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敞开胸怀 迎接未来

晴的光痕 薪的火花 诗的余韵 竹的烙印

 
 
 

日志

 
 

晋纪十六(1)--卞壸逸事  

2016-04-12 22:36:54|  分类: 古文赏析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卞壸是一位书法家,尤善草书。唐窦臬《述书赋》云:"望之之草,聚古而老。落纸筋盘,分行羽抱。如充牛刃 多士,交连杂宝。"《淳化阁法帖》卷三有其草书一帖,六行,五十六字。卞壸书法现存于西安碑林的还有一行书壁碑,内容是:"崔谅、史曜、陈淮可补吏部郎,诏书可尔。此三人皆众论所称,谅尤质止,少华可以敦教。虽大化未可仓卒,风尚所劝为益者多,臣以为宜先用谅,谨随事以闻。晋侍仲卞壸书。"此碑亦为无价之宝。

卞壸坚守旧礼,如继母死后,在她下葬后晋元帝就命他复职,但他都一直不肯,最后更上书元帝,陈说自己一定要守孝,最终令元帝让他完成守丧期。又一次淮南小中正王式的父亲死后,以父亲死前同意继母回到前夫家让前夫家的继子供养(王式继母在前夫死后改嫁给王式父亲)为由豁免继母为其父守丧。但卞壸认为这不合礼,更认为王式有错,不以礼法行事,没资格任审核人的小中正一职。最终王式经乡邑清议,终身不被任命为官。

卞壸除了遵从礼法,更加不畏权贵。如在王式一事,他顺道亦弹劾司徒荀组和扬州大中正兼侍中陆晔和淮南大中正兼散骑侍郎胡弘不能崇正礼法,失职应被免职和削减封地,并由廷尉定罪。最终由元帝下令赦免三人。后明帝即位,王导因病而不参加登位进玺的仪式,卞壸严肃地说:"王公还怎是国家重臣!皇帝正在举殡,新君又未立,难道是人臣以病推托的时间!"王导听后便抱病赶去。及后朝廷召乐广子乐谟和庾珉之子庾怡分别任郡中正和廷尉评,二人都以长辈有命为由推辞,但卞壸却上书认为人臣不应以私废公,更指二人的父亲既受晋室恩宠,自己也不再是属于自己一人,其后代也是一样。如此二人皆逼不得已而接受任命。及后王导以病不上朝,却私下为车骑将军郗鉴送行,卞壸便指王导徇私枉法,无大臣的气节;另指御史中丞钟雅曲解王典,监察不加准绳。卞壸并上奏将王导和钟雅免官,虽然最终都没有执行,但都令朝中震惊。

卞壸为官实干,以褒贬人事为己任,并且努力工作,试图监督世间,将世道导入正轨,因而都不同意当时的风气,因此在当时都没什么称誉。而且卞壸亦廉洁节俭,生活都简约朴素。

晋安帝义熙九年(413年),有盗墓者盗卞壸墓,打开棺木搜掠陪葬品时发现卞壸面色如同活着般,双手握拳,指甲更长得延展到背部。

晋纪十六(1)--卞壸逸事 - zqbxi520 - 敞开胸怀  迎接未来

 

晋纪十六(1)--卞壸逸事 - zqbxi520 - 敞开胸怀  迎接未来

 

晋纪十六(1)--卞壸逸事 - zqbxi520 - 敞开胸怀  迎接未来

 

晋纪十六(1)--卞壸逸事 - zqbxi520 - 敞开胸怀  迎接未来

 

晋纪十六(1)--卞壸逸事 - zqbxi520 - 敞开胸怀  迎接未来

 

晋纪十六(1)--卞壸逸事 - zqbxi520 - 敞开胸怀  迎接未来

 

晋纪十六(1)--卞壸逸事 - zqbxi520 - 敞开胸怀  迎接未来

 

          晋成帝咸和三年(戊子,公元328年)[1]春,正月,温峤入救建康,军于寻陽。
 
  韩晃袭司马流于慈湖;流素懦怯,将战,食炙不知口处,(细节)兵败而死。
 

  丁未,苏峻帅祖涣、许柳等众二万人,济自横江,登牛渚,军于陵口。台兵御之,屡败。二月,庚戌,峻至蒋陵覆舟山。陶回谓庾亮曰:“峻知石头有重戍,不敢直下,必向小丹杨南道步来;宜伏兵邀之,可一战擒也。”亮不从。峻果自小丹杨来,迷失道,夜行,无复部分。亮闻,乃悔之。
 

  朝士以京邑危逼,多遣家人入东避难,左卫将军刘超独迁妻孥入居宫内。
  

  诏以卞壸都督大桁东诸军事,与侍中钟雅帅郭默、赵胤等军及峻战于西陵。壸等大败,死伤以千数。丙辰,峻攻青溪栅;卞壸率诸军拒击,不能禁。峻因风纵火,烧台省及诸营寺署,一时荡尽。壸背痈新愈,创犹未合,力疾帅左右苦战而死;(卞壸(kǔn)(281年-328年),常因形近而误作为卞壶(壸,音捆;壶,音胡),字望之,济阴冤句(今山东菏泽卞庄)人。东晋初名臣、书法家,累事三朝,两度为尚书令。以礼法自居,意图纠正当世,并不畏强权。后在苏峻之乱期间率兵奋力抵抗苏峻,最终战死。后追赠侍中、骠骑将军,开府仪同三司,谥曰"忠贞"。)二子眕、盱随父后,亦赴敌而死。其母抚尸哭曰:“父为忠臣,子为孝子,夫何恨乎!”
  
  丹杨尹羊曼勒兵守云龙门,与黄门侍郎周导、庐江太守陶瞻皆战死。庾亮帅众将陈于宣陽门内,未及成列,士众皆弃甲走,亮与弟怿、条、翼及郭默、赵胤俱奔寻陽。将行,顾谓钟雅曰:“后事深以相委。”雅曰:“栋折榱cuī崩,谁之咎也!”亮曰:“今日之事,不容复言。”亮乘小船,乱兵相剥掠;亮左右射贼,误中柁工,应弦而倒。船上咸失色欲散,亮不动,徐曰:“此手何可使著贼!”众乃安。
  

  峻兵入台城,司徒导谓侍中褚翜shà曰:“至尊当御正殿,君可启令速出。”即入上阁,躬自抱帝登太极前殿;导及光禄大夫陆晔、荀崧、尚书张闿共登御床,拥卫帝。以刘超为右卫将军,使与钟雅、褚翜侍立左右,太常孔愉朝服守宗庙。时百官奔散,殿省萧然。峻兵既入,叱褚翜令下。翜正立不动,呵之曰:“苏冠军来觐至尊,军人岂得侵逼!”由是峻兵不敢上殿,突入后宫,宫人及太后左右侍人皆见掠夺。峻兵驱役百官,光禄勋王彬等皆被捶挞,令负担登蒋山。裸剥士女,皆以坏席苫草自鄣,无草者坐地以土自覆;哀号之声,震动内外。
  

  初,姑孰既陷,尚书左丞孔坦谓人曰:“观峻之势,必破台城,自非战士,不须戎服。”及台城陷,戎服者多死,白衣者无他。
  

  时官有布二十万匹,金银五千斤,钱亿万,绢数万匹,他物称是,峻尽费之;太官惟有烧余米数石以供御膳。
  

  或谓钟雅曰:“君性亮直,必不容于寇雠,盍早为之计!”雅曰:“国乱不能匡,君危不能济,各遁逃以求免,何以为臣!”
  

  丁巳,峻称诏大赦,惟庾亮兄弟不在原例。以王导有德望,犹使以本官居己之右。祖约为侍中、太尉、尚书令,峻自为骠骑将军、录尚书事,许柳为丹杨尹,马雄为左卫将军,祖涣为骁骑将军。弋陽王羕诣峻,称述峻功,峻复以羕为西陽王、太宰、录尚书事。
  

  峻遣兵攻吴国内史庾冰,冰不能御,弃郡奔会稽,至浙江,峻购之甚急。吴铃下卒引冰入船,以蘧qú蒢(芦席)覆之,吟啸鼓,溯流而去。每逢逻所,辄以杖叩船曰:“何处觅庾冰,庾冰正在此。”(最暴露为不暴露。)人以为醉,不疑之,冰仅免。峻以侍中蔡谟为吴国内史。
  

  温峤闻建康不守,号恸;人有候之者,悲哭相对。庾亮至寻陽宣太后诏,以峤为骠骑将军、开府仪同三司,又加徐州刺史郗鉴司空。峤曰:“今日当以灭贼为急,未有功而先拜官,将何以示天下!”遂不受。峤素重亮,亮虽奔败,峤愈推奉之,分兵给亮。
  

  [2]后赵大赦,改元太和。
  

  [3]三月,丙子,庾太后以忧崩。
 

  [4]苏峻南屯于湖。

  [5]夏,四月,后赵将石堪攻宛,南陽太守王国降之;遂进攻祖约军于淮上。约将陈光起兵攻约,约左右阎秃,貌类约,光谓为约而擒之,约逾垣获免。光奔后赵。
 

  [6]壬申,葬明穆皇后于武平陵。
 

  [7]庾亮、温峤将起兵讨苏峻,而道路断绝,不知建康声闻。会南陽范汪至寻陽,言“峻政令不一,贪暴纵横,灭亡已兆,虽强易弱,朝廷有倒悬之急,宜时进讨。”峤深纳之。亮辟汪参护军事。
 
  亮、峤互相推为盟主;峤从弟充曰:“陶征西位重兵强,宜共推之。”峤乃遣督护王愆期诣荆州,邀陶侃与之同赴国难。侃犹以不豫顾命为恨,答曰:“吾疆易外将,不敢越局。”峤屡说,不能回;乃顺侃意,遣使谓之曰:“仁公且守,仆当先下。”使者去已二日,平南参军荥陽毛宝别使还,闻之,说峤曰:“凡举大事,当与天下共之。师克在和,不宜异同。假令可疑,犹当外示不觉,况自为携贰邪!宜急追信改书,言必应俱进;若不及前信,当更遣使。”峤意悟,即追使者改书;侃果许之,遣督护龚登帅兵诣峤。峤有众七千,于是列上尚书,陈祖约、苏峻罪状,移告征镇,洒泣登舟。
 

  陶侃复追龚登还。峤遗侃书曰:“夫军有进而无退,可增而不可减。近已移檄远近,言于盟府,刻后月半大举,诸郡军并在路次,惟须仁公军至,便齐进耳。仁公今召军还,疑惑远近,成败之由,将在于此。仆才轻任重,实凭仁公笃爱,远禀成规;至于首启戎行,不敢有辞,仆与仁公,如首尾相卫,唇齿相依也。恐或者不达高旨,将谓仁公缓于讨贼,此声难追。仆与仁公并受方岳之任,安危休戚,理既同之。且自顷之顾,绸缪往来,情深义重,一旦有急,亦望仁公悉众见救,况社稷之难乎!今日之忧,岂惟仆一州,文武莫不翘企。假令此州不守,约、峻树置官长于此,荆楚西逼强胡,东接逆贼,因之以饥馑,将来之危,乃当甚于此州之今日也。仁公进当为大晋之忠臣,参桓、文之功;退当以慈父之情,雪爱子之痛。今约、峻凶逆无道,痛感天地,人心齐一,咸皆切齿。今之进讨,若以石投卵耳;苟复召兵还,是为败于几成也。愿深察所陈!”王愆期谓侃曰:“苏峻,豺狼也,如得遂志,四海虽广,公宁有容足之地乎!”侃深感悟,即戎服登舟。瞻丧至不临,昼夜兼道而进。(消化一段恩怨不容易。)
  

  郗鉴在广陵,城孤粮少,逼近胡寇,人无固志。得诏书,即流涕誓众,入赴国难,将士争奋。遣将军夏侯长等间行谓温峤曰:“或闻贼欲挟天子东入会稽,当先立营垒,屯据要害,既防其越逸,又断贼粮运,然后清野坚壁以待贼。贼攻城不拔,野无所掠,东道既断,粮运自绝,必自溃矣。”峤深以为然。
  

  五月,陶侃率众至寻陽。议者咸谓侃欲诛庾亮以谢天下;亮甚惧,用温峤计,诣侃拜谢。侃惊,止之曰:“庾元规乃拜陶士行邪!”亮引咎自责,风止可观,侃不觉释然,曰:“君侯修石头以拟老子,今日反见求邪!”即与之谈宴终日,遂与亮、峤同趣建康。戎卒四万,旌旗七百余里,钲鼓之声,震于远近。(化解一段恩怨。)
  

  苏峻闻西方兵起,用参军贾宁计,自姑孰还据石头,分兵以拒侃等。
 

  乙未,峻逼迁帝于石头,司徒导固争,不从。帝哀泣升车,宫中恸哭。时天大雨,道路泥泞,刘超、钟雅步侍左右,峻给马,不肯乘,而悲哀慷慨。峻闻而恶之,然未敢杀也。以其亲信许方等补司马督、殿中监,外托宿卫,内实防御超等。峻以仓屋为帝宫,日来帝前肆丑言。刘超、钟雅与右光禄大夫荀崧、金紫光禄大夫华恒、尚书荀邃、侍中丁潭侍从,不离帝侧。时饥馑米贵,峻问遗,超一无所受。缱绻朝夕,臣节愈恭;虽居幽厄之中,超犹启帝,授《孝经》、《论语》。(这些文官尽忠守节,淡定不忘教育帝王,感人至深。)
  

  峻使左光禄大夫陆晔守留台,逼迫居民,尽聚之后苑;使匡术守苑城。
 

  尚书左丞孔坦奔陶侃,侃以为长史。

  初,苏峻遣尚书张权督东军,司徒导密令以太后诏谕三吴吏士,使起义兵救天子。会稽内史王舒以庾冰行奋武将军,使将兵一万,西渡浙江;于是吴兴太守虞潭、吴国内史蔡谟、前义兴太守顾众等皆举兵应之。潭母孙氏谓潭曰:“汝当舍生取义,勿以理老为累!”尽遣其家僮从军,鬻其环以为军资。谟以庾冰当还旧任,即去郡以让冰。(由此看,东晋气数未尽,张峻不得人心。)
  

  苏峻闻东方兵起,遣其将管商、张健、弘徽等拒之;虞潭等与战,互有胜负,未能得前。
 

  陶侃、温峤军于茄子浦;峤以南兵习水,苏峻兵便步,令:“将士有岸者死!”会峻送米万斛馈祖约,约遣司马桓抚等迎之。毛宝帅千人为峤前锋,告其众曰:“兵法,‘军令有所不从’,岂可视贼可击,不上岸击之邪!”乃擅往袭抚,悉获其米,斩获万计,约由是饥乏。峤表宝为庐江太守。(灵活,又一因粮食取胜。)
  

  评论这张
 
阅读(5)|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