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敞开胸怀 迎接未来

晴的光痕 薪的火花 诗的余韵 竹的烙印

 
 
 

日志

 
 

宋纪六(一)---清官《襄阳乐》  

2016-05-22 23:01:40|  分类: 古文赏析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襄阳乐》乃南朝清商西曲歌之一,它的产生及流变在众多西曲歌中颇为特别,其制曲因由以及以乐曲产生地作为乐曲名称的命名方式,在同类西曲歌中很具代表意义。而该乐曲在后世又很受文人重视,据《乐府诗集》的收录情况统计,《襄阳乐》是被唐代诗人拟作得最多的清商乐,拟作它的诗人数量仅次于拟作《采莲曲》的人数。 
       关于《襄阳乐》产生的缘由,历来有两种看法。对此,郭茂倩在《乐府诗集》收录《襄阳乐》题解之下做了详细的交待。首先他引述了《古今乐录》的观点:"《襄阳乐》者,宋随王诞之所作也,诞始为襄阳郡,元嘉二十六年仍为雍州刺史,夜闻诸女歌谣,因而作之,所以歌和中有'襄阳来夜乐'之语也。"接着郭茂倩又引述了《通典》中的一种说法:"裴子野《宋略》称晋安侯刘道产为襄阳太守有善政,百姓乐业,人户丰赡……由此歌之,号《襄阳乐》。" 一般认为前一种说法较为确切,即《襄阳乐》乃刘诞初至襄阳,夜听女子唱歌而制作的乐曲,其歌辞内容与女子所唱之歌有着密切的联系。关于《襄阳乐》的歌辞,《乐府诗集》收录唐以前《襄阳乐》歌辞九首。作者刘诞(公元433-459年),南朝宋彭城(江苏徐州)人。宋文帝刘义隆之第六子,被封为随王。元嘉二十六年仍为雍州(治襄阳)刺史。
 

其一

朝发襄阳城,暮至大堤宿。大堤诸女儿,花艳惊郎目。

其二

上水郎担篙,下水摇双橹。四角龙子幡,环环当江柱。

其三

江陵三千三,西塞陌中央。但问想随否,何计道里长。

其四

人言襄阳乐,乐作非侬处。乘星冒风流,还侬扬州去。

其五

烂漫女萝草,结曲绕长松。三春虽同色,岁寒非处侬。

其六

黄鹄参天飞,中道郁徘徊。腹中车轮转,欢今定怜谁。

其七

扬州蒲锻环,百钱两三丛。不能买将还,空手揽抱侬。

其八

女萝自微薄,寄托长松表。何惜负霜死,贵得相缠绕。

其九

恶见多情欢,罢侬不相语。莫作乌集林,忽如提侬去。

 

宋纪六(一)---清官《襄阳乐》 - zqbxi520 - 敞开胸怀  迎接未来

 
     起玄黓敦牂(壬午),尽柔兆阉茂(丙戌),凡五年。

    太祖文皇帝元嘉十九年(壬午、四四二年)

    春,正月,甲申,魏主备法驾,诣道坛受符箓lù(道教中的一种法术,亦称"符字"、"墨箓"、"丹书"。符箓是的合称。),旗帜尽青。自是每帝卽位皆受箓。谦之又奏作静轮宫,必令其高不闻鸡犬,欲以上接天神。崔浩劝帝为之,功费万计,经年不成。太子晃谏曰:“天人道殊,卑高定分,不可相接,理在必然。今虚耗府库,疲弊百姓,为无益之事,将安用之!必如谦之所言,请因东山万仞之高,为功差易。”(太子爱民惜财)帝不从。

    夏,四月,沮渠无讳将万余家,弃敦煌西就沮渠安周。未至,鄯善王比龙畏之,将其众奔且末,其世子降于安周。无讳遂据鄯善,其士卒经流沙,渴死者太半。

    李宝自伊吾帅众二千入据敦煌,缮修城府,安集故民。

    沮渠牧犍之亡也,凉州人阚爽据高昌,自称太守。唐契为柔然所逼,拥众西趋高昌,欲夺其地。柔然遣其将阿若追击之,契败死。契弟和收余众奔车师前部王伊洛。时沮渠安周屯横截城,和攻拔之,又拔高宁、白力二城,遣使请降于魏。

    甲戌,上以疾愈,大赦。

    五月,裴方明等至汉中,与刘真道等分兵攻武兴、下辩、白水,皆取之。杨难当遣建节将军符弘祖守兰皋,使其子抚军大将军和将重兵为后继。方明与弘祖战于浊水,大破之,斩弘祖;和退走,追至赤亭,又破之。难当奔上邽;获难当兄子建节将军保炽。难当以其子虎为益州刺史,守阴平,闻难当走,引兵还,至下辩;方明使其子肃之邀击之,擒虎,送建康,斩之;仇池平。以辅国司马胡崇之为北秦州刺史,镇其地;立杨保炽为杨玄后,使守仇池。魏人遣中山王辰迎杨难当诣平城。秋七月,以刘真道为雍州刺史,裴方明为梁、南秦二州刺史;方明辞不拜。

    丙寅,魏主使安西将军古弼督陇右诸军及殿中虎贲与武都王杨保宗自祁山南入,征西将军渔阳皮豹子与琅邪王司马楚之督关中诸军自散关西入,俱会仇池。又使谯王司马文思督洛、豫诸军南趋襄阳,征南将军刁雍东趋广陵,移书徐州,称为杨难当报仇。

    甲戌晦,日有食之。

    唐契之攻阚爽也,爽遣使诈降于沮渠无讳,欲与之共击契。八月,无讳将其众趋高昌;比至,契已死,爽闭门拒之。九月,无讳将卫兴奴夜袭高昌,屠其城,爽奔柔然。无讳据高昌,遣其常侍泛隽奉表诣建康。诏以无讳为都督凉‖河‖沙三州诸军事、征西大将军、凉州刺史、河西王。

    冬,十月,己卯,魏立皇子伏罗为晋王,翰为秦王,谭为燕王,建为楚王,余为吴王。

    甲申,柔然遣使诣建康。

    十二月,辛巳,魏襄城孝王卢鲁元卒。(卢鲁元(?-442年),本姓豆卢,昌黎郡徒河(今辽宁朝阳市),北魏道武帝朝亲信大臣。敏而好学,宽和雅度,为人忠谨。给侍东宫,恭勤尽节,深得亲信。世祖拓跋焘即位,授中书侍郎。工于书法,颇有文采,迁中书监,赐爵襄城公,加任散骑常侍、右将军。 跟平赫连昌,远征平凉,加侍中,累官太保,录尚书事。 太平真君三年(442年),卒于家,赠襄城王,谥号为孝,陪葬金陵。)

    丙申,诏鲁郡修孔子庙及学舍,蠲墓侧五户课役以供洒扫。

    李宝遣其弟怀达、子承奉表诣平城;魏人以宝为都督西垂诸军事、镇西大将军、开府仪同三司、沙州牧、敦煌公,四品以下听承制假授。

    雍州刺史晋安襄侯刘道产卒。(刘道产(?-422年),彭城吕县(江苏铜山县)人,南朝宋大臣。初为 辅国参军,无锡县令,颇有政绩,袭封晋安县侯。历任宁远将军、巴西梓潼二郡太守,平息谯纵余烬。先后管理雍州、梁州、南秦州和荆州六郡的军事,迁宁远将军、宁蛮校尉、雍州刺史、襄阳太守。元嘉十三年,进号辅国将军。十九年(442年)卒,追赠征虏将军,谥号为襄。)道产善为政,民安其业,小大丰赡,由是民间有襄阳乐歌。山蛮前后不可制者皆出,缘沔为村落,户口殷盛。及卒,蛮追送至沔口。未几,羣蛮大动,征西司马朱修之讨之,不利;诏建威将军沈庆之代之,杀虏万余人。

    魏主使尚书李顺差次羣臣,赐以爵位;顺受贿,品第不平。是岁,凉州人徐桀告之,魏主怒,且以顺保庇沮渠氏,面欺误国,赐顺死。

    文帝元嘉二十年(癸未郎、四四三年)

    春,正月,魏皮豹子等进击乐乡,将军王奂之等败没。魏军进至下辩,将军强玄明等败死。二月,胡崇之与魏战于浊水,崇之为魏所擒,余众走还汉中。将军姜道祖兵败,降魏,魏遂取仇池。杨保炽走。

    丙午,魏主如恒山之阳;三月,庚申,还宫。

    壬戌,乌洛侯国遣使如魏。初,魏之居北荒也,凿石为庙,在乌洛侯西北,以祀其先,高七十尺,深九十步。及乌洛侯使者至魏,言石庙具在,魏主遣中书侍郎李敞诣石庙致祭,刻祝文于壁而还,去平城四千余里。

    魏河间公齐与武都王杨保宗对镇雒谷,保宗弟文德说保宗,令闭险自固以叛魏。或以告齐,夏四月,齐诱执保宗,送平城,杀之。(杨保宗(?-443年),清水氐人,是杨玄的次子。429年继位,成为后仇池国武都政权的第三任君主。443年,魏河间公拓跋齐怀疑杨保宗欲叛魏,诱执保宗,送到平城,杀之。)前镇东司苻达、征西从事中郎任朏fěi,kū等遂举兵立杨文德为主,据白崖,分兵取诸戍,进围仇池,自号征西将军、秦‖河‖梁三州牧、仇池公。

    甲午,立皇子诞为广陵王。

    丁酉,魏大赦。

    己亥,魏主如阴山。

    五月,魏古弼发上邽、高平、岍城诸军击杨文德,文德退走。皮豹子督关中诸军至下辩,闻仇池解围,欲还;弼遣人谓豹子曰:“宋人耻败,必将复来。军还之后,再举为难,不如练兵蓄力以待之。不出秋冬,宋师必至;以逸待劳,无不克矣。”豹子从之。魏以豹子为仇池镇将。

    杨文德遣使来求援。秋,七月,癸丑,诏以文德为都督北秦‖雍二州诸军事、征西大将军、北秦州刺史、武都王。文德屯葭芦城,以任朏为左司马;武都、阴平氐多归之。

    甲子,前雍州刺史刘真道、梁‖南秦二州刺史裴方明坐破仇池减匿金宝及善马,下狱死。

    九月,辛巳,魏主如漠南。甲辰,舍辎重,以轻骑袭柔然。分军为四道:乐安王范、建宁王崇各统十五将出东道,乐平王丕督十五将出西道,魏主出中道,中山王辰督十五将为后继。

    魏主至鹿浑谷,遇敕连可汗。太子晃言于魏主曰:“贼不意大军猝至,宜掩其不备,速进击之。”尚书令刘絜固谏,以为“贼营中尘盛,其众必多,出至平地,恐为所围,不如须诸军大集,然后击之。”晃曰:“尘之盛者,由军士惊怖扰乱故也,何得营上而有此尘乎!”魏主疑之,不急击。柔然遁去。追至石水,不及而还。旣而获柔然候骑曰:“柔然不觉魏军至,上下惶骇,引众北走,经六七日,知无追者,乃始徐行。”魏主深恨之。自是军国大事,皆与太子谋之。(太子又一次表现,智慧。)

    司马楚之别将兵督军粮,镇北将军封沓亡降柔然,说柔然令击楚之以绝军食。俄而军中有告失驴耳者,诸将莫晓其故。楚之曰:“此必贼遣奸人入营觇伺,割驴耳以为信耳。贼至不久,宜急为之备。”乃伐柳为城,以水灌之令冻;城立而柔然至,冰坚滑,不可攻,乃散走。(驴耳泄密

    十一月,将军姜道盛与杨文德合众二万攻魏浊水戍,魏皮豹子、河间公齐救之,道盛败死。

    甲子,魏主还,至朔方,下诏令皇太子副理万机,总统百揆。且曰:“诸功臣勤劳日久,皆当以爵归第,随时朝请,飨宴朕前,论道陈谟而已,不宜复烦以剧职;更举贤俊以备百官。”十二月,丁卯,魏主还平城。(接班问题提前处理,很英明。)

    文帝元嘉二十一年(甲申、四四四年)

    春,正月,己亥,帝耕藉田,大赦。

    壬寅,魏太子始总百揆,命侍中‖中书监穆寿、司徒崔浩、侍中张黎、古弼辅太子决庶政,上书者皆称臣,仪与表同。

    古弼为人,忠慎质直。尝以上谷苑囿太广,乞减太半以赐贫民,入见魏主,欲奏其事。帝方与给事中刘树围碁qí,志不在弼。弼侍坐良久,不获陈闻。忽起,捽zuó树头,掣下床,搏其耳,殴其背,曰:“朝廷不治,实尔之罪!”帝失容,舍碁曰:“不听奏事,朕之过也,树何罪!置之!”(真乃忠臣,因为这,魏兴。)弼具以状闻,帝皆可其奏。弼曰:“为人臣无礼至此,其罪大矣!”出诣公交车,免冠徒跣请罪。帝召入,谓曰:“吾闻筑社之役,蹇蹶而筑之,(我听说过建造社坛的工事,是要一跛一拐地去干活;)端冕而事之,神降之福。然则卿有何罪!其冠履就职。苟可以利社稷、便百姓者,竭力为之,勿顾虑也。”

    太子课民稼穑,使无牛者借人牛以耕种,而为之芸田以偿之,凡耕种二十二亩而芸七亩,大略以是为率。使民各标姓名于田首,以知其勤惰,禁饮酒游戏者。于是垦田大增。(太子第三大表现,重农。)

    戊申,魏主诏:“王、公以下至庶人,有私养沙门、巫觋xí于家者,皆遣诣官曹;过二月十五日不出,沙门、巫觋死,主人门诛。”庚戌,又诏:“王、公、卿、大夫之子皆诣太学,其百工、商贾之子,当各习父兄之业,毋得私立学校;违者,师死,主人门诛。”(抑制佛教。)

    二月,辛未,魏中山王辰、内都坐大官薛辨、尚书奚眷等八将坐击柔然后期,斩于都南。(军法如山。)

    初,魏尚书令刘絜,久典机要,恃宠自专,魏主心恶之。及将袭柔然,絜谏曰:“蠕蠕迁徙无常,前者出师,劳而无功;不如广农积谷以待其来。”崔浩固劝魏主行,魏主从之。絜耻其言不用,欲败魏师;魏主与诸将期会鹿浑谷,絜矫诏易其期。帝至鹿浑谷六日,诸将不至,柔然遂远遁,追之不及。军还,经漠中,粮尽,士卒多死。絜阴使人惊魏军,劝帝委军轻还,帝不从。絜以军出无功,请治崔浩之罪。帝曰:“诸将失期,遇贼不击,浩何罪也!”浩以絜矫诏事白帝,帝至五原,收絜,囚之。帝之北行也,絜私谓所亲曰:“若车驾不返,吾当立乐平王。”絜闻尚书右丞张嵩家有图谶,问曰:“刘氏应王,继国家后,吾有姓名否?”嵩曰:“有姓无名。”帝闻之,命有司穷治,索嵩家,得谶书。事连南康公狄邻,絜、嵩、邻皆夷三族,死者百余人。絜在势要,好作威福,诸将破敌,所得财物皆与絜分之。旣死,籍其家,财巨万。帝每言之则切齿。(刘絜“五毒俱全”,败坏国家,死有余辜,这是北魏出的一大奸臣。)
 
  评论这张
 
阅读(204)|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