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敞开胸怀 迎接未来

晴的光痕 薪的火花 诗的余韵 竹的烙印

 
 
 

日志

 
 

晋纪三十六(1)--益智粽和续命汤  

2016-05-09 22:51:48|  分类: 古文赏析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太平御览》卷九七二引《三十国春秋》,卢循由广州领兵北上时,曾馈刘裕以益智粽,刘裕则答以续命汤。这是当时很多地方的风俗,京口也是如此。据《至顺镇江志》卷三《风俗》,京口逢端午则“系百索”,“为角黍”。“角黍”即粽,端午作粽,起源甚早。益智出广州,故卢循得馈益智粽与刘裕,并且还以之馈赠庐山慧远。“百索”,以五采丝系臂,辟鬼辟兵,即所谓“续命缕”,起源亦甚早。刘裕赠卢循的“续命汤”,当为“续命缕”之讹。刘裕、卢循出自京口,皆同此俗。刘、卢二人社会地位本来相近,但此时却处于敌对的竞争地位。他们互以此二物为赠,或是寓机语于酬对之中,说明二人颇有心照。 
        认为益智粽为粽子,“续命汤”为“续命缕”之讹。其思路大体如下:卢循、刘裕同出京口,京口逢端午有“系百索”、“为角黍”的风俗。卢循送粽子(角黍),刘裕回以“续命缕(百索)”,恰符当地风俗。但是,据我的浅见,他的理解有误。论证如下:慧远《答卢循书》说:“益智乃是一方异味”,这里指出卢循只是送他益智果,而非益智粽子,并指出益智果是地方特产。益智果产于广东。据顾微《交州记》介绍:“益智叶如蘘荷,茎如竹箭。子从心出,一枝有十子。子肉白滑,四破去之,蜜煮为粽,味辛。”可知做益智粽即将其“蜜煮”,“蜜煮”即注释一所说的“蜜渍益智”。因此,益智粽为用蜂蜜浸泡过的益智果,是蜜饯而非粽子。现在广东省还生产益智蜜饯。既然“粽”不指粽子,“续命汤”为“续命缕(百索)”之讹的解释也有问题。虽然田氏引冯君实的研究做旁证,但《通鉴》里明确记载为“续命汤”,“汤”、“缕”二字繁体差别大,不易发生鲁鱼亥豕之误,且“续命缕”是个习惯用语,不大可能被写成“续命汤”。《通鉴》将卢、刘互赠礼物事件系于义熙元年(405)四月二十一日晋廷授卢循广州刺史之后,五月之前,时间靠近五月初五端午节,田氏或许将这段史料放在这个背景下理解,因而产生误差。 
         虽然,田氏的理解可能有误,不过,他认为卢、裕两人“寓机语于酬对之中”是正确的。卢循出自范阳卢氏卢湛之后,颇具家学渊源,《卢循传》称其“善草隶弈棋之艺”,文化程度较高,而刘裕则是大字不识的武人。卢循赠以益智粽即讥其无学,刘裕反唇相讥,还送“续命汤”,则暗示兵机。由此也可知,“续命汤”的重点在“续命”两字,后面的字是什么不大重要,未必就是“续命缕”之讹。 
 

晋纪三十六(1)--益智粽和续命汤 - zqbxi520 - 敞开胸怀  迎接未来

       晋代,粽子被正式定为端午节食品。这时,包粽子的原料除糯米外,还添加中药益智仁,煮熟的粽子称“益智粽”。南北朝时期,出现杂粽。米中掺杂禽兽肉、板栗、红枣、赤豆等,品种增多。粽子还用作礼品。

晋纪三十六(1)--益智粽和续命汤 - zqbxi520 - 敞开胸怀  迎接未来

 根据古法用大小续命二汤通治五脏偏枯贼风方。麻黄(八两) 石膏(四两) 桂心 干姜 川芎(各二两) 当归 黄芩(各一两) 杏仁(七十枚) 荆沥(一升)上九味咀,以水一斗,先煮麻黄两沸,掠去沫,下诸药煮取四升,去滓。又下荆沥煮数沸,分四服,能言。未瘥后服小续命汤。旧无荆沥,今增之,效如神。(《千金翼》有甘草。)
    
       起旃蒙大荒落(乙巳),尽着雍涒滩(戊申),凡四年。

        安皇帝义熙元年(乙巳、四〇五年)

        春,正月,南阳太守扶风鲁宗之起兵袭襄阳,桓蔚走江陵。己丑,刘毅等诸军至马头。桓振挟帝出屯江津,遣使求割江、荆二州,奉送天子;毅等不许。辛卯,宗之击破振将温楷于柞溪,进屯纪南。振留桓谦、冯该守江陵,引兵与宗之战,大破之。刘毅等击破冯该于豫章口,桓谦弃城走。毅等入江陵,执卞范之等,斩之。(卞范之,字敬祖,济阴宛句人,有悟性而聪敏。太元年间(376年―396年),卞范之从丹杨丞之职升任为始安太守桓玄年轻时就与他交往,桓玄统管江州时,任用卞范之为长史,委以重任,私下里的密谋策划,无不由卞范之决断。后来桓玄准备篡位谋反,以卞范之为丹杨尹。卞范之与殷仲文暗中撰写策命,进封卞范之为征虏将军散骑常侍。桓玄篡位,以卞范之为侍中,配班剑二十人,加称号为后将军,封爵位为临汝县公。那篇惮位的诏书,就出自卞范之手笔。桓玄奢侈无度,卞范之也大肆营造府第。自以为是辅佐桓玄的元老功臣,非常居功自傲,以富贵不可一世,子弟们傲慢无礼,众人都畏惧并嫉恨他们。义军兵起,卞范之在覆舟山西侧屯兵,被刘毅打败,随桓玄西逃,桓玄又任命卞范之为尚书仆射。桓玄被刘毅等人打败,左右的人都四散奔逃,只有卞范之留在桓玄身旁。桓玄之乱平定后,卞范之在江陵被斩杀。)桓振还,望见火起,知城已陷,其众皆溃,振逃于涢川。

    乙未,诏大处分悉委冠军将军刘毅。

    戊戌,大赦,改元,惟桓氏不原;以桓冲忠于王室,特宥其孙胤。以鲁宗之为雍州刺史,毛璩为征西将军、都督益‖梁‖秦‖凉‖宁五州诸军事,璩弟瑾为梁、秦二州刺史,瑗为宁州刺史。刘怀肃追斩冯该于石城,(冯该(?-405年),京兆(今陕西西安市)人,东晋将领。初为扬威将军、雍州刺史,击败东晋哀平皇帝苻丕。南渡后,追随桓玄兄弟。太元十一年(386年)十月,前秦哀平皇帝苻丕攻击洛阳。扬威将军、雍州刺史冯该时为洛阳守将,自陕城邀击,大败苻丕,并俘获其太子苻宁、长乐王苻寿,送到首都建康。东晋朝廷赦而不诛,送到降附晋朝的苻宏那里 。之后,追随龙亢桓氏。桓玄遭遇峥嵘洲大败后,冯该劝其再战,桓玄不从。桓玄死后,桓振割据江陵。镇东将军冯该与桓振合兵,在灵溪大败前来讨伐的刘道规、刘毅军队。义熙元年(公元405年),江陵陷落,桓氏伺机反扑,冯该为刘怀肃讨斩于石城(今钟祥)。)桓谦、桓怡、桓蔚、桓谧、何澹之、温楷皆奔秦。怡,弘之弟也。

    燕王熙伐高句丽。戊申,攻辽东。城且陷,熙命将士:“毋得先登,俟刬chǎn,chàn平其城,朕与皇后乘辇而入。”由是城中得严备,不克而还。

    秦王兴以鸠摩罗什为国师,奉之如神,亲帅羣臣及沙门听罗什讲佛经,又命罗什翻译西域经、论三百余卷,大营塔寺,沙门坐禅者常以千数。公卿以下皆奉佛,由是州郡化之,事佛者十室而九。(佛教兴盛。)

    乞伏干归击吐谷浑大孩,大破之,俘万余口而还;大孩走死胡园。视罴世子树洛干帅其余众数千家奔莫何川,自称车骑大将军、大单于、吐谷浑王。树洛干轻傜薄赋,信赏必罚,吐谷浑复兴,沙、漒诸戎皆附之。

    西凉公暠自称大将军、大都督、领秦‖凉二州牧,大赦,改元建初,遣舍人黄始梁兴间行奉表诣建康。

    二月,丁巳,留台备法驾迎帝于江陵,刘毅、刘道规留屯夏口,何无忌奉帝东还。

    初,毛璩闻桓振陷江陵,帅众三万顺流东下,将讨之,使其弟西夷校尉瑾、蜀郡太守瑗出外水,参军巴西谯纵、侯晖出涪水。蜀人不乐远征,晖至五城水口,与巴西阳昩谋作乱。纵为人和谨,蜀人爱之,晖、昩共逼纵为主,纵不可,走投于水;引出,以兵逼纵登舆,纵又投地,叩头固辞,晖缚纵于舆。还,袭毛瑾于涪城,杀之,推纵为梁、秦二州刺史。璩至略城,闻变,奔还成都,遣参军王琼将兵讨之,为纵弟明子所败,死者什八九。益州营户李腾开城纳纵兵,杀璩及弟瑗,灭其家。纵称成都王,以从弟洪为益州刺史,以明子为巴州刺史,屯白帝。于是蜀大乱,汉中空虚,氐王杨盛遣其兄子平南将军抚据之。(逼纵为主

    癸亥,魏主珪还自豺山,罢尚书三十六曹。

    三月,桓振自郧城袭江陵,荆州刺史司马休之战败,奔襄阳,振自称荆州刺史。建威将军刘怀肃自云杜引兵驰赴,与振战于沙桥;刘毅遣广武将军唐兴助之,临陈斩振,(桓振,字道全,东晋末年名将,谯国龙亢(今安徽省怀远县西龙亢镇北)人。征西大将军桓豁之孙,冠军将军桓石虔之子,桓楚武悼帝桓玄从子,有其父风,果锐敢斗,但暴横无行。桓玄败死后作为其继任者继续领导桓楚的余党对抗东晋,终因兵败战死。)复取江陵。

    甲午,帝至建康。乙未,百官诣阙请罪,诏令复职。

    尚书殷仲文以朝廷音乐未备,言于刘裕,请治之。裕曰:“今日不暇给,且性所不解。”仲文曰:“好之自解。”裕曰:“正以解则好之,故不习耳。”(对音乐的见解,古代对音乐多以为靡靡之音。)

    庚子,以琅邪王德文为大司马,武陵王遵为太保,刘裕为侍中、车骑将军、都督中外诸军事,徐、青二州刺史如故,刘毅为左将军,何无忌为右将军、督豫州‖扬州五郡军事、豫州刺史,刘道规为辅国将军、督淮北诸军事、幷州刺史,魏咏之为征虏将军、吴国内史。裕固让不受;加录尚书事,又不受,屡请归藩。诏百官敦劝,帝亲幸其第;裕惶惧,复诣阙陈请,乃听归藩。以魏咏之为荆州刺史,代司马休之。(刘裕不愿做京官。)

    初,刘毅尝为刘敬宣宁朔参军,时人或以雄杰许之。敬宣曰:“夫非常之才自有调度,岂得便谓此君为人豪邪!此君之性,外宽而内忌,自伐而尚人,若一旦遭遇,亦当以陵上取祸耳。”毅闻而恨之。及敬宣为江州,辞以无功,不宜授任先于毅等,裕不许。毅使人言于裕曰:“刘敬宣不豫建义。猛将劳臣,方须叙报;如敬宣之比,宜令在后。若使君不忘平生,正可为员外常侍耳。闻已授郡,实为过优;寻复为江州,尤用骇惋。”敬宣愈不自安,自表解职,乃召还为宣城内史。(因言获罪,看后文是否应证。)

    夏,四月,刘裕旋镇京口,改授都督荆、司等十六州诸军事,加领兖州刺史。

    卢循遣使贡献。时朝廷新定,未暇征讨;壬申,以循为广州刺史,徐道覆为始兴相。循遗刘裕益智粽,裕报以续命汤。(一段风俗趣闻,即相互讽刺。)

    循以前琅邪内史王诞为平南长史。诞说循曰:“诞本非戎旅,在此无用;素为刘镇军所厚,若得北归,必蒙寄任,公私际会,仰答厚恩。”循甚然之。刘裕与循书,令遣吴隐之还,循不从。诞复说循曰:“将军今留吴公,公私非计。孙伯符岂不欲留华子鱼邪?(三国故事。)但以一境不容二君耳。”于是循遣隐之与诞俱还。

    初,南燕主备德仕秦为张掖太守,其兄纳与母公孙氏居于张掖,备德之从秦王坚寇淮南也,留金刀与其母别。备德与燕王垂举兵于山东,张掖太守苻昌收纳及备德诸子,皆诛之,公孙氏以老获免,纳妻段氏方娠,未决。狱掾呼延平,备德之故吏也,窃以公孙氏及段氏逃于羌中。段氏生子超,十岁而公孙氏病,临卒,以金刀授超曰:“汝得东归,当以此刀还汝叔也。”呼延平又以超母子奔凉。及吕隆降秦,超随凉州民徙长安。平卒,段氏为超娶其女为妇。(超出台。)

    超恐为秦人所录,乃阳狂行乞;秦人贱之,惟东平公绍见而异之,言于秦王兴曰:“慕容超姿干瓌伟,殆非真狂,愿微加官爵以縻之。”兴召见,与语,超故为谬对,或问而不答。兴谓绍曰:“谚云"妍皮不裹痴骨,"(‘好皮不包蠢骨头’)徒妄语耳。”乃罢遣之。

    备德闻纳有遗腹子在秦,遣济阴人吴辩往视之,辩因乡人宗正谦卖卜在长安,以告超。超不敢告其母妻,潜与谦变姓名逃归南燕。行至梁父,镇南长史悦寿以告兖州刺史慕容法。法曰:“昔汉有卜者诈称卫太子,今安知非此类也!”不礼之。超由是与法有隙。

    备德闻超至,大喜,遣骑三百迎之。超至广固,以金刀献于备德;备德恸哭,悲不自胜。封超为北海王,拜侍中、骠骑大将军、司隶校尉、开府,妙选时贤,为之僚佐。备德无子,欲以超为嗣。超入则侍奉尽欢,出则倾身下士,由是内外誉望翕然归之。

    五月,桂阳太守章武王秀及益州刺史司马轨之谋反,伏诛。秀妻,桓振之妹也,故自疑而反。

    桓玄余党桓亮、苻宏等拥众寇乱郡县者以十数,刘毅、刘道规、檀祗等分兵讨灭之,荆、湘、江、豫皆平。诏以毅为都督淮南等五郡军事、豫州刺史,何无忌为都督江东五郡军事、会稽内史。

    北青州刺史刘该反,引魏为援,清河、阳平二郡太守孙全聚众应之。六月,魏豫州刺史索度真、大将斛斯兰寇徐州,围彭城。刘裕遣其弟南彭城内史道怜、东海太守孟龙符将兵救之,斩该及全,魏兵败走。龙符,怀玉之弟也。

    秦陇西公硕德伐仇池,屡破杨盛兵;将军敛俱攻汉中,拔成固,徙流民三千余家于关中。秋,七月,杨盛请降于秦。秦以盛为都督益‖宁二州诸军事、征南大将军、益州牧。

    刘裕遣使求和于秦,且求南乡等诸郡,秦王兴许之。羣臣咸以为不可,兴曰:“天下之善一也。刘裕拔起细微,能讨诛桓玄,兴复晋室,内厘庶政,外修封疆,吾何惜数郡,不以成其美乎!”遂割南乡、顺阳、新野、舞阴等十二郡归于晋。

    八月,燕辽西太守邵颜有罪,亡命为盗;九月,中常侍郭仲讨斩之。

    汝水竭,南燕主备德恶之,俄而寝疾;北海王超请祷之,备德曰:“人主之命,短长在天,非汝水所能制也。”固请,不许。

    戊午,备德引见羣臣于东阳殿,议立超为太子。俄而地震,百官惊恐,备德亦不自安,还宫。是夜,疾笃,瞑不能言。段后大呼曰:“今召中书作诏立超,可乎?”备德开目颔之。乃立超为皇太子,大赦,备德寻卒。(慕容德(336年-405年10月18日),后改名慕容备德,字玄明,昌黎棘城(今辽宁义县)人,鲜卑族,前燕文明帝慕容皝幼子,母公孙氏,前燕景昭帝慕容儁、后燕成武帝慕容垂皆为其兄,五胡十六国时期南燕开国皇帝。太和四年(369年),在枋头之战中,随兄慕容垂打败东晋的军队。太元九年(384年),慕容垂建立后燕,任命慕容德为车骑大将军,复封范阳王,居镇护卫,参决政事。慕容宝继位后,任慕容德为使持节、都督冀兖青徐荆豫六州诸军事、特进、车骑大将军、冀州牧、南蛮校尉,镇守邺城,专统南境。隆安二年(398年),率众自邺城迁至滑台,自称燕王,史称南燕。隆安四年(400年),慕容德正式称帝,改元建平。义熙元年(405年),立兄子慕容超为太子,同月去世,时年七十岁,谥号献武皇帝,庙号世宗。)为十余棺,夜,分出四门,潜瘗yì山谷。

    己未,超卽皇帝位,大赦,改元太上。尊段后为皇太后。以北地王钟都督中外诸军、录尚书事,慕容法为征南大将军、都督徐‖兖‖扬‖南兖四州诸军事,加慕容镇开府仪同三司,以尚书令封孚为太尉,曲仲为司空,封嵩为尚书左仆射。癸亥,虚葬备德于东阳陵,谥曰献武皇帝,庙号世宗。

    超引所亲公孙五楼为腹心。备德故大臣北地王钟、段宏等皆不自安,求补外职。超以钟为青州牧,宏为徐州刺史。公孙五楼为武卫将军,领屯骑校尉,内参政事。封孚谏曰:“臣闻亲不处外,羇不处内。钟,国之宗臣,社稷所赖;宏,外戚懿望,百姓具瞻;正应参翼百揆,不宜远镇外方。今钟等出藩,五楼内辅,臣窃未安。”超不从。钟、宏心皆不平,相谓曰:“黄犬之皮,恐终补狐裘也。”五楼闻而恨之。(尚未坐稳,引出矛盾重重。)
 
  评论这张
 
阅读(7)|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