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敞开胸怀 迎接未来

晴的光痕 薪的火花 诗的余韵 竹的烙印

 
 
 

日志

 
 

晋纪十九(4)--苦役晋人  

2016-04-17 16:25:54|  分类: 古文赏析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肉体消灭:石虎对外是疯狂的发动战争,他曾经规定三男就要出一卒,须知,在日本最疯狂的时候征兵比率是10%不到一点,其中大部分是国内警卫部队,而石虎却一下子要将这个数字提高到33%,可想而知其疯狂程度远非汪精卫之流可以想见。
       他在对外疯狂扩张的时期,对内大肆兴建建筑,他为了建造邺城的桥梁,一次 动用民夫数万人,最后人为造成了一场饥荒, 前后所用工程劳役 不下数十万, 在短短几年内就造成了一座新的都城, 其代价就是本来就不多的大量的劳动力的消耗, 而这些劳动力实际上就是汉民族的根本实力
       所谓羯胡汉分治,实际上就是一种蒙古四等人的翻版,甚至更加恶劣,他将汉人分制出来就是为了系统性的剥削和消灭, 这种政策实际上就是希特勒给犹太人贴上大卫标志的做法, 只是当时没有毒气房, 所以他就用大规模工程和战争残杀汉人。

        经济破坏。石勒所规定的犯兽制度,实际上是大量地破坏农业经济而保留游牧经济,南至荥阳,东极阳都,这些都是传统的农业区,石虎在此期间设置围场,其用心根本可见一斑,就是用游牧经济取代农业经济。
      有人说所谓犯兽令是一视同仁,扯淡! 五胡素有狩猎的习惯, 石虎自己甚至晚年无法骑马打猎还要派人造车打巡弋, 禁止犯兽如果是针对胡人的, 那么胡人统统不打猎, 他们也不种植, 如何能繁衍至赵末之众!
        实际上这样的经济行为就是当时的八旗圈地,也是圈占牧场夺人升级,畜生有伤害百姓谷稼者,而汉民不得与之,这又大大地衍伸了其牧场实际范围,其本质是限制汉民族的经济体量,是其逐步消灭汉民族的经济步骤。
       别说他有什么劝课农桑之类的事情,查税谁不会,他这个劝课农桑只是在其划定的经济范围内增加自己剥削效率罢了, 这和文景 贞观 这种培养本民族经济实力的劝课农桑这是压根两回事!
        断子绝孙。有人把广治宫室理解成石虎一个人的私人欲望所致,其实不然, 历代汉族统治者都有一向仁政, 就是遣出宫人,听其婚嫁, 进而增殖人口,扩张经济。而石虎实际上是反其道而行之,胡人为了增殖人口,甚至不惜与自己母嫂乱伦,到了汉人这里就要将生育人口圈禁起来,他自己当然享用不了那么多的女人, 但是目的就是为了削弱当时汉人的繁衍能力。 结合其经济政策看其用心昭然若揭。所谓夺人妻子,有妇不愿从者,自悬于路者比比皆是,他的狡猾,就在于他把自己的灭族政策和历代的统治矛盾混淆, 试图掩人耳目, 这点他在做犯兽令的时候也如出一辙。
       直接屠杀。举凡石勒叔侄之攻占破虏,多以残杀为事,举凡数万的屠杀史不绝书,就石勒歼灭司马越一次战役,就几乎将西晋全部贵族十余万屠杀干净,石虎破青州,将整个青州杀剩了七百人为止,一举将一个州彻底废掉,此后我们看东晋历史,已经几乎找不到山东这个其他历代中发挥重要作用的州在这段历史中的作用。
        到了冉闵时期,按照后世的估计,在整个北方人口中,异族的游牧人口居然超过了汉族的一半! 这是什么概念, 就是,现在繁衍到现在,我国华北人口6亿,其中有2-3亿是异族人口,剑桥汉史上也承认石赵如果继续存在,那么北方汉族就会被消灭殆尽。我国彻底沦为胡人之地。

 

晋纪十九(4)--苦役晋人 - zqbxi520 - 敞开胸怀  迎接未来

 

晋纪十九(4)--苦役晋人 - zqbxi520 - 敞开胸怀  迎接未来

 

晋纪十九(4)--苦役晋人 - zqbxi520 - 敞开胸怀  迎接未来

 

晋纪十九(4)--苦役晋人 - zqbxi520 - 敞开胸怀  迎接未来

 

晋纪十九(4)--苦役晋人 - zqbxi520 - 敞开胸怀  迎接未来

 

晋纪十九(4)--苦役晋人 - zqbxi520 - 敞开胸怀  迎接未来

 

         穆帝永和三年(丁未、三四七年)


       春,二月,桓温军至青衣。汉主势大发兵,遣叔父右卫将军福、从兄镇南将军权、前将军昝坚等将之,自山阳趣合水。诸将欲设伏于江南以待晋兵,昝坚不从,引兵自江北鸳鸯渡向犍为。(昝坚是个分裂主义。仗未打,就抗命。)


        三月,温至彭模;议者欲分为两军,异道俱进,以分汉兵之势。袁乔曰:“今悬军深入万里之外,胜则大功可立,不胜则噍类无遗,当合势齐力,以取一战之捷。若分两军,则众心不一,万一偏败,大事去矣。不如全军而进,弃去釜甑,赍三日粮,以示无还心,胜可必也。”温从之,留参军孙盛、周楚将羸兵守辎重,温自将步卒直指成都。楚,抚之子也。


        李福进攻彭模,孙盛等奋击,走之。温进,遇李权,三战三捷,汉兵散走归成都,镇东将军李位都迎诣温降。昝坚至犍为,乃知与温异道,还,自沙头津济,比至,温已军于成都之十里陌,坚众自溃。
   

        势悉众出战于成都之笮[zuó]桥,温前锋不利,参军龚护战死,矢及温马首。众惧,欲退,而鼓吏误鸣进鼓;袁乔拔剑督士卒力战,遂大破之。(将错就错,细节可笑。)温乘胜长驱至成都,纵火烧其城门。汉人惶惧,无复鬬志。势夜开东门走,至葭萌,使散骑常侍王幼送降文于温,自称“略阳李势叩头死罪,”寻舆榇面缚诣军门。温解缚焚榇,送势及宗室十余人于建康;引汉司空谯献之等以为参佐,举贤旌善,蜀人悦之。(一场远征,三言两语就完了。)


        日南太守夏侯览贪纵,侵刻胡商,又科调船材,云欲有所讨,由是诸国恚愤。林邑王文攻陷日南,将士死者五六千,杀览,以尸祭天;檄交州刺史朱蕃,请以郡北横山为界。文旣去,蕃使督护刘雄戍日南。


        汉故尚书仆射王誓、镇东将军邓定、平南将军王润、将军隗文等皆举兵反,众各万余。桓温自击定,使袁乔击文,皆破之。温命益州刺史周抚镇彭模,斩王誓、王润。温留成都三十日,振旅还江陵。李势至建康,封归义侯。夏,四月,丁巳,邓定、隗文等入据成都,征虏将军杨谦弃涪城,退保德阳。(摧枯拉朽,李势汉国顷刻间瓦解。)
    

        赵凉州刺史麻秋攻枹罕。晋昌太守郎坦以城大难守,欲弃外城。武成太守张悛曰:“弃外城则动众心,大事去矣。”宁戎校尉张璩从悛言,固守大城。秋帅众八万围堑数重,云梯地突,百道皆进;城中御之,秋众死伤数万。赵王虎复遣其将刘浑等帅步骑二万会之。郎坦恨言不用,敎军士李嘉潜引赵兵千余人登城;璩督诸将力战,杀二百余人,赵兵乃退。璩烧其攻具,秋退保大夏。(郎坦胆小如鼠,弃城当内奸,张璩勇猛如虎,悍城敌破强敌。)
    

        虎以中书监石宁为征西将军,帅幷、司州兵二万余人为秋等后继。张重华将宋秦等帅户二万降于赵。重华以谢艾为使持节、军师将军,帅步骑三万进军临河。艾乘轺车,戴白幍(乘着轻车,戴着白色便帽),鸣鼓而行。秋望见,怒曰:“艾年少书生,冠服如此,轻我也,”命黑矟龙骧三千人驰击之;艾左右大扰。或劝艾宜乘马,艾不从,下车,踞胡床,指麾处分,赵人以为有伏兵,惧不敢进。别将张瑁自间道引兵截赵军后,赵军退,艾乘势进击,大破之,斩其将杜勋、汲鱼,获首虏万三千级,秋单马奔大夏。(猫戏老鼠


        五月,秋与石宁复帅众十二万进屯河南,刘宁、王擢略地晋兴、广武、武街,至于曲柳。张重华使将军牛旋拒之,退守枹罕,姑臧大震。重华欲亲出拒之,谢艾固谏。索遐曰:“君者,一国之镇,不可轻动”。乃以艾为使持节、都督征讨诸军事、行卫将军,遐为军正将军,帅步骑二万拒之。别将杨康败刘宁于沙阜,宁退屯金城。
   

        六月,辛酉,大赦。


          秋,七月,林邑复陷日南,杀督护刘雄。


        隗文、邓定等立故国师范长生之子贲为帝而奉之,以妖异惑众,蜀人多归之。


        赵王虎复遣征西将军孙伏都、将军刘浑帅步骑二万会麻秋军,长驱济河,击张重华,遂城长最。谢艾建牙誓众,有风吹旌旗东南指,索遐曰:“风为号令,今旌旗指敌,天所赞也。”艾军于神鸟,王擢与艾前锋战,败,走还河南。八月,戊午,艾进击秋,大破之,秋遁归金城。虎闻之,叹曰:“吾以偏师定九州岛,今以九州岛之力困于枹罕。彼有人焉,未可图也!”艾还,讨叛虏斯骨真等万余落,皆破平之。(石虎哀叹,彼有人焉,多么无奈。)


        赵王虎据十州之地,聚敛金帛,及外国所献珍异,府库财物,不可胜纪;犹自以为不足,悉发前代陵墓,取其金宝。(从古至今,埋葬了又挖掘了多少财宝和文明。)


       沙门吴进言于虎曰:“胡运将衰,晋当复兴,宜苦役晋人以厌其气。”虎使尚书张羣发近郡男女十六万人,车十万乘,运土筑华林苑及长墙于邺北,广袤数十里。申钟、石璞、赵揽等上疏陈天文错乱,百姓雕弊。虎大怒曰:“使苑墙朝成,吾夕没,无恨矣。”促张羣使然烛夜作;暴风大雨,死者数万人。郡国前后送苍麟十六,白鹿七,虎命司虞张曷柱调之以驾芝盖(调驯它们,用来驾芝盖车),大朝会列于殿庭。
    

        九月,命太子宣出祈福于山川,因行游猎。宣乘大辂,羽葆华盖,建天子旌旗,十有六军戎卒十八万出自金明门,虎从其后宫升陵霄观望之,笑曰:“我家父子如是,自非天崩地陷,当复何愁!但抱子弄孙,日为乐耳。”
    

        宣所舍,辄列人为长围,四面各百里,驱禽兽,至暮皆集其所,使文武跪立,重行围守,炬火如昼,命劲骑百余驰射其中,宣与姬妾乘辇临观,兽尽而止。或兽有迸逸,当围守者,有爵则夺马,步驱一日,无爵则鞭之一百。士卒饥冻死者万有余人,所过三州十五郡,资储皆无孑遗。(中国史上一个极端罪恶的外族政权。)


        虎复命秦公韬继出,自幷州至于秦、雍,亦如之。宣怒其与己钧敌,愈嫉之。宦者赵生得幸于宣,无宠于韬,微劝宣除之,于是始有杀韬之谋矣。


        赵麻秋又袭张重华将张瑁,败之,斩首三千余级。枹罕护军李逵帅众七千降于赵,自河以南氐、羌皆附于赵。

         冬,十月,乙丑,遣侍御史俞归至凉州,授张重华侍中、大都督、督陇右‖关中诸军事、大将军、凉州刺史、西平公。归至姑臧,重华欲称凉王,未肯受诏,使所亲沈猛私谓归曰:“主公奕世为晋忠臣,今曾不如鲜卑,何也?朝廷封慕容皝为燕王,而主公纔为大将军,何以褒劝忠贤乎!明台宜移河右,共劝州主为凉王。人臣出使,苟利社稷,专之可也。”归曰:“吾子失言!昔三代之王也,爵之贵者莫若上公;及周之衰,吴、楚始僭号称王,而诸侯亦不之非,盖以蛮夷畜之也;借使齐、鲁称王,诸侯岂不四面攻之乎!汉高祖封韩、彭为王,寻皆诛灭,盖权时之宜,非厚之也。圣上以贵公忠贤,故爵以上公,任以方伯,宠荣极矣,岂鲜卑夷狄所可比哉!且吾闻之,功有大小,赏有重轻。今贵公始继世而为王,若帅河右之众,东平胡、羯,修复陵庙,迎天子返洛阳,将何以加之乎?”重华乃止。

 

      武都氐王杨初遣使来称藩,诏以初为使持节、征南将军、雍州刺史、仇池公。


    十二月,振威护军萧敬文杀征虏将军杨谦,攻涪城,陷之,自称益州牧;遂取巴西,通于汉中。

  评论这张
 
阅读(9)|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