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敞开胸怀 迎接未来

晴的光痕 薪的火花 诗的余韵 竹的烙印

 
 
 

日志

 
 

晋纪三十八(1)--射堂之上  

2016-05-12 14:14:34|  分类: 古文赏析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射箭是中国一项历史悠久的军事技术,早在仰韶文化时期,已经有了石镞,说明早在四、五千年以前,弓箭确已出现。据说在金石兼用的夏禹时代,已经出现了紫铜镞,“禹穴之时,以铜为兵”,于是弓箭又从生产生活工具变成了武器。殷商时代,铜镞基本上代替了石镞,青铜的箭镞又远胜于紫铜的箭镞,十分锋利,在战争中获得了极为广泛的应用。从《考工记》中我们也可以看出弓箭在商周时代的迅速发展。周时更将“射”作为“六艺”教育之一,《礼记·内则》说“年十五学射御”,而且还要学习“五射”,即“白矢”、“参连”、“剡注”、“襄尺”、“井仪”。它们各有各的意义。白矢是要射透箭靶。参连是发了第一箭后,以后三箭都要连续射出,俗称连珠箭。剡注是箭不可从高而落,而是水平直射,不能形成弧度。襄尺是指射时臂直如箭,肘平而稳。井仪是指四箭射靶要像井字那样有秩。射是周礼的一个组成部分,“桑弧蓬矢六,射天地四方”,凡男子必须完成射的教育,不能射是失礼和缺少才能的表现。 
       “挽弓当挽强,用箭当用长。射人先射马,擒贼先擒王。”射箭在战争中的重要性是尽人皆知的,尤其在火药发明以前的冷兵器时代,弓箭在战争中发挥了极大的作用,因此骑射也就成了军事训练的基本科目。古时在我国许多文学和传说中,弓箭的技能也在被一再渲染,如远古的羿射九日,春秋时代养由基的百步穿杨,汉代飞将军李广的中石没镞,三国时吕布的辕门射戟。即使是教育家孔子,也能“射于矍相之圃,观者如堵墙焉”。唐代大诗人李白、杜甫也都能骑胡马、挟长弓去原野游猎。 
        射箭运动在古代不仅限于男子,女子也能参与,并出现了许多杰出的女射手,在乐府诗中就有这样形象的描写:“李波小妹字雍容,褰裙逐马如卷蓬,左射右射必迭双;妇女尚如此,男子那可逢。”这位女射手不但精于射箭,而且擅长骑马,骑射都能娴熟,才能达到这样的造诣。汉时有乡试,晋朝有专门的“射堂”。 
        唐代宫廷中的女子也能骑射。杜甫的《哀江头》就有“辇前才人带弓箭,白马嚼囓黄金勒。翻身向天仰射云,一箭正坠双飞翼。”王建的宫词有“射生宫女宿红妆,请得新弓各自张”,卢纶《宫中乐》也有“行遣才人斗射飞”等等,都是描述巾帼不让须眉的宫女才人的射术。
          关于讲述射箭方法、要领和研究的著作在我国也有多种,例如著名的《射经》、《马射谱》、《射记》、《射法指诀》、《射诀》等等,可惜多已不存。 
         唐宋时期,射箭运动也在民间广为开展,庙会、社火等集会时多有射箭比赛和表演,这种比赛或表演多分为步射和骑射,有固定箭靶也有流动箭靶,甚至在马上以各种不同的动作完成射箭并准确中靶,赢得围观者的欢呼喝彩。 
        随着火器时代的到来,箭镞一类的武器逐渐在战争中降低了它的作用,但作为一种强身健体和培养意志的基本训练,射箭却一直在历朝的宫廷、军旅乃至民间经久流传。 
      清朝中叶以前,帝王每年秋季都要在木兰围场射猎,名为木兰秋狝。这实际上也是皇帝检阅军队、联络各方面关系并兼娱乐的一种形式。清中叶以后,火器已经较为发达,弓箭作为冷兵器的意义已经不大,但在秋狝之中却仍然作为骑射竞赛或表演的重要项目,弯弓射箭已经成了习武的象征。 
        现代射箭运动1673年发源于英国的约克郡,1908年列为奥运会的比赛项目。而在我国,有着古老传统的射箭运动已融入丰富多彩的体育生活之中,同时也在世界人民面前展示着其特殊的魅力和光彩。
晋纪三十八(1)--射堂之上 - zqbxi520 - 敞开胸怀  迎接未来
 
晋纪三十八(1)--射堂之上 - zqbxi520 - 敞开胸怀  迎接未来
 
晋纪三十八(1)--射堂之上 - zqbxi520 - 敞开胸怀  迎接未来
 
     起重光大渊献(辛亥),尽阏逢摄提格(甲寅),凡四年。

    安皇帝义熙七年(辛亥、四一一年)

    春,正月,己未,刘裕还建康。

    秦广平公弼有宠于秦王兴,为雍州刺史,镇安定。姜纪谄附于弼,劝弼结兴左右以求入朝。兴征弼为尚书令、侍中、大将军。弼遂倾身结纳朝士,收采名势,以倾东宫;国人恶之。会兴以西北多叛乱,欲命重将镇抚之;陇东太守郭播请使弼出镇;兴不从,以太常索棱为太尉、领陇西内史,使招抚西秦。西秦王干归遣使送所掠守宰,谢罪请降。兴遣鸿胪拜干归都督陇西‖岭北‖匈奴‖杂胡诸军事、征西大将军、河州牧、单于、河南王,太子炽盘为镇西将军、左贤王、平昌公。(西秦与后秦,恩恩怨怨

    兴命羣臣搜举贤才。右仆射梁喜曰:“臣累受诏而未得其人,可谓世之乏才。”兴曰:“自古帝王之兴,未尝取相于昔人。待将于将来,随时任才,皆能致治。卿自识拔不明,岂得远诬四海乎?”羣臣咸悦。(这是老的人才话题,谓百步之内必有芳草;三人行必有我师。

    秦姚详屯杏城,为夏王勃勃所逼,南奔大苏;勃勃遣平东将军鹿弈干追斩之,尽俘其众。勃勃南攻安定,破尚书杨佛嵩于青石北原,降其众四万五千;进攻东乡,下之,徙三千余户于贰城。秦镇北参军王买德奔夏,夏王勃勃问以灭秦之策,买德曰:“秦德虽衰,藩镇犹固,愿且蓄力以待之。”勃勃以买德为军师中郎将。秦王兴遣卫大将军常山公显迎姚详,弗及,遂屯杏城。(勃勃灭秦,不顾大恩

    刘藩帅孟怀玉等诸将追卢循至岭表,二月,壬午,怀玉克始兴,斩徐道覆。(徐道覆(?-411年),东晋起义军卢循的姊夫。随孙恩、卢循举兵十万起义。402年,孙恩兵败自杀,卢循被推为首领。403年,进犯广州,据始兴。409年,进犯建康。411年,兵败逃回始兴,被晋将军孟怀玉等攻破城池,被杀。

    河南王干归徙鲜卑仆浑部三千余户于度坚城,以子敕勃为秦兴太守以镇之。

    焦朗犹据姑臧,沮渠蒙逊攻拔其城,执朗而宥之;以其弟挐为秦州刺史,镇姑臧。遂伐南凉,围乐都。三旬不克;南凉王傉檀以子安周为质,乃还。

    吐谷浑树洛干伐南凉,败南凉太子虎台。

    南凉王傉檀欲复伐沮渠蒙逊,邯川护军孟恺谏曰:“蒙逊新幷姑臧,凶势方盛,不可攻也。”傉檀不从,五道俱进,至番禾、苕藋,掠五千余户而还。将军屈右曰:“今旣获利,宜倍道旋师,早度险阨。蒙逊善用兵,若轻军猝至,大敌外逼,徙户内叛,此危道也。”卫尉伊力延曰:“彼步我骑,势不相及。今倍道而归则示弱,且捐弃资财,非计也。”俄而昏雾风雨,蒙逊兵大至,傉檀败走。蒙逊进围乐都,傉檀婴城固守,以子染干为质以请和,蒙逊乃还。

    三月,刘裕始受太尉、中书监,以刘穆之为太尉司马,陈郡殷景仁为行参军。裕问穆之曰:“孟昶参佐谁堪入我府者?”穆之举前建威中兵参军谢晦。晦,安兄据之曾孙也,裕卽命为参军。裕尝讯囚,其旦,刑狱参军有疾,以晦代之;于车中一览讯牒,催促便下。相府多事,狱系殷积,晦随问酬辨,曾无违谬;裕由是奇之,卽日署刑狱贼曹。晦美风姿,善言笑,博赡多通,裕深加赏爱。(谢晦能干受宠。

    卢循行收兵至番禺,遂围之。孙处据守二十余日。沈田子言于刘藩曰:“番禺城虽险固,本贼之巢穴;今循围之,或有内变。且孙季高众力寡弱,不能持久,若使贼还据广州,凶势复振矣。”夏,四月,田子引兵救番禺,击循,破之,所杀万余人。循走,田子与处共追之,又破循于苍梧、郁林、宁浦。会处病,不能进,循奔交州。

    初,九真太守李逊作乱,交州刺史交趾杜瑗讨斩之。瑗卒,朝廷以其子慧度为交州刺史。诏书未至,循袭破合浦,径向交州;慧度帅州府文武拒循于石碕,破之,循余众犹三千人,李逊余党李脱等结集俚獠五千余人以应循。庚子,循晨至龙编南津;慧度悉散家财以赏军士,与循合战,掷雉尾炬焚其舰,以步兵夹岸射之,循众舰俱然,兵众大溃。循知不免,先鸩妻子,召妓妾问曰:“谁能从我死者?”多云;“雀鼠贪生,就死实难。”或云:“官尚当死,某岂愿生!”乃悉杀诸辞死者,因自投于水。(卢循(?―411年),字于先,小名元龙,范阳涿县(今河北涿县)人,东汉名儒卢植之后,后赵中书监卢谌曾孙,东晋末年农民起义领袖。后投水自尽。元兴弈棋,工草隶,尤善尺牍。)慧度取其尸斩之,幷其父子及李脱等,函七首送建康。

    初,刘毅在京口(京口地处长江下游,北临大江,南据峻岭,形势险要,为兵家所重。其地为江南运河的北口,过长江与江淮运河相联。京口汉称京口里,至东吴孙权筑铁瓮城,置京口镇。晋时置晋陵郡,南朝宋置南徐州,隋置润州,宋升润州为镇江府,并一直沿用至今,即镇江市。),贫困,与知识(熟人)射于东堂。庾悦为司徒右长史,后至,夺其射堂(古时练习射箭的地方,前有标靶,在一定的距离内拿箭射中靶心。);众人皆避之,毅独不去。悦厨馔甚盛,不以及毅;毅从悦求子鹅炙,悦怒不与,毅由是衔之。至是,毅求兼督江州,诏许之,因奏称:“江州内地,以治民为职。不当置军府雕耗民力,宜罢军府移镇豫章;而寻阳接蛮,可卽州府千兵以助郡戍。”于是解悦都督、将军官,以刺史镇豫章。毅以亲将赵恢领千兵守寻阳;悦府文武三千悉入毅府,符摄严峻。悦忿惧,至豫章,疽发背卒。

    河南王干归徙羌句岂等部众五千余户于迭兰城,以兄子阿柴为兴国太守以镇之;五月,复以子木弈干为武威太守,镇嵻{山良}城。

    丁卯,魏主嗣谒金陵,山阳侯奚斤居守。昌黎王慕容伯儿谋反;己巳,奚斤幷其党收斩之。

    秋,七月,燕王跋以太子永领大单于,置四辅。

    柔然可汗斛律遣使献马三千匹于跋,求娶跋女乐浪公主;跋命羣臣议之。辽西公素弗曰:“前世皆以宗女妻六夷,宜许以妃嫔之女,乐浪公主不宜下降非类。”跋曰:“朕方崇信殊俗,柰何欺之!”乃以乐浪公主妻之。

    跋勤于政事,劝课农桑,省徭役,薄赋敛;每遣守宰,必亲引见,问为政之要,以观其能。燕人悦之。

    河南王干归遣平昌公炽盘及中军将军审虔伐南凉。审虔,干归之子也。八月,炽盘兵济河,南凉王傉檀遣太子虎台逆战于岭南;南凉兵败,虏牛马十余万而还。

    沮渠蒙逊帅轻骑袭西凉,西凉公暠曰:“兵有不战而败敌者,挫其锐也。蒙逊新与吾盟,而遽来袭我,我闭门不与战,待其锐气竭而击之,蔑不克矣。”顷之,蒙逊粮尽而归,暠遣世子歆帅骑七千邀击之,蒙逊大败,获其将沮渠百年。

    河南王干归攻秦略阳太守姚龙于柏阳堡,克之;冬十一月,进攻南平太守王憬于水洛城,又克之,徙民三千余户于谭郊。遣乞伏审虔帅众二万城谭郊。十二月,西羌彭利发袭据枹罕,自称大将军、河州牧,干归讨之,不克。

    是岁,幷州刺史刘道怜为北徐刺史,移镇彭城。

    安帝义熙八年(壬子、四一二年)

    春,正月,河南王干归复讨彭利发,至奴葵谷,利发弃众南走,干归遣振威将军乞伏公府追至清水,斩之,收羌户一万三千,以乞伏审虔为河州刺史镇枹罕而还

    二月,丙子,以吴兴太守孔靖为尚书右仆射。

    河南王干归徙都谭郊,命平昌公炽盘镇苑川。干归击吐谷浑阿若干于赤水,降之。

    夏,四月,刘道规以疾求归,许之。道规在荆州累年,秋毫无犯。及归,府库帷幕,俨然若旧。随身甲士二人迁席于舟中,道规刑之于市。(秋毫无犯若此,为一席子杀二人。)

    以后将军豫州刺史刘毅为卫将军、都督荆‖宁‖秦‖雍四州诸军事、荆州刺史。毅谓左卫将军刘敬宣曰:“吾忝西任,欲屈卿为长史南蛮,岂有见辅意乎?”敬宣惧,以告太尉裕。裕笑曰:“但令老兄平安,必无过虑。”

    毅性刚愎,自谓建义之功与裕相埒,深自矜伐,虽权事推裕而心不服;及居方岳,常怏怏不得志,裕每柔而顺之,毅骄纵滋甚,尝云:“恨不遇刘、项,与之争中原!”及败于桑落,知物情已去,弥复愤激。裕素不学,而毅颇涉文雅,故朝土有清望者多归之,与尚书仆射谢混、丹阳尹郗僧施,深相凭结。僧施,超之从子也。毅旣据上流,阴有图裕之志,求兼督交、广二州,裕许之。毅又奏以郗僧施为南蛮校尉后军司马,毛修之为南郡太守,裕亦许之,以刘穆之代僧施为丹阳尹。毅表求至京口辞墓,裕往会之于倪塘。宁远将军胡藩言于裕曰:“公谓刘卫军终能为公下乎?”裕默然,久之,曰:“卿谓何如?”藩曰:“连百万之众,攻必取,战必克,毅固以此服公。至于涉猎传记,一谈一咏,自许以为雄豪;以是搢绅白面之士辐凑归之。恐终不为公下,不如因会取之。”裕曰:“吾与毅俱有克复之功,其过未彰,不可自相图也。”(毅与裕,一山两虎,终于不能相容,小人趁机挑拨

    乞伏炽盘攻南凉三河太守吴阴于白土,克之,以乞伏出累代之。

    六月,乞伏公府弒河南王干归,(乞伏干归(?-412年),十六国时期西秦国君主。388年-400年、409年-412年在位,陇西鲜卑人,乞伏国仁弟。(385年)国仁建西秦后,命干归为上将军。西秦建义四年(388年)国仁去世,群臣认为国仁子乞伏公府年幼,乃推干归为大都督、大将军、大单于、河南王,改元太初,迁都金城(今甘肃兰州)。西秦更始二年(410年)复都苑川,更始四年(412年)干归为乞伏公府所弑,后来谥武元王,庙号高祖。其子乞伏炽磐继位。)幷杀其诸子十余人,走保大夏。平昌公炽盘遣其弟广武将军智达、扬武将军木弈干帅骑三千讨之;以其弟昙达为镇京将军,镇谭郊,骁骑将军娄机镇苑川。炽盘帅文武及民二万余户迁于枹罕。

    秦人多劝秦王兴乘乱取炽盘,兴曰:“伐人丧,非礼也。”夏王勃勃欲攻炽盘,军师中郎将王买德谏曰:“炽盘,吾之与国,今遭丧乱,吾不能恤,又恃众力而伐之,匹夫犹且耻为,况万乘乎!”勃勃乃止。
  评论这张
 
阅读(5)|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