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敞开胸怀 迎接未来

晴的光痕 薪的火花 诗的余韵 竹的烙印

 
 
 

日志

 
 

晋纪七(3)--第一个外族皇帝  

2016-03-31 22:35:02|  分类: 古文赏析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西晋的历史很短暂,八王之乱导致内部战争频仍,各亲王心怀鬼胎,以致无法驾驭边塞,让匈奴王刘渊做大,最终刘渊称王,成为中国历史第一个少数民族皇帝。
         刘渊自称是匈奴冒顿之后,出生前就有祥瑞出现。魏嘉平年间(249年——253年),刘豹之妻呼延氏去龙门求子,忽然有一条大鱼,顶有两角,跃鳞炫髻进了龙门祭所,久之方才离去。是在,呼延氏作梦,见有鱼变人,十三个月后,遂生元海。元海之名,由此而来。显而易见,刘渊心怀大志,时间长久。只是未敢造次,眼见得刘渊只是匈奴左贤王刘豹之子。建安二十一年( 216年),曹操分匈奴为五部,以刘豹为左部师居于新兴(今山西忻州市北),刘豹死后,刘渊代为左部帅。
刘渊是个人才,不仅外表“姿仪魁伟”,长相不俗。而且“猿臂善射,膂力过人”,颇有其先祖的遗风。刘渊不但善武,而且能文,他从小很好学,曾“师事上党崔游”,“尤好《春秋左氏传》、《孙吴兵法》”,而“《史》、《汉》、诸子,无不综览”,是位充分接受中原文化浸染、汉化程度相当高的匈奴人。刘渊常说:我常耻随陆无武,绛灌无文,随陆遇汉高祖刘邦,不能立业封侯,绛灌遇汉文帝刘恒,不能兴教劝学,这岂不是人生的一大可惜吗。不过要想成事,谈何容易。那刘渊虽有官职,人却一直在洛阳当侍子,也就是人质,才能并不能尽显。这也能看出,当时的朝廷对匈奴一族,一直是存有防范之心的。
         刘渊出众的才能,让安东将军王浑父子佩服得五体投地,多次在晋武帝面前保荐他做东南统帅,大臣李熹又举荐他督领西军,刘渊听说后,大惊,暗暗嘱咐好友不可如此,于是纵酒长啸,借酒消愁。齐王攸素知刘渊志向远大,便劝武帝除去刘渊,免遭后患。王浑便劝武帝以怀柔为主,那刘渊竟然侥幸逃脱。并且被任命为五部大都督,号建威将军。刘渊作了五部帅后,推诚接士,轻财好施,幽、冀名流,纷纷不远千里,前来拜附。晋惠帝继位之初,由杨骏辅政,杨骏为了拉拢刘渊,加封刘渊为建威将军、五部大都督、封汉光乡侯。八王之乱爆发后,成都王司马颖执政镇邺,又封刘渊为宁朔将军,监五部军事。其时由于中原战乱,并州境内的汉族居民大都流徙江南,在并州胡汉势力的分布和力量对比发生了重大变化,匈奴刘氏贵族见有机可乘,开始策划“兴邦复业”,起兵反晋。刘渊的从祖父刘宣对其族人说:“昔我先人与汉约为兄弟,忧泰同之,自汉以来、魏晋代兴、我单于虽有虚号,无尺土之业,自诸王侯,降同编户。今司马氏骨肉相残,四海鼎沸,兴邦复业此其时也,左贤王元海姿器绝人,斡宇超世,天若不恢崇单于,终不虚生此人也。”不久,并州刺史司马腾与安北将军王浚联合进攻司马颖。司马颖想以匈奴为外援,遂拜刘渊为北单于、参丞相事。刘渊托称要回并州招募五部匈奴,于是返回左国城(今山西离石县)。刘渊回到离石后,被诸部匈奴共推为大单于,二旬之间,拥众五万。西晋永兴元年( 304年自称汉王,改年号为元熙,立汉高祖以下三祖五宗为神主以祭之,立妻呼廷氏为王后。署置百官,以从祖父刘宣为丞相,经师崔游为御史大夫,宗室刘宏为太尉,建立汉国。
        好一个聪明的刘渊,眼见晋国皇帝昏聩,晋亲王相互你争我夺,便借着八王之乱的时机,趁机建立大汉政权,自称是汉室的外甥,一切开国制度,都按照汉朝旧例。追尊安乐公蜀汉后主刘禅为汉怀帝,准备出兵征伐中原。司马越司马腾遣将与之交战,接连失败。于是北方辽阔的疆域,渐渐成为刘渊的牧马场,汉王刘渊也就成了中国历史第一个少数民族皇帝,死后称为汉光文帝。
        刘渊的崛起,不是一朝一夕的事情。有内因,也有外因。当时西晋王朝自顾不暇,王室之间争权夺利,内战不休。杨骏专权、贾后乱政、八王之乱,祸起于萧墙,致使刘渊成了气候。
 

晋纪七(3)--第一个外族皇帝 - zqbxi520 - 敞开胸怀  迎接未来

 

晋纪七(3)--第一个外族皇帝 - zqbxi520 - 敞开胸怀  迎接未来

 
       [4]三月,乙酉,丞相颖表废皇后羊氏,幽于金墉城;废皇太子覃为清河王。
 
  [5]陈敏与石冰战数十合,冰众十倍于敏,敏击之,所向皆捷,遂与周合攻冰于建康。三月,冰北走,投封云,云司马张统斩冰及云以降,扬、徐二州平。周玘、贺循皆散众还家,不言功赏。朝廷以陈敏为广陵相。
 
  [6]河间王颙表请立丞相颖为太弟。戊申,诏以颖为皇太弟,都督中外诸军事,丞相如故。大赦。乘舆服御皆迁于邺,制度一如魏武帝故事。以颙为太宰、大都督、雍州牧;前太傅刘寔为太尉。以老,寔固让不拜。
 
  [7]太弟颖僭侈日甚,嬖幸用事,大失众望。司空东海王越,与右卫将军陈眕,及长沙故将上官巳等谋讨之。秋,七月,丙申朔,陈眕勒兵入云龙门,以诏召三公百僚及殿中,戒严讨颖。石超奔邺。戊戌,大赦,复皇后羊氏及太子覃。己亥,越奉帝北征。以越为大都督。征前侍中嵇绍诣行在(到惠帝身边任职)。侍中秦准谓绍曰:“今往,安危难测,卿有佳马乎?”绍正色曰:“臣子扈卫乘舆,死生以之,佳马何为!”
 
  越檄召四方兵,赴者云集,比至安陽,众十余万,邺中震恐。颖会群僚问计,东安王繇曰:“天子亲征,宜释甲缟素出迎请罪。”颖不从,遣石超帅众五万拒战。折冲将军乔智明劝颖奉迎乘舆,颖怒曰:“卿名晓事,投身事孤;今主上为群小所逼,卿奈何欲使孤束手就刑邪!”
 
  陈眕二弟匡、规自邺赴行在,云邺中皆已离散,由是不甚设备。己未,石超军奄至,乘舆败绩于荡陰,帝伤颊,中三矢,百官侍御皆散。嵇绍朝服,下马登辇,以身卫帝,兵人引绍于辕中斫之。帝曰:“忠臣也,勿杀!”对曰:“奉太弟令,惟不犯陛下一人耳。”遂杀绍,血溅帝衣。(嵇绍,公元253年至304年,字延祖,谯国铚人,嵇康之子。生于魏嘉平五年,卒于晋惠帝永兴元年,年五十二岁。为人旷达,事母孝谨,以父得罪,靖居私门。后以山涛之荐,武帝徵为秘书丞,始入洛。赵王伦篡为,署为侍中;惠帝复辟,遂居其职。永兴初,河间王颙、成都王颖举兵,绍从帝战于荡阴,侍卫皆溃。惟绍以身捍卫,飞箭羽集,遂被害于帝侧,血溅帝衣。元帝即位,(公元三一七年)赐谥曰忠穆。绍著有文集二卷,(《隋书》、《唐书·经籍志》)传于世。)帝堕于草中,亡六玺。石超奉帝幸其营,帝馁甚,超进水,左右奉秋桃。颖遣卢志迎帝;庚申,入邺。大赦,改元曰建武。左右欲浣帝衣,帝曰:嵇侍中血,勿浣也!”

  [7]陈眕、上官巳等奉太子覃守洛陽。司空越奔下邳,徐州都督东平王楙máo不纳,越径还东海。太弟颖以越兄弟宗室之望,下令招之,越不应命。前奋威将军孙惠上书劝越要结藩方,同奖王室,越以惠为记室参军,与参谋议。北军中候苟晞奔范陽王虓,虓承制以晞行兖州刺史。
 
  [8]初,三王之起兵讨赵王伦也,王浚拥众兵挟两端,禁所部士民不得赴三王召募。太弟颖欲讨之而未能,浚心亦欲图颖。颖以右司马和演为幽州刺史,密使杀浚。演与乌桓单于审登谋与浚游蓟城南清泉,因而图之。会天暴雨,兵器沾湿,不果而还。审登以为浚得天助,乃以演谋告浚。浚与审登密严兵,约并州刺史东嬴公腾共围演,杀之,自领幽州营兵。腾,越之弟也,太弟颖称诏征浚,浚与鲜卑段务勿尘、乌桓羯朱及东嬴公腾同起兵讨颖,颖遣北中郎将王斌及石超击之。
 
  [9]太弟颖怨东安王繇前议,八月,戊辰,收繇,杀之。初,繇兄琅邪恭王觐薨,子睿嗣。睿沈敏有度量,为左将军,与东海参军王导善。导,敦之从父弟也;识量清远,以朝廷多故,每劝睿之国。及繇死,睿从帝在邺,恐及祸,将逃归。颖先敕关津,无得出贵人,睿至河陽,为津吏所止。从者宋典自后来,以鞭拂睿而笑曰:“舍长,官禁贵人,汝亦被拘邪?”吏乃听过。至洛陽,迎太妃夏侯氏俱归国。
 
  [10]丞相从事中郎王澄发孟玖奸利事,劝太弟颖诛之,颖从之。
 
  [11]上官巳在洛陽,残暴纵横。守河南尹周馥,浚之从父弟也,与司隶满奋等谋诛之,事泄,奋等死,馥走,得免。司空越之讨太弟颖也,太宰颙遣右将军、冯翊太守张方将兵二万救之,闻帝已入邺,因命方镇洛陽。巳与别将苗愿拒之,大败而还。太子覃夜袭巳、愿,巳、愿出走;方入洛陽。覃于广陽门迎方而拜,方下车扶止之,复废覃及羊后。
 
  [12]初,太弟颖表匈奴左贤王刘渊为冠军将军,监五部军事,使将兵在邺。渊子聪,骁勇绝人,博涉经史,善属文,弯弓三百斤;弱冠游京师,名士莫不与交。颖以聪为积弩将军。
 
  渊从祖右贤王宣谓其族人曰:“自汉亡以来,我单于徒有虚号,无复尺土;自余王侯,降同编户。今吾众虽衰,犹不减二万,柰何敛首就役,奄(匆匆地)过百年!左贤王英武超世,天苟不欲兴匈奴,必不虚生此人也。今司马氏骨肉相残,四海鼎沸,复呼韩邪之业,此其时矣!”乃相与谋,推渊为大单于,使其党呼延攸诣邺告之。

  渊白颖,请归会葬,颖弗许。渊令攸先归,告宣等使招集五部及杂胡,声言助颖,实欲叛之。及王浚、东嬴公腾起兵,渊说颖曰:“今二镇跋扈,众十余万,恐非宿卫及近郡士众所能御也,请为殿下还说五部以赴国难。”颖曰:“五部之众,果可发否?就能发之,鲜卑、乌桓,未易当也。吾欲奉乘舆还洛陽以避其锋,徐传檄天下,以逆顺制之,君意何如?”渊曰:“殿下武皇帝之子,有大勋于王室,威恩远著,四海之内,孰不愿为殿下尽死力者!何难发之有!王浚竖子,东嬴疏属,岂能与殿下争衡邪!殿下一发邺宫,示弱于人,洛陽不可得而至;虽至洛陽,威权不复在殿下也。愿殿下抚勉士众,靖以镇之,渊请为殿下以二部(匈奴)摧东嬴,三部枭王浚,二竖之首,可指日而悬也。”颖悦,拜渊为北单于、参丞相军事。(上当了。)
 
  渊至左国城,刘宣等上大单于之号,二旬之间,有众五万,都于离石,以聪为鹿蠡王。遣左於陆王宏帅精骑五千,会颖将王粹拒东嬴公腾。粹已为腾所败,宏无及而归。
 
  王浚、东嬴公腾合兵击王斌,大破之。浚以主簿祁弘为前锋,败石超于平棘,乘胜进军。候骑至邺,邺中大震,百僚奔走,士卒分散。卢志劝颖奉帝还洛陽。时甲士尚有万五千人,志夜部分(卢志连夜部署分派),至晓将发,而程太妃恋邺不欲去,颖狐疑未决。俄而众溃,颖遂将帐下数十骑与志奉帝御犊车南奔洛陽。仓猝上下无赍,中黄门被囊中赍私钱三千,诏贷之,于道中买饭,夜则御中黄门布被,食以瓦盆。至温,将谒陵,帝丧履,纳从者之履,下拜流涕。及济河,张方自洛陽遣其子罴帅骑三千,以所乘车奉迎帝。至芒山下,方自帅万余骑迎帝。方将拜谒,帝下车自止之。帝还宫,奔散者稍还,百官粗备。辛巳,大赦。(重复汉末逃亡故事。)
 
  王浚入邺,士众暴掠,死者甚众。使乌桓羯朱追太弟颖,至朝歌,不及。浚还蓟,以鲜卑多掠人妇女,命:“敢有挟藏者斩!”于是沈于易水者八千人。(乱世民如草芥。)

  [13]东嬴公腾乞师于拓跋猗以击刘渊,猗与弟猗卢合兵击渊于西河,破之,与腾盟于汾东而还。(汉军已经不够用,祈求外族军队,给胡人乱华创造了条件。
 
  刘渊闻太弟颖去邺,叹曰:“不用吾言,逆自奔溃,真奴才也!然吾与之有言矣,不可以不救。”将发兵击鲜卑、乌桓,刘宣等谏曰:“晋人奴隶御我,今其骨肉相残,是天弃彼而使我复呼韩邪之业也。鲜卑、乌桓,我之气类,可以为援,柰何击之!”渊曰:“善!大丈夫当为汉高、魏武,呼韩邪何足效哉!”宣等稽首曰:“非所及也!”
 
  [14]荆州兵擒斩张昌,同党皆夷三族。
 
  [15]李雄以范长生有名德,为蜀人所重,欲迎以为君而臣之,长生不可。诸将固请雄即尊位,冬,十月,雄即成都王位,大赦,改元建兴。除晋法,约法七章(比刘邦约法三章多。)。以其叔父骧为太傅,兄始为太保,李离为太尉,李云为司徒,李璜为司空,李国为太宰,阎式为尚书令,杨褒为仆射。尊母罗氏为王太后,追尊父特为成都景王。雄以李国、李离有智谋,凡事必咨而后行,然国、离事雄弥谨。(李家人不少。)
 
  [16]刘渊迁都左国城(今山西方山县境内的南村)。胡、晋归之者愈众。渊谓群臣曰:“昔汉有天下久长,恩结于民。吾,汉氏之甥,约为兄弟;兄亡弟绍,不亦可乎!”乃建国号曰汉。刘宣等请上尊号,渊曰:“今四方未定,且可依高祖称汉王。”于是即汉王位,大赦,改元曰元熙。追尊安乐公禅为孝怀皇帝,作汉三祖、五宗神主而祭之。立其妻呼延氏为王后。以右贤王宣为丞相,崔游为御史大夫,左于陆王宏为太尉,范隆为大鸿胪,朱纪为太常,上党崔懿之、后部人陈元达皆为黄门郎,族子曜为建武将军;游固辞不就。
 
  元达少有志操,渊尝招之,元达不答。及渊为汉王,或谓元达曰:“君其惧乎?”元达笑曰:“吾知其人久矣,彼亦亮吾之心;但恐不过三、二日,驿书必至。”其暮,渊果征元达。元达事渊,屡进忠言,退而削草(退朝后就删削奏稿),虽子弟莫得知也。(善于做机要工作。)
 
  评论这张
 
阅读(10)|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