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敞开胸怀 迎接未来

晴的光痕 薪的火花 诗的余韵 竹的烙印

 
 
 

日志

 
 

晋纪二十一(1)--前秦兀立  

2016-04-19 22:01:04|  分类: 古文赏析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前秦是东晋十六国时期最重要的国家之一,一度非常强盛,统一了北方大部分地区,并问鼎东晋,大有统一全国之势。淝水之战遭到惨败,留下投鞭断流、风声鹤唳、草木皆兵三个成语。

众所周知,前秦国都城在长安,其实,前秦初立之时却是建都于浚县枋城(时称枋头)。而且前秦国从始至终与枋城联系密切,渊源颇深。这事还得从苻洪说起。

苻洪原姓蒲,字广世,略阳临渭(今甘肃天水东)人,氐族,晋怀帝永嘉年间被部族首领推举为盟主。成帝咸和八年(333年),后赵中山王石虎讨伐石生,攻占长安,蒲洪率二万户投降。石虎拜他为光烈将军、护氐校尉。蒲洪早有图谋中原之心,劝石虎迁徙关中豪强和氐、羌部落充实东方。石虎听从蒲洪建议,任命蒲洪为龙骧将军、流民都督,率秦州、雍州士民及氐族、羌族十余万户迁居关东,并让蒲洪驻守枋头。此后,蒲洪作为后赵将领,把枋城作根据地、大本营,南征北战,不断扩大自己的势力和影响。

晋穆帝永和五年(349年),石遵即后赵位,听从石闵(冉闵)进言,罢免蒲洪都督官职。蒲洪大怒,回到枋头,便派使者投降东晋。十一月,石鉴杀石遵即帝位。石氏家族为了争夺帝位互相杀伐。秦州、雍州流民见后赵乱起,相率西归,路经枋头,共推蒲洪为主,民众聚至十余万。蒲洪长子蒲健当时在赵都邺城,亦斩杀关守投奔枋头。

翌年正月,石闵占领邺都。蒲洪拥兵十余万据守枋头,图谋关右,拒不归附。二月,与蒲洪同迁中原的羌族首领、后赵右丞相姚戈仲派其子姚襄领兵五万攻打蒲洪,蒲洪迎头反击,大败姚襄,斩杀三万多人,遂自称大都督、大将军、大单于、三秦王,改姓苻氏。可见枋头是前秦初建国之地,也是苻氏始得姓之地。《晋书·洪苻传》载:“洪亦以谶文有‘艸付应王’,又其孙坚背有‘艸付’字,遂改姓苻氏。”可见蒲洪改苻姓,有两个原因:一是当时巫师、方士预言‘艸付应王’,二是其孙子蒲坚后背上有‘艸付’二字。“艸”为篆文“草”字,“艸付”合写,即为“苻”。蒲洪去蒲姓改苻姓,意在应谶,建国称王。

苻洪称王改姓不久,降将麻秋(原后赵石虎将领)为夺苻洪兵众,设宴在酒中下毒鸩杀苻洪。苻洪世子苻健见情况有异,带兵斩杀麻秋。苻洪临终对苻健说:“中原不是你们兄弟能占据的地方,关中形胜险要,我死后可鼓行西进。”言毕而死。当然,这是正史记载,有学者对麻秋杀苻洪产生怀疑:一是麻秋投降苻洪后被任命为军师将军,非常重用,麻秋感恩戴德才是,不该杀害苻洪;二是说麻秋杀苻洪目的是为了吞并其兵众,苻洪兵众是苻家兵,作为一个降将,即使杀死苻洪,也不可能控制苻家兵,这一点麻秋比谁都清楚,他不会为并其众去杀苻洪。进而提出苻洪可能与苻健有关:一是苻洪死后,苻健统领其众,是最大受益者;二是苻洪与苻健在战略思想上有矛盾,苻洪要经营中原,苻健要进军关中,这可能是苻健杀父的重要原因之一。弑父的罪名苻健当然不愿担,于是麻秋就成了替罪羊,一杀了之。

不管苻洪被谁毒杀,苻健代父统领了兵众,随即准备西迁关中。为麻痹窃据长安的杜洪,苻健去掉大都督、大将军、三秦王称号,在枋头修建宫室,督促百姓播种小麦,以示无意西向。不久,率众西进,兵分两路,分别以其弟苻雄、侄苻菁为统领,进攻杜洪。十月抵长安。次年,僭称天王、大单于,立国号大秦,史称前秦、苻秦。苻健是前秦的开国王。

浚县枋城是前秦兴起之地,也是前秦乃至东晋十六国时期的军事重镇,前秦历代国王感念浚县枋城。太和五年(370年),前秦王苻坚攻占前燕国都邺城(安阳北)后,专程到枋头城,宴请枋头父老,改枋头城为永昌县(亦名昌水县),并永世罢免枋城百姓徭役赋税(《资治通鉴·卷一百二》、《浚县志》)。苻坚对枋城父老的感情由此可见一斑。

苻坚是苻洪之孙,苻雄之子。史称苻坚自有贵相,传说他背后有谶文曰:“草付臣又土王咸阳”,“草付”是“苻”;“臣又土”是繁体的“坚”,也就是说,他将来就要在咸阳称王立国了,这条谶文在迷信的古人看来是非常吉利的事,于是就为他取名“苻坚”。袭父爵为东海王。公元357年,苻坚诛杀暴君苻生,在朝臣的一致拥戴下,苻坚在太极殿登位,号称“大秦天王”。

苻坚决心开创清明的政治局面,整顿吏治,惩处不法豪强,平息内乱,实行与民休养生息的政策。他深知明政无大小,以得人为本的道理,所以广招贤才,并首先从调整最高领导机构入手,果断地处斩了帮助苻生作恶的佞臣董荣、赵韶等二十余人。提拔重用了一批精明廉洁的汉族士人参与朝政,其中最有影响的就是寒门出身的王猛。以王猛为相,重教化,劝农桑,修水利,很快社会稳定,国富民强。苻坚志在统一天下,经过20多年的精心治理,基本上统一了中国北方。

建元十五年(379年),前秦攻克了东晋襄阳,俘虏了守将朱序。苻坚认为夺取东晋,统一天下的条件已经成熟,于是决定伐晋。结果在君臣意见不统一,将士心怀二心情况下,于建元十九年(383年〕五月下达了进攻东晋的命令.随后调集九十多万兵力,陆续向东晋进发,大军旗鼓相望,绵延千里。东晋趁前秦大军尚未完成集结之际,主动在淝水决战。交战前,苻坚急于求胜,在未经核实敌情,不明东晋意图的情况下,不听部将的劝阻,盲目同意退军决战。结果.中了东晋的圈套,一退而不可收拾,导致淝水惨败。不仅前锋统帅苻融被杀,苻坚自己也被流矢射中,落荒而逃。这就是历史上著名的淝水之战。
淝水之战后,前秦一蹶不振,原来降服的各部族首领纷纷反叛。太元四年(384年)前燕慕容垂进军邺城,苻丕被迫逃至枋城,重整旗鼓,不久收服邺城。次年苻丕又率邺城一带饥民就食于枋头城。

晋纪二十一(1)--前秦兀立 - zqbxi520 - 敞开胸怀  迎接未来

 

晋纪二十一(1)--前秦兀立 - zqbxi520 - 敞开胸怀  迎接未来

 

 

 

晋纪二十一(1)--前秦兀立 - zqbxi520 - 敞开胸怀  迎接未来

 

晋纪二十一(1)--前秦兀立 - zqbxi520 - 敞开胸怀  迎接未来

 

晋纪二十一(1)--前秦兀立 - zqbxi520 - 敞开胸怀  迎接未来

 

晋纪二十一(1)--前秦兀立 - zqbxi520 - 敞开胸怀  迎接未来

 

       起重光大渊献(辛亥),尽阏逢摄提格(甲寅),凡四年。
      

       孝宗穆皇帝永和七年(辛亥、三五一年)    春,正月,丁酉,日有食之。
      

       苻健左长史贾玄硕等请依刘备称汉中王故事,表健为都督关中诸军事、大将军、大单于、秦王。健怒曰:“吾岂堪为秦王邪!且晋使未返,我之官爵,非汝曹所知也。”旣而密使梁安讽玄硕等上尊号,健辞让再三,然后许之。丙辰,健卽天王、大单于位,国号大秦,大赦,改元皇始。追尊父洪为武惠皇帝,庙号太祖;立妻强氏为天王后,子苌为太子,靓为平原公,生为淮南公,觌di为长乐公,方为高阳公,硕为北平公,腾为淮阳公,柳为晋公,桐为汝南公,廋为魏公,武为燕公,幼为赵公。以苻雄为都督中外诸军事、丞相、领车骑大将军、雍州牧、东海公;苻菁为卫大将军、平昌公,宿卫二宫;雷弱儿为太尉,毛贵为司空,略阳姜伯周为尚书令,梁楞为左仆射,王堕为右仆射,鱼遵为太子太师,强平为太傅,段纯为太保,吕婆楼为散骑常侍。伯周,健之舅;平,王后之弟;婆楼,本略阳氐酋也。


        段龛请以青州内附;二月,戊寅,以龛为镇北将军,封齐公。

        魏主闵攻围襄国百余日。赵主祗危急,乃去皇帝之号,称赵王,遣太尉张举乞师于燕,许送传国玺,中军将军张春乞师于姚弋仲。弋仲遣其子襄帅骑二万八千救赵,诫之曰:“冉闵弃仁背义,屠灭石氏。我受人厚遇,当为复雠,老病不能自行;汝才十倍于闵,若不枭擒以来,不必复见我也!”弋仲亦遣使告于燕;燕主儁遣御难将军悦绾将兵三万往会之。


        冉闵闻儁欲救赵,遣大司马从事中郎广宁常炜使于燕。儁使封裕诘之曰:“冉闵,石氏养息,负恩作逆,何敢辄称大号?”炜曰:“汤放桀,武王伐纣,以兴商、周之业;曹孟德养于宦官,莫知所出,卒立魏氏之基;苟非天命,安能成功!推此而言,何必致问!”裕曰:“人言冉闵初立,铸金为己像以卜成败,而像不成,信乎?”炜曰:“不闻。”裕曰:“南来者皆云如是,何故隐之?”炜曰:“奸伪之人欲矫天命以惑人者,乃假符瑞、托蓍龟以自重。魏主握符玺,据中州,受命何疑;而更反真为伪,取决于金像乎!”裕曰:“传国玺果安在?”炜曰:“在邺”。裕曰:“张举言在襄国。”炜曰:“杀胡之日,在邺者殆无孑遗;时有迸漏者,皆潜伏沟渎中耳,彼安知玺之所在乎!彼求救者,为妄诞之辞,无所不可,况一玺乎!”
    

       儁犹以张举之言为信,乃积柴其旁,使裕以其私诱之,曰:“君更熟思,无为徒取灰灭!”炜正色曰:“石氏贪暴,亲帅大兵攻燕国都;虽不克而返,然志在必取。故运资粮、聚器械于东北者,非以相资,乃欲相灭也。魏主诛翦石氏,虽不为燕;臣子之心,闻仇雠之灭,义当如何?而更为彼责我,不亦异乎!吾闻死者骨肉下于土,精魂升于天。蒙君之惠,速益薪纵火,使仆得上诉于帝足矣!”左右请杀之,儁曰:“彼不惮杀身而徇其主,忠臣也!且冉闵有罪,使臣何预焉!”使出就馆。夜,使其乡人赵瞻往劳之,且曰:“君何不以实言?王怒,欲处君于辽、碣之表,柰何?”炜曰:“吾结发以来,尚不欺布衣,况人主乎!曲意苟合,性所不能。直情尽言,虽沈东海,不敢避也!”遂卧向壁,不复与瞻言。瞻具以白儁,儁乃囚炜于龙城。(一个忠臣。不受诱惑,不惜牺牲,不辱使命。)

        赵幷州刺史张平遣使降秦,秦王以平为大将军、冀州牧。


         燕王儁还蓟。

        三月,姚襄及赵汝阴王琨各引兵救襄国。冉闵遣车骑将军胡睦拒襄于长芦,将军孙威拒琨于黄丘,皆败还,士卒略尽。
   

        闵欲自出击之,卫将军王泰谏曰:“今襄国未下,外救云集,若我出战,必覆背受敌,此危道也。不若固垒以挫其锐,徐观其衅而击之。且陛下亲临行陈,如失万全,则大事去矣。”闵将止,道士法饶进曰:“陛下围襄国经年,无尺寸之功;今贼至,又避不击,将何以使将士乎!且太白入昴,当杀胡王,百战百克,不可失也!”闵攘袂大言曰:“吾战决矣,敢沮众者斩!”乃悉众出,与襄、琨战。悦绾适以燕兵至,去魏兵数里,疏布骑卒,曳柴扬尘,魏人望之恟惧,襄、琨、绾三面击之,赵王祗自后冲之,魏兵大败,闵与十余骑走还邺。降胡栗特康等执大单于胤及左仆射刘琦以降赵,赵王祗杀之。胡睦及司空石璞、尚书令徐机、中书监卢谌等幷将士死者凡十余万人。闵潜还,人无知者。邺中震恐,讹言闵已没。射声校尉张艾请闵亲郊以安众心。闵从之,讹言乃息。闵支解法饶父子,赠韦謏大司徒。姚襄还滠头,姚弋仲怒其不擒闵,杖之一百。
    

        初,闵之为赵相也,悉散仓库以树私恩,与羌、胡相攻,无月不战。赵所徙青、雍、幽、荆四州人民及氐、羌、胡蛮数百万口,以赵法禁不行,各还本土;道路交错,互相杀掠,其能达者什有二、三。中原大乱。因以饥疫,人相食,无复耕者。
    

        赵王祗使其将刘显帅众七万攻邺,军于明光宫,去邺二十三里。魏主闵恐,召王泰,欲与之谋。泰恚前言之不从,辞以疮甚。闵亲临问之,泰固称疾笃。闵怒,还宫,谓左右曰:“巴奴,乃公岂假汝为命邪!要将先灭羣胡,却斩王泰。”乃悉众出战,大破显军,追奔至阳平,斩首三万余级。显惧,密使请降,求杀祗以自效,闵乃引归。会有告王泰欲叛入秦者,闵杀之,夷其三族。


       秦王健分遣使者问民疾苦,搜罗隽异,宽重敛之税,弛离宫之禁,罢无用之器,去侈靡之服,凡赵之苛政不便于民者,皆除之。(为了人民,依靠人民,得民心打天下,这个道理自古有之,为什么很多人不懂?)

        杜洪、张琚遣使召梁州刺史司马勋;夏,四月,勋帅步骑三万赴之,秦王健御之于五丈原。勋屡战皆败,退归南郑。健以中书令贾玄硕始者不上尊号,衔之,使人告玄硕与司马勋通,幷其诸子皆杀之。
    

        渤海人逄约因赵乱,拥众数千家,附于魏,魏以约为渤海太守。故太守刘准,隗之兄子也,土豪封放,奕之从弟也;别聚众自守。闵以准为幽州刺史,与约中分渤海。燕王儁使封奕讨约,使昌黎太守高开讨准、放。开,瞻之子也。
    

        奕引兵直抵约垒,遣人谓约曰:“相与乡里,隔绝日久,会遇甚难。时事利害,人各有心,非所论也。愿单出一相见,以写伫结之情。”约素信重奕,卽出,见奕于门外;各屏骑卒,单马交语。奕与论叙平生毕,因说之曰:“与君累世同乡,情相爱重,诚欲君享祚无穷;今旣获展奉,不可不尽所怀。冉闵乘石氏之乱,奄有成资,是宜天下服其强矣,而祸乱方始,固知天命不可力争也。燕王奕世载德,奉义讨乱,所征无敌。今已都蓟,南临赵、魏,远近之民,襁负归之。民厌荼毒,咸思有道。冉闵之亡,匪朝伊夕,成败之形,昭然易见。且燕王肇开王业,虚心贤隽,君能翻然改图,则功参绛、灌,庆流苗裔,孰与为亡国将,守孤城以待必至之祸哉!”约闻之,怅然不言。奕给使张安,有勇力;奕豫戒之,俟约气下,安突前持其马鞚,因挟之而驰。至营,奕与坐,谓曰:“君计不能自决,故相为决之,非欲取君以邀功,乃欲全君以安民也。”(绑架。)
    

        高开至渤海,准、放迎降。儁以放为渤海太守,准为左司马,约参军事。以约诱于人而遇获,更其名曰钓。
    

        刘显弒赵王祗及其丞相安乐王炳、太宰赵庶等十余人,传首于邺。骠骑将军石宁奔柏人。魏主闵焚祗首于通衢,拜显上大将军、大单于、冀州牧。

         五月,赵兖州刺史刘启自鄄城来奔。

         秋,七月,刘显复引兵攻邺,魏主闵击败之。显还,称帝于襄国。

        八月,魏徐州刺史周成、兖州刺史魏统、荆州刺史乐弘、豫州牧张遇以廪丘、许昌等诸城来降;平南将军高崇、征虏将军吕护执洛州刺史郑系,以其地来降。
    

        燕王儁遣慕容恪攻中山,慕容评攻王午于鲁口,魏中山太守上谷侯龛闭城拒守。恪南徇常山,军于九门,魏赵郡太守辽西李邽举郡降,恪厚抚之,将邽还围中山,侯龛乃降。恪入中山,迁其将帅、土豪数十家诣蓟,余皆安堵,军令严明,秋豪不犯。慕容评至南安,王午遣其将郑生拒战,评击斩之。
    

         悦绾还自襄国,儁乃知张举之妄而杀之。常炜有四男二女在中山,儁释炜之囚,使诸子就见之。炜上疏谢恩,儁手令答曰:“卿本不为生计,孤以州里相存耳。今大乱之中,诸子尽至,岂非天所念邪!天且念卿,况于孤乎!”赐妾一人,谷三百斛,使居凡城。以北平太守孙兴为中山太守;兴善于绥抚,中山遂安。

  评论这张
 
阅读(9)|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