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敞开胸怀 迎接未来

晴的光痕 薪的火花 诗的余韵 竹的烙印

 
 
 

日志

 
 

梁纪十二(一)-- 贺拔岳死 敌我不分  

2016-07-04 16:21:54|  分类: 古文赏析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贺拔岳,这个姓似乎已经消失了,最后一个名人就是唐朝的宰相白敏中的好朋友贺拔惎。贺拔的姓氏消失在何姓和贺姓的后裔之中。贺拔是高车国的姓氏。兄弟三人,老大贺拔允运气比较差,因为魏孝武帝元修跑到了关中,主要是贺拔家的支持,高欢自然不会放过留在洛阳的贺拔允,没有什么声音就被杀了;老二贺拔胜运气也不是太好,控制了湖北北面、河南和陕西南面的土地,但是因为迟到了,没有功劳,所以在本来是他的晚辈宇文泰的手下做了官,能不郁闷吗?他是气死的,因为他的儿子们在东魏被高欢杀了,贺拔胜临死之前还给宇文泰表忠心。
          三兄弟之中,贺拔岳死的最早,但是名留青史最辉煌。他的辉煌不是他的许多胜仗所奠定的,而是因为如果拿宇文泰比作宋江的话,贺拔岳就是晁盖。没有贺拔岳就没有宇文泰和他们的子孙立国,当然宇文泰比宋江要高明的多,更是英雄。
        贺拔岳也是跟随尔朱荣平定六镇起义而发家的,那时天下稍稍太平了一些,尔朱荣就准备入主朝廷,贺拔岳在旁也煽风点火了一把,说:“夫立非常之事,必俟非常之人。”贺拔岳带领甲卒二千为先驱,到河阴。在劝阻尔朱荣称帝,贺拔岳还是说了比较正义的话,比起虚伪的高欢来要强。打倒了葛荣、元颢后,新的任务就等待着贺拔岳。
       当时关中有一个人叫万俟丑奴要做皇帝,朝廷深以为忧,尔朱荣更生气,心想,我这么大功劳还没有称帝,你是什么玩意?派谁去把这个不知道天高地厚的人灭了呢?尔朱荣想到的是贺拔岳。贺拔岳心里有点犯嘀咕,如果输了,那是犯罪,如果赢了,功高震主,尔朱荣不会看着他做大。后来贺拔岳和二哥贺拔胜商量,就请了一个尔朱家族的人作统帅,自己当个副手。尔朱荣就派了尔朱天光作了第一把手,尔朱天光是尔朱荣的侄子。但是除了安排贺拔岳做副手之外,还安排了侯莫陈悦做副手,这时侯莫陈悦出场了,并注定要拿下贺拔岳的命运。
       侯莫陈悦,不是姓侯,也不是姓侯莫,而是侯莫陈,三个字的,好像这个姓的人全取了单姓的名字,否则5个字的名字就更混乱了(一个例外就是宋朝时的郑州团练使侯莫陈利用)。以后这个姓的人都改了姓陈,简单明了。
        两个人在尔朱天光的正确领导下,战无不胜,光复了关中,功劳卓绝,也相安无事,但是这时候风云突起,尔朱荣被杀,而朱家族准备大干一场,于是尔朱天光举兵回首都洛阳。这时两个副手贺拔岳和侯莫陈悦都没有跟过去,因为政治形势的变化让他们觉得留在关中最安全,果不其然,尔朱天光被高欢杀了,两人立刻向高欢交了一个开门礼,杀了尔朱天光留守在关中的弟弟尔朱显寿。
      宇文泰的意思是先把侯莫陈悦干掉,但是贺拔岳一时糊涂,选择了一个无关紧要的目标,就是灵州刺史曹泥,要命的是贺拔岳还要选择侯莫陈悦作同盟。但是此时的侯莫陈悦已经接受了高欢的密旨要干掉贺拔岳,因为相对来说,侯莫陈悦的智商不足于高欢抗衡,而且贺拔岳可能会是高欢推翻北魏朝廷的最大的障碍。侯莫陈悦请贺拔岳到自己的营盘吃饭,毫无戒心的贺拔岳就去了,侯莫陈悦的女婿元洪景斩杀贺拔岳于幕中。侯莫陈悦的昏庸就反映在这儿,他不能收编贺拔岳的部下,这些人后来全部团结在宇文泰的旗下,成为北周的开国元勋。其实那时有两个人可以代替宇文泰做头的,一个是赵贵,是他率部曲收岳尸还营。另外一个是寇洛,他的岁数最大,估计两个人都有自己的利益团体,相争不下,最后宇文泰在剿灭侯莫陈悦和效忠北魏朝廷的大旗下迅速成长起来。
       侯莫陈悦几乎不堪一击,两个月之后,在正义大军的围剿之下,在自己的将领李弼叛变之后,立刻瓦解,宇文泰没有滥杀无辜,只将参与谋杀贺拔岳的8-9人处死,其余人马全部收编。但是侯莫陈悦逃跑,宇文泰估计他一定会跑到灵州和曹泥会合,就派他的侄子宇文导追击,一直追到了牵屯山(就是现在的崆峒山,这个名字得自于古代氐族的空同部落),侯莫陈悦还算有骨气,就自杀了。历史是惊人的巧合,公元556年,在12年之后,宇文泰死在了牵屯山,宇文泰另一个侄子宇文护接受了临终遗言。
         贺拔岳的儿子贺拔纬没有成为杰出人才,只是娶了宇文泰的女儿为妻,宇文泰用自己的女儿表示了对贺拔岳最后的尊敬和他的死亡所创造的绝好机会。
         一个优秀的人才有时候在一个优秀的领导下永远没有机会自己做大,但是如果自己独立发展,可能创造出惊人的业绩。所以,成不成功有时不是你的天赋,而在你的机遇—就是有没有单干的机会。
梁纪十二(一)-- 贺拔岳死  敌我不分 - zqbxi520 - 敞开胸怀  迎接未来
 
梁纪十二(一)-- 贺拔岳死  敌我不分 - zqbxi520 - 敞开胸怀  迎接未来
 
梁纪十二(一)-- 贺拔岳死  敌我不分 - zqbxi520 - 敞开胸怀  迎接未来
 


      起昭阳赤奋若(癸丑),尽阏逢摄提格(甲寅),凡二年。

    高祖武皇帝中大通五年(癸丑,公元五三三年)

    春,正月,辛卯,上祀南郊,大赦。

    魏窦泰奄至尔朱兆庭,军人因宴休惰,忽见泰军,惊走;追破之于赤谼hóng岭,众并降散。兆逃于穷山,命左右西河张亮及苍头陈山提斩己首以降,皆不忍;兆乃杀所乘白马,自缢于树。(字万仁,尔朱荣从子。为人骁猛善骑射,能手格猛兽,胆勇绝人,跟随尔朱荣常为前锋都督,活得残忍,死得悲哀。)欢亲临,厚葬之。慕容绍宗携尔朱荣妻子及兆余众诣欢降,欢以义故,待之甚厚。兆之在秀容,左右皆密通款于欢,唯张亮无启疏。欢嘉之,以为丞相府参军。

    魏罢诸行台。

    辛亥,上祀明堂。

    丁巳,魏主追尊其父为武穆帝,太妃冯氏为武穆后,母李氏为皇太妃。

    劳州刺史曹凤、东荆州刺史雷能胜等举城降魏。

       魏侍中斛斯椿闻乔宁、张子期之死,内不自安,与南阳王宝炬、武卫将军元毗、王思政密劝魏主图丞相欢。毗,遵之玄孙也。舍人元士弼又言欢受诏不敬,帝由是不悦。椿劝帝置合内都督部曲,又增武直人数,自直合已下,员别数百,皆选四方骁勇者充之。帝数出游幸,椿自部勒,别为行陈,由是朝政、军谋,帝专与椿决之。帝以关中大行台贺拔岳拥重兵,密与相结,又出侍中贺拔胜为都督三荆等七州诸军事,欲倚胜兄弟以敌欢,欢益不悦。

       侍中、司空高干之在信都也,遭父丧,不暇终服。及孝武帝卽位,表请解职行丧,诏听解侍中,司空如故。干虽求退,不谓遽见许,旣去内侍,朝政多不关预,居常怏怏。(自古至今,很多人活得很累,皆源于不能主宰自己的命运,不明自己的活法。)帝旣贰于欢,冀干为己用,尝于华林园宴罢,独留干,谓之曰:“司空奕世忠良,今日复建殊效,相与虽则君臣,义同兄弟,宜共立盟约,以敦情契。”殷勤逼之。干对曰:“臣以身许国,何敢有贰!”时事出仓猝,且不谓帝有异图,遂不固辞,亦不以启欢。及帝置部曲,干乃私谓所亲曰:“主上不亲勋贤而招集羣小,数遣元士弼、王思政往来关西与贺拔岳计议,又出贺拔胜为荆州,外示疏忌,内实树党,令其兄弟相近,冀据有西方。祸难将作,必及于我。”(一个皇帝,不能持正善德,好小动作,这无法坐天下。)乃密启欢。欢召干诣幷州,面论时事,干因劝欢受魏禅,欢以袖掩其口曰:“勿妄言!今令司空复为侍中,门下之事一以相委。”欢屡启请,帝不许。干知变难将起,密启欢求为徐州;二月,辛酉,以干为骠骑大将军、开府仪同三司、徐州刺史,以咸阳王坦为司空。(外任是离开矛盾漩涡避祸的古老办法。)

    癸未,上幸同泰寺,讲般若经,七日而罢,会者数万人。

    魏正光以前,阿至罗常附于魏。及中原多事,阿至罗亦叛,丞相欢招抚之,阿至罗复降,凡十万户。三月,辛卯,诏复以欢为大行台,使随宜裁处。欢与之粟帛,议者以为徒费无益,欢不从;及经略河西,大收其用。

    高干将之徐州,魏主闻其漏泄机事,乃诏丞相欢曰:“干邕与朕私有盟约,今乃反复两端。”欢闻其与帝盟,亦恶之,卽取干前后数启论时事者遣使封上。帝召干,对欢使责之,干曰:“陛下自立异图,乃谓臣为反复,人主加罪,其可辞乎!”遂赐死。(高乾(gān)(497年-533年),字乾邕,渤海蓨县(今河北景县)人,南北朝时期北魏大臣,东冀州刺史高翼长子,司徒高敖曹之兄。高乾早年历任员外散骑侍郎、太尉士曹、司徒中兵等职,河阴之变后曾起兵造反,后又投降朝廷,被任命为给事黄门侍郎,不久便被尔朱荣免除官职,后又出任河北大使。普泰元年(531年),高乾袭占冀州,并起兵反抗尔朱氏,后又依附高欢,平定殷州,参与拥立元朗,官至侍中、司空。永熙二年(533年),高乾被解除侍中,加封长乐郡公。后因不肯效忠于孝武帝,被赐死,年仅三十七岁。还是未能躲过一死。)帝又密敕东徐州刺史潘绍业杀其弟敖曹,敖曹先闻乾死,伏壮士于路,执绍业,得敕书于袍领,遂将十余骑奔晋阳。欢抱其首哭曰:“天子枉害司空。”敖曹兄仲密为光州刺史,帝敕青州断其归路,仲密亦间行奔晋阳。仲密名慎,以字行。

    魏太师鲁郡王肃卒。

    丙辰,南平元襄王伟卒。

    丁巳,魏以赵郡王谌为太尉,南阳王宝炬为太保。

    魏尔朱兆之入洛也,焚太常乐库,钟磬俱尽。节闵帝诏录尚书事长孙稚、太常卿祖莹等更造之,至是始成,命曰大成乐。(是孔子的后代、及历代皇帝和地方官吏举行祭祀孔子仪式时的专用乐舞。每年春秋季二八月的头一个丁日和孔子诞辰纪念日,均要在孔庙举行祭祀大典,故又称"丁祭音乐"(元代称"大成登歌之乐",明代称"大成乐",清代又称"中和韶乐",均为"丁祭音乐"。)

    魏青州民耿翔聚众寇掠三齐,胶州刺史裴粲,专事高谈,不为防御;夏,四月,翔掩袭州城。左右白贼至,粲曰:“岂有此理!”左右又言已入州门,粲乃徐曰:“耿王来,可引之听事,自余部众,且付城民。”翔斩之,送首来降。

    五月,魏东徐州民王早等杀刺史崔庠,以下邳来降

    六月,壬申,魏以骠骑大将军樊子鹄为青、胶大使,督济州刺史蔡儁等讨耿翔。秋,七月,魏师至青州,翔弃城来奔,诏以为兖州刺史。

    壬辰,魏以广陵王欣为大司马,赵郡王谌为太师。庚戌,以前司徒贺拔允为太尉。

    初,贺拔岳遣行台郎冯景诣晋阳,丞相欢闻岳使至,甚喜,曰:“贺拔公讵忆吾邪!”与景歃血,约与岳为兄弟。景还,言于岳曰:“欢奸诈有余,不可信也。”府司马宇文泰自请使晋阳以观欢之为人,欢奇其状貌,曰:“此儿视瞻非常。”将留之,泰固求复命;欢旣遣而悔之,发驿急追,至关不及而返。(留下后话

    泰至长安,谓岳曰:“高欢所以未篡者,正惮公兄弟耳;侯莫陈悦之徒,非所忌也。公但潜为之备,图欢不难。今费也头控弦之骑不下一万,夏州刺史斛拔弥俄突胜兵三千余人,灵州刺史曹泥、河西流民纥豆陵伊利等各拥部众,未有所属。公若引军近陇,扼其要害,震之以威,怀之以惠,可收其士马以资吾军。西辑氐、羌,北抚沙塞,还军长安,匡辅魏室,此桓、文之举也。”(战略家)岳大悦,复遣泰诣洛阳请事,密陈其状。魏主喜,加泰武卫将军,使还报。八月,帝以岳为都督雍‖华等二十州诸军事、雍州刺史,又割心前血(又割破自己心口前的皮肉,取出一些鲜血。皇帝喜欢搞这些,其实无用。),遣使者赍以赐之。岳遂引兵西屯平凉,以牧马为名。斛拔弥俄突、纥豆陵伊利及费也头万俟受洛干、铁勒斛律沙门等皆附于岳,唯曹泥附于欢。秦、南秦、河、渭四州刺史同会平凉,受岳节度。岳以夏州被边重要,欲求良刺史以镇之,众举宇文泰,岳曰:“宇文左丞,吾左右手,何可废也!”沈吟累日,卒表用之。(如宇文泰所言,这种人厉害,如诸葛亮。)

    九月,癸酉,魏丞相欢表让王爵,不许;请分封邑十万户颁授勋义,从之。

    冬,十月,庚申,以尚书右仆射何敬容为左仆射,吏部尚书谢举为右仆射。

    十一月,癸巳,魏以殷州刺史中山邸珍为徐州大都督、东道行台、仆射,以讨下邳。

    十二月,丁巳,魏主狩于嵩高;己巳,幸温汤;丁丑,还宫。

    魏荆州刺史贺拔胜寇雍州,拔下迮zé戍,扇动诸蛮;雍州刺史庐陵王续遣军击之,屡为所败,汉南震骇。胜又遣军攻冯翊、安定、沔阳、酇城,皆拔之。续遣电威将军柳仲礼屯谷城以拒之,胜攻之,不克,乃还。于是沔北荡为丘墟矣。仲礼,庆远之孙也。

    魏丞相欢患贺拔岳、侯莫陈悦之强,右丞翟嵩曰:“嵩能间之,使其自相屠灭。”欢遣之。欢又使长史侯景招抚纥豆陵伊利,伊利不从。

    武帝中大通六年(甲寅,公元五三四年)

    春,正月,壬辰,魏丞相欢击伊利于河西,擒之,迁其部落于河东。魏主让之曰:“伊利不侵不叛,为国纯臣。王忽伐之,讵有一介行人先请之乎!”

    魏东梁州民夷作乱,二月,诏以行东雍州事丰阳泉企讨平之。企世为商、洛豪族,魏世祖以其曾祖景言为本县令,封丹水侯,使其子孙袭之。

    壬戌,魏大赦。

    癸亥,上耕藉田;大赦。

    魏永宁浮图灾,观者皆哭,声振城阙。

    魏贺拔岳将讨曹泥,使都督武川赵贵至夏州与宇文泰谋之,泰曰:“曹泥孤城阻远,未足为忧。侯莫陈悦贪而无信,宜先图之。”岳不听,召悦会于高平,与共讨泥。悦旣得翟嵩之言,乃谋取岳。岳数与悦宴语,长史武川雷绍谏,不听。岳使悦前行,至河曲,悦诱岳入营坐,论军事。悦阳称腹痛而起,其壻元洪景拔刀斩岳。(贺拔岳(?-534年),字阿斗泥,神武尖山(今山西朔州)人,鲜卑族,南北朝时期北魏名将,贺拔胜之弟。贺拔岳年轻时曾为太学生,后为怀朔镇军主,随父兄抵御贼帅卫可孤,辗转投奔尔朱荣,担任都督。尔朱荣兵赴洛阳时,贺拔岳为先锋,尽杀满朝文武百官,扶持孝庄帝元子攸即位,赐爵樊城乡男。永安三年(530年),贺拔岳随尔朱天光平定万俟丑奴起义,收复三秦、河、渭诸郡,官至雍州刺史、骠骑大将军,封清水郡公。后被孝武帝加封关中大行台。永熙三年(534年),贺拔岳在平凉被侯莫陈悦用计所杀,残部被夏州刺史宇文泰所收。不听忠言,死于非命。)岳左右皆散走,悦遣人谕之云:“我别受旨,止取一人,诸君勿怖。”众以为然,皆不敢动。而悦心犹豫,不卽抚纳,乃还入陇,屯水洛城。岳众散还平凉,赵贵诣悦请岳尸葬之,悦许之。岳旣死,悦军中皆相贺,行台郎中薛憕私谓所亲曰:“悦才略素寡,辄害良将,吾属今为人虏矣,何贺之有!”憕,真度之从孙也。

    岳众未有所属,诸将以都督武川寇洛年最长,推使总诸军;洛素无威略,不能齐众,乃自请避位。赵贵曰:“宇文夏州英略冠世,远近归心,赏罚严明,士卒用命,若迎而奉之,大事济矣。”诸将或欲南召贺拔胜,或欲东告魏朝,犹豫未决。都督盛乐杜朔周曰:“远水不救近火,今日之事,非宇文夏州无能济者,赵将军议是也。朔周请轻骑告哀,且迎之。”众乃使朔周驰至夏州召泰。

    泰与将佐宾客共议去留,前太中大夫颍川韩褒曰:“此天授也,又何疑乎!侯莫陈悦,井中蛙耳,使君往,必擒之。”众以为:“悦在水洛,去平凉不远,若已有贺拔公之众,则图之实难,愿且留以观变。”泰曰:“悦旣害元帅,自应乘势直据平凉,而退屯水洛,吾知其无能为也。夫难得易失者,时也。若不早赴,众心将离。”(果有见识,源于对天下的了解。

  评论这张
 
阅读(7)|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