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敞开胸怀 迎接未来

晴的光痕 薪的火花 诗的余韵 竹的烙印

 
 
 

日志

 
 

晋纪二十一(4)--殷浩趣闻  

2016-04-20 22:11:37|  分类: 古文赏析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与尚清谈。镇西将军谢尚年轻时,听说殷浩擅长清谈,特意去拜访他。殷浩没有做过多的阐发,只是给谢尚提示好些道理,说了几百句话;不但谈吐举止有风致,加以辞藻丰富多彩,很能动人心弦,使人震惊。谢尚全神贯注,倾心向往,不觉汗流满面。殷浩从容地吩咐手下人:"拿手巾来给谢郎擦擦脸。"
        清谈忘食。孙安国到殷浩处一起清谈,两人来回辩驳,精心竭力,宾主都无懈可击。侍候的人端上饭菜也顾不得吃,饭菜凉了又热,热了又凉,这样已经好几遍了。双方奋力甩动着拂尘,以致拂尘的毛全部脱落,饭菜上都落满了。宾主竟然到傍晚也没想起吃饭。殷浩便对孙安国说:"你不要做硬嘴马,我就要穿你鼻子了!"孙安国接口说:"你没见挣破鼻子的牛吗,当心人家会穿你的腮帮子!"
        理亏浮辞。殷浩曾到丹阳尹刘惔那里去清谈,谈了很久,殷浩有点理亏,就不住地用些浮辞来应对,刘淡也不再答辩。殷浩走了以后,刘惔就说:"乡巴佬,硬要学别人发这样的议论!"
        正始之音。殷浩在庾亮属下担任长史时,有一次进京,丞相王导为他把大家聚在一起,桓温、左长史王蒙、蓝田侯王述、镇西将军谢尚都在座。王导离座亲自去解下挂在帐带上的拂尘,对殷浩说:"我今天要和您一起谈论、辨析玄理。"两人一起清谈完后,已到三更时分。王导和殷浩来回辩难,其他众人丝毫也没有牵涉进去。彼此尽情辩论以后,王导便叹道:"一向谈沦玄理,竟然还不知道玄理的本源在什么地方。至于旨趣和比喻不能互相违背,正始年间的清谈,正是如此!"
        人之天性。殷浩问道:"大自然赋予人类什么样的天性,本来是无心的,为什么世上恰恰好人少,坏人多?"在座的人没有谁回答得了。只有丹阳尹刘淡回答说:"这好比把水倾泻地上,水只是四处流淌、绝没有恰好流成方形或圆形的。"当时大家非常赞赏,认为是名言通论。
        论辩才性。支道林、殷浩都在会稽王司马昱府中,司马昱对两人说道:"你们可以试着辩论一下。可是才性关系问题恐怕是殷浩的坚固堡垒,您可要谨慎啊!"支道林开始论述问题时,便改变方向,远远辟开才性问题;可是论辩了几个回合,便不觉进入了殷浩的玄理之中。司马昱拍着肩膀笑道:"这本来是他的特长,你怎么可以和他争胜呢!"
        烧毁医书。殷浩精通医术,到中年就全都抛开不研究了。有一个常使唤的仆人,忽然给他磕头,磕到头破血流。殷浩问他有什么事,他说:"有件人命事,不过终究不该说。"追问了很久,这才说道:"小人的母亲年纪将近百岁,从生病到现在已经很长时间了,如果承蒙大人诊一次脉,就有办法活下去。事成以后,就算被杀也心甘情愿。"殷浩受到他真诚的孝心的感动,就叫他把母亲抬来,给他母亲诊脉开药方。才服了一付药,病就好了。从此殷浩把医书全都烧了。

晋纪二十一(4)--殷浩趣闻 - zqbxi520 - 敞开胸怀  迎接未来

 

晋纪二十一(4)--殷浩趣闻 - zqbxi520 - 敞开胸怀  迎接未来

        凉右长史赵长等建议,以为“时难未夷,宜立长君,曜灵冲幼,请立长宁侯祚。”张祚先得幸于重华之母马氏,马氏许之,乃废张曜灵为凉宁侯,立祚为大都督、大将军、凉州牧、凉公。祚旣得志,恣为淫虐,杀重华妃裴氏及谢艾。


        燕卫将军恪、抚军将军军、左将军彪等屡荐给事黄门侍郎霸有命世之才,宜总大任。是岁,燕主儁以霸为使持节、安东将军、北冀州剌史,镇常山。
    

       穆帝永和十年(甲寅、三五四年)  春,正月,张祚自称凉王,改建兴四十二年为和平元年;立妻辛氏为王后,子太和为太子;封弟天锡为长宁侯,子庭坚为建康侯,曜灵弟玄靓为凉武侯;置百官,郊祀天地,用天子礼乐。尚书马岌切谏,坐免官。郎中丁琪复谏曰:“我自武公以来,世守臣节,抱忠履谦五十余年,故能以一州大众,抗举世之虏,师徒岁起,民不告疲。殿下勋德未高于先公,而亟谋革命,臣未见其可也。彼士民所以用命,四远所以归向者,以吾能奉晋室故也。今而自尊,则中外离心,安能以一隅之地拒天下之强敌乎!”祚大怒,斩之于阙下。
   

        故魏降将周成反,自宛袭洛阳。辛酉,河南太守戴施奔鲔wě渚。
    

        秦丞相雄克司竹;胡阳赤奔霸城,依呼延毒。
    

        中军将军、扬州刺史殷浩连年北伐,师徒屡败,粮械都尽;征西将军桓温因朝野之怨,上疏数浩之罪,请废之。朝廷不得已,免浩为庶人,徙东阳之信安。自此内外大权一归于温矣。(浩无能给了桓温机会。)
    

        浩少与温齐名,而心竞不相下,温常轻之。浩旣废黜,虽愁怨不形辞色,常书空作“咄咄怪事”字。久之,温谓掾郗超曰:“浩有德有言,向为令仆,足以仪刑百揆,朝廷用违其才耳。”将以浩为尚书令,以书告之。浩欣然许焉,将答书,虑有谬误,开闭者十数,竟达空函。(此为紧张看的太重之后的天大差错,本质上还是才能问题。)温大怒,由是遂绝,卒于徙所。(殷浩(303年―356年),字渊源(因《晋书》避唐高祖李渊之讳,故改为深源),陈郡长平(今河南西华)人,豫章太守、光禄勋殷羡之子,东晋时期大臣、将领。早年以见识度量、清明高远而富有美名,酷爱《老子》,隐居十年不曾出仕做官,后受召会稽王司马昱征召入朝任建武将军、扬州刺史。当时桓温的势力因消灭成汉而逐渐坐大,司马昱为和桓温抗衡,开始有意栽培殷浩,令其参与朝政。因此,桓温和殷浩的两股势力开始令东晋朝廷内部矛盾激化。王羲之、荀羡等人纷纷写信劝阻,殷浩一概不理。永和五年(349年),后赵皇帝石虎病死,诸子争位而致关中大乱,东晋朝廷开始决策北伐,并任殷浩为中军将军。永和八年(352年),殷浩奉命北伐,出兵攻打许昌、洛阳。永和九年(353年),殷浩中计兵败许昌,桓温趁机上表弹劾,朝廷只得将殷浩废为庶人,流放东阳。永和十二年(356年),殷浩病死于东阳,时年53岁。)以前会稽内史王述为扬州刺史。
   

          二月,乙丑,桓温统步骑四万发江陵;水军自襄阳入均口,至南乡;步兵自淅川趣武关;命司马勋出子午道以伐秦。
    

         燕卫将军恪围鲁口,三月,拔之。吕护奔野王,遣弟奉表谢罪于燕,燕以护为河内太守。
   

          姚襄遣使降燕。
    

         燕主儁以慕容评为镇南将军,都督秦、雍、益、梁、江、扬、荆、徐、兖、豫十州诸军事,权镇洛水;以慕容强为前锋都督,督荆、徐二州、缘淮诸军事,进据河南。
    

        桓温将攻上洛,获秦荆州刺史郭敬;进击青泥,破之。司马勋掠秦西鄙,凉秦州刺史王擢攻陈仓以应温。秦主健遣太子苌、丞相雄、淮南王生、平昌王菁、北平王硕帅众五万军于峣柳以拒温。夏,四月,己亥,温与秦兵战于蓝田。秦淮南王生单骑突陈,出入以十数,杀伤晋将士甚众。温督众力战,秦兵大败;将军桓冲又败秦丞相雄于白鹿原。冲,温之弟也。温转战而前,壬寅,进至灞上。秦太子苌等退屯城南,秦主健与老弱六千固守长安小城,悉发精兵三万,遣大司马雷弱儿等与苌合兵以拒温。三辅郡县皆来降。温抚谕居民,使安堵复业。民争持牛酒迎劳,男女夹路观之,耆老有垂泣者,曰:“不图今日复覩官军!”(朴实的百姓还是思正统,文化教育的厉害。)
    

        秦丞相雄帅骑七千袭司马勋于子午谷,破之,勋退屯女娲堡。
    

        戊申,燕主儁封抚军将军军为襄阳王,左将军彭为武昌王;以卫将军恪为大司马、侍中、大都督、录尚书事,封太原王;镇南将军评为司徒、骠骑将军,封上庸王;封安东将军霸为吴王;左贤王友为范阳王,散骑常侍厉为下邳王,散骑常侍宜为庐江王,宁北将军度为乐浪王;又封弟桓为宜都王,逮为临贺王,徽为河间王,龙为历阳王,纳为北海王,秀为兰陵王,岳为安丰王,德为梁公,默为始安公,偻为南康公;子咸为乐安王,亮为勃海王,温为带方王,涉为渔阳王,暐为中山王;以尚书令阳骛为司空,仍守尚书令。
    

         命冀州刺史吴王霸徙治信都。初,燕王皝奇霸之才,故名之曰霸,将以为世子,羣臣谏而止,然宠遇犹踰于世子。由是儁恶之,以其尝坠马折齿,更名曰{垂夬};寻以其应谶文,更名曰垂;迁侍中,录留台事,徙镇龙城。垂大得东北之和,儁愈恶之,复召还。
    

        五月,江西流民郭敞等执陈留内史刘仕,降于姚襄。建康震骇,以吏部尚书周闵为中军将军,屯中堂,豫州刺史谢尚自历阳还卫京师,固江备守。
    

        王擢拔陈仓,杀秦扶风内史毛难。
    

        北海王猛,少好学,倜傥有大志,不屑细务,人皆轻之。猛悠然自得,隐居华阴。闻桓温入关,披褐诣之,扪虱而谈当世之务,旁若无人。温异之,问曰:“吾奉天子之命,将锐兵十万为百姓除残贼,而三秦豪杰未有至者,何也?”猛曰:“公不远数千里,深入敌境。今长安咫尺而不渡灞水,百姓未知公心,所以不至。”温嘿然无以应,徐曰:“江东无卿比也!”乃署猛军谋祭酒。


        温与秦丞相雄等战于白鹿原,温兵不利,死者万余人。初,温指秦麦以为粮,旣而秦人悉芟麦,清野以待之,温军乏食。六月,丁丑,徙关中三千余户而归。以王猛为高官督护,欲与俱还,猛辞不就。


        呼延毒帅众一万从温还。秦太子苌等随温击之,比至潼关,温军屡败,失亡以万数。
    

       温之屯灞上也,顺阳太守薛珍劝温径进逼长安;温弗从。珍以偏师独济,颇有所获。及温退,乃还,显言于众,自矜其勇而咎温之持重;温杀之。
    

        秦丞相雄击司马勋、王擢于陈仓,勋奔汉中,擢奔略阳。
   

        秦以光禄大夫赵俱为洛阳刺史,镇宜阳。
    

        秦东海敬武王雄攻乔秉于雍;丙申,卒。(苻雄(319年-354年),字元才,略阳临渭(今甘肃秦安)人,氐族,前秦惠武帝苻洪少子,前秦景明帝苻健之弟,前秦宣昭帝苻坚的父亲,十六国时期前秦宗室、将领。苻雄熟读兵法、有谋略、擅骑射,为前秦政权的建立立下汗马功劳。公元354年,苻雄逝世,谥号敬武。公元357年,其子苻坚即位后,追尊他为文桓皇帝。)秦主健哭之呕血,曰:“天不欲吾平四海邪?何夺吾元才之速也!”赠魏王,葬礼依晋安平献王故事。雄以佐命元勋,权侔人主,而谦恭泛爱,遵奉法度,故健重之,常曰:“元才,吾之周公也。”
   

        子坚袭爵。坚性至孝,幼有志度,博学多能,交结英豪,吕婆楼、强汪及略阳梁平老皆与之善。
    

        燕乐陵太守慕容钩,翰之子也,与青州刺史朱秃共治厌次。钩自恃宗室,每陵侮秃。秃不胜忿,秋,七月,袭钩,杀之,南奔段龛。
    

        秦太子苌攻乔秉于雍,八月,斩之,关中悉平。秦主健赏拒桓温之功,以雷弱儿为丞相,毛贵为太傅,鱼遵为太尉,淮南王生为中军大将军,平昌王菁为司空。健勤于政事,数延公卿咨讲治道,承赵人苛虐奢侈之后,易以宽简、节俭,崇儒礼士,由是秦人悦之。
    

         燕大调兵众,因发诏之日,号曰:“丙戌举。”


         九月,桓温还自伐秦,帝遣侍中、黄门劳温于襄阳。

         或告燕黄门侍郎宋斌等谋奉冉智为主而反,皆伏诛。斌,烛之子也。
    

        秦太子苌之拒桓温也,为流矢所中,冬,十月,卒,谥曰献哀。
    

         燕王儁如龙城。


        桓温之入关也,王擢遣使告凉王祚,言温善用兵,其志难测。祚惧,且畏擢之叛己,遣人刺之。事泄,祚益惧,大发兵,声言东伐,实欲西保敦煌,会温还而止。旣而遣秦州刺史牛霸等帅兵三千击擢,破之。十一月,擢帅众降秦,秦以擢为尚书,以上将军啖铁为秦州刺史。
    

        秦王健叔父武都王安自晋还,为姚襄所虏,以为洛州刺史。十二月,安亡归秦,健以安为大司马、骠骑大将军、幷州刺史,镇蒲阪。


        是岁,秦大饥,米一升直布一匹。

  评论这张
 
阅读(38)|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