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敞开胸怀 迎接未来

晴的光痕 薪的火花 诗的余韵 竹的烙印

 
 
 

日志

 
 

晋纪七(1)--张昌起义  

2016-03-30 11:37:57|  分类: 古文赏析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西晋末年席卷长江中下游地区的一次规模较大的农民起义。
  晋惠帝元康元年(291)开始的八王之乱加深了社会危机﹐促使阶级矛盾和民族矛盾进一步激化。统治荆州地区的都督荆州诸军事﹑镇南大将军﹑新野王司马歆“为政严刻﹐蛮夷并怨”﹐导致了张昌起义。
  张昌(﹖~304)﹐义阳(今河南新野)人﹐出身于汉化了的蛮族。武力过人﹐好论攻战﹐年轻时曾为平氏县吏﹐永宁元年(301)﹐在李特起义(见秦雍六郡流民起义)的鼓舞下﹐张昌纠合徒党数千人。晋王朝为镇压李特起义﹐在荆州强征“壬午兵”(因壬午日发布诏书而得名)﹐调发荆州“武勇”﹐开赴益州。荆州百姓本不愿背井离乡远戍益州﹐加以张昌乘机鼓动﹐坚决不肯应征。诏书催遣严急﹐凡被征之人在所经郡县界内停留五日者﹐郡县长官撤职。这些武勇到处受到驱逐﹐走投无路﹐纷纷屯聚反抗。张昌改名李辰﹐于太安二年(303)五月在安陆北面的石岩山起义。各地不愿远征的丁壮和就食江夏(今湖北云梦)的饥民﹐都踊跃参加。义军首先攻克江夏郡﹐又大败司马歆派来镇压的大军﹐立原山都(今湖北谷城东南)县吏丘沈为天子﹐更名刘尼﹐冒充汉朝后代。张昌以相国掌实权﹐其兄弟皆领兵。江汉人民纷纷响应﹐旬月之间﹐众至三万。义军头着绛色巾﹐上插羽毛﹐作战非常勇敢﹐分四路进攻。一路黄林率两万人向豫州进发﹐继而东下﹐破武昌(今湖北鄂城)﹐斩太守。一路张昌亲率大军西攻宛(今河南南阳)﹐败豫州刺史军﹐并于樊城一战斩司马歆﹐直逼襄阳。一路别帅石冰东破江﹑扬二州。临淮(今江苏盱眙东北)人封云起兵响应﹐占领徐州。一路陈贞等南破长沙﹑湘东﹑零陵﹑武陵诸郡(今湖南境内)。这样﹐义军迅速占领了长江中下游的荆﹑江﹑徐﹑扬﹑豫五州的大部分地区﹐多以下层人民担任州郡牧守。 
  司马歆被杀后﹐朝廷派刘弘代歆为镇南将军﹑都督荆州诸军事﹐调集大军﹐由其部将陶侃率领﹐进攻张昌的根据地江夏。八月﹐荆豫地区的义军虽顽强战斗﹐但终因兵力分散﹐力量悬殊而失败。永兴三年(304)秋﹐张昌被俘牺牲。同年三月﹐徐扬地区的义军也在顾秘﹑贺循等江南豪族武装和广陵度支陈敏等官兵的围攻下失败。
  这次起义不但直接支持了益州的李特起义﹐而且与北方少数民族的起义遥相呼应﹐成为动摇和推翻西晋王朝的主要力量之一。起义也沉重打击了荆州地区的封建势力﹐迫使新任刺史刘弘采取一些缓和阶级矛盾的措施﹐如抑制豪强霸占山泽的行为﹐对流入荆土的梁益流民采用“给其田种粮食﹐擢其贤才﹐随资叙用”的办法﹐以利于荆州地区政局的稳定和生产的恢复。
晋纪七(1) - zqbxi520 - 敞开胸怀  迎接未来
 
晋纪七(1) - zqbxi520 - 敞开胸怀  迎接未来
 
晋纪七(1) - zqbxi520 - 敞开胸怀  迎接未来
      太平寨:一个隐匿在大别山中,名不见经传的小山村,因为生长着很多美丽的银杏树,原名太平山,因两山对峙,又名“石门山”。太平寨筑于太平山顶,仅一线蚁旋而上,地势险要,为西晋张昌举兵的地方。公元302年,即西晋太安二年,朝廷征发荆楚人入蜀*益州农民起义,该年五月,义阳人张昌不堪苦役,率江夏流民数千人举行武装起义,在太平山安营扎寨,与朝廷对抗,因扎寨太平山,筑寨太平山,故名太平寨。后来张昌又以太平寨为根据地建立了国家,设立了百官,立山都县吏丘沈为天子,国号神风,张昌为相国。占领了荆、江、扬、徐、豫五个州的广大地区。起义虽然后来失败了,但张昌起义的故事却留在了民间。 
晋纪七(1) - zqbxi520 - 敞开胸怀  迎接未来
 

        晋惠帝太安二年(癸亥,公元303年)[1]春,正月,李特潜渡江击罗尚,水上军皆散走。蜀郡太守徐俭以少城降,特入据之,惟取马以供军,余无侵掠;赦其境内,改元建初。罗尚保太城,遣使求和于特。蜀民相聚为坞者,皆送款于特,特遣使就抚之;以军中粮少,乃分六郡流民于诸坞就食。李流言于特曰:“诸坞新附,人心未固,宜质其大姓子弟,聚兵自守,以备不虞。”又与特司马上官书曰:“纳降如受敌,不可易也。”前将军雄亦以为言。特怒曰:“大事已定,但当安民,何为更逆加疑忌,使之离叛乎!”

  朝廷遣荆州刺史宗岱、建平太守孙阜帅水军三万以救罗尚。岱以阜为前锋,进逼德陽;特遣李荡及蜀郡太守李璜就德陽太守任臧共拒之。岱、阜军势甚盛,诸坞皆有贰志。益州兵曹从事蜀郡任睿言于尚曰:“李特散众就食,骄怠无备,此天亡之时也。宜密约诸坞,刻期同发,内外击之,破之必矣!”尚使睿夜缒出城,宣旨于诸坞,期以二月十日同击特。睿因诣特诈降,特问城中虚实,睿曰:“粮储将尽,但余货帛耳。”睿求出省家,特许之,遂还报尚。二月,尚遣兵掩袭特营,诸坞皆应之,特兵大败,斩特及李辅、李远,皆焚尸,传首洛陽,流民大惧。(李特(?―303年),字玄休,巴族,巴西宕渠(今四川省营山县)人,东羌猎将李慕之子,十六国时期成汉政权建立者李雄之父,亦是成汉政权的奠基人。李特性格雄武沉毅,与兄弟李庠、李流率流民徙居巴蜀。301年因益州刺史罗尚的压迫起义,罗尚率三万人偷袭义军绵竹大营,被李特将计就计杀的大败。攻克广汉后,与民约法三章,获得民心。罗尚表面上派使者向李特求和,暗地里勾结当地豪强势力,围攻李特。李特在奋勇抵抗之后,战败牺牲,其弟李流继统余众。其子李雄称帝后,追谥李特为景皇帝,庙号始祖)李荡、李雄收余众还保赤祖。流自称大将军、大都督、益州牧,保东营,荡、雄保北营。孙阜破德陽,获硕,任臧退屯涪陵。(李特骄傲不听劝告,放松警惕太随意,遭致大败身亡。)

  三月,罗尚遣督护何冲、常深攻李流,涪陵民药绅亦起兵攻流。流与李骧拒绅,何冲乘虚攻北营,氐苻成、隗伯在营中,叛应之。荡母罗氏擐甲拒战,伯手刃伤其目,罗氏气益壮;(巾帼英雄。)会流等破深、绅,引兵还,与冲战,大破之。成、伯率其党突出诣尚。流等乘胜进抵成都,尚复闭城自守。荡驰马逐北,中矛而死。(创业艰难百战多。)

  朝廷遣侍中刘沈假节统罗尚、许雄等军,讨李流。行至长安,河间王颙留沈为军师,遣席薳yuǎn,wěi代之。

  李流以李特、李荡继死,宗岱、孙阜将至,甚惧。李含劝流降,流从之;李骧、李雄迭谏,不纳。夏,五月,流遣其子世及含子胡为质于阜军;(缺乏斗志,容易叛变。)胡兄离为梓潼太守,闻之,自郡驰还,欲谏不及。退,与雄谋袭阜军,雄曰:“为今计,当如是;而二翁不从,柰何?”离曰:“当劫之耳!”雄大喜,乃共说流民曰:“吾属前已残暴蜀民,今一旦束手,便为鱼肉,惟有同心袭阜以取富贵耳!”众皆从之。雄遂与离袭击阜军,大破之。会宗岱卒于垫江,荆州军遂退。流甚惭,由是奇雄才,军事悉以任之。

  [2]新野庄王歆,为政严急,失蛮夷心,义陽蛮张昌聚党数千人,欲为乱。荆州以壬午诏书发武勇赴益州讨李流,号“壬午兵”。民惮远征,皆不欲行。诏书督遣严急,所经之界停留五日者,二千石免官。由是郡县官长皆亲自出驱逐;展转不远,辄复屯聚为群盗。时江夏大稔,民就食者数千口。张昌因之诳惑百姓,更姓名曰李辰,募众于安陆石岩山,诸流民及避戍役者多从之。太守弓钦遣兵讨之,不胜。昌遂攻郡,钦兵败,与部将朱伺奔武昌。歆遣骑督靳满讨之,满复败走。(都是逼反的。)

  昌遂据江夏,造妖言云:“当有圣人出为民主。”得山都县吏丘沈,更其姓名曰刘尼,诈云汉后,奉以为天子,曰:“此圣人也。”昌自为相国,诈作凤皇、玉玺之瑞,建元神凤;郊祀、服色,悉依汉故事。有不应募者,族诛之,士民莫敢不从。又流言:“江、淮已南皆反,官军大起,当悉诛之。”互相扇动,人情惶惧,江、沔间所在起兵以应昌,旬月间众至三万,皆著绛帽,以马尾作髯。诏遣监军华宏讨之,败于障山。(起义军战斗力强。

  歆上言:“妖贼犬羊万计,绛头毛面,挑刀走戟,其锋不可当。请台敕诸军三道救助。”朝廷以屯骑校尉刘乔为豫州刺史,宁朔将军沛国刘弘为荆州刺史。又诏河间王颙遣雍州刺史刘沈将州兵万人并征西府五千人出蓝田关以讨昌。颙不奉诏;沈自领州兵至蓝田,颙又逼夺其众。于是刘乔屯汝南,刘弘及前将军赵骧、平南将军羊伊屯宛。昌遣其将黄林帅二万人向豫州,刘乔击却之。

  初,歆与齐王冏善,败,歆惧,自结于大将军颖。及张昌作乱,歆表请讨之。时长沙王已与颖有隙,疑歆与颖连谋,不听歆出兵,昌众日盛。从事中郎孙洵谓歆曰:“公为岳牧,受阃kǔn外之托,拜表辄行,有何不可!而使奸凶滋蔓,祸衅不测,岂藩翰王室、镇静方夏之义乎!”歆将出兵,王绥曰:“昌等小贼,偏裨自足制之,何必违诏命,亲矢石也!”昌至樊城,歆乃出拒之,众溃,为昌所杀。(司马歆(?-303年),字弘舒,祖籍河内温县(今河南温县),晋宣帝司马懿之孙,扶风武王司马骏之子,西晋宗室,诸侯王。太康十年(289年),受封新野县公,官拜散骑常侍。永宁元年(301年),赵王司马伦篡位后,司马歆升任南中郎将。齐王司马冏起兵讨伐司马伦时,司马歆犹豫不决,在部下建议之下,随齐王司马冏起兵。因功进封新野郡王,官拜使持节、都督荆州诸军事、镇南大将军、开府仪同三司。司马歆在治理荆州时刻薄少恩,引起各族人民怨恨。太安二年(303年),蛮人张昌反叛,司马歆上表请求朝廷出兵讨伐张昌,但遭朝廷所阻止,而使得张昌势力越发强大,不久,张昌攻打樊城时,司马歆出兵抵御,战败被杀。死后追赠骠骑将军,谥号庄王。)诏以刘弘代歆为镇南将军,都督荆州诸军事。六月,弘以南蛮长史陶侃为大都护,参军蒯恒为义军督护,牙门将皮初为都战帅,进据襄陽。张昌并军围宛,败赵骧军,杀羊伊。刘弘退屯梁。昌进攻襄陽,不克。

  [3]李雄攻杀汶山太守陈图,遂取郫城。

  秋,七月,李流徙屯郫。蜀民皆保险结坞,或南入宁州,或东下荆州,城邑皆空,野无烟火,流虏掠无所得,士众饥乏。唯涪陵千余家,依青城山处士范长生;平西参军涪陵徐舆说罗尚,求为汶山太守,邀结长生,与共讨流。尚不许,舆怒,出降于流,流以舆为安西将军。舆说长生,使资给流军粮,长生从之;流军由是复振。(罗尚是个蠢货,惜帽子。)

  [4]初,李含以长沙王微弱,必为齐王所杀,因欲以为罪而讨之,遂废帝,立大将军颖,以河间王为宰相,己得用事。既而为所杀,颖、犹守藩,不如所谋。颖恃功骄奢,百度驰废,甚于时;犹嫌在内,不得逞其欲,欲去之。时皇甫商复为参军,商兄重为秦州刺史。含说曰:“商为所任,重终不为人用,宜早除之。可表迁重为内职,因其过长安执之。”重知之,露檄上尚书,发陇上兵以讨含。以兵方少息,遣使诏重罢兵,征含为河南尹。含就征而重不奉诏,遣金城太守游楷、陇西太守韩稚等合四郡兵攻之。密使含与侍中冯荪、中书令卞粹谋杀;皇甫商以告,收含、荪、粹,杀之。骠骑从事琅邪诸葛玫、前司徒长史武邑牵秀皆出奔邺。(再酝酿事端。

  [5]张昌党石冰寇扬州,败刺史陈徽,诸郡尽没;又攻破江州,别将陈贞攻武陵、零陵、豫章、武昌、长沙,皆陷之,临淮人封云起兵寇徐州以应冰。于是荆、江、徐、扬、豫五州之境,多为昌所据。昌更置牧守,皆桀盗小人,专以劫掠为务。

  刘弘遣陶侃等攻昌于竟陵,刘乔遣其将李杨等向江夏。侃等屡与昌战,大破之,前后斩首数万级,昌逃于下山,其众悉降。

  初,陶侃少孤贫,为郡督邮,长沙太守万嗣过庐江,见而异之,命其子结友而去。后察孝廉,至洛陽,豫章国郎中令杨晫荐之于顾荣,侃由是知名。既克张昌,刘弘谓侃曰:“吾昔为羊公参军,谓吾后当居身处。今观卿,必继老夫矣。”

  弘之退屯于梁也,征南将军范陽王虓遣前长水校尉张奕领荆州。弘至,奕不受代,举兵拒弘;弘讨奕,斩之。时荆部守宰多缺,弘请补选,诏许之。弘叙功铨德,随才授任,人皆服其公当。弘表皮初补襄陽太守,朝廷以初虽有功而望浅,更以弘婿前东平太守夏侯陟为襄陽太守。弘下教曰:“夫治一国者,宜以一国为心,必若亲姻然后可用,则荆州十郡,安得十女婿然后为政哉!”乃表:“陟姻亲,旧制不得相监;皮初之勋,宜见酬报。”诏听之。弘于是劝课农桑,宽刑省赋,公私给足,百姓爱悦。

  [6]河间王颙闻李含等死,即起兵讨长沙王乂。大将军颖上表请讨张昌,许之;闻昌已平,因欲与共攻乂。卢志谏曰:“公前有大功而委权辞宠,时望美矣。今若顿军关外,文服入朝,此霸主之事也。”参军魏郡邵续曰:“人之有兄弟,如左右手。明公欲当天下之敌而先去其一手,可乎!”颖皆不从。八月,颙、颖共表:“论功不平,与右仆射羊玄之、左将军皇甫商专擅朝政,杀害忠良,请诛玄之、商,遣还国。”诏曰:“颙敢举大兵,内向京辇,吾当亲率六军以诛奸逆。其以为太尉、都督中外诸军事以御之。”

    颙以张方为都督,将精兵七万,自函谷东趋洛陽。颖引兵屯朝歌,以平原内史陆机为前将军、前锋都督,督北中郎将王粹、冠军将军牵秀、中护军石超等军二十余万,南向洛陽。机以羁旅事颖,一旦顿居诸将之右,王粹等心皆不服。白沙督孙惠与机亲厚,劝机让都督于粹。机曰:“彼将谓吾首鼠两端,适所以速祸也。”遂行。颖列军自朝歌至河桥,鼓声闻数百里。

  司马让张方任都督,带领七万精锐军队,从函谷关向东,直指洛陽。司马颖带领军队在朝歌驻扎,让平原内史陆机为前将军、前锋都督,统领中郎将王粹、冠军将军牵秀、中护军石超等军队二十多万人,向南逼临洛陽。陆机在司马颖门下寄居充任幕僚,位置一下突然居于各将领之首,王粹等人心里都不服气。白沙督孙惠与陆机一向亲近,交情深厚,劝说陆机将都督的职位让给王粹。陆机说:“这样他们将说我迟疑不决,正好加速招致灾祸。”于是出行。司马颖排列的军队从朝歌直到河桥,战鼓声几百里外都能听见。

  评论这张
 
阅读(5)|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