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敞开胸怀 迎接未来

晴的光痕 薪的火花 诗的余韵 竹的烙印

 
 
 

日志

 
 

汉纪五十四(1)--五大谋士  

2016-02-28 13:23:01|  分类: 古文赏析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1 郭嘉 

      官渡之战可谓曹操确立霸主地位的决定性一战,它的成败直接影响曹操今后的命运。而在这场决定性的战争中,郭嘉的“十胜十败”论是曹操不再犹豫不决,开始积极进攻袁绍奠定了基础,也为曹操打败袁绍铺平了道路。之后的平定四州的战役中,郭嘉提出了进攻乌桓的建议,这使得曹操彻底的击溃了袁氏一族。荀彧虽然在曹操即将断粮的时候鼓励过曹操,但那终究是“战术”范畴上的。他也曾经评价袁绍的属下“田丰刚而犯上,许攸贪而不治,审配专而无谋,逢纪果而自用。颜良文丑,可一战而禽矣。”但他始终没能亲临官渡,所以在这场决定中国历史进程的超大型战役中,郭嘉起的作用是远胜于荀彧的。虽然郭嘉38岁就英年早逝了,但追其功绩,实应载入史册。甚至于可以说没有郭嘉,就没有曹操的三分天下的基业。

2 荀彧 

        文若的功绩大多是在大的战略方面及举荐人才,治理内政上的。虽然他辅佐曹操屡屡献计,但是在关键的两场决定曹操日后的地位的大规模战役中表现只能算是“尽职尽责”。如赤壁之战关于荀彧对曹操的军事及政治上的建议在《三国志〉一书中就提之甚少。

3 贾诩 

        他加盟曹操是相对比较靠后的。但即便如此,也丝毫没有减弱他的光芒。赤壁之战时,在曹操的几位重要谋士中,唯有贾诩阻止过曹操,且在之后的渭水之战中,对于韩遂和马超,他提出了“离之而已”这一战略方针,从而帮助曹操平定了西凉。还有立嗣这一问题,为曹操下定决心立曹丕做出了不小的贡献。假如让一个从小就多愁善感的人来继承王位,恐怕曹氏的基业会衰落得更快。。 

4 荀攸 

       他真的是一个卓越的谋略家,白马之战只有他明白了曹操的诱敌之计,之后也表现较活跃,或许是史书记载较略,他对曹操似乎没提出过决定性的建议。但从曹操的“荀军师之去恶,不去不止”及“前后所画遗策十二”来看,他一定也魏曹操平天下起过不小的作用。

5 程昱 

         他的闪光之处集中表现在死守东阿,鄄城,范县三城及作为卫尉对曹操的继承者的贡献上。鉴于他被曹操赏识,且力谏曹操“独立自主”。
汉纪五十四(1)--五大谋士 - zqbxi520 - 敞开胸怀  迎接未来
 

         汉献帝建安元年(丙子,公元196年)[1]春,正月,癸酉,大赦,改元。

  [2]董承、张杨欲以天子还雒陽,杨奉、李乐不欲,由是诸将更相贰。二月,韩暹攻董承,承奔野王。韩暹屯闻喜,胡才、杨奉之坞乡。胡才欲攻韩暹,上使人喻止之。

  [3]汝南、颖川黄巾何仪等拥众附袁术,曹操击破之。

  [4]张杨使董承先缮修雒陽宫。太仆赵岐为承说刘表,使遣兵诣雒陽,助修宫室;军资委输,前后不绝。夏,五月,丙寅,帝遣使至杨奉、李乐、韩暹营,求送至雒陽,奉等从诏。六月乙未,车驾幸闻喜(山西省闻喜县)。

  [5]袁术攻刘备以争徐州,备使司马张飞守下邳,自将拒术于盱眙、淮陰,相持经月,更有胜负。下邳相曹豹,陶谦故将也,与张飞相失,飞杀之,城中乖乱。袁术与吕布书,劝令袭下邳,许助以军粮。布大喜,引军水陆东下。备中郎将丹陽许耽开门迎之。张飞败走,布虏备妻子及将吏家口。备闻之,引还,比至下邳,兵溃。备收余兵东取广陵,与袁术战,又败,屯于海西,饥饿困吏士相食,从事东海糜竺以家财助军。备请降于布,布亦忿袁术运粮不继,乃召备,复以为豫州刺史,与并势击术,使屯小沛。布自称徐州牧。

  布将河内郝萌夜攻布,布科头袒衣,走诣都督高顺营。顺即严兵入府讨之,萌败走;比明,萌将曹性击斩萌。

  [6]庚子,杨奉、韩暹奉帝东还,张杨以粮迎道路。秋,七月,甲子,车驾至雒陽,幸故中常侍赵忠宅。丁丑,大赦。八月,辛丑,幸南宫杨安殿。张杨以为己攻,故名其殿曰杨安。杨谓诸将曰:“天子当与天下共之,朝廷自有公卿大臣,杨当出捍外难。”遂还野王,杨奉亦屯梁,韩暹、董承并留宿卫。癸卯,以安国将军张杨为大司马,杨奉为车骑将军,韩暹为大将军、领司隶校尉,皆假节钺。

  是时,宫室烧尽,百官披荆棘,依墙壁间,州郡各拥强兵,委输不至;郡僚饥乏,尚书郎以下自出采稆(野菜。),或饥死墙壁间,或为兵士所杀。(乱世臣子不如狗。)

  [7]袁术以谶言“代汉者当涂高”,自云名字应之。又以袁氏出陈,为舜后,以黄代赤,德运之次,遂有僭逆之谋。闻孙坚得传国玺,拘坚妻而夺之。及闻天子败于曹陽,乃会群下议称尊号;众莫敢对。主簿阎象进曰:“昔周自后稷至于文王,积德累功,参分天下有其二,犹服事殷。明公虽奕世克昌,未若有周之盛;汉室虽微,未若殷纣之暴也!”术默然。

  术聘处士张范;范不往,使其弟承谢之。术谓承曰:“孤以土地之广,士民之众。欲徼福齐桓,拟迹高祖,何如?”承曰:“在德不在强。夫用德以同天下之欲,虽由匹夫之资而兴霸王之功,不足为难。若荀欲僭似,干时而动,众之所弃,谁能兴之!”术不悦。

  孙策闻之,与术书曰:“成汤讨桀称‘有夏多罪’,武王伐纣曰‘殷有重罚’,此二主者,虽有圣德,假使时无失道之过,无由逼而取也。今主上非有恶于天下,徒以幼小,胁于强臣,异于汤、武之时也。且董卓贪婬骄陵,志无纪极,至于废主自兴,亦犹未也,而天下同心疾之,况效尤而甚焉者乎!又闻幼主明智聪敏,有夙成之德,天下虽未被其恩,咸归心焉。使君五世相承,为汉宰辅荣宠之盛,莫与为比,宜效忠守节,以报王室,则旦、之美,率土所望也。时人多惑图纬之言,妄牵非类之文,苟以悦主为美,不顾成败之计,古今所慎,可不孰虑!忠言逆耳,驳议致憎,苟有益于尊明,无所敢辞。”术始自以为有淮南之众,料策必与已合,及得其书,愁沮发疾。既不纳其言,策遂与之绝。

  [8]曹操在许,谋迎天子。众以为“山东未定,韩暹、杨奉,负功恣睢,未可卒制。”荀曰:“昔晋文公纳周襄王而诸侯景从,汉高祖为义帝缟素而天下归心。自天子蒙尘,将军首唱义兵,徒以山东扰乱,未遑远赴。今銮驾旋轸,东京榛芜,义士有存本之思,兆民怀感旧之哀。诚因此时,奉主上以从人望,大顺也;乘至公以服天下,大略也;扶弘义以致英俊,大德也。四方虽有逆节,其何能为?韩暹、杨奉,安足恤哉!若不时定,使豪杰生心,后虽为虑,亦无及矣。”操乃遣扬武中郎将曹洪将兵西迎天子,董承等据险拒,洪不得进。

  议郎董昭,以杨奉兵马最强而少党援,作操书与奉曰:“吾与将军闻名慕义,便推赤心。今将军拔万乘之艰难,反之旧都,翼佐之功,超世无畴,何其休哉!方今群凶猾夏,四海未宁,神器至重,事在维辅;必须众贤,以清王轨,诚非一人所能独建,心腹四支,实相恃赖,一物不备,则有阙焉。将军当为内主,吾为外援,今吾有粮,将军有兵,有无相通,足能相济,死生契阔( 辛苦),相与共之。”奉得书喜悦,语诸将军曰:“兖州诸军近在许耳,有兵有粮,国家所当依仰也。”遂共表操为镇东将军,袭父爵费亭侯。

  韩暹矜功专恣,董承患之,因潜召操;操乃将兵诣雒陽。既至,奏韩暹、张杨之罪。暹惧诛,单骑奔杨奉。帝以暹、杨有翼车驾之功,诏一切勿问。辛亥,以曹操领司隶校尉、隶尚书事。操于是诛尚书冯硕等三人,讨有罪也;封卫将军董承等十三人为列侯,赏有功也;赠射声校尉沮俊为弘农太守,矜死节也。(轻易夺得天子,说明此时看好曹操。)

  操引董昭并坐,问曰:“今孤来此,当施何计?”昭曰:“将军兴义兵以诛暴乱,入朝天子,辅翼王室,此五霸之功也。此下诸将,人殊意异,未必服从。今留匡弼,事势不便,惟有移驾幸许耳。然朝廷播越,新还旧京,远近望,冀一朝获安,今复徒驾,不厌众心。夫行非常之事,乃有非常之功,愿将军算其多者。”操曰:“此孤本志也。杨奉近在梁耳,闻其兵精,得无为孤累乎?”昭曰:“奉少党援,心相凭结,镇东、费亭之事,皆奉所定,宜时遣使厚遗答谢,以安其意。说‘京都无粮,欲车驾暂幸鲁陽,鲁陽近许,转运稍易,可无县乏之忧。’奉为人勇而寡虑,必不见疑,比使往来,足以定计,奉何能为累!”操曰:“善!”即遣使诣奉。庚申,车驾出辕而东,遂迁都许。己巳,幸曹操营,以操为大将军,封武平侯。始立宗庙社稷于许。

  [9]孙策将取会稽。吴人严白虎等众各万余人,处处屯聚,诸将欲先击白虎等。策曰:“白虎等群盗,非有大志,此成禽耳。”遂引兵渡浙江。会稽功曹虞翻说太守王朗曰:“策善用兵,不如避之。”朗不从。发兵拒策于固陵。

  策数渡水战,不能克。策叔父静说策曰:“朗负阻城守,难可卒拔。查渎南去此数十里,宜从彼据其内,所谓攻其无备,出其不意者也。”策从之,夜,多然火为疑兵,分军投查渎(在建康石头山(今南京市清凉山)南)道,袭高迁屯。朗大惊,遣故丹陽太守周昕等帅兵逆战,策破昕等,斩之。(周昕,字泰明。会稽人。袁绍部将、丹杨太守。周昂、周喁之兄。少游京师,师事太傅陈蕃,博览群书,明於风角,善推灾异。辟太尉府,举高第,稍迁丹杨太守。曹公起义兵,昕前后遣兵万馀人助公征伐。袁术之在淮南也,昕恶其淫虐,绝不与通。袁术遣吴景攻昕,未拔,景乃募百姓敢从周昕者死不赦。昕曰:"我则不德,百姓何罪?"遂散兵,还本郡。后孙策攻会稽,太守王朗大惊,遣昕等帅兵前战。策破昕等,斩之,遂定会稽。)朗遁走,虞翻迫随营护朗,浮海至东冶,策追击,大破之,朗乃诣策降。

  策自领会稽太守,复命虞翻为功曹,待以交友之礼。策好游猎,翻谏曰:“明府喜轻出微行,从官不暇严,吏卒常苦之。夫君人者不重则不威,故白龙鱼服,困于豫且;白蛇自放,刘季害之。愿少留意!”策曰:“君言是也。”然不能改。

  孙策自己兼任会稽郡太守,仍委任虞翻为功曹,用朋友的礼节对待他。孙策喜欢外出打猎,虞翻劝阻他说:“您喜欢轻装便服出行,随从官员来不及警戒,兵士们常常感到辛苦,身为长官,如不够稳重,就不容易树立权威。所以传说中的白龙,一旦变为鱼,普通的渔夫豫且(春秋时宋国渔人。汉刘向《说苑.正谏》:"昔白龙下清泠之渊,化为鱼,渔者豫且射中其目。白龙上诉天帝……天帝曰:'鱼固人之所射也,若是,豫且何罪?'")就可射它;而白蛇自己放纵,被汉高祖刘邦杀死。请您稍加留心。”孙策说:“你说得对。”但他仍不能改这个习惯。

  [10]九月,司徒淳于嘉、太尉杨彪、司空张喜皆罢。

  [11]车驾之东迁也,杨奉自梁欲邀之,不及。冬,十月,曹操征奉,奉南奔袁,遂攻其梁屯(山东盖州市境中东部),拔之。

  [12]诏书下袁绍,责以“地广兵多,而专自树党,不闻勤王之师,但擅相讨伐。”绍上书深自陈诉。戊辰,以绍为太尉,封邺侯。绍耻班在曹操下,怒曰:“曹操当死数矣,我辄救存之,今乃挟天子以令我乎!”表辞不受。操惧,请以大将军让绍。丙戌,以操为司空,行车骑将军事。

  操以荀为侍中,守尚书令。操问以策谋之士,荐其从子蜀郡太守攸及颖川郭嘉。操微攸为尚书,与语,大悦,曰:“公达,非常人也。吾得与之计事,天下当何忧哉!”以为军师。

  初,郭嘉往见袁绍,绍甚敬礼之,居数十日,谓绍谋臣辛评、郭图曰:“夫智者审于量主,故百全而功名可立。袁公徒欲效周公之下士,而不知用人之机,多端寡要,好谋无决,欲与共济天下大难,定霸王之业,难矣。吾将更举而求主,子盍去乎!”二人曰:“袁氏有恩德于天下,人多归之,且今最强;去将何之!”嘉知其不寤,不复言,遂去之。操召见,与论天下事,喜曰:“使孤成大业者,必此人也!”嘉出,亦喜曰:“真吾主也!”操表嘉为司空祭酒。(袁与操的为人和言行,一拒人才,一引人才。并无政治信仰问题。

  评论这张
 
阅读(5)|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