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敞开胸怀 迎接未来

晴的光痕 薪的火花 诗的余韵 竹的烙印

 
 
 

日志

 
 

晋纪三十(4)--戏言丧命  

2016-05-01 18:45:04|  分类: 古文赏析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记不住司马曜有何功,具何能,宣何德,一句戏言却名传千古。真乃好事不出门,恶事传千里!

        孝武帝司马曜,是东晋王朝比较有作为的皇帝,正是他在位期间,创造了在军事史上堪称奇迹的“淝水之战”(历史上著名的以弱胜强的战例)。他还是颇能识人的,重用了几个贤臣。而他自己则在外敌解除之后,高枕无忧地整天醉生梦死,游戏起人生来了。
        他嗜酒如命,史书上说他常为彻夜之饮。有一天司马曜从早上起来就觉得特别爽,便吩咐中午在延寿堂欢宴群臣。
酒喝得有点儿高了,司马曜站起身来,高举酒杯说:“诸位爱卿,你们说说,朕的治国才能如何呀?”
       群臣争先恐后地抢着答道:“吾主治国才能高过泰山,盖过五岳。”
       司马曜又笑眯眯地启发道:“朕可与古时哪位帝王媲美呀?”
        青州刺史像弹簧一样从座位上站起来,高声回答:“陛下文韬武略,盖世超群,前无古人,后无来者。光武帝刘秀只配当你的徒弟,汉高祖刘邦只能望着你的脑勺叹气。”
        司马曜一听,眉开眼笑,当即宣布:赐青州刺史良田千亩,锦帛千匹。群臣一听,大吃一惊,谁能想到一句马屁话竟然得到这么多赏赐啊。群臣纷纷捶胸顿足后悔嘴太慢,话没有及时跟上,耽误了一大笔收入。
        青州刺史听了皇上的话,也惊得傻了,他做梦也没想到皇上出手这么大方,赶忙双膝跪地,磕头如捣蒜:“谢主隆恩,谢主隆恩!”
       不料,司马曜见状,一阵哈哈大笑:“爱卿不用谢了,朕刚才戏言耳。朕虽饮酒过量,可心明如镜。今天群臣集会图个高兴,爱卿用假话捧朕,故而朕也用假话赏赐爱卿,这叫礼尚往来,朕与爱卿们寻个开心。”
         公元396年9月庚申日,司马曜在官内清暑殿中与宠爱的张贵人一起饮酒,还要张贵人陪他对饮。
         张贵人不胜酒力,极力辞谢,司马曜面露愠色,开玩笑地说:,“你今天如敢违抗君命,拒不陪饮,我可要定你的罪!”
         张贵人一时火起,起身顶撞说:“妾偏偏不饮,看陛下定我什么罪!”
         司马曜醉眼蒙晚,起身冷笑一声说:“你当年是因为美貌才被封为贵人,如今你年近30,美色大不如前,白占着一个贵人的名位,明天我就废了你,另选新人。”说到这里,又大口呕吐,喷得张贵人满头满身都是。
        司马曜本来说的只是开玩笑的一通酒话,但对张贵人来说却无异于晴天霹雳,一时又气又恨,顿时起了杀心。她洗脸换衣后,招来心腹宫女,偷偷溜进卧室,见司马曜熟睡,就用被子蒙住他的脸,再搬来重物压在他身上。司马曜挣扎一番,终于被活活闷死了。
        贵为天下至尊,也称得上年轻有为,却因一句戏言而遭杀身之祸,死时年仅35岁。

晋纪三十(4)--戏言丧命 - zqbxi520 - 敞开胸怀  迎接未来

 

晋纪三十(4)--戏言丧命 - zqbxi520 - 敞开胸怀  迎接未来

 

晋纪三十(4)--戏言丧命 - zqbxi520 - 敞开胸怀  迎接未来 

 

        光遣使者拜秃发乌孤为征南大将军、益州牧、左贤王。乌孤谓使者曰:“吕王诸子贪淫,三甥暴虐,远近愁怨,吾安可违百姓之心,受不义之爵乎!吾当为帝王之事耳。”乃留其鼓吹、羽仪,谢而遣之。
    平规收合余党据高唐,燕主宝遣高阳王隆将兵讨之;东土之民,素怀隆惠,迎候者属路。秋,七月,隆进军临河,规弃高唐走。隆遣建威将军慕容进等济河追之,斩规于济北。(后燕宁朔将军、征东将军,叛将。)平喜奔彭城。
    纳故中书令王献之女为太子妃。献之,羲之之子也。
    魏羣臣劝魏王珪称尊号,珪始建天子旌旗,出警入跸,改元皇始。参军事上谷张恂劝珪进取中原,珪善之。
    燕辽西王农悉将部曲数万口之幷州,幷州素乏储{彳侍},是岁早霜,民不能供其食。又遣诸部护军分监诸胡,由是民夷俱怨,潜召魏军。八月,己亥,魏王珪大举伐燕,步骑四十余万,南出马邑,踰句注,旌旗二千余里,鼓行而进。左将军鴈门李栗将五万骑为前驱,别遣将国封真等从东道出军都,袭燕幽州。
    燕征北大将军、幽‖平二州牧、清河公会母贱而年长,雄俊有器艺,燕主垂爱之。宝之伐魏也,垂命会摄东宫事、总录,礼遇一如太子。及垂伐魏,命会镇龙城,委以东北之任,国官府佐,皆选一时才望。垂疾笃,遗言命宝以会为嗣;而宝爱少子濮阳公策,意不在会。长乐公盛与会同年,耻为之下,乃与赵王麟共劝宝立策,宝从之。乙亥,立妃段氏为皇后,策为皇太子,会、盛皆进爵为王。策年十一,素憃chōng弱,会闻之,心愠怼。(不能立长立贤,私情泛滥,内部混乱。)
    九月,章武王宙奉燕主垂及成哀段后之丧葬于龙城宣平陵。宝诏宙悉徙高阳王隆参佐、部曲、家属还中山,会违诏,多留部曲不遣。宙年长属尊,会每事陵侮之,见者皆知其有异志。(分裂警示。)
    戊午,魏军至阳曲,乘西山,临晋阳,遣骑环城大噪而去。燕辽西王碰战,大败,奔还晋阳,司马慕舆嵩闭门拒之。()农将妻子帅数千骑东走,魏中领将军长孙肥追之,及于潞川,获农妻子。燕军尽没,农被创,独与三骑逃归中山。
    魏王珪遂取幷州。初建台省,置刺史、太守、尚书郎以下官,悉用儒生为之。士大夫诣军门,无少长,皆引入存慰,使人人尽言,少有才用,咸加擢叙。己未,遣辅国将军奚收略地汾川,获燕丹杨王买德及离石护军高秀和。以中书侍郎张恂等为诸郡太守,招抚离散,劝课农桑。
    燕主宝闻魏军将至,议于东堂。中山尹苻谟曰:“今魏军众强,千里远鬬,乘胜气锐。若纵之使入平土,不可敌也,宜杜险以拒之。”中书令眭邃曰:“魏多骑兵,往来剽速,马上赍粮,不过旬日;宜令郡县聚民,千家为一堡,深沟高垒,清野以待之,彼至无所掠,不过六旬,食尽自退。”尚书封懿曰:“今魏兵数十万,天下之勍敌也,民虽筑堡,不足以自固,是聚兵及粮以资之也。且动摇民心,示之以弱。不如阻关拒战,计之上也。”赵王麟曰:“魏今乘胜气锐,其锋不可当,宜完守中山,待其弊而乘之。”于是修城积粟,为持久之备。命辽西王碰屯安喜,军事动静,悉以委麟。(意见不统一。)
    帝嗜酒,流连内殿,醒治旣少,外人罕得进见。张贵人宠冠后宫,后宫皆畏之。庚申,帝与后宫宴,妓乐尽侍;时贵人年近三十,帝戏之曰:“汝以年亦当废矣,吾意更属少者。”贵人潜怒,向夕,帝醉,寝于清暑殿,贵人徧饮宦者酒,散遣之,使婢以被蒙帝面,弒之,(晋孝武帝司马曜(362-396),字昌明,晋简文帝司马昱第六子,李陵容所生,372年至396年在位,东晋的第九任皇帝。司马曜四岁时被封为会稽王,372年被立为太子,同年晋简文帝逝,他继位,当时才11岁。第二年立年号为宁康。一开始由太后摄政。14岁时开始亲政,改年号为太元。当年他改革收税的方法,放弃以田地多少来收税的方法,改为王公以下每人收米三斛,在役的人不交税。此外司马曜在他在位期间试图加强皇帝的权力和地位。383年前秦进攻晋,试图灭晋,在淝水之战中晋军大胜。晋孝武帝即位时期由于税赋改革与谢安当国,被称为东晋末年的复兴;但是谢安死后司马道子当国,以及晋孝武帝嗜酒成性,优柔寡断,导致东晋政局再度陷入混乱。晋孝武帝由于对他当时宠信的张贵人开玩笑,说要废弃她,导致当晚张贵人一怒之下杀了他,时年36岁。死后葬于今江苏南京的隆平陵。酒鬼丧命。)重赂左右,云“因魇暴崩”。(戏言亡命,无聊,无能皇帝之命也贱。)时太子闇弱,会稽王道子昏荒,遂不复推问。王国宝夜叩禁门,欲入为遗诏,侍中王爽拒之,曰:“大行晏驾,皇太子未至,敢入者斩!”国宝乃止。爽,恭之弟也。辛酉,太子卽皇帝位,大赦。
    癸亥,有司奏:会稽王道子宜进位太傅、扬州牧,假黄钺。诏内外众事动静咨之。
    安帝幼而不慧,口不能言,至于寒暑饥饱亦不能辨,饮食寝兴皆非己出。母弟琅邪王德文,性恭谨,常侍左右,为之节适,始得其宜。(又一废物。)
    初,王国宝党附会稽王道子,骄纵不法,屡为御史中丞褚粲所纠。国宝起斋,侔清暑殿,孝武帝甚恶之;国宝惧,遂更求媚于帝而疏道子,帝复宠昵之。道子大怒,尝于内省面责国宝,以剑掷之,旧好尽矣。及帝崩,国宝复事道子,与王绪共为邪谄。道子更惑之,倚为心腹,遂参管朝权,威震内外,并为时之所疾。(晋朝一窝鼠。)
    王恭入赴山陵,每正色直言,道子深惮之。恭罢朝,叹曰:“榱栋虽新,便有黍离之叹!”(预示:房屋的梁椽虽然是新的,我却有了国家将亡的叹息!)绪说国宝,因恭入朝,劝相王伏兵杀之,国宝不许。道子欲辑和内外,乃深布腹心于恭,冀除旧恶;而恭每言及时政,辄厉声色。道子知恭不可和协,遂有相图之志。
    或劝恭因入朝以兵诛国宝,恭以豫州刺史庾楷士马甚盛,党于国宝,惮之,不敢发。王珣谓恭曰:“国宝虽终为祸乱,要之罪逆未彰,今遽先事而发,必大失朝野之望。况拥强兵窃发于京辇,谁谓非逆!国宝若遂不改,恶布天下,然后顺众心以除之,亦无忧不济也。”恭乃止。旣而谓珣曰:“比来视君一似胡广。”(胡广(91年-172年4月17日),字伯始。南郡华容(今湖南华容)人,东汉时期名臣。最初被举为孝廉,后在策试中获第一名,被拜为尚书郎。历任尚书仆射、汝南太守、大司农、司徒、太尉等职,因拥立汉桓帝,被封为安乐乡侯。汉灵帝继位后,以司徒录尚书事陈蕃遇害后,又接替其任太傅。熹平元年(172年)三月初八(4月17日),胡广去世,享年八十二岁,谥号文恭。其葬礼规格,为东汉中兴以来人臣之最。胡广博学多闻,史称"学究五经,古今术艺毕览之"。他在前人学术成就的基础上,作《百官箴》四十八篇,为后人研究汉朝官吏制度留下了宝贵资料。他在选举上主张"选举人才,无拘定制"。在梁冀专权时,他与黄琼一柔一刚,反对了梁冀专权的行为。但胡广性格圆滑,柔媚宦官,历事安、顺、冲、质、桓、灵六朝,为官三十余年,史称"一履司空,再作司徒,三登太尉"。京师为其作谚语:"万事不理问伯始,天下中庸有胡公。")珣曰:“王陵廷争,(王陵(?-前181年),沛县(今江苏沛县西)人。西汉初年大臣。王陵为沛县豪族,汉高祖刘邦微时,对王陵兄事之。刘邦起兵攻陷咸阳,王陵集合数千兵占据南阳,不愿跟随太祖。刘邦与项羽作战,王陵的母亲在项羽营中,她为了王陵归顺汉王,伏剑自杀。项羽大怒将王陵之母烹煮。王陵于是归顺刘邦。高祖六年(前201年)八月,封为安国侯(5000户)。以其初不欲从刘邦,且与刘邦仇人雍齿交厚,故晚封。汉惠帝六年,相国曹参去世后,王陵为右丞相、陈平为左丞相。吕后元年(前187年),王陵为太傅,夺宰相实权。王陵怒,辞职闭门不出。吕后八年(前180年)王陵去世。谥号武侯。哀侯王忌继位安国侯。安国侯传至王陵玄孙因酎金事件断绝。

)陈平慎默,但问岁晏何如耳!”
    冬,十月,甲申,葬孝武帝于隆平陵。王恭还镇,将行,谓道子曰:“主上谅闇,冢宰之任,伊、周所难,愿大王亲万几,纳直言。放郑声,远佞人。”国宝等愈惧。
    魏王珪使冠军将军代人于栗磾、宁朔将军公孙兰帅步骑二万,潜自晋阳开韩信故道(井陉关,要隘名。即井陉口,又称土门关,古九塞之一。故址在今河北省井陉县北井陉山上。又县西有故关,乃井陉西出之口。,是太行进入古为华北平原的重要关隘。"井陉"是太行山内一条隘道。《吕氏春秋》、《淮南子》称"井陉"为天下九塞之一,所以它自古著名。唐以后称土门关或井陉关不一,明清时都称井陉关。《述征记》谓"井陉"为太行八陉中第五陉。(1.太行山自北而南,由山麓全山脊,险峻不可攀越。古人谓独有八处相通微径,称为八陉。它们是:1.轵关陉, 2.太行陉,3.白陉,4.滏口陉,5.井陉,6.飞狐陉,7.蒲阴陉,8.军都陉。)。己酉,珪自井陉趋中山。李先降魏,珪以为征东左长史。
    西秦凉州牧轲弹与秦州牧益州不平,轲弹奔凉。
    魏王珪进攻常山,拔之,获太守苟延;自常山以东,守宰或走或降,诸郡县皆附于魏,惟中山、邺、信都三城为燕守。十一月,珪命东平公仪将五万骑攻邺,冠军将军王建、左将军李栗攻信都。戊午,珪进军中山;己未,攻之。燕高阳王隆守南郭,帅众力战,自旦至晡,杀伤数千人,魏兵乃退。珪谓诸将曰:“中山城固,宝必不肯出战。急攻则伤士,久围则费粮,不如先取邺、信都,然后图之。”丁卯,珪引兵而南。
    章武王宙自龙城还,闻有魏寇,驰入蓟,与镇北将军阳城王兰乘城固守。兰,垂之从弟也。魏别将石河头攻之,不克,退屯渔阳。
    珪军于鲁口,博陵太守申永奔河南,高阳太守崔宏奔海渚。珪素闻宏名,遣骑追求,获之,以为黄门侍郎,与给事黄门侍郎张衮对掌机要,创立制度。博陵令屈遵降魏,珪以为中书令,出纳号令,兼总文诰。(重人才。)
    燕范阳王德使南安王青等夜击魏军于邺下,破之,魏军退屯新城。青等请追击之,别驾韩{言卓}曰:“古人先计而后战。魏军不可击者四:悬军远客,利在野战,一也;深入近畿,顿兵死地,二也;前锋旣败,后阵方固,三也;彼众我寡,四也。官军不宜动者三:自战其地,一也;动而不胜,众心难固,二也;城隍未修,敌来无备,三也。今魏无资粮,不如深垒固军以老之。”德从之,召青还。(列了一堆理由。)青,详之兄也。
    十二月,魏辽西公贺赖卢帅骑二万会东平公议攻邺。赖卢,讷之弟也。
    魏别部大人没根有胆勇,魏王珪恶之。(为啥?)没根惧诛,己丑,将亲兵数十人降燕,燕主宝以为镇东大将军,封鴈门公。没根求还袭魏,宝难与重兵,给百余骑。没根效其号令,夜入魏营,至中仗,珪乃觉之,狼狈惊走,没根以所从人少,不能坏其大众,多获首虏而还。
    杨盛遣使来请命;诏拜盛镇南将军、仇池公。盛表苻宣为平北将军。
    是岁,越质诘归帅户二万叛西秦降于秦,秦人处之成纪,拜镇西将军、平襄公。
    秦陇西王硕德攻姜乳于上邽,乳帅众降。秦以硕德为秦州牧,镇上邽;征乳为尚书。强熙、权千成帅众三万共围上邽,硕德击破之,熙奔仇池,遂来奔。硕德西去千成于略阳,千成降。(残渣余孽。)
    西燕旣亡,其所署河东太守柳恭等各拥兵自守。秦主兴遣晋王绪攻之,恭等临河拒守,绪不得济。
    初,永嘉之乱,汾阴薛氏聚其族党,阻河自固,不仕刘、石。及苻氏兴,乃以礼聘薛强,拜镇东将军。强引秦兵自龙门济,遂入蒲阪,恭等皆降。兴以绪为幷、冀二州牧,镇蒲阪。


  评论这张
 
阅读(6)|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