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敞开胸怀 迎接未来

晴的光痕 薪的火花 诗的余韵 竹的烙印

 
 
 

日志

 
 

汉纪三十九(2)--大汉窦家  

2016-02-11 11:25:46|  分类: 古文赏析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终西汉东汉刘姓天下,凡二十帝,而窦家作为外戚姻亲,一脉相承,且跌出英才,屡弄威权。

窦氏在两汉一直是望族,一切都是从汉景帝的母亲窦太后窦漪房开始的,实际上窦太后出身贫寒,是作为宫女被吕后分配到汉文帝宫中,因为生了两个儿子(汉景帝和刘武)才使的家族发迹的。窦太后有兄窦长君(后代有南皮侯窦彭祖)和弟窦广国,此外她堂兄的后代(如魏其侯窦婴)逐渐繁衍成为大家族。文帝崩,景帝立,窦氏为皇太后。其娘家侄子窦婴,有贤才,七王之乱时,授大将军,因功封魏其侯,英名之盛,列侯莫敢与之抗礼。

 东汉章帝的窦皇后是窦融的曾孙,而窦融又是窦广国的7世孙东汉恒帝的窦皇后(窦妙)也是窦融的后裔西汉文帝后妃即为窦氏。东汉光武时窦融,是孝文窦皇后之弟窦广国的七世孙,佐光武中兴,官至大司空,其时窦家一门,一公,两侯,三驸马,四二千石,可以说优容殊甚。

窦固,窦融之侄,为公主驸马,明帝时以奉车都尉率兵西击匈奴,大破之,胡虏尽服。此后在朝任大官,赏禄巨亿,而性谦俭,爱人好施,人皆称颂。死谥文侯。

明帝崩,和帝立,窦氏为皇太后,以和帝年幼,窦太后遂临朝称制。从此以后,东汉就再也没有成年皇帝了。其娘家兄弟一门四侯,窦家权倾朝野。窦太后的兄弟窦宪、窦景、窦、窦笃等人都在朝中任要职。窦家兄弟为所欲为,公报私仇,凡是对他们专权不满的人都被逼迫致死。窦宪,和帝时窦太后之娘家兄弟,以车骑将军北击匈奴,大破之,斩名王以下一万三千级,降匈奴八十一部二十余万众,虏众崩溃,单于遁走,追至西海而降服之。窦宪以边杂之师,一举而空虏庭,较之卫青霍去病,其功绩犹当过之。于是登燕然山,勒铭而还。拜大将军,位在三公之上。

永元四年和帝14岁时,与宦官郑众合谋,将窦氏兄弟一网打尽。窦氏专权告终,宦官专权却开始,从此宦官、外戚之争拉开序幕。

桓帝后妃窦氏,亦出此门。桓帝崩,灵帝立,窦氏以太后临朝称制。其父窦武,拜大将军,总揽枢要,招纳贤才,为天下清流所宗,后与陈蕃谋诛宦官,事觉被杀。

总观窦家之煊赫,在东汉历史上尤其突出。作为传统的外戚,整个汉朝四百余年,没有任何家族能够望其项背的。

汉纪三十九(2) - zqbxi520 - 敞开胸怀  迎接未来

 

        二年(戊子、88)[1]春,正月,济南王康、阜陵王延、中山王焉来朝。上性宽仁,笃于亲亲,故叔父济南、中山二王,每数入朝,特加恩宠,及诸昆弟并留京师,不遣就国。又赏赐群臣,过于制度,仓帑为虚。何敞奏记宋由曰:“比年水旱,民不收获;凉州缘边,家被凶害;中州内郡,公私屈竭;此实损膳节用之时。国恩覆载,赏赉过度,但闻腊赐,自郎官以上,公卿、王侯以下,至于空竭帑藏,损耗国资。寻公家之用,皆百姓之力。明君赐赉,宜有品制;忠臣受赏,亦应有度。是以夏禹玄圭(一种黑色的玉器,上尖下方,古代用以赏赐建立特殊功绩的人。《书·禹贡》:“ 禹锡玄圭,告厥成功。”孔传:“玄,天色, 禹功尽加于四海,故尧赐玄圭以彰显之,言天功成。”),周公束帛(捆为一束的五匹帛。古代用为聘问、馈赠的礼物。)。今明公位尊任重,责深负大,上当匡正纲纪,下当济安元元,岂但空空无违而已哉!宜先正己以率群下,还所得赐,因陈得失,奏王侯就国,除苑囿之禁,节省浮费,赈恤穷孤,则恩泽下畅,黎庶悦豫矣。”由不能用。(从经济上对滥赏给以批评。)
 
  尚书南陽宋意上疏曰:“陛下至孝,恩爱隆深,礼宠诸王,同之家人,车入殿门,即席不拜,分甘损膳,赏赐优渥。康、焉幸以支庶,享食大国,陛下恩宠逾制,礼敬过度。《春秋》之义,诸父、昆弟,无所不臣,所以尊尊卑卑,强干弱枝者也。陛下德业隆盛,当为万世典法,不宜以私恩损上下之序,失君臣之正。又西平王羡等六王,皆妻子成家,官属备具,当早就蕃国,为子孙基址;而室第相望,久磐京邑,骄奢僭拟,宠禄隆过。宜割情不忍,以义断恩,发遣康、焉,各归蕃国,令羡等速就便时,以塞众望。”帝未及遣。(从政治上对过度赏赐给予批评。对上的批评总要先说好话,为苦药裹上一层糖衣。)
 
  [2]壬辰,帝崩于章德前殿,年三十一。遗诏:“无起寝庙,一如先帝法制。”
 
  范晔论曰:魏文帝称明帝察察,章帝长者(忠厚)。章帝素知人,厌明帝苛切,事从宽厚;奉承明德太后,尽心孝道;平徭简赋,而民赖其庆;又体之以忠恕,文之以礼乐。谓之长者,不亦宜乎!
  [3]太子即位,年十岁,尊皇后曰皇太后。
 
  [4]三月,用遗诏徙西平王羡为陈王,六安王恭为彭城王。

  [5]癸卯,葬孝章皇帝于敬陵。
 
  [6]南单于宣死,单于长之弟屯屠何立,为休兰尸逐侯单于。

  [7]太后临朝,窦宪以侍中内干机密,出宣诰命;弟笃为虎贲中郎将,笃弟景、并为中常侍,兄弟皆在亲要之地。宪客崔以书戒宪曰:“《传》曰:‘生而富者骄,生而贵者’生富贵而能不骄者,未之有也。今宠禄初隆,百僚观行,岂可不‘庶几夙夜,以永终誉’乎!昔冯野王以外戚居位,称为贤臣;近陰卫尉克己复礼,终受多福,外戚所以获讥于时,垂愆于后者,盖在满而不挹,位有余而仁不足也。汉兴以后,迄于哀、平,外家二十,保族全身,四人而已。《书》曰:‘鉴于有殷’,可不慎哉!”(汉政权的衰弱起于继承时期和继承人的衰弱,多次出现太后干政。奉劝外戚低调,汲取历史教训。)

  [8]庚戌,皇太后诏:“以故太尉邓彪为太傅,赐爵关内侯,录尚书事,百官总己以听。”窦宪以彪有义让,先帝所敬,而仁厚委随,故尊崇之。其所施为,辄外令彪奏,内白太后,事无不从。彪在位,修身而已,不能有所匡正。宪性果急,睚眦之怨,莫不报复。永平时,谒者韩纡考劾宪父勋狱,宪遂令客斩纡子,以首祭勋冢。(开始公报私仇。)

  [9]癸亥,陈王羡、彭城王恭、乐成王党、下邳王衍、梁王畅始就国。

  [10]夏,四月,戊寅,以遗诏罢郡国盐铁之禁,纵民煮铸。
 
  [11]五月,京师旱。

  [12]北匈奴饥乱,降南部者岁数千人。秋,七月,南单于上言:“宜及北虏分争,出兵讨伐,破北成南,共为一国,令汉家长无北念。臣等生长汉地,开口仰食,岁时赏赐,动辄亿万,虽垂拱安枕,惭无报效之义,愿发国中及诸郡故胡新降精兵,分道并出,期十二月同会虏地。臣兵众单少,不足以防内外,愿遣执金吾耿秉、度辽将军邓鸿及西河、云中、五原、朔方、上郡太守并力而北,冀因圣帝威神,一举平定。臣国成败,要在今年,已敕诸部严兵马,唯裁哀省察!”太后以示耿秉。秉上言:“昔武帝单极天下,欲臣虏匈奴,未遇天时,事遂无成。今幸遭天授,北虏分争,以夷伐夷,国家之利,宜可听许。”秉因自陈受恩,分当出命效用。太后议欲从之。尚书宋意上书曰:“夫戎狄简贱礼义,无有上下,强者为雄,弱即屈服。自汉兴以来,征伐数矣,其所克获,曾有补害。光武皇帝躬服金革之难,深昭天地之明,因其来降,羁縻畜养,边民得生,劳役休息,于兹四十余年矣。今鲜卑奉顺,斩获万数,中国坐享大功而百姓不知其劳,汉兴功烈,于斯为盛。所以然者,夷虏相攻,无损汉兵者也。臣察鲜卑侵伐匈奴,正是利其抄掠;及归功圣朝,实由贪得重赏。今若听南虏还都北庭,则不得不禁制鲜卑;鲜卑外失暴掠之愿,内无功劳之赏,豺狼贪婪,必为边患。今北虏西遁,请求和亲,宜因其归附,以为外捍,巍巍之业,无以过此。若引兵费赋,以顺南虏,则坐失上略,去安即危矣。诚不可许。”(一般总是武主战,文主和,两派分歧。)

  会齐殇王子都乡侯畅来吊国忧,太后数召见之,窦宪惧畅分宫省之权,遣客刺杀畅于屯卫之中,而归罪于畅弟利侯刚,乃使侍御史与青州刺史杂考刚等。尚书颍川韩棱以为“贼在京师,不宜舍近问远,恐为奸臣所笑。”太后怒,以切责棱,棱固执其议。何敞说宋由曰:“畅宗室肺府,茅土藩臣,来吊大忧,上书须报,亲在武卫,致此残酷。奉宪之吏,莫适讨捕,踪迹不显,主名不立。敞备数股肱,职典贼曹,欲亲至发所,以纠其变。而二府执事以为三公不与贼盗,公纵奸慝,莫以为咎。敞请独奏案之。”由乃许焉。二府闻敞行,皆遣主者随之。于是推举,具得事实。太后怒,闭宪于内宫。宪惧诛,因自求击匈奴以赎死。(幸有何敞公正执法。)
 
  冬,十月,乙亥,以宪为车骑将军,伐北匈奴,以执金吾耿秉为副;发北军五校、黎陽、雍营、缘边十二郡骑士及羌、胡兵出塞。(留下祸根,汉朝危险。)
 
  [13]公卿举故张掖太守邓训代张纡为护羌校尉。迷唐率兵万骑来至塞下,未敢攻训,先欲胁小月氏胡。训拥卫小月氏胡,令不得战。议者咸以羌、胡相攻,县官之利,不宜禁护。训曰:“张纡失信,众羌大动,凉州吏民,命县丝发。原诸胡所以难得意者,皆恩信不厚耳。今因其追急,以德怀之,庶能有用。”遂令开城及所居园门,悉驱群胡妻子内之,严兵守卫。羌掠无所得,又不敢逼诸胡,因即解去。由是湟中诸胡皆言:“汉家常欲斗我曹;今邓使君待我以恩信,开门内我妻子,乃是得父母也!”咸欢喜叩头曰:“唯使君所命!”训遂抚养教谕,大小莫不感悦。于是赏赂诸羌种,使相招诱,迷唐叔父号吾将其种人八百户来降。训因发湟中秦、胡、羌兵四千人出塞,掩击迷唐于写谷,破之,迷唐乃去大、小榆,居颇岩谷,众悉离散。(王道历来胜于霸道。)

  孝和皇帝上永元元年(己丑、89)[1]春,迷唐欲复归故地;邓训发湟中六千人,令长史任尚将之,缝革为船,置于箪dān 上以渡河,掩击迷唐,大破之,斩首前后一千八百余级,获生口二千人,马牛羊三万余头,一种殆尽。迷唐收其余众西徙千余里,诸附落小种皆畔之。烧当豪帅东号,稽颡归死,余皆款塞纳质。于是训绥接归附,威信大行,遂罢屯兵,各令归郡,唯置弛刑徒二千余人,分以屯田、修理坞壁(堡垒亭障)而已。
 
  [2]窦宪将征匈奴,三公、九卿诣朝堂上书谏,以为:“匈奴不犯边塞,而无故劳师远涉,损费国用,徼功万里,非社稷之计。”书连上,辄寝,宋由惧,遂不敢复署议,而诸卿稍自引止;唯袁安、任隗守正不移,至免冠朝堂固争,前后且十上,众皆为之危惧,安、隗正色自若。侍御史鲁恭上疏曰:“国家新遭大忧,陛下方在谅暗,百姓阙然(失去了先帝的庇护),三时不闻警跸之音,莫不怀思皇皇,若有求而不得。今乃以盛春之月兴发军役,扰动天下以事戎夷,诚非所以垂恩中国,改元正时,由内及外也。万民者,天之所生;天爱其所生,犹父母爱其子,一物有不得其所,则天气为之舛错,况于人乎!故爱民者必有天报。夫戎狄者,四方之异气,与鸟兽无别;若杂居中国,则错乱天气,污辱善人,是以圣王之制,羁縻不绝而已。今匈奴为鲜卑所破,远藏于史侯河西,去塞数千里,而欲乘其虚耗,利其微弱,是非义之所出也。今始征发,而大司农调度不足,上下相迫,民间之急,亦已甚矣。群僚百姓咸曰不可,陛下奈何以一人之计,弃万人之命,不恤其言乎!上观天心,下察人志,足以知事之得失。臣恐中国不为中国,岂徒匈奴而已哉!”尚书令韩棱、骑都尉朱晖、议郎京兆乐恢,皆上疏谏,太后不听。(众力劝休战,时机、准备、理由、力量、意义均不足。)

  评论这张
 
阅读(25)|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