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敞开胸怀 迎接未来

晴的光痕 薪的火花 诗的余韵 竹的烙印

 
 
 

日志

 
 

梁纪五(二)---北魏的豪华宾馆  

2016-06-27 15:43:38|  分类: 古文赏析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一
         据《洛阳伽蓝记》载,永桥以南,圆丘以北,伊、洛之间,夹御道有四夷馆。道东有四馆。一名金陵,二名燕然,三名扶桑,四名崦嵫。道西有四里,一曰归正,二曰归德,三曰慕化,四曰慕义。表明四夷馆及四夷里位于永桥以南,圆丘以北, 御道两旁。永桥,指架于洛水之上的浮桥。《洛阳伽蓝记》载,宣阳门外四里,至洛水上作浮桥,所谓永桥也。
       宣阳门是北魏洛阳内城南城门之一。 史载南城墙有四门,自东向西为开阳门、平昌门、宣阳门、津阳门,因洛河改道北移,毁于洛水,迄今无迹可寻。由宣阳门出,南行四里至永桥。圆丘为古时祭天之坛,此处所指应为宣武帝所立的圆丘。史载景明二年,501年十一月壬寅, 宣武帝改筑圆丘于伊水之阳。由《洛阳伽蓝记》所载, 四夷馆位于伊河与洛河之间,这里的圆丘当指立于伊水之阳的圆丘。御道应指北魏洛阳内城里铜驼街在外廓城的延续。北魏洛阳城内城有南北纵街4条,基本上都与城门相连,铜驼街即为其中之一。 从北魏洛阳城宫城南墙偏西处的宫城正门阊阖门南出即是铜驼街。
         二
       《洛阳伽蓝记》载,吴人投国者处金陵馆,三年已后赐宅归正里。景明初,伪齐建安王萧宝夤来降,为筑宅于归正里。正光四年,萧衍子西丰侯萧正德来降,处金陵馆,为筑宅归正里,正德舍宅为归正寺。北夷来附者处燕然馆,三年已后赐宅归德里。正光元年,蠕蠕主郁久闾阿那瑰来朝,处之燕然馆,赐宅归德里。北夷酋长遣子入侍者,常秋来春去,避中国之热,时人谓之雁臣。东夷来附者处扶桑馆,赐宅慕化里。西夷来附者处崦嵫馆,赐宅慕义里。自葱岭以西至于大秦百国千城莫不欢附,商胡贩客,日奔塞下所谓尽天地之区已矣。乐中国士风因而宅者不可胜数。是以附化之民万有余家。门巷修整阊阖填列,青槐荫陌,绿树垂庭,天下难得之货,咸悉在焉。
        由上所载,可知四夷馆及四夷里居住人员的来源主要有以下几类:1、降附人员,如萧宝夤、萧正德。2、来朝人员,如阿那瑰。3、边夷遣子入侍者,如时人谓之雁臣的北夷酋长的入侍之子。4、商胡贩客如崦嵫馆及慕义里之居民多属此例。这部分人员中可能有一部分是以朝贡使节的名义,借朝贡之形式而从事商业活动。金陵馆及归正里内居住的主要是归附于北魏的南朝人士。正如前文所引归正里民间号为吴人坊,南来投化者 多居其内。
        南朝人士归附北魏同北魏的招抚政策有关。史载,时朝廷方欲招怀荒服,待吴儿甚厚,褰裳渡于江者,皆居不次之位。         三
         北魏四夷馆的建立为各民族提供了经济文化交流的机会。如前所述,四夷馆内的居民有一部分是商胡贩客,他们大多以朝贡使节的名义进入洛阳从事商业活动。《洛阳伽蓝记》所载,附化之民万有余家,门巷修整阊阖填列青槐荫陌绿树垂庭天下难得之货咸悉在焉即生动地描述了四夷馆内物资云集的场面。其主要目的即是为居于四夷馆内的四方民族进行物资交换提供场所。
        与此同时四夷馆的设置及与之相随的周边民族的进入也使域外大量物产流入中原。史载自魏德即广西域、东夷贡其珍物充于王府神龟、正光之际府藏盈溢。灵太后曾令公卿已下任力负物而取之又数赉禁内左右所费无 赀。表明了四方贡品的丰富。
        另从文化角度讲,四夷馆及四夷里有所谓四方风俗万国千城之称。其设置为各族间进行文化交流与了解提供了机会。三人居所的安 置,表明北魏迁洛前客馆已因国别、族别之不同而分别设立是前代蛮夷邸及客馆制度的发展与完善。迁洛后设置的四夷馆东西南北四方划分更为明确在馆内居住三年者则赐宅里内归于里长制的统一管理之下一方面体现了北魏统治者民族政策的开放性另一方面对隋唐之客馆制度产生了重大的影响。隋炀帝时置四方馆于建国门外对待四方使者后罢之有事则置名隶鸿胪寺量事繁简临时损益。东方曰东夷使者南方曰南蛮使者西方曰西戎使者北方曰北狄使者。唐亦设有四方馆则天后神功元年697契丹首领孙万荣起兵反唐 其奴斩万荣首降唐唐将其首悬之四方馆门。胡注云汉有藁街蛮夷邸。后魏置诸国使邸其后又作四馆以处四方来降者至隋炀帝置四方馆于建国门外以待四方使客各掌其方国及互市事属鸿胪寺。唐以四方馆隶中书省通事舍人主之。唐则天后神功元年条。表明隋唐四方馆之设立与北魏四夷馆的设置有着一定的承接关系。 

梁纪五(二)---北魏的豪华宾馆 - zqbxi520 - 敞开胸怀  迎接未来
 
梁纪五(二)---北魏的豪华宾馆 - zqbxi520 - 敞开胸怀  迎接未来
 
梁纪五(二)---北魏的豪华宾馆 - zqbxi520 - 敞开胸怀  迎接未来
 
         左军将军豫宁威伯冯道根卒。(冯道根(463-520),字巨基。广平酂人(今湖北老河口)。南朝梁将领。年少丧父,帮人做工以养母。以勇救湖阳戍主蔡道斑而知名。齐建武(495-498年)末,为3口戍副。南齐永元二年(500年)以母丧还家。萧衍在襄阳起兵,他率乡人子弟悉归之。萧衍使辅佐蔡道福,常为前锋陷阵。梁朝建立,为骁骑将军。江州剌使陈伯之反,他随王茂讨平之。梁天监二年(503年),为宁朔将军、南梁太守,统领阜陵城戍。初到阜陵(今安微全椒东),修城未毕,魏兵二万攻至城下。时堑垒未固,城中兵少。他选精锐二百,初战败魏军。后又率百骑横击,破魏将高祖珍军。升为辅国将军。从豫州刺史韦4克合肥,攻徐州。天监十五年,累升至右卫将军。他性谨厚,屡历征战而不言功,约束部曲,将士不敢掳掠,天监十六年,梁武帝使画工图其形象。卒于散骑常待、左军将军任上。)是日上春,祠二庙,旣出宫,有司以闻。上问中书舍人朱异曰:“吉凶同日,今可行乎?”对曰:“昔卫献公闻柳庄死,不释祭服而往。道根虽未为社稷之臣,亦有劳王室,临之,礼也。”上卽幸其宅,哭之以恸。
    
        高句丽世子安遣使入贡。二月,癸丑,以安为宁东将军、高句丽王,遣使者江法盛授安衣冠剑佩。魏光州兵就海中执之,送洛阳。
    
        魏太傅、侍中、清河文献王怿,美风仪,胡太后逼而幸之。然素有才能,辅政多所匡益,好文学,礼敬士人,时望甚重。侍中、领军将军元义在门下,兼总禁兵,恃宠骄恣,志欲无极。怿每裁之以法,义由是怨之。卫将军、仪同三司刘腾,权倾内外,吏部希腾意,奏用腾弟为郡,人资乖越,怿抑而不奏,腾亦怨之。龙骧府长史宋维,弁之子也,怿荐为通直郎,浮薄无行。义许维以富贵,使告司染都尉韩文殊父子谋作乱立怿。怿坐禁止,按验,无反状,得释,维当反坐;义言于太后曰:“今诛维,后有真反者,人莫敢告。”乃黜维为昌平郡守。(朝廷三害:胡太后、元义、刘腾
   
        义恐怿终为己害,乃与刘腾密谋,使主食中黄门胡定自列云:“怿货定使毒魏主,若己得为帝,许定以富贵。”帝时年十一,信之。秋,七月,丙子,太后在嘉福殿,未御前殿,义奉帝御显阳殿,腾闭永巷门,太后不得出。怿入,遇义于含章殿后,义厉声不听怿入,怿曰:“汝欲反邪!”义曰:“义不反,正欲缚反者耳!”命宗士及直斋执怿衣袂,将入含章东省,使人防守之。腾称诏集公卿议,论怿大逆;众咸畏义,无敢异者,唯仆射新泰文贞公游肇抗言以为不可,终不下署。(足见朝官不正。)
   
        义、腾持公卿议入,俄而得可,夜中杀怿。(元怿(487-520年),字宣仁 ,河南洛阳人。北魏宗室大臣,孝文帝元宏第四子,母为罗夫人 ,宣武帝元恪异母弟。太和二十一年(497年),封为清河王。宣武帝即位后,以为侍中、尚书仆射。延昌元年(512年),晋升司空,领司州牧。孝明帝元诩继位后,历任司徒、太傅、太尉等职,掌管门下省事务。正光元年(520年),领军将军元叉和阉官刘腾发动政变。元怿被杀害,时年三十四岁,谥号文献)于是诈为太后诏,自称有疾,还政于帝。幽太后于北宫宣光殿,宫门昼夜长闭,内外断绝,腾自执管钥,帝亦不得省见,裁听传食而巳。太后服膳俱废,不免饥寒,乃叹曰:“养虎得噬,我之谓矣!”又使中常侍贾粲侍帝书,密令防察动止。义遂与太师高阳王雍等同辅政,帝谓义为姨父。义与腾表里擅权,义为外御,腾为内防,常直禁省,共裁刑赏,政无巨细,决于二人,威振内外,百僚重迹。
   
        朝野闻怿死,无不丧气,胡夷为之剺lí面(划破了面孔)者数百人。游肇愤邑而卒。
    
        己卯,江、淮、海并溢。
    
        辛卯,魏主加元服,大赦,改元正光。
    
         魏相州刺史中山文庄王熙,英之子也,与弟给事黄门侍郎略、司徒祭酒纂,皆为清河王怿所厚,闻怿死,起兵于邺,上表欲诛元义、刘腾,纂亡奔邺。后十日,长史柳元章等帅城人鼓噪而入,杀其左右,执熙、纂并诸子置于高楼。八月,甲寅,元义遣尚书左丞卢同就斩熙于邺街,(元熙 ,字真兴,元英之子。好学,俊爽有文才,声著于世,然轻躁浮动。英深虑非保家之主,常欲废之,立第四子元略为世子。宗议不听,略又固请,乃止。起家秘书郎,延昌二年袭封,累迁兼将作大匠,拜太常少卿、给事黄门侍郎,寻转光禄勋。时领军于忠执政。)并其子弟。
    
         熙好文学,有风义,名士多与之游,将死,与故知书曰:“吾与弟俱蒙皇太后知遇,兄据大州,弟则入侍,殷勤言色,恩同慈母。今皇太后见废北宫,太傅清河王横受屠酷,主上幼年,独在前殿。君亲如此,无以自安,故帅兵民欲建大义于天下。但智力浅短,旋见囚执,上惭朝廷,下愧相知。本以名义干心,不得不尔,流肠碎首,复何言哉!凡百君子,各敬尔仪,为国为射,善勖名节!”闻者怜之。熙首至洛阳,亲故莫敢视,前骁骑将军刁整独收其尸而藏之。整,雍之孙也。卢同希义意,穷治熙党与,锁济阴内史杨昱赴邺,考讯百日,乃得还任。义以同为黄门侍郎。
  
        元略亡抵故人河内司马始宾,始宾与略缚荻筏夜渡孟津,诣屯留栗法光家,转依西河太守刁双,匿之经年。时购略甚急,略惧,求送出境,双曰:“会有一死,所难遇者为知己死耳,愿不以为虑。”略固求南奔,双乃使从子昌送略渡江,遂来奔,上封略为中山王。双,雍之族孙也。义诬刁整送略,并其子弟收系之,御史王基等力为辩雪,乃得免。
    
        甲子,侍中、车骑将军永昌严侯韦叡卒。(韦睿 (公元442-520年),字怀文,南朝梁武帝时名将。汉族,原籍京兆杜陵(今陕西西安东南)人,祖父时迁至襄阳(今属湖北)。其家族是三辅地区有名的大姓。在宋、齐时并没有突出表现。韦睿早年任上庸太守,齐末随萧衍起兵,"多建策,皆见用"。天监四年(505年),督军北伐,攻下北魏小岘城(今合肥东),随即进军合肥。这时魏将杨灵胤率五万人前来救援。韦睿引肥水灌城,大破魏兵,斩俘万余人。天监五年(506年),解钟离(安徽省凤阳县东北临淮关)之围,因功进爵为侯,任右卫将军。史载韦睿仁民爱物,"士卒营幕未立,终不肯舍。井灶未成,亦不先食",北魏人怕他,称为"韦虎",一生廉洁,家无余财。)时上方崇释氏,士民无不从风而靡,独叡自以位居大臣,不欲与俗俯仰,所行略如平日。
    
         九月,戊戌,魏以高阳王雍为丞相,总摄内外,与元义同决庶务。
   
        初,柔然佗汗可汗纳伏名敦之妻候吕陵氏,生伏跋可汁及阿那瓌等六子。伏跋旣立,忽亡其幼子祖惠,求募不能得。有巫地万言祖惠今在天上,我能呼之,乃于大泽中施帐幄,祀天神,祖惠忽在帐中,自云恒在天上。伏跋大喜,号地万为圣女,纳为可贺敦。地万旣挟左道,复有姿色,伏跋敬而爱之,信用其言,干乱国政。如是积岁,祖惠浸长,语其母曰:“我常在地万家,未尝上天,上天者地万敎我也。”其母具以状告伏跋,伏跋曰:“地万能前知未然,勿为谗也!”旣而地万惧,谮祖惠于伏跋而杀之。候吕陵氏遣其大臣具列等绞杀地万;伏跋怒,欲诛具列等。会阿至罗入寇,伏跋击之,兵败而还。候吕陵氏与大臣共杀伏跋,(豆罗伏跋豆伐可汗(公元?-520年),佗汗可汗子,佗汗可汗被高车王俘杀后继位,在位12年,为其母所杀,葬处不明。)立其弟阿那瓌为可汗。阿那瓌立十日,其族兄示发帅众数万击之,阿那瓌战败,与其弟乙居伐轻骑奔魏。示发杀候吕陵氏及阿那瓌二弟。(柔然国主信神弄鬼,导致一场血光之灾,朝廷内乱。
    
        魏清河王怿死,汝南王悦了无恨元义之意,以桑落酒候之,尽其私佞。义大喜,冬,十月,乙卯,以悦为侍中、大尉。悦就怿子亶求怿服玩,不时称旨,杖亶百下,几死。
    
        柔然可汗阿那瓌guī将至魏,魏主使司空京兆王继、侍中崔光等相次迎之,赐劳甚厚。魏主引见阿那瓌于显阳殿,因置宴,置阿那瓌位于亲王之下。宴将罢,阿那瓌执启(执书信)立于座后,诏引至御座前,阿那瓌再拜言曰:“臣以家难,轻来诣阙,本国臣民,皆已逃散。陛下恩隆天地,乞兵送还本国,诛翦叛逆,收集亡散,臣当统帅遗民,奉事陛下。言不能尽,别有启陈。”仍以启授中书舍人常景以闻。景,爽之孙也。
   
        十一月,己亥,魏立阿那瓌为朔方公、蠕蠕王,赐以衣服、轺车。禄恤仪卫,一如亲王。时魏方强盛,于洛水桥南御道东作四馆,道西立四里:有自江南来降者处之金陵馆,三年之后赐宅于归正里;自北夷降者处燕然馆,赐宅于归德里;自东夷降者处扶桑馆,赐宅于慕化里;自西夷降者处崦嵫馆,赐宅于慕义里。及阿那瓌入朝,以燕然馆处之。阿那瓌屡求返国,朝议异同不决,阿那瓌以金百斤赂元义,遂听北归。十二月,壬子,魏敕怀朔都督简锐骑二千护送阿那瓌达境首,观机招纳。若彼迎候,宜赐缯帛车马礼饯而返;如不容受,听还阙庭。其行装资遣,付尚书量给。(四大宾馆
    
       辛酉,魏以京兆王继为司徒。
    
        魏遗使者刘善明来聘,始复通好。
    
        武帝普通二年(辛丑,公元五二一年)
  
         春,正月,辛巳,上祀南郊。
  
        置孤独园于建康,以收养穷民。(扶贫助孤,早已有之。
    
        戊子,大赦。
    
         魏南秦州氐反。
    
        魏发近郡兵万五千人,使怀朔镇将杨钧将之,送柔然可汗阿那瓌返国。尚书左丞张普惠上疏,以为:“蠕蠕久为边患,今兹天降丧乱,荼毒其心,盖欲使之知有道之可乐,革面稽首以奉大魏也。陛下宜安民恭己以悦服其心。阿那瓌束身归命,抚之可也;乃更先自劳扰,兴师郊甸之内,投诸荒裔之外,救累世之勍敌,资天亡之丑虏。臣愚未见其可也。此乃边将贪窃一时之功,不思兵为凶器,王者不得已而用之。况今旱暵hàn方甚,圣慈降膳,乃以万五千人使杨钧为将,欲定蠕蠕,干时而动,其可济乎!脱有颠覆之变,杨钧之肉,其足食乎!宰辅专好小名,不图安危大计,此微臣所以寒心者也。且阿那瓌之不还,负何信义,臣贱不及议,文书所过,不敢不陈。”阿那瓌辞于西堂,诏赐以军器、衣被、杂彩、粮畜,事事优厚,命侍中崔光等劳遣于外郭。
    
        阿那瓌之南奔也,其从父兄婆罗门帅众数万入讨示发,破之,示发奔地豆干,地豆干杀之,国人推婆罗门为弥偶可社句可汗。杨钧表称:“柔然已立君长,恐未肯以杀兄之人郊迎其弟。轻往虚返,徒损国威。自非广加兵众,无以送其入北。”二月,魏人使旧尝奉使柔然者牒云具仁往谕婆罗门,使迎阿那瓌。
    
      辛丑,上祀明堂。
    
      庚戌,魏使假抚军将军邴虬讨南秦叛氐。
    
       魏元义、刘腾之幽胡太后也,右卫将军奚康生预其谋,义以康生为抚军大将军、河南尹,仍使之领左右。康生子难当娶侍中、左卫将军侯刚女,刚子,义之妹夫也,义以康生通姻,深相委托,三人率多俱宿禁中,时或迭出,以难当为千牛备身(手执千牛刀侍卫于孝明帝左右)。康生性粗武,言气高下,义稍惮之,见于颜色,康生亦微惧不安。

  评论这张
 
阅读(5)|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