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敞开胸怀 迎接未来

晴的光痕 薪的火花 诗的余韵 竹的烙印

 
 
 

日志

 
 

晋纪十六(3)--温峤轶事  

2016-04-13 15:51:08|  分类: 古文赏析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温公却扇
         温公丧妇。从姑刘氏家值乱离散,唯有一女,甚有姿慧,姑以嘱公觅婚。公密有自婚意,答云:“佳婿难得,但如峤比云何?”姑曰:“丧败之余,乞粗存活,便足慰吾余年。何敢希汝比?”却后少日,公报姑曰:“已觅得婚处,门第粗可,婿身名宦,尽不减峤。”因下玉镜台一枚,姑大喜。既婚,交礼,女以手披纱扇,抚掌大笑曰:“我固疑是老奴,果如所卜!”玉镜台是公为刘越石长史,北征刘聪所得。
         元代关汉卿的《温太真玉镜台》,明代朱鼎的《玉镜台记》,京剧中的《玉镜台》都取材于温公却扇的故事,只是情节做了不少改动。
        温公喜慢语
       温峤喜欢说些轻慢放肆的话,卞壸以礼法之士自居。两人有次在庾亮处,互相抨击。温峤说话粗俗不堪,庾亮慢吞吞的说:"太真整天出言不俗。"
        卿可赎我
        温峤官位不高时,经常和扬州淮中一带的商人赌博,而且常常赌输。有次输得很惨,赌完回不了家。他和庾亮关系很好,便站在船上大声喊庾亮:"卿可赎我!"庾亮立刻送去赎金,温峤才得以脱身。这样的事发生过很多次。
       即席用谋
       温峤被任命为丹阳尹后,担心钱凤会阻挠,便在王敦为他饯别时,故意到钱凤面前敬酒。钱凤动作稍微迟缓,温峤便装醉击落钱凤的头巾,变色道:"钱凤是什么东西,温太真行酒,胆敢不喝?"王敦以为温峤真的醉了,忙出言劝解。温峤出发后,钱凤对王敦说:"温峤和朝廷关系密切,而且和庾亮交好,恐怕难以信任。"王敦说:"太真昨天喝醉了,对你稍有失敬,你怎么能马上就这样诋毁他呢!"
        无过雷池一步
        庾亮想削除苏峻的兵权,征召他为大司农。苏峻便与祖约举兵造反,温峤得知后,打算入京护卫都城。庾亮写信给温峤说:"吾忧西陲过于历阳,足下无过雷池一步也。"
        犀照牛渚
        温峤返回武昌,途经牛渚矶,见水深不可测,传说水中有许多怪物。温峤点燃犀牛角来照看,看见水下灯火通明,水怪奇形怪状,有乘马车的有穿红衣的。当夜,温峤梦到一个人愤怒的对他说"我和你幽明有别,各不相扰,为什么要来照我们呢?"没多久,温峤就去世了。
 
晋纪十六(3)--温峤轶事 - zqbxi520 - 敞开胸怀  迎接未来

晋纪十六(3)--温峤轶事 - zqbxi520 - 敞开胸怀  迎接未来
 
晋纪十六(3)--温峤轶事 - zqbxi520 - 敞开胸怀  迎接未来
 
 
 
  曜见勒曰:“石王,颇忆重门之盟否?”勒使徐光谓之曰:“今日之事,天使其然,复云何邪!”乙酉,勒班师。使征东将军石邃将兵卫送曜。邃,虎之子也。曜疮甚,载以马舆,使医李永与同载。己亥,至襄国,舍曜于永丰小城,给其妓妾,严兵围守。遣刘岳、刘震等从男女盛服以见之,曜曰:“吾谓卿等久为灰土,石王仁厚,乃全宥至今邪!我杀石佗,愧之多矣。今日之祸,自其分耳。”留宴终日而去。勒使曜与其太子熙书,谕令速降;曜但敕熙与诸大臣“匡维社稷,勿以吾易意也。”勒见而恶之,久之,乃杀曜。
  
  [12]是岁,成汉献王骧卒,其子征东将军寿以丧还成都。成主雄以李玝为征北将军、梁州刺史,代寿屯晋寿。
 
  四年(己丑、329)[1]春,正月,光禄大夫陆晔及弟尚书左仆射玩说匡术,以苑城附于西军;百官皆赴之,推晔督宫城军事。陶侃命毛宝守南城,邓岳守西城。
  
  右卫将军刘超、侍中钟雅与建康令管旆pèi等谋奉帝出赴西军;事泄,苏逸使其将平原任让将兵入宫收超、雅。帝抱持悲泣曰:“还我侍中、右卫!”让夺而杀之。初,让少无行,太常华恒为本州大中正,黜其品。及让为苏峻将,乘势多所诛杀,见恒辄恭敬,不敢纵暴。及锺、刘之死,苏逸欲并杀恒,让尽心救卫,恒乃得免。
 
  [2]冠军将军赵胤遣部将甘苗击祖约于历陽,戊辰,约夜帅左右数百人奔后赵,其将牵腾率众出降。(丢祖逖脸
 
  [3]苏逸、苏硕、韩晃并力攻台城,焚太极东堂及秘阁,毛宝登城,射杀数十人。晃谓宝曰:“君名勇果,何不出斗?”宝曰:“君名健将,何不入斗?”晃笑而退。(生动
  
  [4]赵太子熙闻赵主曜被擒,大惧,与南陽王胤谋西保秦州。尚书胡勋曰:“今虽丧君,境土尚完,将士不叛,且当并力拒之;力不能拒,走未晚也。”胤怒,以为沮众,斩之,遂帅百官奔上邽(在今甘肃天水市,诸征镇亦皆弃所守从之,关中大乱。将军蒋英、辛恕拥众数十万据长安,遣使降于后赵,后赵遣石生帅洛陽之众赴之。
  
  [5]二月,丙戌,诸军攻石头。建威长史滕含击苏逸,大破之。苏硕帅骁勇数百,渡淮而战,温峤击斩之。韩晃等惧,以其众就张健于曲阿,门隘不得出,更相蹈藉,死者万数。西军获苏逸,斩之,滕含部将曹据抱帝奔温峤船,群臣见帝,顿首号泣请罪。杀西陽王羕,(司马羕(284年-329年),字延年,河内温县(今河南温县)人,晋宣帝司马懿之孙,汝南文成王司马亮第三子,晋朝宗室、重臣。司马羕初封西阳郡公,官拜散骑常侍。其父司马亮被杀时,因年幼幸免。后进封西阳王,历任步兵校尉、侍中、抚军将军、镇军将军等职。西晋末年,随东海王司马越南渡江南,因支持晋元帝登基,而受到晋元帝、晋明帝尊崇,官至太宰。后来因其弟司马宗意图作乱而被免官。苏峻之乱时,司马羕支持叛乱的苏峻,在叛乱平定后被赐死。时年45岁。)并其二子播、充、孙崧及彭城王雄。(司马后人,或为皇帝,或为死囚。)陶侃与任让有旧,为请其死。帝曰:“是杀吾侍中、右卫者,不可赦也。”乃杀之。司徒导入石头,令取故节,陶侃笑曰:“苏武节似不如是。”导有惭色。丁亥,大赦。
 
  张健疑弘徽等贰于己,皆杀之;帅舟师自延陵将入吴兴,乙未,扬烈将军王允之与战,大破之,获男女万余口。健复与韩晃、马雄等西趋故鄣,郗鉴遣参军李闳追之,及于平陵山,皆斩之。(苏峻在,全为英雄,死,则全为狗熊。
  
  是时宫阙灰烬,以建平园为宫。温峤欲迁都豫章,三吴之豪请都会稽,二论纷纭未决。司徒导曰:“孙仲谋、刘玄德俱言‘建康王者之宅’。古之帝王,不必以丰俭移都;苟务本节用,何忧凋弊!若农事不修,则乐土为墟矣。且北寇游魂,伺我之隙,一旦示弱,窜于蛮越,求之望实,惧非良计。今特宜镇之以静,群情自安。”由是不复徙都。以褚翜为丹杨尹。时兵火之后,民物凋残,收集散亡,京邑遂安。
  
  [6]壬寅,以湘州并荆州。

  [7]三月,壬子,论平苏峻功,以陶侃为侍中、太尉,封长沙郡公,加都督交、广、宁州诸军事;郗鉴为侍中、司空、南昌县公;温峤为骠骑将军、开府仪同三司,加散骑常侍、始安郡公;陆晔进爵江陵公;自余赐爵侯、伯、子、男者甚众。卞壸及二子眕、盱、桓彝、刘超、钟雅、羊曼、陶瞻,皆加赠谥。路永、匡术、贾宁,皆苏峻之党也;峻未败,永等去峻归朝廷;王导欲赏以官爵。温峤曰:“永等皆峻之腹心,首为乱阶,罪莫大焉。晚虽改悟,未足以赎前罪;得全首领,为幸多矣,岂可复褒宠之哉!”导乃止。
 
  陶侃以江陵偏远,移镇巴陵。
 
  朝议欲留温峤辅政,峤以王导先帝所任,因辞还藩;又以京邑荒残,资用不给,乃留资蓄,具器用,而后旋于武昌。(顾大局。)
  
  帝之出石头也,庾亮见帝,稽颡哽咽,诏亮与大臣俱升御座。明日,亮复泥首谢罪,乞骸骨,欲阖门投窜山海。帝遣尚书、侍中手诏慰喻曰:“此社稷之难,非舅之责也。”亮上疏自陈:“祖约、苏峻纵肆凶逆,罪由臣发,寸斩屠戮,不足以谢七庙之灵,塞四海之责。朝廷复何理齿臣于人次,臣亦何颜自次于人理!愿陛下虽垂宽宥,全其首领;犹宜弃之,任其自存自没,则天下粗知劝戒之纲矣。”优诏不许。亮又欲遁逃山海,自暨陽东出,诏有司录夺舟船。亮乃求外镇自效,出为都督豫州·扬州之江西·宣城诸军事、豫州刺史,领宣城内史,镇芜湖。(自知之明,还算敢作敢当。)
  
  陶侃、温峤之讨苏峻也,移檄征、镇,使各引兵入援。湘州刺史益陽侯卞敦拥兵不赴,又不给军粮,遣督护将数百人随大军而已,朝野莫不怪叹。及峻平,陶侃奏敦沮军,顾望不赴国难,请槛车收付廷尉。王导以丧乱之后,宜加宽宥,转敦安南将军、广州刺史;病不赴,征为光录大夫、领少府。敦忧愧而卒,追赠本官,加散骑常侍,谥曰敬。
 
  臣光曰:庾亮以外戚辅政,首发祸机,国破君危,窜身苟免;卞敦位列方镇,兵粮俱足,朝廷颠覆,坐观胜负;人臣之罪,孰大于此!既不能明正典刑,又以宠录报之,晋室无政,亦可知矣。任是责者,岂非王导乎!(王导无能且无法。
  
  [8]徙高密王纮为彭城王。纮,雄之弟也。
 
  [9]夏,四月,乙未,始安忠武公温峤卒,(温峤(288-329),字泰真,一作太真,东晋名将,太原祁县(今山西祁县)人,曹魏名臣温恢的曾孙,西晋司徒温羡之侄。东汉护羌校尉温序之后。温峤17岁出仕,由司隶都官从事累迁至潞县县令。后任刘琨的参军,积功至司空府左长史。317年,温峤作为刘琨的信使南下劝进,从此历任显职,并与晋明帝结为布衣之交。曾任江州太守,参与平定王敦、苏峻的叛乱。苏峻之乱平定后,温峤拜骠骑将军、开府仪同三司,加散骑常侍,封始安郡公。死后赠侍中、大将军,谥号忠武。温峤"博学能属文",《隋书·经籍志》有《温峤集》十卷。)葬于豫章。朝廷欲为之造大墓于元、明二帝陵之北,太尉侃上表曰:“峤忠诚著于圣世,勋义感于人神,使亡而有知,岂乐今日劳费之事!愿陛下慈恩,停其移葬。”诏从之。
 
  以平南事军司刘胤为江州刺史。陶侃、郗鉴皆言胤非方伯才,司徒导不从。或谓导子悦曰:“今大难之后,纪纲弛顿,自江陵至于建康三千余里,流民万计,布在江州。江州,国之南藩,要害之地,而胤以侈之性,卧而对之,不有外变,必有内患矣。”(留下后话。)悦曰:“此温平南之意也。”
 
  [10]秋,八月,赵南陽王胤帅众数万自上邽趣长安,陇东、武都、安定、新平、北地、扶风、始平诸郡戎、夏皆起兵应之。胤军于仲桥;石生婴城自守,后赵中山公虎帅骑二万救之。九月,虎大破赵兵于义渠,胤奔还上邽。虎乘胜追击,枕尸千里。上邽溃,虎执赵太子熙、南陽王胤及其将王公卿校以下三千余人,皆杀之,徙其台省文武、关东流民、秦·雍大族九千余人于襄国;又坑五郡屠各五千余人于洛陽。进攻集木且羌于河西,克之,俘获数万,秦、陇悉平。氐王蒲洪、羌酋姚戈仲俱降于虎,虎表洪监六夷军事,弋仲为六夷左都督。徙氐、羌十五万落于司、冀州。(前赵灭。)
 
  [11]初,陇西鲜卑乞伏述延居于苑川,侵并邻部,士马强盛。及赵亡,述延惧,迁于麦田。述延卒,子大寒立;大寒卒,子司繁立。
 
  [12]江州刺史刘胤矜豪日甚,专务商贩,殖财百万,纵酒耽乐,不恤政事。冬,十二月,诏征后将军郭默为右军将军。默乐为边将,不愿宿卫,以情诉于胤。胤曰:“此非小人之所及也。”默将赴召,求资于胤,胤不与,默由是怨胤。胤长史张满等素轻默,或倮露见之,默常切齿。腊日,胤饷默豚酒,默对信(当使者面)投之水中。会有司奏:“今朝廷空竭,百官无禄,惟资江州运漕;而胤商旅继路,以私废公,请免胤官。”书下,胤不即归罪,方自申理。侨人盖肫掠人女为妻,张满使还其家,肫不从,而谓郭默曰:“刘江州不受免,密有异图,与张满等日夜计议,惟忌郭侯一人,欲先除之。”默以为然,帅其徒候旦门开袭胤。胤将吏欲拒默,默呵之曰:“我被诏有所讨,动者诛三族!”遂入至内寝,牵胤下,斩之;(刘胤(281年-330年1月29日),字承胤,东莱掖县人,汉高祖刘邦庶长子齐悼惠王刘肥之后,晋朝官员、将领。刘胤容貌俊美,性格豁达,善交豪杰,深得士人仰慕。八王之乱时,刘胤欲到辽东避乱,途经幽州时,幽州刺史王浚挽留并表任他为渤海太守。刘胤后到建康,受到晋元帝的任用,历任尚书吏部郎、平南将军、散骑常侍、都督江州诸军事、江州刺史等。刘胤官位逐渐提高后,日益骄横,纵酒迷乐,不问政事,大肆敛财,其资产达百万。咸和四年(330年),刘胤被后将军郭默杀害,终年四十九岁。)出,取胤僚佐张满等,诬以大逆,悉斩之。传胤首于京师,诈作诏书,宣示内外。掠胤女及诸妾并金宝还船,初云下都,既而停胤故府。招引谯国内史桓宣,宣固守不从。
 
  [13]是岁,贺兰部及诸大人共立拓拔翳槐为代王,代王纥那奔宇文部。翳槐遣其弟什翼犍质于赵以请和。
 
  [14]河南王吐延,雄勇多猜忌,羌酋姜聪刺之;吐延不抽剑,召其将纥,使辅其子叶延,保于白兰,抽剑而死。叶延孝而好学,以为礼“公孙之子得以王父字为氏”,乃自号其国曰吐谷浑。(生动。)

 
  评论这张
 
阅读(16)|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