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敞开胸怀 迎接未来

晴的光痕 薪的火花 诗的余韵 竹的烙印

 
 
 

日志

 
 

晋纪十六(4)--门阀琅琊王氏  

2016-04-13 16:43:51|  分类: 古文赏析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琅琊王氏在东晋的建立过程中发挥了关键性的作用。
        早在西晋末年,经历了八王之乱后并最终取得胜利的司马越赢得了一个苍夷满目的山河。然而司马越在政治上有一个先天不足的弊病,由于他和司马氏皇室血缘疏远,并不具备皇室近亲属的名分,政治号召力十分有限,因此他考虑通过联络关东地区的大族名士,利用这些世家大族的社会地位和实际力量,达到巩固政治的目标。司马越首选的是琅琊王氏,一方面琅琊王氏是一个很有势力的世家大族,另一方面其代表人物王衍是当时最负盛名的清谈名士。司马越与王衍的政治合作,各有所得,司马越用自己宗室的名分和执政地位,为王衍家族提供官位权势;王衍则利用自己的盛名,替司马越网络名士、装点朝堂。
         司马越在与王衍联合执政共掌西晋洛阳政局的同时,为了保证朝局安全,还操纵组成了琅琊王司马睿和琅琊王导在徐州的政治组合。与司马越和王衍相互利用、司马越处于强势的政治组合不同,在司马睿和王导的这对组合中,王导则是主角。司马睿当时只是一个“时人未识”、默默无闻的一般宗室成员,除了一个“琅琊王”的封号外,基本上一无所有。而王导出身名门,并且主导了南渡长江之前和渡江之后大部分重要行动的筹划和安排。永嘉之乱前,司马越积劳成疾病死,永嘉之乱期间,王衍等东晋朝廷名士大部分被石勒俘虏并杀害,洛阳王马组合受到了毁灭性的打击。而徐州方面,司马睿在王导等人的簇拥下,南渡长江来到建邺并在司马越等人死后建立了东晋王朝,开启了中国历史上独具特色的门阀政治时代。
         琅琊王氏的出身据说最早可以追溯到周朝,在东晋时期,王氏最著名的人物无疑是三个,一个王导,是创立东晋王朝和拥立司马睿做皇帝的第一功臣。第二位王敦是王导的同族兄弟,生前一直掌管着东晋的兵权,属于“内战内行、外战外行”的主。没见到有什么统一大业的事迹,彪炳史册的是造了两次反。第一次打下了南京,但是没敢改元称帝,不过还是把司马睿皇帝给气死了。第二次估计铁了心要灭了晋朝,但是快胜利之前不幸因病去世,也算是“出师未捷身先死”。第三位王羲之在政治上没什么突出表现,但是字写的太好。
        除了上述三位,再往前推,很重要的一位王氏是王衍。王衍在东晋建立之前,已经被石勒杀了。《世说新语》记载的内容是从东汉末年一直到东晋末年,因此也有多处提到王衍。和王衍亲缘关系更近一点的王戎也是一号人物,是竹林七贤里最小的一位。爷爷辈的一位人物王祥,历史上有很多著名故事,比如说卧冰求鲤。还有一个说王祥的后母想要杀他,碰巧王祥去上厕所了,只砍到了被子。王祥回来后,知道朱氏对这件事很懊丧,便跪在她面前请求处死自己。朱氏因此深受感动而悔悟过来,从此像对亲生儿子那样对他。最后是王祥得佩刀的故事。吕虔有一把佩刀,工匠观看,以为有此刀的人一定会登上三公之位。吕虔对王祥说:“我不是可以做三公的人,这刀对我说不定还有害。而您有公辅的器量,所以送给您。”王祥坚决推辞,吕虔强迫他才接受。后来,王祥果然位列三公。李商隐的诗句,“自蒙半夜传书后,不羡王祥得佩刀”,就是语出此典。
晋纪十六(4)--门阀琅琊王氏 - zqbxi520 - 敞开胸怀  迎接未来
 
晋纪十六(4)--门阀琅琊王氏 - zqbxi520 - 敞开胸怀  迎接未来
 
晋纪十六(4)--门阀琅琊王氏 - zqbxi520 - 敞开胸怀  迎接未来
  
晋纪十六(4)--门阀琅琊王氏 - zqbxi520 - 敞开胸怀  迎接未来
 

  五年(庚寅、330)[1]春,正月,刘胤首至建康。司徒导以郭默骁勇难制,己亥,大赦,枭胤首于大航,以默为江州刺史。太尉侃闻之,投袂起曰:“此必诈也。”即将兵讨之。默遣使送妓妾及绢,并写中诏呈侃。参佐多谏曰:“默不被诏,岂敢为此!若欲进军,宜待诏报。”侃厉色曰:“国家年幼,诏令不出胸怀。刘胤为朝廷所礼,虽方任非才,何缘猥加极刑!郭默恃勇,所在贪暴;以大难新除,禁网宽简,欲因际会骋其从横耳!”发使上表言状,且与导书曰:“郭默杀方州即用为方州,害宰相便为宰相乎?”导乃收胤首,答侃书曰:“默据上流之势,加有船舰成资,故苞含隐忍,使有其地,朝廷得以潜严;俟足下军到,风发相赴,岂非遵养时晦以定大事者邪!”侃笑曰:“是乃遵养(屈从)时贼也!”(王导此为有极坏的示范性。)
 
  豫州刺史庾亮亦请讨默。诏加亮征讨都督,帅步骑二万往与侃会。
  
  西陽太守邓岳、武昌太守刘诩皆疑桓宣与默同。豫州西曹王随曰:“宣尚不附祖约,岂肯同郭默邪!”岳、诩遣随诣宣观之,随说宣曰:“明府心虽不尔,无以自明,惟有以贤子付随耳!”宣乃遣其子戎与随俱迎陶侃。侃辟戎为掾,上宣为武昌太守。(兵连祸结,无穷无尽。)
  
  [2]二月,后赵群臣请后赵王勒即皇帝位;勒乃称大赵天王,行皇帝事。立妃刘氏为王后,世子弘为太子。以其子宏为骠骑大将军、都督中外诸军事、大单于,封秦王;斌为左卫将军,封太原王;恢为辅国将军,封南陽王。以中山公虎为太尉、尚书令,进爵为王;虎子邃为冀州刺史,封齐王;宣为左将军;挺为侍中,封梁王。又封石生为河东王,石堪为彭城王。以左长史郭敖为尚书左仆射,右长史程遐为右仆射、领吏部尚书,左司马夔安、右司马郭殷、从事中郎李凤、前郎中令裴宪,皆为尚书,参军事徐光为中书令、领秘书监。自余文武,封拜各有差。
 
  中山王虎怒,私谓齐王邃曰:“主上自都襄国以来,端拱仰成,以吾身当矢石,二十余年,南擒刘岳,北走索头,东平齐、鲁,西定秦、雍,克十有三州。成大赵之业者,我也;大单于当以授我,今乃以与黄吻婢儿,念之令人气塞,不能寝食!待主上晏驾之后,不足复留种也。”(虎,残将,无人性,内外皆危险。)
 
  程遐言于勒曰:“天下粗定,当显明逆顺,故汉高祖赦季布,斩丁公。大王自起兵以来,见忠于其君者辄褒之,背叛不臣者辄诛之,此天下所以归盛德也。今祖约犹存,臣窃惑之。”安西将军姚弋仲亦以为言。勒乃收约,并其亲属中外百余人悉诛之,妻妾、儿女分赐诸胡。(祖约,祖逖,一龙生九子,个个不相同。)
  
  初,祖逖有胡奴曰王安,逖甚爱之。在雍丘,谓安曰:“石勒是汝种类,吾亦无在尔一人。”厚资送而遣之。安以勇干,仕赵为左卫将军。及约之诛,安叹曰:“岂可使祖士稚无后乎?”乃往就市观刑。逖庶子道重,始十岁,安窃取以归,匿之,变服为沙门。及石氏亡,道重复归江南。(胡人报恩。
  
  [3]郭默欲南据豫章,会太尉侃兵至,默出战不利,入城固守,聚米为垒,以示有余。侃筑土山临之。三月,庾亮兵至湓口(今 江西省 九江市),诸军大集。夏,五月,乙卯,默将宋侯缚默父子出降。侃斩默于军门,传首建康,同党死者四十人。诏以侃都督江州,领刺史;以邓岳督交、广诸军事,领广州刺史。侃还巴陵,因移镇武昌。庾亮还芜湖,辞爵赏不受。(庾亮历难后淡泊名利了。)
  
  [4]赵将刘徵帅众数千,浮海抄东南诸县,杀南沙都尉许儒。
 
  [5]张骏因前赵之亡,复收河南地,至于狄道,置五屯护军,与赵分境。六月,赵遣鸿胪孟毅拜骏征西大将军、凉州牧,加九锡。骏耻为之臣,不受,留颜不遣。
 
  [6]初,丁零翟斌,世居康居,后徙中国,至是入朝于赵;赵以斌为句町王。
 
  [7]赵群臣固请正尊号,秋,九月,赵王勒即皇帝位。大赦,改元建平。文武封进各有差。立其妻刘氏为皇后,太子弘为皇太子。
 
  弘好属文,亲敬儒素。勒谓徐光曰:“大雅,殊不似将家子。”光曰:“汉祖以马上取天下,孝文以玄默守之。圣人之后,必有胜残去杀者,天之道也。”勒甚悦。光因说曰:“皇太子仁孝温恭,中山王雄暴多诈,陛下一旦不讳,臣恐社稷非太子所有也。宜渐夺中山王权,使太子早参朝政。”勒心然之,而未能从。
 
  [8]赵荆州监军郭敬寇襄陽。南中郎将周抚监沔北军事,屯襄陽。赵主勒以驿书敕敬退屯樊城,使之偃藏旗帜,寂若无人。曰:“彼若使人观察,则告之曰:‘汝宜自爱坚守,后七八日,大骑将至,相策,不复得走矣。’”敬使人浴马于津,周而复始,昼夜不绝。侦者还以告周抚,抚以为赵兵大至,惧,奔武昌。敬入襄陽,中州流民悉降于赵;魏该弟遐帅其部众自石城降敬。敬毁襄陽城,迁其民于沔北,城樊城以戍之。赵以敬为荆州刺史。周抚坐免官。
 
  [9]休屠王羌叛赵,赵河东王生击破之,羌奔凉州。西平公骏惧,遣孟毅还,使其长史马诜称臣入贡于赵。
 
  [10]更造新宫。
 
  [11]甲辰,徙乐成王钦为河间王,封彭城王子俊为高密王。
 
  [12]冬,十月,成大将军寿督征南将军费黑等攻巴东建平,拔之。巴东太守杨谦、监军丘奥退保宜都。
 
  六年(辛卯、331)[1]春,正月,赵刘徵复寇娄县,掠武进,郗鉴击却之。
 
  [2]三月,壬戌朔,日有食之。
 
  [3]夏,赵主勒如邺,将营新宫;廷尉上党续咸苦谏,勒怒,欲斩之。中书令徐光曰:“咸言不可用,亦当容之,奈何一旦以直言斩列卿乎!”勒叹曰:“为人君,不得自专如是乎!匹夫家赀满百匹,犹欲市宅,况富有四海乎!此宫终当营之,且敕停作,以成吾直臣之气。”因赐咸绢百匹,稻百斛。又诏公卿以下岁举贤良方正,仍令举人得更相荐引,以广求贤之路。起明堂、辟雍、灵台于襄国城西。
 
  [4]秋,七月,成大将军寿攻陰平、武都,杨难敌降之。
  
  [5]九月,赵主勒复营邺宫;以洛陽为南都,置行台。
 
  [6]冬,蒸祭太庙,诏归胙于司徒导,且命无下拜;导辞疾不敢当。初,帝即位冲幼,每见导必拜;与导手诏则云“惶恐言”,中书作诏则曰“敬问”。有司议:“元会日,帝应敬导不?”博士郭熙、杜援议,以为:“礼无拜臣之文,谓宜除敬。”侍中冯怀议,以为:“天子临辟雍,拜三老,况先帝师傅;谓宜尽敬。”侍中荀奕议,以为:“三朝之首,宜明君臣之体,则不应敬;若他日小会,自可尽礼。”诏从之。(咬文嚼字也很重要,说话行文口气重要,“敬”字故事。)奕,组之子也。
 
  [7]慕容廆遣使与太尉陶侃笺,劝以兴兵北伐,共清中原。僚属宋该等共议,以“立功一隅,位卑任重,等差无别,不足以镇华、夷,宜表请进官爵。”参军韩恒驳曰:“夫立功者患信义不著,不患名位不高。桓、文有匡复之功,不先求礼命以令诸侯。宜缮甲兵,除群凶,功成之后,九锡自至。比于邀君以求宠,不亦荣乎!”不悦,出恒为新昌令。于是东夷校尉封抽等疏上侃府,请封为燕王,行大将军事。侃复书曰:“夫功成进爵,古之成制也。车骑虽未能为官摧勒,然忠义竭诚;今腾笺上听,可不、迟速,当在天台也。”(还是遵守程序。
 
  评论这张
 
阅读(7)|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