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敞开胸怀 迎接未来

晴的光痕 薪的火花 诗的余韵 竹的烙印

 
 
 

日志

 
 

梁纪六(二)--贪婪皇后  

2016-06-29 11:36:35|  分类: 古文赏析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历史上最多欲求的女性,不是慈禧,她要的只是富贵和权势;不是武则天,她要的只是天下;也不是赵飞燕,她要的只是肉体之欢———而是北魏的胡太后。她既有文才,又贪武艺;既爱天下,又喜金钱;既信佛教,又善权术;既贪图玩乐,又耽于情欲……想把好处都占全。
        看多了两汉两晋的外戚把宫廷搞得鸡飞狗跳,所以北魏开国君主定下规矩,立太子后,则杀太子的生母。所以,嫔妃们都宁愿生公主,而不是太子。胡氏入宫后,批评那些嫔妃:“天子哪能没有儿子?你们怎能那么自私,只顾个人生死而不顾国家前途。”她怀孕了,反而祷告说:“赐我儿子吧,让他当上太子吧,我万死不辞。”在后宫的角力中,她的儿子活下来了,她也活下来了。未发迹时,胡氏的铁心肠是英豪大略宽宏量,从未将儿女私情略萦心上;而独掌政权后,同一副心肠就成了无情无耻凶残暴虐的代名词。
        后来,太子当上皇帝,胡氏成了胡太后,她可以自由地玩乐了。此姝武艺高强,射箭好,便多次举行射击表演巡回赛;爱登山,便在嵩山祭神,顺便让夫人九嫔公主都参加攀岩比赛,还非得拿冠军。有了强大的国力支持,北魏成了南北朝时期的体育大国。
        胡太后也是性情中人,经常给人出难题。一次,她去盛放绢布的仓库巡玩,对从行的一百多人下令:依自己力气,随意取绢。这些人丑态百出,使尽气力左夹右扛成百匹地往家里搬。有两个最贪心的,负绢过重,摔倒在地,太后又笑又怒,让卫士把两人赶出仓库,一匹绢也不给他们,当时被人传为笑柄。
        同时,胡太后还是文学女青年,亲自创作《杨白华》歌辞来怀念远走高飞的情人杨华,“……含情出户脚无力,拾得杨花泪沾臆。秋去春还双燕子,愿衔杨花入窠里。”让宫女们昼夜连臂环绕,踏足歌唱,忆念情人。然而就是她的几位情人,酿下了数次宫廷政变的祸根。
         最可笑的是,胡太后在亲生儿子19岁的时候把他毒死了,强行立了新生一个月的孙子为帝;几天后,宣称刚立的皇帝是女孩,废掉,再立了一个三岁的小皇帝。也太儿戏了。你以为国家神器是任天堂游戏呀?玩不好就重来呀?
两个月后,胡太后和小皇帝被一个部落首领俘获,扔到水里淹死了。
梁纪六(二)--贪婪皇后 - zqbxi520 - 敞开胸怀  迎接未来
 
梁纪六(二)--贪婪皇后 - zqbxi520 - 敞开胸怀  迎接未来
 
梁纪六(二)--贪婪皇后 - zqbxi520 - 敞开胸怀  迎接未来 

        魏使黄门侍郎卢同持节诣营州慰劳,就德兴降而复反。诏以同为幽州刺史兼尚书行台,同屡为德兴所败而还。

         魏朔方胡反,围夏州刺史源子雍,城中食尽,煑马皮而食之,众无贰心。子雍欲自出求粮,留其子延伯守统万,将佐皆曰:“今四方离叛,粮尽援绝,不若父子俱去。”子雍泣曰:“吾世荷国恩,当毕命此城;但无食可守,故欲往东州,为诸君营数月之食,若幸而得之,保全必矣。”乃帅羸弱诣东夏州运粮,延伯与将佐哭而送之。子雍行数日,胡帅曹阿各拔邀击,擒之。子雍潜遣人赍jī书,敕城中努力固守。阖城忧惧,延伯谕之曰:“吾父吉凶不可知,方寸焦烂。但奉命守城,所为者重,不敢以私害公。诸君幸得此心。”于是众感其义,莫不奋励。子雍虽被擒,胡人常以民礼事之,子雍为陈祸福,劝阿各拔降。会阿各拔卒,其弟桑生竟帅其众随子雍降。子雍见行台北海王颢,具陈诸贼可灭之状,颢给子雍兵,令其先驱。时东夏州阖境皆反,所在屯结,子雍转鬬而前,九旬之中,凡数十战,遂平东夏州,征税粟以馈统万,二夏由是获全。子雍,怀之子也。(这个战役说明,叛军反叛迫不得已,犹豫不决,才出现礼遇、归降现象。)

         魏广阳王深上言:“今六镇尽叛,高车二部亦与之同,以此疲兵击之,必无胜理。不若选练精兵守恒州诸要,更为后图。”遂与李崇引兵还平城。崇谓诸将曰:“云中者,白道之冲,贼之咽喉,若此地不全,则幷、肆危矣。当留一人镇之,谁可者?”众举费穆,崇乃请穆为朔州刺史。

         贺拔度拔父子及武川宇文肱纠合乡里豪杰,共袭卫可孤,杀之;度拔寻与铁勒(铁勒是中国北方古代部落民族名。中国古代北方、西北方民族。又称狄历、丁零、敕勒、高车。铁勒众多部落中,回纥和薛延陀都建立过统一漠北地区的汗国。而据史书记载,突厥是铁勒化的塞种人部落。回鹘汗国兴起以后,"铁勒"之见于官方史书逐渐减少,后来常用回鹘或者突厥来指代铁勒。后契丹人统有大漠南北,铁勒这个称呼逐渐消失。)战死。肱,逸豆归之玄孙也。

        李崇引国子博士祖莹为长史;广阳王深奏莹诈增首级,盗没军资,莹坐除名,崇亦免官削爵征还。深专总军政。

        莫折天生进攻魏岐州,十一月,戊申,陷之,执都督元志及刺史裴芬之,送莫折念生杀之。念生又使卜胡等寇泾州,败光禄大夫薛峦于平凉东。峦,安都之孙也。

         丙辰,彭宝孙拔魏东莞。壬戌,裴邃攻寿阳之安城,丙寅,马头、安城皆降。

         高平人攻杀卜胡,共迎胡琛。

        魏以黄门侍郎杨昱兼侍中,持节监北海王颢军,以救豳州,豳州围解。蜀贼张映龙、姜神达攻雍州,雍州刺史元修义请援,一日一夜,书移九通。都督李叔仁迟疑不赴,昱曰:“长安,关中基本,若长安不守,大军自然瓦散,留此何益?”遂与叔仁进击之,斩神达,余党散走。

         十二月,戊寅,魏荆山降。

        壬辰,魏以京兆王继为太师、大将军,都督西道诸军以讨莫折念生。

         乙巳,武勇将军李国兴攻魏平静关;辛丑,信威长史杨干攻武阳关;壬寅,攻岘关;皆克之。国兴进围郢州,魏郢州刺史裴询与蛮酋西郢州刺史田朴特相表里以拒之。围城近百日,魏援军至,国兴引还。询,骏之孙也。

         魏汾州诸胡反;以章武王融为大都督,将兵讨之。

        魏魏子建招谕南秦诸氐,稍稍降附,遂复六郡十二戍,斩韩祖香。魏以子建兼尚书,为行台,刺史如故,梁、巴、二益、二秦诸州皆受节度。

    莫折念生遣兵攻凉州,城民赵天安复执刺史以应之。

    是岁,侍中、太子詹事周舍坐事免,散骑常侍钱唐朱异代掌机密,军旅谋议,方镇改易,朝仪诏敕皆典之。异好文义,多艺能,精力敏赡,上以是任之。

    武帝普通六年(乙巳,公元五二五年)

    春,正月,丙午,雍州刺史晋安王纲遣安北长史柳浑破魏南乡郡;司马董当门破魏晋城,庚戌,又破马圈、雕阳二城。

    辛亥,上祀南郊,大赦。

        魏徐州刺史元法僧,素附元义,见义骄恣,恐祸及己,遂谋反。魏遣中书舍人张文伯至彭城,法僧谓曰:“吾欲与汝去危就安,能从我乎?”文伯曰:“我宁死见文陵松柏,安能去忠义而从叛逆乎!”法僧杀之。庚申,法僧杀行台高谅,称帝,改元天启,立诸子为王。魏发兵击之,法僧乃遣其子景仲来降。

        安东长史元显和,丽之子也,举兵与法僧战;法僧擒之,执其手,命其共坐,显和不肯,曰:“与翁皆出皇家,一朝以地外叛,独不畏良史乎!”法僧犹欲慰谕之,显和曰:“我宁死为忠鬼,不能生为叛臣!”乃杀之。(北魏内外交困,如将垮之大厦。)

        上使散骑常侍朱异使于法僧,以宣城太守元略为大都督,与将军义兴陈庆之、胡龙牙、成景儁等将兵应接。

       莫折天生军于黑水,兵势甚盛。魏以岐州刺史崔延伯为征西将军、西道都督,帅众五万讨之。延伯与行台萧宝寅军于马嵬wéi。延伯素骁勇,宝寅趣之使战,延伯曰:“明晨为公参贼勇怯。”乃选精兵数千西渡黑水,整陈向天生营;宝寅军于水东,遥为继援。延伯直抵天生营下,扬威胁之,徐引兵还。天生见延伯众少,争开营逐之,其众多于延伯十倍,蹙延伯于水次,宝寅望之失色。延伯自为后殿,不与之战,使其众先渡,部伍严整,天生兵不敢击。须臾,渡华,延伯徐渡,天生之众亦引还。宝寅喜曰:“崔君之勇,关、张不如。”延伯曰:“此贼非老奴敌也,明公但安坐,观老奴破之。”癸亥,延伯勒兵出,宝寅举军继其后。天生悉众逆战,延伯身先士卒,陷其前锋,将士尽锐竞进,大破之,俘斩十余万,追奔至小陇,岐、雍及陇东皆平。将士稽留采掠,天生遂塞陇道,由是诸军不能进。(猛将崔延伯

        宝寅破宛川,俘其民以为奴婢,以美女十人赏岐州刺史魏兰根,兰根辞曰:“此县介于强寇,不能自立,故附从以救死。官军之至,宜矜而抚之,柰何助贼为虐,翦以为贱役乎!”悉求其父兄而归之。

        乙巳,裴邃拔魏新蔡郡,诏侍中、领军将军西昌侯渊藻将众前驱,南兖州刺史豫章王综与诸将继进。癸酉,裴邃拔郑城,汝、颍之间,所在响应。(梁迎来统一时机。

          魏河间王琛等惮邃威名,军于城父,累月不进,魏朝遣廷尉少卿崔孝芬持节、赍斋库刀以趣之。孝芬,挺之子也。琛至寿阳,欲出兵决战。长孙稚以为久雨未可出;琛不听,引兵五万出城击邃。邃为四甄(长阵)以待之,使直合将军李祖怜先挑战而伪退;稚、琛悉众追之,四甄竞发,魏师大败,斩首万余级。琛走入城,稚勒兵而殿,遂闭门自固,不敢复出。

         魏安乐王鉴将兵讨元法僧,击元略于彭城南,略大败,与数十骑走入城。鉴不设备,法僧出击,大破之,鉴单骑奔归。将军王希耼dān拔魏南阳平,执太守薛昙尚。昙尚,虎子之子也。甲戌,以法僧为司空,封始安郡公。

    魏以安丰王延明为东道行台,临淮王彧为都督,以击彭城。

    魏以京兆王继为太尉。

    二月,乙未,赵景悦拔魏龙亢。

       初,魏刘腾旣卒,胡太后及魏主左右防卫微缓。元义亦自宽,时出游于外,留连不返,其所亲谏,义不纳;太后察知之。去秋,太后对帝谓羣臣曰:“今隔绝我母子,不听往来,复何用我为!我当出家,修道于嵩山闲居寺耳。”因欲自下发;帝及羣臣叩头泣涕,殷勤苦请,太后声色愈厉。帝乃宿于嘉福殿,积数日,遂与太后密谋黜义。然帝深匿形迹,太后有忿恚,欲得往来显阳之言,皆以告义;又对义流涕,叙太后欲出家,忧怖之心日有数四。义殊不以为疑,乃劝帝从太后所欲。于是太后数御显阳殿,二宫无复禁碍。义举元法僧为徐州,法僧反,太后数以为言,义深愧悔。

       丞相高阳王雍,虽位居义上,而深畏惮之。会太后与帝游洛水,雍邀二宫幸其第。日晏,帝与太后至雍内室,从官皆不得入,遂相与定图义之计。于是太后谓义曰:“元郎若忠于朝廷,无反心,何故不去领军,以余官辅政!”义甚惧,免冠求解领军。乃以义为骠骑大将军、开府仪同三司、尚书令、侍中、领左右。(放松警惕,老虎打盹。)

    戊戌,魏大赦。

    壬辰,莫折念生遣都督杨鲊等攻仇池郡,行台魏子建击破之。

    三月,己酉,上幸白下城,履行六军顿所。乙丑,命豫章王综权顿彭城,总督众军,并摄徐州府事。己巳,以元法僧之子景隆为衡州刺史,景仲为广州刺史。上召法僧及元略还建康,法僧驱彭城吏民万余人南渡。法僧至建康,上宠待甚厚;元略恶其为人,与之言,未尝笑。

    魏诏京兆王继班师。

    北凉州刺史锡休儒等自魏兴侵魏梁州,攻直城。魏梁州刺史傅竖眼遣其子敬绍击之,休儒等败还。

    柔然王阿那瓌为魏讨破六韩拔陵,魏遣牒云具仁赍杂物劳赐之。阿那瓌勒众十万,自武川西向沃野,屡破拔陵兵。夏,四月,魏主复遣中书舍人冯儁劳赐阿那瓌。阿那瓌部落浸强,自称敕连头兵豆伐可汗。

  评论这张
 
阅读(10)|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