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敞开胸怀 迎接未来

晴的光痕 薪的火花 诗的余韵 竹的烙印

 
 
 

日志

 
 

魏纪二(3)--前出师表  

2016-03-10 22:48:06|  分类: 一纸辛酸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我读罢《出师表》,除了一位为国为民鞠躬尽瘁、死而后已的诸葛亮站立在面前外,亦有深深忧虑。刘后主能否看护后院?诸葛亮心挂两头,很不放心,而且预计战争将旷日持久,怕后院起火,又怕后主生疑,听信谗言。故全文忧心忡忡。

        《出师表》反复劝戒刘禅要继承先主遗志,励精图治,严明法纪,以完成兴复汉室、统一中原的大业,治国要公允,“以昭陛下平明之理,不宜偏私,使内外异法也”。分辨忠奸,对良臣点名道姓进行推荐褒奖,希望“亲贤臣、远小人”;力谏君王不要亲近小人;  诸葛亮率兵出战,自己立下军令状,“不效则治臣之罪,以告先帝之灵。”以定君心。

        “出师未捷身先死,长使英雄泪沾襟!”诸葛亮忠则忠,但逆历史潮流而动,不识时代大局,痴心复汉,试图扶起腐朽的大厦,注定了悲剧的结局。

魏纪二(3)--前出师表 - zqbxi520 - 敞开胸怀  迎接未来

 

魏纪二(3)--前出师表 - zqbxi520 - 敞开胸怀  迎接未来

 

魏纪二(3)--前出师表 - zqbxi520 - 敞开胸怀  迎接未来

 

        [4]帝之为太子也,郭夫人弟有罪,魏郡四中都尉鲍勋治之;太子请,不能得,由是恨勋。及即位,勋数直谏,帝益忿之。帝伐吴还,屯陈留界。勋为治书执法,太守孙邕见出,过勋;时营垒未成,但立标埒liè,邕邪行,不从正道,军营令史刘曜欲推之,勋以堑垒未成,解止不举(劝止了刘曜,没有上奏)。帝闻之,诏曰:“勋指鹿作马,收付廷尉。”廷尉法议,“正刑五岁”,三官驳,“依律,罚金二斤”,帝大怒曰:“勋无活分,而汝等欲纵之!收三官已下付刺奸,当令十鼠同穴!”钟繇、华歆、陈群、辛毗、高柔、卫臻等并表勋父信有功于太祖,求请勋罪,帝不许。高柔固执不众诏命,帝怒甚,召柔诣台,遣使者承指至廷尉诛勋。勋死,乃遣柔还寺。(这个鸟皇帝,滥杀无辜,公报私仇。)(鲍勋(?-226年),字叔业,泰山平阳(今山东新泰)人。三国时期曹魏官员,故济北鲍信之子,官至宫正御史中丞),后被贬为治书执法。担任太子中庶子时因性情刚正而得罪曹丕,曹丕称帝后又因屡次谏诤而触怒曹丕,最终被曹丕借故处死。)
 

  票骑将军都陽侯曹洪,家富而性吝啬,帝在东宫,尝从洪贷绢百匹,不称意,恨之;遂以舍客犯法,下狱当死,群臣并救,莫能得。卞太后责怒帝曰:“梁、沛之间,非子廉无有今日。”又谓郭后曰:“令曹洪今日死,吾明日敕帝废后矣!”于是郭后泣涕屡请,乃得免官,削爵土。
  

  [5]初,郭后无子,帝使母养平原王睿;以睿母甄夫人被诛,故未建为嗣。睿事后甚谨,后亦爱之。帝与睿猎,见子母鹿,帝亲射杀其母,命睿射其子;睿泣曰:“陛下已杀其母,臣不忍复杀其子。”帝即放弓矢,为之恻然。夏,五月,帝疾笃,乃立睿为太子。丙辰,召中军大将军曹真、镇军大将军陈群、抚军大将军司马懿,并受遗诏辅政。丁巳,帝殂。(司马光在曹丕死前连续记载其两次官报私仇的恶行,说明曹丕不是好鸟。)(魏文帝曹丕(187年冬-226年6月29日),字子桓,三国时期著名的政治家、文学家,曹魏的开国皇帝,公元220-226年在位。沛国谯(今安徽省亳州市)人,魏武帝曹操卞夫人的长子[1] 。曹丕文武双全,八岁能提笔为文,善骑射,好击剑,博览古今经传,通晓诸子百家学说。220年正月,曹操逝世,曹丕继任丞相魏王。之后曹丕受禅登基,以魏代汉,结束了汉朝四百多年统治。魏文帝在位期间,平定边患。击退鲜卑,和匈奴、氐、羌等外夷修好,恢复汉朝在西域的设置。除军政以外,曹丕自幼好文学,于诗、赋、文学皆有成就,尤擅长于五言诗,与其父曹操和弟曹植,并称三曹,今存《魏文帝集》二卷。另外,曹丕著有《典论》,当中的《论文》是中国文学史上第一部有系统的文学批评专论作品。黄初七年(226年)五月病逝于洛阳,时年40岁。去世后庙号高祖(《资治通鉴》作世祖),谥为文皇帝,葬于首阳陵。)
 

  陈寿评曰:文帝天资文藻,下笔成章,博闻强识,才艺兼该。若加之旷大之度,励以公平之诚,迈志存道,克广德心,则古之贤主,何远之有哉!(实际为曲意批评,文学成就大于军政成就。)
 

  [6]太子即皇帝位,尊皇太后曰太皇太后,皇后曰皇太后。
 

  初,明帝在东宫,不交朝臣,不问政事,惟潜思书籍;即位之后,群下想闻风采。居数日,独见侍中刘晔,语尽日,众人侧听,晔既出,问”何如?”曰:“秦始皇、汉孝武之俦,才具微不及耳。”(即志大才疏。)
  

  帝初莅政,陈群上疏曰:“夫臣下雷同,是非相蔽,国之大患也。若不和睦则有雠党,有雠党则毁誉无端,毁誉无端则真伪失实,此皆不可不深察也。”(不知所指。)
 

  [7]癸未,追谥甄夫人曰文昭皇后。
 

  [8]壬辰,立皇弟蕤为陽平王。
 

  [9]六月,戊寅,葬文帝于首陽陵。

  [10]吴王闻魏有大丧,秋,八月,自将攻江夏郡,太守文聘坚守。朝议欲发兵救之。帝曰:“权习水战,所以敢下船陆攻者,冀掩不备也。今已与聘相拒;夫攻守势倍,终不敢久也。”先是,朝廷遗治书侍御史荀禹慰劳边方,禹到江夏,发所经县兵及所从步骑千人乘山举火,吴王遁走。
 

  [11]辛巳,立皇子为清河王。
 

  [12]吴左将军诸葛瑾等寇襄陽,司马懿击破之,斩其部将张霸;曹真又破其别将于寻陽。
 

  [13]吴丹陽、吴、会山民复为寇,攻没属县。吴王分三郡险地为东安郡,以绥南将军全琮领太守。琮至,明赏罚,招诱降附,数年,得万余人。吴王召琮还牛渚(今安徽马鞍山市采石镇),罢东安郡。
 

  [14]冬,十月,清柯王卒。
 

  [15]吴陆逊陈便宜,劝吴王以施德缓刑,宽赋息调。又云:“忠谠之言,不能极陈;求容小臣,数以利闻。”王报曰:“《书》载‘予违当弼’(我不错误,你要帮我改正),而云不敢极陈,何得为忠谠哉!”于是令有司尽写科条,使郎中褚逢赍以就逊及诸葛瑾,意所不安,令损益之。
 

  [16]十二月,以钟繇为太傅,曹休为大司马,都督扬州如故,曹真为大将军,华歆为太尉,王朗为司徒,陈群为司空,司马懿为票骑大将军。歆让位于管宁,帝不许。徵宁为光禄大夫,敕青州给安车吏从,以礼发遣,宁复不至。
  

  [17]是岁,吴交趾太守士燮卒,吴王以燮子徽为安远将军,领九真太守,以校尉陈时代燮。交州刺史吕岱以交趾绝远,表分海南三郡为交州,以将军戴良为刺史;海东四郡为广州,岱自为刺史;遣良与时南入。而徽自署交趾太守,发宗兵拒良,良留合浦。交趾柏邻,燮举吏也,叩头谏徽,使迎良。徽怒,笞杀邻,邻兄治合宗兵击,不克。吕岱上疏请讨徽,督兵三千人,晨夜浮海而往。或谓岱曰:“徽藉累世之恩,不一州所附,未易轻也。”岱曰:“今徽虽怀逆计,未知吾之卒至;若我潜军轻举,掩其无备,破之必也。稽留不速,使得生心,婴城固守,七郡百蛮,云合响应,虽有智者,谁能图之!”遂行,过合浦,与良俱进。岱以燮弟子辅为师友从事,遣往说徽。徽率其兄弟六人出降,岱皆斩之。
 

  孙盛论曰:夫柔远能迩,莫善于信。吕岱师友士辅,使通信誓;徽兄肉袒,推心委命,岱因灭之以要功利,君子是以知吕氏之祚不延者也。(无信之人,祸在其后。)
 

  [18]徽大将甘醴及柏治率吏民共攻岱,岱奋击,破之。于是除广州,复为交州如故。岱进讨九真,斩获以万数;又遣从事南宣威命,暨徽外扶南、林邑、堂明诸王,各遣使入贡于吴。
 

  烈祖明皇帝上之太和元年(丁未、227)[1]春,吴解烦督胡综、番陽太守周鲂击彭绮,生获之。
 
  初,绮自言举义兵,为魏讨吴,议者以为因此伐吴,必有所克。帝以问中书令太原孙资,资曰:“番陽宗人,前后数有举义者,众弱谋浅,旋辄乘散。昔文皇帝尝密论贼形势,言洞浦杀万人,得船千数,数日间,船人复会;江陵被围历月,权裁以千数百兵往东门,而基土地无崩解者;是其法禁上下相维之明验也。以此推绮,惧未能为权腹心大疾也。”至是,绮果败亡。(穷山恶水出刁民。)
  

  [2]二月,立文昭皇后寝园于邺。王郎往视园陵,见百姓多贫困而帝方营修宫室,朗上疏谏曰:“昔大禹欲拯天下之大患,故先卑其宫室,俭其衣食;句践广其御儿之疆,亦约其身以及家,俭其家以施国;汉之文、景欲恢弘祖业,故割意于百金之台,昭俭于弋绨之服;霍去病中才之将,犹以匈奴未灭,不治第宅。明恤远者略近,事外者简内也。(历数以往先国后家的王侯将相。)今建始之前,足用列朝会;崇华之后,足用序内官;华林、天渊,足用展游宴。若且先成象魏,修城池,其余一切须丰年,专以勤耕农为务,习戎备为事,则民充兵强而寇戎宾服矣。”
 

  [3]三月,蜀丞相亮率诸军北驻汉中,使长史张裔、参军蒋琬统留府事。临发,上疏曰:“先帝创业未半而中道崩殂,今天下三分,益州疲敝,此诚危急存亡之秋也。然侍卫之臣不懈于内,忠志之士忘身于外者,盖追先帝之殊遇,欲报之于陛下也。诚宜开张圣听,以光先帝遗德,恢弘志士之气;不宜妄自匪薄,引喻失义,以塞忠谏之路也。”(出师表。)
 

  宫中、府中,俱为一体,陟zhì罚臧否,不宜异同。若有作奸犯科,及为忠善者,宜付有司论其刑赏,以昭陛下平明之理,不宜偏私,使内外异法也。
  

  侍中、侍郎郭攸之、费、董允等,此皆良实,志虑忠纯,是以先帝简拔以遗陛下。愚以为宫中之事,事无大小,悉以咨之,然后施行,必能裨补阙漏,有所广益。将军向宠,性行淑均,晓畅军事,试用于昔日,先帝移之曰能,是以众议举宠为督。愚以为营中之事,悉以咨之,必能使行陈和睦,优劣得所。
 

  亲贤臣,远小人,此先汉所以兴隆也;亲小人,远贤臣,此后汉所以倾颓也。先帝在时,每与臣论此事,未尝不叹息痛恨于桓、灵也。侍中、尚书、长史、参军,此悉端良、死节之臣,愿陛下亲之,信之则汉室之隆,可计日而待也。
  

  臣本布衣,躬耕南陽,苟全性命于乱世,不求闻达于诸侯。先帝不以臣卑鄙,猥自枉屈,三顾臣于草庐之中,咨臣以当世之事;由是感激,遂许先帝以驱驰。后值倾覆,受任于败军之际,奉命于危难之间,尔来二十有一年矣。先帝知臣谨慎,故临崩寄臣以大事也。
  

  受命以来,夙夜忧叹,恐托会议不效,以伤先帝之明。故五月渡泸,深入不毛。今南方已定,甲兵已足,当奖率三军,北定中原,庶竭驽钝,攘除奸凶,兴复汉室,还于旧都,此臣所以报先帝,而忠陛下之职分也。至于斟酌损益,进尽忠言,则攸之、费、允之任也。愿陛下托臣以讨贼兴复之效,不效,则治臣之罪以告先帝之灵,责攸之、费、允等之慢以章其咎。陛下亦宜自谋,以谘诹善道,察纳雅言,深追先帝遗诏,臣不胜受恩感激。今当远离,临表涕零,不知所言。”遂行,屯于沔北陽平石马。
  

  亮辟广汉太守姚为掾,并进文武之士,亮称之曰:“忠益者莫大于进人,进人者各务其所尚。今掾并存刚柔以广文武之用,可谓博雅矣。愿诸掾各希此事以属其望。”


  

  评论这张
 
阅读(7)|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