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敞开胸怀 迎接未来

晴的光痕 薪的火花 诗的余韵 竹的烙印

 
 
 

日志

 
 

晋纪三十五(3)---桓玄变态  

2016-05-07 21:23:43|  分类: 古文赏析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公元404年,从东晋安帝手中篡位的桓玄在过了三个月的皇帝瘾后,被北府兵旧将刘裕(小名寄奴)赶出建康(今南京),逃往江陵(今荆州)。让人意想不到的是,在狼狈不堪的逃亡路上,这位“百日皇帝”想的不是如何渡过眼前难关,也不是如何东山再起,反而将注意力集中在“起居注”上。

  “起居注”是记载皇帝日常言行的专册,由历代帝王的近侍臣工记录和编撰,其目的是保存历史,并对皇帝起到监督作用,使人君不敢为非。不过,这种由臣下代笔的皇帝日记,当朝皇帝是不能看的。《资治通鉴》记载,唐太宗李世民曾找到谏议大夫褚遂良,想看“起居注”,却碰了钉子。太宗问:“朕有不善,卿亦记之也?”褚遂良回答说:“臣职当载笔,不敢不记。”黄门侍郎刘泊则说:“假使遂良不记,天下亦皆记之。”可见,“起居注”实际上是一种约束皇帝言行的制约机制,就像孙悟空头上的那道紧箍咒,看起来金灿灿的,可念起咒语来,皇帝也会很头疼。

  桓玄被赶下了龙椅,却没忘了记录皇帝言行的“起居注”。他知道,“起居注”是后人修史的重要资料来源,所以褒还是贬、赞还是骂,不能不闻不问。于是,桓玄干脆撇开史官,自己动手写起了“起居注”。史书记载,桓玄在“起居注”里大谈他如何抗击刘毅等叛军的英明决策,自称“经略指授,算无遗策”,只是因为手下将领不听调度,才导致失败,此“非战之罪”。他还将他自撰的“起居注”“宣示远近”。

  读这段历史,我总怀疑桓玄的思维异于常人,有些过分偏执。其实,人人都有伪装自己的时候,但像桓玄这样将伪装和掩饰做到如此极致的人确实少见。

  仅举一例,公元403年,已经牢牢控制朝廷大权的桓玄,做了这样一件莫名其妙的事:他先是上表请缨要征讨后秦的姚兴,然后又暗示朝廷下诏不许他出征。原来他“好为大言”,又不想真的去做,就耍小聪明欺骗朝中大臣。所以,史书上说他“好逞伪辞”。

  狡诈和不自信从来是互为表里、互为依存的。内心的虚弱导致伪饰成病,对狡诈的依赖又助长了不自信。

  这样一个时代造就的伪诈之人,可想而知,是不可能将精力和智慧用在正道上的,也不可能担起重振朝纲、力安天下的重任的。史称其篡位后,“骄奢荒侈,游猎无度,以夜继昼”,很快就导致“百姓疲苦,朝野劳瘁,怨怒思乱者十室八九焉。”刘裕等乘机起兵讨伐,并很快取得胜利。

  桓玄回到江陵后,为自己的败亡找了个“还都旧楚”的说辞,还下令各地上表祝贺“迁都”,又搜罗了两万兵马,要打回建康,结果败得更快更彻底。逃到益州枚回洲时,桓玄被益州都护冯迁围困。

  桓玄拔下头上的玉导给冯迁看,说:“是何人也?敢杀天子!”冯迁说:“欲杀天子之贼耳。”遂斩之。

  或许,桓玄至死都没能弄懂两个简单的道理:靠狡诈和心计能够爬上高位,却无法靠狡诈和心计将治理好;留给后人的“起居注”可以伪饰,却无法靠伪饰的“起居注”阻止后人对历史真相的不懈追索。

晋纪三十五(3)---桓玄变态 - zqbxi520 - 敞开胸怀  迎接未来

 

晋纪三十五(3)---桓玄变态 - zqbxi520 - 敞开胸怀  迎接未来

 

        裕入建康,王仲德抱元德子方回出候裕,裕于马上抱方回与仲德对哭;追赠元德给事中,以仲德为中军参军。裕止桓谦故营,遣刘钟据东府。庚申,裕屯石头城,立留台百官,焚桓温神主于宣阳门外,造晋新主,纳于太庙。遣诸将追玄,尚书王嘏帅百官奉迎乘舆,诛玄宗族在建康者。裕使臧熹入宫,收图书、器物,封闭府库;有金饰乐器,裕问熹:“卿得无欲此乎?”熹正色曰:“皇上幽逼,播越非所,将军首建大义,劬劳王家,虽复不肖,实无情于乐。”裕笑曰:“聊以戏卿耳。”熹,焘之弟也。
    壬戌,玄司徒王谧与众议推裕领扬州,裕固辞,乃以谧为侍中、领司徒、扬州刺史、录尚书事,谧推裕为使持节、都督扬‖徐‖兖‖豫‖青‖冀‖幽‖幷八州诸军事、徐州刺史,刘毅为青州刺史,何无忌为琅邪内史,孟昶为丹阳尹,刘道规为义昌太守。
    裕始至建康,诸大处分皆委于刘穆之,仓猝立定,无不允惬。裕遂托以腹心,动止咨焉;穆之亦竭节尽诚,无所遣隐。时晋政宽弛,纲纪不立,豪族陵纵,小民穷蹙,重以司马元显政令违舛,桓玄虽欲厘整,而科条繁密,众莫之从。穆之斟酌时宜,随方矫正;裕以身范物,先以威禁;内外百官皆肃然奉职,不盈旬日,风俗顿改。(赞扬刘裕。贬抑桓玄。)
    初,诸葛长民至豫州,失期,不得发。刁逵执长民,槛车送桓玄。至当利而玄败,送人共破槛出长民,还趣历阳。逵弃城走,为其下所执,斩于石头,子侄无少长皆死,唯赦其季弟给事中骋。逵故吏匿其弟子雍送洛阳,秦王兴以为太子中庶子。裕以魏咏之为豫州刺史,镇历阳,诸葛长民为宣城内史。
    初,裕名微位薄,轻狡无行,盛流皆不与相知,惟王谧独奇贵之,谓裕曰:“卿当为一代英雄。”裕尝与刁逵樗chū蒲,不时输直,逵缚之马枊àng。谧见之,责逵而释之,代之还直。由是裕深憾逵而德谧。
    萧方等曰:夫蛟龙潜伏,鱼虾亵之。是以汉高赦雍齿,魏武免梁鹄,安可以布衣之嫌而成万乘之隙也!今王谧为公,刁逵亡族,酬恩报怨,何其狭哉!(批评这种瑕疵必报的做法。)
    尚书左仆射王愉及子荆州刺史绥谋袭裕,事泄,族诛;绥弟子慧龙为僧彬所匿,得免。
    魏以中土萧条,诏县户不满百者罢之。
    丁卯,刘裕迁镇东府。
    桓玄至寻阳,郭昶之给其器用、兵力。辛未,玄逼帝西上,刘毅帅何无忌、刘道规等诸军追之。玄留龙骧将军何澹之、前将军郭铨与郭昶之守湓口。玄于道自作《起居注》,叙讨刘裕事,自谓经略举无遗策,诸军违节度,以致奔败。专覃思著述,不暇与羣下议时事。《起居注》旣成,宣示远近。
    丙戌,刘裕称受帝密诏,以武陵王遵承制总百官行事,加侍中、大将军,因大赦,惟桓玄一族不宥。
    刘敬宣、高雅之结青州大姓及鲜卑豪帅谋杀南燕主备德,推司马休之为主。备德以刘轨为司空,甚宠信之。雅之欲邀轨同谋,敬宣曰:“刘公衰老,有安齐之志,不可告也。”雅之卒告之,轨不从。谋颇泄,敬宣等南走,南燕人收轨,杀之,追及雅之,又杀之。敬宣、休之至淮、泗间,闻桓玄败,遂来归,刘裕以敬宣为晋陵太守。
    南燕主备德闻桓玄败,命北地王钟等将兵欲取江南,会备德有疾而止。
    夏,四月,己丑,武陵王遵入居东宫,内外毕敬;迁除百官称制书,敎称令书。以司马休之监荆‖益‖梁‖宁‖秦‖雍六州诸军事、领荆州刺史。
    庚寅,桓玄挟帝至江陵,桓石康纳之。玄更署置百官,以卞范之为尚书仆射。自以奔败之后,恐威令不行,乃更增峻刑罚,众益离怨。殷仲文谏,玄怒曰:“今以诸将失律,天文不利,故还都旧楚;而羣小纷纷,妄兴异议!方当纠之以猛,未可施之以宽也。”荆、江诸郡闻玄播越(流亡),有上表奔问起居者,玄皆不受,更令所在贺迁新都。(虚荣
    初,王谧为玄佐命元臣,玄之受禅,谧手解帝玺绶;及玄败,众谓谧宜诛,刘裕特保全之。刘毅尝因朝会,问谧玺绶所在。谧内不自安,逃奔曲阿。裕笺白武陵王,迎还复位。
    桓玄兄子歆引氐帅杨秋寇历阳,魏咏之帅诸葛长民、刘敬宣、刘钟共击破之,斩杨秋于练固。
    玄使武卫将军庾稚祖、江夏太守桓道恭帅数千人就何澹之等共守湓口。何无忌、刘道规至桑落洲,庚戌,澹之等引舟师逆战。澹之常所乘舫羽仪旗帜甚盛,无忌曰:“贼帅必不居此,欲诈我耳,宜亟攻之。”众曰:“澹之不在其中,得之无益。”无忌曰:“今众寡不敌,战无全胜,澹之旣不居此舫,战士必弱,我以劲兵攻之,必得之,得之,则彼势沮而我气倍,因而薄之,破贼必矣。”道规曰:“善!”遂往攻而得之,因传呼曰:“已得何澹之矣!”澹之军中惊扰。无忌之众亦以为然,乘胜进攻澹之等,大破之。无忌等克湓口,进据寻阳,遣使奉送宗庙主祏shí还京师。加刘裕都督江州诸军事。
    桑落之战,胡藩所乘舰为官军所烧,藩全铠入水,潜行三十许步,乃得登岸。时江陵路已绝,乃还豫章。刘裕素闻藩为人忠直,引参领军军事。
    桓玄收集荆州兵,曾未三旬,有众二万,楼船、器械甚盛。甲寅,玄复帅诸军挟帝东下,以苻宏领梁州刺史,为前锋;又使散骑常侍徐放先行,说刘裕等曰:“若能旋军散甲,当与之更始,各授位任,令不失分。”
    刘裕以诸葛长民都督淮北诸军事,镇山阳;以刘敬宣为江州刺史。
    柔然可汗社仑从弟悦代大{冄阝}谋杀社仑,不克,奔魏。
    燕王熙于龙腾苑起逍遥宫,连房数百,凿曲光海,盛夏,士卒不得休息,暍死者太半。
    西凉世子谭卒。
    刘毅、何无忌、刘道规、下邳太守平昌孟怀玉帅众自寻阳西上,五月,癸酉,与桓玄遇于峥嵘洲。毅等兵不满万人,而玄战士数万,众惮之,欲退还寻阳。道规曰:“不可!彼众我寡,强弱异势,今若畏懦不进,必为所乘,虽至寻阳,岂能自固!玄虽窃名雄豪,内实恇怯;加之已经奔败,众无固心。决机两阵,将雄者克,不在众也。”因麾众先进,毅等从之。玄常漾舸于舫侧以备败走,由是众莫有鬬心。毅等乘风纵火,尽锐争先,玄众大溃,烧辎重夜遁。郭铨诣毅降。
    玄故将刘统、冯稚等聚党四百人袭破寻阳城。毅遣建威将军刘怀肃讨平之。怀肃,怀敬之弟也。
    玄挟帝单舸西走,留永安何皇后及王皇后于巴陵。殷仲文时在玄舰,求出别船收集散卒,因叛玄,奉二后奔夏口,遂还建康。
    己卯,玄与帝入江陵。冯该劝使更下战,玄不从;欲奔汉中就桓希,而人情乖沮,号令不行。庚辰,夜中,处分欲发,城内已乱,乃与亲近腹心百余人乘马出城西走。至城门,左右于闇中斫玄,不中,其徒更相杀害,前后交横。玄仅得至船,左右分散,惟卞范之在侧。
    辛巳,荆州别驾王康产奉帝入南郡府舍,太守王腾之帅文武为侍卫。
    玄将之汉中;屯骑校尉毛修之,璩之弟子也,诱玄入蜀,玄从之。宁州刺史毛璠,璩之弟也,卒于官。璩使其兄孙佑之及参军费恬帅数百人送璠丧归江陵,壬午,遇玄于枚回洲。佑之、恬迎击玄,矢下如雨,玄嬖人丁仙期、万盖等以身蔽玄,皆死。益州督护汉嘉冯迁抽刀,前欲击玄,玄拔头上玉导与之,曰:“汝何人,敢杀天子!”迁曰:“我杀天子之贼耳!”遂斩之,(桓玄(369年-404年), 字敬道,一名灵宝,谯国龙亢(今安徽怀远)人,大司马桓温之子。东晋将领、权臣,桓楚武悼帝,谯国桓氏代表人物。历任侍中、都督中外诸军事、丞相、录尚书事、扬州牧、徐州刺史、相国、大将军等职,封楚王。曾消灭殷仲堪和杨佺期占据荆、江广大土地,后更消灭掌握朝政之司马道子父子,掌握朝权。大亨元年(403年)十二月逼晋安帝禅位于己,在建康(今南京)建立桓楚,改元"永始",三个月后刘裕举义兵反抗桓玄,桓玄不敌而逃奔江陵重整军力,遭西讨义军击败,试图入蜀,途中遇上护送毛璠灵柩的毛恬等人,遭益州督护冯迁杀害。因曾袭父亲"南郡公"之职,故世称"桓南郡"。著有《桓玄集》二十卷,已亡佚。)又斩桓石康、桓浚、庾赜zé之,执桓升送江陵,斩于市。乘舆返正于江陵,以毛修之为骁骑将军。甲申,大赦,诸以畏逼从逆者一无所问。戊寅,奉神主于太庙。刘毅等传送玄首,枭于大桁héng,háng。
    毅等旣战胜,以为大事已定,不急追蹑,又遇风,船未能进,玄死几一旬,诸军犹未至。时桓谦匿于沮中,扬武将军桓振匿于华容浦,玄故将王稚徽戍巴陵,遣人报振云“桓歆已克京邑,冯稚复克寻阳,刘毅诸军并中路败退。”振大喜,聚党得二百人,袭江陵,桓谦亦聚众应之。闰月,己丑,复陷江陵,杀王康产、王腾之。振见帝于行宫,跃马奋戈,直至阶下,问桓升所在。闻其已死,瞋目谓帝曰:“臣门户何负国家,而屠灭若是!””琅邪王德文下床谓曰:“此岂我兄弟意邪!”振欲杀帝,谦苦禁之,乃下马,敛容致拜而出。壬辰,振为玄举哀,立丧庭,谥曰武悼皇帝。

    癸巳,谦等帅羣臣奉玺绶于帝曰:“主上法尧禅舜,今楚祚不终,百姓之心复归于晋矣。”以琅邪王德文领徐州刺史,振为都督八州诸军事、荆州刺史,谦复为侍中、卫将军,加江、豫二州刺史,帝侍御左右,皆振之心腹也。

  评论这张
 
阅读(10)|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