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敞开胸怀 迎接未来

晴的光痕 薪的火花 诗的余韵 竹的烙印

 
 
 

日志

 
 

隋纪七(三)--瓦岗名将的人生  

2016-08-21 22:39:39|  分类: 古文赏析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秦叔宝、罗士信都是齐州历城人(今山东济南),曾一同在张须陀帐下效力,还一起袭击卢明月大营,破了十多万大军,立下大功,二人的关系应该很不错。而罗士信尤为出彩,隋炀帝甚至令画工写下张须陀与他一同击贼的情景,上传到内史省。张须陀死后,二人跟随裴仁基归顺了李密。
         程咬金是济州东阿人(今属山东东平县),早年是乡中豪杰,组织了几百人马保卫乡里,后来归顺了李密。他们三人和裴行俨是瓦岗军最勇猛的内军四骠骑,四骠骑下有八千人,号称能当百万之军---内军。之后,罗士信与王世充交战,一时大意被王世充俘获,王待其甚厚,与他同寝食,可媲美刘备之于关张了,于是他投降了。李密失败后,秦叔宝、程咬金也投靠了王世充。秦叔宝被封为龙骧大将军,程知节不清楚。但总之,王世充待他们不薄。
        此后,罗士信因不屑与主动投降而导致李密军崩溃的邴元真同列,加之被王世充冷遇,率所部千余人归顺了唐,被授为陕州道行军总管。稍后,秦叔宝、程咬金等人也因不齿王世充的为人,归顺了唐,他们二人的私交肯定很好。秦叔宝先被授为马军总管,后被任命为秦王府右三统军,程咬金当时的职位则是秦王府左三统军。一左一右,说明他们水平相当。王世充被平定后,罗士信、秦叔宝、程咬金分别被封为郯国公、翼国公、宿国公。
        后来,罗士信讨伐刘黑闼被俘杀。因生前就感激裴仁基的知遇之恩,说死后要于葬在他的墓旁,最终他达成了这个心愿。这三人都是不世出的猛将,披坚执锐、战必先登,但天下平定后,剩下的二人都鲜有战绩,在凌烟阁的排名也不高。秦叔宝也就罢了,因为早年太过生猛导致伤病缠身,638年就去世了。程知节活到七十六岁,也只在高宗显庆年间,有过一次讨伐西突厥阿史那贺鲁的军事行动,还因为屠城以及抢夺财物被免了官。感觉其原因,一是归顺较晚,武德二年才归顺李唐,而像刘弘基、段志玄这帮人,早在太原时就追随李家父子了;二是他们都是先锋型的猛将,可能不适合独当一面;三是程知节长期任泸州都督,与战事频繁的北方相距甚远,况且李唐起家依靠的是关陇军事集团,而他这个关东人想必会遭受打压,太宗就经常毫无顾忌的说关东人如何如何。
        单雄信祖籍是曹州,生于潞州(今山西长治),骁勇善战,军中号为飞将。李密建号魏公后,为左武侯大将军。魏在偃师大败后,他投靠了王世充,封为大将军。在与李世民的遭遇战中,差点将其生擒。一说是被尉迟敬德刺于马下,太宗方得逃脱,一说是李勣呵斥他“此秦王也”,方才退走。王世充覆灭后,他和一批降将被处决于洛阳。
        李勣祖籍也是曹州,生于滑州(今河南滑县)的富豪家庭,后来投靠了瓦岗军。他善于谋划,作战勇猛,曾杀死了秦叔宝和罗士信的老领导张须陀。在军中的地位也很高,李密称魏公后,封为右武侯大将军。李密归唐后,原先的地盘几乎全被他占据。李勣不愿自己将土地人众献给大唐以换取富贵,而是将表章送到李密手中,让他自己贡献。之后,他也归顺了唐,被封为授右武候大将军、上柱国、曹国公,赐姓李氏。平定王世充后,论功行赏,李世民为上将,李勣为下将,甚至两人一起乘坐兵车、穿着金甲到太庙告捷。
        李勣的忠义千古流芳,其中就有,单雄信被杀前,以自己的官爵家财为单雄信乞命。被高祖拒后,他到狱中诀别,挥刀割下自己大腿上的肉给单雄信吃,说要让自己的肉与他同归于尘土,以表自己的兄弟之情。
        这几人在瓦岗军中时,李勣、单雄信地位最高,分别为左、右武侯大将军。二人都是瓦岗军中三杰之一,也是能独当一面的帅才。尤其是李勣,可以运筹帷帐之中,决胜千里之外。秦、罗、程次之,都堪称熊虎之将,是冲锋陷阵,战必胜、攻必取的前锋,三人的武力也特别惊人。
        李勣是混的最好的,一生位极人臣、出将入相,名满天下,又享得高寿,只是徐敬业起兵后,家族蒙受了灾难。单雄信最惨,一生未遇明主,在史书中也完全是乱臣贼子的形象。罗士信英年早逝,死时才24岁(另有20岁、28岁之说),这家伙杀人如麻,貌似也没亏。秦叔宝、程咬金都是开国元勋,身体是革命的本钱,秦二哥有点可惜的赶脚,程寿命最长,可惜晚节不保,好在儿孙满堂,有一子还作了驸马。 

隋纪七(三)--瓦岗名将的人生 - zqbxi520 - 敞开胸怀  迎接未来 

隋纪七(三)--瓦岗名将的人生 - zqbxi520 - 敞开胸怀  迎接未来

 

        朝散大夫时德叡以尉氏应密,前宿城令祖君彦自昌平往归之。君彦,珽之子也,博学强记,文辞赡敏,著名海内,吏部侍郎薛道衡尝荐之于高祖,高祖曰:“是歌杀(歌谣杀了)斛律明月人儿邪?朕不须此辈!”炀帝卽位,尤疾其名,依常调选东平书佐,检校宿城令。君彦自负其才,常郁郁思乱。密素闻其名,得之大喜,引为上客,军中书檄,一以委之。

        越王侗遣虎贲郎将刘长恭、光禄少卿房崱zè帅步骑二万五千讨密。时东都人皆以密为饥贼盗米,乌合易破,争来应募,国子三馆学士及贵胜亲戚皆来从军,器械修整,衣服鲜华,旌旗钲鼓甚盛。长恭等当其前,使河南讨捕大使裴仁基等将所部兵自汜水西入以掩其后,约十一日会于仓城南,密、让具知其计。东都兵先至,士卒未朝食,长恭等驱之渡洛水,陈于石子河西,南北十余里。密、让选骁雄,分为十队,令四队伏横岭下以待仁基,以六队陈于石子河东。长恭等见密兵少,轻之。让先接战,不利,密帅麾下横冲之。隋兵饥疲,遂大败,长恭等解衣潜窜得免,奔还东都,士卒死者什五六。越王侗释长恭等罪,慰抚之。密、让尽收其辎重器甲,威声大振。
    

        让于是推密为主,上密号为魏公;庚子,设坛场,卽位,称元年,大赦。其文书行下,称行军元帅府;其魏公府置三司、六卫,元帅府置长史以下官属。拜翟让为上柱国、司徒、东郡公,亦置长史以下官,减元帅府之半;以单雄信为左武候大将军,徐世绩为右武候大将军,各领所部;房彦藻为元帅左长史,东郡邴元真为右长史,杨德方为左司马,郑德韬为右司马,祖君彦为记室,其余封拜各有差。于是赵、魏以南,江、淮以北,羣盗莫不响应,孟让、郝孝德、王德仁及济阴房献伯、上谷王君廓、长平李士才、淮阳魏六儿、李德谦、谯郡张迁、魏郡李文相、谯郡黑社、白社、济北张青特、上洛周北洮、胡驴贼等皆归密。密悉拜官爵,使各领其众,置百营簿以领之。道路降者不绝如流,众至数十万。乃命其护军田茂广筑洛口城,方四十里而居之,密遣房彦藻将兵东略地,取安陆、汝南、淮安、济阳,河南郡县多陷于密。(高潮迭起,英雄际会
    

       鴈门郡丞河东陈孝意与虎贲郎将王智辩共讨刘武周,围其桑干镇。壬寅,武周与突厥合兵击智辩,杀之;孝意奔还鴈门。三月,丁卯,武周袭破楼烦郡,进取汾阳宫,获隋宫人,以赂突厥始毕可汗;始毕以马报之,兵势益振,又攻陷定襄。突厥立武周为定杨可汗,遗以狼头纛dào。武周卽皇帝位,立妻沮氏为皇后,改元天兴。以卫士杨伏念为尚书左仆射,妹壻同县苑君璋为内史令。武周引兵围鴈门,陈孝意悉力拒守,乘间出击武周,屡破之;旣而外无救援,遣间使诣江都,皆不报。孝意誓以必死,旦暮向诏敕库俯伏流涕,悲动左右。围城百余日,食尽,校尉张伦杀孝意以降。(陈孝意从小有德操志向,20岁时即以有品行、性耿直出名。他于隋大业年间入仕,初为鲁郡司法书佐,该职协助办案,易于贪赃受贿,枉法冤人,但他任职期间,人称廉平。)
   

        梁师都略定雕阴、弘化、延安等郡,遂卽皇帝位,国号梁,改元永隆。始毕遗以狼头纛,号为大度毗伽可汗。师都乃引突厥居河南之地,攻破盐川郡。(有枪就是草头王,西汉末故事再现。
    

        左翊卫蒲城郭子和坐事徙榆林。会郡中大饥,子和潜结敢死士十八人攻郡门,执郡丞王才,数以不恤百姓,斩之,开仓赈施。自称永乐王,改元丑平。尊其父为太公,以其弟子政为尚书令,子端、子升为左右仆射。有二千余骑,南连梁师都,北附突厥,各遣子为质以自固。始毕以刘武周为定杨天子,梁师都为解事天子,子和为平杨天子;子和固辞不敢当,乃更以为屋利设。
    

        汾阴薛举,侨居金城,骁勇绝伦,家赀巨万,交结豪杰,雄于西边,为金城府校尉。时陇右盗起,金城令郝瑗募兵得数千人,使举将而讨之。夏,四月,癸未,方授甲,置酒飨士,举与其子仁果及同党十三人,于座劫瑗发兵,囚郡县官,开仓赈施。自称西秦霸王,改元秦兴。以仁果为齐公,少子仁越为晋公,招集羣盗,掠官牧马。贼帅宗罗{日侯}帅众归之,以为义兴公。将军皇甫绾将兵一万屯枹罕,举选精锐二千人袭之。岷山羌酋钟利俗拥众二万归之,举兵大振。更以仁果为齐王,领东道行军元帅,仁越为晋王,兼河州刺史,罗{日侯}为兴王,以副仁果;分兵略地,取西平、浇河二郡。未几,尽有陇西之地,众至十三万。
    

       李密以孟让为总管、齐郡公,己丑夜,让帅步骑二千入东都外郭,烧掠丰都市,比晓而去。于是东京居民悉迁入宫城,台省府寺皆满。巩县长柴孝和、监察御史郑颋以城降密,密以孝和为护军,颋为右长史。
    

        裴仁基每破贼得军资,悉以赏士卒,监军御史萧怀静不许,士卒怨之;怀静又屡求仁基长短劾奏之。仓城之战,仁基失期不至,闻刘长恭等败,惧不敢进,屯百花谷,固垒自守,又恐获罪于朝。李密知其狼狈,使人说之,啖以用绢作汲水的绳子,用布烧火煮饭厚利。贾务本之子闰甫在军中,劝仁基降密,仁基曰:“如萧御史何?”闰甫曰:“萧君如栖上鸡,若不知机变,在明公一刀耳。”仁基从之,遣闰甫诣密请降。密大喜,以闰甫为元帅府司兵参军,兼直记室事,使之复命,遗仁基书,慰纳之,仁基还屯虎牢。萧怀静密表其事,仁基知之,遂杀怀静,帅其众以虎牢降密。密以仁基为上柱国、河东公;仁基子行俨,骁勇善战,密亦以为上柱国、绛郡公。
    

        密得秦叔宝及东阿程齩金,皆用为骠骑。选军中尤骁勇者八千人,分隶四骠骑以自卫,号曰内军,常曰:“此八千人足当百万。”齩金后更名知节。罗士信、赵仁基皆帅众归密,密署为总管,使各统所部。
    

        癸巳,密遣裴仁基、孟让帅二万余人袭回洛东仓,破之;遂烧天津桥,纵兵大掠。东都出兵击之,仁基等败走,密自帅众屯回洛仓。东都兵尚二十余万人,乘城击柝,昼夜不解甲。密攻偃师、金墉,皆不克;乙未,还洛口。
    

        东都城内乏粮,而布帛山积,至以绢为汲绠,然布以爨。(用绢作汲水的绳子,用布烧火煮饭)越王侗使人运回洛仓米入城,遣兵五千屯丰都市,五千屯上春门,五千屯北邙山,为九营,首尾相应,以备密。
    

        丁酉,房献伯陷汝阴,淮阳太守赵陁举郡降密。
    

         己亥,密帅众三万复据回洛仓,大修营堑以逼东都;段达等出兵七万拒之。辛丑,战于仓北,隋兵败走。丁未,密使其幕府移檄郡县,数炀帝十罪,且曰:“罄南山之竹,书罪无穷;决东海之波,流恶难尽。”祖君彦之辞也。
    

        赵王侗遣太常丞元善达间行贼中,诣江都奏称:“李密有众百万,围逼东都,据洛口仓,城内无食。若陛下速还,乌合必散;不然者,东都决没。”因歔欷呜咽,帝为之改容。虞世基进曰:“越王年少,此辈诳之。若如所言,善达何缘来至!”帝乃勃然怒曰:“善达小人,敢廷辱我!”因使经贼中向东阳催运,善达遂为羣盗所杀。是后人人杜口,莫敢以贼闻。
    

         世基容貌沈审,言多合意,特为帝所亲爱,朝臣无与为比;亲党凭之,鬻官卖狱,贿赂公行,其门如市。由是朝野共疾怨之。内史舍人封德彝托附世基,以世基不闲吏务,密为指画,宣行诏命,谄顺帝意。羣臣表疏忤旨者,皆屏而不奏。鞫狱用法,多峻文深诋,论功行赏,则抑削就薄。故世基之宠日隆而隋政益坏,皆德彝所为也。
    

        初,唐公李渊娶于神武肃公窦毅,生四男,建成、世民、玄霸、元吉;一女,适太子千牛备身临汾柴绍。
    

        世民聪明勇决,识量过人,见隋室方乱,阴有安天下之志,倾身下士,散财结客,咸得其欢心。世民娶右骁卫将军长孙晟之女;右勋卫长孙顺德,晟之族弟也,与右勋侍池阳刘弘基,皆避辽东之役,亡命在晋阳依渊,与世民善。左亲卫窦琮,炽之孙也,亦亡命在太原,素与世民有隙,每以自疑;世民加意待之,出入卧内,琮意乃安。
    

        晋阳宫监猗氏裴寂,晋阳令武功刘文静,相与同宿,见城上烽火,寂叹曰:“贫贱如此,复逢乱离,将何以自存!”文静笑曰:“时事可知,吾二人相得,何忧贫贱!”文静见李世民而异之,深自结纳,谓寂曰:“此非常人,豁达类汉高,神武同魏祖,年虽少,命世才也。”寂初未然之。
    

       文静坐与李密连昏,系太原狱,世民就省之。文静曰:“天下大乱,非高、光之才,不能定也。”世民曰:“安知其无,但人不识耳。我来相省,非儿女子之情,欲与君议大事也。计将安出?”文静曰:“今主上南巡江、淮,李密围逼东都,羣盗殆以万数。当此之际,有真主驱驾而用之,取天下如反掌耳。太原百姓皆避盗入城,文静为令数年,知其豪杰,一旦收拾,可得十万人,尊公所将之兵复且数万,一言出口,谁敢不从!以此乘虚入关,号令天下,不过半年,帝业成矣。”世民笑曰:“君言正合吾意。”乃阴部署宾客,渊不之知也。世民恐渊不从,犹豫久之,不敢言。(推举李世民,抬举李世民

  评论这张
 
阅读(5)|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