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敞开胸怀 迎接未来

晴的光痕 薪的火花 诗的余韵 竹的烙印

 
 
 

日志

 
 

陈纪二(一)---皇权末路  

2016-07-25 10:57:24|  分类: 古文赏析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高演是高欢的六儿子,嫡生,就是说他和高澄、高洋一样,都是娄太后的亲生儿子。天保十年十月十日,当了十年皇帝至少胡折腾了八年的高洋终于一命归西。高洋死后九天,太子高殷在太原即位当了皇帝,这年高殷只有15岁。娄太后成了太皇太后,高殷的生母李祖娥由皇后变成了皇太后。
         高洋临终时,向大臣杨愔托孤。其实高洋在位时一直胡作非为,之所以没有天下大乱,全靠杨愔等老臣尽心维持。受高洋嘱托,他们尽心竭力地维护高殷的皇位,也就必然得罪了一心篡位的高演。其实,高洋临死之前就预料到高演必定篡位,他对高演说:“你若夺位可以,但千万不要杀我的儿子!”高演如何回答的,没有查到史书记载。但是,这句话居然成了高演的魔咒。
        高殷即位仅几个月,高演就在娄太皇太后和高湛的支持下发动了政变。政变的结果,北齐的中流砥柱杨愔等顾命大臣被杀害。高演也是在太原即位,当了皇帝。娄昭君由被架空的太皇太后,变成了一言九鼎的皇太后。高殷当不成皇帝了,被封为济南王。但是,高殷这个济南王的位子没能坐稳,第二年高演就派人杀害了高殷。高殷是娄太后的亲孙子,因此杀高殷这件事是瞒着娄太后进行的。高殷的奶奶和老爸都没能保住他的命,可怜他死的时候才16岁。
        在北齐28年的历史中,高演作恶最少,因此被后人视为北齐少有的明君。依我看,高演同样是混蛋,只不过在其兄弟中是混蛋程度比较低的一个而已。
        杀害杨愔就是高演办的一件混蛋事。北魏末期,杨愔的父亲杨津曾经在太原任并州刺史,后来尔朱兆杀孝庄帝后,杨家获罪。杨愔曾经隐居嵩山。东魏时,高欢专权,杨愔辅佐高欢屡立大功,被封为太原公。高洋篡位建北齐政权,杨愔任丞相,他尽心竭力处理朝政,史书记载,当时就有“主昏于上,政清于下”说法。太皇太后娄昭君看到杨愔被杀,当场痛哭失声,嘴里喊着“杨郎忠而获罪”。杨愔死前遭殴打,一只眼珠子都被打出来了。娄昭君派人做了一个金眼珠,亲自安放的杨愔的眼眶里。杀害忠臣,伤母亲心,应该非明君所为。
        高殷实际上是个懦弱的孩子,十来岁时,高洋就逼迫他亲手杀人,把他吓成了结巴。高演发动政变,高殷看见眼珠子都被打出来的杨愔,吓得面无人色,一句话都说不出来。按理说,高演也知道他的侄子对他构不成任何威胁,完全没有必要置其于死地。况且还有高洋的临终嘱咐,更应该放过高殷了。但是,不知是什么想法驱使高演杀了他的这个侄子。
        同样是高欢的儿子,高演比起高洋来,本性还是好一点,因为干了坏事他还有负罪感。杀了高殷以后,他很快就开始生活在恐惧当中。眼前总是看见高洋手持宝剑,找他兴师问罪,他就趴在地上,不断磕头谢罪。以现代医学的观点看,高演患上了精神分裂症,他已经疯了! 
        有一次,高演出去打猎,一只兔子突然窜出,居然就使他受惊摔到马下,肋骨都摔断了。从此以后,高演的身体状况更加恶化,高洋、高殷父子找他索命的幻觉更加频繁出现。娄太后见状,方知孙子已经被杀,气得大骂高演“活该!报应!”。
        高演的皇位还没有坐到两年就驾崩了,留下遗诏传位给九弟高湛。其实,高演本来选了次子高百年为接班人,但忧儿子成为下一个高殷,于是传位高湛。高演尸骨未寒,高湛就毫不留情地杀了高百年。高欢的子孙们往复循环,自相残杀,到高湛上位之后推向高潮,最后终于导致北齐王朝的覆灭!
陈纪二(一)---皇权末路 - zqbxi520 - 敞开胸怀  迎接未来
 

      起上章执徐(庚辰),尽玄黓敦牂(壬午),凡三年。

    世祖文皇帝天嘉元年(庚辰,公元五六〇年)

    春,正月,癸丑朔,大赦,改元。

    齐大赦,改元干明。

    辛酉,上祀南郊。

    齐高阳王湜,以滑稽便辟有宠于显祖,常在左右,执杖以挞诸王,太皇太后深衔之。及显祖殂,湜有罪,太皇太后杖之百余;癸亥,卒。

    辛未,上祀北郊。

    齐主自晋阳还至邺。

    二月,乙未,高州刺史纪机自军所逃还宣城,据郡应王琳,泾令贺当迁讨平之。

    王琳至栅口,侯瑱督诸军出屯芜湖,相持百余日。东关春水稍长,舟舰得通,琳引合肥漅湖之众,舳舻相次而下,军势甚盛。瑱进军虎槛洲,琳亦出船列于江西,隔洲而泊。明日,合战,琳军少却,退保西岸。及夕,东北风大起,吹其舟舰并坏,没于沙中,浪大,不得还浦。及旦,风静,琳入浦治船,瑱等亦引军退入芜湖。

    周人闻琳东下,遣都督荆‖襄等五十二州诸军事、荆州刺史史宁将兵数万乘虚袭郢州,孙玚婴城自守。琳闻之,恐其众溃,乃帅舟师东下,去芜湖十里而泊,击柝闻于陈军。齐仪同三司刘伯球将兵万余人助琳水战,行台慕容恃德之子子会将铁骑二千屯芜湖西岸,为之声势。

       丙申,瑱令军中晨炊蓐食以待之。时西南风急,琳自谓得天助,引兵直趣建康。瑱等徐出芜湖蹑其后,西南风翻为瑱用。琳掷火炬以烧陈船,皆反烧其船。瑱发拍以击琳舰,又以牛皮冒蒙冲小船以触其舰,并熔铁洒之。琳军大败,军士溺死者什二三,余皆弃船登岸,为陈军所杀殆尽。齐步骑在西岸者,自相蹂践,并陷于芦荻泥淖中;骑皆弃马脱走,得免者什二三。擒刘伯球、慕容子会,斩获万计,尽收梁、齐军资器械。琳乘舴艋冒陈走,至湓城,欲收合离散,众无附者,乃与妻妾左右十余人奔齐。(一战大势已去,天意乎?)

       先是,琳使侍中袁泌、御史中丞刘仲威侍卫永嘉王庄;及败,左右皆散。泌以轻舟送庄达于齐境,拜辞而还,遂来降;仲威奉庄奔齐。泌,昂之子也。樊猛及其兄毅帅部曲来降。

    齐葬文宣皇帝于武宁陵,庙号高祖,后改曰显祖。

    戊戌,诏:“衣冠士族、将帅战兵陷在王琳党中者,皆赦之,随材铨叙。”

    己亥,齐以常山王演为太师、录尚书事,以长广王湛为大司马、幷省录尚书事,以尚书左仆射平秦王归彦为司空,赵郡王叡为尚书左仆射。

    诏:“诸元良口配没入官及赐人者并纵遣。”

    乙巳,以太尉侯瑱都督湘、巴等五州诸军事,镇湓城。

    齐显祖之丧,常山王演居禁中护丧事,娄太后欲立之而不果;太子卽位,乃就朝列。以天子谅阴,诏演居东馆,欲奏之事,皆先咨决。杨愔等以演与长广王湛位地亲逼,恐不利于嗣主,心忌之。居顷之,演出归第,自是诏敕多不关预。

    或谓演曰:“鸷鸟离巢,必有探卵之患。今日王何宜屡出?”中山太守阳休之诣演,演不见。休之谓王友王晞曰:“昔周公朝读百篇书,夕见七十士,犹恐不足。录王何所嫌疑,乃尔拒绝宾客!”

    先是,显祖之世,羣臣人不自保。及济南王立,演谓王晞曰:“一人垂拱,吾曹亦保优闲。”因言:“朝廷宽仁,真守文良主。”晞曰:“先帝时,东宫委一胡人傅之。今春秋尚富,骤览万机,殿下宜朝夕先后,亲承音旨。而使他姓出纳诏命,大权必有所归,殿下虽欲守藩,其可得邪!借令得遂冲退,自审家祚得保灵长乎?”演默然久之,曰:“何以处我?”晞曰:“周公抱成王摄政七年,然后复子明辟,惟殿下虑之!”演曰:“我何敢自比周公!”晞曰:“殿下今日地望,欲不为周公,得邪?”演不应。显祖常遣胡人康虎儿保护太子,故晞言及之。(王晞不断刺激演)

    齐主将发晋阳,时议谓常山王必当留守根本之地;执政欲使常山王从帝之邺,留长广王镇晋阳;旣而又疑之,乃敕二王俱从至邺。外朝闻之,莫不骇愕。又敕以王晞为幷州长史。演旣行,晞出郊送之。演恐有觇察,命晞还城,执晞手曰:“努力自慎!”因跃马而出。

    平秦王归彦总知禁卫,杨愔宣敕留从驾五千兵于西中,阴备非常;至邺数日,归彦乃知之,由是怨愔。

    领军大将军可朱浑天和,道元之子也,尚帝姑东平公主,每曰:“若不诛二王,少主无自安之理。”燕子献谋处太皇太后于北宫,使归政皇太后。

    又自天保八年已来,爵赏多滥,杨愔欲加澄汰,乃先自表解开府及开封王,诸叨窃恩荣者皆从黜免。由是嬖宠失职之徒,尽归心二叔。平秦王归彦初与杨、燕同心,旣而中变,尽以疏忌之迹告二王。

    侍中宋钦道,弁之孙也,显祖使在东宫,敎太子以吏事。钦道面奏帝,称“二叔威权旣重,宜速去之。”帝不许,曰:“可与令公共详其事。”

    愔等议出二王为刺史,以帝慈仁,恐不可所奏,乃通启皇太后,具述安危。宫人李昌仪,高仲密之妻也,李太后以其同姓,甚相昵爱,以启示之;昌仪密启太皇太后。(又泄密了。)

    愔等又议不可令二王俱出,乃奏以长广王湛镇晋阳,以常山王演录尚书事。二王旣拜职,乙巳,于尚书省大会百僚。愔等将赴之,散骑常侍兼中书侍郎郑颐止之,曰:“事未可量,不宜轻脱。”愔曰:“吾等至诚体国,岂常山拜职有不赴之理!”

    长广王湛,旦伏家僮数十人于录尚书后室,仍与席上勋贵贺拔仁、斛律金等数人相知约曰:“行酒至愔等,我各劝双杯,彼必致辞。我一曰"执酒",二曰"执酒",三曰"何不执",尔辈卽执之!”及宴,如之,愔大言曰:“诸王反逆,欲杀忠良邪?尊天子,削诸侯,赤心奉国,何罪之有!”常山王演欲缓之。湛曰:“不可。”于是拳杖乱殴,愔及天和、钦道皆头面血流,各十人持之。燕子献多力,头又少发,狼狈排众走出门,斛律光逐而擒之。子献叹曰:“丈夫为计迟,遂至于此!”使太子太保薛孤延等执颐于尚药局。颐曰:“不用智者言至此,岂非命也!”(失败与泄密、迟疑,常在酒席发作。)

    二王与平秦王归彦、贺拔仁、斛律金拥愔等唐突入云龙门,见都督叱利骚,招之,不进,使骑杀之。开府仪同三司成休宁抽刃呵演,演使归彦谕之,休宁厉声不从。归彦久为领军,素为军士所服,皆弛仗,休宁方叹息而罢

    演入,至昭阳殿,湛及归彦在朱华门外。帝与太皇太后并出,太皇太后坐殿上,皇太后及帝侧立。演以砖叩头,进言曰:“臣与陛下骨肉至亲,杨遵彦等欲独擅朝权,威福自己,自王公已下皆重足屏气;共相唇齿,以成乱阶,若不早图,必为宗社之害。臣与湛为国事重,贺拔仁、斛律金惜献武皇帝之业,共执遵彦等入宫,未敢刑戮。专辄之罪,诚当万死。”

    时庭中及两庑卫士二千余人,皆被甲待诏。武卫娥永乐,武力绝伦,素为显祖所厚,叩刀仰视,帝不睨之。帝素吃讷,仓猝不知所言。太皇太后令却仗,不退;又厉声曰:“奴辈卽今头落!”乃退。永乐内刀而泣。

    太皇太后因问:“杨郎何在?”贺拔仁曰:“一眼已出。”太皇太后怆然曰:“杨郎何所能为,留使岂不佳邪!”乃让帝曰:“此等怀逆,欲杀我二子,次将及我,尔何为纵之!”帝犹不能言。太皇太后怒且悲,曰:“岂可使我母子受汉老妪斟酌!”太后拜谢。太皇太后又为太后誓言:“演无异志,但欲去逼而已。”演叩头不止。太后谓帝:“何不安慰尔叔!”帝乃曰:“天子亦不敢为叔惜,况此汉辈!但匄儿命,儿自下殿去,此属任叔父处分。”遂皆斩之。(杨愔(yīn)(511-560年),字遵彦,小字秦王,南北朝时期北齐宰相,弘农华阴(今陕西华阴)人,北魏司空杨津之子。杨愔出身弘农杨氏,宗族被灭后,投奔高欢,并深受重用,由行台郎中累升至吏部尚书,封华阴县侯。北齐建立后,杨愔历任尚书右仆射、左仆射、尚书令,进爵开封王。文宣帝去世后,杨愔辅佐少帝高殷,执掌朝政。乾明元年(560年),高演发动政变,将杨愔诛杀,时年五十岁。天统末年,追赠司空。

    长广王湛以郑颐昔尝谗己,先拔其舌,截其手而杀之。(郑颐,北齐彭城人,字子默。初为太原公东阁祭酒。以文学被文宣帝亲宠,迁中书侍郎。与宋钦道特相友善。文宣帝殁,受遗诏辅政。废帝乾明初拜散骑常侍,兼中书侍郎。高演废废帝时,与杨愔同被杀。)演令平秦王归彦引侍卫之士向华林园,以京畿军士入守门合,斩娥永乐于园。

    太皇太后临愔丧,哭曰:“杨郎忠而获罪。”以御金为之一眼,亲内之,曰:“以表我意。”演亦悔杀之。于是下诏罪状愔等,且曰:“罪止一身,家属不问。”顷之,复簿录五家;王晞固谏,乃各没一房,孩幼尽死,兄弟皆除名。

    以中书令赵彦深代杨愔总机务。鸿胪少卿阳休之私谓人曰:“将涉千里,杀骐驎而策蹇驴,可悲之甚也!”(评价很低。)

    戊申,演为大丞相、都督中外诸军、录尚书事,湛为太傅、京畿大都督,段韶为大将军,平阳王淹为太尉,平秦王归彦为司徒,彭城王浟为尚书令。

        江陵之陷也,长城世子昌及中书侍郎顼皆没于长安。高祖卽位,屡请之于周,周人许而不遣。高祖殂,周人乃遣昌还,以王琳之难,居于安陆。琳败,昌发安陆,将济江,致书于上,辞甚不逊。上不怿,召侯安都从容谓曰:“太子将至,须别求一藩为归老之地。”安都曰:“自古岂有被代天子!臣愚,不敢奉诏。”因请自迎昌。于是羣臣上表,请加昌爵命。庚戌,以昌为骠骑将军、湘州牧,封衡阳王。

  评论这张
 
阅读(239)|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