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敞开胸怀 迎接未来

晴的光痕 薪的火花 诗的余韵 竹的烙印

 
 
 

日志

 
 

魏纪六(3)--皇族和外族的制衡  

2016-03-13 22:01:47|  分类: 一纸辛酸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本文转载自 鼓月斋主 海西墨客1《当代书法大家作品90幅》

    回到公元243年,司马炎片面汲取魏的教训,玩儿尿泥的游戏。
       当时,魏国的实际权力控制在托孤大臣司马懿和皇族曹爽手中,两个人已经面和心不和,魏国中央的政治局面已经呈现出不稳的迹象。在这个大背景下,当时的皇族成员曹冏,给皇帝曹芳、其实是给曹爽写了一封信,主要说的是国家应该如何处理任用皇族和外族,才不会使国家陷入混乱。
         这篇文章,是古代君主体制下,对政治权力平衡和制衡方面完美的建议。
        曹囧指出,君主国家要同时任用皇族成员和外族成员。过于信任皇族成员,会造成皇族自相残杀和国家人才被压制的惨痛局面。而过于信任外姓大臣,又会产生皇帝江山被他人夺取的情况。所以,要同时避免皇族和外姓权力过大的现象,保持二者掌握权利的平衡。
        当年的曹家,就是因为皇族曹爽被司马懿除掉,结果国内没人能够制衡司马家族这个外姓,才丢了江山。
         二十年后刚刚登基的司马炎,同样面临着这个问题。 很不幸的是,司马炎走到另一个极端,造成八王之乱的兄弟残杀,配合证明曹囧的理论是正确的。。
        由于曹魏帝国当时实行的就是对同姓亲王严防死守的政策,所以才直接造成了皇族力量过于弱小,外姓士族力量过于强大的局面。司马炎深深体会到了曹魏帝国过于怀疑同族的危险性。所以,他决定反着来,给同族的亲王们前所未有的实权,不光要给司马家族的亲王们大量的土地和女人,还要给他们大量的军队和直属官员,并且,司马炎还要让这些在地方上已经具有极大实力的亲王们进入中央,直接参与中央的朝政。总之,就是让他们积极的参与国家的中央与地方政治,使他们既控制地方,又控制中央。后文的结果证明,更加凄惨!

 

魏纪六(3) - zqbxi520 - 敞开胸怀  迎接未来

 

魏纪六(3) - zqbxi520 - 敞开胸怀  迎接未来

 

         夏,四月,吴全琮略淮南,决芍陂,诸葛恪攻六安,朱然围樊,诸葛瑾攻中。征东将军王凌、扬州刺史孙礼与全琮战于芍陂,琮败走。荆州刺史胡质以轻兵救樊,或曰:“贼盛,不可迫。”质曰:“樊城卑兵少,故当进军为之外援,不然,危矣。”遂勒兵临围,城中乃安。
  
  [2]五月,吴太子登卒。(这预示吴的政权危机。)
 

  [3]吴兵犹在荆州,太傅懿曰:“中民夷十万,隔在水南,流离无主,樊城被攻,历月不解,此危事也,请自讨之。”六月,太傅懿督诸军救樊;吴军闻之,夜遁,追至三州口,大获而还。
  

  [4]闰月,吴大将军诸葛瑾卒。(诸葛瑾(174~241年),字子瑜,徐州琅琊郡阳都(山东沂南)人,诸葛亮之兄,为东吴大将军。兴平元年(195年)秋,举家东渡,落户曲阿。诸葛瑾定居曲阿后,与当地名人张承、步骘等人相友善。初为长史,后迁中司马。建安二十四年(219年)讨关羽,收复荆州,立有战功,东吴黄武元年(222年)十二月,孙权受封吴王,诸葛瑾迁绥南将军,封爵宣城侯。领南郡太守。黄龙元年(229年),孙权称帝。诸葛瑾拜大将军、左都护,领豫州牧。赤乌四年(241年)六月病卒,享年68岁。)瑾太子恪先已封侯,吴主以恪弟融袭爵,摄兵业,驻公安。(无论寿命长短,皆叹昙花一现。)
 

  [5]汉大司马蒋琬以诸葛亮数出秦川,道险、运粮难,卒无成功,乃多作舟船,欲乘汉、沔东下,袭魏兴、上庸。会旧疾连功,未时得行。汉人咸以为事有不捷,还路甚难,非长策也;汉主遣尚书令费、中监军姜维等喻指。琬乃上言:“今魏跨带九州,根蒂滋蔓,平除未易。若东西并力,首尾掎角,虽未能速得如志,且当分裂蚕食,先摧其支党。然吴期二三,连不克果。辄与费等议,以凉州胡塞之要,进退有资,且羌、胡乃心思汉如渴,宜以姜维为凉州刺史。若维征行,御制河右,臣当帅军为维镇继。今涪水陆四通,惟急是应,若东西有虞,赴之不难,请徙屯涪。”汉主从之。
 

  [6]朝廷欲广田畜谷于扬、豫之间,使尚书郎汝南邓艾行陈、项以东至寿春。艾以为:“昔太祖破黄巾,因为屯田,积谷许都以制四方。今三隅已定,事在淮南,每大军出征,运兵过半,功费巨亿。陈、蔡之间,土下田良,可省许昌左右诸稻田,并水东下,令淮北二万人,淮南三万人,什二分休,常有四万人且田且守;益开河渠以增溉灌,通漕运。计除众费,岁完五百万斛以为军资六、七年间,可积二千万斛于淮上,此则十万之众五年食也。以此乘吴,无不克矣。”太傅懿善之。是岁,始开广漕渠,每东南有事,大兴军众,泛舟而下,达于江、淮,资食有余而无水害。(邓艾有远见。)
 

  [7]管宁卒。(管宁(158年-241年),字幼安。北海郡朱虚县(今山东省安丘、临朐东南)人。与华歆邴原并称为"一龙"。汉末天下大乱时,与邴原及王烈等人至辽东避乱。在当地只谈经典而不问世事,并引来大量同是逃避战乱的人,管宁就开始做讲解《诗经》、《书经》,谈祭礼、整治威仪、陈明礼让等教化工作,人们都很乐于接受他的教导。直到魏文帝黄初四年(223年)才返回中原,辽东太守公孙恭亲自送别。此后曹魏几代帝王数次征召管宁,他都没有应命。正始二年(241年),管宁逝世,享年八十四岁。著有《氏姓论》。)宁名行高洁,人望之者,邈然若不可及,即之熙熙和易(和乐平易)。能因事导人于善,人无不化服。及卒,天下知与不知,无不嗟汉。(乱世不做官,反寿终正寝,颇有成就。)
 

  三年(壬戍、242)[1]春,正月,汉姜维率偏军自汉中还住涪。
 

  [2]吴主立其子和为太子,大赦。
 

  [3]三月,昌邑景侯满宠卒。(满宠(?-242年),字伯宁,山阳昌邑人。三国时期魏国名将,官至太尉。最初在曹操手下任许县县令,掌管司法,以执法严格著称;转任汝南太守,开始参与军事,曾参与赤壁之战。后关羽围攻樊城,满宠协助曹仁守城,劝阻了弃城而逃的计划,成功坚持到援军到来。曹丕在位期间,满宠驻扎在新野,负责荆州侧的对吴作战。曹睿在位期间,满宠转任到扬州,接替曹休负责东侧对吴作战,屡有功劳,后因年迈调回中央任太尉,数年后病逝。)秋,七月,乙酉,以领军将军蒋济为太尉。
 

  [4]吴主遣将军聂友,校尉陆凯将兵三万击儋耳,珠崖。
 

  [5]八月,吴主封子霸为鲁王。霸,和母弟也,宠爱崇特,与和无殊。尚书仆射是仪领鲁王傅,上疏谏曰:“臣窃以为鲁王天挺懿德,兼资文武,当今之宜,宜镇四方,为国蕃辅,宣扬德美,广耀威灵,乃国家之良规,海内所瞻望。且二宫宜有降杀,以正上下之序,明教化之本。”书三、四上,吴主不听。
 
  四年(癸亥、243)[1]春季,正月,魏帝行加冠礼。

  [2]吴诸葛恪袭六安,掩其人民而去。
 

  [3]夏,四月,立皇后甄氏,大赦。后,文昭皇后兄俨之孙也。

  [4]五月,朔,日有食之,既(日全食)。

  [5]冬,十月,汉蒋琬自汉中还住涪,疾益甚,以汉中太守王平为前监军、镇北大将军,督汉中。
 

  [6]十一月,汉主以尚书令费为大将军、录尚书事。

  [7]吴丞相顾雍卒。(顾雍(168年-243年),字元叹,吴郡吴县(今江苏苏州)人。吴国重臣、政治家。少时受学于蔡邕,弱冠即任合肥长,后转任娄、曲阿、上虞县长,所在之处皆有治绩。孙权领会稽太守,不到郡,以顾雍为丞,行太守事,讨平寇贼,安定郡县。数年后,入孙权幕府为左司马。后迁大理、奉常,又领尚书令,封阳遂乡侯。黄武四年(225年),迁太常,同年代孙邵为丞相、平尚书事,进封醴陵侯。为相十九年,多有匡弼辅正之词。赤乌六年(243年)去世,谥肃侯。《唐会要》将顾雍等八人评为"魏晋八君子"。)
 

  [8]吴诸葛恪远遣谍人观相径要,欲图寿春。太傅懿将兵入舒,欲以攻恪,吴主徙恪屯于柴桑。
 
  [9]步骘、朱然各上疏于吴主曰:“自蜀还者,咸言蜀欲背盟,与魏交通,多作舟船,缮治城郭;又,蒋琬守汉中,闻司马懿南向不出兵,乘虚以掎角之,反委汉中,还近成都。事已彰灼,无所复疑,宜为之备。”吴主答曰:“吾待蜀不薄,聘享盟誓,无所负之,何以致此!司马懿前来入舒,旬日便退。蜀在万里,何如缓急而便出兵乎!昔魏欲入汉川,此间始严,亦未举动,会闻魏还而止;蜀宁可复以此有疑邪!人言苦不可信,朕为诸君破家保之。(权坚信孙刘联盟,蜀不可能投靠魏。)
 

  [10]征东将军、都督扬·豫诸军事王昶上言:“地有常险,守无常势。今屯宛去襄陽三百余里,有急不足相赴。”遂徙屯新野。
 

  [11]宗室曹(曹囧)上书曰:“古之王者,必建同姓以明亲亲,必树异姓以明贤贤。亲亲之道专用,则其渐也微弱;贤贤之道偏任,则其敝也劫夺。先圣知其然也,故博求亲疏而并用之,故能保其社稷,历纪长久。今魏尊尊之法虽明,亲亲之道未备,或任而不重,或释而不任。臣窃惟此,寝不安席,谨撰合所闻,论其成败曰:昔夏、商、周历世数十,而秦二世而亡。何则?三代之君与天下共其民,故天下同其忧;秦王独制其民,故倾危而莫救也。秦观周之敝,以为小弱见夺,于是废五等之爵,立郡县之官,内无宗子以自毗辅,外无诸侯以为藩卫;譬犹芟刈股肱,独任胸腹,观者为之寒心,而始皇晏然自以为子孙帝王万世之业也,岂不悖哉!故汉祖奋三尺之剑,驱乌合之众,五年之中,遂成帝业。何则?伐深根者难为功,摧枯朽者易为力,理势然也。汉监秦之失,封殖子弟;及诸吕擅权,图危刘氏,而天下所以不倾动者,徙以诸侯强大,盘石胶固也。然高祖封建,地过古制,故贾谊以为欲天下之治安,莫若众建诸侯而少其力;文帝不从。至于孝景,猥用晁错之计,削黜诸侯,遂有七国之患。盖兆发高帝,衅钟文、景,由宽之过制,急之不渐故也。所谓‘末大必折,尾大难掉’,尾同于体,犹或不从,况乎非体之尾,其可掉哉!武帝从主父之策,下推恩之令,自是之后,遂以陵夷,子孙微弱,衣食租税,不预政事。至于哀、平,王氏秉权,假周公之事而为田常之乱,宗室诸侯,或乃为之符命,颂莽恩德,岂不哀哉!由斯言之,非宗子独忠孝于惠、文之间而叛逆于哀、平之际也,徙权轻势弱,不能有定耳。赖光武皇帝挺不世之姿,擒王莽于已成,绍汉嗣于既绝,斯岂非宗子之力也!而曾不监秦之失策,袭周之旧制,至于桓、灵,阉宦用事,君孤立于上,臣弄权于下;由是天下鼎沸,奸宄并争,宗庙焚为灰烬,宫室变为榛薮zhēn sǒu(荒草树丛)。
 

  太祖皇帝龙飞凤翔,扫除凶逆。大魏之兴,于今二十有四年矣;观五代之存亡而不用其长策,睹前车之倾覆而不改于辙迹。子弟王空虚之地,君有不使之民;宗室窜于闾阎,不闻邦国之政;权均匹夫,势齐凡庶。内无深根不拔之固,外无盘石宗盟之助,非所以安社稷,为万世之业也。且今之州牧、郡守,古之方伯、诸侯,皆跨有千里之士,兼军武之任,或比国数人,或兄弟并据;而宗室子弟曾无一人间厕其间,与相维制,非所以强干弱枝,备万一之虞也。今之用贤,或超为名都之主,或为偏师之帅;而宗室有文者必限小县之宰,有武者必置百人之上,非所以劝进贤能、褒异宗室之礼也。语曰:‘百足之虫,至死不僵’。以其扶之者众也。此言虽小,可以譬大。是以圣王安不忘危,存不忘亡,故天下有变而无倾危之患矣。”冀以此论感悟曹爽,爽不能用。(曹论宗亲异贤的关系,看出魏不用宗亲的政权危机。)
  

  五年(甲子、244)[1]春,正月,吴主以上大将军陆逊为丞相,其州牧、都护、领武昌事如故。
 

  [2]征西将军、都督雍、凉诸军事夏侯玄,大将军爽之姑子也。玄辟李胜为长史,胜及尚书邓欲令爽立威名于天下,劝使伐蜀;太傅懿止之,不能得。三月,爽西至长安,发卒十余万人,与玄自骆口入汉中。
  

  汉中守兵不满三万,诸将皆恐,欲守城不出以待涪兵。王平曰:“汉中去涪垂千里,贼若得关,便为深祸,今宜先遣刘护军据兴势,平为后拒;若贼分向黄金,平帅千人下自临之,比尔间涪军亦至,此计之上也。”诸将皆疑,惟护军刘敏与平意同,遂帅所领据兴势,多张旗帜,弥亘百余里。
  

  闰月,汉主遣大将军费督诸军救汉中,将行,光禄大夫来敏诣别,求共围棋;于时羽檄交至,人马擐甲(披挂铠甲),严驾已讫,与敏对戏,色无厌倦。敏曰:“向聊观试君耳;君信可人,必能辨贼者也。”(当年陈毅大战前与地方长老下象棋故事,似此。镇定自若。


  [3]夏,四月,丙辰朔,日有食之。

 

  [4]大将军爽兵距兴势不得进,关中及氐、羌转输不能供,牛马骡驴多死,民夷号泣道路,涪军及费兵继至。参军杨伟为爽陈形势,宜急还,不然,将败。邓、李胜与伟争于爽前。伟曰:“邓、胜将败国家事,可斩也!”爽不悦。(曹爽有点乱。)
 

 

  评论这张
 
阅读(16)|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