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敞开胸怀 迎接未来

晴的光痕 薪的火花 诗的余韵 竹的烙印

 
 
 

日志

 
 

晋纪二十九(2)---东晋佛教(南)  

2016-04-30 17:11:54|  分类: 古文赏析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东晋王朝,从元帝建武元年(317)到恭帝元熙二年(420),存在了一百零四年。但是东晋政权统治的地区,仅限于以建康(今南京)为首府的南方。对于北方的广大地区,则是十六国的天下。由于政权势力范围的地分南北,所以东晋的佛教情况也可以分南北两地来谈。这里先谈南方的佛教。
  东晋南方的佛教,主要有两个中心地:一是庐山,二是建康。
  庐山的佛教由慧远主持。他是道安的弟子,原来在北方,由于战乱,他随师到了襄阳。东晋太元四年(379),秦苻丕攻襄阳,道安分散弟子,由慧远带领一部分人去荆州,准备去广东的罗浮山,但是慧远路过九江时,发现庐山环境幽静,是息心办道的好地方,如是就住下来了。他先住在龙泉精舍,后来得到刺史桓伊的帮助,修建了东林寺。慧远学识渊博,德高望重,他住庐山领众修道三十余年,“影不出山,迹不入俗”(梁《高僧传》卷六),因而受到了普遍的崇敬。
  慧远在庐山十分关心佛教的弘扬。当时江南的佛教,典籍尚不完备,律藏残缺,禅法不闻,他就派自己的弟子法净、法钦等到西域去求取,经过多年的努力,有所收获。就在此时,原在北方的罽宾沙门僧伽提婆,因关中战乱,来到了南方,慧远得知,即将他接到东林,请他翻译了《阿毗昙心论》和《三法度论》。慧远亲自为二书作序流通。
  东晋隆安五年(401),鸠摩罗什到达长安后,慧远主动致书问好。他们两人之间,时有书信往来。这些书信,不只是互致问候,而是彼此探讨大乘奥义。由慧远提问,罗什解答。这些书信,后来被人编成一本书,取名《问大乘深义十八科》(又名《大乘大义章》)。罗什是西域的著名佛学大师,慧远当然敬重备至,而慧远的才学和道德,亦为罗什所赞赏。如罗什在一次给慧远的信中说:“夫才有五备:福、戒、博闻、辩才、深智,兼之者隆,未具者凝滞,仁者(指慧远)备之矣”(梁《高僧传》卷六)。由此可以看出罗什对慧远的评价之高。
   罗什在长安译出《大智度论》一百卷,秦主姚兴函请慧远为之作《序》, 这说明慧远虽在庐山,而他的崇高威望却远及关中。慧远为《智论》作《序》之后,觉得此论篇幅过长,不便于初学者研究读,他就删繁就简,编成一种压缩本,取名《大智度论要略》(又名《大智度论抄》),共二○卷。
   其后不久,印度僧人佛驮跋陀罗因在关中受排挤①,与弟子慧观等离开长安来到庐山,慧远请他翻译了禅经。
   慧远在庐山,其门下的著名弟子,除前面所说的法净、法钦等人之外,还有慧宝、慧要、僧济、僧彻、法安、法幽、昙邕、昙顺、昙铣、道汪、道祖、道授等。当时著名的佛教思想家竺道生亦在庐山。
   慧远的名望,即使是朝中权贵和名流学者,亦无不钦仰。他们当中的许多人都遥集于慧远门下。当时的庐山,可以说是人才济济,世有“庐山十八贤”的说法。连负才傲俗的谢灵运。对慧远亦执弟子礼。慧远还集息心贞信之士一百二十三人结白莲社,在阿弥陀佛像前发誓, 愿生西方净土。因此庐山在中国佛教史上被视为净土宗的发祥地。
   建康(今南京)被视为东晋南方佛教的另一个中心,是因为建康的道场寺,位处首都,是有名的主要译经场所,许多著名的大译师,如僧伽提婆、佛驮跋陀罗和法显等人都在道场寺住并译经。有名的《六十华严》、《中阿含》、《增一阿含》和《摩诃僧祇律》等大部头的重要经典,都是在建康译出的。当时的建康,人文荟萃,名闻遐迩。
  东晋皇室,一般都信奉佛教。据法琳《辩正论》卷三说:晋元帝司马睿(317—322)修建了瓦官、龙宫二寺,度僧千人。晋明帝司马绍(323—325)造皇兴、道场二寺,集义学、名称百僧。晋成帝司马衍(326—342)造中兴、鹿野二寺;孝武帝还实施弘扬佛教的文化政策。司马曜是汉族王朝第一个公开信佛的皇帝,他在宁康三年(375年)遣使请高僧竺法义"出都讲说" ,太元六年(381年)正月"初奉佛法,立精舍于殿内,引诸沙门以居之"。 在《高僧传》、《广弘明集》等文献中,保存了孝武帝所颁发的《俸给释道安诏》、《诏赙竺道潜》、《诏赙竺法汰》、《与朗法师书》等文书,反映了孝武帝与高僧大德们的密切关系。孝武帝还修建皇泰寺,捐献潜邸为本起寺。 由于孝武帝对佛教的扶持,佛教势力得到了相当大的发展。一些佛教徒也得到孝武帝的宠幸,进而影响朝政,史载"姏姆尼僧,尤为亲昵,并窃弄其权"等等。由于皇室信奉佛教,当然下面的臣民也就普遍的信奉佛教了。由于佛教信仰的普及,寺院和出家人亦多起来。东晋时代,佛教义学兴起,主要是研究般若学。由于这门学问传入中国还不久,研究者的理解各不相同,故当时的般若学就有六家七宗之说。当时还是玄学最盛的时侯,谈玄说妙,成为一时风尚。因此,许多僧人,如支道林等人亦都玄学化了,他们往往从玄学的角度来理解佛学。比如竺法雅用“格义”的方法弘扬般若学,就是一个明显的例子。
   在东晋时代,还值得一提的是西行求法运动,很多人前往印度朝圣和取经。去的人多,回来的人却很少。原因是有些人中途折返,有些人死于途次,有些人则留居异国。真正学有成就回来为佛教作贡献的人是极少数,其中法显是少数人中的一位杰出代表。
   总的来说,东晋时代南方的佛数较之于西晋,是更加兴旺发达了。佛教的典籍大量传入,开始对中国的固有文化产生影响。而佛教本身经过三百多年的适应,亦开始与中国固有文化相融会,为它在中国大地上的传播和发展,奠定了比较雄厚的基础。 

晋纪二十九(2)---东晋佛教(南) - zqbxi520 - 敞开胸怀  迎接未来

 

晋纪二十九(2)---东晋佛教(南) - zqbxi520 - 敞开胸怀  迎接未来

 

晋纪二十九(2)---东晋佛教(南) - zqbxi520 - 敞开胸怀  迎接未来

 

晋纪二十九(2)---东晋佛教(南) - zqbxi520 - 敞开胸怀  迎接未来

 

晋纪二十九(2)---东晋佛教(南) - zqbxi520 - 敞开胸怀  迎接未来

 

晋纪二十九(2)---东晋佛教(南) - zqbxi520 - 敞开胸怀  迎接未来

 

    孝武帝太元十三年(戊子、三八八年)
    春,正月,康乐献武公谢玄卒。(谢玄(343年-388年),字幼度。陈郡阳夏(今河南太康)人。谢裒之孙,谢奕之子,谢安之侄。东晋时期军事家。谢玄有经国才略,善于治军。早年为大司马桓温部将。太元二年(377年)为抵御前秦袭扰,谢安荐谢玄为建武将军、兖州刺史,领广陵相,监江北诸军事。他招募北来民众中的骁勇之士,组建训练一支精锐部队,号为"北府兵"。太元四年(379年),率兵击败前秦军的进攻,进号冠军将军,加领徐州刺史。太元八年(383年),在淝水之战中,任前锋都督,先遣部将刘牢之率部夜袭洛涧,首战告捷;继而抓住战机,计使秦军后撤致乱,乘势猛攻,取得以少胜多的巨大战果。太元九年(384年),率兵为前锋,乘胜开拓中原,先后收复了今河南、山东、陕西南部等地区。后因病改任左将军、会稽内史。与吴兴太守张玄之并称"南北二玄",为时人所称美。太元十三年(388年)卒,时年四十六。追赠车骑将军,开府仪同三司,谥号献武。
    二月,秦主登军朝那,后秦主苌军武都。
    翟辽遣司马眭琼诣燕谢罪;燕主垂以其数反复,斩琼以绝之。辽乃自称魏天王,改元建光,置百官。
    燕青州刺史陈留王绍为平原太守辟闾浑所逼,退屯黄巾固。燕主垂更以绍为徐州刺史。浑,蔚之子也,因苻氏乱,据齐地来降。
    三月,乙亥,燕主垂以太子宝录尚书事,授之以政,自总大纲而已。
    燕赵王麟击许谦,破之,谦奔西燕。遂废代郡,悉徙其民于龙城。
    吕光之定凉州也,杜进功居多。光以为武威太守,贵宠用事,羣僚莫及。光甥石聪自关中来,光问之曰:“中州人言我为政何如?”聪曰:“但闻有杜进耳,不闻有舅。”光由是忌进而杀之。(不可理喻。)
    光与羣寮宴,语及政事,参军京兆段业曰:“明公用法太峻。”光曰:“吴起无恩而楚强,商鞅严刑而秦兴。”业曰:“起丧其身,鞅亡其家,皆残酷之致也。明公方开建大业,景行尧、舜,犹惧不济;乃慕起、鞅之为治,岂此州士女所望哉!”光改容谢之。(严刑峻法的两个历史人物。)
    夏,四月,戊午,以朱序为都督司‖雍‖梁‖秦四州诸军事、雍州刺史,戍洛阳。以谯王恬代为都督兖‖冀‖幽‖幷诸军事、青‖兖二州刺史。
    苑川王国仁破鲜卑越质叱黎于平襄,获其子诘归。
    丁亥,燕主垂立夫人段氏为皇后,以太子宝领大单于。段氏,右光禄大夫仪之女;其妹适范阳王德。仪,宝之舅也。追谥前妃段氏为成昭皇后。
    五月,秦太弟懿卒,谥曰献哀。
    翟辽徙屯滑台。
    六月,苑川王乞伏国仁卒,(乞伏国仁(?-388年),陇西人,鲜卑族,鲜卑乞伏部首领乞伏司繁之子,十六国时期西秦政权建立者,385年―388年在位。公元376年(太元元年),乞伏司繁去世,乞伏国仁接替其父镇守勇士川。公元383年(太元八年),前秦苻坚任命乞伏国仁为前将军、先锋骑。公元385年(太元十年),乞伏国仁逐叛前秦,自称大都督、大将军、大单于、兼秦河二州牧,建立西秦,年号建义,设置武城、武阳、安固等十二郡,建都勇士城(今甘肃榆中)。公元388年(太元十三年),乞伏乾归去世,谥号宣烈王,庙号烈祖。)谥曰宣烈,庙号烈祖。其子公府尚幼,羣下推国仁弟干归为大都督、大将军、大单于、河南王,大赦,改元太初。
    魏王珪破库莫奚于弱落水南。秋,七月,库莫奚复袭魏营,珪又破之。库莫奚者,本属宇文部,与契丹同类而异种,其先皆为燕王皝所破,徙居松漠之间。
    秦、后秦自春相持,屡战,互有胜负,至是各解归。关西豪杰以后秦久无成功,多去而附秦。
    河南王干归立其妻边氏为王后;置百官,仿汉制,以南川侯出连乞都为丞相,梁州刺史悌眷为御史大夫,金城边芮为左长史,东秦州刺史秘宜为右长史,武始翟勍为左司马,略阳王松寿为主簿,从弟轲弹为梁州牧,弟益州为秦州牧,屈眷为河州牧。
    八月,秦主登立子崇为皇太子,弁为南安王,尚为北海王。
    燕护军将军平幼会章武王宙讨吴深,破之,深走保绎幕。
    魏王珪密有图燕之志,(本是盟友。)遣九原公仪奉使至中山,燕主垂诘之曰:“魏王何以不自来?”仪曰:“先王与燕并事晋室,世为兄弟,臣今奉使,于理未失。”垂曰:“吾今威加四海,岂得以昔日为比!”仪曰:“燕若不修德礼,欲以兵威自强,此乃将帅之事,非使臣所知也。”仪还,言于珪曰:“燕主衰老,太子闇弱,范阳王自负材气,非少主臣也。燕主旣没,内难必作,于时乃可图也,今则未可。”(这一趟就看透后燕的本底和未来。)珪善之。仪,珪母弟翰之子也。
    九月,河南王干归迁都金城。
    张申攻广平,王祖攻乐陵;壬午,燕高阳王隆将兵讨之。
    冬,十月,后秦主苌还安定;秦主登就食新平,帅众万余围苌营,四面大哭,苌命营中哭以应之,登乃退。(玩的哪一曲?
    十二月,庚子,尚书令南康襄公谢石卒。
    燕太原王楷、赵王麟将兵会高阳王隆于合口,以击张申;王祖帅诸垒共救之,夜犯燕军,燕人逆击,走之。隆欲追之,楷、麟曰:“王祖老贼,或恐诈而设伏,不如俟明。”隆曰:“此白地羣盗,乌合而来,徼幸一决,非素有约束,能壹其进退也。今失利而去,众莫为用,乘势追之,不过数里,可尽擒也。申之所恃,惟在于祖,祖破,则申降矣。”乃留楷、麟守申垒,隆与平幼分道击之,比明,大获而还,悬所获之首以示申。甲寅,申出降,祖亦归罪。
    秦以颍川王同成为太尉。
    孝武帝太元十四年(己丑,三八九年)
    春,正月,燕以阳平王柔镇襄国。
    辽西王农在龙城五年,庶务修举,乃上表曰:“臣顷因征卽镇,所统将士安逸积年,青、徐、荆、雍遗寇尚繁,愿时代还,展竭微效,生无余力,没无遗恨,臣之志也!”庚申,燕主垂召农为侍中、司隶校尉;以高阳王隆为都督幽‖平二州诸军事、征北大将军、幽州牧;建留台于龙城,以隆录留台尚书事。又以护军将军平幼为征北长史,散骑常侍封孚为司马,并兼留台尚书。隆因农旧规,修而广之,辽、碣遂安。
    后秦主苌以秦战屡胜,谓得秦王坚之神助,亦于军中立坚像而祷之曰:“臣史襄敕臣复雠,新平之祸,臣行襄之命,非臣罪也。苻登,陛下疏属,犹欲复雠,况臣敢忘其兄乎!且陛下命臣以龙骧建业,臣敢违之!今为陛下立像,陛下勿追计臣过也。”(迷信可笑,心虚不宁。)秦主登升楼,遥谓苌曰:“为臣弒君,而立像求福,庸有益乎?”因大呼曰:“弒君贼姚苌何不自出!吾与汝决之!”苌不应。久之,以战未有利,军中每夜数惊,乃斩像首以送秦。(不灵。)
    秦主登以河南王干归为大将军、大单于、金城王。
    甲寅,魏王珪袭高车,破之。
    二月,吕光自称三河王,大赦,改元麟嘉,置百官。光妻石氏、子绍、弟德世自仇池来至姑臧,光立石氏为妃,绍为世子。
    癸巳,魏王珪击吐突邻部于女水,大破之,尽徙其部落而还。
    秦主登留辎重于大界,自将轻骑万余攻安定羌密造保,克之。
    夏,四月,翟辽寇荥阳,执太守张卓。
    燕以长乐公盛镇蓟城,修缮旧宫。
    五月,清河民孔金斩吴深(后燕宦官、叛官),送首中山。
    金城王干归击侯年部,大破之。于是秦、凉、鲜卑、羌、胡多附干归,干归悉授以官爵。
    后秦主苌与秦主登战数败,乃遣中军将军姚崇袭大界;登邀击之于安丘,又败之。
    燕范阳王德、赵王麟击贺讷,追奔至勿根山,讷穷迫请降,徙之上谷,质其弟染干于中山。
    秋,七月,以骠骑长史王忱为荆州刺史、都督荆‖益‖宁三州诸军。忱,国宝之弟也。
    秦主登攻后秦右将军吴忠等于平凉,克之。八月,登据苟头原以逼安定。诸将劝后秦主苌决战,苌曰:“与穷寇竞胜,兵家之忌也;吾将以计取之。”乃留尚书令姚旻守安定,夜,帅骑三万袭秦辎重于大界,克之,杀毛后及南安王尚,擒名将数十人,驱掠男女五万余口而还。毛氏美而勇,善骑射。后秦兵入其营,毛氏犹弯弓跨马,帅壮士数百人战,众寡不敌,为后秦所执。苌将纳之,毛氏骂且哭曰:“姚苌,汝先已杀天子,今又欲辱皇后,皇天后土,宁汝容乎!”苌杀之。诸将欲因秦军骇乱击之,苌曰:“登众虽乱,怒气犹盛,未可轻也。”遂止。登收余众屯胡空堡。苌使姚硕德镇安定,徙安定千余家于阴密,遣其弟征南将军靖镇之。(秦后方不保。)
    九月,庚午,以左仆射陆纳为尚书令。
    秦主登之东也,后秦主苌使姚硕德置秦州守宰,以从弟常戍陇城,邢奴戍冀城,姚详戍略阳。杨定攻陇、冀,克之,斩常,执邢奴,详弃略阳,奔阴密。定自称秦州牧、陇西王;秦因其所称而授之。
    冬,十月,秦主登以窦冲为大司马、都督陇东诸军事、雍州牧,杨定为左丞相、都督中外诸军事、秦‖梁二州牧,约共攻后秦;又约监河西诸军事‖幷州刺史杨政、都督河东诸军事‖冀州刺史杨楷各其帅众会长安。政、楷皆河东人。秦主丕旣败,政、楷收集流民数万户,政据河西,楷据湖、陕之间,遣使请命于秦,登因而授之。
    燕乐浪悼王温为冀州刺史,翟辽遣丁零故堤诈降于温帐,乙酉,刺温,杀之,(前燕带方王,后燕司隶校尉、尚书右仆射、乐浪王)幷其长史司马驱,帅守兵二百户奔西燕。燕辽西王农邀击刺温者于襄国,尽获之,惟堤走免。
    十一月,枹罕羌彭奚念附于乞伏干归,以奚念为北河州刺史。
    初,帝旣亲政事,威权己出,有人主之量。已而溺于酒色,委事于琅邪王道子;道子亦嗜酒,日夕与帝以酣歌为事。又崇尚浮屠,穷奢极费,所亲昵者皆姏姆(?姏姆(mánmǔ):亦作" 姏母 "。乳媪;老年仆妇。如今称熟妇。)、僧尼。左右近习,争弄权柄,交通请托,贿赂公行,官赏滥杂,刑狱谬乱。尚书令陆纳望宫阙叹曰:“好家居,纤儿欲撞坏之邪!”左卫领营将军会稽许营上疏曰:“今台府局吏、直卫武官及仆隶婢儿取母之姓者,本无乡邑品第,皆得为郡守县令,或带职在内,及僧尼乳母,竞进亲党,又受货赂;辄临官领众,政敎不均,暴滥无罪,禁令不明,劫盗公行。昔年下书敕羣下尽规,而众议兼集,无所采用。臣闻佛者,清远玄虚之神,今僧尼往往依傍法服,五诫粗法尚不能遵,况精妙乎!而流惑之徒,竞加敬事,又侵渔百姓,取财为惠,亦未合布施之道也。”疏奏,不省。(东晋,偏安一隅,感谢不尴不尬之事,一群废物。)


  评论这张
 
阅读(4)|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