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敞开胸怀 迎接未来

晴的光痕 薪的火花 诗的余韵 竹的烙印

 
 
 

日志

 
 

唐纪七(二)---反佛斗士  

2016-09-01 23:24:10|  分类: 古文赏析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太史令傅奕深入研究了术数之书,却最终也没有相信这些东西。不相信吧,但他的职业却又是宫廷占卜师。

同时,他是一个极力反对佛教的人。据《佛祖历代通志》卷第十一所说,“武德九年 (六二六),太史令傅奕前后七上疏,请罢除释氏,词皆激切。”

下面是《资治通鉴》卷一百九十五里说的两件傅奕反佛的事情。

第一件事情是:

有一个从西域来的和尚,擅长咒术,他念起咒语能让人立即死去,再念咒语又能让人活过来。如此的让人死去活来,轰动了天下,连太宗也感到莫名其妙,就挑选了几个强壮的骑士来实验。结果,还真灵。就把这件事情给傅奕说,傅奕斩钉截铁地说:“这是邪术。我听说邪不压正,您让他来给我念咒语,一定不会成功。”

于是,反佛斗士宫廷占卜师傅奕和西域高僧咒法大师就在皇帝主持下公开来了一次PK。那时候要是有电视台,估计都会争着去直播。

只见那位高僧念念有辞,再看占卜师傅奕是定力深厚,纹丝不动。过了不久,只听“咕咚”一声,再看,有人倒地。众人仔细瞧看,倒地的竟然是那位高僧。他身体僵硬,好象他是被外物击倒,一直不再复苏(也许是死活不肯起来)。

第二件事是:

从印度来了个婆罗门僧,说自己手里拿的东西非同一般,是佛齿,至坚至硬,所击之处,无物可挡。长安的男男女女从四面八方赶来看热闹,一时间婆罗门僧这里门庭若市。当时,傅奕正卧病在床,但强烈的打假斗志和高度的责任心不容自己坐视不管,就叫自己的儿子来,给孩子说:“我听说有一种东西叫金刚石,坚硬无比,外物是不能损伤的。这个僧人装神弄鬼,估计他拿的就是注重东西。但羚羊角能破金刚石,你去试试。”

他的儿子就拿着这个羚羊角去看这个佛齿。见了之后,也像其他人一样要求试试。僧人胸有成竹地答应了。他拿出羚羊角狠狠地击打佛齿,结果佛齿是应手而碎,看热闹的人也就一哄而散。

傅奕临终的时候还告戒他的儿子不能学佛书。他还搜集魏晋至唐驳佛教的人的故事,编辑成《高识传》十卷,行于世。享年八十五。

唐纪七(二) - zqbxi520 - 敞开胸怀  迎接未来

 

唐纪七(二) - zqbxi520 - 敞开胸怀  迎接未来

 
         丙子,上幸楼观,谒老子祠;癸未,以太牢祭隋文帝陵。十一月,丁卯,上幸龙跃宫;庚午,还宫。

         太子詹事裴矩权检校侍中。

        高祖武德八年(乙酉,公元六二五年)

        春,正月,丙辰,以寿州都督张镇周为舒州都督。镇周以舒州本其乡里,到州,就故宅多市酒肴,召亲戚故人,与之酣宴,散发箕踞,如为布衣时,凡十日。旣而分赠金帛,泣,与之别,曰:“今日张镇周犹得与故人欢饮,明日之后,则舒州都督治百姓耳,君民礼隔,不得复为交游。”自是亲戚故人犯法,一无所纵,境内肃然。

         丁巳,遣右武卫将军段德操徇夏州地。

         吐谷浑寇迭州。

          是月,突厥、吐谷浑各请互市,诏皆许之。先是,中国丧乱,民乏耕牛,至是资于戎狄,杂畜被野。

          夏,四月,乙亥,党项寇渭州。

          甲申,上幸鄠县,校猎于甘谷,营太和宫于终南山;丙戌,还宫。

        西突厥统叶护可汗遣使请婚,上谓裴矩曰:“西突厥道远,缓急不能相助,今求婚,何如?”对曰:“今北寇方强,为国家今日计,且当远交而近攻,臣谓宜许其婚以威颉利;俟数年之后,中国完实,足抗北夷,然后徐思其宜。”上从之。遣高平王道立至其国,统叶护大喜。道立,上之从子也。

         初,上以天下大定,罢十二军。旣而突厥为寇不已,辛亥,复置十二军,以太常卿窦诞等为将军,简练士马,议大举击突厥。

         甲寅,凉州胡睦伽陀引突厥袭都督府,入子城;长史刘君杰击破之。

         六月,甲子,上幸太和宫。

         丙子,遣燕郡王李艺屯华亭县及弹筝峡,水部郎中姜行本断石岭道以备突厥。

        丙戌,颉利可汗寇灵州。丁亥,以右卫大将军张瑾为行军总管以御之,以中书侍郎温彦博为长史。先是,上与突厥书用敌国礼,秋,七月,甲辰,上谓侍臣曰:“突厥贪婪无厌,朕将征之,自今勿复为书,皆用诏敕。”

         丙午,车驾还宫。

         己酉,突厥颉利可汗寇相州。

           睦伽陀攻武兴。

        丙辰,代州都督蔺謩与突厥战于新城,不利;复命行军总管张瑾屯石岭,李高迁趋大谷以御之。丁巳,命秦王出屯蒲州以备突厥。

         八月,壬戌,突厥踰石岭,寇幷州;癸亥,寇灵州;丁卯,寇潞、沁、韩三州。

          左武候大将军安修仁击睦伽陀于且渠川,破之。

        诏安州大都督李靖出潞州道,行军总客任瓌屯太行,以御突厥。颉利可汗将兵十余万大掠朔州。壬申,幷州道行军总管张瑾与突厥战于太谷,全军皆没,瑾脱身奔李靖。行军长史温彦博为虏所执,虏以彦博职在机近,问以国家兵粮虚实,彦博不对,虏迁之阴山。庚辰,突厥寇灵武。甲申,灵州都督任城王道宗击破之。丙戌,突厥寇绥州。丁亥,颉利可汗遣使请和而退。(战与和主动权在突厥

         九月,癸巳,突厥没贺咄设陷幷州一县,丙申,代州都督蔺謩击破之。

           癸卯,初令太府检校诸州权量。

            丙午,右领军将军王君廓破突厥于幽州,俘斩二千余人。

           突厥寇蔺州。

           冬,十月,壬申,吐谷浑寇迭州,遣扶州刺史蒋善合救之。

            戊寅,突厥寇鄯州,遣霍公柴绍救之。

              十一月,辛卯朔,上幸宜州。

             权检校侍中裴矩罢判黄门侍郎。

            戊戌,突厥寇彭州。

            庚子,以天策司马宇文士及权检校侍中。

            辛丑,徙蜀王元轨为吴王,汉王元庆为陈王。

            癸卯,加秦王世民中书令,齐王元吉侍中。

              丙午,吐谷浑寇岷州。

             戊申,眉州山獠反。

             十二月,辛酉,上还至京师。

             庚辰,上校猎于鸣犊泉;辛巳,还宫。

             以襄邑王神符检校扬州大都督。始自丹杨徙州府及居民于江北。

             高祖武德九年(丙戌,公元六二六年)

              春,正月,己亥,诏太常少卿祖孝孙等更定雅乐。

              甲寅,以左仆射裴寂为司空,日遣员外郎一人更直其第。

             二月,庚申,以齐王元吉为司徒。

             丙子,初令州县祀社稷,又令士民里闬相从立社。各申祈报,用洽乡党之欢。戊寅,上祀社稷。

              丁亥,突厥寇原州,遣折威将军杨毛击之。

               三月,庚寅,上幸昆明池;壬辰,还宫。

               癸巳,吐谷浑、党项寇岷州。

              戊戌,益州道行台尚书郭行方击眉州叛獠,破之。

              壬寅,梁师都寇边,陷静难镇。

                丙午,上幸周氏陂。

              辛亥,突厥寇灵州。

              乙卯,车驾还宫。

             癸丑,南海公欧阳胤奉使在突厥,帅其徒五十人谋掩袭可汗牙帐;事泄,突厥囚之。

              丁巳,突厥寇凉州,都督长乐王幼良击走之。

              戊午,郭行方击叛獠于洪、雅二州,大破之,俘男女五千口。

             夏,四月,丁卯,突厥寇朔州;庚午,寇原州;癸酉,寇泾州。戊寅,安州大都督李靖与突厥颉利可汗战于灵州之硖石,自旦至申,突厥乃退。

         太史令傅奕上疏请除佛法曰:“佛在西域,言妖路远;汉译胡书,恣其假托。使不忠不孝削发而揖君亲,游手游食易服以逃租赋。伪启三涂,谬张六道,恐愒愚夫,诈欺庸品。乃追忏旣往之罪,虚规将来之福;布施万钱,希万倍之报,持斋一日,冀百日之粮。遂使愚迷,妄求功德,不惮科禁,轻犯宪章;有造为恶逆,身坠刑网,方乃狱中礼佛,规免其罪。且生死寿夭,由于自然;刑德威福,关之人主;贫富贵贱,功业所招;而愚僧矫诈,皆云由佛。窃人主之权,擅造化之力,其为害政,良可悲矣!降自羲、农,至于有汉,皆无佛法,君明臣忠,祚长年久。汉明帝始立胡神,西域桑门自传其法。西晋以上,国有严科,不许中国之人辄行髡kūn发之事。洎于苻、石,羌、胡乱华,主庸臣佞,政虐祚短,梁武、齐襄,足为明镜。今天下僧尼,数盈十万,翦刻缯彩,装束泥人,竞为厌魅,迷惑万姓。请令匹配,卽成十万余户,产育男女,十年长养,一纪敎训,可以足兵。四海免蚕食之殃,百姓知威福所在,则妖惑之风自革,淳朴之化还兴。窃见齐朝章仇子佗表言:"僧尼徒众,糜损国家,寺塔奢侈,虚费金帛。"为诸僧附会宰相,对朝谗毁,诸尼依托妃、主,潜行谤讟,子佗竟被囚絷,刑于都市。周武平齐,制封其墓。臣虽不敏,窃慕其踪。”

        上诏百官议其事,唯太仆卿张道源称奕言合理。萧瑀曰:“佛,圣人也,而奕非之;非圣人者无法,(非难圣人的人目无法纪)当治其罪。”奕曰:“人之大伦,莫如君父。佛以世嫡而叛其父,以匹夫而抗天子。萧瑀不生于空桑,乃遵无父之敎。非孝者无亲(非难孝道的人目无父母),瑀之谓矣!”瑀不能对,但合手曰:“地狱之设,正为是人!”(针锋相对

        上亦恶沙门、道士苟避征傜,不守戒律,皆如奕言。又寺观邻接廛chán邸,溷()杂屠沽。(再加上寺院、道观与市肆民居相连,与屠户酒店混杂在一起)辛巳,下诏命有司沙汰天下僧、尼、道士、女冠,其精勤练行者,迁居大寺观,给其衣食,无令阙乏。庸猥粗秽者,悉令罢道,勒还乡里。京师留寺三所,观二所,诸州各留一所,余皆罢之。

         傅奕性谨密,旣职在占候,杜绝交游,所奏灾异,悉焚其藳,人无知者。

          癸未,突厥寇西会州。

          五月,戊子,虔州胡成郎等杀长史,叛归梁师都;都督刘旻追斩之。

          壬辰,党项寇廓州。

          戊戌,突厥寇秦州。

          壬寅,越州人卢南反,杀刺史宁道明。

          丙午,吐谷浑、党项寇河州。

          突厥寇兰州。

          丙辰,遣平道将军柴绍将兵击胡。

          六月,丁巳,太白经天。

        秦王世民旣与太子建成、齐王元吉有隙,以洛阳形胜之地,恐一朝有变,欲出保之,乃以行台工部尚书温大雅镇洛阳,遣秦府车骑将军荥阳张亮将左右王保等千余人之洛阳,阴结纳山东豪杰以俟变,多出金帛,恣其所用。元吉告亮谋不轨,下吏考验;亮终无言,乃释之,使还洛阳。

        建成夜召世民,饮酒而酖之,世民暴心痛,吐血数升,淮安王神通扶之还西宫。上幸西宫,问世民疾,敕建成曰:“秦王素不能饮,自今无得复夜饮!”因谓世民曰:“首建大谋,削平海内,皆汝之功。吾欲立汝为嗣,汝固辞;且建成年长,为嗣日久,吾不忍夺也。观汝兄弟似不相容,同处京邑,必有纷竞,当遣汝还行台,居洛阳,自陕以东皆主之。仍命汝建天子旌旗,如汉梁孝王故事。”世民涕泣,辞以不欲远离膝下。上曰:“天下一家,东、西两都,道路甚迩。吾思汝卽往,毋烦悲也。”将行,建成、元吉相与谋曰:“秦王若至洛阳,有土地甲兵,不可复制;不如留之长安,则一匹夫耳,取之易矣。”乃密令数人上封事,言“秦王左右闻往洛阳,无不喜跃,观其志趣,恐不复来。”又遣近幸之臣以利害说上,上意遂移,事复中止。(李渊总耳朵软,世民逼上梁山
  评论这张
 
阅读(3)|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