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敞开胸怀 迎接未来

晴的光痕 薪的火花 诗的余韵 竹的烙印

 
 
 

日志

 
 

陈纪九(二)--千金公主)  

2016-08-06 21:53:31|  分类: 古文赏析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大象二年,北周遣使汝南公宇文神庆,副使长孙晟送赵王招女远嫁突厥。这代表又一位和亲公主开始了她的政治婚姻。历来嫁女和亲都是为了能缔结两国之好。大多数的和亲公主,无论她们是否心甘情愿,都很敬业的为自己的和平重任而努力。而这位公主却终其一生为挑起两国战争而努力。这位公主,即是北周的千金公主,后来隋室的大义公主。
关于这位公主,史书上的记载是一团乱麻。《北周书》突厥传里说佗钵可汗于大象元年向北周请婚,周宣帝封赵王招女为千金公主以嫁之。而《隋书》里则说“宣帝时,突厥摄图请婚于周,以赵王招女妻之”。摄图者,即佗钵可汗之侄,后来的沙钵略可汗。我们甚至闹不清千金公主嫁的到底是谁。只能说,千金公主在佗钵可汗死后成了沙钵略可汗的妻子。至于她是先嫁了佗钵可汗再嫁沙钵略可汗,还是在到突厥前丈夫已经换了人则无人知晓了。
《隋书》记载说大象二年五月周宣帝崩,杨坚以皇后父的身份入主朝政。此时杨坚羽翼已成,篡位之心路人皆知。然而北周还有在藩诸王。这些藩王实为杨坚心腹之患,于是以“赵王招将嫁女于突厥为词以征之”。六月,赵王招等并至长安。大约在七、八月,杨坚诛赵王招、越王盛。由此推算,千金公主出嫁应在五、六月间,即杨坚招五王后,诛赵王招之前。次年,杨坚受禅即皇帝位,建立了隋朝。这时千金公主出塞还不到一年。
千金公主既伤父亲之死,又有亡国之痛,于是不顾一切的挑起隋朝与突厥的战争。她极力劝说丈夫沙钵略可汗为北周讨逆。开皇元年,沙钵略可汗口号响亮的出征了:“我,周之亲也。今隋公自立而不能制,复何面目见可贺敦(突厥王后称号)乎?”当然,沙钵略可汗并不是真心想为妻子复仇。他出征的真正原因在于杨坚建立隋朝后并没有给他任何好处。
杨坚调兵遣将,并没有让摄图占到多大便宜。反而在开皇二年,在隋室的有意挑拨下,突厥起了内哄。阿波可汗和西方达头可汗联合起来对抗沙钵略。内忧外患,摄图不得不暂时向隋朝屈服,上表称臣。千金公主也不得不屈辱的上书乞为帝女____北周宗室之女,竟要请求使得她灭国亡家的仇人给予封号!
隋朝此时国力有限,故杨坚接受了沙钵略、千金公主的请降。他遗使虞庆则、长孙晟对摄图表示了亲切的慰问。同时,赐千金公主杨姓,改封大义公主。这个封号既是杨坚善意的表示,也是一个警告。他希望千金公主能不忘国家大义,结两国之好。
然而千金公主对大义的理解显然与杨坚有所不同。她至始至终都对杨坚,对隋朝抱有敌意。且从摄图不愿在隋朝使臣宣读诏书时下拜来看,他对隋朝的屈服也有些不甘不愿。这便得隋朝始终不放心这两口子。开皇七年,摄图死了。新立的莫何可汗也在一年内战死。都蓝可汗即位。千金公主按突厥风俗改嫁都蓝可汗。开皇九年,杨坚平定陈朝,赐千金公主陈后主的屏风。这屏风不免再次牵起了千金公主对北周灭亡的伤痛。她在屏风上提诗一首:
“盛衰等朝露,世道若浮萍。
荣华实难守,池台终自平。
富贵今何在?空事写丹青。
杯酒恒无乐,弦歌讵有声。
余本皇家子,飘流入虏庭。
一朝睹成败,怀抱忽纵横。
古来共如此,非我独申明。
唯有明君曲,偏伤远嫁情。”
这首诗后来被传到了杨坚耳朵里,成了千金公主与隋室关系彻底破裂的导火线。杨坚看到这首诗自然十分不快,更重要的是,这首诗表明千金公主仍对北周念念不忘。正是这首诗促使隋朝下决心除去这个大威肋。
开皇十三年,汉人杨钦流亡到突厥,谎报彭国公将谋反,让大义公主发兵扰边。千金公主相信了,并说服了都蓝可汗。隋朝闻讯,再次让长孙晟出使。嗯,说到这里,我怎么看怎么觉得这里面有阴谋的味道。那时通讯不是不发达么?怎么千金公主那边有什么动静,隋朝这边知道得一清二楚?难道隋朝在千金公主身边安排了眼线?这就可以解释为何长孙晟可以那么顺利的找到杨钦并揭发千金公主的私情了……那眼线是怎么安插的?千金公主无疑不会相信杨坚派来的任何人。那就只有收买,很可能是收买陪千金公主嫁过去的汉人……啊,扯远了,再推理下去就是写小说了。
总之呢,就是长孙晟出使之后发现都蓝可汗和千金公主的态度都不对了。尤其千金公主“言辞不逊”。长孙晟索要杨钦不果,便自己动手,抓住了杨钦及千金公主的情人,一个叫安遂迦的胡人。都蓝可汗又羞又气,把杨钦等人都交给了长孙晟。同时,隋朝方面加紧行动,赐都蓝可汗四个美女,让他对千金公主仅存的一点夫妻情义也消失殆尽。又对向隋室求亲的都蓝可汗之弟染干说,杀了大义公主就嫁公主给你。于是染干回去后极尽挑拨离间之事,终使得都蓝盛怒之下处死了千金公主。千金公主的复国壮举就随着她的死亡付诸东流。无独有偶,数十年后,隋室远嫁突厥的义成公主也进行了与千金公主相似的复仇行动,并且同样不成功。
千金公主的遭遇的确让人同情,但不得不说,她并不是一个很聪明的人。若说最初她劝沙钵略进攻隋室是因为一时激奋没有好好分析情况,那她后来的行事则是完全看不清形势,而且极不谨慎。首先那首屏风诗,她不会一点都不清楚杨坚看到这首诗定会十分不快吧,为什么这么轻易让隋朝使臣看到?她不会是当着隋使的面题的诗吧?如果不是,那隋使是如何得知这首诗的?还全文都记了下来。就算突厥风气十分开放,也不见得外国使者可以随便出入可贺敦的大帐。其次,千金公主试图联合西突厥可汗进攻隋朝。还是那个问题,这种事应该是很隐密的,为什么又让隋朝知道了?俺还是想起眼线的问题。其三,难道杨钦说什么她就信什么,也不找人验证一下?其四,长孙晟怎么知道她和别人偷情的事?眼线,还是眼线。《隋书》上虽说长孙晟在那很吃得开,所以打探了出来。但问题是如果有人知道可贺敦偷情,难道不会向可汗揭发? 其五,千金公主见到长孙晟时言辞不逊。俺想她大约当时以为可以灭掉隋朝所以得意忘形吧。八字还没见一撇就开始得意,居然一点不知道隐晦,真是那什么什么……
但不管怎么说,千金公主的故事让人同情。《南北史演义》里对她的评价不免过于苛责:“千金公主,不忘宗祀,尚知不共戴天之义,然始妻佗钵,继妻沙钵略,最后又妻都蓝,节且不顾,义乎何有?况反颜事仇,甘为杨氏女耶?妇女见浅识微,断不足与语大事,有如此夫!” 

陈纪九(二)--千金公主) - zqbxi520 - 敞开胸怀  迎接未来 

陈纪九(二)--千金公主) - zqbxi520 - 敞开胸怀  迎接未来 

陈纪九(二)--千金公主) - zqbxi520 - 敞开胸怀  迎接未来

 
        初,周法比于齐律,烦而不要,隋主命高颎、郑译及上柱国杨素、率更令裴政等更加修定。政练习典故,达于从政,乃采魏、晋旧律,下至齐、梁,沿革重轻,取其折衷。时同修者十余人,凡有疑滞,皆取决于政。于是去前世枭、轘及鞭法,自非谋叛以上,无收族之罪。始制死刑二,绞、斩;流刑三,自二千里至三千里;徒刑五,自一年至三年;杖刑五,自六十至百;笞刑五,自十至五十。又制议、请、减、赎、官当之科以优士大夫。除前世讯囚酷法,考掠不得过二百;枷杖大小,咸有程序。民有枉屈,县不为理者,听以次经郡及州;若仍不为理,听诣阙伸诉。(法律修订,上诉和申诉制

    冬,十月,戊子,始行新律。诏曰:“夫绞以致毙,斩则殊形,除恶之体,于斯已极。枭首、轘身,义无所取,不益惩肃之理,徒表安忍之怀。鞭之为用,残剥肤体,彻骨侵肌,酷均脔luán切。虽云往古之式,事乖仁者之刑。枭、轘及鞭,并令去之。贵带砺之书,不当徒罚;广轩冕之荫,旁及诸亲。流役六年,改为五载;刑徒五岁,变从三祀。其余以轻代重,化死为生,条目甚多,备于简策。杂格、严科,并宜除削。”自是法制遂定,后世多遵用之。(法制建设垂后世

    隋主尝怒一郎,于殿前笞之。谏议大夫刘行本进曰:“此人素清,其过又小,愿少宽之。”帝不顾。行本于是正当帝前曰:“陛下不以臣不肖,置臣左右,臣言若是,陛下安得不听;若非,当致之于理。”因置笏于地而退。帝敛容谢之,遂原所笞者。行本,璠之兄子也。(执法尚需犯颜争

    独孤皇后,家世贵盛而能谦恭,雅好读书,言事多与隋主意合,帝甚宠惮之,宫中称为“二圣”。帝每临朝,后辄与帝方辇而进,至合乃止。使宦官伺帝,政有所失,随则匡谏。候帝退朝,同反燕寝。有司奏称:“周礼百官之妻,命于王后,请依古制。”后曰:“妇人与政,或从此为渐,不可开其源也。”大都督崔长仁,后之中外兄弟也,犯法当斩,帝以后故,欲免其罪。后曰:“国家之事,焉可顾私!”长仁竟坐死。后性俭约,帝尝合止利药,须胡粉一两。宫内不用,求之,竟不得。又欲赐柱国刘嵩妻织成衣领,宫内亦无之。(守法皇后做榜样

    然帝惩周氏之失,不以权任假借外戚,后兄弟不过将军、刺史。帝外家吕氏,济南人,素微贱,齐亡以来,帝求访,不知所在。及卽位,始求得舅子吕永吉,追赠外祖双周为太尉,封齐郡公,以永吉袭爵。永吉从父道贵,性尤顽騃dāi,言词鄙陋,帝厚加供给,而不许接对朝士。拜上仪同三司,出为济南太守;后郡废,终于家。

    壬辰,隋主如岐州(今湖北房县)。

    岐州刺史安定梁彦光,有惠政,隋主下诏褒美,赐束帛及御伞,以厉天下之吏;久之,徙相州((在今临漳县古邺城,安阳市近郊)刺史。岐俗质厚,彦光以静镇之,奏课连为天下最。(每年上奏报给朝廷的户口、垦田和赋税都是全国第一。)及居相,部如岐州法。邺自齐亡,衣冠士人多迁入关,唯工商乐户移实州郭,风俗险诐,好兴谣讼,目彦光为“着帽饧”(“戴帽的饴糖”)。(未能因地制宜,简单套用吃大亏)帝闻之,免彦光官。岁余,拜赵州刺史。彦光自请复为相州,帝许之。豪猾闻彦光再来,皆嗤之。彦光至,发擿tī,zhì,zhāi奸伏,有若神明,豪猾潜窜,阖境大治。于是招致名儒,每乡立学,亲临策试,褒勤黜怠。及举秀才,祖道于郊,以财物资之。(对于被州郡荐举的秀才,他亲自在邺城郊外设宴为他们送行,并资送路费。)于是风化大变,吏民感悦,无复讼者。(世道正良官出

    时又有相州刺史陈留樊叔略,有异政,帝以玺书褒美,班示天下,征拜司农。

    新丰令房恭懿,政为三辅之最,帝赐以粟帛。雍州诸县令朝谒,帝见恭懿,必呼至榻前,咨以治民之术。累迁德州司马。帝谓诸州朝集使曰:“房恭懿志存体国,爱养我民,此乃上天宗庙之所佑。朕若置而不赏,上天宗庙必当责我。卿等宜师范之。”因擢为海州刺史。由是州县吏多称职,百姓富庶。(盛况空前重能臣

    十一月,丁卯,隋遣兼散骑侍郎郑撝来聘。

    十二月,庚子,隋主还长安,复郑译官爵。

    广州刺史马靖,得岭表人心,兵甲精练,数有战功。朝廷疑之,遣吏部侍郎萧引观靖举措,讽令送质,外托收督赕dǎn物,引至番禺。靖卽遣子弟入质。

    是岁,隋主诏境内之民任听出家,仍令计口出钱,营造经像。于是时俗从风而靡,民间佛书,多于六经数十百倍。

    突厥佗钵可汗病且卒,(佗钵可汗(?-581年),亦作他钵可汗,阿史那氏,名不详,伊利可汗阿史那土门之子,乙息记可汗阿史那科罗、木杆可汗阿史那俟斤之弟,突厥汗国第四任可汗,572年-581年在位。建德元年(579年),木杆可汗去世,舍其子大逻便而立其弟佗钵可汗。佗钵可汗继位后,以侄子摄图为尔伏可汗,统领东面;弟弟褥但可汗(一说步离可汗之子)为步离可汗,统领西面。佗钵可汗在位时期,突厥强盛,拥兵数十万,屡次进犯北周。佗钵可汗亦笃信佛教,亲自吃斋受戒,曾遣使北齐求取《华严》、《十诵律》等佛经。建德六年(577年),北周灭亡北齐,佗钵可汗接纳北齐范阳王高绍义,聚集兵众扬言要替北齐复仇。后来,佗钵可汗与北周和亲,迎娶北周千金公主为妻。开皇元年(581年),佗钵可汗去世,死前告诫儿子庵罗让木杆可汗之子大逻便继任可汗。)谓其子庵逻曰:“吾兄不立其子,委位于我。我死,汝曹当避大逻便。”及卒,国人将立大逻便。以其母贱,众不服;庵逻实贵,突厥素重之。摄图最后至,谓国人曰:“若立庵逻者,我当帅兄弟事之。若立大逻便,我必守境,利刃长矛以相待。”摄图长,且雄勇,国人莫敢拒,竟立庵逻为嗣。大逻便不得立,心不服庵逻,每遣人詈辱之。庵逻不能制,因以国让摄图。国中相与议曰:“四可汗子,摄图最贤。”共迎立之,号沙钵略可汗,居都斤山。庵逻降居独洛水,称第二可汗。大逻便乃谓沙钵略曰:“我与尔俱可汗子,各承父后。尔今极尊,我独无位,何也?”沙钵略患之,以为阿波可汗,还领所部。又沙钵略从父玷厥,居西面,号达头可汗。诸可汗各统部众,分居四面。沙钵略勇而得众,北方皆畏附之。(封可汗犹如封王,5个可汗

    隋主旣立,待突厥礼薄,突厥大怨。千金公主伤其宗祀覆灭,日夜言于沙钵略,请为周室复雠。沙钵略谓其臣曰:“我,周之亲也。今隋公自立而不能制,复何面目见可贺敦乎!”乃与故齐营州刺史高宝宁合兵为寇。隋主患之,敕缘边修保障,峻长城,命上柱国武威阴寿镇幽州,京兆尹虞庆则镇幷州,屯兵数万以备之。

    初,奉车都尉长孙晟送千金公主入突厥,突厥可汗爱其善射,留之竟岁,命诸子弟贵人与之亲友,冀得其射法。沙钵略弟处罗侯,号突利设,尤得众心,为沙钵略所忌,密托心腹阴与晟盟。晟与之游猎,因察山川形势,部众强弱,靡不知之。

    及突厥入寇,晟上书曰:“今诸夏虽安,戎虏尚梗,兴师致讨,未是其时,弃于度外,又相侵扰,故宜密运筹策,有以攘之。玷厥之于摄图,兵强而位下,外名相属,内隙已彰;鼓动其情,必将自战。又,处罗侯者,摄图之弟,奸多势弱,曲取众心,国人爱之,因为摄图所忌,其心殊不自安,迹示弥缝,实怀疑惧。又,阿波首鼠,介在其间,颇畏摄图,受其牵率,唯强是与,未有定心。今宜远交而近攻,离强而合弱。通使玷厥,说合阿波,则摄图回兵,自防右地。又引处罗,遣连奚、霫xí,则摄图分众,还备左方。首尾猜嫌,腹心离阻,十数年后,乘衅讨之,必可一举而空其国矣。”帝省表,大悦,因召与语。晟复口陈形势,手画山川,写其虚实,皆如指掌,帝深嗟异,皆纳用之。遣太仆元晖出伊吾道,诣达头,赐以狼头纛。达头使来,引居沙钵略使上。以晟为车骑将军,出黄龙道,赍币赐奚、霫、契丹,遣为乡导,得至处罗侯所,深布心腹,诱之内附。反间旣行,果相猜贰。(封太多可汗本就埋下分裂祸根,加之随反间,突厥危矣

    始兴王叔陵,太子之次弟也,与太子异母,母曰彭贵人。叔陵为江州刺史,性苛刻狡险。新安王伯固,以善谐谑,有宠于上及太子;叔陵疾之,阴求其过失,欲中之以法。叔陵入为扬州刺史,事务多关涉省阁,执事承意顺旨,卽讽上进用之;微致违忤,必抵以大罪,重者至殊死。伯固惮之,乃谄求其意。叔陵好发古冢,伯固好射雉,常相从郊野,大相款狎,因密图不轨。伯固为侍中,每得密语,必告叔陵。(陈将亡先自内乱)

    宣帝太建十四年(壬寅,公元五八二年)

    春,正月,己酉,上不豫,太子与始兴王叔陵、长沙王叔坚并入侍疾。叔陵阴有异志,命典药吏曰:“切药刀甚钝,可砺之!”甲寅,上殂。(陈顼(530年-582年),字绍世,小字师利,陈武帝陈霸先之弟始兴昭烈王陈道谭次子,陈文帝陈蒨的弟弟,南北朝时期陈朝第四位皇帝,569年-582年在位。永定元年(557年),袭封始兴郡王。天康元年(566年),其兄陈文帝去世,陈文帝之子陈伯宗即位,陈顼成为辅佐大臣。光大二年(568年),陈顼废陈伯宗,自立为帝,改年号为太建。太建十四年(582年),陈顼去世,终年五十三岁,谥号孝宣皇帝,庙号高宗,葬于显宁陵。)仓猝之际,叔陵命左右于外取剑。左右弗悟,取朝服木剑以进,叔陵怒。叔坚在侧,闻之,疑有变,伺其所为。乙卯,小敛。太子哀哭俯伏。叔陵抽剉药刀斫太子,中项,太子闷绝于地;母柳皇后走来救之,又斫后数下。乳媪吴氏自后掣其肘,太子乃得起;叔陵持太子衣,太子自奋得免。叔坚手搤叔陵,夺去其刀,仍牵就柱,以其褶袖缚之。时吴媪已扶太子避贼,叔坚求太子所在,欲受生杀之命。叔陵多力,奋袖得脱,突走出云龙门,驰车还东府,召左右断青溪道,赦东城囚以充战士,散金帛赏赐;又遣人往新林追所部兵;仍自被甲,着白布帽,登城西门招募百姓;又召诸王将帅,莫有至者,唯新安王伯固单马赴之,助叔陵指挥。叔陵兵可千人,欲据城自守。(谋杀未能成功,叔陵大逆不道
  评论这张
 
阅读(1)|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