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敞开胸怀 迎接未来

晴的光痕 薪的火花 诗的余韵 竹的烙印

 
 
 

日志

 
 

魏纪四(1)--托名七步诗  

2016-03-12 09:43:41|  分类: 古文赏析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     煮豆持作羹,漉菽以为汁。萁在釜下燃,豆在釜中泣。本自同根生,相煎何太急? 

 曹植《七步诗》的创作场景,是曹丕践祚后兄弟二人会面之时。延康元年(220年),曹丕即王位,遣诸侯皆就国,“申著诸侯不朝之令。可黄初年间,兄弟二人见面仅有三次:

一是黄初二年(221年)。此年,曹植在封地临菑不仅“醉酒悖慢,劫胁使者”,还“狂悖发露,始干天宪”,被监国谒者灌均告发。大概酒醒之后,曹植对这些“举挂时纲,动乱国经”之举感到后怕,“自念有过,宜当谢帝”,无诏而私往京师。曹丕得报后令关吏阻其前行。曹植把大批人马留在关外,带着“两三人微行”。当发现留下的人中没有曹植时,卞太后以为曹植自杀,“对帝(曹丕)泣”。不久,曹植“科头负鈇锧,徒跣诣阙下”。

到京之后,曹植“待罪南宫”。汉宫殿建筑分南、北宫,经过董卓之变和连年战争,焚毁严重。曹丕都洛后居北宫,祭祀和议政皆用建始殿,此时南宫当更残破不堪。魏明帝时,“始于汉南宫崇德殿处起太极、昭阳诸殿”。博士等议定对曹植的处罚是“削爵土,免为庶人”。曹植所犯错误,足以使曹丕能用公开的理由和礼法对其治罪,绝对没有必要用作诗来“行大法”。

二是黄初四年(223年)。黄初二年(221年)后,曹植返回封地开始自我砥砺。《写灌均上事令》曰:“孤前令写灌均所上孤章,三台九府所奏事,及诏书一通,置之坐隅。孤欲朝夕讽咏,以自警诫也。”

本传曰:“四年,徙封雍丘王。其年,朝京都。”《应诏诗》写得很明白,“肃承明诏,应会皇都”,“前驱举燧,后乘抗旌”。曹植还写自己的心情,“将朝圣皇,匪敢宴宁”。在京师洛阳期间,所居之处为“西墉”并非二年时“待罪南宫”。在京期间,他对自己错误进行深刻检讨,上《责躬》诗和表:“臣自抱衅归藩,刻肌刻骨,追思罪戾,昼分而食,夜分而寝。诚以天纲不可重罹,圣恩难可再恃。”曹丕诏答曰:“所献诗二篇,微显成章。”曹彰因“问玺绶”一事,没有允许觐见,曹植有幸被召。曹植言辞和行为如此卑躬,本次会面曹丕不会用作诗惩罚他。

三是黄初六年(225年)。曹植屡受政治打击变得循规蹈矩,他将曹操赏赐的许多宝物献给曹丕。赵幼文先生说:“曹植诚恳剖白自己对丕之态度,更以献铠献马、缴纳战具的实际行动,表达绝无使用武力之企图,换取曹丕之谅解。”曹植的谦抑也赢得曹丕的好感,赏赐“鼓吹”,以增其王者威仪。

黄初六年(225年),曹丕东征孙权。回师途中,经过曹植封地雍丘( 今河南省杞县),“幸植宫”。此次曹丕除增曹植五百户外,赏赐“訾重千金,损乘舆之副,竭中黄之府,名马充厩,驱牛塞路”,“欣笑和乐以欢孤,陨涕咨嗟以悼孤”。兄弟相见气氛十分融洽,《七步诗》亦非此年所为。再者,曹丕对曹植的文学才华,尤其对其“才捷”多次领教过。若用作诗“为难”曹植,岂不是自取其辱?《三国志·魏书·陈思王植传》载,曹植年十余岁,诵读诗、论及辞赋十万言,“善属文”。曹操每次召见他们兄弟,曹植均表现不俗,“进见难问,应声而对”,“若成诵在心,借书于手”,故“以才捷爱幸”。

魏纪四(1)--七步诗假 - zqbxi520 - 敞开胸怀  迎接未来

 

魏纪四(1)--七步诗假 - zqbxi520 - 敞开胸怀  迎接未来

 

 

        魏明帝太和五年(辛亥,公元231年)[1]春,二月,吴主假太常潘浚节,使与吕岱督军五万人讨五溪蛮。浚姨兄蒋琬为诸葛亮长史,武陵太守卫奏浚遗密使与琬相闻,欲有自托之计。吴主曰:“承明不为此也。”即封表以示浚,而召还,免官。
 

  [2]卫温、诸葛直军行经岁,士卒疾疫死者什八九,洲绝远,卒不可得至,得夷洲数千人还。温、直坐无功,诛。

  [3]汉丞相亮命李严以中都护署府事。严更名平。亮帅诸军入寇,围祁山,以木牛运。于是大司马曹真有疾,帝命司马懿西屯长安,督将军张、费曜、戴陵、郭准等以御之。
 

  [4]三月,邵陵元侯曹真卒。(曹真(?-231年),字子丹,沛国谯(今安徽亳州)人,曹操族子。三国时期曹魏名将,官至大将军、大司马。其父为曹操招募人马时被州郡所杀,曹操因怜悯曹真少年丧父而待其如亲子一般,因赞赏曹真的勇猛而让他率领虎豹骑。曹真在镇守曹魏西北边境时表现突出,魏文帝时期督众将大破羌胡联军,平定河西;魏明帝时期屡次对抗诸葛亮的北伐。231年病逝,谥曰元侯。)
 

  [5]自十月不雨,至于是月。
  

  [6]司马懿使费曜、戴陵留精兵四千守上,余众悉出,西救祁山。张欲分兵驻雍、,懿曰:“料前军能独当之者,将军言是也。若不能当而分为前后,此楚之三军所以为黥布禽也。”遂进。亮分兵留攻祁山,自逆懿于上。郭淮、费曜等徼亮,亮破之,因大芟刈其麦,与懿遇于上之东。懿敛军依险,兵不得交,亮引还。
  

  懿等寻(尾随)亮后至于卤城。张曰:“彼远来逆我,请战不得,谓我利在不战欲以长计制之也。且祁山知大军已在近,人情自固,可止屯于此,分为奇兵,示出其后,不宜进前而不敢逼,坐失民望也。今亮孤军食少,亦行去矣。”懿不从,故寻亮。既至,又登山掘营,不肯战。贾栩、魏平数请战,因曰:“公畏蜀如虎,柰天下笑何!”懿病之。诸将咸请战。夏,五月,辛巳,懿乃使张攻无当监何平于南围,自按中道向亮。亮使魏延、高翔、吴班逆战,魏兵大败,汉人获甲首三千,懿还保营。
  

  六月,亮以粮尽退军,司马懿遣张追之。进至木门,与亮战,蜀入乘高布伏,弓弩乱发,飞矢中右膝而卒。
  

  [7]秋,七月,乙酉,皇子殷生,大赦。
 

  [8]黄初以来,诸侯王法禁严切,至于亲姻皆不敢相通问。东阿王植上疏曰:“尧之为教,先亲后疏,自近及远。周文王刑(礼法)于寡妻,至于兄弟,以御于家邦。伏惟陛下资帝唐钦明之德,体文王翼翼(谦谦)之仁,惠治椒房,恩昭九族,群后百寮,番休递上(轮流入值),执政不废于公朝,下情得展于私室,亲姻之路通,庆吊之情展,诚可谓恕己洽人,推惠施恩者矣。至于臣者,人道绝绪,禁锢明时(人际关系完全断绝,在政治清明时却受到禁锢),臣窃自伤也。不敢乃望交气类(结交志同道合的朋友),修人事,叙人伦,近且婚媾不通,兄弟乘绝,吉凶之问塞,庆吊之礼废,恩纪之违,甚于路人;隔阂之异,殊于胡、越。今臣以一切之制,永无朝觐之望,至于注心皇极,结情紫闼,神明知之矣。然天实为之,谓之何哉!(有什么可说的呢)退惟诸王常有戚戚具尔之心(时常怀有兄弟手足之情),愿陛下沛然垂诏,使诸国庆问,四节得展,以叙骨肉之欢恩,全怡怡之笃义。妃妾之家,膏沐之遗,岁得再通,齐义于贵宗,等惠于百司,如此,则古人之所叹,风雅之所咏,复存于圣世矣!臣伏自惟省,无锥刀之用;及观陛下之所拔授,若以臣为异姓,窃自料度,不后于朝士矣。若得辞远游(脱下藩王所戴远游冠),戴武弁,解朱组,佩青绂,驸马、奉车,趣得一号,安宅京室,执鞭珥笔(帽边插笔),出从华盖,入侍辇毂,承答圣问,拾遗左右,乃臣丹诚之至愿,不离于梦想者也。远慕《鹿鸣》君臣之宴,中咏《常棣》匪他(兄弟不是外人)之诫,下思《伐木》友生之义,终怀《蓼莪》罔极(父母之恩难以报答的)之哀,每四节之会,块然独处,左右惟仆隶,所对惟妻子,高谈无所与陈,精义无所与展,未尝不闻乐而拊心,临觞而叹息也(听到音乐就抚心悲痛,举起洒怀就长长叹息)。臣伏以犬马之城不能动人,譬人之诚不能动天,崩城(语出汉刘向《列女传.齐杞梁妻》:"荘公袭莒,殖(杞梁殖)战而死……杞梁之妻无子,内外皆无五属之亲,既无所归,乃枕其夫之尸于城下而哭。内诚动人,道路过者莫不为之挥涕。十日,而城为之崩。")、陨霜(未到霜时而严霜下,使大豆等植物枯死无收获。占象者谓是臣下专权妄行诛罚之征兆。),臣初信之,以臣心况,徒虚语耳!若葵藿之倾太陽,虽不为回光,然向之者诚也。窃自比葵藿,若降天地之施,垂三光之明者,实在陛下。臣闻《文子》曰:‘不为福始,不为祸先。”今之否隔,友于同忧,而臣独倡言者,实不愿于圣世有不蒙施之物,欲陛下崇光被时雍之美,宣缉熙章明之德也!”诏报曰:“盖教化所由,各有隆敝,非皆善始而恶终也,事使之然。今令诸国兄弟情礼简怠,妃妾之家膏沐疏略,本无禁锢诸国通问之诏也;矫枉过正,下吏惧谴,以至于此耳。已敕有司,如王所诉。”(曹植是个文学家,爱好自由,但王的身份和规矩很严,就像被禁锢一样,他希望自由自在地生活,展示自己的才情,交朋结友。可见王的日子并不好过。
  
  植复上疏曰:“昔汉文发代,疑朝有变,宋昌曰:‘内有朱虚、车牟(皇亲两侯)之亲,外有齐、楚、淮南、琅邪,此则磐石之宗,愿王勿疑。’臣伏惟陛下远览姬文二虢(虢仲、虢叔)之援,中虑周成召、毕(召公、毕公)之辅,下存宋昌磐石之固。臣闻羊质虎皮,见草则悦,见豺则战(胆战),忘其皮之虎也。今置将不良,有似于此。故语曰:‘患为之者不知,知之者不得为也。’昔管、蔡放诛,周、召作弼;叔鱼陷刑,叔向赞国(叔鱼被恶侯所杀,叔向却助晋国以成霸业)。三监之衅( 武王灭商后,分商王畿为三部分,设三监治理。三监的具体人物:周公管叔蔡叔霍叔。武王灭商后不久即病逝,周公摄政,此时妄图复国的武庚挑唆三监作乱,周王朝面临严峻的形势,周公东征,诛武庚,杀管叔而放蔡叔,废霍叔为庶民,平定了三监之乱 。),臣自当之;二南之辅(周公、召公及其管辖的地区),求必不远。华()宗贵族藩王之中,必有应斯举者。夫能使天下倾耳注目者,当权者是也,故谋能移主,威能慑下,豪右执政,不在亲戚,权之所在,虽疏必重,势之所去,虽亲必轻。(权力决定富贵。)盖取齐者田族,非吕宗也;分晋者赵、魏,非姬姓也。惟陛下察之。(异姓危害皇权。这一点有点以偏概全。)苟吉专其位,凶高其患者,异姓之臣也。欲国之安,祈家之贵,存其其荣,殁同其祸者,公族之臣也。(这是针对现实的,曹睿不用宗亲。)今反公族疏而异姓亲,臣窃惑焉。今臣与陛下践冰履炭,登山浮涧,寒温燥湿,高下共之,岂得离陛下哉!不胜愤懑,拜表陈情。若有不合,乞且藏之书府,不便灭弃,臣死之后,事或可思。若有毫厘少挂圣意着,乞出之朝堂,使夫博古之士,纠臣表之不合义者,如是则臣愿足矣。”帝但以优文答报而已。(帝王总觉危机四伏,矫枉过正。因兄弟相争,故公亲私远,曹睿不肯用亲族,被司马夺权,丢失天下。赵匡胤怕兵权旁落,削弱地方军事力量,结果无力抵御外族侵略,宋朝做了亡国奴。曹植看到了这一点,恳切陈词,但无法打动和催醒曹睿,悲哉!)
  

  八月,诏曰:“先帝著令,不欲使诸王在京都者,谓幼主在位,母后摄政,防微以渐,关诸盛衰也。朕惟不见诸王十有二载,悠悠之怀,能不兴思!其令诸王及宗室公侯各将适子一人朝明年正月,后有少主、母后在宫者,自如先帝令。”(道出了诸王就国的根本原因。)
  

  [9]汉丞相亮之攻祁山也,李平留后,主督运事。会天霖雨,平恐运粮不继,遣参军狐忠、督军成藩喻指,呼亮来还;亮承以退军,平闻军退乃更陽惊,说“军粮饶足,何以便归!”又欲杀督运岑述以解已不办之靓。又表汉主,说“军伪退,欲以诱贼。”亮具出其前后手笔书疏,本末违错。平辞穷情竭,首谢罪负。于是亮表平面前后过恶,免官,削爵土,徙梓潼郡。复以平子丰为中郎将、参军事,出教敕之曰:“吾与君父子戮力以奖汉室,表都护典汉中,委君于东关,谓至心感动,终始可保,何图中乘(中途背离)乎!若者护思负(认罪诲过)一意(古文太简,难懂。),君与公琰推心从事,否可复通,逝可复还(闭塞的可能通泰失去的可以再得到)也。详思斯戒,明吾用心!”(1.此时运粮筹粮极其艰难;2、诸葛亮治人求心服口服,用心良苦。)
  

  亮又与蒋琬、董允书曰:“孝起前为吾说正方腹中有鳞甲(居心刻深),乡党以为不可近。吾以为鳞甲但不当犯之耳,不图(没有想到)复有苏、张(苏秦、张仪)之事出于不意,可使孝起知之。”孝起者,卫尉南陽陈震也。


  [10]冬,十月,吴主使中郎将孙布诈降以诱扬州刺王凌,吴主伏兵于阜陵以俟之。布遣人告凌云:“道远不能自致,乞兵见迎。”凌腾布书,请兵马迎之。征东将军满宠以为必诈,不与兵,而为凌作报书曰:“知识邪正,欲避祸就顺,去暴归道,甚相嘉尚。今欲遣兵相迎,然计兵少则不足相卫,多则事必远闻。且先密计以成本志,临时节度其宜。”会宠被书入朝,敕留府长史,“若凌欲往迎,勿与兵也。”凌于后索兵不得,乃单遣一督将步骑七百人往迎之,布夜掩击,督将迸走,死伤过半。凌,允之兄子也。
  

  先是凌表宠年过耽酒,不可居方任。帝将召宠,给事中郭谋曰:“宠为汝南太守、豫州刺史二十余年,有勋方岳;及镇淮南,天人惮之。若不如所表,将为所窥,可令还朝,问以东方事以察之。”帝从之。既至,体气康强,帝慰劳遣还。
  

  [11]十一月,戊戍晦,日有食之。
 

  [12]十二月,戊午,博平敬侯华歆卒。(华歆(157年-232年1月30日),字子鱼。平原高唐人(今山东聊城高唐县)。 名士,曹魏重臣。华歆早年拜太尉陈球为师,与卢植、郑玄、管宁等为同门 ,又与管宁、邴原共称一龙,华歆为龙头。汉灵帝时华歆被举为孝廉,任郎中,因病去官。又被何进征召为尚书郎。后任豫章太守,甚得民心。孙策破刘繇后,华歆举豫章降,被奉为上宾。官渡之战时,被征为议郎,参司空军事。入为尚书,转侍中,又代荀彧为尚书令。曹操讨孙权,以华歆为军师。后为魏王国御史大夫。曹丕即王位,拜华歆相国,封安乐乡侯。曹丕代汉建魏,改御史大夫为司徒。魏明帝即位,代钟繇为太尉,晋封博平侯。232年1月30日去世,谥敬侯。华歆有文集三十卷,今佚失,其余见《全三国文》。)
 

  [13]丁卯,吴大赦,改明年元曰嘉禾。
  
  六年(壬子232)[1]春,正月,吴主少子建昌侯虑卒。太子登自武昌入省吴主,因自陈久离定省,子道有阙;又陈陆逊忠勤,夫所顾忧。乃留建业。

  [2]二月,诏改封诸侯王,皆以郡为国。
 

  [3]帝爱女淑卒,帝痛之甚,追谥平原懿公主,立庙洛陽,葬于南陵,取甄后从孙黄与之合葬,追封黄为列侯,为之置后,袭爵。帝欲自临送葬,又欲幸许。司空陈群谏曰:“八岁下殇,礼所不备,况未期月,而以成|人礼述之,加以制服,举朝素衣,朝夕哭临,自古以来,未有此比。而乃复自往视陵,亲临祖载。愿陛下抑割无益有损之事,此万国之至望也。又闻驾欲幸许昌,二宫上下,皆悉居东,举朝大小,莫不惊怪。或言欲以避衰,或言欲以便移殿舍,或不知何故。臣以为喜凶有命,祸福由人,移走求安,则亦无益。若必当移避,缮治金墉城西宫及孟津别宫,皆可权时分止,何为举宫暴露野次,内公私烦费,不可计量。且吉士贤人,犹不妄徙其家,以宁乡邑,使无恐惧之心,况乃帝王成国之主,行止动静,岂可轻脱哉!”少府杨阜曰:“文皇帝、武宣皇后崩,陛下皆不送葬,所以重社稷,备不虞也;何至该抱之赤子而送葬也哉!”帝皆不听。三月,癸酉,行东巡。(私人感情最难劝阻。)
 

  评论这张
 
阅读(4)|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