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敞开胸怀 迎接未来

晴的光痕 薪的火花 诗的余韵 竹的烙印

 
 
 

日志

 
 

魏纪八(3)--姜维喋血  

2016-03-17 23:12:19|  分类: 古文赏析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建兴六年(公元228年),诸葛亮第一次北伐,出兵祁山,恰好赶上天水太守马遵外出巡视,姜维随行。蜀军就要到达的消息传来,周围各县纷纷响应,太守怕了,不但怕了,还起了疑心。他怀疑姜维有二心,于是晚上偷偷跑了,跑到上邽(guī)躲起来。
         姜维发现太守跑了,于是猛追,等他追到上邽时,迎接他的,是紧闭的城门。姜维只好跑回家乡,回冀县,可是,迎接他的,依然是紧闭的城门。他被魏国抛弃了,为了活命,他只好投降,投降诸葛亮。
        诸葛亮非常高兴,更重要的是,他看中了眼前这个年轻人,对他大加赞赏,为此还特意给丞相府参军蒋琬和长史张裔写信,大力称赞姜维,说马良、李邵这些人都不如他。诸葛亮不但刻意提拔,还将蜀国的一只精锐部队中虎步兵交给他,进行严格训练。
        姜维被封为奉义将军、当阳亭侯,后来,又为中监军、征西将军,诸葛亮死后,又为右监军、辅汉将军,统领诸军。他先追随蒋琬,后又追随费祎,但与这两位牛人的战略思想格格不入,虽然在两位老前辈的手下,姜维也没有说坐在家里喝酒,也有在战场拼杀的经历,但总之非常不过瘾,他多次出兵陇西、南安、金城、西平等地,都是败多胜少,最让他郁闷的是,费祎每次派兵,都不超过一万,这让他非常不满。
        这种不满,日积月累,最后终于爆发,在他来到蜀国的第二十六年,他干了一件大事:刺杀费祎,这是他人生的一个重要转折,也是蜀国的一次重大事变。姜维虽然是魏国人,但他已经完全融入蜀国了,诸葛亮的赏识,蜀国的优待,让他产生了这样一个念头:以死报国!
         远在凉州的母亲来信了,要他回去,并要他寄一味药,这味药的名字,叫做当归——当归,本来家里就有,舍近求远,其意自明,要他快点回去。他不为所动。“良田百顷,不在一亩,但有远志,不在当归也!”这就是他的豪言壮语,为了国家,只能舍小家为大家了。这一年,他二十七岁,正是风华正茂的青年。

在延熙元年至景耀五年的二十八年中,姜维先后十一次北伐,前五次,是在姜维和费祎的领导下,后六次,是在自己的领导下。他的战绩如下:大胜两次,大败一次,小胜三次,小败一次,平手四次。
        总的说来,是胜多败少,虽然最后他还是失败了,但他这种永不放弃的精神,却让人不得不钦佩。
景耀六年(公元263年)八月,司马昭集结十八万大军,在洛阳誓师,兵分三路,向蜀国发起最猛烈的攻击。第一路,征西将军邓艾率三万余人,从狄道向甘松、沓中进发,以牵制姜维。第二路,雍州刺史诸葛绪率三万余人,从祁山向武街、桥头进发,以切断姜维的退路。第三路,镇西将军钟会率十余万人,分别从斜谷、骆谷、子午谷进发,直取汉中。
很明显,前面两路,是缠住姜维的主力部队,后面的钟会,才是灭亡蜀国的最终利器。
        阿斗很乖,完全按照邓艾的要求,带着太子、诸王以及群臣六十余人,反绑着双手,抬着棺材,口里还含着一块玉璧,像只哈巴狗一样的来到了邓艾的军门前。蜀汉,就这样灭亡了,历二帝,享国四十二年。 此时的姜维,还在剑门关,他带领蜀国的主力。
        五十年前,刘备就是走这条路,在葭萌关定计,占据涪城后,再击破雒城,进抵成都。五十年后,邓艾走的依然是这条路,只是他的心情,是否与刘备颇为相似?五十年前,刘璋打开城门,坐着车子向刘备投降;五十年后,阿斗打开城门,抬着棺材向邓艾投降。历史,有时候,就是如此相似。
     姜维不想放弃,他只想尽到自己最后的一份责任。姜维想搞掉钟会、邓艾,迎立阿斗,重新复国。
都投降了,还能复国?他发现了一个重大秘密:钟会有野心,并且与邓艾不和。  邓艾根本不把钟会放在眼里,不但在绵竹建了一座“平蜀台”,以宣扬战功,跟司马昭写信,口气也是大得很,指手画脚;甚至独断专行,僭(音jiàn)越犯上,自行任命官员,连人神共愤的死太监黄皓,就因为送的钱多,他居然放他一马。 司马昭发布命令,把邓艾抓起来,邓艾被钟会逮捕,用囚车拉往京城。搞掉邓艾后,已获得钟会信任的姜维,又开始鼓动钟会造反,钟会,居然听了。
         钟会这个人,不但高傲,他还想做皇帝,现在有二十多万军队。让姜维带五万兵马,出斜谷,然后自己紧随其后,到长安后,水陆并进,再围攻洛阳,灭掉司马昭。司马昭早有防备,在办邓艾时,就等着钟会造反,并且还写了一封信给他,说为了顺利逮捕邓艾,我让中护军贾充带步骑一万出斜谷,屯驻在乐城,我自己打算带十万大军去长安,咱们哥俩很快就能见面了。 正月十六日,钟会正式公开反叛,他假传太后遗诏,说废掉司马昭,而后开始封官,胁迫部下一起造反。钟会的手下,根本不买账,他们联合起来,杀掉钟会,杀掉姜维。
        姜维的结局,就是这样一个悲剧。
 

魏纪八(3)--姜维喋血 - zqbxi520 - 敞开胸怀  迎接未来

 

魏纪八(3)--姜维喋血 - zqbxi520 - 敞开胸怀  迎接未来

 

魏纪八(3)--姜维喋血 - zqbxi520 - 敞开胸怀  迎接未来

 

魏纪八(3)--姜维喋血 - zqbxi520 - 敞开胸怀  迎接未来

 

魏纪八(3)--姜维喋血 - zqbxi520 - 敞开胸怀  迎接未来

 

魏纪八(3)--姜维喋血 - zqbxi520 - 敞开胸怀  迎接未来

 

魏纪八(3)--姜维喋血 - zqbxi520 - 敞开胸怀  迎接未来

 

魏纪八(3)--姜维喋血 - zqbxi520 - 敞开胸怀  迎接未来

 

魏纪八(3)--姜维喋血 - zqbxi520 - 敞开胸怀  迎接未来

 

姜维故里——天水甘谷大象山
 
       [8]汉姜维自狄道(位于甘肃省临洮县)进拔河间、临洮。将军徐质与战,杀其荡寇将军张嶷,汉兵乃还。
 
  [9]初,扬州刺史文钦,骁果绝人,曹爽以其乡里故爱之。钦恃爽势,多所陵傲。及爽诛,又好增虏级以邀功赏,司马师常抑之,由是怨望。镇东将军丘俭素与夏侯玄、李丰善,玄等死,俭亦不自安,乃以计厚待钦。俭子治书侍御史甸谓俭曰:“大人居方岳重任,国家倾覆而晏然自守,将受四海之责矣!”俭然之。
  二年(乙亥、255)[1]春,正月,俭、钦矫太后诏,起兵于寿春,移檄州郡以讨司马师,乃表言:“相国懿,忠正,有大勋于社稷,宜宥及后世,请废师,以侯就第,以弟昭代之。太尉孚,忠孝小心,护军望,忠公亲事,皆宜亲宠,授以要任。”望,孚之子也。俭又遣使邀镇南将军诸葛诞,诞斩其使。俭、钦将五六万众渡淮,西至项;俭坚守,使钦在外为游兵。
 
  司马师问计于河南尹王肃,肃曰:“昔关羽虏于禁于汉滨,有北向争天下之志,后孙权袭取其将士家属,羽士众一旦瓦解。今淮南将士父母妻子皆在内州,但急往御卫,使不得前,必有关羽土崩之势矣。”时师新割目瘤,创甚,或以为大将军不宜自行,不如遣太尉孚拒之。唯王肃与尚书傅嘏、中书侍郎钟会劝师自行,师疑未决。嘏曰:“淮、楚兵劲,而俭等负力远斗,其锋未易当也。若诸将战有利钝,大势一失,则公事败矣。”师蹶然起曰:“我请舆疾而东。戊午,师率中外诸军以讨俭、钦,以弟昭兼中领军,留镇洛陽,召三方兵会于陈、许。
 
  师问计于光禄勋郑袤曰,袤曰:“丘俭好谋而不达事情,文钦勇而无算。今大军出其不意,江、淮之卒,锐而不能固,宜深沟高垒以挫其气,此亚夫之长策也。”师称善。
 
  师以荆州刺史王基为行监军,假节,统许昌军。基言于师曰:“淮南之逆,非吏民思乱也,俭等诳诱迫胁,畏目下之戮,是以尚屯聚耳。若大兵一临,必土崩瓦解,俭、钦之首不终朝而致于军门矣。”师从之。以基为前军,既而复敕基停驻。基以为:“俭等举军足以深入,而久不进者,是其诈伪已露,众心疑沮也。今不张示威形以副民望,而停军高垒,有似畏懦,非用兵之势也。若俭、钦虏略民人以自益,又州郡兵家为贼所得者,更怀离心,俭等所迫胁者,自顾罪重,不敢复还,此为错兵无用之地而成奸宄之源,吴寇因之,则淮南非国家之有,谯、沛、汝、豫危而不安,此计之大失也。军宜速进据南顿,南顿有大邸阁,计足军人四十日粮。保坚城,因积谷,先人有夺人之心,此平贼之要也。”基屡请,乃听,进据水。
 
  闰月,甲申,师次于桥,俭将史招、李续相次来降。王基复言于师曰:“兵闻拙速,未睹为巧之久也。方今外有强寇,内有叛臣,若不时决,则事之深浅未可测也。议者多言将军持重。将军持重,是也;停军不进,非也。持重,非不行之谓也,进而不可犯耳。今保壁垒以积实资虏而远运军粮,甚非计也。”师犹未计。基曰:“将在军,君令有所不受。彼得亦利,我得亦利,是谓争地,南顿是也。”遂辄进据南顿(河南项城市),俭等人项亦欲往争,发十余里,闻基先到,乃复还保项。
 
  [2]癸未,征西将军郭淮卒,(郭淮(?-255年),字伯济,太原阳曲(今山西太原)人。魏国名将,官至车骑将军,封阳曲侯。建安年间(196-220)举孝廉,先后任平原府丞、丞相兵曹议令史、夏侯渊的司马。夏侯渊战死时郭淮收集残兵,与杜袭共推张郃为主将而得以稳定局势。曹丕称帝后,赐郭淮爵关内侯,又任镇西长史。诸葛亮伐时,郭淮料敌准确,多立战功。正始元年(240),郭淮击退姜维,升任左将军、前将军;嘉平二年(250)又升迁为车骑将军,进封阳曲侯。正元二年(255)卒,追赠大将军,谥贞侯。)以雍州刺史陈泰代之。
 
  [3]吴丞相峻率骠骑将军吕据、左将军会稽留赞袭寿春,司马师命诸军皆深壁高垒,以待东军之集。诸将请进军攻项,师曰:“诸军知其一,未知其二。淮南将士本无反志,俭、钦说诱与之举事,谓远近必应;而事起之日,淮北不从,史招、李续前后瓦解,内乖外叛,自知必败。困兽思斗,速战更合其志,虽云必克,伤人亦多。且俭等欺诳将士,诡变万端,小与持久,诈情自露,此不战而克之术也。”乃遣诸葛诞督豫州诸军自安风向寿春;征东将军胡遵督青、徐诸军出谯、宋之间,绝其归路;师屯汝陽。丘俭、文钦进不得斗,退恐寿春见袭,计穷不知所为;淮南将士家皆在北,众心沮散,降者相属,惟淮南新附农民为之用。
 
  俭之初起,遣健步赍书至兖州,兖州刺史邓艾斩之,将兵万余人,兼道前进,先趋乐嘉城,作浮桥以待师。俭使文钦将兵袭之。师自汝陽潜兵就艾于乐嘉,钦猝见大军,惊愕未知所为。钦子鸯,年十八,勇力绝人,谓钦曰:“及其未定,击之可破也。”于是分为二队,夜夹攻军,鸯帅壮士先至鼓噪,军中震扰。师惊骇,所病目突出,恐众知之,啮被皆破。钦失期不应,会明,鸯见兵盛,乃引还。师与诸将曰:“贼走矣,可追之!”诸将曰:“钦父子骁猛,未有所屈,何苦而走!”师曰:“夫一鼓作气,再而衰。鸯鼓噪失应,其势已屈,不走何待!”钦将引而东,鸯曰:“不先折其势,不得去也。”乃与骁骑十余摧锋陷陈,所向皆披靡,遂引去。师使左长史司马班率骁骑八千翼而追之,鸯以匹马入数千骑中,辄杀伤百余人,乃出,如此者六七,追骑莫敢逼。(自古英雄出少年。)
 
  殿中人尹大目小为曹氏家奴,常在天子左右,师将与俱行,大目知师一目已出,启云:“文钦本是明公腹心,但为人所误耳;又天子乡里,素与大目相信,乞为公追解语之,令还与公复好。”师许之,大目单身乘大马,被铠胄,追钦,遥相与语,大目心实欲为曹氏,谬言:“君侯何苦不可复忍数日中也!”欲使钦解其旨。钦殊不司,乃更厉声骂大目曰:“汝先帝家人,不念报恩,反与司马师作逆,不顾上天,天不汝!”张弓傅矢欲射大目,大目涕泣曰:“世事败矣,善自努力!”
 
  是日,丘俭闻钦退,恐惧夜走,众遂大溃。钦还至项,以孤军无继,不能自立,欲还寿春,寿春已溃,遂奔吴。吴孙峻至东兴,闻俭等败,壬寅,进至橐皋,文钦父子诣军降。丘俭走,北至慎县,左右人兵稍弃俭去,俭藏水边草中。甲辰,安风津民张属就杀俭,传首京师,封属为侯。诸葛诞至寿春,寿春城中十余万口,惧诛,或流迸山泽,或散走入吴。诏以诞为镇东大将军、仪同三司,都督扬州诸军事。
 
  夷丘俭三族。俭党七百余人系狱,侍御史杜友治之,惟诛首事者十余人,余皆奏免之。俭孙女适刘氏,当死,以孕系廷尉。司隶主簿程咸议曰:“女适人者,若已产育,则成他家之母,于防不足以惩奸乱之源,于情则伤孝子之恩。男不遇罪于他族,而女独婴戮于二门,非所以哀矜女弱,均法制之大分也,臣以为在室之女,可从父母之刑,既醮之妇,使从夫家之戮。”(嫁女从夫,免受株连。)朝廷从之,仍著于律令。
 
  [4]舞陽忠武侯司马师疾笃,还许昌,留中郎将参军事贾充监诸军事。充,逵之子也。卫将军昭自洛陽往省师,师令昭总统诸军。辛亥,师卒于许昌。(司马师(208-255年3月23日),字子元,河内温县(今河南温县西)人。三国时期曹魏权臣,官至大将军,西晋奠基人之一。他是司马懿与张春华的长子,司马昭的兄长,西晋开国皇帝司马炎的伯父。司马师沉着坚强,雄才大略。与夏侯玄何晏齐名。与其父司马懿谋划诛杀曹爽,以功封长平乡侯食邑千户,旋加卫将军。司马懿死后,以抚军大将军辅政,独揽朝廷大权。掌权后,制定选拔官吏的法规,命百官推荐贤才,整顿纲纪,任命文武大臣使各有职掌,朝野肃然。司马师也有卓越的军事才能,曾用计击灭吴国诸葛恪的大军。公元254年,魏帝曹芳与中书令李丰等密谋除司马师,事情泄露,司马师杀死参与者,迫郭太后废掉魏帝曹芳,从太后命以高贵乡公曹髦为帝。次年,司马师亲率兵平定毋丘俭、文钦之乱,途中病死。晋朝建立后,追尊为景皇帝,庙号世宗。)中书侍郎钟会从师典知密事,中诏敕尚书傅嘏,以东南新定,权留卫将军昭屯许昌为内外之援,令嘏率诸军还。会与嘏谋,使嘏表上,辄与昭俱发,还到洛水南屯住。二月,丁巳,诏以司马昭为大将军、录尚书事。会由是常有自矜之色,嘏戒之曰:“子志大其量,而勋业难为也,可不慎哉!”(志大才疏是一种危险,至少是一种不满,招来痛苦。
 
  [5]吴孙峻闻诸葛诞已据寿春,乃引兵还。以文钦为都护、镇北大将军、幽州牧。
 
  [6]三月,立皇后卞氏,大赦。后,武宣皇后弟秉之曾孙女也。
 
  [7]秋,七月,吴将军孙仪、张怡、林恂谋杀孙峻,不克,死者数十人。全公主谮朱公主于峻,曰“与仪同谋”。峻遂杀朱公主。(比袁氏兄弟更甚,骨肉相残,公主都介入了。)
 
  峻使卫尉冯朝城广陵,功费甚众,举朝莫敢言,唯滕胤谏止之,峻不从,功卒不成。
 
  [8]汉姜维复议出军,征西大将军张翼廷争,以为:“国小民劳,不宜黩武。”维不听,率车骑将军夏侯霸及翼同进。八月,维将数万人至罕,趋狄道。
 
  征西将军陈泰敕雍州刺史王经进屯狄道,须泰军到,东西合势乃进。泰军陈仓,经所统诸军于故关与汉人战不利,经辄渡洮水。泰以经不坚据狄道,必有他变,率诸军以继之。经已与维战于洮西,大败,以万余人还保狄道城,余皆奔散,死者万计。张翼请维曰:“可以止矣,不宜复进,或毁此大功,为蛇画足。”维大怒,遂进围狄道。
 
  辛未,诏长水校尉邓艾行安西将军,与陈泰并力拒维,戊辰,复以太尉孚为后继。泰进军陇西,诸将皆曰:“王经新败,贼众大盛,将军以乌合之众,继败军之后,当乘胜之锋,殆必不可。古人有言:‘蝮蛇螫手,壮士解腕。’《孙子》曰:‘兵有所不击,地有所不守。’盖小有所失而大有所全故也。不如据险自保,观衅待敝,然后进救,此计之得者也。”泰曰:“姜维提轻兵深入,正欲与我争锋原野,求一战之利。王经当高壁深垒,挫其锐气,今乃与战,使贼得计。经既破走,维若以战克之威,进兵东向,据栎陽积谷之实;放兵收降,招纳羌、胡,东争关、陇,传檄四郡,此我之所恶也。而乃以乘胜之兵,挫峻城之下,锐气之卒,屈力致命,攻守势殊,客主不同。兵书曰:‘修橹,三月乃成,拒堙yin三月而后已。’(制作大盾牌和攻城的战车,三个月才能完成;堆积土山攻城,也要三个月时间才能完成。)诚非轻军远入之利也。今维孤军远侨,粮谷不继,是我速进破贼之时,所谓疾雷不及掩耳,自然之势也。洮水带其表,维等在其内,今乘高据势,临其项领,不战必走。寇不可纵,围不可久,君等何言如是!”遂进军度高城岭,潜行,夜至狄道东南高山上,多举烽火,鸣鼓角。狄道城中将士见救至,皆愤踊。维不意救兵卒至,缘山急来攻之,泰与交战,维退。泰引兵扬言欲向其还路,维惧,九月,甲辰,维遁走,城中将士乃得出。王经叹曰:“粮不至旬,向非救兵速至,举城屠裂,覆丧一州矣!”泰慰劳将士,前后遣还,更差军守,并治城垒,还屯上。

  泰每以一方有事,辄以虚声忧动天下,故希简上事,驿书不过六百里。大将军昭曰:“陈征西沈勇能断,荷方伯之重。救将陷之城,而不求益兵,又希简上事,必能办贼者也。都督大将不当尔邪!”
 
  姜维退驻钟提。
 
  [9]初,吴大帝不立太庙,以武烈尝为长沙太守,立庙于临湘,使太守奉祠而已。冬,十二月,始作太庙于建业,尊大帝为太祖。
 
  评论这张
 
阅读(13)|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