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敞开胸怀 迎接未来

晴的光痕 薪的火花 诗的余韵 竹的烙印

 
 
 

日志

 
 

魏纪六(2)--曹睿伤逝  

2016-03-13 20:57:11|  分类: 一纸辛酸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本文转载自一饱眼福《【美圖共享】◆ 刘飞儿》

短歌行

翩翩春燕。端集余堂。阴匿阳显。节运自常。厥貌淑美。玄衣素裳。归仁服德。雌雄颉颃。执志精专。絜行驯良。衔土缮巢。有式宫房。不规自圆。无矩而方。

善哉行

我徂我征。伐彼蛮虏。练师简卒。爰正其旅。轻舟竟川。初鸿依浦。桓桓猛毅。如罴如虎。发炮若雷。吐气如雨。旄旌指麾。进退应矩。百马齐辔。御由造父。休休六军。咸同斯武。兼涂星迈。亮兹行阻。行行日远。西背京许。游弗淹旬。遂届扬土。奔寇震惧。莫敢当御。权实竖子。备则亡虏。假气游魂。鱼鸟为伍。虎臣列将。怫郁充怒。淮泗肃清。奋扬微所。运德耀威。惟镇惟抚。反旆言归。旆入皇祖。

善哉行四解

赫赫大魏。王师徂征。冒暑讨乱。振耀威灵。泛舟黄河。随波潺湲。通渠回越。行路绵绵。彩旄蔽日。旗旒翳天。淫鱼瀺灂。游戏深渊。唯塘泊。从如流。不为单。握扬楚。心惆怅。歌采薇。心绵绵。在淮淝。愿君速节早旋归。

月重轮行

天地无穷。人命有终。立功扬名。行之在躬。圣贤度量。得为道中。

步出夏门行

步出夏门。东登首阳山。嗟哉夷叔。仲尼称贤。君子退让。小人争先。惟斯二子。于今称传。林钟受谢。节改时迁。日月不居。谁得久存。善哉殊复善。弦歌乐情。商风夕起。悲彼秋蝉。变形易色。随风东西。乃眷西顾。云雾相连。丹霞蔽日。彩虹带天。弱水潺潺。叶落翩翩。孤禽失羣。悲鸣其间。善哉殊复善。悲鸣在其间。朝游清泠。日暮嗟归。戚迫日暮。乌鹊南飞。绕树三匝。何枝可依。卒逢风雨。树折枝摧。雄来惊雌。雌独愁栖。夜失羣侣。悲鸣徘徊。芃芃荆棘。葛生绵绵。感彼风人。惆怅自怜。月盈则冲。华不再繁。古来之说。嗟哉一言。

长歌行

静夜在能寐。耳听众禽鸣。大城育狐兔。高墉多鸟声。坏宇何寥廓。宿屋邪草生。中心感时物。抚剑下前庭。翔佯于阶际。景星一何明。仰首观灵宿。北辰奋休荣。哀彼失羣燕。丧偶独茕茕。单心谁与侣。造房孰与成。徒然喟有和。悲惨伤人情。余情偏易感。怀往增愤盈。吐吟音不彻。泣涕沾罗缨。

苦寒行

悠悠发洛都。茾我征东行。征行弥二旬。屯吹龙陂城。顾观故垒处。皇祖之所营。屋室若平昔。栋宇无邪倾。奈何我皇祖。潜德隐圣形。虽没而不朽。书贵垂伐名。光光我皇祖。轩耀同其荣。遗化布四海。八表以肃清。虽有吴蜀寇。春秋足耀兵。徒悲我皇祖。不永享百龄。赋诗以写怀。伏轼泪沾缨。

棹歌行

王者布大化。配干稽后祇。阳育则阴杀。晷景应度移。文德以时振。武功伐不随。重华舞干戚。有苗服从妫。蠢尔吴中虏。凭江栖山阻。哀哉王士民。瞻仰靡依怙。皇上悼愍斯。宿昔奋天怒。发我许昌宫。列舟于长浦。翌日乘波扬。棹歌悲且凉。太常拂白日。旗帜纷设张。将抗旄与钺。耀威于彼方。伐罪以吊民。清我东南疆。

种瓜篇

种瓜东井上。冉冉自逾垣。与君新为婚。瓜葛相结连。寄托不肖躯。有如倚太山。兔丝无根株。蔓延自登缘。萍藻托清流。常恐身不全。被蒙丘山惠。贱妾执拳拳。天日照知之。想君亦俱然。

燕歌行

白日晼晼忽西倾。霜露惨凄涂阶庭。秋草卷叶摧枝茎。翩翩飞蓬常独征。有似游子不安宁。

猛虎行

双桐生空井。枝叶自相加。通泉浸其根。玄雨润其柯。绿叶何蓩蓩。青条视曲阿。上有双栖鸟。交颈鸣相和。何意行路者。秉丸弹是窠。

堂上行

武夫怀勇毅。勒马于中原。干戈森若林。长剑奋无前。

清调歌

飞舟沈洪波。旌旗蔽白日精。楫人荷轻棹。腾飞造波庭。

乐府诗

昭昭素明月。晖光烛我床。忧人不能寐。耿耿夜何长。微风冲闺闼。罗帷自飘扬。揽衣曳长带。屣履下高堂。东西安所之。徘徊以彷徨。春鸟向南飞。翩翩独翱翔。悲声命俦匹。哀鸣伤我肠。感物怀所思。泣涕忽沾裳。伫立吐高吟。舒愤诉穹苍。

魏纪六(2)--曹睿伤逝 - zqbxi520 - 敞开胸怀  迎接未来

 

         [11]冬,十一月,壬午,以司空卫臻为司徒,司隶校尉崔林为司空。
 

  [12]十二月,汉蒋琬出屯汉中。
 

  [13]乙丑,帝不豫。
 

  [14]辛巳,立郭夫人为皇后。
 

  [15]初,太祖为魏公,以赞令刘放、参军事孙资皆为秘书郎。文帝即位,更名秘书曰中书,以放为监,资为令,遂掌机密。帝即位,尤见宠任,皆加侍中、光禄大夫,封本县侯。是时,帝亲览万机,数兴军旅,腹心之任,皆二人管之;每有大事,朝臣会议,常令决其是非,择而行之。中护军蒋济上疏曰:“臣闻大臣太重者国危,左右太亲者身蔽,古之至戒也。往者大臣秉事,外内扇动;陛下卓然自览万机,菲不祗zhi肃(无不肃然安定)。夫大臣非不忠也,然威权在下,则众心慢上,势之常也。陛下既已察之于大臣,愿无忘之于左右,左右忠正远虑,未必贤于人臣,至于便辟取合,或能工之(至于逢迎诌媚、阿谀奉承,有的却极其擅长)。今外所言,辄云‘中书’,虽使恭慎,不敢外交,但有此名,犹惑世俗。况实握事要,日在目前,傥因疲倦之间,有所割制(有所剖断,窃弄权威),众臣见其能推移于事,即亦因时而向之。一有此端,私招朋援,臧否毁誉,必有所兴,功负赏罚,必有所易,直道而上者或壅,曲附左右者反达,因微而入,缘形而出(抓住空子就钻,看到迹象就干),意所狎信,不复猜觉。此宜圣智所当早闻,外以经意,则形际自见;或恐朝臣畏言不合而受左右之怨,莫适以闻。臣窃亮陛下潜神默思,公听并观,若事有未尽于理而物有未周于用,将改曲易调,远与黄、唐角功,近昭武、文之绩。岂牵近习(不受左右控制)而已哉!然人君不可悉任天下之事,必当有所付;若委一臣,自非周公旦之忠,管夷吾之公,则有弄权败官之敝。当今柱石之士虽少,至于行称一州,智效一官,忠信竭命,各奉其职,可并驱策,不使圣明之朝有专吏之名也!”帝不听。(蒋济针对刘放、孙资权力太大,批评专吏权重之弊。以为移权、拍马、中书之称,就有乱政的可能。一句话,权力不可过于集中。现实中县级土皇帝不少,山高皇帝远,也常常胡作非为。)
  

  及寝疾,深念后事,乃以武帝子燕王宇为大将军,与领军将军夏侯献、武卫将军曹爽、屯骑校尉曹肇、骁骑将军秦朗等辅政。爽,真之子;肇,休之子也。帝少与燕王宇善,故以后事属之。(怕是为时已晚。这些人未加锻炼,不堪大任。)
  

  刘放、孙资久典机任,献、肇心内不平;殿中有鸡栖树,二人相谓曰:“此亦久矣,其能复几!”放、资惧有后害,陰图间之。燕王性恭良,陈诚固辞。帝引放、资入卧内,问曰:“燕王正尔为?”对曰:“燕王实自知不堪大任故耳。”帝曰:“谁可任者?”时惟曹爽独在侧,放、资因荐爽,且言:“宜召司马懿与相参。”(一颗地雷。)帝曰:“爽堪其事不?”爽流汗不能对。放蹑其足,耳之曰:“臣以死奉社稷。”帝从放、资言,欲用爽、懿,既而中变,敕停前命;放、资复入见说帝,帝又从之。(曹睿在接班大事上犹豫不决。)放曰:“宜为手诏。”帝曰:“我困荐,不能。”放即上床,执帝手强作之,遂赍出,大言曰:“有诏免燕王宇等官,不得停省中。”皆流涕而出。甲申,以曹爽为大将军。帝嫌爽才弱,复拜尚书孙礼为大将军长史以佐之。
  

  是时,司马懿在汲,帝令给使辟邪,赍手诏召之。先是,燕王为帝画计,以为关中事重,宜遣懿便道自轵关西还长安,事已施行。懿斯须得二绍,前后相违,疑京师有变,乃疾驱入朝。
  

  三年(己未、239)[1]春,正月,懿至,入见,帝执其手曰:“吾以后事属君,君与曹爽辅少子。死乃可忍,吾忍死待君,得相见,无所复恨矣!”乃召齐、秦二王以示懿,别指齐王芳谓懿曰:“此是也,君谤视之,勿误也!”又教齐王令前抱懿颈。懿顿首流涕。是日,立齐王为皇太子。帝寻殂。(曹魏烈祖明皇帝曹睿(204年-239年1月22日),字元仲,沛国谯县(今安徽亳州)人,魏文帝曹丕长子,母文昭皇后甄氏,三国时期曹魏第二位皇帝,公元226年-239年在位。曹睿能诗文,与曹操、曹丕并称魏氏"三祖",文学成就不及曹操、曹丕。原有集,已散佚,后人辑有其散文二卷、乐府诗十余首。曹睿二十三岁即位,在位期间指挥曹真、司马懿等人成功防御了吴、蜀的多次攻伐,并且平定鲜卑,攻灭公孙渊,颇有建树。然而统治后期,大兴土木,耽于享乐。景初二年(238年),曹睿病逝于洛阳,时年36岁,庙号烈祖,谥号明皇帝,葬于高平陵。因其临终前托孤不当,导致后来朝政动荡。
 

  帝沈毅明敏,任心而行,料简功能(能够择别官吏的事功和能),屏绝浮伪。行师动众,论决大事,谋臣将相,咸服帝之大略。性特强识(记忆力极强),虽左右小臣,宫簿性行,名迹所履,及其父兄子弟,一经耳目,终不遗忘。
  
  孙盛论曰:闻之长老,魏明帝天姿秀出,立发垂地,口吃少言,而沈毅好断。初,诸公受遗辅导,帝皆以方任处之,政自己出。优礼大臣,开容善直,虽犯颜极谏,无所摧戮,其君人之量如此其伟也。然不思建德垂风,不固维城之基,至使大权偏据,社稷无卫,悲夫!(总觉自己年轻,不早作接班准备,谁知英年早逝,悲乎。)
  

  [2]太子即位,年八岁;大赦。尊皇后曰皇太后,加曹爽、司马懿侍中,假节钺,都督中外诸军、录尚书事。诸所兴作宫室之役,皆以遗诏罢之
  

  爽、懿各领兵三千人更宿殿内,爽以懿年位素高,常父事之,每事谘访,不敢专行。
 

  初,并州刺史东平毕轨及邓扬、李胜、何晏、丁谧皆有才名,而急于富贵,趋时附势,明帝恶其浮华,皆抑而不用。曹爽素与亲善,及辅政,骤加引擢,以为腹心。晏,进之孙;谧,斐之子也。晏等咸共推戴爽,以为重权不可委之于人。丁谧为爽画策,使爽白天子发诏,转司马懿为太傅,外以名号尊之,内欲令尚书奏事,先来由己,得制其轻重也。爽从之。二月,丁丑,以司马懿为太傅、以爽弟羲为中领军、训为武卫将军、彦为散骑常侍、侍讲,其余诸弟皆以列侯侍从,出入禁闼,贵宠莫盛焉。(曹爽开始结党营私。)
  

  爽事太傅,礼貌虽存,而诸所兴造,希复由之。爽徙吏部尚书卢毓为仆射,而以何晏代之,以邓扬、丁谧为尚书,毕轨为司隶校尉。晏等依势用事,附会者升进,违忤者罢退,内外望风。莫敢忤旨。黄门侍郎傅嘏谓爽弟羲曰:“何平叔外静而内躁,巧好利,不念务本,吾恐必先惑子兄弟,仁人将远而朝政废矣!”晏等遂与嘏不平,因微事免嘏官。又出卢毓为廷尉,毕轨又枉奏毓免官,众论多讼之,乃复以为光禄勋。孙礼亮直不挠,爽心不便,出为扬州刺史。
 

  [3]三月,以征东将军满宠为太尉。

  [4]夏,四月,吴督军使者羊击辽东守将,俘人民而去。
 

  [5]汉蒋琬为大司马,东曹掾犍为杨戏,素性简略,琬与言论,时不应答。或谓琬曰:“公与戏言而不应,其慢甚矣!”琬曰:“人心不同,各如其面,面从后言,古人所诫。戏欲赞吾是邪,则非其本心;欲反吾言,则显吾之非,是以默然,是戏之快(表里一致)也。”又督农杨敏尝毁琬曰:“作事愦愦(糊涂),诚不及前人。”或以白琬,主者请推治敏,琬曰:“吾实不如前人,无可推也。”主者乞问其愦愦之状,琬曰:“苟其不如,则事不理,事不理,则愦愦矣。”后敏坐事系狱,众人犹惧其必死,琬心无适莫,敏得免重罪。(蒋琬是个胸怀宽广的人。)
 
  [6]秋,七月,帝始亲临朝。
 

  [7]八月,大赦。
 

  [8]冬,古月,吴太常潘浚jùn,xùn卒。(潘濬 字承明 ?-239,荆州武陵郡(湖南常德市,曾效力过:刘表 蜀 吴,官至太常 假节 刘阳侯 。弱冠从宋仲子受学,年未三十,荆州牧刘表辟为部江夏从事。时沙羡长赃秽不脩,濬按杀之,一郡震竦。后为湘乡令,治甚有名。刘备领荆州,以濬为治中从事。备入蜀,留典州事。孙权杀关羽,并荆土,拜濬辅军中郎将,授以兵。迁奋威将军,封常迁亭侯。权称尊号,拜为少府,进封刘阳侯,迁太常。五谿蛮夷叛乱盘结,权假濬节,督诸军讨之。信赏必行,法不可干,斩首获生,盖以万数,自是群蛮衰弱,一方宁静。先是,濬与陆逊俱驻武昌,共掌留事,还复故。时校事吕壹操弄威柄,濬求朝,诣建业,欲尽辞极谏。至,闻太子登已数言之而不见从,濬乃大请百寮,欲因会手刃杀壹,以身当之,为国除患。壹密闻知,称疾不行。濬每进见,无不陈壹之奸险也。由此壹宠渐衰,后遂诛戮。赤乌二年,濬卒。)吴主以镇南将军吕岱代浚,与陆逊共领荆州文书。岱时年已八十,体素精勤,躬亲王事,与逊同心协规,有善相让,南土称之。
 

  十二月,吴将廖式杀临贺太守严纲等,自称平南将军,攻零陵、桂陽,摇动交州诸郡,众数万人。吕岱自表辄行,星夜兼路,吴主遣使追拜交州牧,及遣诸将唐咨等络绎相继,攻讨一年,破之,斩式及其支党,郡县悉平。岱复还武昌。
 

  [9]吴都乡侯周胤将兵千人屯公安,有罪,徙庐陵;诸葛瑾、步骘为之请。吴主曰:“昔胤年少,初无功劳,横受精兵,爵以侯将,盖念公瑾以及于胤也。而胤恃此,酗婬自恣,前后告谕,会无悛改。孤于公瑾,义犹二君,乐胤成就,岂有已哉!迫胤罪恶,未宜便还,且欲苦之,使自知耳。以公瑾之子,而二君在中间,苟使能改,亦何患乎!”
 

  瑜兄子偏将军峻卒,全琮请使峻子护领其兵。吴主曰:“昔走曹操,拓有荆州,皆是公瑾,常不忘之。初闻峻亡,仍欲用护。闻护性行危险,用之适为作祸,故更止之。孤念公瑾,岂有已哉!”(孙权并不念周瑜旧而用其后。)
  
  [10]十二月,诏复以建寅之月为正。
 

  邵陵厉公上正始元年(庚申、240)[1]春,旱。
 

  [2]越蛮夷数叛汉,杀太守,是后太守不敢之郡,寄治安定县,去郡八百余里。汉主以巴西张嶷为越太守,嶷招慰新附,诛讨强猾,蛮夷畏服,郡界悉平,复还旧治。
 

  [3]冬,吴饥。
 

  二年(辛酉、241)[1]春,吴人将伐魏。零陵太守殷札言于吴主曰:“今天弃曹氏,丧诛累见,虎争之际而幼童莅事。陛下身自御戎,取乱侮亡,宜涤荆、扬之地,举强羸之数,使强者执戟,羸者转运。西命益州,军于陇右,授诸葛瑾、朱然大众,直指襄陽,陆逊、朱桓别征寿春,大驾入淮陽,历青、徐。襄陽、寿春,困于受敌,长安以西,务御蜀军,许、洛之众,势必分离,掎角并进,民必内应。将帅对向,或失便宜,一军败绩,则三军离心;便当秣马脂车,陵蹈城邑,乘胜逐北,以定华夏。若不悉军动众,循前轻举,则不足大用,易于屡退,民疲威消,时往力竭,非上策也。”(殷札劝战。)吴主不能用。
 

  评论这张
 
阅读(16)|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