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敞开胸怀 迎接未来

晴的光痕 薪的火花 诗的余韵 竹的烙印

 
 
 

日志

 
 

晋纪六(3)--憾事幸事  

2016-03-29 22:24:25|  分类: 古文赏析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西晋太康三年(公元282年),武帝司马炎诚恳地向尚书张华讨主意:“谁可托寄后事者?”张华想都没想,脱口而出:“明德至亲,莫如齐王攸。”这太令司马炎伤心了。在这个世界上,他内心深处最忌惮、最讨厌的人,就是同胞弟弟、齐王司马攸。

司马攸是司马昭的次子,景帝司马师一直没有儿子,文帝司马昭便将司马攸过继给兄长。司马师死后,司马昭接替兄长掌握大权,他经常拍着身下的座位说:“天下是景帝的天下,我代他摄政,百年之后,这就是桃符的座位。”桃符,是司马攸的小名。完全可以想像,司马炎听到父亲说这番话,心情该有多么不安、愤懑。

4年后,司马炎的母亲王太后病死。她临终时,担心司马攸的命运,对司马炎说:“桃符性急,你作为兄长,要好好待他,勿忘我言。”王太后没有看走眼。她死后十五年,三十六岁的司马攸忧懑而死。

司马攸小兄长十二年,王太后死时,司马攸才二十二岁。司马炎当上皇帝后,司马攸一天天成熟,为人低调谦逊,爱读书,是西晋宗室中的贤人。与他相比,司马炎属意的皇位继承人、儿子司马衷则是有名的白痴。

从理论上讲,司马攸继承皇位一点障碍都没有——他是景帝的嗣子,而景帝是宣帝司马懿的嫡长子,按道理皇位就应该是司马攸的;即使抛开景帝不论,光说司马攸以皇弟的身份继承皇位,也是史有先例的。太子是个白痴,国赖长君,让司马攸做皇帝才是正确的。

贾充、荀顗、荀勖、冯紞、杨骏等大臣坚持以太子为嗣,在《晋书》中,这些人无一例外地被视为奸佞。与他们敌对的,有张华、羊琇、任恺等人,在《晋书》中,这些人大多被视为忠臣。双方各自结为朋党,相互攻击,从朝堂之上吵到宫廷之外,设陷阱、下套子,闹得不亦乐乎!

太康三年,皇帝对张华说“谁可托寄后事者?”与其说是想征询张华的意见,毋宁说是想让张华表明立场。结果张华站错了队,他就毫不留情地将其贬到幽州去了。张华被贬走了,那朝中另外那些向着齐王的人怎么处理?

荀勖一肚子坏水,他建议皇帝引蛇出洞:“陛下令齐王回封国,以此观察朝臣的反应。”史书上说“帝以为然”。于是,太康三年十二月甲申,皇帝下诏,让齐王司马攸回封国。诏令一出,举朝哗然。皇帝的叔父扶风王司马骏拄着拐杖,跑到宫里来要求皇帝收回成命。随后,征东大将军王浑、中护军羊琇,侍中王济、甄德,纷纷上书向皇帝施加压力。

司马炎这时应该不止感到愤怒,而且还恐惧。扶风王司马骏是宣帝的儿子,在关中有极高的威望;征东大将军王浑是攻灭吴国的功臣,手握重兵;中护军羊琇是外戚重臣,统率京城洛阳的禁军;侍中王济、甄德是驸马。这些人如果想搞一次政变,那实在太容易了。

这时,王济、甄德又出了昏招,分别让妻子常山公主与长广公主到宫中去哭谏。眼泪这种武器只能打动女人心,两个公主去找皇帝哭,常山公主还是个瞎子,哭起来肯定不好看,皇帝被她们哭得烦死了,越发下定主意,要让齐王回封国养老。

当群臣与皇帝廷争面折的时候,处在暴风眼中的齐王是什么反应呢?史书说上,甲申诏令下达之后,齐王“攸不悦”。千载之后,我们无法揣度齐王那微颦的双眉之后,隐藏着怎样的心思。也许,他确实只是感到伤心;也许,他确实暗藏着野心,在缄默中等待众意逼迫皇帝就范。纷纷扰扰间,太康三年接近了尾声。
        太康四年(公元283年)元日的朝会照常举行。正月晦日,皇帝领着众臣到洛水泛舟,绿波徐徐,春枝袅袅,新鸟欢歌,心旷神怡,只是众臣中不见齐王攸,听说是病了。二月,皇帝又增加济南郡为齐王封地,给齐王设轩悬之乐、六佾之舞、黄钺朝车乘舆等物。这可以看作是皇帝的最后一点耐心。轩悬之乐、六佾之舞、黄钺朝车,这些都是受命出征的诸侯才能享用的,皇帝恩威并施,看来是铁了心了。

齐王上书说自己病了,请求解除官职,去崇阳陵给父母守陵。皇帝不许。齐王亲自进宫向哥哥求情。皇帝越看越觉得弟弟不像是生病的人,他这时铁石心肠,心里想着只是“你快快从我眼前消失”。结果齐王如他所愿消失了。就在进宫后的几天,齐王病情加重,吐血几升,不治身亡。凶信传到宫中,皇帝猛然醒悟,原来弟弟不是在耍诡计、耍小聪明,他是真的病了!

司马炎大哭了起来,那一刻皇帝想到的全是弟弟的好,想到弟弟幼年时的乖巧可爱,想到弟弟成年后的恭谨谦让,想到父母临终前的叮咛嘱咐。皇帝就这么真诚地哭泣着,直到侍中冯紞冷冷地抛来一句话:“天下归心齐王,他的死是社稷之福,陛下何必哀伤!”皇帝猛然止住了泪,脸上浮现起冷冷的讪笑——我正沉浸在自己虚假的悲痛之中,扮演着一个痛失爱弟的悲情兄长角色,你就不能让我多装一会儿?随着齐王的去世,喧嚣十几年之久的皇嗣问题尘埃落定,储君的位置上赫然端坐白痴太子司马衷

三百年后,编写《晋书》的唐朝史官充遗憾地假设,如果齐王不死,兴许八王之乱就不会发生,随后五胡乱华、南北长达三百年的分裂就不会到来。但也有人说,如果齐王不死,内乱将提前十年爆发,齐王的死消弥了一场分裂,其实是最好的结局。

孰对孰错,已经无法知晓。

晋纪六(3)--憾事幸事 - zqbxi520 - 敞开胸怀  迎接未来

 

晋纪六(3)--憾事幸事 - zqbxi520 - 敞开胸怀  迎接未来

 

         [3]以右光禄大夫刘为太傅,寻以老病罢。
 

  [4]河间王遣督护衙博讨李特,军于梓潼;朝廷复以张微为广汉太守,军于德陽;罗尚遣督护张龟军于繁城。特使其子镇军将军荡等袭博;而自将击龟,破之。荡败博兵于陽沔,梓潼太守张演委城走,巴西丞毛植以郡降。荡进攻博于葭萌,博走,其众尽降。河间王更以许雄为梁州剌史。特自称大将军、益州牧、都督梁·益二州诸军事。
  

  [5]大司马欲久专大政,以帝子孙俱尽,大将军颖有次立之势;清河王覃,遐之子也,方八岁,乃上表请立之。癸卯,立覃为皇太子,以为太子太师,东海王越为司空,领中书监。(又打破秩序挑起矛盾。)
 

  [6]秋,八月,李特攻张微,微击破之,遂进攻特营。李荡引兵救之,山道险狭,荡力战而前,遂破微兵。特欲还涪,荡及司马王幸谏曰:“微军已败,智勇俱竭,宜乘锐气遂禽之。”特复进攻微,杀之,生禽微子存,以微丧还之。
  

  特以其将硕守德陽。李骧军毗桥,罗尚遣军击之,屡为骧所败。骧遂进攻成都,烧其门。李流军成都之北。尚遣精勇万人攻骧,骧与流合击,大破之,还者什一二。许雄数遣军攻特,不胜,特势益盛。
  

  建宁大姓李睿、毛诜逐太守许俊,朱提大姓李猛逐太守雍约以应特,众各数万。南夷校尉李毅讨破之,斩诜;李猛奉笺降,而辞意不逊,毅诱而杀之。冬,十一月,丙戌,复置宁州,以毅为刺史。
  

  [7]齐武闵王既得志,颇骄奢擅权,大起府第,坏公私庐舍以百数,制与西宫等,中外失望。侍中嵇绍上疏曰:“存不忘亡,《易》之善戒也。臣愿陛下无忘金墉,大司马无忘颍上,大将军无忘黄桥,则祸乱之萌无由而兆矣。”又与书,以为:“唐、虞茅茨,夏禹卑宫。今大兴第舍及为三王立宅,岂今日之急邪!”冏逊辞谢之,然不能从。
  

  耽于宴乐,不入朝见;坐拜百官,符敕三台;选用不均,嬖宠用事。殿中御史桓豹奏事,不先经府,即加考竟。南陽处士郑方,上书谏曰:“今大王安不虑危,宴乐过度,一失也。宗室骨肉,当无纤介,今则不然,二失也。蛮夷不静,大王谓功业已隆,不以为念,三失也。兵革之后,百姓穷困,不闻赈救,四失也。大王与义兵盟约,事定之后,赏不逾时,而今犹有功未论者,五失也。”冏谢曰:“非子,孤不闻过。”
 

  孙惠上书曰:“天下有五难、四不可,而明公皆居之:冒犯锋刃,一难也;聚致英豪,二难也;与将士均劳苦,三难也;以弱胜强,四难也;兴复皇业,五难也。大名不可久荷,大功不可久任,大权不可久执,大威不可久居。大王行其难而不以为难,处其不可而谓之可,惠窃所不安也。明公宜思功成身退之道,崇亲推近,委重长沙、成都二王,长揖归藩,财太伯、子臧不专美于前矣。今乃忘高亢之可危,贪权势以受疑,虽遨游高台之上,逍遥重墉之内,愚窃谓危亡之忧,过于在颍、翟之时也。”冏不能用,惠辞疾去。谓曹摅shū曰:“或劝吾委权还国,何如?”摅曰:“物禁太盛,大王诚能居高虑危,褰裳去之,斯善之善者也。”冏不听。
  

  张翰、顾荣皆虑及祸,翰因秋风起。思菰菜(茭白)、莼羹(马蹄菜)、鲈鱼,叹曰:“人生贵适志耳,富贵何为!”即引去。(南方人·或·鄱阳湖·人·。)荣故酣饮,不省府事,长史葛以其废职,白徒荣为中书侍郎。颍川处士庚衮闻期年不朝,叹曰:“晋室卑矣,祸乱将兴!”帅妻子逃于林虑山中。(都是明智者。)
  
  王豹致笺于曰:“伏思元康以来,宰相在位,未有一人获终者,乃事势使然,非皆为不善也。今公克平祸乱,安国定家,乃复寻覆车之轨,欲冀长存,不亦难乎!今河间树根于关右,成都盘桓于旧魏,新野大封于江、汉,三王方以方刚强盛之年,并典戎马,处要害之地,而明公以难赏之功,挟震主之威,独据京都,专执大权,进则亢龙有悔,退则据于蒺藜,冀此求安,未见其福也。”因请悉遣王侯之国,依周、召之法,以成都王为北州伯,治邺;冏自为南州伯,治宛;分河为界,各统王侯,以夹辅天子。冏优令答之。长沙王乂见豹笺,谓冏曰:“小子离间骨肉,何不铜下打杀!”乃奏豹谗内间外,坐生猜嫌,不忠不义,鞭杀之。豹将死,曰:“县吾头大司马门,见兵之攻齐也!”(豹并没有说错,且做法是对的,但不和事宜。)
  

  以河间王颙本附赵王伦,心常恨之。梁州刺史安定皇甫商,与长史李含不平。含被征为翊军校尉,时商参冏军事,夏侯兄亦在府。含心不自安,又与右司马赵骧有隙,遂单马奔颙,诈称受密诏,使颙诛冏,因说颙曰;“成都王至亲,有大功,推让还藩,甚得众心。齐王越亲而专政,朝廷侧目。今檄长沙王使讨齐,齐王必诛长沙,吾因以为齐罪而讨之,必可禽也。去齐立成都,除逼建亲,以安社稷,大勋也。”颙从之。是时,武帝族弟范陽王虓xiāo都督豫州诸军事。上表陈罪状,且言:“勒兵十万,欲与成都王颖、新野王歆、范陽王虓共会洛陽,请长沙王乂废还第,以颖代辅政。”遂举兵,以李含为都督,帅张方等趋洛陽;复遣使邀颖,颖将应之,卢志谏,不听。
  

  十二月,丁卯,表至;大惧,会百官议之,曰:“孤首唱义兵,臣子之节,信著神明。今二王信谗作难,将若之何?”尚书令王戎曰:“公勋业诚大;然赏不及劳,故人怀贰心。今二王兵盛,不可当也。若以王就第,委权崇让,庶可求安。”从事中郎葛怒曰:“三台纳言,不恤王事。赏报稽缓,责不在府。谗言逆乱,当共诛讨,奈何虚承伪书,遽令公就第乎!汉、魏以来,王侯就第,宁有得保妻子者邪!议者可斩!”百官震悚失色,戎伪药发堕厕,得免。
  

  李含屯陰盘,张方帅兵二万军新安,檄长沙王乂使讨。遣董艾袭,将左右百余人驰入宫,闭诸门,奉天子攻大司马府,董艾陈兵宫西,纵火烧千秋神武门。冏使人执驺虞幡(一种绘有驺虞图形的旗帜,用以传旨解兵。)唱云:“长沙王乂矫诏。”又称:“大司马谋反”。是夕,城内大战,飞矢雨集,火光属天。帝幸上东门,矢集御前,群臣死者相枕。连战三日,冏众大败,大司马长史赵渊杀何勖,国冏执以降。至殿前,帝恻然,欲活之。乂叱左右趣牵出,斩于阊阖门外,(司马冏(?―302年),字景治,河内温县(今河南温县)人,晋文帝司马昭之孙,齐献王司马攸次子,晋武帝司马炎之侄。晋朝宗室,八王之乱中的其中一王。在其父司马攸死后,袭爵齐王,历任散骑常侍、领左将军、翊军校尉。后与赵王司马伦废杀皇后贾南风。因遭孙秀排挤出朝任职。司马伦篡位后,升任镇军大将军。又联络河间王司马颙等共讨司马伦,迎晋惠帝复位,任大司马。永宁二年(302年),司马颙与长史李含上表列司马冏罪状。八月,司马冏立八岁的清河王司马覃为太子,自为太子太师。十二月,长沙王司马乂围攻洛阳,两军在城内激战三日,司马冏败,被擒斩首,暴尸三日,同党皆夷三族,死者两千余人。晋怀帝即位后,下诏为司马冏平反,追谥武闵。)徇首六军,同党皆夷三族,死者二千余人。囚冏子超、冰、英于金墉城,废冏弟北海王寔。赦天下,改元。李含等闻冏死,引兵还长安。
   

     长沙王乂虽在朝廷,事无巨细,皆就邺谘大将军颖。颖以孙惠为参军,陆云为右司马。
 
  [8]是岁,陈留王薨,谥曰魏元皇帝。(曹奂(246年-302年),本名曹璜,字景明,沛国谯县(今安徽亳州)人,魏武帝曹操之孙,燕王曹宇之子,三国时期魏国最后一位皇帝,260年-265年在位。甘露三年(258年),封常道乡公。甘露五年(260年),魏帝高贵乡公曹髦成济弑杀,司马昭与众臣商议,立曹奂为帝,奉魏明帝曹睿之祀。曹奂虽名为皇帝,但实为司马氏的傀儡。咸熙二年(265年),司马昭死后,其子司马炎嗣位晋王,篡夺魏国政权,魏国灭亡,曹奂被降封为陈留王。太安元年(302年),曹奂逝世,享年五十八岁,谥号为元皇帝。活着看到八王之乱,也算一种报应。)
 
  [9]鲜卑宇文单于莫圭部众强盛,遣其弟屈云攻慕容,击其别帅素怒延,破之。素怒延耻之,复发兵十万,围廆于棘城。众皆惧,曰:“素怒延兵虽多而无法制,已在吾算中矣,诸君但为力战,无所忧也!”遂出击,大破之,追奔百里,俘斩万计。辽东孟晖,先没于宇文部,帅其众数千家降于廆,廆以为建威将军。廆以其臣慕舆句勤恪廉靖,使掌府库;句心计默识,不按簿书,始终无漏。以慕舆河明敏精审,使典狱讼,覆讯清允。


 

  评论这张
 
阅读(8)|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