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敞开胸怀 迎接未来

晴的光痕 薪的火花 诗的余韵 竹的烙印

 
 
 

日志

 
 

晋纪三十九(2)---姚兴爱佛  

2016-05-13 16:20:39|  分类: 古文赏析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提起鸠摩罗什,稍为熟悉中国佛教史的人,都知道他是中华佛教史上最伟大的翻译家。快炙人口、现今流传最广的《金刚经》就是他翻译的。然而人们也许不知道,成就一代高僧弘法事业的大施主,中国佛教史上最早的佛教居士之一——东晋时代的后秦国主姚兴。

        东晋太元九年(384),原前秦将领羌人姚苌在渭北自称大将军、大单于、大秦天王。十一年,即皇帝位于长安,建立后秦。姚苌在位时,闻罗什之高名而“虚心要请”。十九年(394),姚苌病卒,其子姚兴继位,先后灭前秦,降西秦,亡后凉,使后秦成为北方十六国后期势力较强的割据政权。

        姚兴(366-416)是十六国中为数不多的有为之主。他在尚书仆射尹纬的辅佐下,改善政治,安定民心,又“立律学于长安”。为巩固政治,姚兴还积极兴复儒学,提倡佛教。其时,耆儒硕德如姜龛、淳于岐、郭高等,无不经明行修,于长安教授儒学,各有门徒数百,远来就学者万数千人。姚兴“每于听政之暇,引龛等于东堂,讲论道艺,错综名理”(《晋书》卷一一七《姚兴载记》)。于是学者踊跃,儒风遂盛。姚兴对佛教的扶植和提倡,以支持鸠摩罗什的译经事业为中心展开。姚兴“少崇三宝,锐志讲集”。

        罗什少时聪慧过人,悟性超群,是世所罕见的佛学天才。中年时,他因高度的佛学造诣而“道流西域,名被东川”(《鸠摩罗什传》)。但在为吕光挟持至凉州期间,未能发挥其特长,使其平生积学不得宣化。正如牟钟鉴先生《鸠摩罗什与姚兴》文中所指出的:“罗什的贡献与后秦主姚兴的赞助是分不开的,也可以说姚兴成全了罗什。若无姚兴,也就不会有罗什后期在长安的译经事业,则罗什无缘弘法东土,始终不过是西域一位名僧,不可能有后来在中国佛教史上的崇高位置。”从西域名僧到中华佛学大师,罗什佛教事业的成就集中体现在长安十年左右时间的译经活动中,而他的辉煌成就,端赖姚兴的促进。罗什之于中华佛学,功不可没;姚兴对罗什译业,亦留芳后世。

        姚兴对罗什译经事业的支持,是全面和空前的。首先,姚兴作为后秦国主,主动为罗什提供一流的国家译场长安逍遥园和大寺。逍遥园在长安城北,渭水之滨;大寺乃草堂寺的前身。此外,罗什也曾住过由姚兴提供的西明阁及其他场所。西明阁或以为即逍遥园,或以为在逍遥园内,但根据《鸠摩罗什传》将两者并列相提,可知并非如此。罗什在长安的译经活动,前期多在逍遥园,后期则多在大寺。《鸠摩罗什传》关于罗什在大寺的活动,有如下记载:“大将军常山公显,左将军安成侯嵩并笃信缘业,屡请什于长安大寺讲说新经。”《历代三宝记》卷八也有类似记载:“兴既虚襟崇仰佛法,恒于大寺草堂之中供三千僧,与什参定新旧诸经,莫不精究,洞其深旨。”至于澄玄堂,则是姚兴专为罗什讲经说法而在逍遥园另置的讲堂。

        其次,为表示对罗什学识的尊重和蔼促成其译经大业,姚兴在全国范围内选派一流佛教学者,担任罗什的助手,义学沙门一时群集长安。当此之时,名僧大德辈出,领南北中国佛学之先。译《大品》时,僧睿序称有“诸宿旧义业沙门”五百人同在;译《法华》时,慧观谓有“四方义学沙门”二千余人俱会(《出三藏记集》卷八)。僧佑又记载说,“于时,四方义学沙门,不远万里”,前来长安求教于罗什,所谓“三千余僧,禀访精研,务穷幽旨”(《出三藏记集》卷一四)。其法筵之盛,古今罕见,以致僧肇在见此地盛况后,时有“自不睹祗洹之集,余复何恨”的感叹。罗什时代的长安佛教,呈现空前繁荣的景象,为此后中原佛教的进一步发展,奠定了坚实的理论基础,在中国文化思想史上写上了重要的一页。但是,罗什的译业是在姚兴直接支持和关心下展开的;“四方义学沙门”齐集长安,是在姚兴佛教政策的鼓舞下实现的。《历代三宝记》卷一八指出:“三千德僧同止一处,共受姚秦天王供养。”这是问题的本质。若无姚兴作为国主的佛教扶植政策,这一切都是难以设想的。

由于姚兴对佛教所作的实质性支持,不仅繁荣了长安佛教,而且也有力地促进了整个北方地区佛教的迅速成长。《晋书.姚兴载记》云:兴既托意于佛道,公卿已下莫不钦附,沙门自远而至者五千余人。起浮图于永贵里,立波若台于中宫。沙门坐禅者恒有千数。州郡化之,事佛者十室而九矣。不难看出,由于姚兴的倡佛护法,后秦以长安为中心的北方佛教,在前秦已有的基础上又向前推进了一大步。

       姚兴贵为王者,却能“卑万乘之心,尊三宝之教”(《大唐内典录》卷三),优礼罗什,推崇佛法,反映出他所具备的较高文化素养和政治见识。不仅如此,他还鼓励百官乃至王室尊奉佛教。受其影响,王室人员如姚嵩、姚显、姚泓(太子)等都崇信佛法。上行下效,后秦境内便出现“析实谈空,靡然成俗”的局面(《晋书》卷一一九《姚泓载记》)。

        难能可贵的是,姚兴虽系羌族军事贵族出身,但他不仅无意对抗传统汉文化,反而积极奖掖提倡吸收汉文化,从而体现出他进步的文化意识。

       姚兴除了亲自组织并参与译经,还能讲论经籍,撰述佛学论文。《鸠摩罗什传》说:“兴以佛道冲邃,其行唯善,信为出苦之良津,御世之洪则。故托意九经,游心十二,乃着《通三世论》,以勖示因果。王公以下,并钦赞厥风。”所谓“托意九经,游心十二”,是指姚兴对佛教大小乘经典的研习;在这个基础上,他着述《通三世论》及其他论文多篇。《通三世论》肯定三世(过去世即前生,现在世即今生,未来世即来生)的存在,并由此而确证因果报应之不虚。论中说:“余以为三世一统,循环为用。过去虽灭,其理常在。……当来如火之在木,木中欲言有火耶?视之不可见,欲言无耶?缘合火出。”过去世、未来世虽眼不能见,但其理常在,这好比木中有火。《通三世论》又说:“众生历涉三世,其犹循环。过去、未来,虽无眼对,其理常在。是以圣人寻往以知往,逆数以知来。”所谓“其理常在”,是指业识之不灭,这实际上是受了小乘说一切有部“三世实有,法体恒有”主张的影响。所以《通三世论》的结论是:“明过去、未来,虽无眼对,理恒相因。苟因理不绝,圣见三世,无所疑矣。”(《广弘明集》卷二一)“理恒相因”即相当于识神不灭,故而有三世之回。在姚兴《与安成侯姚嵩义述佛书》中,自称以上所述即为“摩诃衍义”(大乘教义),表明他对大、小乘教义的理解尚未成熟。所以罗什在《答后秦主姚兴书》中,从中观学角度予以适当纠正。罗什说:“若无过去、未来,则非通理,经法所不许。又十二因缘,是佛法之深者,若是有过去、未来,则与此法相违。……是故不得定有,不得定无。有无之说,唯时所宜耳。”(《广弘明集》卷二一)意思是说,过去世、未来世是存在的,但如果把它们说成“定有”或“定无”,则是不完整的,因为有无只是相对的。此后,姚兴即以罗什所示大乘中观学的真、俗二谛义阐述有、无,其《答安成侯姚嵩书》说:“若不空则无二谛,若不有亦无二谛,此定明有无不相离。何者?若定言有,则无以拔高士;若定明无,则无以济常流。是以圣人有无兼抱而不舍者,此之谓也。”(《广弘明集》卷二一)这种认识,显然受了江左玄学“有无”论辩的影响。事实上,在姚兴的其他文论中,也确曾把大乘佛学视之为玄学之同类。其《通圣人放大光明普照十方》文云:“圣人之教,玄通无涯,致感多方,不可作一途求,不可以一理推。故应粗以粗,应细以细。”其《通一切诸法空》文又云:“大道者,以无为为宗。若其无为,复何所有耶?”意思是说,佛教所说与玄学相通,以无为为宗,故玄通无碍。其《通不住法住般若》文又说:众生之所以不阶道者,有着故也。是以圣人之教,恒以去着为事,故言以不住般若。虽复大圣玄鉴,应照无际,亦不可着,着亦成患,欲使行人忘彼我,遗所寄,泛若不系之舟,无所倚薄,则当于理矣。(《广弘明集》卷二一—)佛教般若之学教人无所执着,相当于玄学所示“忘彼我,遗所寄”,这是姚兴融合佛玄的理论阐述。在《重答安成侯姚嵩》书中,他更直称佛学为“玄法”。

        根据这一理路,姚兴的奉佛有其显着的特点。他并不着意于兴建庙塔、庄严佛事,也不提倡灵异辅政,而是注重佛教义理,并把它作为招揽贤能之士、赞助“政化风俗”的“玄教”来发扬,具有较多理性的因素。在他的带动下,王公贵族及大臣们也纷纷把佛理当作“参玄”的内容,从而冲淡了北方固有的强烈宗教感情和迷信色彩。

        姚兴的佛学素养,总的来说算不上高明,理解也尚未成熟。但因他重视大乘般若之学,并与玄学结合考察,故能一反此前灵异神通、巫咒方术之法。与同时代北方其他少数民族首领相比,姚兴通过提倡佛教,重视文化建设,注意吸收汉文化传统的举功,是一种历史性的进步。他对罗什译经事业的支持,具有促进国内文化理论重心逐渐向佛教义学转移的意义。罗什译场成为佛教理论建设的策源地,它不仅为后人留下了大量宝贵佛教经论,而且培养了大批一流的佛学人才,此后,南北贵族、官僚和文学士子竞以知识僧侣为师,形成文化思想和理论思维研讨、传授的新格局,这对于后世中国佛学乃至传统思想影响之深,实在难以估量。

        姚兴之于佛教,尚有一重要事件须予说明,这就是他首次设立比较完整的僧官管理机构。北方佛教经前秦苻坚、后秦姚兴两代国主的提倡,以及佛图澄、鸠摩罗什两大师的号召,获得迅速发展,僧徒之数大增,给管理带来困难。于是,姚兴下书命罗什弟子僧契任僧正(“国内僧主”,相当于此前数年北魏法果所任“道人统”,为管理僧尼的最高僧官),又命僧迁悦众(即“都维那”,纲纪统摄僧众,为副职),又命法钦、慧斌共掌僧录(掌握僧尼簿籍和其他事务)。他们成为国家统一管理僧尼的正式宫吏,均受朝廷所给车舆吏力,僧契秩同侍中,待遇优厚。自此开始,北方佛教由国家委任的僧官予以管理,形成制度。这一制度,实际上是对汉民族传统政治制度的认同。在南方,自东晋起也有由国家设置的专门机构和僧官,以管理日趋繁杂的僧籍和僧务。

晋纪三十九(2) - zqbxi520 - 敞开胸怀  迎接未来
 
晋纪三十九(2) - zqbxi520 - 敞开胸怀  迎接未来
 
晋纪三十九(2) - zqbxi520 - 敞开胸怀  迎接未来晋纪三十九(2) - zqbxi520 - 敞开胸怀  迎接未来
 

        秦王兴药动。广平公弼称疾不朝,聚兵于第。兴闻之,怒,收弼党唐盛、孙玄等,杀之。太子泓请曰:“臣不肖,不能缉谐兄弟,使至于此,皆臣之罪也。若臣死而国家安,愿赐臣死;若陛下不忍杀臣,乞退就藩。”兴恻然悯之,召姚赞、梁喜、尹昭、敛曼嵬与之谋,囚弼,将杀之,穷治党与;泓流涕固请,乃幷其党赦之。泓待弼如初,无忿恨之色。

    魏太史奏:“荧惑在匏瓜中,忽亡不知所在,于法当入危亡之国,先为童谣妖言,然后行其祸罚。”魏主嗣召名儒十余人使与太史议荧惑所诣,崔浩对曰:“按春秋左氏传,"神降于莘",以其至之日推知其物。(‘神灵在莘地降落’,根据它降落的日期推测,可以得知这个神灵是谁。)庚午之夕,辛未之朝,天有阴云;荧惑之亡,当在二日。庚之与午,皆主于秦;辛为西夷。今姚兴据长安,荧惑必入秦矣。”众皆怒曰:“天上失星,人间安知所诣!”浩笑而不应。后八十余日,荧惑出东井,留守句己,久之乃去。秦大旱,昆明池竭,童谣讹言,国人不安,间一岁而秦亡。众乃服浩之精妙。(崔浩善推天象

    冬,十月,壬子,秦王兴使散骑常侍姚敞等送其女西平公主于魏,魏主嗣以后礼纳之;铸金人不成,乃以为夫人,而宠遇甚厚。

    辛酉,魏主嗣如沮洳城;癸亥,还平城。十一月丁亥,复如豺山宫;庚子,还。

    西秦王炽盘遣襄武侯昙达等将骑一万,击南羌弥姐、康薄于赤水,降之;以王孟保为略阳太守,镇赤水。

    燕尚书令孙护之弟伯仁为昌黎尹,与其弟叱支乙拔皆有才勇,从燕王跋起兵有功,求开府不得,有怨言,跋皆杀之。进护开府仪同三司、录尚书事,以慰其心,护怏怏不悦,跋酖杀之。辽东太守务银提自以有功,出为边郡,怨望,谋外叛,跋亦杀之。

    林邑寇交州,州将击败之。

    安帝义熙十二年(丙辰、四一六年)

    春,正月,甲申,魏主嗣如豺山宫;戊子,还平城。

    加太尉裕兖州刺史、都督南秦州,凡都督二十二州;以世子义符为豫州刺史。

    秦王兴使鲁宗之将兵寇襄阳,未至而卒。其子轨引兵入寇,雍州刺史赵伦之击败之。

    西秦王炽盘攻秦洮阳公彭利和于漒川,沮渠蒙逊攻石泉以救之。炽盘至沓中,引还。二月,炽盘遣襄武侯昙达救石泉,蒙逊亦引去。蒙逊遂与炽盘结和亲。

    秦王兴如华阴,使太子泓监国,入居西宫。兴疾笃,还长安,黄门侍郎尹冲谋因泓出迎而杀之。兴至,泓将出迎,宫臣谏曰:“主上疾笃,奸臣在侧,殿下今出,进不得见主上,退有不测之祸。”泓曰:“臣子闻君父疾笃而端居不出,何以自安!”对曰:“全身以安社稷,孝之大者也。”泓乃止。尚书姚沙弥谓尹冲曰;“太子不出迎,宜奉乘舆幸广平公第;宿卫将士闻乘舆所在,自当来集,太子谁与守乎!且吾属以广平公之故,已陷名逆节,将何所自容!今奉乘舆以举事,乃杖大顺,不惟救广平之祸,吾属前罪亦尽雪矣。”冲以兴死生未可知,欲随兴入宫作乱,不用沙弥之言。(后秦一群人谋作乱,关键还是在于统治集团内部出了问题。

    兴入宫,命太子泓录尚书事,东平公绍及右卫将军胡翼度典兵禁中,防制内外。遣殿中上将军敛曼嵬收弼第中甲仗,内之武库。

    兴疾转笃,其妹南安长公主问疾,不应。幼子耕儿出,告其兄南阳公愔曰:“上已崩矣,宜速决计!”愔卽与尹冲帅甲士攻端门,敛曼嵬,胡翼度等勒兵闭门拒战。愔等遣壮士登门,缘屋而入,及于马道。泓侍疾在咨议堂,太子右卫率姚和都帅东宫兵入屯马道南。愔等不得进,遂烧端门,兴力疾临前殿,赐弼死。禁兵见兴,喜跃,争进赴贼,贼众惊扰,和都以东宫兵自后击之,愔等大败。愔逃于骊山,其党建康公吕隆奔雍,尹冲及弟泓来奔。兴引东平公绍及姚赞、梁喜、尹昭、敛曼嵬入内寝,受遗诏辅政。明日,兴卒。(后秦文桓帝姚兴 (366-416),字子略,羌族,赤亭(今甘肃陇西西)人,后秦武昭帝姚苌长子。394-416 年在位。姚兴在前秦时任太子舍人。后秦建国后立为皇太子。姚苌每次出征都留姚兴守常安。393年姚苌死时正值苻登攻打后秦,姚兴密不发丧,待至次年击败苻登后才即帝位,改元皇初。399年夏天,国内天灾频频,姚兴自降帝号,是十六国帝王中少有的仁德之君。后秦弘始三年(401年)姚兴攻灭后凉,亲迎鸠摩罗什入长安,组织了大规模的翻译佛经事业,"由是州郡化之,求佛者十室之九"。姚兴在位22年,勤于政事,治国安民。重视发展经济,兴修水利,关心农事;提倡佛教和儒学,广建寺院。他先后消灭了前秦(苻登)、西秦(乞伏国仁)、后凉(吕光)的势力,使西方安宁;同时东与北魏、东晋抗衡。弘始元年(公元399年)率兵攻打东晋,一举攻陷洛阳,迫使晋军南撤,晋之淮、汉以北纷纷降秦,使统治疆域迅速扩大,西至河西走廊,东至徐、几乎控制了整个黄河、淮河、汉水流域。后因连年出征,国力不足,增收杂税,引起阶级矛盾日趋激化,又加姚兴诸子不和,太子姚泓懦弱,爱子姚弼骄横,遂使政局不稳。弘始十八年(416年)姚兴病死,谥文桓皇帝,庙号高祖,墓曰偶陵。太子姚泓继位。次年为东晋刘裕所灭,后秦亡。)泓秘不发丧,捕南阳公愔及吕隆、大将军尹元等,皆诛之,乃发丧,卽皇帝位,大赦,改元永和。泓命齐公恢杀安定太守吕超,恢犹豫久之,乃杀之。泓疑恢有贰心,恢由是惧,阴聚兵谋作乱。泓葬兴于偶陵,谥曰文桓皇帝,庙号高祖。

    初,兴徙李闰羌三千户于安定。兴卒,羌酋党容叛,泓遣抚军将军姚赞讨降之,徙其酋豪于长安,余遣还李闰,北地太守毛雍据赵氏坞以叛,东平公绍讨禽之。时姚宣镇李闰,参军韦宗闻毛雍叛,说宣曰:“主上新立,威德未着,国家之难,未可量也,殿下不可不为深虑。邢望险要,宜徙据之,此霸王之资也。”宣从之,帅户三万八千,弃李闰,南保邢望。诸羌据李闰以叛,东平公绍进讨,破之。宣诣绍归罪,绍杀之。

    二月,加太尉裕中外大都督。裕戒严将伐秦,诏加裕领司、豫二州刺史,以其世子义符为徐、兖二州刺史。琅邪王德文请启行戒路,修敬山陵;诏许之。

    夏,四月,壬子,魏大赦,改元泰常。

    西秦襄武侯昙达等击秦秦州刺史姚艾于上邽,破之,徙其民五千余户于枹罕。

    五月,癸巳,加太尉裕领北雍州刺史。

    六月,丁巳,魏主嗣北巡。

    幷州胡数万落叛秦,入于平阳,推匈奴曹弘为大单于,攻立义将军姚成都于匈奴堡。征东将军姚懿自蒲坂讨之,执弘,送长安,徙其豪右万五千落于雍州。

    氐王杨盛攻秦祁山,拔之,进逼秦州。秦后将军姚平救之;盛引兵退;平与上邽守将姚嵩追之。夏王勃勃帅骑四万袭上邽,未至,嵩与盛战于竹岭,败死。勃勃攻上邽,二旬,克之,杀秦州刺史姚军都及将士五千余人,因毁其城;进攻阴密,又杀秦将姚良子及将士万余人;以其子昌为雍州刺史,镇阴密。征北将军姚恢弃安定,奔还长安,安定人胡俨等帅户五万据城降于夏。勃勃使镇东将军羊苟儿将鲜卑五千镇安定,进攻秦镇西将军姚谌于雍城,谌委镇奔长安。勃勃据雍,进掠郿城。秦东平公绍及征虏将军尹昭等将步骑五万击之,勃勃退趋安定,胡俨闭门拒之,杀羊苟儿及所将鲜卑,复以安定降秦。绍进击勃勃于马鞍阪,破之,追至朝那,不及而还。勃勃归杏城。杨盛复遣兄子倦击秦,至陈仓,秦敛曼嵬击却之。夏王勃勃复遣兄子提南侵泄阳,秦车骑将军姚裕等击却之。

    凉司马索承明上书劝凉公暠伐河西王蒙逊,暠引见,谓之曰:“蒙逊为百姓患,孤岂忘之!顾势力未能除耳。卿有必禽之策,当为孤陈之;直唱大言,使孤东讨,此与言"石虎小竖,宜肆诸市朝"者何异!”承明惭惧而退。

    秋,七月,魏主嗣大猎于牛川,临殷繁水而还;戊戌,至平城。

    八月,丙午,大赦。

    宁州献琥珀枕于太尉裕。裕以琥珀治金创,得之大喜,命碎捣分赐北征将士。

    裕以世子义符为中军将军,监太尉留府事。刘穆之为左仆射,领监军、中军二府军司,入居东府,总摄内外;以太尉左司马东海徐羡之为穆之之副;左将军朱龄石守卫殿省,徐州刺史刘怀慎守卫京师,扬州别驾从事史张裕任留州事。怀慎,怀敬之弟也。

    刘穆之内总朝政,外供军旅,决断如流,事无拥滞。宾客辐凑,求诉百端,内外咨禀,盈阶满室;目览辞讼,手答笺书,耳行听受,口并酬应,不相参涉,悉皆赡举。又喜宾客,言谈赏笑,弥日无倦。裁有闲暇,手自写书,寻览校定。性奢豪,食必方丈,旦辄为十人馔,未尝独餐。尝白裕曰:“穆之家本贫贱,赡生多阙。自叨忝以来,虽每存约损,而朝夕所须,微为过丰,自此外一毫不以负公。”中军咨议参军张卲言于裕曰:“人生危脆,必当远虑。穆之若邂逅不幸,谁可代之?尊业如此。苟有不讳,处分云何?”裕曰:“此自委穆之及卿耳。”(穆之有萧何之才。

    丁巳,裕发建康,遣龙骧将军王镇恶、冠军将军檀道济将步军自淮、淝向许、洛,新野太守朱超石、宁朔将军胡藩趋阳城,振武将军沈田子、建威将军傅弘之趋武关,建武将军沈林子、彭城内史刘遵考将水军出石门,自汴入河,以冀州刺史王仲德督前锋诸军,开巨野入河。遵考,裕之族弟也。刘穆之谓王镇恶曰:“公今委卿以伐秦之任,卿其勉之!”镇恶曰:“吾不克关中,誓不复济江!”(几路大军大举灭秦

    裕旣行,青州刺史檀祗自广陵辄帅众至涂中掩讨亡命。刘穆之恐祗为变,议欲遣军。时檀韶为江州刺史,张卲曰:“今韶据中流,道济为军首,若有相疑之迹,则大府立危,不如逆遣慰劳以观其意,必无患也。”穆之乃止。
  评论这张
 
阅读(11)|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