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敞开胸怀 迎接未来

晴的光痕 薪的火花 诗的余韵 竹的烙印

 
 
 

日志

 
 

晋纪三十六(3)--巍巍帝都  

2016-05-10 17:39:38|  分类: 古文赏析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定都
  
  来了,一个民族和成群的马匹,越过雪山和森林,在长城的边上停歇下来。七月,他们以都城的名义将平城定格。在如浑水的波光上开始布棋,营宫室、建宗庙、立社稷,莲花一样盛开在北中国的阳光下,白登依稀。
  
  烈烈残冬、刀石铮铮,天文殿前皇天舞动;百官朝贺、万岁声远,一个马上民族的自信在秦砖汉瓦的坚硬中成形。六州豪杰吏工,沿着黄土高原的缝隙北迁,来到一块燃烧着火焰的处女地。
  
  拓跋,将在烈焰中,把这块土地烧得通红。
  
  百里秋色,掩饰不住天华殿的巍峨,让高车的轱辘碾过这片驰骋的土地,在呦呦鹿鸣中彰显一个民族的本色。
  
  宫城内外,川水溪流,鸿雁池边,飞鸟翔集。
  
  太阳照耀的地方就会闪光,中天殿、云母堂,金华一线秀国色。
  
  天兴五月春尚好,一个王朝匝地而生。紫极殿前春燕啄泥,玄武楼后凉风习习,石池水边游鱼乱舞,鹿苑台上猎箭惊飞。
  
  天赐佳年,五百里男丁筑高阙。灅南宫侧沟池交错,苑囿森森。二十里,十二道城门,将千里的马蹄声收拢。
  
  六街九瞿,里坊井然。北苑逐鹿,东山放歌。城南耕田,城西牧马。
  
  徙民
  
  昌黎,辽东的子民呀,二千余家的迁徙仅仅是一个开始。
  
  是弃暗投明的归属,还是铁蹄得得的征服?平城像一场热烈的太阳风暴,吸纳着四面八方的属民。需要多少次这样的迁徙,才能将北魏推上历史的浪尖?     河南的流民,汝南的饥声,河东的胡哨,辽西的琴音;平城,拓跋为北中国命名的家园尘埃落定。二十里京畿,川流不息,鸡犬相闻。
  
  扩都
  
  马蹄声震,蠕蠕六万余骑入云中,东宫初照,穷寇北遁。万寿宫、永安、安乐二殿,秋色满园。扫统万、平秦陇、翦辽海、荡河源,南夷荷担、北蠕消迹、阔定四表、混一戎华。
  
  城东太学祭孔子,儒学初兴;汉民依稀逶迤来,千里唏声。巍巍帝都,马嘶换禅音;西域取法,塔寺遍地生。
  
  一夜秋霜仙风至,太平真君诸佛冥,太武一生煊赫,灭法罪深。二十四年风和雨,千佛绕身成石铭。
  
  荣都
  
  一次暴雨的降临是为了迎接彩虹的出现,东宫的辉煌还在继续,太华殿将孕育一个世界的伟人。         一个高僧,一个崇善的皇帝,在白马的引领下将一座山凿成一个神话,在西来第一山的峰巅扩写鲜卑的史诗。嘎仙洞内的火把在武周川的南麓接力,皇帝即当今如来,兴安石像是谁的尊荣?丈六金像是谁的金身?一场戏需要多少演员才能承载他的博大精深?      灵岩山下,一个瘦削的僧人,将佛镌刻成鲜卑的信仰。不怕战火的洗礼,也不畏兵燹的尘灰,一千六百年的淡定从昙曜开始。
  
  化都
  
  平城盛世囊括不了一个野心勃勃的帝王,拥挤的佛龛中如何彰显一个天子的辉煌。太和殿、安昌殿、朱明门、思贤门,巍巍帝都是谁的天下?
  
  佛音袅袅,禅寺林立,武周山南麓开始一段祖孙联袂的绝唱。释迦已脱下露肩的袈裟,穿上褒衣博带的汉服;能歌善舞的乾达婆和紧那罗,高髻耸立、裙带飘飞;脚踏高腰靴的鲜卑人,放下剑鞘,或太学求仕,或灵岩祈福。平城,你可熟悉你的城民?
  
  佛化的平城,僧侣成群;汉化的平城,儒道同流。在城南的明堂中,孝文,你为哪个民族抒写赞歌?        武周山的斧声还在继续,洛阳的龙门已经开启。这是盛世赞歌,还是旧都离恨?
  
  一个马上民族,身着汉服,手捧经书,继续南迁。敢问路在何方,这一程要走多远?昔日的南都变成了北都,只留那些恋旧的平城子民,在六镇的兵燹中自生自灭。
  
  巍巍帝都,俄尔毁之。百年营建,不过是一个迁徙的驿站。惊落了尘埃,染尽了江山。
 
晋纪三十六(3)--巍巍帝都 - zqbxi520 - 敞开胸怀  迎接未来
 
晋纪三十六(3)--巍巍帝都 - zqbxi520 - 敞开胸怀  迎接未来
 
晋纪三十六(3)--巍巍帝都 - zqbxi520 - 敞开胸怀  迎接未来
 
晋纪三十六(3)--巍巍帝都 - zqbxi520 - 敞开胸怀  迎接未来
 
晋纪三十六(3)--巍巍帝都 - zqbxi520 - 敞开胸怀  迎接未来
 
      魏主珪归所虏秦将唐小方于秦。秦王兴请归贺狄干,仍送良马千匹以赎狄伯支,珪许之。

    勃勃闻秦复与魏通而怒,乃谋叛秦。柔然可汗社仑献马八千匹于秦,至大城,勃勃掠取之,悉集其众三万余人伪畋于高平川,因袭杀没弈干而幷其众。(没弈干(?-407),鲜卑人,曾仕前秦,为骠骑将军。后转投后秦,为秦州刺史、车骑将军、封高平公,义熙三年(407)被其女婿赫连勃勃袭杀,并并有其部。

    勃勃自谓夏后氏之苗裔,六月,自称大夏天王、大单于,大赦,改元龙升,置百官。以其兄右地代为丞相,封代公;力俟提为大将军,封魏公;叱于阿利为御史大夫,封梁公;弟阿利罗引为司隶校尉,若门为尚书令,叱以鞬为左仆射,乙斗为右仆射。

    贺狄干久在长安,常幽闭,因习读经史,举止如儒者。及还,魏主珪见其言语衣服皆类秦人,以为慕而效之,怒,幷其弟归杀之。(贺狄干,代郡(今山西代县)鲜卑人,北魏初期大臣。累世忠厚,为将平当,迁北部大人。明于听察,为人爱敬。习读书史,通晓《论语》、《尚书》,举止风流。赐爵襄武侯,加秦兵将军。归国后,为太祖拓跋珪所杀

    秦王兴以太子泓录尚书事。

    秋,七月,戊戌朔,日有食之。

    汝南王遵之坐事死。遵之,亮之五世孙也。

    癸亥,燕王熙葬其后苻氏于徽平陵,丧车高大,毁北门而出,熙被发徒跣,步从二十余里。甲子,大赦。

    初,中卫将军冯跋及弟侍御郎素弗皆得罪于熙,熙欲杀之,跋亡命山泽。熙赋役繁数,民不堪命;跋、素弗与其从弟万泥谋曰:“吾辈还首无路,不若因民之怨,共举大事,可以建公侯之业;事之不捷,死未晚也。”遂相与乘车,使妇人御,潜入龙城,匿于北部司马孙护之家。及熙出送葬,跋等与左卫将军张兴及苻进余党作乱。跋素与慕容云善,乃推云为主。云以疾辞,跋曰:“河间淫虐,人神共怒,此天亡之时也。公,高氏名家,何能为人养子,而弃难得之运乎?”扶之而出。跋弟乳陈等帅众攻弘光门,鼓噪而进,禁卫皆散走;遂入宫授甲,闭门拒守。中黄门赵洛生走告于熙,熙曰:“鼠盗何能为!朕当还诛之。”乃置后柩于南苑,收发贯甲,驰还赴难。夜,至龙城,攻北门,不克,宿于门外。乙丑,云卽天王位,大赦,改元正始。(猴急

    熙退入龙腾苑,尚方兵褚头踰城从熙,称营兵同心效顺,唯俟军至。熙闻之,惊走而出,左右莫敢迫。熙从沟下潜遁,良久,左右怪其不还,相与寻之,唯得衣冠,不知所适。中领军慕容拔谓中常侍郭仲曰:“大事垂捷,而帝无故自惊,深可怪也。然城内企迟,至必成功,不可稽留。吾当先往趣城,卿留待帝,得帝,速来;若帝未还,吾得如意安抚城中,徐迎未晚。”乃分将壮士二千余人登北城。将士谓熙至,皆投仗请降。旣而熙久不至,拔兵无后继,众心疑惧,复下城赴苑,遂皆溃去。拔为城中人所杀。丙寅,熙微服匿于林中,为人所执,送于云,云数而杀之,(慕容熙(385年-407年),字道文,小字长生,鲜卑族,后燕成武帝慕容垂少子,惠愍帝慕容宝之弟,五胡十六国时期后燕国君主。初封河间王,兰汗之乱时曾被封为辽东公,慕容盛即位后,封河间公。后燕长乐三年(401年),慕容盛被变军杀害,原本群臣希望慕容盛之弟慕容元继位,但慕容熙因正受慕容盛之母丁太后的宠爱,遂被密迎入宫即天王位,慕容元被赐死,不久慕容熙改元元始。次年(402年),以故中山尹苻谟的两个女儿苻娀娥为贵人、苻训英为贵嫔,苻训英尤其受宠,丁太后怨恨,遂谋废慕容熙,事泄,丁太后被杀。建始元年(407年),慕容熙被慕容云所杀,时年二十三岁,共在位七年,谥号昭文皇帝。)幷其诸子。云复姓高氏。

    幽州刺史上庸公懿以令支降魏,魏以懿为平州牧、昌黎王。懿,评之孙也。

    魏主珪自濡源西如参合陂,乃还平城。

    秃发傉檀复贰于秦,遣使邀乞伏炽盘,炽盘斩其使送长安。

    南燕王超母妻犹在秦,超遣御史中丞封恺使于秦以请之。秦王兴曰:“昔苻氏之败,太乐诸伎悉入于燕。燕今称藩,送伎或送吴口千人,所请乃可得也。”超与羣臣议之,左仆射段晖曰:“陛下嗣守社稷,不宜以私亲之故遂降尊号;且太乐先代遗音,不可与也,不如掠吴口与之。”尚书张华曰:“侵掠邻国,兵连祸结,此旣能往,彼亦能来,非国家之福也。陛下慈亲在人掌握,岂可靳惜虚名,不为之降屈乎!中书令韩范尝与秦王俱为苻氏太子舍人,若使之往,必得如志。”超从之,乃使韩范聘于秦,称藩奉表。

    慕容凝言于兴曰:“燕王得其母妻,不可复臣,宜先使送伎。”兴乃谓范曰:“朕归燕王家属必矣;然今天时尚热,当俟秋凉。”八月,秦使员外散骑常侍韦宗聘于燕。超与羣臣议见宗之礼,张华曰:“陛下前旣奉表,今宜北面受诏。”封逞曰:“大燕七圣重光,柰何一旦为竖子屈节!”超曰:“吾为太后屈,愿诸君勿复言!”遂北面受诏。

    毛修之与汉嘉太守冯迁合兵击杨承祖,斩之。修之欲进讨谯纵,益州刺史鲍陋不可。修之上表言:“人之所以重生,实有生理可保。臣之情地,生涂已竭,所以借命朝露者,庶凭天威诛夷雠逆。今屡有可乘之机,而陋每违期不赴;臣虽効死寇庭,而救援理绝,将何以济!”刘裕乃表襄城太守刘敬宣帅众五千伐蜀,以刘道规为征蜀都督。

    魏主珪如豺山宫。候官告:“司空庾岳,服饰鲜丽,行止风采,拟则人君。”珪收岳,杀之。

    北燕王云以冯跋为都督中外诸军事、开府仪同三司、录尚书事,冯万泥为尚书令,冯素弗为昌黎尹,冯弘为征东大将军,孙护为尚书左仆射,张兴为辅国大将军。弘,跋之弟也。

    九月,谯纵称藩于秦。

    秃发傉檀将五万余人伐沮渠蒙逊,蒙逊与战于均石,大破之。蒙逊进攻西郡太守杨统于日勒,降之。

    冬十月,秦河州刺史彭奚念叛,降于秃发傉檀,秦以乞伏炽盘行河州刺史。

    南燕主超使左仆射张华、给事中宗正元献太乐伎一百二十人于秦,秦王兴乃还超母妻,厚其资礼而遣之,超亲帅六宫迎于马耳关。

    夏王勃勃破鲜卑薜千等三部,降其众以万数,进攻秦三城已北诸戍,斩秦将杨丕、姚石生等。诸将皆曰:“陛下欲经营关中,宜先固根本,使人心有所凭系。高平山川险固,土田饶沃,可以定都。”勃勃曰:“卿知其一,未知其二。吾大业草创,土众未多;姚兴亦一时之雄,诸将用命,关中未可图也。我今专固一城,彼必幷力于我,众非其敌,亡可立待。不如以骁骑风驰,出其不意,救前则击后,救后则击前。使彼疲于奔命,我则游食自若。不及十年,岭北、河东尽为我有。待兴旣死,嗣子闇弱,徐取长安,在吾计中矣。”于是侵掠岭北,岭北诸城门不昼启。兴乃叹曰:“吾不用黄儿之言,以至于此!”(后悔了

    勃勃求婚于秃发傉檀,傉檀不许。十一月,勃勃帅骑二万击傉檀,至于支阳,杀伤万余人,驱掠二万七千余口、牛马羊数十万而还。傉檀帅众追之,焦朗曰:“勃勃天资雄健,御军严整,未可轻也。不如从温围北渡,趣万斛堆,阻水结营,扼其咽喉,百战百胜之术也。”傉檀将贺连怒曰:“勃勃败亡之余,乌合之众,柰何避之,示之以弱,宜急追之!”傉檀从之。勃勃于阳武下峡凿凌埋车以塞路,勒兵逆击傉檀,大破之,追奔八十余里,杀伤万计,名臣勇将死者什六七。傉檀与数骑奔南山,几为追骑所得。勃勃积尸而封之,号曰髑髅台。勃勃又败秦将张佛生于青石原,俘斩五千余人。

    傉檀惧外寇之逼,徙三百里内民皆入姑臧;国人骇怨,屠各成七儿因之作乱,一夕聚众至数千人。殿中都尉张猛大言于众曰:“主上阳武之败,盖恃众故也,责躬悔过,何损于明,而诸君遽从此小人为不义之事!殿中兵今至,祸在目前矣!”众闻之,皆散;七儿奔晏然,追斩之。军咨祭酒梁裒、辅国司马边宪等谋反,傉檀皆杀之。

    魏主珪还平城。

    十二月,戊子,武冈文恭侯王谧薨。(王谧(360-407):汉族,字稚远,琅琊临沂(今山东临沂)人,生于晋穆帝升平四年,卒于晋安帝义熙三年,死时48岁。他是东晋宰相王导之孙,王劭之子,后过继给伯父王协(王协早死)。少有美誉,与桓胤、王绥齐名。拜秘书郎,袭父爵,迁秘书丞,历中军长史,黄门郎,侍中,累至司徒。桓玄将夺安帝位,谧奉玺册诣玄。玄为楚王,(公元四o三年)封武昌县开国公。初,刘裕为布衣,众未之识,谧独奇贵之。及裕破玄,以谧领扬州刺史,录尚书事。卒,谥文恭。谧著有文集十卷,《隋书》、《唐书经籍志》传于世。

    是岁,西凉公暠以前表未报,复遣沙门法泉间行奉表诣建康。

    安帝义熙四年(戊申、四〇八年)

    春,正月,甲辰,以琅邪王德文领司徒。

    刘毅等不欲刘裕入辅政,议以中领军谢混为扬州刺史,或欲令裕于丹徒领扬州,以内事付孟昶。遣尚书右丞皮沈以二议咨裕,沈先见裕记室录事参军刘穆之,具道朝议。穆之伪起如厕,密疏白裕曰:“皮沈之言不可从。”裕旣见沈,且令出外,呼穆之问之。穆之曰:“晋朝失政日久,天命已移。公兴复皇祚,勋高位重,今日形势,岂得居谦,遂为守藩之将耶!刘、孟诸公,与公俱起布衣,共立大义以取富贵,事有先后,故一时相推,非为委体心服,宿定臣主之分也;力敌势均,终相吞噬。扬州根本所系,不可假人。前者以授王谧,事出权道;今若复以他授,便应受制于人。一失权柄,无由可得,将来之危,难可熟念。今朝议如此,宜相酬答,必云在我,措辞又难,唯应云:"神州治本,宰辅崇要,此事旣大,非可悬论,便蹔入朝,共尽同异。"公至京邑,彼必不敢越公更授余人明矣。”裕从之。朝廷乃征裕为侍中、车骑将军、开府仪同三司、扬州刺史、录尚书事,徐、兖二州刺史如故。裕表解兖州,以诸葛长民为青州刺史,镇丹徒,刘道怜为幷州刺史,戍石头。
  评论这张
 
阅读(3)|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