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敞开胸怀 迎接未来

晴的光痕 薪的火花 诗的余韵 竹的烙印

 
 
 

日志

 
 

汉纪五十三(4)---公孙瓒厌战  

2016-02-28 00:01:46|  分类: 一纸辛酸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公元195年,天下大乱。此时,征战多年的公孙瓒似乎有点厌战了,就把大本营迁到易县,环城挖掘十道壕沟,兴筑高大土丘,每个土丘都高达五六丈(约合20米),然后再在土丘上建造高楼。这座新的城池就坐落在易县县城西,称易京。
          位于中央的土丘最高,足有十丈(约合30多米),作为公孙瓒的居处。用铁做门,左右侍从警卫全被隔在门外,七岁以上的男子不准入内。公孙瓒在里面跟妻妾们终日厮混,公文或其它文件都用绳子吊上城楼。训练妇女们放大嗓门,使数百步外都可以听到,就用她们传达公孙瓒的命令。从此,公孙瓒跟部下完全隔绝,智囊和猛将渐渐背叛离散,而公孙瓒更很少再出战。
        有人问公孙瓒缘故,为什么要这样做?公孙瓒答道:“想当年,我在塞外驱除叛变的胡人部落,在孟津扫荡黄巾变民,自以为天下战乱,可以霎时平定。但是到了今天,战乱才不过刚刚开始,看起来我已经无能为力了,不如使官兵休息,努力耕田,拯救灾荒凶年。兵法云:百尺高楼,不可进攻。我的军营分别驻屯各楼,外有数十重墙堑,粮食充足,等到把它吃完,大概天下就已经太平了。”
        公孙瓒和董卓,都是从一个破窑里烧出来的货色。用暴力手段把大海搅的波浪涛天之后,却认为仍可躲在一片树叶上,照样保持他的荣华富贵。覆巢之下,安有完卵?更何况你就是覆巢的主角,怎么可能独善其身呢?本来一所好房子,你放了一把火,然后就躲在一旁看别人抢火,自己偷着乐,幻想着别人把火扑灭,然后再出来享太平日子。
         公孙瓒的天真,虽然有些正面的影子,但在整个大乱的背景之下,已完全没有了那种可能。别人都打的火热,你挖几道沟、筑几个高楼就想过太平日子,未免有些头脑发昏。但天下竟有这么多头脑简单的恶棍之徒,而这种头脑简单的恶棍,竟也能平地崛起,原因何在?
汉纪五十三(4)---公孙瓒厌战 - zqbxi520 - 敞开胸怀  迎接未来
 
        [13]初,陶谦以笮融为下邳相,使督广陵、下邳、彭城粮运。融遂断三郡委输以自入,大起浮屠祠,课人诵读佛经,招致旁郡好佛者至五千余户。每浴佛,辄多设饮食,布度于路,经数十里,费以钜亿计。及曹操击破陶谦,徐土不安,融乃将男女万口走广陵,广陵太守赵昱待以宾礼。先是彭城相薛礼为陶谦所逼,屯秣陵,融利广陵资货,遂乘酒酣杀昱,(字元达,东汉末期人物,琅琊人,名士。与王朗、张昭为友。地方官员常常邀请出仕,都以病为由拒绝。陶谦任为别驾从事,初时拒绝,但陶谦以刑罚威吓逼其屈服。好友张昭拒绝陶谦邀请出仕时被陶谦拘押,赵昱拼命营救其出狱。与王朗提议陶谦出使长安奉承天子,天子封其为广陵太守。适逢曹操东伐徐州,笮融及部曲南逃而顺道掠徐州物资路经广陵此地,赵昱待之以礼,笮融因贪广陵物资杀害赵昱。)放兵大掠,因过江依礼,既而复杀之。

  刘繇使豫章太守朱皓攻袁术所用太守诸葛玄,玄退保西城。及繇溯江西上,驻于彭泽,使融助皓攻玄。许劭谓繇曰:“笮融出军,不顾名义者也。朱文明喜推诚以信人。更使密防之。”融到,果诈杀皓,代领郡事。繇进讨融,融败走,入山,为民所杀。(东汉末豪强。丹阳(治今安徽宣城)人。初聚众数百,往依徐州牧陶谦。谦使督广陵、彭城运漕,并任下邳相。操征陶谦,融将男女万口、马三千匹走广陵,广陵太守赵昱待以宾礼,因酒酣杀昱,过杀彭城相薛福,奔豫章,又杀太守朱皓,为繇所破,败走入山,为民所杀。这种魔王居然信佛。)诏以前太傅掾华歆为豫章太守。

  丹陽都尉朱治逐吴郡太守许贡两据其郡,贡南依山贼严白虎。

  [14]张超在雍丘,曹操围之急,超曰:“惟臧洪当来救吾。”众曰:“袁、曹方睦,洪为袁所表用,必不败好以招祸。”超曰:“子源天下义士,终不背本;但恐见制强力,不相及耳。”洪时为东郡太守,徒跣号泣,从绍请兵,将赴其难,绍不与;请自率所领以行,亦不许。雍丘遂溃,张超自杀,操夷其三族。(?-195,东平寿张(今山东寿张)人,东汉末年的广陵太守,张邈之弟。董卓弑帝,图危社稷,功曹臧洪说超诛除国贼,超然其言,与洪西至陈留,见兄邈计事。超从曹公檄文,起兵讨卓。后超遣洪诣大司马刘虞谋,值公孙瓒之难,至河间,遇幽、冀二州交兵,使命不达。兴平元年,超与太祖将陈宫、从事中郎许汜、王楷共谋叛太祖。二年间,邈从布,留超将家属屯雍丘。太祖攻围数月,屠之,斩超及其家。

  洪由是怨绍,绝不与通。绍兴兵围之,历年不下。绍令洪邑人陈琳以书喻之,洪复书曰:“仆小人也,本乏志用;中因行役,蒙主人倾盖,恩深分厚,遂窃大州,宁乐今日自还接刃乎!当受任之初,自谓究竟大事,共尊王室。岂悟本州被侵,郡将遘厄,请师见拒,辞行被拘,使洪故君遂至沦灭,区区微节,无所获申,岂得复全交友之道、重亏忠孝之名乎!斯所以忍悲挥戈,收泪告绝。行矣孔璋,足下徼利于境外,臧洪投命于君亲;吾子托身于盟主,臧洪策名于长安;子谓余身死而名灭,仆亦笑子生而无闻焉!”(可推断陈琳以朋友劝说,主仆尚且顾不上,朋友何用。)

  绍见洪书,知无降意,增兵急攻。城中粮谷已尽,外无强救,洪自度必不免,呼将吏士民谓曰:“袁氏无道,所图不轨,且不救洪郡将,洪于大义,不得不死;念诸君无事,空与此祸,可先城未败,将妻子出。”皆垂泣曰:“明府与袁氏本无怨隙,今为本朝郡将之故,自致残困;吏民何忍当舍明府去也!”初尚掘鼠煮筋角,后无可复食者。主簿启内厨米三升,请稍以为粥,洪叹曰:“何能独甘此邪!”使作薄糜,遍班士众,又杀其爱妾以食将士。将士咸流涕,无能仰视者。男女七八千人,相枕而死,莫有离叛者。城陷,生执洪。绍大会诸将见洪,谓曰:“臧洪,何相负若此!今日有未?”洪据地嗔目曰:“诸袁事汉,四世五公,可谓受恩。今王室衰弱,无扶翼之意,欲因际会,希冀非望,多杀忠良以立奸威。洪亲见呼张陈留为兄,则洪府君亦宜为弟,同共戮力,为国除害,奈何拥众观人屠灭!洪惜力劣,不能推刃为天下报仇,何谓服乎!”绍本爱洪,意欲令屈服,原之;见洪辞切,知终不为已用,乃杀之。(臧洪(160年―195年),字子源(一作子原),广陵郡射阳县人,汉末群雄之一。为人雄气壮节,曾为关东联军设坛盟誓,共伐董卓。袁绍非常看重臧洪,先后让他治理青州和担任东郡太守,臧洪在这些地方政绩卓越,深得百姓拥护。后臧洪因袁绍不肯出兵救张超,开始与其为敌,袁绍兴兵围之,经过几番恶战,臧洪被袁绍所擒,慷慨赴死。陈普:"帝家安邑棘篱中,贼靡奸渠四面雄。汉士当时惟北海,一朝青史见臧洪。"
  
  洪邑人陈容少亲慕洪,时在绍坐,起谓绍曰:“将军举大事,欲为天下除暴,而先诛忠义,岂合天意!臧洪发举为郡将,标何杀之!”绍惭,使人牵出,谓曰:“汝非臧洪俦,空复尔为!”容顾曰:“仁义岂有常,蹈之则君子,背之则小人。今日宁与臧洪同日而死,不与将军同日而生也!”遂复见杀,在坐无不叹息,窃相谓曰:“如何一日杀二烈士!”

  [15]公孙瓒既杀刘虞,尽有幽州之地,志气益盛,恃其才力,不恤百姓,记过忘善,睚眦必报。衣冠善士,名在其右者,必以法害之,有材秀者,必抑困使在穷苦之地。或问其故,瓒曰:“衣冠皆自以职分当贵,不谢人惠。”故所宠爱,类多商贩、庸儿,与为兄弟,或结婚姻,所在侵暴,百姓怨之。(多数诸侯都心胸狭隘,所以原18路诸侯仅剩2路。)

  刘虞从事渔陽鲜于辅等,合率州兵欲共报仇,以燕国阎柔素有恩信,推为乌桓司马。柔招诱胡、汉数万人,与瓒所置渔陽太守邹丹战于潞北,斩丹等四千余级。乌桓峭王亦率种人及鲜卑七千余骑,随辅南迎虞子和与袁绍将义合兵十万共攻瓒,破瓒于鲍丘,斩首二万余级。于是代郡、广陽、上谷、右北平各杀瓒所置长吏,复与鲜于辅、刘和兵合,瓒军屡败。

  先是有童谣曰:“燕南垂,赵北际,中央不合大如砺,唯有此中可避世。”瓒自谓易(易县)地当之,遂徒镇易,为围堑十重,于堑里筑京(土丘),皆高五六丈,为楼其上;中堑为京,特高十丈,自居焉。以铁为门,斥去左右。男人七岁以上不得入门,专与姬妾居。其文簿、书记皆汲而上之(用绳子吊上城。)。令妇人习为大声,使闻数百步,以传宣教令。疏远宾客,无忆亲信,谋臣猛将,稍稍乘散。自此之后,希复攻战。或问其故。瓒曰:“我昔驱畔胡于塞表,扫黄巾于孟津,当此之时,谓天下指麾可定。至于今日,兵革方始,观此,非我所决,不如休兵力耕,以救凶年。兵法,百楼不攻。今吾诸营楼橹数十重,积谷三百万斛,食尽此谷,足以待天下之事矣。”(类似董卓一般的愚蠢和幼稚。)

  [16]南单于於扶罗死,弟呼厨泉立,居于平陽。

  评论这张
 
阅读(5)|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