阳)人。少为小黄门,迁中常侍,灵帝时封为都乡侯,辞不就。上书请求斥奸佞,任忠良,薄赋敛,厚农桑,开言路,灵帝知其忠而不能用。黄巾起义爆发,建言应赦党人,诛杀贪官,考核地方官吏是否称职。宦官大惧,纷纷征还子弟在州郡为官者。中常侍赵忠等诬奏强兄弟为官贪浊,灵帝派人拘捕,忿而自杀。)忠、恽复谮曰:“强见召,未知所问而就外自屏,有奸明审。”遂收捕其宗亲,没入财产。
    
  侍中河内向栩上便宜,讥刺左右。张让诬栩与张角同心,欲为内应,收送黄门北寺狱,杀之。郎中中山张钧上书曰:“窃惟张角所以能兴兵作乱,万民所以乐附之者,其源皆由十常侍(张让、赵忠、夏恽、郭胜、孙璋、毕岚、栗嵩、段珪、高望、张恭、韩悝、宋典等十二个宦官。他们都任职中常侍。)多放父兄、子弟、婚亲、宾客典据州郡,辜榷财利,侵掠百姓,百姓之冤,无所告诉,故谋议不轨,聚为盗贼。宜斩十常侍,县头南郊,以谢百姓,遣使者布告天下,可不须师旅而大寇自消。”帝以钧章示诸常侍,皆免冠徒跣顿首,乞自致雒陽诏狱,并出家财以助军费。有诏,皆冠履视事如故。帝怒钧曰:“此真狂子也!十常侍固当有一人善者不!”御史承旨,遂诬奏钧学黄巾道,收掠,死狱中。
 

 

  评论这张
 
阅读(11)| 评论(2)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