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敞开胸怀 迎接未来

晴的光痕 薪的火花 诗的余韵 竹的烙印

 
 
 

日志

 
 

晋纪一(2)-- 卧冰求鲤  

2016-03-21 20:21:34|  分类: 古文赏析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王祥,其母早亡,继母朱氏,生子王览。朱氏偏爱亲生儿子,常令王祥干重活、吃糙饭。但王祥对父母孝敬,从不懈怠。父母生病,王祥衣不解带,日夜照顾,汤药必先尝后进。继母要吃鲜鱼,天寒冰冻,无处购买。王祥冒着凛冽寒风,在河上脱衣卧冰,冰被暖化了,冰下竟跃出两条鲤鱼,他高兴地拿回家孝敬继母。这件事,深深地感动了继母。继母死后,王祥悲痛,依礼安葬。王祥对其弟王览,十分爱护,王览对兄长特别尊敬,兄友弟恭远近闻名,时人把他们的居处称作"孝悌里"。临沂"孝悌里"至今犹存。

孝梯里中颂王祥

卧冰求鲤传四方

一片孝心感继母

王览效法敬兄长

晋纪一(2)-- 卧冰求鲤 - zqbxi520 - 敞开胸怀  迎接未来

 

晋纪一(2)-- 卧冰求鲤 - zqbxi520 - 敞开胸怀  迎接未来

 
        [2]司隶校尉上党李劾故立进令刘友、前尚书山涛、中山王睦、尚书仆射武陔gāi各占官稻田,请免涛、睦等官,陔已亡,请贬其谥。诏曰:“友侵肃百姓以缪惑朝士,其考竟以惩邪佞。涛等不贰其过,皆勿有所问。亢志在公,当官而行,可谓邦之司直矣。光武有云:‘贵戚且敛手以避二鲍。’其申敕群僚,各慎所司,宽宥之恩,不可数遇也!”睦,宣帝之弟子也。(处置不公,极坏的示范作用。)
 
  臣光曰:政之大本,在于刑赏,刑赏不明,政何以成!晋武帝赦山涛而褒李,其于刑赏两失之。使所言为是,则涛不可赦;所言为非,则不足褒。褒之使言,言而不用,怨结于下,威玩于上,将安用之!且四臣同罪,刘友伏诛而涛等不问,避贵施贱,可谓政乎!创业之初而政本不立,将以垂统后世,不亦难乎(三个问题:褒、贬、不公。
  
  [3]帝以李为太子太傅,征李密为太子洗马。密以祖母老,固辞,许之。密与人交,每公议其得失而切责之,常言:“吾独立于世,顾影无俦;然而不惧者,以无彼此于人故也。”
 
  [4]吴大赦,以右丞相万镇巴丘。
 
  [5]夏,六月,吴主作昭明宫,二千石以下,皆自入山督伐木。大开苑囿,起土山,楼观,穷极伎巧,功役之费以亿万计。陆凯谏,不听。中书丞华核上疏曰:“汉文之世,九州晏然,贾谊独以为如抱火厝于积薪之下而寝其上。今大敌据九州之地,有太半之众,欲与国家为相吞之计,非徒汉之淮南、济北而已也,比于贾谊之世,孰变缓急!今仓库空匮,编户失业,而北方积谷养民,专心东向。又,交趾沦没,岭表动摇,胸背有嫌,首尾多难,乃国朝之厄会也。若舍此急务,尽力功作,卒有风尘不虞之变,当委版筑而应烽燧,驱怨民而越白刃,此乃大敌所因以为资者也。”时吴俗奢侈,核又上疏曰:“今事多而役繁,民贫而俗奢,百工作无用之器,妇人为绮靡之饰,转相仿效,耻独无有。兵民之家,犹复逐俗,内无石之储而出有绫绮之服,上无尊卑等级之差,下有耗财费力之损,求其富给,庸可得乎!”吴主皆不听。(变态六:穷奢极欲。)
 
  [6]秋,七月,王祥以睢陵公罢。
 
  [7]九月,甲申,诏增使俸。(加工资。)
 
  [8]以何曾为太保,义陽王望为太尉,荀为司徒。
 
  [9]禁星气、谶纬之学。(开明。)
 
  [10]吴主以孟仁守丞相,奉法驾东迎其父文帝神于明陵,中使相继,奉问起居。巫觋言见文帝被服颜色如平生。吴主悲喜,迎拜于东门之外。既入庙,比七日三祭,设诸倡伎,昼夜娱乐。(变态七:醉生梦死。)
 
  [11]是岁,遣鲜卑拓跋沙漠汗归其国。
 
  四年(戊子、268)[1]春,正月,丙戌,贾充等上所刊修律令。帝亲自临讲,使尚书郎裴楷执读。楷,秀之从弟也。侍中卢、中书侍郎范陽张华请抄新律死罪条目,悬之亭传以示民;从之。(法务公开,普法教育。)
 
  又诏河南尹杜预为黜陟之课,预奏:“古者黜陟zhi,拟议于心,不泥于法;末世不能纪远而专求密微,疑心而信耳目,疑耳目而信简书,简书愈繁,官方愈伪。(不是讲公正,而去讲学问。)魏氏考课,即京房之遗意,其文可谓至密;然失于苛细以违本体,故历代不能通也。岂若申唐尧之旧制,取大舍小,去密就简,俾之易从也!夫曲尽物理,神而明之,存乎其人;去人而任法,则以文伤理。莫若委任达官,各考所统,岁第其人,言其优劣。如此六载(6年也是一种想当然。),主者总集,采按其言,六优者超擢,六劣者废免,优多劣少者平叙,劣多优少者左迁。其间所对不钧,品有难易,主者固当准量轻重,微加降杀,不足曲以法尽也。(给予很多自由裁量。)其有优劣徇情,不叶公论者,当委监司随而弹之。若令上下公相容过,此为清议大颓(彻底地衰败),虽有考课之法,亦无益也。”(考课批评还在。)事竟不行。(这里说明,用法不再法的条文如何精细,而在用法的人,主张就简去繁。现在往往说,自由裁量权和空间太大,会侵害合法权益,有主张法条细密,如此反复,越弄月杂。
  
  [2]丁亥,帝耕籍田于洛水之北。
 
  [3]戊子,大赦。
 
  [4]二月,吴主以左御史大夫丁固为司徒,右御史大夫孟仁为司空。

  [5]三月,戊子,皇太后王氏殂。帝居丧之制,一遵古礼。

  [6]夏,四月,戊戌,睢陵元公王祥卒,(王祥(184年,一作180年-268年4月30日),字休徵。琅玡临沂(今山东临沂)人。三国曹魏及西晋时大臣,书圣王羲之的族曾祖父。王祥侍奉后母极孝,为二十四孝之一"卧冰求鲤"的主人翁。王祥于东汉末隐居二十年,在曹魏,先后任县令、大司农、司空、太尉等职,封爵睢陵侯。西晋建立,拜太保,进封睢陵公。泰始四年(268年)四月初二(4月30日),王祥去世,享年八十五岁(一作八十九),谥号元。今王祥故里孝友村有"王祥卧冰处"。)门无杂吊之宾。其族孙戎叹曰:“太保当正始之世,不在能言之流;及间与之言,理致清远,岂非以德掩其言乎!”
 
  [7]已亥,葬文明皇后。有司又奏:“既虞,除衰服。”诏曰:“受终身之爱而无数年之报,情所不忍也。”有司固请,诏曰:“患在不能笃孝,勿以毁伤为忧。前代礼典,质文不同,何必限以近制,使达丧阙然乎!”群臣请不已,乃许之;然犹冠疏食以终三年,如文帝之丧。(司马炎很看重守孝。)
  
  [8]秋,七月,众星西流如雨而陨。
 
  [9]已卯,帝谒崇陽陵。
 
  [10]九月,青、徐、兖、豫四州大水。
 
  [11]大司马石苞久在淮南,威惠甚著。淮北监军王琛恶之,密表苞与吴人交通。会吴人将入寇,苞筑垒遏水以自固,帝疑之。羊祜深为帝言:“苞必不然。”帝不信,乃下诏以苞不料贼势,筑垒遏水,劳扰百姓,策免其官,遣义陽王望帅大军以征之。苞辟河内孙铄为掾,铄先与汝陰王骏善,骏时镇许昌,铄过见之。骏知台已遣军袭苞,私告之曰:“无与于祸!铄既出,驰诣奉春,劝苞放兵,步出都亭待罪;苞从之。帝闻之,意解,苞诣阙,以乐陵公还弟。(两点救石苞,孙铄忠诚,自己不恋权,果断放下。拿起了,放下,很重要。
 
  [12]吴主出东关;冬,十月,使其将施绩入江夏,万寇襄陽。诏义陽王望统中军步骑二万屯龙陂,为二方声援。会荆州刺史胡烈拒绩,破之,望引兵还。
 
  [13]误交州刺史刘俊、大都督则、将军顾容前后三攻交趾,交趾太守杨稷皆拒破之;郁林、九真皆附于稷。稷遣将军毛炅jiǒng,guì、董元攻合浦,战于古城,大破吴兵,杀刘俊、则,余兵散还合浦。稷表炅为郁林太守,元为九真太守。
 
  [14]十一月,吴丁奉、诸葛靓出芍陂,攻合肥;安东将军汝陰王逡拒却之。
 
  [15]以义陽王望为大司马,荀为太尉,石苞为司徒。
 
  五年(己丑、269)[1]春,正月,吴主立子瑾为皇太子。
 
  [2]二月,分雍、凉、梁州置秦州。以胡烈为刺史。先是,邓艾纳鲜卑降者数万,置于雍、凉之间,与民杂居,朝廷恐其久而为患,以烈素著名于西方,故使镇抚之。

  [3]青、徐、兖三州大水。
 
  [4]帝有灭吴之志。壬寅,以尚书左仆射羊祜都督荆州诸军事,镇襄陽;征东大将军卫瑾都督青州诸军事,镇临;镇东大将军东莞王都督徐州诸军事,镇下邳。
 
  祜绥怀远近,甚得江、汉之心,与吴人开布大信,降者欲去,皆听之,减戍逻之卒,以垦田八百余顷。其绐至也,军无百日之粮;及其季年,乃有十年之积。祜在军,常轻裘缓带,身不被甲,铃阁之下,侍卫不过十数人。(先增进感情,施行贸易,淡化政治。这真是当今和台湾相处的同胞政策。)
  
  [5]济陰太守巴西文立上言:“故蜀之名臣子孙流徙中国者,宜量才叙用,以慰巴、蜀之心,以倾吴人之望。”帝从之。已未,诏曰:“诸葛亮在蜀,尽其心力,其子瞻临难而死义,其孙京宜随才署吏。”又诏曰:“蜀将傅佥父子,死于其主。天下之善一也,岂由彼此以为异哉!佥息(儿子)著、募没入奚官(因为是罪犯家属被没入官署做杂役),宜免为庶人。”
三国之间,并非真正的敌人,一旦天下统一,人才都是一样受尊重的,正所谓天下之善一也。过去搞政治运动,自己内部的人倒成了死敌,尽其迫害,而对高国民党将领,反倒宽恕,这一点史今类同,值得深思。)
  
  [6]帝以文立为散骑常侍。汉故尚书犍为程琼,雅有德业,与立深交,帝闻其名,以问立,对曰:“臣至知其人,但年垂八十,禀性谦退,无复当时之望,故不以上闻耳。”琼闻之,曰:“广休可谓不党矣,此吾所以善夫人也。”
 
  [7]秋,九月,有星孛于紫宫。
  [8]冬,十月,吴大赦,改元建衡。
 
  [9]封皇子景度为城陽王。
  [10]初,汝南何定尝为吴大帝给使,及吴主即位,自表先帝旧人,求还内侍。吴主以为楼下都尉,典知酤事,遂专为威福;吴主信任之,委以众事。左丞相陆凯面责定曰:“卿见前后事主不忠,倾乱国政,宁有得以奉终者邪!何以专为奸邪,尘秽天听,宜自改厉。不然,方见卿有不测之祸。”定大恨之。凯竭心公家,忠恳内发,表疏皆指事不饰。及疾病,吴主遗中书令董朝问所欲言,凯陈“何定不可信用,宜授以外任。奚熙小吏,建起浦里塘,亦不可听。姚信、楼玄、贺邵、张悌、郭、薛宝、滕及族弟喜、抗,或清白忠勤,或资才卓茂,皆社稷之良辅,愿陛下重留神思,访以时务,使尽其忠,拾遗万一。”邵,齐之孙;莹,综之子;玄,沛人;滕,南陽人也。凯寻卒,(陆凯(198年-269年),字敬风。吴郡吴县(今江苏苏州)人。吴国后期重臣,陆逊之侄、陆抗族兄。陆凯于黄武(222年-229年)年间曾任永兴和诸暨县长,任内颇有治绩。后转拜建武都尉,又迁儋耳太守,与聂友率军讨伐朱崖和儋耳,战后迁建武校尉。五凤二年(255年),率军讨斩零陵山贼陈毖,以功拜巴丘督、偏将军,封都乡侯。不久,迁任武昌右部督,随军至寿春。后拜荡魏将军,又迁绥远将军。孙休继位,拜征北将军、假节、领豫州牧。孙皓即位,迁任镇西大将军,都督巴丘,又领荆州牧,进封嘉兴侯。宝鼎元年(266年),迁左丞相。以正直及屡次劝谏孙皓而闻名。建衡元年(269年)去世。)吴主素衔其切直,且日闻何之谮,久之,竟徙凯家于建安。(变态八:不识忠奸。
 
  [11]吴主遣监军虞汜、威南将军薛、苍梧太守丹陽陶璜从荆州道,监军李勖、督军徐存从建安海道,皆会于合浦以击交趾。
 
  [12]十二月,有司奏东宫施敬二傅,其仪不同。帝曰:“夫崇敬师傅,所以尊道重教也,何言臣不臣乎!其令太子申拜礼。”(皇帝开始都比较清醒,有所作为。)
 
  评论这张
 
阅读(18)|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