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敞开胸怀 迎接未来

晴的光痕 薪的火花 诗的余韵 竹的烙印

 
 
 

日志

 
 

晋纪三十三(1)---爱书藏书  

2016-05-02 20:50:38|  分类: 一纸辛酸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孔子云:“夷狄之有君,不如诸夏之无也。”意思是说,少数民族的国家,虽然有君主,但不知礼仪,还不如中国没有君主,仍然知道礼仪。但作为北方少数民族政权首脑的拓跋珪,却是孔子所说的另类。

        据历史记载,拓跋珪平生酷爱读书,极力推崇中原文化。在兴兵统一北方的过程中,戎马倥偬,仍不忘读书兴学,注重文治。皇始元年【396】秋七月,“初建台省,置百官,封拜公侯、将军、刺史、太守、尚书郎已下悉用文人”。皇始二年【397】,拓跋珪率兵进攻新市,战于义台塢,大破之。“获其所传皇帝玺綬、图书”,“簙列数万”。天兴元年【398】秋七月,迁都平城【今山西大同】,诏“有司正封畿,制郊甸,端经术,标道里,平五权,较五量,定五度”。天兴二年【399】三月,“车驾至自北伐。甲子,初令《五经》群书各置博士,增国子太学生员三千人”。在统一北方,建立北魏政权,即皇帝位以后,尤其注重读书。一次,拓跋珪问博士李先:“天下何物益人神智?”李先答道:“莫若书籍。”拓跋珪问天下什么东西最能振奋人的精神、增益人的智慧,可谓善问矣;李先以书籍对,可谓善对矣。于是,拓跋珪命郡县大索天下图籍,悉送平城。       

       从古至今,爱书藏书之人可谓众多。

       我国官藏书始于周代,当时私家藏书很少,直到周朝后期,诸侯兴起,春秋战国之际“百家争鸣”,各个学派都聚众讲学,书籍成了必需品,于是私人藏书首先在先秦各学派的学者中出现。《庄子·天下篇》有“惠施多方,其书五车”的记载,成语“学富五车”即源于此。当然,对于当时的大多数百姓来说,竹简之书仍是稀罕品。

        秦始皇推行的中央集权的郡县制,为了镇压政治上的反对派,发布了焚书诏令,又查出在背后抨击他的儒生和方士四百六十余人,全部活埋于咸阳,这就是焚书坑儒。

       刘邦创建西汉王朝之初,相国萧何在都城长安主持修建规模巨大的未央宫,就在正殿北面盖了三座藏书阁:石渠阁,天禄阁,麒麟阁。专用的皇家藏书楼从此诞生。石渠和天禄后来就成了皇家藏书的别称。为了利于防火、防潮等,汉代宫中藏书室有用石块砌成的 “石室”,书柜则为用铜包边的“金匮”。

        私家藏书繁盛是在唐宋时期,唐代藏书过万卷的藏书家就有十余名。这些藏书家多为官宦,但也不乏著名学者。如《贞观政要》的作者吴竞家藏书13400余卷,文学家柳宗元家藏赐书就有3000卷之多,中唐德宗时宰相李泌藏书多达3万余卷,且多精美。

       宋代因雕版活字印刷的兴盛,图书印制较易,图书数量大增,私人藏书之风更盛,出现了许多藏书家。宋代藏书最多的是英宗的兄弟荣王宗绰,藏书多达七万余卷。著名女词人李清照与赵明诚夫妇亦是有成就的藏书家。

       到了明清时期,私人藏书总数已大大超过官藏,校勘精审的善本书也以私家所藏为多。明清两代出现的一批著名藏书家及其藏书楼,成为中国古代私人藏书的辉煌绝响,尤以江南私家藏书特盛。

        明朝的王世贞是江苏太仓人,也是当时的文坛领袖之一,嗜书成癖。曾用一座庄园来换一部宋刻本《两汉书》。叶昌炽《藏书纪事诗》记载王世贞“得一奇书失一庄,团焦犹恋旧青箱”,说的就是这段故事。

        说到王世贞,就不得不提他身边的一位老仆。王世贞的藏书并没有编目,他的书室中有一老仆,十分熟悉家藏。无论王世贞要什么书,甚至是某书某卷某页某行,说一声老仆马上就能找到,犹如事先已有约定一般。从这个角度来看,这老仆的阅读级别应该亦如《天龙八部》上的“扫地僧”了,绝对是阅书无数的高人。

        明末著名的文学家、藏书家毛晋是江苏常熟人,他除了收购书,一生还抄书编书印书,30 余年藏书达84000 余册,而他藏书的汲古阁,所刻印图书被公认质量高。毛晋的师傅钱谦益也是藏书大家,他的绛云楼藏书非常丰富,清朝顺治年间不慎发生火灾,藏书大部被毁。 

        在江南这些藏书家中,最著名的还要属范钦,他是中国现存最古老的藏书楼、世界最早的三大家族图书馆之一——天一阁的主人。

        范钦是浙江鄞县(今宁波)人,明代嘉靖年间,二十七岁的他考中进士后开始在全国各地做官,到的地方很多,北至陕西、河南、南至两广、云南,东至福建、江西,都有他的宦迹。最后做到兵部右侍郎,官职不算小了,为他的藏书提供了充裕的财力和空间。到公元1808年(嘉庆十三年),阁内的藏书实有4094部,共53000多卷。天一阁藏书最值得惊叹的不是数量,而是它的保存。

       范钦针对历来藏书的两大危害:天灾与人祸,都制定了有效的措施。针对天灾,主要体现在天一阁的建造上,防水、防火、防虫都考虑到了;而针对人祸,范钦制定了十分严格的守阁之约,并作为家规要子孙严格执行。他规定:天一阁书库门上的钥匙每房子孙各掌一把,要开库门,必须是各房子孙全到方可;阁中之书不借外人;子孙有读书之志者,就阁读之;读者不许夜登,不嗜烟草。

       而为了让天一阁长久,范钦想到了一个更不近人情的遗产分割法:把遗产分成两份,一份是万两白银,一份是一楼藏书,让大儿子和二儿媳妇(二儿子已亡故)挑选。

        范钦制定的严格守阁之约直到1949年还被范家子孙坚守不渝,故天一阁藏书保存了400多年,可谓私家藏书史上的一大奇迹。天一阁藏书在明末战乱、清代敕修《四库全书》调书等时期遭受不少损失,至1949年只剩下13000多卷了。目前,天一阁是国家重点保护单位,藏书楼得以维修,还陆续收回散失的旧藏3000多卷。

        除了人为的损坏,藏书家最担心祸害藏书的主要是火、水、虫,古人也有很多应对的办法。比如为了防火,明朝藏书家虞守愚把藏书楼盖在湖中小岛上,便于取水灭火。

         而针对虫蛀,三国鱼豢的《典略》、北魏贾思勰的科技著作《齐民要术》也都记载了一些防虫防霉的办法。《典略》记载,在书库里搁一些药材,或搁上一些木炭、石灰,这样既可以防潮又可以驱赶蛀虫;此外有一种草叫芸草,能够驱虫,因此藏书台常有芸草,古时候藏书台也称为芸台。还有一种办法就是在糨糊里调上一些药,因为在装订古籍的时候,粘封面要用到糨糊,那么在糨糊里边调上药物也能起到驱虫避蠹的作用。

        而大家最常见的防虫方法就是晒书,也叫曝书。唐宋,曝书形成了一种制度,每年到固定的季节,公家都会举行曝书会,把藏书拿出来晒晒太阳,一可以祛除湿气,二可以晒死虫卵。在开曝书会的时候,还会请一些士大夫、读书人一起来鉴赏、讨论图书,得到好书时,也会召朋唤友,大家聚在一起作诗唱和,来吟诵这本书,或讲述得书过程的艰辛、离奇。

       还有一个习惯是赛书,晒书也得赛书。比比谁家里有好书,有绝版、孤本等书籍,得到一本好书,对于爱书之人来说,倍儿有面子。温汝遂在《剑光楼笔记》就记载了清朝时候广州的赛书会。

       总的来说,古代私人藏书的藏书家有一个共同特点,就是爱书到了一种痴迷的程度。很多藏书家自称为“书痴”,如陆游,还有黄丕烈自称“书魔”、孙从添自称“老蠹鱼”等等。

       

晋纪三十三(1)---爱书藏书 - zqbxi520 - 敞开胸怀  迎接未来晋纪三十三(1)---爱书藏书 - zqbxi520 - 敞开胸怀  迎接未来

 

晋纪三十三(1)---爱书藏书 - zqbxi520 - 敞开胸怀  迎接未来

 

晋纪三十三(1)---爱书藏书 - zqbxi520 - 敞开胸怀  迎接未来

 

晋纪三十三(1)---爱书藏书 - zqbxi520 - 敞开胸怀  迎接未来

 

    起屠维大渊献(己亥),尽上章困敦(庚子),凡二年。
    安皇帝隆安三年(己亥、三三九年)
    春,正月,辛酉,大赦。
    戊辰,燕昌黎尹留忠谋反,诛;事连尚书令东阳公根、尚书段成,皆坐死;遣中卫将军卫双就诛忠弟志于凡城。以卫将军平原公元为司徒、尚书令。
    庚午,魏主珪北巡,分命大将军常山王遵等三军东道出长川,镇北将军高凉王乐真等七军从西道出牛川,珪自将大军从中道出驳髯水以袭高车。
    壬午,燕右将军张真、城门校尉和翰坐谋反,诛。
    癸未,燕大赦,改元长乐。燕主盛每十日一自决狱,不加拷掠,多得其情。
    武威王乌孤徙治乐都,以其弟西平公利鹿孤镇安夷,广武公傉檀镇西平,叔父素渥镇湟河,若留镇浇河,从弟替引镇岭南,洛回镇廉川,从叔吐若留镇浩亹;夷、夏俊杰,随才授任,内居显位,外典郡县,咸得其宜。
    乌孤谓羣臣曰:“陇右、河西,本数郡之地,遭乱,分裂至十余国,吕氏、乞伏氏、段氏最强。今欲取之,三者何先?”杨统曰:“乞伏氏本吾之部落,终当服从。段氏书生,无能为患,且结好于我,攻之不义。吕光衰耄,嗣子微弱,纂、弘虽有才而内相猜忌,若使浩亹wěi,mén、廉川乘虚迭出,彼必疲于奔命,不过二年,兵劳民困,则姑臧可图也。姑臧举,则二寇不待攻而服矣。”乌孤曰:“善!”
    二月,丁亥朔,魏军大破高车三十余部,获七万余口,马三十余万匹,牛羊百四十余万头。卫王仪别将三万骑绝漠千余里,破其七部,获二万余口,马五万余匹,牛羊二万余头。高车诸部大震。
    林邑王范达陷日南、九真,遂寇交趾,太守杜瑗击破之。
    庚戌,魏征虏将军庾岳破张超于勃海,斩之。
    段业卽凉王位,改元天玺;以沮渠蒙逊为尚书左丞,梁中庸为右丞。
    魏主珪大猎于牛川之南,以高车人为围,周七百余里;因驱其禽兽,南抵平城,使高车筑鹿苑,广数十里。三月,己未,珪还平城。
    甲子,珪分尚书三十六曹及外署,凡置三百六十曹,令八部大夫主之。吏部尚书崔宏通署三十六曹,如令、仆统事。置五经博士,增国子太学生员合三千人。
    珪问博士李先曰:“天下何物最善,可以益人神智?”对曰:“莫若书籍。”珪曰:“书籍凡有几何,如何可集?”对曰:“自书契以来,世有滋益,以至于今,不可胜计。苟人主所好,何忧不集。”珪从之,命郡县大索书籍,悉送平城。(北魏珪爱书,大国风范。)
    初,秦王登之弟广帅众三千依南燕王德,德以为冠军将军,处之乞活堡。会荧惑守东井,或言秦当复兴,广乃自称为秦王,击南燕北地王钟,破之。是时,滑台孤弱,土无十城,众不过一万,钟旣败,附德者多去德而附广。德乃留鲁阳王和守滑台,自帅众讨广,斩之。
    燕主宝之至黎阳也,鲁阳王和长史李辩劝和纳之,和不从。辩惧,故潜引晋军至管城,欲因德出战而作乱。旣而德不出,辩愈不自安。及德讨苻广,辩复劝和反,和不从,辩乃杀和,以滑台降魏。魏行台尚书和跋在邺,帅轻骑自邺赴之。旣至,辩悔之,闭门拒守。跋使尚书郎邓晖说之,辩乃开门内跋,跋悉收德宫人府库。德遣兵击跋,跋逆击,破之,又破德将桂阳王镇,俘获千余人。陈、颍之民多附于魏。
    南燕右卫将军慕容云斩李辩,帅将士家属二万余口出滑台赴德。德欲攻滑台,韩范曰:“向也魏为客,吾为主人;今也吾为客,魏为主人。人心危惧,不可复战,不如先据一方,自立基本,乃图进取。”张华曰:“彭城,楚之旧都,可攻而据之。”北地王钟等皆劝德攻滑台。尚书潘聪曰:“滑台四通八达之地,北有魏,南有晋,西有秦,居之未尝一日安也。彭城土旷人稀,平夷无崄,且晋之旧镇,未易可取。又密迩江、淮,夏秋多水。乘舟而战者,吴之所长,我之所短也。青州沃野二千里,精兵十余万,左有负海之饶,右有山河之固,广固城曹嶷所筑,地形阻峻,足为帝王之都。三齐英杰,思得明主以立功于世久矣。辟闾浑昔为燕臣,今宜遣辩士驰说于前,大兵继踵于后,若其不服,取之如拾芥耳。旣得其地,然后闭关养锐,伺隙而动,此乃陛下之关中、河内也。”德犹豫未决。沙门竺朗素善占候,德使牙门苏抚问之,朗曰:“敬览三策,潘尚书之议,兴邦之言也。且今岁之初,彗星起奎、娄,扫虚、危;彗者,除旧布新之象,奎、娄为鲁,虚、危为齐。宜先取兖州,巡抚琅邪,至秋乃北徇齐地,此天道也。”抚又密问以年世,朗以周易筮之曰:“燕衰庚戌,年则一纪,世则及子。”抚还报德,德乃引师而南,兖州北鄙诸郡县皆降之。德置守宰以抚之,禁军士无得虏掠。百姓大悦,牛酒属路。
    丙子,魏主珪遣建义将军庾真、越骑校尉奚斤击库狄、宥连、侯莫陈三部,皆破之,追奔至大峨谷,置戍而还。
    己卯,追尊帝所生母陈夫人为德皇太后。
    夏,四月,鲜卑迭掘河内帅户五千降于西秦。西秦王干归以河内为迭掘都统,以宗女妻之。
    甲午,燕大赦。
    会稽王道子有疾,且无日不醉。世子元显知朝望去之,乃讽朝廷解道子司徒、扬州刺史。乙未,以元显为扬州刺史。道子醒而后知之,大怒,无如之何。元显以庐江太守会稽张法顺为谋主,多引树亲党,朝贵皆畏事之。
    燕散骑常侍余超、左将军高和等坐谋反,诛。
    凉太子绍、太原公纂将兵伐北凉,北凉王业求救于武威王乌孤,乌孤遣骠骑大将军利鹿孤及杨轨救之。业将战,沮渠蒙逊谏曰:“杨轨恃鲜卑之强,有窥窬之志,绍、纂深入,置兵死地,不可敌也。今不战则有泰山之安,战则有累卵之危。”业从之,按兵不战。绍、纂引兵归。
    六月,乌孤以利鹿孤为凉州牧,镇西平,召车骑大将军傉檀入录府国事。
    会稽世子元显自以少年,不欲顿居重任;戊子,以琅邪王德文为司徒。
    魏前河间太守卢溥帅其部曲数千家就食渔阳,遂据有数郡。秋,七月,己未,燕主盛遣使拜溥幽州刺史。
    辛酉,燕主盛下诏曰:“法例律,公侯有罪,得以金帛赎,此不足以惩恶而利于王府,甚无谓也。自今皆令立功以自赎。勿复输金帛。”
    西秦丞相南川宣公出连乞都卒。
    秦齐公崇、镇东将军杨佛嵩寇洛阳,河南太守陇西辛恭靖婴城固守。雍州刺史杨佺期遣使求救于魏常山王遵,魏主珪以散骑侍郎西河张济为遵从事中郎以报之。佺期问于济曰:“魏之伐中山,戎士几何?”济曰:“四十余万。”佺期曰:“以魏之强,小羌不足灭也。且晋之与魏,本为一家,今旣结好,义无所隐。此间兵弱粮寡,洛阳之救,恃魏而已。若其保全,必有厚报;若其不守,与其使羌得之,不若使魏得之。”济还报。八月,珪遣太尉穆崇将六万骑往救之。
    燕辽西太守李朗在郡十年,威行境内,恐燕主盛疑之,累征不赴。以其家在龙城,未敢显叛,阴召魏兵,许以郡降魏;遣使驰诣龙城,广张寇势。盛曰:“此必诈也。”召使者诘问,果无事实。盛尽灭朗族,丁酉,遣辅国将军李旱讨之。
    初,魏奋武将军张衮以才谋为魏主珪所信重,委以腹心。珪问中州士人于衮,衮荐卢溥及崔逞,珪皆用之。
    珪围中山久未下,军食乏,问计于羣臣。逞为御史中丞,对曰:“桑椹可以佐粮;飞鸮食椹而改音,诗人所称也。”珪虽用其言,听民以椹当租,然以逞为侮慢,心衔之。秦人寇襄阳,雍州刺史郗恢以书求救于魏常山王遵曰:“贤兄虎步中原。”珪以恢无君臣之礼,命衮及逞为复书,必贬其主。衮、逞谓帝为贵主,珪怒曰:“命汝贬之而谓之"贵主",何如"贤兄"也!”逞之降魏也,以天下方乱,恐无复遗种,使其妻张氏与四子留冀州,逞独与幼子赜诣平城,所留妻子遂奔南燕。珪幷以是责逞,赐逞死。卢溥受燕爵命,侵掠魏郡县,杀魏幽州刺史封沓干。(所推荐的两人均出问题。)珪谓衮所举皆非其人,黜衮为尚书令史。衮乃阖门不通人事,惟手校经籍,岁余而终。(张衮(338年-410年),字洪龙,上谷沮阳(今河北怀来县)人。北魏初期政治家、战略家,立国二十一功臣之首。衮初为郡五官掾,纯厚笃实,好学有文才。尽心辅佐道武帝拓跋珪,选为左长史,累拜奋武将军、幽州刺史,封为临渭侯。皇始初,迁给事黄门侍郎。永兴二年(410年),年老病重,退居二线。三年病逝,年七十二。朝廷追赠太保,谥号文康。
    燕主宝之败也,中书令、民部尚书封懿降于魏。珪以懿为给事黄门侍郎、都坐大官。珪问懿以燕氏旧事,懿应对疏慢,亦坐废于家。
    武威王秃发乌孤醉,走马伤胁而卒,(秃发乌孤(?-399年),河西鲜卑人,十六国时期南凉国建立者,397年―399年在位。后凉龙飞元年(396年)后凉王吕光遣使署征南大将军、益州牧左贤王,乌孤不受。龙飞五年(397年)正月叛后凉,自称大都督、大将军、大单于、西平王,改年号太初,即出兵代凉,攻克金城,在街亭打败后凉将军窦荀。明年(398年)改称武威王。太初三年(399年)因酒后坠马伤及肋骨,回宫后不久病情加重,后不治而亡,谥武王,庙号烈祖。其弟秃发利鹿孤继立。)遗令立长君。国人立其弟利鹿孤,谥乌孤曰武王,庙号列祖。利鹿孤大赦,徙治西平。(死于醉酒的王侯不少。)

  评论这张
 
阅读(39)|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