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敞开胸怀 迎接未来

晴的光痕 薪的火花 诗的余韵 竹的烙印

 
 
 

日志

 
 

晋纪二十八(1)--遥远的西秦  

2016-04-29 14:48:04|  分类: 古文赏析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鲜卑族是“五胡”之一。因在西汉时遭受匈奴的压迫,逃到大鲜卑山而得名。东汉初年,随着匈奴的衰落,鲜卑族便兴旺起来。散居区域东到辽河流域,西接新疆,东西1.2万里,南北7000余里。后来鲜卑族的一部分逐渐南下到陇西(今临洮)等地与汉人杂居,因此又把鲜卑族称为陇西鲜卑。 
       陇西鲜卑分为若干部落,部落长官为“酋长”,部落联盟首领称“可汗”,“可汗”是世袭职务。第一代可汗乞伏纥干(此系鲜卑语,汉语为依倚),号乞伏可汗。第二代可汗便是在(曹)魏晋之际,战后称西秦王的乞伏国仁五世祖乞伏佑邻,统领鲜卑族如弗斯、出连、叱卢三个部落。可汗乞伏佑邻死后,相继袭位者:子乞伏结权——子乞伏利那——弟乞伏祁     ——(利那子)乞伏述延——子傉大寒——子乞伏司繁。
晋纪二十八(1) - zqbxi520 - 敞开胸怀  迎接未来
 
        乞伏司繁继位不久,建元七年(371年)前秦苻坚派将王统率兵讨伐,司繁统领3万骑兵在苑川抗击,被王统打败。司繁见大势已去,为了保存实力,以图东山在起,于是率部民5万余投降于王统。乞伏司繁部众分散。苻坚见其叔叔吐雷作战英勇,于是又“以司繁叔叔吐雷为勇士护军,抚其部众”(《晋书·乞伏国仁载记》),投降后,苻坚授司繁为南单于,留在长安。乞伏司繁毕竟是将门虎子,胸存大志。为了取信于苻坚,他冲锋陷阵勇猛异常,因而屡建战功。先后被苻坚授为使持节、都督讨西胡诸军事、镇西将军,坐镇勇士川,“甚有威惠之称”。因乞伏司繁屡建战功,又授使持节、都督讨西胡诸军事、镇西将军。乞伏司繁死后,由其子乞伏国仁代镇镇西将军位,继续镇守勇士川(川以设勇士护军名之)。在佑邻任可汗时,乞伏部族人数只有5000户,兵力不足1万,后来迁到宁夏,才逐步强大起来。至乞伏述延继位,在苑川“打败鲜卑莫候部,俘获其众2万多”(《晋书·乞伏国仁载记》),实力又继续扩大。鲜卑族乞伏氏从乞伏佑邻到乞伏国仁,羽毛渐丰,逐步强大起来,为后来西秦的建立奠定了基础。  
晋纪二十八(1) - zqbxi520 - 敞开胸怀  迎接未来
        在西晋王朝发生“八王之乱”,走向崩溃时,匈奴、羌、氐、羯、鲜卑等少数民族贵族乘机先后建立政权,自立为王。其中,鲜卑族就建有五个国家。 
        383年12月淝水之战,使前秦苻坚一败涂地。时任前秦镇西将军的乞伏国仁乘后秦姚苌与前秦苻坚混战之机,以假讨其叔叔乞伏步颓叛乱为名,率师占据陇西,并召集鲜卑各部,聚众十余万,迫胁诸郡背叛前秦,图谋称王独立。苻坚死后,乞伏国仁便于385年9月“自称大都督、大将军、大单于,领秦、河二州牧”(《晋书·乞伏国仁载记》),“立帝号‘烈祖’。改前秦年号建元为建义,封乙旃为左相,屋引出支为右相,独孤匹蹄为左辅,武群勇士为右辅,封其弟乞伏乾归为上将军。
晋纪二十八(1) - zqbxi520 - 敞开胸怀  迎接未来
 乞伏国仁
晋纪二十八(1) - zqbxi520 - 敞开胸怀  迎接未来
 
晋纪二十八(1) - zqbxi520 - 敞开胸怀  迎接未来
 旧都
晋纪二十八(1) - zqbxi520 - 敞开胸怀  迎接未来
 

    起旃蒙作噩(乙酉),尽柔兆阉茂(丙戌),凡二年。

    烈宗孝武皇帝太元十年(乙酉、三八五年)

    春,正月,秦王坚朝飨羣臣,时长安饥,人相食,诸将归,吐肉以饲妻子。(爱心尚存

    慕容冲卽皇帝位于阿房,改元更始。冲有自得之志,赏罚任情。慕容盛年十三,谓慕容柔曰:“夫十人之长,亦须才过九人,然后得安。今中山王才不逮人,功未有成,而骄汰已甚,殆难济乎!”(预示不满将乱司马光总爱借议论对后预示。)

    后秦王苌留诸将攻新平,自引兵击安定,擒秦安西将军勃海公珍,岭北诸城悉降之。

    甲寅,秦王坚与西燕主冲战于仇班渠,大破之。乙卯,战于雀桑,又破之。甲子,战于白渠,秦兵大败。西燕兵围秦王坚,殿中将军邓迈力战却之,坚乃得免。壬申,冲遣尚书令高盖夜袭长安,入其南城,左将军窦冲、前禁将军李辩等击破之,斩首八百级,分其尸而食之。乙亥,高盖引兵攻渭北诸垒,太子宏与战于成贰壁,大破之,斩首三万。

    燕带方王佐与宁朔将军平规共攻蓟,王永兵屡败。二月,永使宋敞烧和龙及蓟城宫室,帅众三万奔壶关;佐等入蓟。(中国文明就这样不断地被战争之火烧毁。

    慕容农引兵会慕容麟于中山,与共攻翟真。麟、农先帅数千骑至承营,观察形势。翟真望见,陈兵而出。诸将欲退,农曰:“丁零非不劲勇,而翟真懦弱,今简精锐,望真所在而冲之,真走,众必散矣,乃邀门而蹙之,可尽杀也。”使骁骑将军慕容国帅百余骑冲之,真走,其众争门,自相蹈藉,死者太半,遂拔承营外郭。

    癸未,秦王坚与西燕主冲战于城西,大破之,追奔至阿城。诸将请乘胜入城,坚恐为冲所掩,引兵还。

    乙酉,秦益州刺史王广以蜀人江阳太守李丕为益州刺史,守成都。己丑,广帅所部奔还陇西,蜀人随之者三万余人。

    刘牢之至枋头。杨膺、姜让谋泄,长乐公丕收杀之。牢之闻之,盘桓不进。

    秦平原悼公晖数为西燕主冲所败,秦王坚让之曰:“汝,吾之才子也,拥大众与白虏小儿战,而屡败,何用生为!”三月,晖愤恚自杀。(苻晖(?-385),前秦天王苻坚子,平原公、豫州牧。公元357年六月,苻坚封儿子苻丕为长乐公,苻晖为平原公,苻熙为广平公,苻睿为钜鹿公。公元384年正月,丙戌(初二),慕容垂抵达洛阳,平原公苻晖听说他杀了苻飞龙,把他拒之门外。公元384年七月,前秦平原公苻晖率领洛阳、陕城的七万兵众回到了长安。 前秦王苻坚听说慕容冲逐渐逼近长安,就带领军队返回,派抚军大将军苻方戍守骊山,任命平原公苻晖为都督中外诸军事、车骑大将军、录尚书事,配备五万兵众以抵抗慕容冲。慕容冲与苻晖在郑西交战,大败苻晖。淝战后,战慕容冲屡战屡败,惭而自杀

    前禁将军李辩、都水使者陇西彭和正恐长安不守,召集西州人屯于韮园;坚召之,不至。

    西燕主冲攻秦高阳愍公方于骊山,杀之,执秦尚书韦钟,以其子谦为冯翊太守,使招集三辅之民。冯诩垒主邵安民等责谦曰:“君雍州望族,今乃从贼,与之为不忠不义,何面目以行于世乎!”谦以告钟,钟自杀,谦来奔。

    秦左将军苟池、右将军俱石子与西燕主冲战于骊山,兵败。西燕将军慕容永斩苟池,俱石子奔邺。永,廆弟运之孙;石子,难之弟也。秦王坚遣领军将军杨定击冲,大破之,虏鲜卑万余人而还,悉坑之。定,佛奴之孙也。(苻坚再也不假仁假义了。)

    荥阳人郑燮以郡来降。

    燕王垂攻邺,久不下,将北诣冀州,乃命抚军大将军麟屯信都,乐浪王温屯中山,召骠骑大将军农还邺;于是远近闻之,以燕为不振,颇怀去就。

    农至高邑,遣从事中郎眭邃近出,违期不还。长史张攀言于农曰:“邃目下参佐,敢欺罔不还,请回军讨之。”农不应,敕备假版,以邃为高阳太守,参佐家在赵北者,悉假署遣归。凡举补太守三人,长史二十余人,退谓攀曰:“君所见殊误,当今岂可自相鱼肉!俟吾北还,邃等自当迎于道左,君但观之。”

    乐浪王温在中山,兵力甚弱,丁零四布,分据诸城;温谓诸将曰:“以吾之众,攻则不足,守则有余。骠骑、抚军,首尾连兵,会须灭贼,但应聚粮厉兵以俟时耳。”于是抚旧招新,劝课农桑,民归附者相继,郡县壁垒争送军粮,仓库充溢。翟真夜袭中山,温击破之,自是不敢复至。温乃遣兵一万运粮以饷垂,且营中山宫室。

    刘牢之攻燕黎阳太守刘抚于孙就栅,燕王垂留慕容农守邺围,自引兵救之。秦长乐公丕闻之,出兵乘虚夜袭燕营,农击败之。刘牢之与垂战,不胜,退屯黎阳。垂复还邺。

    吕光以龟兹饶乐,欲留居之。天竺沙门鸠摩罗什谓光曰:“此凶亡之地,不足留也;将军但东归,中道自有福地可居。”光乃大飨将士,议进止,众皆欲还。乃以驼二万余头载外国珍宝奇玩,驱骏马万余匹而还。( 吕光扫平西域

    夏,四月,刘牢之进兵至邺,燕王垂逆战而败,遂撤围,退屯新城,乙卯,自新城北遁。牢之不告秦长乐公丕,卽引兵追之。丕闻之,发兵继进。庚申,牢之追及垂于董唐渊。垂曰:“秦、晋瓦合,相待为强,一胜则俱豪,一失则俱溃,非同心也。今两军相继,势旣未合,宜急击之。”牢之军疾趋二百里,至五桥泽,争燕辎重,垂邀击,大破之,斩首数千级;牢之单马走,会秦救至,得免。(冒进危险

    燕冠军将军宜都王凤每战奋不顾身。前后大小二百五十七战,未尝无功。垂戒之曰:“今大业甫济,汝当先自爱!”使为车骑将军德之副以抑其锐。(伏笔且采取措施保护。)

    邺中饥甚,秦长乐公丕帅众就晋谷于枋头。刘牢之入邺城,收集亡散,兵复少振;坐军败,征还。

    燕、秦相持经年,幽、冀大饥,人相食,邑落萧条。燕之军士多饿死;燕王垂禁民养蚕,以桑椹为军粮。

    垂将北趣中山,以骠骑大将军农为前驱,前所假授吏眭邃等皆来迎候,上下如初,李攀乃服农之智略。

    会稽王道子好专权,复为奸谄者所构扇,与太保安有隙。安欲避之,会秦王坚来求救,安乃请自将救之。壬戌,出镇广陵之步丘,筑垒曰新城而居之。

    蜀郡太守任权攻拔成都,斩秦益州刺史李丕,复取益州。

    新平粮竭矢尽,外救不至。后秦王苌使人谓苟辅曰:“吾方以义取天下,岂雠忠臣邪!卿但帅城中之人还长安,吾正欲得此城耳。”辅以为然,帅民五千口出城。苌围而坑之,男女无遗。独冯杰子终得脱,奔长安。秦王坚追赠辅等官爵,皆谥曰节愍侯,以终为新平太守。

    翟真自承营徙屯行唐,真司马鲜于乞杀真及诸翟,自立为赵王。营人共杀乞,立真从弟成为主;其众多降于燕。

    五月,西燕主冲攻长安,秦王坚身自督战,飞矢满体,流血淋漓。(身先士卒)冲纵兵暴掠,关中士民流散,道路断绝,千里无烟。有堡壁三十余,推平远将军赵敖为主,相与结盟,冒难遣兵粮助坚,多为西燕所杀。坚谓之曰:“闻来者率不善达,此诚忠臣之义,然今寇难殷繁,非一人之力所能济也。徒相随入虎口,何益?汝曹宜为国自爱,畜粮厉兵,以俟天时,庶几善不终否,有时而泰也!”(疾风知劲草,患难识知己。

    三辅之民为冲所略者,遣人密告坚,请遣兵攻冲,欲纵火为内应。坚曰:“甚哀诸卿忠诚!然吾猛士如虎豹,利兵如霜雪,困于乌合之虏,岂非天乎?恐徒使诸卿坐自夷灭,吾不忍也!”其人固请不已,乃遣七百骑赴之。冲营纵火者,反为风火所烧,其得免者什一、二,坚祭而哭之。(莫非天意?)

    卫将军杨定与冲战于城西,为冲所擒。定,秦之骁将也。坚大惧,以谶书云“帝出五将久长得。”乃留太子宏守长安,谓之曰:“天其或者欲导予出外。汝善守城,勿与贼争利,吾当出陇收兵运粮以给汝。”遂帅骑数百与张夫人及中山公诜、二女宝、锦出奔五将山,宣告州郡,期以孟冬救长安。坚过袭韮园,李辩奔燕,彭和正惭,自杀。

    闰月,以广州刺史罗友为益州刺史,镇成都。

    庚戌,燕王垂至常山,围翟成于行唐。命带方王佐镇龙城。六月,高句丽寇辽东,佐遣司马郝景将兵救之,为高句丽所败,高句丽遂陷辽东、玄菟。

    秦太子宏不能守长安,将数千骑与母、妻、宗室西奔下辨;百官逃散,司隶校尉权翼等数百人奔后秦。西燕主冲入据长安,纵兵大掠,死者不可胜计。

    秋,七月,旱,饥,井皆竭。

    后秦王苌自故县如新平。

    秦王坚至五将山,后秦王苌遣骁骑将军吴忠帅骑围之。秦兵皆散走,独侍御十数人在侧,坚神色自若,坐而待之,召宰人进食。俄而忠至,执之,送诣新平,幽于别室。

    太子宏至下辨,南秦州刺史杨璧拒之。璧妻,坚之女顺阳公主也,弃其夫从宏。宏奔武都,投氐豪强熙,假道来奔,诏处之江州。

    长乐公丕帅众三万自枋头将归邺城,龙骧将军檀玄击之,战于谷口,玄兵败,丕复入邺城。

    燕建节将军余岩叛,自武邑北趣幽州。燕王垂驰使敕幽州将平规曰:“固守勿战,俟吾破丁零自讨之。”规出战,为岩所败。岩入蓟,掠千余户而去,遂据令支。癸酉,翟成长史鲜于得斩成出降,垂屠行唐,尽坑成众。

  评论这张
 
阅读(3)|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