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敞开胸怀 迎接未来

晴的光痕 薪的火花 诗的余韵 竹的烙印

 
 
 

日志

 
 

苏李诗--名假情真  

2016-07-01 16:05:54|  分类: 名人旧事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东汉无名氏文人,假托"李陵"所作的三首抒情诗。它们与假托"苏武"所作的另四首诗(均收于《昭明文选》),被人们合称为"苏李诗"。诗虽属假托,情却抒写得极为真挚。特别是这三首,融离别之情于"衢路"、"浮云"、"河梁"、落日之景;在"且复立斯须"、"对酒不能酬"、"悢悢不得辞"的情景描摹中,传达妻友送别之伤、游子辞乡之哀,情意缠绵,思致凄婉,具有强烈的感染力。

苏李诗--名假情真 - zqbxi520 - 敞开胸怀  迎接未来

 

与苏武三首(五言)

  李少卿汉书曰:李陵,字少卿,少时为侍中建章监。善射,爱人。降匈奴,为右校王,病死。

  良时不再至,离别在须臾。论语摘辅像谶曰:时不再及。宋均曰:及,亦至也。屏营(仿偟.出处:《国语.吴语》:“王亲独行,屏营仿偟于山林之中,三日乃见其涓人畴。”)衢路侧,执手野踟蹰。国语,申胥曰:昔楚灵王独行屏营。毛诗曰:执子之手。又曰:搔首踟蹰。仰视浮云驰,奄忽互相逾。风波一失所,各在天一隅。言浮云之驰,奄忽相逾,飘飖不定。逮乎因风波荡,各在天之一隅。以喻人之客游,飞薄亦尔。长当从此别,且复立斯须。礼记,君子曰:礼乐不可斯须去身。郑玄曰:斯须,犹须臾也。欲因晨风发,送子以贱躯。晨风,早风。言欲因风发而己乘之以送子也。楚辞曰:乘回风兮远游。

  嘉会难再遇,三载为千秋。琴操曰:邹虞者,邵国之女所作也。古者役不逾时,不失嘉会。临河濯长缨,念子怅悠悠。夫冠缨,仕子之所服,濯之以远游。今因远游而感逝川,故增别念也。远望悲风至,对酒不能酬。行人怀往路,何以慰我愁?毛苌诗传曰:怀,思也。独有盈觞酒,与子结绸缪。毛诗曰:绸缪束薪。毛苌曰:绸缪,缠绵之貌也。

  携手上河梁,游子暮何之?楚辞曰:浮云兮容与,导予兮何之也。徘徊蹊路侧,悢liàng々不得辞。广雅曰:悢々,恨也。行人难久留,各言长相思。安知非日月,弦望自有时。刘熙释名曰:弦,月半之名也。其形一旁曲,一旁直,若张弓弛弦也。望,月满之名也。月大十六日,月小十五日。日在东,月在西,遥相望也。努力崇明德,皓首以为期。周易曰:利用安身,以崇德也。毛苌诗传曰:崇,终也。尚书曰:先王既勤用明德。声类曰:颢,白首貌也。皓与颢古字通。

     苏李诗--名假情真 - zqbxi520 - 敞开胸怀  迎接未来

 

     人生的奔波总这样聚散匆匆,伤心的离别总这样依依难舍:长长短短的身影,历尽数百千载,似还叠印在“路侧”、“河梁”;凄凄凉凉的叮咛,消歇在多少个落暮,似还唏嘘可闻——这就是此诗所描摹的几幕别离景象。不过,时光须得倒转,背景应是在苦闷、无奈的汉末。


    第一幕大抵发生在清晨:从“良时不再至,离别在须臾”的幽幽叹息中出现的,是一对不久前还沉浸在新婚喜悦中的年轻夫妇——一条四达的大路,即将载着夫君离去,四野则春草萋萋。悲伤的妻子还牵着夫君的手,在路侧的草野间徬徨。透过“屏营(徬徨)衢路侧,执手野踟蹰”的全景展示,读者所看到的,正是这一对相倚在绿绿旷野,“执手相看泪眼,竟无语凝噎”(柳永《雨霖铃》)的伤心背影。


     别离中最难把持的自然是妻子。她抬眼“仰望”天上的“浮云”,便就黯然伤神:担心着与夫君一别,从此将如这“风波”中的云儿一样,刚才还相遇在头顶,转眼间便又各驰西东,“相失”在万里天涯!正因为如此,她才那样固执地恳求着夫君:“且复立斯须”。要知道,在片刻的相依之后,便就是遥遥无期的“长别”呵!女主人公这含泪的恳求,吐露着多少近乎绝望的哀情。


夫君去了,在大路上渐远渐隐;妻子哭了,晨风中还传来她凄凄惶惶的呜咽:“我要乘着这晨风追去呀,我要在坎坷的路上,永远伴送夫君同行呀!”——这充满奇思的结句,掬示的是一颗多么深挚、温婉的心。绵绵此情,似乎只有曹子建“愿为西南风,长逝入君怀”(《杂诗》)之句,差可比拟。


     第二幕揭起在风起波涌的河畔,相别的大约是两位伤情的友人:“三载”的相聚,曾有多少个清昼良宵、携游共读。那醇厚、浓烈的友情,也似乎已经历了“千秋”之久的贮酿——深情的开篇,从对往日的美好缅怀中蓦然回头,才发现这人生的“嘉会”,从此将再难一逢。这是一种惊心动魄的遗憾。难怪在为友人洗濯马缨时,主人公满怀的惆怅,竟如长流的河水,“悠悠”不尽了。


    于是这别时的饯饮,便化作了郁郁寡欢的静默;于是那吹拂亭柳的清风,望去也一片悲愁。“远望悲风至,对酒不能酬”——主人公原本是为了宽慰友人,才摆下这满桌的别宴的呵;而今他先就怆然含戚,竟然无力举杯相“酬”了!这一“风”、一“酒”,其间所融入的,一丝丝、一滴滴,都是送行者的离思、别泪呀。


     一场慰友的别宴,在“行人”上路的时刻,就这样引发了主人公难以按抑的离愁。友人从离去的路上频频回首、挥手,但主人公的愁思,不是这挥手所可驱除的。他呆呆地伫立亭前,手中还握着那杯不忍劝酬的酒。只是到了此刻,他仿佛才醒悟过来,不禁高举起酒觞,大声呼唤着远去的友人:“呵,呵!请再满饮这一杯叙别的酒吧,这是我与你永结缠绵不解的友情之酒呵!”


     这结句之充满深情,正与王维“劝君更尽一杯酒,西出阳关无故人”(《渭城曲》)相似。但较之于王诗的明爽亲切,它所传达的无疑更多袅袅难尽的黯然怅意了——这正是汉末苦闷时代所特有的意绪呵!


     作为上二幕的回应,第三首似乎出自即将离去的“游子”之口,地点则已转换在山蹊、河粱(桥)之间。当主人公与送别者(妻子抑或友人)携手走上河粱的时候,正是日落时分。夕阳西沉,山山都沐浴在苍茫的暮霭之中。面对曲曲弯弯的前路,谁也会发出“游子暮何之”的苍凉喟叹。而当着妻子“且复立斯须”的含泪恳请,或友人“念子怅悠悠”的仰天长叹,这分手也变得格外艰难——在“蹊路侧”走走停停,带着满怀的悲恨,谁也不忍心说出“就此告辞”的酸楚话语。“徘徊蹊路侧,悢悢(liàng悲恨貌)不得辞”二句所展示的,便正是这一幕欲辞还止的无声之境。


    但“行人”终竟不能“久留”,分手的时刻再难也得捱过。情意浓浓的叮咛,在这样的时刻,往往反显得异常平淡。“各言长相思”,便成了挥手之间宽慰对方的最深情的话语。结局似乎总是这样——明明是游子孤身远走天涯,伤心落泪的却总是送行的亲友。种种安慰的话语,反倒要游子来诉说:“月儿都有‘弦’、‘望’之夜,人间的相聚难道就一定遥遥难期?请莫要为我的前程忧心!努力崇扬美好的德行,纵然到了鬓发如雪,也是要千里回返与你相聚的呵!”游子离去时留下的话语,带有多少宽慰和自信。然而,这相聚之期竟只能许以“皓首”,可知连游子自己,也无法确知命运的结局。那么,这一幕游子辞亲的“生离”,很可能便是肠断天涯的“死别”了。读者从那“皓首以为期”的结句中,能充分感受到这充溢游子心间的绝望凄伤。


    明人谢榛称它“句平意远,不尚难字,而自然过人”(《四溟诗话》)。其得力处,大约恰在于字字发自真情,而又能“转意象于虚圆之中,故觉其味之长而言之美”(陆时雍《诗镜总论》)吧。

苏李诗--名假情真 - zqbxi520 - 敞开胸怀  迎接未来

 

诗四首(五言)

  苏子卿汉书曰:苏武,字子卿,为栘中监。使匈奴十九年,归拜为典属国,病卒。

  骨肉缘枝叶,结交亦相因。骨肉,谓兄弟也。汉书,帝谓燕王旦曰:今王骨肉至亲。古诗曰:结交莫羞贫。四海皆兄弟,谁为行路人?论语,子夏谓司马牛曰:四海之内,皆为兄弟。君子何患乎无兄弟?家语曰:子游见行路之人,云鲁司铎火也。况我连枝树,与子同一身。昔为鸳与鸯,今为参与辰。毛诗曰:鸳鸯于飞,毕之罗之。郑玄曰:言其止则相偶,飞则为双。尚书大传曰:书之论事,离离若参辰之错行。法言曰:吾不睹参辰之相比也。宋衷曰:辰,龙星也。参,虎星也。我不见龙虎俱见。昔者常相近,邈若胡与秦。淮南子曰:肝胆胡、越。许慎曰:胡在北方,越居南方。然胡、秦之义,犹胡、越也。惟念当离别,恩情日以新。鹿鸣思野草,可以喻嘉宾。毛诗曰:呦呦鹿鸣,食野之苹。我有嘉宾,鼓瑟吹我有一酒,欲以赠远人。原子留斟酌,叙此平生亲。

  黄鹄一远别,千里顾徘徊。韩诗外传曰:田饶谓鲁哀公曰:夫黄鹄一举千里。胡马失其群,思心常依依。胡马,已见上文。依依,思恋之貌也。何况双飞龙,羽翼临当乖。双龙,喻己及朋友也。幸有弦歌曲,可以喻中怀。请为游子吟,泠泠一何悲!琴操曰:楚引者,楚游子龙丘高出游三年,思归故乡,望楚而长叹,故曰楚引。苍颉篇曰:吟,叹也。丝竹厉清声,慷慨有馀哀。礼记曰:丝竹,乐之器也。王逸楚辞注曰:厉,烈也。谓清烈也。古诗曰:慷慨有馀哀。长歌正激烈,中心怆以摧。欲展清商曲,念子不能归。清商,已见上文。俯仰内伤心,泪下不可挥。尔雅曰:挥,竭也。郭璞曰:挥,振,去水亦为竭。庄子曰:俯仰之间。家语曰:公文伯卒,敬姜曰:二三子无挥涕也。原为双黄鹄,送子俱远飞。

  结发为夫妻,恩爱两不疑。结发,始成人也。谓男年二十,女年十五时取笄冠为义也。汉书,李广曰:结发而与匈奴战也。欢娱在今夕,嬿婉及良时。孟子曰:霸者之人,欢娱如也。毛诗曰:今夕何夕。又曰:嬿婉之求。征夫怀往路,起视夜何其?毛诗曰:駪駪征夫。又曰:夜如何其,夜未央。毛苌曰:其,辞也。参辰皆已没,去去从此辞。参辰已没,言将晓也。行役在战场,相见未有期。毛诗曰:嗟余子行役。战国策曰:缀甲励兵,效胜於战场。握手一长叹,泪为生别滋。史记,缪贤曰:燕王私握臣手。生别,已见上文。努力爱春华,莫忘欢乐时。春华,喻少时也。生当复来归,死当长相思

  烛烛晨明月,馥馥我兰芳。苍颉篇曰:烛,照也。韩诗曰:馥芬孝祀。薛君曰:馥,香貌也。芬馨良夜发,随风闻我堂。秋月既明,秋兰又馥,游子感时,弥增恋本也。征夫怀远路,游子恋故乡。汉书,高祖曰:游子悲故乡。寒冬十二月,晨起践严霜。汉书,武帝太初元年,改从夏正,此或改正之後也。楚辞曰:冬又申之以严霜。俯观江汉流,仰视浮云翔。良友远离别,各在天一方。江、汉流不息,浮云去靡依。以喻良友各在一方,播迁而无所托。楚辞曰:仰浮云而永叹。山海隔中州,相去悠且长。楚辞曰:蹇谁留兮中州。嘉会难两遇,懽乐殊未央。嘉会,已见上文。原君崇令德,随时爱景光。令德,已见上文。景光,即光景也。楚辞曰:借光景以往来。

苏李诗--名假情真 - zqbxi520 - 敞开胸怀  迎接未来

 

  评论这张
 
阅读(32)|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