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敞开胸怀 迎接未来

晴的光痕 薪的火花 诗的余韵 竹的烙印

 
 
 

日志

 
 

梁纪十七(四)--奇人羊侃  

2016-07-12 22:09:38|  分类: 古文赏析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羊侃是北魏的一名壮士,身高八尺,虎背熊腰,轻盈敏捷,青年时曾在兖州尧庙表演过“无杆跳高”。
         尧庙的墙壁很高,羊侃猛吸一口气,一下子就跳到了墙壁五寻高的位置,五寻约合9米。跳上去之后,羊侃对着下面目瞪口呆的观众,进行了类似于走钢丝的表演,在窄窄的墙上横着走了七步。
         羊侃不但跳高技巧十分了得,还是一个不错的举重运动员。泗水桥上有好几个石人,都是长八尺、大十围的体积,羊侃两手各举起一个石人,将石人相互撞击,直到撞碎为止。
         羊侃后来当了尚书郎,是郎官中当之无愧的大力士。他能拉开二十石的硬弓,二十石约合300公斤。
         有一次,魏宣武帝见到羊侃,疑惑这个一脸络腮胡,有着铁塔一般身躯的人怎么会姓羊呢?就说:“郎官们都说你力大如虎,但你是不是一只披着虎皮的羊呢?见到青草就欢喜,见到豺狼就发抖,你能学个老虎的样子让朕瞧瞧吗? ”
         羊侃当即趴在地上仰起脖子,学老虎的样子吼了一声。这一声吼,震得大殿上的灰尘簌簌下落,皇帝和大臣赶紧掩上了耳朵。皇帝冒了一身冷汗,令他起身,只见羊侃刚才双手抓过的石砖,竟留下了十个小坑。
        “好厉害的琵琶铁指功!”大臣们倒吸一口冷气,以后惹谁都可以,千万别惹羊侃,如果把他惹急了,往自己脸上一抓,那还有命吗?
         皇帝一高兴,赐给羊侃一把镶珠的宝剑。
        本是南方人的羊侃想念故土,后来拼死拼活损兵折将,终于回到南方梁国,但是昏庸的梁武帝并不重用羊侃。羊侃没有驰骋战场的机会,以歌舞自娱,在奢华的生活中麻醉痛苦的心。
         羊侃很有文艺才能,自己作词作曲,原创了《采莲》与《棹歌》两首流行歌曲,教他的姬妾唱。他还亲自选拔栽培优秀的文艺人才,在他手下涌现出不少身怀绝技的艺人。比如,其中有一个弹筝人陆太喜创造了用假甲弹筝的技巧,她将七寸长的鹿角爪戴在手上,弹奏的筝曲不仅音量大而且音色美。还有一个舞女张净琬,腰围只有一尺六寸。另一个叫孙荆玉的舞女杂技水平惊人,能够反腰贴地,在席上衔起玉簪。
         后来,羊侃在与叛将侯景作战时病死,举城皆哀。
梁纪十七(四)--奇人羊侃 - zqbxi520 - 敞开胸怀  迎接未来
 
梁纪十七(四)--奇人羊侃 - zqbxi520 - 敞开胸怀  迎接未来

        是日晚,鄱阳王范遣其世子嗣与西豫州刺史裴之高、建安太守赵凤举各将兵入援,军于蔡洲,以待上流诸军,范以之高督江右援军事。景悉驱南岸居民于水北,焚其庐舍,大街已西,扫地俱尽。

    北徐州刺史封山侯正表镇钟离,上召之入援,正表托以船粮未集,不进。景以正表为南兖州刺史,封南郡王。正表乃于欧阳立栅以断援军,帅众一万,声言入援,实欲袭广陵。密书诱广陵令刘询,使烧城为应,询以告南兖州刺史南康王会理。十二月,会理使询帅步骑千人夜袭正表,大破之;正表走还钟离。询收其兵粮,归就会理,与之入援。

    癸巳,侍中、都官尚书羊侃卒,(羊侃(496年-549年),字祖忻,泰山梁父(今山东泰安东南)人,南北朝时期南梁名将,东汉南阳太守羊续之后,北魏平北将军羊祉之子。羊侃早年在北魏为官,累封至征东大将军、泰山太守,赐爵钜平侯,后率部众南归梁朝,多次随军北伐,官至侍中、都官尚书,封高昌县侯。太清二年(548年),侯景之乱爆发,羊侃奉命坚守建康,多次击退叛军进攻。同年十二月(549年1月),羊侃在建康台城病逝。时年五十四岁。羊侃死后,侯景叛军攻入建康。)城中益惧。侯景大造攻具,陈于阙前,大车高数丈,一车二十轮。丁酉,复进攻城,以虾蟇车运土填堑。

    湘东王绎遣世子方等将步骑一万入援建康,庚子,发公安。绎又遣竟陵太守王僧辩将舟师万人,出自汉川,载粮东下。方等有俊才,善骑射,每战,亲犯矢石,以死节自任。

    壬寅,侯景以火车焚台城东南楼。材官吴景,有巧思,于城内构地为楼,火纔灭,新楼卽立,贼以为神。景因火起,潜遣人于其下穿城。城将崩,乃觉之;吴景于城内更筑迂城,状如却月以拟之,兼掷火,焚其攻具,贼乃退走。

    太子遣洗马元孟恭将千人自大司马门出荡,孟恭与左右奔降于景。

    己酉,景土山稍逼城楼,柳津命作地道以取其土,外山崩,压贼且尽。又于城内作飞桥,悬罩二土山。景众见飞桥逈出,崩腾而走;城内掷雉尾炬,焚其东山,楼栅荡尽,贼积死于城下,乃弃土山不复修,自焚其攻具。材官将军宋嶷降于景,敎之引玄武湖水以灌台城,阙前皆为洪流。(建康,多灾多难

    上征衡州刺史韦粲为散骑常侍,以都督长沙欧阳頠监州事。粲,放之子也。还,至庐陵,闻侯景乱,粲简阅部下,得精兵五千,倍道赴援。至豫章,闻景已出横江,粲就内史刘孝仪谋之,孝仪曰:“必如此,当有敕。岂可轻信人言,妄相惊动!或恐不然。”(一个呆子。)时孝仪置酒,粲怒,以杯抵地曰:“贼已渡江,便逼宫阙,水陆俱断,何暇有报!假令无敕,岂得自安!韦粲今日何情饮酒!”卽驰马出部分。将发,会江州刺史当阳公大心遣使邀粲,粲乃驰往见大心曰:“上游藩镇,江州去京最近,殿下情计诚宜在前。但中流任重,当须应接,不可阙镇。今宜且张声势,移镇湓城,遣偏将赐随,于事便足。”大心然之,遣中兵柳昕帅兵二千人随粲,粲至南洲,外弟司州刺史柳仲礼亦帅步骑万余人至横江,粲卽送粮仗赡给之,并散私金帛以赏其战士。

    西豫州刺史裴之高自张公洲遣船渡仲礼,丙辰夜,粲、仲礼及宣猛将军李孝钦、前司州刺史羊鸦仁、南陵太守陈文彻,合军屯新林王游苑。粲议推仲礼为大都督,报下流众军;裴之高自以年位,耻居其下,议累日不决。粲抗言于众曰:“今者同赴国难,义在除贼。所以推柳司州者,正以久捍边疆,先为侯景所惮;且士马精锐,无出其前。若论位次,柳在粲下,语其年齿,亦少于粲,直以社稷之计,不得复论。今日形势,贵在将和,若人心不同,大事去矣。裴公朝之旧德,岂应复挟私情以沮大计!粲请为诸军解之。”乃单舸至之高营,切让之曰:“今二宫危逼,猾寇滔天,臣子当戮力同心,岂可自相矛楯!豫州必欲立异,锋镝便有所归。”之高垂泣致谢,遂推仲礼为大都督。

    宣城内史杨白华遣其子雄将郡兵继至,援军大集,众十余万,缘淮树栅,景亦于北岸树栅以应之。

    裴之高与弟之横以舟师一万屯张公洲。景囚之高弟、侄、子、孙,临水陈兵,连鏁列于陈前,以鼎镬、刀锯随其后,谓曰:“裴公不降,今卽烹之。”之高召善射者使射其子,再发,皆不中。

    景帅步骑万人于后渚挑战,仲礼欲出击之。韦粲曰:“日晚我劳,未可战也。”仲礼乃坚壁不出,景亦引退。

    湘东王绎将锐卒三万发江陵,留其子绥宁侯方诸居守,咨议参军刘之迡等三上笺请留,答敎不许。

    鄱阳王范遣其将梅伯龙攻王显贵于寿阳,克其罗城;攻中城,不克而退,范益其众,使复攻之。(侯景好景不长,大军压境。

    东魏大将军澄患民钱滥恶,议不禁民私铸;但悬称市门,钱不重五铢,毋得入市。朝议以为年榖不登,请俟他年,乃止。

    魏太师泰杀安定国臣王茂而非其罪。尚书左丞柳庆谏,泰怒曰:“卿党罪人,亦当坐!”执庆于前。庆辞色不挠,曰:“庆闻君蔽于事为不明,臣知而不争为不忠。庆旣竭忠,不敢爱死,但惧公为不明耳。”泰寤,亟使赦茂,不及,乃赐茂家钱帛,曰:“以旌吾过。”

    丙辰晦,柳仲礼夜入韦粲营,部分众军。旦日,会战,诸将各有据守,令粲顿青塘。粲以青塘当石头中路,贼必争之,颇惮之。仲礼曰:“青塘要地,非兄不可;若疑兵少,当更遣军相助。”乃使直合将军刘叔胤助之。
  评论这张
 
阅读(2)|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