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敞开胸怀 迎接未来

晴的光痕 薪的火花 诗的余韵 竹的烙印

 
 
 

日志

 
 

梁纪四(一)--血泪浮山堰  

2016-06-25 22:51:57|  分类: 古文赏析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浮山堰用军民20万人施工,历时两年。主体为土坝,两岸同时填土进筑,中间用大量铁器垫底,并用巨石大木截流。天监十五年四月完工,坝高20丈(约合48m),顶宽45丈,底宽140丈,长9里。坝旁曾开有两条溢洪道。上游形成巨大水库。200km以外的寿阳被水围困。堰底河床为沙土。建成当年的八月涨水时,堰溃决,下游受骓居民数以10万计。20世纪50年代初治淮旱,峰山切岭工程利用了一条呈梯形断面,边坡陡峻,底宽100m的干河槽,应即浮山堰水库溢洪道的遗迹之一。另在下游老河道中发现方井形大木笼, 疑系南梁当年填石截流所用。浮山堰今尚略存遗迹。

浮山堰是南北朝时期淮河上修建的拦河大坝。位于安徽省五河、嘉山及江苏省泗洪 三县交界的淮河浮山峡内。是淮河历史上第一座用于军事水攻的大型拦河坝,也是当时世界上最高的土石坝工程。梁天监十三年(514),梁武帝萧衍为与北魏争夺寿阳(今安徽省寿县),派康绚主持在浮山筑坝壅水以倒灌寿阳城逼魏军撤退。据史书记载这次工程动用军民20万人施工。南起浮山北抵巉石(今潼河山)从两端开始填筑土方,准备在中间合龙。由于种种波折,浮山堰历时两年才最终建成。这个水利工程对魏军的威胁确实很大。蓄水不久,寿阳城即被水围困,魏军被迫弃城上山。浮山堰筑成后淮河被切断,上游几百里内一片汪洋,水位还不断上涨,几乎与堰顶相平,于是开始威胁下游地区。梁军一方面对付魏军的骚扰一方面要设法防洪,并利用魏军怕淹的心理,向魏军宣传说梁军不怕打仗就怕有人把水泄掉。魏军果然开始凿山泄水,于是浮山堰水库就有了两条溢洪道。一条在泗洪县峰山乡塔河村前。解放初期尚可看到遗迹。这两条溢洪道在我国水库建设史上也是记载最早的。

为了筑浮山堰,梁朝付出了重大代价。他们从徐、杨二州征发民夫,每4户出一人;浪费铁器几千万斤;伐树做木笼;施工中死人无数。浮山堰的典型之处在于它以进攻敌人开始,却以害己告终。因其造成的影响巨大,所以记载最为详细,也就为后人了解当时的情况提供了有利条件。

浮山堰工程的规模在当时是举世无双的,据估算,其主坝高30--40米,形成的水域面积估计约有6700多平方公里。总蓄水量在100亿立方米以上。浮山堰主副坝填方约达200多万立方米。这几项指标在当时都是世界的第一位。坝高往往是水利工程技术水平最直接的表现。国外的土石坝至12世纪才突破30米高度,比浮山堰晚了600多年。浮山堰的建成突出反映了古代中国人民惊人的力量和气概。限于当时的历史条件和人们对自然认识的深度,浮山堰只存在了4个月就被冲垮,但它在世界水利史上留下了不可磨灭的一页。

开始,梁武帝派材官祖恒、水官陈承伯二位将军安排实施。祖、陈二位通过实地察看,都认为淮河这里虽窄,但淮水漂疾汹涌,沿岸沙土松散,难以垒堰,强硬筑堰是劳民伤财之举,且合拢无期,力劝萧衍放弃筑坝计划。梁武帝萧衍一听大怒道:"滴水可成墒,锹土可成山,自古有兵来将挡,水来土堰之说,岂有筑不成坝的道理,分明是二位存有异心。"萧衍为表筑坝决心,不让再有人提出反对意见,即令左右卫兵将祖、陈二位捆了斩首示众。杀了祖、陈二将后,再也没有人敢提出反对意见了。萧衍又派手下将领从徐州、扬州一线征集民夫,每20户抽5人,共征集民夫15万多人,加上5万多士兵达20多万人。民夫们不论是酷暑严寒,昼夜不停地挖土垒坝。随着磊坝合拢的接近,河水越来越凶猛。民夫们一倒下泥土,就被汹涌的河水冲出数十丈,一时无法合拢。当时有人献计用铁铸成世大的锅,锅内装土,沉入水底,可挡河水。于是,萧衍派人调集生铁十几万斤,铸成铁锅沉入水中,结果仍无济于事。萧衍急得是睡不能闭目,食不得其味,烦躁不安,常常亲自上担监工,稍有不顺眼的就斩首抛入河中。加上天寒地冻,终日劳累,民夫冻死、饿死、病死的不计其数。这时有两个工匠,是一对孪生兄弟,兄叫大柳相,弟叫小柳相,看这样下去也不是事儿。为保护其他民夫,便主动向萧衍提出要跳入合拢处,钉成"井"字形木桩,迅速填进土石,能使大坝合拢。萧衍派人砍伐树木,开山采石,一切准备妥当,柳氏孪生兄弟挽着臂膀跳入凶猛的河中。只听"咚"的一声巨响,猛如蛟龙的淮河水竟址调转水头向回冲去。岸上众多民夫和士兵趁着空档,将事先准备好的树桩石块、土袋子一齐填向坝口,不一会大坝合拢了。时间正好是梁天监15年(公元516年)4月10日,历时整整18个月。人们为了纪念大柳相、小柳相这对孪生兄弟,在沿坝栽上了许多柳树,并把泗洪沿河的一个镇子叫大柳相,浮山向东沿河的一个村镇子叫小柳相。后来,叫着叫着就被人们叫成了大柳巷、小柳巷了。

梁纪四(一)--血泪浮山堰 - zqbxi520 - 敞开胸怀  迎接未来

 

梁纪四(一)--血泪浮山堰 - zqbxi520 - 敞开胸怀  迎接未来 

梁纪四(一)--血泪浮山堰 - zqbxi520 - 敞开胸怀  迎接未来

 

梁纪四(一)--血泪浮山堰 - zqbxi520 - 敞开胸怀  迎接未来

 

梁纪四(一)--血泪浮山堰 - zqbxi520 - 敞开胸怀  迎接未来

 

梁纪四(一)--血泪浮山堰 - zqbxi520 - 敞开胸怀  迎接未来

 

梁纪四(一)--血泪浮山堰 - zqbxi520 - 敞开胸怀  迎接未来

 

梁纪四(一)--血泪浮山堰 - zqbxi520 - 敞开胸怀  迎接未来 

梁纪四(一)--血泪浮山堰 - zqbxi520 - 敞开胸怀  迎接未来

 

梁纪四(一)--血泪浮山堰 - zqbxi520 - 敞开胸怀  迎接未来

 

梁纪四(一)--血泪浮山堰 - zqbxi520 - 敞开胸怀  迎接未来

 

梁纪四(一)--血泪浮山堰 - zqbxi520 - 敞开胸怀  迎接未来

 

梁纪四(一)--血泪浮山堰 - zqbxi520 - 敞开胸怀  迎接未来

 

梁纪四(一)--血泪浮山堰 - zqbxi520 - 敞开胸怀  迎接未来 

梁纪四(一)--血泪浮山堰 - zqbxi520 - 敞开胸怀  迎接未来

 

梁纪四(一)--血泪浮山堰 - zqbxi520 - 敞开胸怀  迎接未来

 

梁纪四(一)--血泪浮山堰 - zqbxi520 - 敞开胸怀  迎接未来

 

梁纪四(一)--血泪浮山堰 - zqbxi520 - 敞开胸怀  迎接未来

 
     起旃蒙协洽(乙未),尽着雍阉茂(戊戌),凡四年。

    高祖武皇帝天监十四年(乙未,公元五一五年)

    春,正月,乙巳朔,上冠太子于太极殿,大赦。

    辛亥,上祀南郊。

    甲寅,魏主有疾;丁巳,殂于式干殿。(北魏宣武帝元恪(483年―515年),北魏孝文帝元宏次子,母文昭皇后高照容南北朝时期北魏第八位皇帝,499年-515年在位。太和七年(483年),生于平城宫。太和二十一年(497年),被立为皇太子,太和二十三年(499年),孝文帝去世,元恪即位,在位16年。延昌四年(515年),元恪去世,终年三十三岁,庙号世宗,谥号宣武皇帝,葬于景陵。《魏书》曰:①"世宗承圣考德业,天下想望风化,垂拱无为,边徼稽服。而宽以摄下,从容不断,太和之风替矣。比夫汉世,元、成、安、顺之俦欤?";②"帝幼有大度,喜怒不形于色。雅性俭素。";③"善风仪,美容貌,临朝渊默,端严若神,有人君之量矣。")侍中‖中书监‖太子少傅崔光、侍中‖领军将军于忠、詹事王显、中庶子代人侯刚迎太子诩于东宫,至显阳殿。王显欲须明行卽位礼,崔光曰:“天位不可暂旷,何待至明!”显曰:“须奏中宫。”光曰:“帝崩,太子立,国之常典,何须中宫令也!”于是光等请太子止哭,立于东序;于忠与黄门郎元昭扶太子西面哭十余声止。光摄太尉,奉策进玺绶,太子跪受,服衮冕之服,御太极殿,卽皇帝位。光等与夜直羣官立庭中,北面稽首称万岁。昭,遵之曾孙也。

    高后欲杀胡贵嫔,中给事谯郡刘腾以告侯刚,刚以告于忠。忠问计于崔光,光使置贵嫔于别所,严加守卫,由是贵嫔深德四人。戊午,魏大赦。己未,悉召西伐、东防兵。

    骠骑大将军广平王怀扶疾入临,径至太极西庑,哀恸,呼侍中、黄门、领军、二卫云:“身欲上殿哭大行,又须入见主上。”众皆愕然相视,无敢对者。崔光攘衰振杖,引汉光武崩赵熹扶诸王下殿故事,声色甚厉,闻者莫不称善。怀声泪俱止,曰:“侍中以古义裁我,我敢不服!”遂还,仍频遣左右致谢。

    先是高肇擅权,尤忌宗室有时望者,太子太傅任城王澄数为肇所谮,惧不自全,乃终日酣饮,所为如狂,朝廷机要无所关豫。及世宗殂,肇拥兵于外,朝野不安。于忠与门下议,以肃宗幼,未能亲政,宜使太保高阳王雍入居西柏堂省决庶政,以任城王澄为尚书令,总摄百揆,奏皇后请卽敕授。王显素有宠于世宗,恃势使威,为世所疾,恐不为澄等所容,与中常侍孙伏连等密谋寝门下之奏,矫皇后令,以高肇录尚书事,以显与勃海公高猛同为侍中。于忠等闻之,托以侍疗无效,执显于禁中,下诏削爵任。显临执呼冤,直合以刀镮撞其掖下,送右卫府,一宿而死。(王显(?-515年),字世荣,阳平郡乐平(今山东莘县)人。北魏大臣,宣武帝元恪御医。初为本州从事,自通医术,明敏决断。曾为宣武帝生母文昭皇后把脉,以功补仪曹郎中,迁游击将军,拜廷尉少卿,出为平北将军、相州刺史。京兆王元愉作逆,王显讨伐不利。入除太府卿、御史中尉,领太子詹事,封卫国县伯。延昌四年,宣武帝驾崩,以侍疗无效被杀。)庚申,下诏如门下所奏,百官总己听于二王,中外悦服。

    二月,庚辰,尊皇后为皇太后。

    魏主称名为书告哀于高肇(自己称名写信给高肇报告丧事),且召之还。肇承变忧惧,朝夕哭泣,至于羸悴。归至瀍涧,家人迎之,不与相见。辛巳,至阙下,衰服号哭,升太极殿尽哀。高阳王雍与于忠密谋,伏直寝邢豹等十余人于舍人省下,肇哭毕,引入西庑,清河诸王皆窃言目之。肇入省,豹等扼杀之,(高肇(?-515年),字首文,渤海修县(今河北景县)人,文昭皇后高照容的哥哥,宣武帝元恪的舅舅,南北朝时期北魏权臣,官至司徒、大将军等。高肇在世时,显贵直至,娶宣武帝姑姑高平公主为妻。后来逐渐掌权,权倾朝野,残害诸王。孝明帝继位后,遭到诛杀,死后追赠侍中、太师、大丞相等。)下诏暴其罪恶,称肇自尽,自余亲党悉无所问,削除职爵,葬以士礼;逮昏,于厕门出尸归其家。

    魏之伐蜀也,军至晋寿,蜀人震恐。傅竖眼将步兵三万击巴北,上遣宁州刺史任太洪自阴平间道入其州,招诱氐、蜀,绝魏运路。会魏大军北还,太洪袭破魏东洛、除口二戍,声言梁兵继至,氐、蜀翕然从之。太洪进围关城,竖眼遣统军姜喜等击太洪,大破之,太洪弃关城走还。

    癸未,魏以高阳王雍为太傅、领太尉,清河王怿为司徒,广平王怀为司空。

    甲午,魏葬宣武皇帝于景陵,庙号世宗。己亥,尊胡贵嫔为皇太妃。三月,甲辰朔,以高太后为尼,徙居金墉瑶光寺,非大节庆,不得入宫。

    魏左仆射郭祚表称:“萧衍狂悖,谋断川渎,役苦民劳,危亡已兆;宜命将出师,长驱扑讨。”魏诏平南将军杨大眼督诸军镇荆山。

    魏于忠旣居门下,又总宿卫,遂专朝政,权倾一时。初,太和中,军国多事,高祖以用度不足,百官之禄四分减一,忠悉命归所减之禄。旧制:民税绢一匹别输绵八两,布一区别输麻十五斤,忠悉罢之。乙丑,诏文武羣官各进位一级。

    夏,四月,浮山堰(浮山堰,南北朝时期淮河上修建的拦河大坝。位于安徽省五河、嘉山及江苏省泗洪三县交界的淮河浮山峡内。梁天监十三年(514),为夺回北魏所占的寿阳(今安徽省寿县),采取水攻。在浮山峡筑坝拦淮,壅高水位,回水淹寿阳。)成而复溃,或言蛟龙能乘风雨破堰,其性恶铁,乃运东、西冶铁器数千万斤沈之,亦不能合。乃伐树为井干,填以巨石;加土其上,缘淮百里内木石无巨细皆尽,负檐者肩上皆穿,夏日疾疫,死者相枕,蝇虫昼夜声合。(水灾惨状,堵决口成为难事,故而迷信。)

    魏梁州刺史薛怀吉破叛氐于沮水。怀吉,真度之子也。五月,甲寅,南秦州刺史崔暹又破叛氐,解武兴之围。

    六月,魏冀州沙门法庆以妖幻惑众,与勃海人李归伯等作乱,推法庆为主。法庆以尼惠晖为妻,以归伯为十住菩萨、平魔军司、定汉王,自号大乘。又合狂药,令人服之,父子兄弟不复相识,唯以杀害为事。刺史萧宝寅遣兼长史崔伯驎击之,伯驎败死。贼众益盛,所在毁寺舍,斩僧尼,烧经像,云“新佛出世,除去众魔。”秋,七月,丁未,诏假右光禄大夫元遥征北大将军以讨之。(沙门竟叛乱

    魏尚书裴植,自谓人门不后王肃,以朝廷处之不高,意常怏怏,表请解官隐嵩山,世宗不许,深怪之。及为尚书,志气骄满,每谓人曰:“非我须尚书,尚书亦须我。”每入参议论,好面讥毁羣官,又表征南将军田益宗,言:“华、夷异类,不应在百世衣冠之上。”于忠、元昭见之切齿。(激化上层矛盾。)

    尚书左仆射郭祚,冒进不已,自以东宫师傅,望封侯、仪同,诏以祚为都督雍‖岐‖华三州诸军事、征西将军、雍州刺史。

    祚与植皆恶于忠专横,密劝高阳王雍使出之;忠闻之,大怒,令有司诬奏其罪。尚书奏:“羊祉告植姑子皇甫仲达云:"受植旨,诈称被诏,帅合部曲欲图于忠。"臣等穷治,辞不伏引;然众证明昞,准律当死。众证虽不见植,皆言"仲达为植所使,植召仲达责问而不告列"。推论情状,不同之理不可分明,不得同之常狱,有所降减,计同仲达处植死刑。植亲帅城众,附从王化,依律上议,乞赐裁处。”忠矫诏曰:“凶谋旣尔,罪不当恕;虽有归化之诚,无容上议,亦不须待秋分。”八月,己亥,植与郭祚及都水使者杜陵韦儁皆赐死。儁,祚之婚家也。忠又欲杀高阳王雍,崔光固执不从,乃免雍官,以王还第。朝野冤愤,莫不切齿。(北魏危险了,危险在上层恶斗。)

    丙子,魏尊胡太妃为皇太后,居崇训宫。于忠领崇训卫尉,刘腾为崇训太仆,加侍中,侯刚为侍中抚军将军。又以太后父国珍为光禄大夫。

    庚辰,定州刺史田超秀帅众三千降魏。

    戊子,魏大赦。

    己丑,魏清河王怿进位太傅,领太尉,广平王怀为太保,领司徒,任城王澄为司空。庚寅,魏以车骑大将军于忠为尚书令,特进崔光为车骑大将军,并加开府仪同三司。

    魏江阳王继,熙之曾孙也,先为青州刺史,坐以良人为婢夺爵。继子叉娶胡太后妹,壬辰,诏复继本封,以叉为通直散骑侍郎,叉妻为新平郡君,仍拜女侍中。

    羣臣奏请太后临朝称制,九月,乙未,灵太后始临朝听政,犹称令以行事,羣臣上书称殿下。太后聪悟,颇好读书属文,射能中针孔,政事皆手笔自决。加胡国珍侍中,封安定公。

    自郭祚等死,诏令生杀皆出于忠,王公畏之,重足胁息。太后旣亲政,乃解忠侍中、领军、崇训卫尉,止为仪同三司、尚书令。后旬余,太后引门下侍官于崇训宫,问曰:“忠在端揆,声望何如?”咸曰:“不称阙任。”乃出忠为都督冀‖定‖瀛三州诸军事、征北大将军、冀州刺史;以司空澄领尚书令。澄奏:“安定公宜出入禁中,参咨大务。”诏从之。

    甲寅,魏元遥破大乘贼,擒法庆并渠帅百余人,传首洛阳。

    左游击将军赵祖悦袭魏西硖石,据之以逼寿阳;更筑外城,徙缘淮之民以实城内。将军田道龙等散攻诸戍,魏扬州刺史李崇分遣诸将拒之。癸亥,魏遣假镇南将军崔亮攻西硖石,又遣镇东将军萧宝寅决淮堰。(大江大河中筑堰,常在乱世被用于军事,现在大家都谈生态,其实,长远生态看,堰无异于定时炸弹。

    冬,十月,乙酉,魏以胡国珍为中书监、仪同三司,侍中如故。

    甲午,弘化太守杜桂举郡降魏。

    初,魏于忠用事,自言世宗许其优转;太傅雍等皆不敢违,加忠车骑大将军。忠又自谓新故之际有定社稷之功,讽百僚令加己赏;雍等议封忠常山郡公。忠又难于独受,乃讽朝廷,同在门下者皆加封邑。雍等不得已复封崔光为博平县公,而尚书元昭等上诉不已。太后敕公卿再议,太傅怿等上言:“先帝升遐,奉迎乘舆,侍卫省闼,乃臣子常职,不容以此为功。臣等前议授忠茅土,正以畏其威权,苟免暴戾故也。若以功过相除,悉不应赏,请皆追夺。”崔光亦奉送章绶茅土。表十余上,太后从之。(每当皇帝新老交替,朝廷就地震,洗牌中你死我活。)

    高阳王雍上表自劾,称“臣初入柏堂,见诏旨之行一由门下,臣出君行,深知不可而不能禁;于忠专权,生杀自恣,而臣不能违。忠规欲杀臣,赖在事执拒;臣欲出忠于外,在心未行,返为忠废。忝官尸禄,孤负恩私,请返私门,伏听司败。”太后以忠有保护之功,不问其罪。十二月,辛丑,以雍为太师,领司州牧,寻复录尚书事,与太傅怿、太保怀、侍中胡国珍入居门下,同厘庶政。(魏太后颇有政治手腕,平息矛盾。)

  评论这张
 
阅读(297)|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