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敞开胸怀 迎接未来

晴的光痕 薪的火花 诗的余韵 竹的烙印

 
 
 

日志

 
 

汉纪五十八(3)--刘备起家  

2016-03-06 16:25:05|  分类: 古文赏析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刘备的江山是哭来的”吗?不,《资治通鉴》四十余次提到刘备,少说刘备遇事而哭。即使在白帝城临终托孤时,也未流泪,倒是把受托的诸葛亮感动得痛哭流涕。汉主谓亮曰:“君才十倍曹丕,必能安国,终定大事。若嗣子可辅之,辅之;如其不才,君可自取。”亮涕曰:“臣敢不竭股肱之力,效忠贞之节,继之以死。”汉主又为诏刺太子曰:“人五十不能称天,吾年已六十有余,何所复恨,但以卿兄弟为念耳,勉之,勉之!毋以恶小而为之,毋以善小而不为!惟贤惟德,可以服人。父德薄,不足效也。与丞相从事,事之如父。”“鸟之将死,其鸣也哀;人之将亡,其言也善。”但刘备临终托孤虽有悲戚之情,却无痛哭流涕之状,并不是好哭的英雄。

刘备性格内向,“少语言,喜怒不形于色”,“初,涿郡刘备,中山靖王之后也,少孤贫,与母以贩履为业。”刘备创业之初的条件与其高祖刘邦有相似之处,首先,刘备没有撑劲的爹妈。父亲去世早,母亲也非大家闺秀,自己虽为中山靖王刘胜之后,但只是虚名,无皇帝后裔之实,况且来路不明,查无实证。其次,刘备没有雄厚的家产。一个靠“贩履”为生的家庭,能有多少基业。第三,刘备没有按常规实现创业的条件和环境,没有“修身、齐家、治国、平天下”的条件。刘备“不甚好读书”,“师事郑玄、卢植”,学历不高,没有多大学问。无论是曹操还是孙权,都要比刘备强的多。刘备建立霸业,成了汉王,与曹操、孙权形成鼎立之势。其奥秘在,曹操的江山靠是“打”,孙权的江山靠“靠”,而刘备的江山则是靠“干”。

与曹操、孙权相比,刘备没有曹操的霸气,也没有孙权的运气,自己的江山完全靠自己苦心经营,苦干得来的。刘备没有任何基业,靠“打”江山也是不现实,虽有关羽、张飞、赵云帮衬,少数客商解囊相助,但毕竟是人少财寡,完全像曹操那样靠武力打天下,也是不明智的。刘备成就霸业的“蹊径”是干:

第一,目标明确,决心坚定。刘备的志向“扶汉兴刘,成就霸业”。《资治通鉴》中说刘备“有大志,”《三国演义》中说刘备有天子之志,“我为天子,当乘此车盖。备在荆州数年,尝于表坐起至厕,慨然流涕。表怪,问备,备曰:“平常不离鞍,髀肉皆消。今不复骑,髀里肉生,日月如流,老将至矣,而功业不建,是以悲耳”。刘备认为的“功业不建”是指建天子基业。事实上,当时刘备已是名声在外,小有功业。公元201年,刘备在汝南被曹操打败后去投刘表,“表闻备至,自出郊迎,以上宾礼待之,益其兵,使屯新野(今河南新野)〉”。刘表能够“自出郊迎”,说明刘备在当时已经不是等闲之辈。刘备根本不知足,面对时光飞逝,而感慨流泪。临终托孤不哭,却面对“功业不建”而流泪,可见功业在刘备的心中何等重要!

第二,团队善战,众志成城。刘备颇有高祖遗风,吸纳了大量人才,组建的“团队”,有三个明显的特点。一是人才结构合理。文有诸葛孔明、庞士元,武有关羽、张飞、赵云,有文有武,有谋士有战将,有运筹帷幄的,也有外出带兵打仗的,相互辅助,相得益彰。二是人才个体素质较高。无论文人还是武将,都能够独挡一面。诸葛亮运筹帷幄,未出茅庐,便三分天下,关羽、张飞、赵云皆有万夫不当之用。刘备历经磨难,意志坚定。如张飞声断湖北当阳长坂坡,就生动地展现了个人英雄的风采,说明了个人武艺高强。三是团队成员忠诚。诸葛亮为刘备的江山社稷鞠躬尽瘁,死而后已,关羽千里走单骑,不为曹操名利所动,张飞一生忠于刘备,最终为兄弟情谊而英年早逝,赵云随刘备征战沙场,只身救刘禅,护主赴东吴。这四个人都是刘备团队的核心力量,属于最核心阶层,是刘备的左膀右臂、股肱之臣。无论刘备是胜是败,是顺利还是挫折,这些人都忠贞不二,誓死相随,永不背叛。后期战死落风坡的庞士元,受刘备招降的黄忠等也都能保持晚节。可见,刘备的属下对其忠心耿耿,这是刘备成就霸业的坚强基石。

第三,旗帜鲜明,善借外力。刘备打出“扶汉兴刘”的旗帜,这与曹操的“挟天子以令诸侯”相比有点小儿科,但在当时的环境下确实能够凝聚人心,虽然底气不足,但毕竟名正言顺。公元208年,曹操欲攻打荆州,刘琮背着刘备投降曹操。刘备离开荆州,“琮左右及荆州人多归备。”等到了当阳,“众十余万人”,有人建议刘备把跟随的群众抛掉,而刘备却说,“夫济大事必以人为本。今人归吾,吾何忍弃去!”在最危险的时候,刘备没有为了自己而不顾老百姓的死活。既有“中山靖王之后”之名,又有情系百姓之实,得到群众的拥护也就不足为怪了。

第四,风格独特,魅力十足。刘备领袖的才能,一是处理人际关系,如鱼得水。无论是曹操、袁绍、孙权,还是陶谦、刘表、刘璋,刘备善于周旋其中,关键时刻或得到帮助,或转危为安。曹操、袁绍、孙权心里都非常清楚刘备是英雄,必定要和他们争天下的,但这些人终究没有杀了刘备。曹操略施小计,便借刘表、黄祖之手杀了恃才傲物、看不起自己的祢衡。陶谦、刘表、刘璋也让刘备忽悠的找不着北。徐州牧陶谦疾笃,谓别驾东海麋竺曰:“非刘备不能安此州也。”陶谦临终前甘心情愿地把徐州交给了刘备。二是心怀坦荡,善于用人。“用人不疑,疑人不用”,在刘备身上体现的淋漓尽致。关羽、张飞、赵云各得其所,各尽所能,既然把权力交给你,你就放心大胆地去干,绝不给你使“绊子”。自三顾茅庐请来诸葛亮以后,对诸葛亮可谓是言听计从,没有任何怀疑。诸葛亮在出师表中说,“受命以来,夙夜忧叹,恐托付不效,以伤先帝之明。”“士为知己者死”,为感谢刘备的知遇信任之恩,才华横溢的诸葛亮为刘氏江山呕心沥血,直至献出了宝贵生命,年仅53岁。三是审时度势,处事果断。刘备与曹操青梅煮酒论英雄时,借“迅雷风烈必变”掩饰自己内心的慌张,借曹操让自己“与朱灵邀表”的机会立刻溜之大吉,没有任何犹豫。刘备深知吕布的为人和能量,留之必定后患无穷。虽然吕布辕门射戟帮助过自己,但当曹操欲放吕布时,一句“明公不见吕布事丁建阳、董太师乎”提醒了“梦中人”曹操,借曹操的手要了吕布的小命。四是意志坚定,百折不挠。刘备投曹操,投吕布,投袁绍,投刘表,投刘璋,胜仗不多,败仗不少,整天让人追得东躲西藏。在这种艰难困苦的环境下,刘备很有长征精神,意志坚定,百折不挠,不达目的,誓不罢休。五是仁义为表,实利为本。刘备根据地都是来自刘氏“兄弟”刘表和刘璋,开始以仁义假象骗取信任,在大臣面前又表现不忍,而实际心狠手辣,近乎流氓手段,斩杀他们的大将,夺取他们的江山,招纳他们的降叛。

 

汉纪五十八(3)--刘备起家 - zqbxi520 - 敞开胸怀  迎接未来

  

汉纪五十八(3)--刘备起家 - zqbxi520 - 敞开胸怀  迎接未来

 

汉纪五十八(3)--刘备起家 - zqbxi520 - 敞开胸怀  迎接未来 

 
        臣光曰:孔子之言仁也重矣,自子路、冉求、公西赤(前509年-?,一说前519年出生,汉族,字子华,山东省菏泽市东明县人。东周时期鲁国学者孔门弟子。唐玄宗尊之为「邵伯」,宋真宗加封为「巨野侯」。明嘉靖九年改称「先贤公西子」。公西赤有非常优秀的外交才能。孟武伯曾经向孔子问起公西赤,孔子回答说:「赤也,束带立於朝,可与宾客言也。不知其仁也。」曾经为孔子出使於齐国。)门人之高第,令尹子文(即斗子文,春秋时期楚国名相,对楚国的强大和北上争霸作出了杰出的贡献。)、陈文子(前?—前567—前545—前?年,陳完的曾孫,名須無,曆事齊靈、莊、景三公,《史記》作田氏,田氏是漢代寫法,先秦古文字材料皆作陳。其世系為:陳完(敬仲)——稺孟夷——湣孟莊——陳文子(須無)——陳桓子(無宇)——陳僖子(乞)——陳成子(恒)。齊陳氏至陳桓子始大,位居正卿,至成子更專齊政。)诸侯之贤大夫,皆不足以当之,而独称管仲之仁,岂非以其辅佐齐桓,大济生民乎!齐桓之行若狗彘,管仲不羞而相之,其志盖以非桓公则生民不可得而济也。汉末大乱,群生涂炭,自非高世之才不能济也。然则荀舍魏武将谁事哉!(是的,司马光斯言也。现实逼得从中选择一主,不是为主而是为民也,当政者之仁,在民不在君,千古皆然。故荀死可以理解了。)

  齐桓之时,周室虽衰,未若建安之初也。建安之初,四海荡覆,尺土一民,皆非汉有。荀佐魏武而兴之,举贤用能,训卒厉兵,决机发策,征伐四克,遂能以弱为强,化乱为治,十分天下而有其八,其功岂在管仲之后乎!管仲不死子纠(?—前685, 春秋齐国人。齐僖公之子,母为鲁女。齐襄公时,政令无常,恐遭杀害,于鲁庄公八年(前686)携管仲、召忽奔鲁。)而荀死汉室,其仁复居管仲之先!(司马光认为荀为汉室而死,功盖管仲而仁高管仲。)
 
  而杜牧(公元803-公元约852年,字牧之,号樊川居士,汉族,京兆万年(今陕西西安)人。杜牧是唐代杰出的诗人、散文家,是宰相杜佑之孙,杜从郁之子。唐文宗大和二年26岁中进士,授弘文馆校书郎。后赴江西观察使幕,转淮南节度使幕,又入观察使幕,理人国史馆修撰,膳部、比部、司勋员外郎,黄州、池州、睦州刺史等职。因晚年居长安南樊川别墅,故后世称"杜樊川",著有《樊川文集》。杜牧的诗歌以七言绝句著称,内容以咏史抒怀为主,其诗英发俊爽,多切经世之物,在晚唐成就颇高。杜牧人称"小杜",以别于杜甫,"大杜"。与李商隐并称"小李杜"。)乃以为“之劝魏武取兖州则比之高、光,官渡不令还许则比之楚、汉,及事就功毕,乃欲邀名于汉代,譬之教盗穴墙发匮而不与同挈,得不为盗乎!(而不与小偷分赃,能说他不是小偷)”臣以为孔子称“文胜质则史”,凡为史者记人之言,必有以文之(都会加以修饰)。然则比魏武于高、光、楚、汉者,史氏之文也,岂皆口所言邪!用是贬,非其罪矣。且使魏武为帝,则为佐命无功,与萧何同赏矣;不利此面利于杀身以邀名,岂人情乎!(为荀伸冤。也叫人如何看史,真中有假,有褒贬。)(曹操爱才虽无道德虚伪,却有政治标准,即为我所用。)
 
  [11]十二月,有星孛于五诸侯。
 
  [12]刘备在葭萌,庞统言于备曰:“今陰选精兵,昼夜兼道,径袭成都,刘璋既不武,又素无豫备,大军卒至,一举便定,此上计也。杨怀、高沛,璋之名将,各杖强兵,据守关头,闻数有笺谏璋,使发遣将军还荆州。将军遣与相闻,说荆州有急,欲还救之,并使装束,外作归形,此二子既服将军英名,又喜将军之去,计必乘轻骑来见将军,因此执之,进取其兵,乃向成都,此中计也。退还白帝,连引荆州,徐还图之。此下计也。若沈吟不去,将致大困,不可久矣。”备然其中计。(璋人狼入室。)

  及曹操攻孙权,权呼备自救。备贻璋书曰:“孙氏与孤本为唇齿,而关羽兵弱,今不往救,则曹操必取荆州,转侵州界,其忧甚于张鲁。鲁自守之贼,不足虑也。”因求益万兵及资粮,璋但许兵四千,其余皆给半。备因激怒其众曰:“吾为益州征强敌,师徒勤瘁,而积财吝赏,何以使士大夫死战乎!”张松书与备及法正曰:“今大事垂立,如何释此去乎!”松兄广汉太守肃,恐祸及已,因发其谋。于是璋收斩松(?-212年,字子乔,东汉末年蜀郡成都(今属四川)人,益州别驾,益州牧刘璋的部下。建安十三年(208),为益州牧刘璋别驾从事,被派遣至曹操处而不为其所存录,因而怀怨恨。回蜀后,劝刘璋与曹操断绝关系,并说璋连好刘备;其后,又说璋迎备以击张鲁,皆为璋所采纳。十七年(212),暗助刘备,为其兄张肃所告发,刘璋怒而将他斩杀。是一卖国者,三国演义虚构献图情节。),敕关戍诸将文书皆勿复得与备关通。备大怒,召璋白水军督杨怀、高沛,责以无礼,斩之;勒兵径至关头,并其兵,进据涪城。(刘备揭破虚伪面纱。)
 
  十八年(癸巳、213)[1]春,正月,曹操进军濡须口,号步骑四十万,攻破孙权江西营,获其都督孙陽。权率众七万御之,相守月余。操见其舟船器仗军伍整肃,叹曰:“生子当如孙仲谋;如刘景升儿子,豚犬耳!”权为笺与操,说:“春水方生,公宜速去。”别纸言:“足下不死,孤不得安。”操语诸将曰:“孙权不欺孤。”乃撤军还。(权挺幽默而直率。)
 
  [2]庚寅,诏并十四州,复为九州。
 
  [3]夏,四月,曹操至邺。
 
  [4]初,曹操在谯,恐滨江(长江)郡县为孙权所略,欲徙令近内,以问扬州别驾蒋济,曰:“昔孤与袁本初对军官渡,徒燕、白马民,民不得走,贼亦不敢钞。今欲徙淮南民,何如?”对曰:“是时兵弱贼强,不徙必失之。自破袁绍以来,明公威震天下,民无他志,人情怀土,实不乐徙,惧必不安。”操不从。既而民转相惊,自庐江、九江、蕲春、广陵,户十余万皆东渡江,江西遂虑(长江以西于是空无人烟),合淝以南,惟有皖城。济后奉使诣邺,操迎见,大笑曰:“本但欲使避贼,乃更驱尽之!”(“我本来只是想让百姓避开敌军,却反而把他们全驱赶到敌人那里去了!”)拜济丹陽太守。(这里可以看出曹操与孙权谁得民心。)(长江一带的一次大迁徙,如同叙利亚难民。
 
  [5]五月,丙申,以冀州十郡封曹操为魏公,以丞相领冀州牧如故。又加九锡:大辂、戎辂各一,玄牡二驷;衮冕之服,赤舄xì副焉;轩县之乐,六佾之舞;朱户以居;纳陛以登;虎贲之士三百人;、钺各一;彤弓一,彤矢百,弓十,矢千;一卣you,(祭神用的美酒一罐)、瓒副焉。(皇帝的待遇。)
 
  [6]大雨水。
  [7]益州从事广汉郑度闻刘备举兵,谓刘璋曰:“左将军悬军袭我,兵不满万,士众未附,军无辎重,野谷是资,其计莫若尽驱巴西、梓潼民内、涪水以西,其仓廪野谷,一皆烧除,高垒深沟,静以待之。彼至,请战,勿许,久无所资,不过百日,必将自走,走而击之,此必禽耳。”刘备闻而恶之,以问法正。正曰:“璋终不能用,无忧也。”璋果谓其群下曰:“吾闻拒敌以安民,未闻动民以避敌也。”不用度计。
 
  璋遣其将刘、冷苞、张任、邓贤、吴懿等拒备,皆败,退保绵竹;懿诣军降。璋复遣护军南陽李严、江夏费观督绵竹诸军,严、观亦率其众降于备。备军益强,分遣诸将平不属县。刘、张任与璋子循退守雒城(今四川省广汉市辖区内),备进军围之。任勒兵出战于雁桥,军败,任死。

  [8]秋,七月,魏始建社稷、宗庙。
 
  [9]魏公操纳三女为贵人。
 
  [10]初,魏公操追马超至安定,闻田银、苏伯反,引军还。参凉州军事杨阜言于操曰:“超有信、布之勇,甚得羌、胡心;若大军还,不设备,陇上诸郡非国家之有也。”操还,超果率羌、胡击陇上诸郡县,郡县皆应之,惟冀城奉州郡(在四川彭水郁山镇置奉州)以固守。

  超尽兼陇右之众,张鲁复遣大将杨昂助之,几万余人,攻冀城,自正月至八月,救兵不至。刺史韦康遣别驾阎温出,告急于夏侯渊,外围数重,温夜从水中潜出。明日,超兵见其迹,遣追获之。超载温诣城下,使告城中云:“东方无救。”温向城大呼曰:“大军不过三日至,勉之!”城中皆泣,称万岁。超虽怒,犹以攻城久不下,徐徐更诱温,冀其改意。温曰:“事君有死无二,而卿乃欲令长者出不义之言乎!”超遂杀之。
 
  已而外救不至,韦康及太守欲降。杨阜号哭谏曰:“阜等率父兄子第以义相励,有死无二,以为使君守此城,今柰何弃垂成之功,陷不义之名乎!”刺史、太守不听,开城门迎超。超入,遂杀刺史、太守,自称征西将军、领并州牧、督凉州军事。
 
  魏公操使夏侯渊救冀,未到而冀败。渊去冀二百余里,超来逆战,渊军不利。氐王千万反应超,屯兴国,渊引军还。
 
  会杨阜丧妻,就超求假以葬之。阜外兄天水姜叙为抚夷将军,拥兵屯历城。阜见叙及其母,欷悲甚。叙曰:“何为乃尔?”阜曰:“守城不完,君亡不能死,亦何面目以视息于天下!马超背父叛君,虐杀州将,岂独阜之忧责,一州士大夫皆蒙其耻。君拥兵专制而无讨贼心,此赵盾所以书弑君也。超强而无义,多衅,易图耳。”叙母慨然曰:“咄!伯奕,韦使群遇难,亦汝之负,岂独义山哉!人谁不死,死于忠义,得其所也。便当速发,勿复顾我;我自为汝当之,不以余年累汝也。”叙乃与同郡赵昂、尹奉、武都李俊等合谋讨超,又人至冀,结安定梁宽、南安赵衢使为内应。超取赵昂子月为质,昂谓妻异曰:“吾谋如是,事必万全,当柰月何?”异厉声应曰:“雪君父之大耻,丧无不足为重,况一子哉!”(这些女人都如此壮烈。忠义与否,各人不同。)
 
  九月,阜与叙进兵,入卤城(位于西汉水上游的巨川中央,是军家历来的必争之地),昂、奉据祁山,以讨超。超闻之,大怒,赵衢qu因谲[jué]说超,使自出击之。超出,衢与梁宽闭冀城门,尽杀超妻子。超进退失据,乃袭历城,得叙母。叙母骂之曰:“汝背父之逆子,杀君之桀贼,天地岂久容汝,而不早死,敢以面目视人乎!”超杀之,又杀赵昂之子月。杨阜与超战,身被五创。超兵败,遂南奔张鲁。鲁以超为都讲祭酒,欲妻之以女。或谓鲁曰:“有人若此,不爱其亲,焉能爱人!”鲁乃止。操封讨超之功,侯者十一人,赐杨阜爵关内侯。
 
  [11]冬,十一月,魏初置尚书、侍中、六卿;以荀攸为尚书令,凉茂为仆射,毛、崔琰、常林、徐奕、何夔为尚书,王粲、杜袭、卫觊、和洽为侍中,钟繇为大理,王为大司农,袁涣为郎中令,行御史大夫事,陈群为御史中丞。
 
  袁涣得赏赐,皆散之,家无所储,乏则取之于人,不为察之行,然时人皆服其清。时有传刘备死者,群臣皆贺,惟涣独否。
 
  魏公操欲复肉刑,令曰:“昔陈鸿胪以为死刑有可加于仁恩者,御史中丞能申其父之论乎?”陈群对曰:“臣父纪以为汉除肉刑而增加于笞,本兴仁恻而死者更众,所谓名轻而实重者也。名加则易犯,实重则伤民。且杀人偿死,合于古制;至于伤人,或残毁其体,而裁剪毛发,非其理也。若用古刑,使婬者下蚕室,盗者刖其足,则永无婬放穿逾之奸矣。夫三千之属,虽未可悉复,若斯数者,时之所患,宜先施用。汉律所杀殊死之罪,仁所不及也,其余逮死者,可易以肉刑。如此,则所刑之与所生足以相贸矣。今以笞死之法易不杀之刑,是重人支体而轻人躯命也。”当时议者,唯钟繇与群议同,余皆以为未可行。操以军事未罢,顾众议而止。

  
  评论这张
 
阅读(3)|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