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敞开胸怀 迎接未来

晴的光痕 薪的火花 诗的余韵 竹的烙印

 
 
 

日志

 
 

文心雕龙---祝盟第十  

2016-09-01 16:29:36|  分类: 名人旧事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祝与盟实用价值渐渐衰竭。盟已被合同取代。
【原文】
天地定位,祀遍群神。六宗(1.古所尊祀的六神。《书·舜典》:"肆类于上帝﹐禋于六宗﹐望于山川﹐徧于群神。"六宗为何神﹐汉以来诸说不一:⑴汉伏胜﹑马融谓天、地、春、夏、秋、冬。⑵汉欧阳﹑大小夏侯﹑王充谓位于天地四方之间﹐助阴阳变化者。⑶汉孔光﹑刘歆谓乾坤六子:水、火、雷、风、山、泽。⑷汉贾逵谓天宗三:日、月、星;地宗三:河、海、岱。⑸汉郑玄谓星﹑辰﹑司中﹑司命﹑风师﹑雨师。⑹三国魏刘劭谓太极冲和之气﹐为六气之宗。⑺晋王肃等谓四时﹑寒暑﹑日﹑月﹑星﹑水旱。⑻晋张髦谓祖考三昭三穆。⑼晋司马彪谓天宗﹑地宗及四方之宗。⑽北魏孝文帝谓皇天大帝与五帝。参阅《书·舜典》唐孔颖达疏﹑清俞正燮《癸巳类稿·虞书六宗义》。)既禋yīn,三望(祭祀名。望,谓不能亲诣所在,遥望而祭。所祭之事有三,故称"三望"。(1).《春秋·僖公三十一年》:"夏四月,四卜郊,不从,乃免牲,犹三望。" 杜预 注:"三望,分野之星、国中山川皆郊祀,望而祭之。 鲁 废郊天,而修其小祀,故曰犹。"(2).《公羊传·僖公三十一年》:"三望者何?望祭也。然则曷祭?祭 泰山 、 河 、 海 。曷为祭 泰山 、 河 、 海 ?山川有能润于百里者,天子秩而祭之。触石而出,肤寸而合,不崇朝而偏雨乎天下者,唯 泰山 尔。 河 , 海 润于千里。")咸秩,甘雨和风,是生黍稷,兆民所仰,美报兴焉。牺盛惟馨,本于明德,祝史陈信,资乎文辞。昔伊耆始蜡①,以祭八神。(《史记》记载:一曰天主,祠天齐,天齐渊水,居临畜南郊山下者。二曰地主,祠泰山梁父。三曰兵主,祠蚩尤,蚩尤在东平陆监乡,齐之西境也。四曰阴主,祠三山。五曰阳主,祠之罘。六曰月主,祠之莱山。七曰日主,祠成山。八曰四时主,祠琅邪。琅邪在齐东方。盖岁之所始,皆各用一牢具祠,而巫祝所损益,珪币杂异焉。)其辞云:“土反其宅,水归其壑,昆虫毋作,草木归其泽。”则上皇祝文,爰在兹矣。舜之祠②田云:“荷此长耜③,耕彼南亩,四海俱有。”利民之志,颇形于言矣。至于商履,圣敬日跻,玄牡告天,以万方罪己,即郊禋之词也;素车祷旱④,以六事(相传商初天下大旱, 汤曾祷于桑林 ,以六事自责。《荀子·大略》:" 汤旱而祷曰:'政不节与?使民疾与?何以不雨至斯极也!宫室荣与?妇谒盛与?何以不雨至斯极也!苞苴行与?谗夫兴与?何以不雨至斯极也!'宋 黄庭坚 《常父惠示丁卯雪十四韵谨同韵赋之》:" 桑林 请六事,河水问九畴。" 明 李东阳 《正德丙寅正月二日雪》诗:"却讶 桑林 才六事,也能昭格应 商 祈。")责躬,则雩yú禜之文也。及周之太祝,掌六祝之辞。(《周礼·春官·太祝》:“掌六祝之辞,以事鬼神示,祈福祥,求永贞。一曰顺祝,二曰年祝,三曰吉祝,四曰仪祝,五曰瑞祝,六曰筴祝。” 郑玄注引郑司农 云:“年祝,求永贞也。”)是以“庶物咸生”,陈于天地之郊;“旁作穆穆”,唱于迎日之拜;“夙兴夜处⑤”,言于祔庙之祝;“多福无疆”,布于少牢之馈;宜社类祃mà,莫不有文:所以寅虔于神祇,严恭于宗庙也。
文心雕龙---祝盟第十 - zqbxi520 - 敞开胸怀  迎接未来
 
【注释】
①伊耆(qí):神农氏,一说是帝尧。蜡:即蜡祭,十二月合祭,在岁末举行。
②祠:春天的祭祀。
③耜(sì):一种翻土的农具。
④素车祷旱:相传汤曾乘素车白马祷告求雨。素车,无彩饰的车。
⑤“夙兴夜处”:《仪礼·士虞礼》所载祔辞中的话。

【译文】
自从天地确定了位置,各种神灵都受到祭祀。既诚心诚意地尊祭“六宗”之神,名山大川也都按一定的顺序致祭。于是风调雨顺,使得五谷庄稼生长起来。由于千百万老百姓所仰望,报答诸神降福的祭祀就这样兴起来了。但是祭祀馨香的祭品,要以道德本身为根本。掌管祭祀的祭官向鬼神陈述虔诚的信念和愿望,就要以文辞为凭据。传说上古时代的神农氏,开始有年终祭祀和农事有关的八种神灵。它的祷辞说:“土地返回它的位置,水流归回它的沟壑中去,昆虫不要为害作乱,对庄稼有害的草木都回到水泽。”这就是上古三皇时代的祝文了。虞舜在春天祭祀田土的祷辞说:“扛起这长长的犁铧,去耕种那南山的田亩,让四海之内都获得大丰收。”为百姓谋利的思想,已表现在言辞里了。到了殷商的商汤,礼贤下士,尊敬贤良,德行威望一天天高起来。他用黑色的牛来告祭上天,把天下百姓的罪过都归在自己一个人身上,这就是他的祭天祝祷之辞。商汤还曾乘着毫无装饰的马车去祈祷免除旱灾,列举了六种过失来责备自己,这就是求雨的祷祝文辞。到了周代的祭官太祝,掌管六种祷祝的祷辞,于是用“万物齐生”等话来祭天地;用“光明普照”等话在迎接太阳的祭祀礼拜时诵唱;用“早起晚睡”等话在祖孙合庙的合祭典礼上告谕;用“多福无疆”这样的祷辞,在祭祖献食的祭礼上宣布。另外,天子出征时的祭祀天地和祭祀军队所到的地方之神,也没有不用祝文的。这些都是用以表示对天神地祇的敬畏虔诚,对宗庙祖先的尊崇恭敬。

【原文】
自春秋已下,黩祀谄①祭,祝币史辞,靡神不至。至于张老成室,致善于歌哭之祷;蒯瞆临战,获佑于筋骨之请;虽造次颠沛,必于祝矣。若夫楚辞招魂,可谓祝辞之组缡也。汉之群祀,肃其旨礼,既总硕儒之仪②,亦参方士之术。所以秘祝移过,异于成汤之心;侲zhèn,zhēn子驱疫,同乎越巫之祝;礼失之渐也。至如黄帝有祝邪之文,东方朔有骂鬼③之书,于是后之谴咒,务于善骂。唯陈思诰咎,裁以正义矣。若乃礼之祭祀,事止告飨;而中代祭文,兼赞言行。祭而兼赞,盖引神而作也。又汉代山陵,哀策流文;周丧盛姬,内史执策④。然则策本书赗fèng,因哀而为文也。是以义同于诔⑤,而文实告神,诔首而哀末,颂体而祝仪,太祝所读,固周之祝文者也。
文心雕龙---祝盟第十 - zqbxi520 - 敞开胸怀  迎接未来
 
【注释】
①黩(dú):滥用、亵慢。谄:阿谀奉承。
②仪:应作“议”。
③东方朔:西汉文人。骂鬼:东汉王延寿在《梦赋序》中说他幼时晚上睡觉曾看见鬼物,鬼物与他搏斗,“遂得东方朔与臣作骂鬼之书”。
④周:周穆王。盛姬:周穆王的妃子。内史:主管策封任命的官员。策:策命,指赠死者之文。
⑤诔(lěi):列举死者生前德行的哀悼文,在丧礼中进行宣读。

【译文】
春秋以后,污渎讨好群神的祭祀多了起来,以至祝祭的史官念祝祷的文辞,无神不祭祀的。到春秋时代,晋国大夫张老祝贺晋献文子赵武新建宫室落成,有祝他长久居住于此的祷词。卫国的太子蒯瞆在临战之前,还做了祷告请求祖先保佑自己不要断筋折骨的祝词。可见,虽然是处于仓促或困难的情况下,也必须祭祀祝祷。至于《楚辞》的《招魂》,可以说是祝辞里最早讲究文采的作品。到了汉代的各种祭祀,对各种礼节都十分的重视。汉武帝一方面总括了大儒们的建议,一方面也掺杂了方士们的方术。所以秘祝官遇到灾变就可以把罪过推到下面,和商汤在祝辞中把罪过归于自己的心意完全不同;又如用十岁至十二岁的黄门子弟作为“侲子”,去打鼓驱除疫,同越巫骗人的说法相同。这些都说明祝辞这种文体渐渐变质。又如因为有了黄帝的《祝邪之文》、东方朔的《骂鬼之书》,于是后世的谴责邪鬼的咒辞,都仿效它们,极力追求善于咒骂。唯有陈思王曹植的《诰咎文》,才是正确的咒辞。至于《礼记》上记载的祭祝之礼用的祝辞,其内容只是祈告祖先希望他们来享受祭品。而汉魏时代的祭文,还要同时赞美被祭祀人的言行。祭文中兼用赞颂,是从古代祝辞中引申来的。还有,汉代皇帝的陵墓里,流传下了哀策这种文体。周穆王的爱妃盛姬死后,《穆天子传》里有“内史官主持写作哀策文章”的记载。“策”本来是为了书写赠送给死者的礼品,是为了表达哀悼的思想感情而写作的一种文体。所以,它的内容和诔有些相同,而这种哀文主要是上告神明的;它从赞扬死者的事迹开始,表示对死者的哀悼结束,内容上具有颂这种文体的特点,却以祝这种文体的形式来表达。所以汉代的太祝令在祭祀时所读的哀策,其实是周代祝文的发展。

【原文】
凡群言发华,而降神务实修辞立诚,在于无愧。祈祷之式,必诚以敬;祭奠之楷,宜恭且哀;此其大较也。班固之祀濛山,祈祷之诚敬也;潘岳之祭庾妇①,奠祭之恭哀也:举汇而求,昭然可鉴矣。

【注释】
①祭庾(yǔ)妇:指潘岳的《为诸妇祭庾新妇文》,文缺不全。

【译文】
各种文章都表现出一定华丽的文采,而请神降临用的祝辞则要求朴实,祝辞的写作要虔诚,要无愧于内心。祈祷的文辞的格式,须诚恳和肃敬;祭奠文的格式,应当写得恭敬而且哀痛。这就是祝这类文体写作的大概要求。班固的《涿邪山》祝文,就表现了祈祷的诚恳和肃敬;潘岳的《为诸妇祭庾新妇文》,就表现了奠祭的恭敬和哀痛。列举汇集这类作品加以研究,其特点是显而易见的。

【原文】
盟者,明也。骍xīng毛白马①,珠盘玉敦②,陈辞乎方明③之下,祝告于神明者也。在昔三王④,诅盟⑤不及,时有要⑥誓,结言而退。周衰⑦屡盟,以及要劫⑧,始之以曹沫⑨,终之以毛遂⑩。及秦昭盟夷11,设黄龙之诅12;汉祖建侯13,定山河之誓14。然义存则克15终,道废则渝始16,崇替在人,咒何预焉。若夫臧洪歃辞,气截云蜺17;刘琨铁誓,精贯霏霜;而无补18于晋汉,反为仇雠19。故知信不由衷,盟无益也。(盟,这个东西不可信,始于不信任。不过在法治社会,还是有用的。)
文心雕龙---祝盟第十 - zqbxi520 - 敞开胸怀  迎接未来
 
【注释】
①毛:应作“旄”。 毛:赤牛。相传周平王东迁以后,对随从他东迁有功的七姓诸侯赐给了用赤牛为牲的盟礼,是为“ 旄之盟”。白马:《汉书·王陵传》载:汉高祖曾杀白马而盟。
②珠盘玉敦:盟誓用于盛血、食的器皿,以珠玉为饰。
③方明:即用六面六色方木以象征上下四方神明,这里泛指一切神像。方,六方,即上、下、东、南、西、北;明,神明。
④三王:指夏、商、周三代帝王。
⑤诅盟:誓约。
⑥要:约。
⑦周衰:指东周政权衰落时期。
⑥以及要劫:应作“弊及要劫”。弊,运用盟誓的流弊;要劫,强制、要挟,指下面所讲的曹沫、毛遂的行为。
⑨曹沫:春秋时鲁国人。《史记·刺客列传》载鲁国与齐国交战,三战皆败。在鲁庄公献地求和的会盟上,曹沫执匕首劫持齐桓公,迫使齐桓公答应归还全部所占鲁国的土地。
⑩毛遂:战国时赵国平原君赵胜的门客。《史记·平原君列传》载:秦军围攻赵都城邯郸,平原君带毛遂等二十人到楚国求救,从早晨谈判到中午,楚王拖延不决。毛遂按剑上前要挟楚王,楚王被迫答应合纵抗秦。
11秦昭:战国时秦国昭襄王。盟夷:和夷人订立盟约;夷,古代对边疆少数民族的称呼,这里指巴郡闽中(今四川阆中)一带夷人。
12黄龙之诅:秦昭襄王与夷人所订的盟文。黄龙,指难得之物,表示秦人绝不侵犯夷人。
13汉祖:汉高祖刘邦。建侯:分封诸侯。
14山河之誓:即汉高祖刘邦的《封爵誓》。
15克:能。
16渝始:违背最初的盟誓。渝,变。
17“臧洪歃辞”二句:当作“臧洪歃血,辞截云蜺”。臧洪,东汉末人,歃血,古代盟誓时含牛马、鸡羊之血于口表示信用,叫歃血。蜺,虹的一种。
18无补:没有帮助。
19反为仇雠(chóu):指臧洪被同时起来讨伐董卓的人所杀,刘琨被段匹■所杀。雠,同“仇”。

【译文】
“盟”的意思就是明。用赤色的牛,或者用白色的马作祭品,盛放在装饰着玉石的器皿中,在神像下陈述的言辞,在神明面前祷告的话语,就是“盟”。在从前夏禹、商汤、周武王这三王的时代,他们都是众望所归、大家信任的,所以不需要发誓立盟。如果有什么事需要约誓,用一定语言约定后就分开。到东周衰落之后,盟约的事就经常进行了,出现了强迫要挟和劫持订盟的情况。开始有鲁国的曹沫要挟齐桓公订下了齐鲁之盟,后来有赵国的毛遂劫持楚王迫使订下了合纵之约。到了秦昭王时,与巴蜀的少数民族订盟为誓,用珍贵的黄龙表示不侵犯夷人。汉高祖得天下分封诸侯王时,用山河不变之意来冀望诸侯保持长久。然而,任何盟誓,只有坚持道义盟约才能坚持到底,道义不存,就会改变起初的盟誓。事情的兴废完全决定于人,赌咒结盟能起什么作用呢?如像汉末臧洪在讨伐董卓时的《酸枣盟辞》,慷慨激昂;西晋末年刘琨《与段匹磾盟文》,也写得十分的坚定。但这些盟誓,对挽救东汉、西晋的社稷并没有什么补益,盟誓者后来反成仇人。所以我们知道彼此不是由衷的信任,盟誓也就毫无用处!

【原文】
夫盟之大体,必序危机,奖忠孝,共存亡,戮①心力,祈幽灵以取鉴,指九天以为正②,感激以立诚,切至以敷辞,此其所同也。然非辞之难,处辞为难。后之君子,宜存殷鉴③。忠信可矣,无恃④神焉。

【注释】
①戮:并立、合力。
②九天:九方之天,这里泛指天;正:证。《离骚》:“指九天以为正兮”。
③殷鉴:借鉴,殷人以夏的灭亡为镜子。这里泛指借鉴历史经验。
④恃:依靠。

【译文】
“盟”这种文体的主要特点是,必须叙述当前形势的危机,奖励忠孝节义的品行,约定共生共死,要求同心协力,祈求幽鬼神灵来监视,指着上天来作证,用感情激动的言辞来立下忠诚的意念,用恳切的语言来敷陈盟誓的文辞。这些就是盟文的共同点。然而困难的并不是写作盟誓之辞,实行盟誓之辞才是最困难的事。殷鉴不远,后世的君子,应当把过去盟誓的教训保存下来作为借鉴,讲究诚信就可以了,不要依赖神灵!

【原文】
赞曰:毖祀钦明①,祝史惟谈②。立诚在肃,修辞必甘。季代③弥饰,绚言朱蓝④。神之来格⑤,所贵无惭。

【注释】
①毖:谨慎。钦明:这里借以泛指祝盟者应有的德行。
②谈:说,指祝辞。这里为押韵故用“谈”。
③季代:末世,动乱衰败之世,指魏、晋时期。
④绚:文采华丽。朱蓝:朱色、蓝色。
⑤格:感召。

【译文】
总结:
慎重祭祀上下四方的神明,
祝官太史专管祝祷的祝辞。
道德的实诚在于恭敬严肃,
修饰文辞必须写得和美。
季代末世的祝辞越来越讲修饰,
祝辞就要写得绚丽多彩。
神灵被感召降临啊,
以诚意无所惭愧为贵。

【评析】
《祝盟》的“祝”和“盟”是两种文体的名称。“祝”是祭祀时向神祷告,“盟”是结盟时向神宣誓。祝文伴随着原始宗教活动诞生,起源很早。祝辞的写作又注意“炼字协音,以便背诵”,所以其产生和发展,对后代的文学影响也大。“盟”是随着社会的发展,氏族、部落、集团、国家之间“结盟”的出现才产生的,文学价值较小。本文以论述祝文为主,同时讲了与祝文相近的盟文。
全篇分两部分:一、讲祝辞的起源、发展情况及其写作的基本特点。二、讲盟文的产生、发展情况及其写作的基本特点。
本篇所讲的这两种文体,随着时代的变迁,日渐失去实际的意义和作用。从本篇可以看出刘勰对鬼神的基本态度,基本上可以说是强调事在人为,鬼神之说较为虚无。
附:
文心雕龙 札 记之祝盟第十

文/刘卓 

        夫“祝盟”者,源本一薮,而末用异分也。推祝之始,盖“事鬼神,祈福祥,求永贞”之辞属,祈、祠、告、祷之名类也。原盟之初,殆执“珠盘玉敦”之皿,以示日月诸神之举也。且夫盟本六祝之二义,共交心于神明,故彦和合为一题,并做第十焉。然大而较之,则求合已心,而以言行告于神明,谓之“祝”;欲戮二力,而将誓约宣乎上天,谓之“盟”。此盖二者古今之通义也。故知张成祷屋,盖为今言贺义之轫;纪昀非《招》,殆失招祝相通之察。是以古言今义,不可不明鉴也。

        斯观《祝盟》行笔,彦和二体分论。夫言祝,首明其馨祀美报之兴由;次探其历代之流变,极三皇,访五帝,披商周,览春秋,详察两汉,细比诸篇,二终宣“诚敬恭哀”之大较。斯论盟,先考其“珠盘玉敦,陈辞方明”之义,后观列朝本末之迁,而终显其“立诚”“敷辞”之大体。然无情志之里起,胡有言辞之表溢?

       “祝”之成辞,皇世蜡祭,帝代田祠,并本“利民之志”,商覆祷告,周祝拜馈,皆存躬己之虔;而“自春秋以下,黩祠谄祭,祝币史辞,靡神不至”,祷美请祜,已失正本之义,《招魂》群祀,终成逐末之流。至于“秘祝移过”、“侲子驱疫”之举,岂惟“礼失之渐”,甚乎人心不古之伤也。故彦和痛于斯而感于言,忍拂涕而树高标,宣“ 必诚必敬”、“宜恭且哀”之大较,举孟坚祀涿,安仁祭庾之可鉴。且夫盟誓之论,亦同形一理,伤道废之失信,扬诚切之有体。故彦和秉孔圣之旨,扶世风之心,至此毕显矣。

         然《文心》五十,的在论文,《祝盟》一篇,岂有特例?漫察言形,涵咏文质,然后知彦和挽宫体乱流之志,亦有注于兹矣。夫宫之属,外披艳辞丽藻有余,内蕴美质善心不足,“三百”之正远弃,“十九”之流久黜,吟咏玩味之间,殆乎艳妆浓抹之面,文心之不古,亦如人心之有逝也。体乎此,然后知彦和“馨本明德”之言,“寅虔”“严恭”之论,非惟感于“礼失之渐”,亦且伤乎文道之失也。“群言发华,降神务实”之标,“信不由衷,盟亦无益”之诫,不仅为祝盟之质,而且诚文章之体。故曰:“立诚在肃,修辞必甘。”是以纪昀眉批:“此篇独实而不论文,是其识高于文士初。非不论文,论文之本也。”诚获彦和本心之的论哉。

         彦和“论文叙笔”之昭晰,世所共鉴。然其囿别过细、区分甚繁之弊,亦或有讥,而《祝盟》此章,甚乎尤显。夫“盟”者,本“六祝”之二义,故合论亦自可。然彦和析文之心过严,选篇之眼甚细,一脉之文,嚯然两分,终有强拆硬掰之嫌,且存隔膜难融之弊,非惟咤异后学之心,亦或迷乱作者之意。此彦和所以有困于“诔首哀末”“颂体祝仪”之扰也。

       至于源始之探,彦和止乎“蜡辞”。然推祝之为体,抑或有乎上皇之先也。辞前之祝,盖资乐舞,是以有“巫以歌舞降神,祝以文辞事神”之称也,夫鸟迹未立之时,或存乐舞通神之祝,亦不难想见也。盖“天地定位”之祭,即乐舞之祝矣。彦和于此之漏察,亦毋须为贤者讳也。

  评论这张
 
阅读(4)|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