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敞开胸怀 迎接未来

晴的光痕 薪的火花 诗的余韵 竹的烙印

 
 
 

日志

 
 

晋纪三十九(1)--韩延之忠  

2016-05-13 15:01:57|  分类: 古文赏析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韩延之,字显宗,南阳郡堵阳县(《魏书》误作赭阳,在今河南方城东)人,曹魏司徒韩暨之后。晋安帝时为建威将军、荆州治中,转平西府录事参军。后奔后秦姚兴。明元帝泰常二年入魏,为虎牢镇将,赐爵鲁阳侯。太平真君中卒。有遗作:
  《赠中尉李彪诗》
贾生谪长沙,董儒诣临江。
愧无若人迹,忽寻两贤踪。
追昔渠阁游,策驽厕群龙。
如何情愿夺,飘然独远从。
痛苦去旧国,衔泪届新邦。
哀哉无援民,嗷然失侣鸿。
彼苍不我闻,千里告志同。
       后人歌颂其忠:神瑞二年(415年),东晋权臣刘裕率军讨伐司马休之,还未到达江陵,就暗中派人送信给韩延之,招请他背叛司马休之,来为自己效力。韩延之回信拒绝,并批判刘裕言行。
韩延之(宋·卫宗武)
刘公复晋祚,功成萌异志。
网罗欲用才,剪除不附已。
荆州乃巨镇,肯容司马氏。
家儿特小过,亲驾勤问罪。
延之乃其客,折柬谓可致。
善乎为辞令,伐君啖人利。
誓与臧洪俱,身殒游九地。
启缄示僚佐,事人固当尔。
背主以从雠,自昔滔滔是。
傥使阅此书,是死有余愧。

晋纪三十九(1)--韩延之忠 - zqbxi520 - 敞开胸怀  迎接未来
 
    起旃蒙单阏(乙卯),尽柔兆执徐(丙辰),凡二年。

    安皇帝义熙十一年(乙卯、四一五年)

    春,正月,丙辰,魏主嗣还平城。

    太尉裕收司马休之次子文宝、兄子文祖,并赐死;发兵击之。诏加裕黄钺,领荆州刺史。庚午,大赦。

    丁丑,以吏部尚书谢裕为尚书左仆射。

    辛巳,太尉裕发建康。以中军将军刘道怜监留府事,刘穆之兼右仆射;事无大小,皆决于穆之。又以高阳内史刘钟领石头戍事,屯冶亭。休之府司马张裕、南平太守檀范之闻之,皆逃归建康。裕,卲之兄也。雍州刺史鲁宗之自疑不为太尉裕所容,与其子竟陵太守轨起兵应休之。二月,休之上表罪状裕,勒兵拒之。

    裕密书招休之府录事参军南阳韩延之,延之复书曰:“承亲帅戎马,远履西畿,阖境士庶,莫不惶骇。辱疏,知以谯王前事,良增叹息。司马平西体国忠贞,款怀待物。以公有匡复之勋,家国蒙赖,推德委诚,每事询仰。谯王往以微事见劾,犹自表逊位;况以大过,而当嘿然邪!前已表奏废之,所不尽者命耳。推寄相与,正当如此;而遽兴兵甲,所谓"欲加之罪,其无辞乎!"刘裕足下,海内之人,谁不见足下此心,而复欲欺诳国士!来示云"处怀期物,自有由来",今伐人之君,啖人以利,真可谓"处怀期物,自有由来"者乎!刘藩死于阊阖之门,诸葛毙于左右之手;甘言诧方伯,袭之以轻兵;遂使席上靡款怀之士,阃外无自信诸侯,以是为得算,良可耻也!贵府将佐及朝廷贤德,寄命过日。吾诚鄙劣,尝闻道于君子,以平西之至德,宁可无授命之臣乎!必未能自投虎口,比迹郗僧施之徒明矣。假令天长丧乱,九流浑浊,当与臧洪游于地下,不复多言。”裕视书叹息,以示将佐曰:“事人当如此矣!”延之以裕父名翘,字显宗。乃更其字曰显宗,名其子曰翘,以示不臣刘氏。(招降失败,引来一篇檄文。)

    琅邪太守刘朗帅二千余家降魏。

    庚子,河西胡刘云等帅数万户降魏。

    太尉裕吏参军檀道济、朱超石将步骑出襄阳。超石,龄石之弟也。江夏太守刘虔之将兵屯三连,立桥聚粮以待,道济等积日不至。鲁轨袭击虔之,杀之。裕使其壻振威将军东海徐逵之统参军蒯恩、王允之、沈渊子为前锋,出江夏口。逵之等与鲁轨战于破冢,兵败,逵之、允之、渊子皆死,独蒯恩勒兵不动。轨乘胜力攻之,不能克,乃退。渊子,林子之兄也。

    裕军于马头,闻逵之死,怒甚;三月,壬午,帅诸将济江。鲁轨、司马文思将休之兵四万,临峭岸置陈,军士无能登者。裕自被甲欲登,诸将谏,不从,怒愈甚。太尉主簿谢晦前抱持裕,裕抽剑指晦曰:“我斩卿!”晦曰:“天下可无晦,不可无公!”建武将军胡藩领游兵在江津,裕呼藩使登,藩有疑色。裕命左右录来,欲斩之。藩顾曰:“正欲击贼,不得奉敎!”乃以刀头穿岸,劣容足指,腾之而上;(细节描写,用刀尖在江岸上掘出小洞,仅能容下脚趾,他便踩着飞身跃上江岸。大历史,小场面。)随之者稍多。旣登岸,直前力战。休之兵不能当,稍引却。裕兵因而乘之,休之兵大溃,遂克江陵。休之、宗之俱北走,轨留石城。裕命阆中侯下邳赵伦之、太尉参军沈林子攻之;遣武陵内史王镇恶以舟师追休之等。

    有羣盗数百夜袭冶亭,京师震骇;刘钟讨平之。

    秦广平公弼谮姚宣于秦王兴,宣司马权丕至长安,兴责以不能辅导,将诛之;丕惧,诬宣罪恶以求自免。兴怒,遣使就杏城收宣下狱,命弼将三万人镇秦州。尹昭曰:“广平公与皇太子不平,今握强兵于外,陛下一旦不讳,社稷必危。"小不忍,乱大谋",陛下之谓也。”兴不从。

    夏王勃勃攻秦杏城,拔之,执守将姚逵,坑士卒二万人。秦王兴如北地,遣广平公弼及辅国将军敛曼嵬向新平,兴还长安。

    河西王蒙逊攻西秦广武郡,拔之。西秦王炽盘遣将军乞伏魋[tuí]尼寅邀蒙逊于浩亹wěi,mén,蒙逊击斩之;又遣将军折斐等帅骑一万据勒姐岭,蒙逊击禽之。

    河西饥胡相聚于上党,推胡人白亚栗斯为单于,改元建平,以司马顺宰为谋主,寇魏河内。夏,四月,魏主嗣命公孙表等五将讨之。

    青、冀二州刺史刘敬宣参军司马道赐,宗室之疏属也。闻太尉裕攻司马休之,道赐与同府辟闾道秀、左右小将王猛子谋杀敬宣,据广固以应休之。乙卯,敬宣召道秀,屏人语,左右悉出户。猛子逡巡在后,取敬宣备身刀杀敬宣。(刘敬宣(371-415年),字万寿,彭城(今江苏徐州市)人。东晋末年将领,镇北将军刘牢之之子。元兴三年,从南燕归国,授辅国将军、晋陵太守,封武冈县男,迁江州刺史。从伐慕容超,进围广固城,击败卢循,俱有功劳,领冀州刺史,迁左军将军,加散骑常侍。义熙十一年,进号右军将军,为参军司马道赐所害,年四十五。)文武佐吏卽时讨道赐等,皆斩之。(又一功臣无善终

    己卯,魏主嗣北巡。

    西秦王炽盘子元基自长安逃归,炽盘以为尚书左仆射。

    五月,丁亥,魏主嗣如大宁。

    赵伦之、沈林子破鲁轨于石城,司马休之、鲁宗之救之不及,遂与轨奔襄阳,宗之参军李应之闭门不纳。甲午,休之、宗之、轨及谯王文思、新蔡王道赐、梁州刺史马敬、南阳太守鲁范俱奔秦。宗之素得士民心,争为之卫送出境。王镇恶等追之,尽境而还。

    初,休之等求救于秦、魏,秦征虏将军姚成王及司马国璠引兵至南阳,魏长孙嵩至河东,闻休之等败,皆引还。休之至长安,秦王兴以为扬州刺史,使侵扰襄阳。侍御史唐盛言于兴曰:“据符谶之文,司马氏当复得河、洛。今使休之擅兵于外,犹纵鱼于渊也;不如以高爵厚礼,留之京师。”兴曰:“昔文王卒免羑里,高祖不毙鸿门,苟天命所在,谁能违之!脱如符谶之言,留之适足为害。”遂遣之。

    诏加太尉裕太傅、扬州牧,剑履上殿,入朝不趋,赞拜不名。以兖、青二州刺史刘道怜为都督荆‖湘‖益‖秦‖宁‖梁‖雍七州诸军事、骠骑将军、荆州刺史。道怜贪鄙,无才能,裕以中军长史晋陵太守谢方明为骠骑长史、南郡相,道怜府中众事皆咨决于方明。方明,冲之子也。

    益州刺史朱龄石遣使诣河西王蒙逊,谕以朝廷威德。蒙逊遣舍人黄迅诣龄石,且上表言:“伏闻车骑将军裕欲清中原,愿为右翼,驱除戎虏。”

    夏王勃勃遣御史中丞乌洛孤与蒙逊结盟,蒙逊遣其弟湟河太守汉平。

    西秦王炽盘帅众三万袭湟河,沮渠汉平拒之,遣司马隗仁夜出击炽盘,破之。炽盘将引去,汉平长史焦昶、将军段景潜召炽盘,炽盘复攻之;昶、景因说汉平出降。仁勒壮士百余据南门楼,三日不下,力屈,为炽盘所禽。炽盘欲斩之,散骑常侍武威段晖谏曰:“仁临难不畏死,忠臣也,宜宥之以厉事君。”乃囚之。炽盘以左卫将军匹达为湟河太守,击乙弗窟干,降其三千余户而归。以尚书右仆射出连虔为都督岭北诸军事、凉州刺史;以凉州刺史谦屯为镇军大将军、河州牧。隗仁在西秦五年,段晖又为之请,炽盘免之,使还姑臧。

    戊午,魏主嗣行如濡源,遂至上谷、涿鹿、广宁。秋,七月,癸未,还平城。

    西秦王炽盘以秦州刺史昙达为尚书令,光禄勋王松寿为秦州刺史。

    辛亥晦,日有食之。

    八月,甲子,太尉裕还建康,固辞太傅、州牧,其余受命。以豫章公世子义符为兖州刺史。

    丁未,谢裕卒;以刘穆之为左仆射。

    九月,己亥,大赦。

    魏比岁霜旱,云、代之民多饥死。太史令王亮、苏坦言于魏主嗣曰:“按谶书,魏当都邺,可得丰乐。”嗣以问羣臣,博士祭酒崔浩、特进京兆周澹曰:“迁都于邺,可以救今年之饥,非久长之计也。山东之人,以国家居广汉之地,谓其民畜无涯,号曰"牛毛之众"。今留兵守旧都,分家南徙,不能满诸州之地,参居郡县,情见事露,恐四方皆有轻侮之心;且百姓不便水土,疾疫死伤者必多。又,旧都守兵旣少,屈丐、柔然将有窥窬之心,举国而来,云中、平城必危,朝廷隔恒、代千里之险,难以赴救,此则声实俱损也。今居北方,假令山东有变,我轻骑南下,布濩林薄之间,孰能知其多少!百姓望尘慑服,此国家所以威制诸夏也。来春草生,湩dòng酪将出,兼以菜果,得以秋熟,则事济矣。”嗣曰:“今仓廪空竭,旣无以待来秋,若来秋又饥,将若之何?”对曰:“宜简饥贫之户,使就食山东;若来秋复饥,当更图之,但方今不可迁都耳。”嗣悦曰:“唯二人与朕意同。”乃简国人尤贫者诣山东三州就食,遣左部尚书代人周几帅众镇鲁口以安集之。嗣躬耕藉田,且命有司劝课农桑;明年,大熟,民遂富安。(度过粮食危机。)

    夏赫连建将兵击秦,执平凉太守姚军都。遂入新平。广平公弼与战于龙尾堡,禽之。

  评论这张
 
阅读(3)|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