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敞开胸怀 迎接未来

晴的光痕 薪的火花 诗的余韵 竹的烙印

 
 
 

日志

 
 

晋纪二十七(4)--谢安风度  

2016-04-28 22:36:42|  分类: 古文赏析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清苏六朋《东山报捷图》,描绘的是淝水之战大捷消息传来,谢安正在悠闲下棋的场景。

我们时常说,要加强修养,要培养风度,要充实胸怀………总是一路地加上去,好的话,是在给自己的人格风度添加营养,不好的话,便是在自己的人格肩膀上加负担。

在魏晋南朝时代,却有那么一群人,不是那么紧张兮兮地加强人格修养,他们讲究的是疏朗美、淡然美、清爽美,这些人格之美,不是密植型的美,而是宽豁的美。

疏朗淡然而宽豁的人格美,是减出来的。

曾有那么一种风度,以书生之身,面对强大的军事力量暴力威胁,还能那么从容,这种从容,是在大义凛然的基础上再加一层风度。这种风度该是什么情状呢?

公元373年,东晋权臣桓温回京。二月二十四日,大小臣僚集中在郊区的新亭迎接。

  桓温此行目的,成为众多臣僚揣测的焦点。

晋纪二十七(4)--谢安风度 - zqbxi520 - 敞开胸怀  迎接未来

就在前一年,简文帝这位长江以南名义上的天子,在桓温面前只能拱手沉默的皇帝,憋着一股窝囊气,撒手去了,因桓温不愿回朝,朝廷连新天子都不敢立,等桓温做决定。

桓温何许人? 就是他,留下名言:“不能流芳百世,也要遗臭万年。”就是他,将东晋皇帝当玩物,想立谁就立谁。

简文帝临终前学刘备托孤,在遗诏里写道:“尊敬的大司马,国家大事就托付您了,犬子昌明,若是做领导的料,您就辅佐,如果不是做领导的料,那还是麻烦您自己挑起重担吧。” 昌明做让位的过渡人。当时的辅佐人之一王坦之,请求气息奄奄的简文帝,改了这份要让东晋王朝提前歇菜的诏书:“请大司马桓先生效仿诸葛亮,辅佐幼主。”

在地方统领大军的桓温接到这份最高指示,咬牙切齿地说:“老子想当天子,他们却让我当诸葛亮。” 桓温满怀怨气回京,手里有兵权的人很容易将怨气转换成杀气,桓温的杀气明显是对着他篡位的拦路石修改诏书的王坦之,而与王坦之同时辅佐朝政的还有一人谢安。

谈笑间桓温改变主意

所以,在公元273年二月二十四日的新亭,大臣们的猜测都有一个答案:桓温要杀两人,就是谢安和王坦之。

王坦之敢修改诏书,却不敢面对屠夫,他汗水湿衣,连手里上朝用的手版都拿倒了,大概和我们现在系错扣子差不多。只怪桓温太强大,连朝廷中有威望的老臣都白着脸,抖着腿。

脸色没变,大腿没抖,说话没结巴的只有一人:谢安。

谢安说:“朝廷安危,就看咱哥俩这次了。” 桓温来了,谢安明知道墙壁后面埋伏着刀斧手,还是安然而坐,安然而言:“您作为地方军事长官,应该防守邻国,怎么尽拿些刀枪藏在这里吓唬人呢?”桓温大笑,撤了兵马,居然和谢安坐下谈笑半日。一场政治危机顷刻灰飞烟灭。

谢安这种风度是一种什么样的风度?不怕死的人不算太少,有的怒气冲冲,有的大义凛然,有的慷慨激昂,这些都可歌可泣,但自己死了,却于事无补。有一种不怕死的人,拿出的却是闲坐钓鱼下棋的风度,它不仅是自己英勇而已,还要稳定一个集团的情绪,保全一个良好的局面。这种风度,就是谢安的风度,宰相的风度。

魏晋士人的修养途径:减一分负担 多一分人格

当时能征服桓温这个一代枭雄的,绝对不是靠血气,你有血气,桓温这位文韬武略,掌有重兵的枭雄,更有血气。

也不能是简单正义凛然的呵斥。正义凛然也是一种怒,以怒抵制怒,只能导致敌人更大的怒和杀。

对桓温这种一流人物,征服他,只能靠风度。谢安赢了桓温的,就是风度。宰相的风度,是什么?是淡定。你不淡定,江山社稷何以淡定?想要淡定,就得心中少杂念,不要被一些东西挂着碍着,就是古人说的“挂碍”。

当今的读书人修养是加法的,各种人格修养,递加起来,堆成高峰,从学前班,兴趣班,奥数班一路堆上来,也不知道能不能堆成高峰,有时可能还形成“挂碍”。谢安的修养却是减法的,尤其东晋南朝时代人的修养是减法的。

晋纪二十七(4)--谢安风度 - zqbxi520 - 敞开胸怀  迎接未来

视官职爵位如恶臭

王恭说自己身无长物,把竹席借出去,自己只能坐草席,减去一床竹席,换来廉洁;陶渊明为五斗米折腰,回家种豆赏菊,减去一份为五斗米的奴颜婢膝,换来隐士的超然;张翰被秋风一吹,便辞官回乡,减去一顶乌纱帽,便换来家乡鲈鱼的鲜美。

谢安的修养也是一层层减出来的。谢家是当时响当当的名家大族,从中央到地方,从文臣到武官,谢家弟子都有份。唯独谢安,躲在东山快活,谢夫人催促说:“老公呀,看看你的兄弟们,都是当朝显贵,你还不出来也给我争口气呀?”谢安听到要做官,好像嗅到恶臭一般,捏着鼻子笑道:“老婆呀,到时候恐怕躲都躲不了。”

视官职爵位如恶臭,将荣华富贵从修养中减出去。

公元272年的一天,谢安和王坦之到桓温的心腹郗超府上去拜访,傲慢的郗超一直不出来见客,从朝等到暮,王坦之熬不住了,要先走人,谢安说:“哥们,难道你不能为了性命熬上一会吗?”

不因外人傲慢而生气,将个人面子从胸怀中减出去。

新亭危机之后的十余年,谢安指挥江东子弟大败九十万前秦军,他却悠然下棋,捷报来了,轻描淡写道:“小朋友们大破贼辈。”谢安如此描述,将胜败的挂碍从风度中减出去。

不仅减自己的,而且还减老百姓的。在谢安主持下,东晋免除了农民一系列苛捐杂税,每逢灾害,就减免租税。

自己减一分,人格美一分;帮别人减一分,民心也多一分。

    
 
     斌兄子真,夜将营众北奔邯郸,引兵还向邺围,欲与丕内外相应;太子宝与冠军大将军隆击破之,真还走邯郸。

    太原王楷、陈留王绍言于垂曰:“丁零非有大志,但宠过为乱耳。今急之则屯聚为寇,缓之则自散,散而击之,无不克矣。”垂从之。

    龟兹王帛纯窘急,重赂狯胡以求救;狯胡王遣其弟吶龙、侯将馗帅骑二十余万,幷引温宿、尉头等诸国兵合七十余万以救龟兹;秦吕光与战于城西,大破之。帛纯出走,王侯降者三十余国。光入其城,城如长安市邑,宫室甚盛。光抚宁西域,维恩甚着,远方诸国,前世所不能服者,皆来归附,上汉所赐节传;光皆表而易之,立帛纯弟震为龟兹王。

    八月,翟真自邯郸北走,燕王垂遣太原王楷、骠骑大将军农帅骑追之,及于下邑。楷欲战,农曰:“士卒饥倦,且视贼营不见丁壮,(观察细致。)殆有他伏。”楷不从,进战,燕兵大败。真北趋中山,屯于承营。

    邺中刍粮俱尽,削松木以饲马。燕王垂谓诸将曰:“苻丕穷寇,必无降理;不如退屯新城,开丕西归之路,以谢秦王畴昔之恩,且为讨翟真之计。”丙寅夜,垂解围趋新城。遣慕容农徇清河、平原,征督租赋,农明立约束,均适有无,军令严整,无所侵暴,由是谷帛属路,军资丰给。

    戊寅,南昌文穆公郗愔薨。

    太保安奏请乘苻氏倾败,开拓中原,以徐、兖二州刺史谢玄为前锋都督,帅豫州刺史桓石虔等伐秦。玄至下邳,秦徐州刺史赵迁弃彭城走,玄进据彭城。

    秦王坚闻吕光平西域,以光为都督玉门以西诸军事、西域校尉。道绝,不通。

    秦幽州刺史王永求救于振威将军刘库仁,库仁遣其妻兄公孙希帅骑三千救之,大破平规于蓟南,乘胜长驱,进据唐城。

    九月,谢玄使彭城内史刘牢之攻秦兖州刺史张崇。辛卯,崇弃鄄城奔燕。牢之据鄄城,河南城堡皆来归附。

    太保安上疏自求北征;加安都督扬、江等十五州诸军事,加黄钺后宫往事。

    慕容冲进逼长安,秦王坚登城观之,叹曰:“此虏何从出哉!”大呼责冲曰:“奴何苦来送死!”冲曰:“奴厌奴苦,欲取汝为代耳!”冲少有宠于坚,坚遣使以锦袍称诏遗之。冲遗詹事称皇太弟令答之曰:“孤今心在天下,岂顾一袍小惠!苟能知命,君臣束手,早送皇帝,自当宽贷苻氏以酬曩好。”坚大怒曰:“吾不用王景略、阳平公之言,使白虏敢至于此!”

    冬,十月,辛亥朔,日有食之。

    乙丑,大赦。

    谢玄遣阴陵太守高素攻秦青州刺史苻朗,军至琅邪,朗来降。朗,坚之从子也。

    翟真在承营,与公孙希、宋敞遥相首尾。长乐公丕遣宦者宂rǒng从仆射清河光祚,将兵数百赴中山,与真相结。又遣阳平太守邵兴将数千骑招集冀州故郡县,与祚期会襄国。是时,燕军疲弊,秦势复振,冀州郡县皆观望成败,赵郡人赵粟等起兵柏乡以应兴。燕王垂遣冠军大将军隆、龙骧将军张崇将兵邀击兴,命骠骑大将军农自清河引兵会之。隆与兴战于襄国,大破之;兴走至广阿,遇慕容农,执之。光祚闻之,循西山走归邺。隆遂击赵粟等,皆破之,冀州郡县复从燕。

    刘库仁闻公孙希已破平规,欲大举兵以救长乐公丕,发鴈门、上谷、代郡兵,屯繁畤。燕太子太保慕舆句之子文、零陵公慕舆虔之子常时在库仁所,知三郡兵不乐远征,因作乱,夜攻库仁,杀之,(刘库仁(?―383年),一名刘洛垂,字没根,独孤部人,平文帝拓跋郁律外孙,昭成帝拓跋什翼犍的外甥。刘库仁年轻时豪侠爽快,有智慧谋略。初任南部大人。太元二年(377年),昭成帝去世,前秦趁机吞并代国。前秦天王苻坚任命刘库仁为陵江将军,封关内侯,命他和刘卫辰分统代国部众,黄河以西属刘卫辰,黄河以东属刘库仁。苻坚将刘卫辰位列刘库仁之下,刘卫辰发怒,于是反叛,攻打刘库仁。刘库仁又讨伐刘卫辰,将其击败,全部收集其部众。苻坚将公孙氏赐给刘库仁为妻,加授刘库仁为振威将军。太元八年(383年),刘库仁被慕容文所杀。)窃其骏马,奔燕。公孙希之众闻乱自溃,希奔翟真。库仁弟头眷代领库仁部众。

    秦长乐公丕遣光祚及参军封孚召骠骑将军张蚝、幷州刺史王腾于晋阳以自救;蚝、腾以众少不能赴。丕进退路穷,谋于僚佐。司马杨膺请自归于晋,丕未许。会谢玄遣龙骧将军刘牢之等据碻磝,济阳太守郭满据滑台,将军颜肱、刘袭军于河北;丕遣将军桑据屯黎阳以拒之。刘袭夜袭据,走之,遂克黎阳。丕惧,乃遣从弟就与参军焦逵请救于玄,致书称“欲假涂求粮,西赴国难,须援军旣接,以邺与之。若西路不通,长安陷没,请帅所领保守邺城。”逵与参军姜让密谓膺曰:“今丧败如此,长安阻绝,存亡不可知。屈节竭诚以求粮援,犹惧不获;而公豪气不除,方设两端,事必无成。宜正书为表,许以王师之至,当致身南归;如其不从,可逼缚与之。”膺自以力能制丕,乃改书而遣之。

    谢玄遣晋陵太守滕恬之渡河守黎阳。恬之,修之曾孙也。朝廷以兖、青、司、豫旣平,加玄都督徐、兖、青、司、冀、幽、幷七州诸军事。

    后秦王苌闻慕容冲攻长安,会羣僚议进止,皆曰:“大王宜先取长安,建立根本,然后经营四方。”苌曰:“不然。燕人因其众有思归之心以起兵,若得其志,必不久留关中,吾当移屯岭北,广收资实,以待秦亡燕去,然后拱手取之耳。”乃留其长子兴守北地,使宁北将军姚穆守同官川,自将其众攻新平。

    初,新平人杀其郡将,秦王坚缺其城角以耻之,新平民望深以为病,欲立忠义以雪之。及后秦王苌至新平(玉溪市辖),新平太守南安苟辅欲降之,郡人辽西太守冯杰、莲勺令冯羽、尚书郎赵义、汶山太守冯苗谏曰:“昔田单以一城存齐。今秦之州镇,犹连城过百,柰何遽为叛臣乎!”辅喜曰:“此吾志也;但恐久而无救,郡人横被无辜。诸君能尔,吾岂顾生哉!”于是凭城固守。后秦为土山地道,辅亦于内为之,或战地下,或战山上,后秦众死者万余人。辅诈降以诱苌,苌将入城,觉之而返;辅仗兵邀击,几获之,又杀万余人。

    陇西处士王嘉,隐居倒虎山,有异术,能知未然;秦人神之。秦王坚、后秦王苌及慕容冲皆遣使迎之。十一月,嘉入长安,众闻之,以为坚有福,故圣人助之,三辅堡壁及四山氐、羌归坚者四万余人。坚置嘉及沙门道安于外殿,动静咨之。

    燕慕容农自信都西击丁零翟辽于鲁口,破之。辽退屯无极,农屯藳城以逼之。辽,真之从兄也。

    鲜卑在长安城中者犹千余人,慕容绍之兄肃,与慕容暐阴谋结鲜卑为乱。十二月,暐白坚,以其子新昏,请坚幸其家,置酒,欲伏兵杀之。坚许之,会天大雨,不果往。事觉,坚召暐及肃,肃曰:“事必泄矣,入则俱死。今城内已严,不如杀使者驰出,旣得出门,大众便集。”暐不从,遂俱入。坚曰:“吾相待何如,而起此意?”暐饰辞以对。肃曰:“家国事重,何论意气!”坚先杀肃,乃杀暐及其宗族(慕容暐(350年-384年),字景茂,鲜卑族,昌黎棘城(今辽宁义县)人,前燕景昭帝慕容俊第三子,母皇后可足浑氏,十六国时期前燕末代皇帝,360年―370年在位。慕容暐初封中山王,后被立为太子。光寿四年(360年),慕容俊去世,慕容暐继位,年号建熙。慕容暐继位初期在慕容恪摄政之下仍能保持国家稳定,但后期在慕容评主政之下就渐渐衰落,最终被前秦所灭。慕容暐在国亡后成为前秦臣子,封为新兴郡侯。淝水之战后,前秦对境内各族的控制力减弱。慕容暐的叔叔慕容垂与弟弟慕容泓先后举兵建立政权,慕容暐计划杀死前秦皇帝苻坚呼应二人,但因事泄被杀。慕容暐叔父慕容德建立南燕时,追谥他为幽皇帝。),城内鲜卑无少长、男女,皆杀之。燕王垂幼子柔,养于宦者宋牙家为牙子,故得不坐,与太子宝之子盛乘间得出,奔慕容冲。(苻坚衰时,反而开杀戒。)

    燕慕容麟、慕容农合兵袭翟辽,大破之,辽单骑奔翟真。

    燕王垂以秦长乐公丕犹据邺不去,乃更引兵围邺,开其西走之路。焦逵见谢玄,玄欲征丕任子,然后出兵;逵固陈丕款诚,幷述杨膺之意,玄乃遣刘牢之、滕恬之等帅众二万救邺。丕告饥,玄水陆运米二千斛以馈之。

    秦梁州刺史潘猛弃汉中,奔长安。

  评论这张
 
阅读(7)|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