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敞开胸怀 迎接未来

晴的光痕 薪的火花 诗的余韵 竹的烙印

 
 
 

日志

 
 

汉纪五十五(2)--英雄论  

2016-03-01 22:43:27|  分类: 古文赏析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三国演义》把曹操“英雄”之说说的神乎其神,后人把操的“天下英雄惟君与操耳”炒的纷纷扬扬,以为备的能耐和操的神智,而实际毫无根据。曹操倒是一直被人看好,司马光记载得有根有据。
       刘备来投奔曾经有过敌对关系的曹操,那是不得已的事。而曹操面对这个爆发户又迅速破产了的刘备,还是待为上宾,称之为“英雄”。

        早先刚出山打黄巾的时候,还是有些英雄气的。后来混日子混油了,也没看出有什么惊世骇俗的地方,得徐州过于巧,征东将军也是曹操白送的,而打袁术甚为拙劣。表现有三: 明知道是曹操之计,就应该想办法与袁术讲和; 如果与袁术讲不和,刘备就应该指使吕布去和袁术消耗; 张飞喝酒误事,屡教不改,还用他守城。

所以,刘备在这一回合的决策中,头脑发昏,连出错漏,失败就是必然的。

       就这看不出刘备有什么英雄之处。

        刘备穷极来投曹操,曹操有两个选择:“要”或“不要”。手下的谋士也分作两派:“留用”或“宰掉”。而要求曹操宰掉刘备的理由十分荒诞:“刘备终不为人下,不如早图之”。

     “刘备终不为人下”的凭据是什么?凭他后来果真当了蜀国皇帝?这是先前不可知的。凭他家的大树如车盖风水好?还是凭他两耳垂肩有福相?任何人的心都是“终不为人下”的。 唯一的依据则是曹操自身的利益关系和当时的实际情况:

        刘备已经穷途末路,对曹操没有威胁了,要杀他非常容易。杀了刘备之后,曹操既不产生增值,也不产生亏损。那就只能是一种浪费。所以,可杀可不杀。 曹操的“驱虎吞狼”之计,是要徐州兵力和袁术兵力相互消耗了,才算达到目的。现在却导致了徐州兵力和袁术兵力结盟了。虽然吕布袁术天天都在为争小利骂骂咧咧的,但在对待曹操的的态度上还是一致的。 三方之中,最强的甲方袁术和弱势的丙方吕布联合起来,对处于乙方位置的曹操构成了巨大威胁。很容易导致袁术先破曹操,后灭吕布。曹操正处于用人之际。这就是曹操要留用刘备的真相。

       曹操任用刘备为豫州的老板,也是处于策略需要。豫州的南边是袁术,东边是吕布,用一块肉吸住两匹狼,划算。所以呢,刘备虽然失去了徐州,却又得到了豫州。屡屡得到曹操的好处,都是因为曹操的需要。

       曹操说的话都是有用意的。刘备已经在他的掌控之中了,他就说刘备是个英雄;而曹操真正忌惮的吕布,却被他说成是一条狗,丧家犬!

汉纪五十五(2)--英雄论 - zqbxi520 - 敞开胸怀  迎接未来

  

汉纪五十五(2)--英雄论 - zqbxi520 - 敞开胸怀  迎接未来

 

汉纪五十五(2)--英雄论 - zqbxi520 - 敞开胸怀  迎接未来

  

        孙策恶勋兵强,伪卑辞以事勋曰:“上缭宗民数欺鄙郡,欲击之,路不便。上缭甚富实,愿君伐之,请出兵以为外援。”且以珠宝、葛越(葛布)赂勋。勋大喜,外内尽贺,刘晔独否,勋问其故,对曰:“上缭虽小,城坚池深,攻难守易,不可旬日而举也。兵疲于外而国内虚,策乘虚袭我,则后不能独守。是将军进屈于敌,退无所归,若军必出,祸今至矣。”勋不听,遂伐上缭;至海昏,宗帅知之,皆空壁逃迁,勋了无所得。时策引兵西击黄祖,行及石城,闻勋在海昏,策乃人遣从兄贲、辅将八千人屯彭泽,自与领江夏太守周瑜将二万人袭皖城(现为安庆市),克之,得术(袁术)、勋妻子及部曲三万余人;表汝南李术为庐江太守,给兵三千人以守皖城,皆徒所得民东诣吴。勋还至彭泽,孙贲、孙辅邀击,破之。勋走保流沂yí,求救于黄祖,祖遣其子射率船军五千人助勋。策复就攻勋,大破之。勋北归曹操,射亦遁走。
 
  策收得勋兵二千余人,船千艘,遂进击黄祖。十二月,辛亥,策军至沙羡shā yí(今湖北武昌西金口),刘表遣从子虎及南陽韩希,将长矛五千来救祖。甲寅,策与战,大破之,斩。祖脱身走,获其妻子及船六千艘,士卒杀溺死者数万人。
 
  策盛兵将徇豫章,屯于椒丘(今江西新建东北),谓功曹虞翻曰:“华子鱼自有名字,然非吾敌也。若不开门让城,金鼓一震,不得无所伤害。卿便在前,具宣孤意。”翻乃往见华歆曰:“窃闻明府与鄙郡故王府君(王郎)齐名中州(中原地区),海内所宗,虽在东垂,常怀瞻仰。”歆曰:“孤不如王会稽。”翻复曰:“不审豫章资粮器仗,士民勇果,孰与鄙郡?”歆曰:“大不如也。”翻曰:“明府言不如王会稽,谦光之谭耳(谦虚之词);精兵不如会稽,实如尊教。孙讨逆智略超世,用兵如神,前走刘扬州,君所亲见;南定鄙郡,亦君所闻也。今欲守孤城,自料资粮,已知不足,不早为计,悔无及也。今大军已次椒丘,仆便还去,明日日中迎檄不到者,与君辞矣。”歆曰:“久在江表,常欲北归;孙会稽来,吾便去也。”乃夜作檄,明旦,遣吏赍迎。策便进军,歆葛巾迎策。策谓歆曰:“府君年德名望,远近所归;策年幼稚,宜修子弟之礼。”便向歆拜,礼为上宾。(攻心为上。不战而胜。)
 
  孙盛曰:歆既无夷、皓韬邀之风,又失王臣匪躬之操,桡心(屈从)于邪懦之说,交臂于陵肆(横行)之徒,位夺节堕,咎孰大焉!
 
  [7]策分豫章为庐陵郡,以孙贲为豫章太守,孙辅为庐陵(今指吉安)太守。会僮芝病,辅遂进取庐陵,留周瑜镇巴丘( 今岳阳一带)。
 
  孙策之克皖城也,抚视袁术妻子;及入豫章,收载刘繇丧,善遇其家。士大夫以是称之。

  会稽功曹魏腾尝(曾经得罪)策意,策将杀之,众忧恐,计无所出。策母吴夫人倚大井谓策曰:“汝新造江南,其事未集,方当优贤礼士,舍过录功。魏功曹在公尽规(尽职尽责),汝今日杀之,则明日人皆叛汝。吾不忍见祸之及,当先投此井中耳!”策大惊,遽释腾。(良母。)
 
  初,吴郡(今苏州)太守会稽盛宪举高岱孝廉,许贡来领郡,岱将宪避难于营帅许昭家。乌程(在今浙江湖州)邹佗、钱铜及嘉兴王晟等各聚众万余或数千人,不附孙策。策引兵扑讨,皆破之,进攻严白虎。白虎兵败,奔余杭,投许昭。程普请击昭,策曰:“许昭有义于旧君,有诚于故友,此丈夫之志也。”乃舍之。
 
  [8]曹操复屯官渡。操常从士徐他等谋杀操,入操帐,见校尉许褚,色变,褚觉而杀之。
 
  [9]初,车骑将军董承称受帝衣带中密诏,与刘备谋诛曹操。操从容谓备曰:“今天下英雄,惟使君与操耳,本初之徒,不足数也!”备方食,失匕箸;值天雷震,备因曰:“圣人云‘迅雷风烈必变’,良有以也。”(勉从虎穴暂趋身,说破英雄惊煞人;巧借闻雷来掩饰,随机应变信如神。)遂与承及长水校尉种辑、将军吴子兰、王服等同谋。会操遣备与朱灵邀袁术,程昱、郭嘉、董昭皆谏曰:“备不可遣也!”操悔,追之,不及。术既南走,朱灵等还。备遂杀徐州剌史车胄,留关羽守下邳,行太守事,身还小沛。东海贼昌及郡县多叛操为备。备众数万人,遣使与袁绍连兵,操遣空长史沛国刘岱、中郎将扶风王忠击之,不克。备谓岱等曰:“使汝百人来,无如我何;曹公自来,未可知耳!”

  五年(庚辰、200)[1]春,正月,董承谋泄;壬子,曹操杀承及王()服、种驾,皆夷三族。(董承(?-200年),东汉末年将领、外戚,汉献帝刘协妃嫔董贵人之父。初为董卓女婿牛辅部曲,后护卫汉献帝刘协从长安东归洛阳,因功征拜卫将军,受封列侯。公元199年(建安四年),升任车骑将军。同年,董承对外声称自己领受献帝的衣带诏,与刘备种辑吴子兰王子服等人密谋诛杀曹操。次年正月谋泄,董承、种辑、吴子兰、王服以及董贵人皆被曹操诛杀。密诏传衣带,天言出禁门。当年曾救驾,此日更承恩。忧国成心疾,除奸入梦魂。忠贞千古在,成败复谁论。
 
  操欲自讨刘备,诸将皆曰:“与公争天下者,袁绍也。今绍方来而弃之东,绍乘人后,若何?”操曰:“刘备,人杰也,今不击,必为后患。”郭嘉曰:“绍性迟而多疑,来必不速。备新起,众心未附,急击之,必败。”操师遂东。冀州别驾田丰说袁绍曰:“曹操与刘备连兵,未可卒解。公举军而袭其后,可一往而定。”绍辞以子疾,未得行。丰举杖击地曰:“嗟乎!遭难遇之时,而以婴儿病失其会,惜哉,事去矣!”(朽木不可雕也。)

  曹操击刘备,破之,获其妻子;进拔下邳,禽关羽;又击昌,破之。备奔青州,因袁谭以归袁绍。绍闻备至,去邺二百里迎之;驻月余,所亡士卒稍稍归之。

  曹操还军官渡,绍乃议攻许,田丰曰:“曹操既破刘备,则许下非复空虚。且操善用兵,变化无方,众虽少,未可轻也,今不如以久持之。将军据山河之固,拥四州之众,外结英雄,内修农战,然后简其精锐,分为奇兵,乘虚迭出以扰河南,救右则击其左,救左则击其右,使敌疲于奔命,民不得安业,我未劳而彼已困,不及三年,可坐克也。今释庙胜之策而决成败于一战,若不如志,悔无及也。”绍不从。丰强谏忤绍,绍以为沮众,械系之。于是移檄州群,数操罪恶。二月,进军黎陽。(一意孤行,自寻死路。)

  沮授临行,会其宗族,散资财以与之曰:“势存则威无不加,势亡则不保一身,哀哉!”其弟宗曰:“曹操士马不敌,君何惧焉!”授曰:“以曹操之明略,又挟天子以为资,我虽克伯,众实疲敝,而主骄将,军之破败,在此举矣。扬雄有言:‘六国,为赢弱姬。’(‘六国纷纷扰扰,只不过是为秦取代周而效劳。’)其今之谓乎!”(大家都预感不妙,为何无法阻止呢?)
 
  振威将军程昱以七百兵守鄄城。曹操欲益昱兵二千,昱不肯,曰:“袁绍拥十万众,自以所向无前,今见昱少兵,必轻易,不来攻。若益昱兵,过则不可不攻,攻之必克,徒两损其势,愿公无疑。”绍闻昱兵少,果不往。操谓贾诩曰:“程昱之胆,过于贲、育(孟贲和夏育。《史记-范睢列传》:"成荆、孟贲、王庆忌、夏育之勇焉而死。")矣!”(相反,曹操的将领皆勇于担当。)
 
  袁超遣其将颜良攻东郡太守刘廷于白马(河南省安阳市)。沮授曰:“良性促狭,虽骁勇,不可独任。”绍不听。夏,四月,曹操北救刘延。荀攸曰:“今兵少不敌,必分其势乃可。公到延津,若将渡兵向其后者,绍必西应之,然后轻兵袭白马,掩其不备,颜良可禽也。”操从之。绍闻兵渡,即分兵西邀之。操乃引军兼行趣白马,未至十余里,良大惊,来逆战。操使张辽、关羽先登击之。羽望见良麾盖,策马刺良于万众之中,斩其首而还,绍军莫能当者。(颜良(约160年—200年)堂阳(今邢台市新河县)闫仙庄人,东汉末年河北军阀袁绍部下名将,以勇而闻名,建安四年,袁绍以颜良、文丑为将,率精卒十万,准备攻许,次年兵进黎阳,遣颜良攻白马。曹操北救,以荀攸计分兵渡河,引袁绍西应,自率轻兵掩袭白马,颜良仓猝逆战,被关羽击斩。)遂解白马之围,徒其民,循河而西。(关羽万人中取上将首级。)
 
  绍渡河追之,沮授谏曰:“胜负变化,不可不详。今宜留屯延津(河南省新乡市下属的一个县),分兵官渡,若其克获,还迎不晚,设其有难,众弗可还。”绍弗从。授临济叹曰:“上盈其志,下务其功,悠悠黄河,吾其济乎!”遂以疾辞。绍不许而意恨之,复省其所部,并属郭图。(袁绍无救,明智者应改投曹操。)
 
  绍军至延津南,操勒兵驻营南阪下,使登垒望之,曰:“可五六百骑。”有顷,复白:“骑稍多,步兵不可胜数。”操曰:“勿复白。”令骑解鞍放马。是时,白马辎重就道。诸将以为敌骑多,不如还保营。荀攸曰:“此所以饵敌,如何去之!”操顾攸而笑。绍骑将文与刘备将五六千骑前后至。诸将复白“可上马。”操曰:“未也。”有顷,骑至稍多,或分趣辎重。操曰:“可矣。”乃皆上马。时骑不满六百,遂纵兵击,大破之,斩。(文丑(?-200年),东汉末年冀州牧袁绍帐下的大将。公元200年,袁绍命文丑率军于延津攻曹操,曹操以诱敌之计大破文丑一军,文丑于此战中丧生。陆游:“颜良文丑知何益,关羽张飞死可伤。等是人间号骁将,太山宁比一毫芒。”)与颜良,皆绍名将也,再战,悉禽之,绍军夺气。
 
  初,操壮关羽之为人,而察其心神无久留之意,使张辽以其情问之,羽叹曰:“吾极知曹公待我厚;然吾受刘将军恩,誓以共死,不可背之。吾终不留,要当立效以报曹公乃去耳。”辽以羽言报操,操义之。及羽杀颜良,操知其必去,重加赏赐。羽尽封其所赐,拜书告辞,而奔刘备于袁军。左右欲追之,操曰:“彼各为其主,勿追也。”(三国演义编过五关斩六将故事。
 
  操还军官渡,阎柔遣使诣操,操以柔为乌桓校尉。鲜于辅身见操于官渡,操以辅为右度辽将军,还镇幽土。

  [2]广陵太守陈登治射陽,孙策西击黄祖,登诱严白虎余党,图为后害。策还击登,军到丹徒,须待运粮。初,策杀吴郡太守许贡,贡奴客潜民间,欲为贡报雠、策性好猎,数出驱驰,所乘马精骏,从骑绝不能及,卒遇贡客三人,射策中颊,后骑寻至,皆刺杀之。策创甚,召张昭等谓曰:“中国方乱,以吴、越之众,三江之固,足以观成败,公等善相吾弟!”呼权,佩以印绶,谓曰:“举江东之众,决机于两陈之间,与天下争衡,卿不如我;举贤任能,各尽其心以保江东,我不如卿。”丙午,策卒,时年二十六。(天妒英才,可惜。)
 
  评论这张
 
阅读(7)|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