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敞开胸怀 迎接未来

晴的光痕 薪的火花 诗的余韵 竹的烙印

 
 
 

日志

 
 

宋纪一(一)--虚伪的禅让  

2016-05-15 17:21:33|  分类: 古文赏析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南朝四代,宋齐梁陈,朝代更迭很有特点,不是刀光剑影杀出血路夺了人家的江山,而都是通过貌似温情脉脉的“禅让”来荣登宝座的。不过,禅让在南朝的轮番上演,虽然少了些血雨腥风,却充斥着更多的狡诈与阴谋,实际上还是篡权夺位。因为要打禅让的旗号,所以必须把顺天应人的戏做足,“劝进”于是成为必不可少的环节,而且是主要环节。元熙二年(公元四二○年),东晋恭帝司马德文禅位于刘裕就是如此。

晋恭帝很聪明,知道东晋气数已尽,皇帝早就是军阀的傀儡,所以刘裕让人将写好的禅位诏书拿给他抄的时候,他欣然命笔,没有丝毫犹豫。按说这事儿就算结了,刘裕应该满心欢喜地圆他的皇帝梦去了。

可是不,刘裕一定要“奉表陈让”,说自己德行浅、功劳小,当不起这个大位。这时候,晋恭帝早已知趣地搬出皇宫去了,这个陈让表自然不能送达。数百名大臣联袂上表劝进也不行,刘裕硬是把架子端着。这个时候,一个不可缺少的角色亮相了,他就是太史令骆达。

魏晋以后,太史令的职责主要是掌管天文历法。由于当时的科技水平很低,人们对自然的认识往往抱有主观神秘的态度,所以太史令颇有些像现在的仙婆神汉,要太史令来证明刘裕代晋是上天的旨意,显然是太合适不过了。

骆达一条条地陈述着,大臣们静静地听着,刘裕不动声色地看着。不外乎太白经天异姓兴、五虹见天圣人出、黑龙登天大人受命一类的星象符谶记录。有意思的是,骆达还玩起了数字游戏,说什么东汉建武至建安一百九十六年而禅魏,魏自黄初至咸熙四十六年而禅晋,而晋自泰始至今正好一百五十六年,都有个“六”字,可见刘宋受禅是上天的安排。骆达叨咕完了几十条天降附瑞的记录后,群臣齐声附和,刘裕看到压轴戏已经唱罢,这才应允了。在我们很多没有心机的人看来,刘裕这样太造作了,聪明反被聪明误,会惹人非议。

其实不然。他不仅是把戏做给群臣看,通过这样一种仪式来观察众人的忠诚度,而且是把戏做给天下人看,让所有臣民都知道,我刘裕当皇帝是受到老天爷的支持的。所以,后来齐代宋、梁代齐、陈代梁的时候,这出大戏都演得有板有眼,如出一辙。更有意思的是,连压轴戏的主演和戏词儿都一成不变,直接剽窃自刘裕大导演的禅让剧本。

 

    起上章涒滩(庚申),尽昭阳大渊献(癸亥),凡四年。

    高祖武皇帝永初元年(庚申、四二〇年)
   

    春,正月,己亥,魏主还宫。
    

    秦王炽盘立其子乞伏暮末为太子,仍领抚军大将军、都督中外诸军事,大赦,改元建弘。
   

      宋王欲受禅而难于发言,乃集朝臣宴饮,从容言曰:“桓玄篡位,鼎命已移。我首唱大义,兴复帝室,南征北伐,平定四海,功成业着,遂荷九锡。今年将衰暮,崇极如此,物忌盛满,非可久安;今欲奉还爵位,归老京师。”(欲擒故纵以屈求伸。)羣臣惟盛称功德,莫谕其意。日晚,坐散。中书令傅亮还外,乃悟,而宫门已闭,亮叩扉请见,王卽开门见之。亮入,但曰:“臣暂宜还都。”王解其意,无复他言,直云:“须几人自送?”亮曰:“数十人可也。”卽时奉辞。亮出,已夜,见长星竟天,拊髀[bì]叹曰:“我常不信天文,今姑验矣。”(事实已成,只差程序。司马光心中也信天文。)亮至建康,夏,四月,征王入辅。王留子义康为都督豫‖司‖雍‖幷四州诸军事、豫州刺史,镇寿阳。义康尚幼,以相国参军南阳刘湛为长史,决府、州事。湛自弱年卽有宰物之情,常自比管、葛,博涉书史,不为文章,不喜谈议。王甚重之。(刘湛务实,与当代时弊反。)
    

      五月,乙酉,魏更谥宣武帝曰道武帝。
    

       魏淮南公司马国璠、池阳子司马道赐谋外叛,(司马国璠,晋朝宗亲。东晋积弱,臣强主弱,406年司马国璠及弟司马叔璠跟桓玄余党桓石绥聚兵于胡桃山。战败后逃亡于北朝,终生未能回朝。司马道赐,河间景王司马昙之之孙,河间王司马国镇之子,丹阳侯司马叔璠之侄,晋朝宗室,刘敬宣参军,东晋新蔡王(仅见于《晋书》)。415年刘裕击败司马休之,荆州刺史司马休之率部与后秦建义将军、扬州刺史司马国璠投靠后秦姚兴。417年八月,刘裕灭姚泓。九月,后秦镇南将军、扬州刺史司马休之司马道赐众人投降北魏国。)司马文思告之。庚戌,魏主杀国璠、道赐,赐文思爵郁林公。国璠等连引平城豪桀,坐族诛者数十人,章安侯封懿之子玄之当坐。魏主以玄之燕朝旧族,欲宥其一子。玄之曰:“弟子磨奴早孤,乞全其命。”乃杀玄之四子而宥磨奴。(火种乎?杀人还可商量。)
    

        六月,壬戌,王至建康。傅亮讽晋恭帝禅位于宋,具诏草呈帝,使书之。帝欣然操笔,谓左右曰:“桓玄之时,晋氏已无天下,重为刘公所延,将二十载;今日之事,本所甘心。”遂书赤纸为诏。(别人挣得的总坐不久。)
    

        甲子,帝逊于琅邪第,百官拜辞,秘书监徐广流涕哀恸。
  

       丁卯,王为坛于南郊,卽皇帝位。礼毕,自石头备法驾入建康宫。徐广又悲感流涕,侍中谢晦谓之曰:“徐公得无小过!”广曰:“君为宋朝佐命,身是晋室遗老,悲欢之事,固不可同。”广,邈之弟也。
    

     帝临太极殿,大赦,改元。其犯乡论清议,(凡是行为不道德,受过舆论抨击的人)一皆荡涤,与之更始。
    

      裴子野论曰:昔重华受终,四凶流放;武王克殷,顽民迁洛。天下之恶一也,乡论清议,除之,过矣!(纵恶即是除善。)
    

        奉晋恭帝为零陵王,优崇之礼,皆仿晋初故事,卽宫于故秣陵县,使冠军将军刘遵考将兵防卫。降褚后为王妃。(世道轮回。
    

       追尊皇考为孝穆皇帝,皇妣赵氏为孝穆皇后;尊王太后萧氏为皇太后。上事萧太后素谨,及卽位,春秋已高,每旦入朝太后,未尝失时刻。
    

      诏晋氏封爵,当随运改,独置始兴、庐陵、始安、长沙、康乐五公,降爵为县公及县侯,以奉王导、谢安、温峤、陶侃、谢玄之祀,(乃东晋辅宰)其宣力义熙、豫同艰难者,(凡是当年与刘裕同甘共苦抗击过桓玄的人)一仍本秩。
   

        庚午,以司空道怜为太尉,封长沙王。追封司徒道规为临川王,以道怜子义庆袭其爵。其余功臣徐羡之等,增位进爵各有差。
    

        追封刘穆之为南康郡公,王镇恶为龙阳县侯。上每叹念穆之,曰:“穆之不死,当助我治天下。可谓"人之云亡,邦国殄瘁"!”又曰:“穆之死,人轻易我。”(真可谓是‘好人散去,国家遭殃’!”又说:“刘穆之一死,人们将很容易对付我了。”)
    

      立皇子桂阳公义真为庐陵王,彭城公义隆为宜都王,义康为彭城王。
    

      己卯,改泰始历为永初历。
    

      魏主如翳犊山,遂至冯卤池。闻上受禅,驿召崔浩告之曰:“卿往年之言验矣,朕于今日始信天道。”
    

      秋,七月,丁酉,魏主如五原。
    

       甲辰,诏以凉公歆为都督高昌等七郡诸军事、征西大将军、酒泉公;秦王炽盘为安西大将军。
    

       交州刺史杜慧度击林邑,大破之,所杀过半。林邑乞降,前后为所钞掠者皆遣还。慧度在交州,为政纤密,一如治家,吏民畏而爱之,城门夜开,道不拾遗。
    

      己未,魏主如云中。
    

        河西王蒙逊欲伐凉,先引兵攻秦浩亹wěi,mén;旣至,潜师还屯川岩。
    

       凉公歆欲乘虚袭张掖;宋繇、张体顺切谏,不听。太后尹氏谓歆曰:“汝新造之国。地狭民希,自守犹惧不足,何暇伐人!先王临终,殷勤戒汝,深慎用兵,保境宁民,以俟天时。言犹在耳,柰何弃之!蒙逊善用兵,非汝之敌,数年以来,常有兼幷之志。汝国虽小,足为善政,修德养民,静以待之。彼若昏暴,民将归汝;若其休明,汝将事之;岂得轻为举动,侥冀非望!以吾观之,非但丧师,殆将亡国!”亦不听。宋繇叹曰:“今兹大事去矣!”(不自量力,一意孤行。)
    

      歆将步骑三万东出。蒙逊闻之曰:“歆已入吾术中,然闻吾旋师,必不敢前。”乃露布西境,云已克浩亹,将进攻黄谷。歆闻之,喜,进入都渎涧。蒙逊引兵击之,战于怀城,歆大败。或劝歆还保酒泉。歆曰:“吾违老母之言以取败,不杀此胡,何面目复见我母!”遂勒兵战于蓼泉,为蒙逊所杀。(西凉后主李歆(?-420年),字士业,小字桐椎,陇西成纪(今甘肃静宁西南)人,西凉武昭王李暠第二子,十六国时期西凉君主,公元417年―420年在位。公元417年(嘉兴元年),李暠去世,李歆继位,自称大都督、大将军、凉州牧等,改元嘉兴。李歆在位时期,用刑过于严厉,又喜欢大造宫殿,不听大臣劝谏。公元420年(嘉兴四年),李歆被北凉国主沮渠蒙逊所杀,西凉灭亡。纯属找死。)歆弟酒泉太守翻、新城太守预、领羽林右监密、左将军眺、右将军亮西奔敦煌。
    

       蒙逊入酒泉,禁侵掠,士民安堵。以宋繇为吏部郎中,委之选举;凉之旧臣有才望者,咸礼而用之。以其子牧犍为酒泉太守。敦煌太守李恂,翻之弟也,与翻等弃敦煌奔北山。蒙逊以索嗣之子元绪行敦煌太守。
   

        蒙逊还姑臧,见凉太后尹氏而劳之,尹氏曰:“李氏为胡所灭,知复何言!”或谓尹氏曰:“今母子之命在人掌握,柰何傲之!且国亡子死,曾无忧色,何也?”尹氏曰:“存亡死生,皆有天命,柰何更如凡人,为儿女子之悲乎!吾老妇人,国亡家破,岂可复惜余生,为人臣妾乎!惟速死为幸耳。”蒙逊嘉而赦之,娶其女为牧犍妇。
    

     八月,辛未,追谥妃臧氏为敬皇后。癸酉,立王太子义符为皇太子。
    

    闰月,壬午,诏晋帝诸陵悉置守卫。
    

     九月,秦振武将军王基等袭河西王蒙逊胡园戍,俘二千余人而还。
    

        李恂在敦煌有惠政;索元绪粗险好杀,大失人和。郡人宋承、张弘密信招恂。冬,恂帅数十骑入敦煌,元绪东奔凉兴。承等推恂为冠军将军、凉州刺史,改元永建。河西王蒙逊遣世子政德攻敦煌,恂闭城不战。
    

     十二月,丁亥,杏城羌酋狄温子帅三千余家降魏。
    

     是岁,魏姚夫人卒,追谥昭哀皇后。
   

     武帝永初二年(辛酉、四二一年)
    

     春,正月,辛酉,上祀南郊,大赦。
    

    裴子野(裴子野(469~530年),字几原,河东闻喜(今山西闻喜县)人。生于南朝宋泰始五年(469年),卒于梁中大通二年(530年),仕齐、梁两朝,南朝著名史学家、文学家。)论曰:夫郊祀天地,修岁事也;赦彼有罪,夫何为哉!(抓住刘裕纵罪不放。)
    

      以扬州刺史庐陵王义真为司徒,尚书仆射徐羡之为尚书令、扬州刺史,中书令傅亮为尚书仆射。
    

    辛未,魏主嗣行如公阳。
    

   河西王蒙逊帅众二万攻李恂于敦煌。
    

    秦王炽盘遣征北将军木弈干、辅国将军元基攻上邽,遇霖雨而还。
    

    三月,甲子,魏阳平王熙卒。
    

    魏主发代都六千人筑苑,东包白登,周三十余里。
   

        河西王蒙逊筑堤壅水以灌敦煌;李恂乞降,不许。恂将宋承等举城降。恂自杀。蒙逊屠其城,获恂弟子宝,囚于姑臧。于是西域诸国皆请蒙逊称臣朝贡。
   

        夏,四月,己卯朔,诏所在淫祠(所有不正规的祠庙)自蒋子文以下皆除之;其先贤及以勋德立祠者,不在此例。(这等事现在已不重要了。就是纪念馆也很慎重。)
    

     吐谷浑王阿柴遣使降秦,秦王炽盘以阿柴为征西大将军、开府仪同三司、安州牧、白兰王。
    

     六月,乙酉,魏主北巡至蟠羊山;秋,七月,西巡至河。
    

      河西王蒙逊遣右卫将军沮渠鄯善、建节将军沮渠苟生帅众七千伐秦。秦王炽盘遣征北将军木弈干等师步骑五千拒之,败鄯善等于五涧,虏苟生,斩首二千而还。
   

       初,帝以毒酒一罂授前琅邪郎中令张伟,使鸩零陵王,伟叹曰:“鸩君以求生,不如死!”乃于道自饮而卒。伟,卲之兄也。太常褚秀之、侍中褚淡之,皆王之妃兄也。王每生男,帝辄令秀之兄弟方便杀之。(司马德文的妻妾中,每每有人生下男孩,刘裕便命褚秀之兄弟趁便扼杀。)王自逊位,深虑祸及,与褚妃共处一室,自煑食于床前,饮食所资,皆出褚妃,故宋人莫得伺其隙。九月,帝令淡之与兄右卫将军叔度往视妃,妃出就别室相见。兵人踰垣而入,进药于王。王不肯饮,曰:“佛敎,自杀者不复得人身。”兵人以被掩杀之。帝帅百官临于朝堂三日。(刘裕多次用下三滥的手段杀人,不能光明正大,且极其残忍和虚伪,缺乏教育的人靠武力夺取天下,必无异于豺狼当道,野兽横行。)
   

       庚戌,魏主还宫。
    

      冬,十月,己亥,诏以河西王蒙逊为镇军大将军、开府仪同三司、凉州刺史。
    

     己亥,魏主如代。
    

     十一月,辛亥,葬晋恭帝于冲平陵,帝帅百官瞻送。
   

       十二月,丙申,魏主西巡,至云中。
    

       秦王炽盘遣征西将军孔子等帅骑二万击契汗秃真于罗川。
    

        河西王蒙逊所署晋昌太守唐契据郡叛,蒙逊遣世子政德讨之。契,瑶之子也。

  评论这张
 
阅读(43)|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